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苏联

39669浏览    1350参与
盏孤光。

[全拟。私设。幼化。注意避雷]

为什么我常画全拟..因为半拟难画?
稿没救了。画风又崩了。

满足一下自己的ooc吧..

[全拟。私设。幼化。注意避雷]

为什么我常画全拟..因为半拟难画?
稿没救了。画风又崩了。

满足一下自己的ooc吧..

Vasiliev
“我的丰功伟绩值得浇铸于青铜器...

“我的丰功伟绩值得浇铸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

“我的丰功伟绩值得浇铸于青铜器上,铭刻于大理石上,镌于木板上,永世长存”

盏孤光。

[全拟注意!!]

刚入圈子!!希望能带带我!!

ooc和作画崩坏,得自带避雷针哈哈哈..人又懒!
总之我也是圈子的人啦!
给我多多安利啊拜托了!
多多指教ヽ(゚∀゚)ノ

[全拟注意!!]

刚入圈子!!希望能带带我!!

ooc和作画崩坏,得自带避雷针哈哈哈..人又懒!
总之我也是圈子的人啦!
给我多多安利啊拜托了!
多多指教ヽ(゚∀゚)ノ

北境枫雪
我的塑造就是垃圾

我的塑造就是垃圾

我的塑造就是垃圾

中 間 地 帶

白石城

賀拉斯對城市有過敏症。


也沒嚴重到呼吸不暢或者生命危險這樣,只不過他總歸要在踏出門前的時候猶豫先邁哪隻腳。


小時候,具體是多小的時候,賀拉斯並不能很準確的想起來,他那時候還穿著不到膝蓋的短褲,褲管晃晃悠悠地在大腿邊晃盪著,夏天還沒過去,白色的短襪還能在腳腕上留出一圈空隙。襯衫卻被整理得一絲不苟,甚至連折痕都隨著賀拉斯的每一個動作清晰可見。


母親在背後的大廳裡和父親又吵起來了,本來人就散了大概的迴廊裡這會兒全都是母親變了調的聲音,賀拉斯聽出來還帶著點哭腔,完全沒有當年在劇院裡為無數觀眾唱歌劇時的柔和,倒還是中氣十足,聽得坐在這場爭吵前排的賀拉斯頗為頭痛。

不過一會兒又安靜下來...

賀拉斯對城市有過敏症。


也沒嚴重到呼吸不暢或者生命危險這樣,只不過他總歸要在踏出門前的時候猶豫先邁哪隻腳。


小時候,具體是多小的時候,賀拉斯並不能很準確的想起來,他那時候還穿著不到膝蓋的短褲,褲管晃晃悠悠地在大腿邊晃盪著,夏天還沒過去,白色的短襪還能在腳腕上留出一圈空隙。襯衫卻被整理得一絲不苟,甚至連折痕都隨著賀拉斯的每一個動作清晰可見。


母親在背後的大廳裡和父親又吵起來了,本來人就散了大概的迴廊裡這會兒全都是母親變了調的聲音,賀拉斯聽出來還帶著點哭腔,完全沒有當年在劇院裡為無數觀眾唱歌劇時的柔和,倒還是中氣十足,聽得坐在這場爭吵前排的賀拉斯頗為頭痛。

不過一會兒又安靜下來了,只聽得見母親低低的啜泣和父親壓低了的怒罵,估計是發現了偷聽的觀眾,可回聲還是準確無誤地把房子裡的一切轉播到賀拉斯這裡。


賀拉斯撇了撇嘴,把早就含得只剩個棍子的棒棒糖丟到了樹叢裡,他知道不應該亂丟東西,也知道這時候應該乖乖坐著別亂跑,甚至應該去幫著母親,她的膝蓋又要被冰涼的磚塊磕出片青紫,可賀拉斯並不想管,他想著的還是糖果,甜的陽光,還有摔在草地裡總會留下道往外滲著血的傷口。


於是賀拉斯跑走了,從那輛會載著他回到紐約城漂亮公寓的福特轎車邊跑走了,司機正忙著努力不去聽男主人和女主人吵架的內容,一邊心不在焉地吸著菸。賀拉斯跑得不快,風吹到他的臉上時還是帶著暖又悶的空氣,他想起幾天前還在吱吱喳喳叫著的蟲子,草葉和泥巴固執地沾到鞋底,他又撞上了那塊討人厭的小石頭,他在夏天裡被這塊討厭的,卻極其少見的白色小石頭絆倒不知多少回,每次總得被母親戳著腦袋抽泣著貼上創口貼。


然後賀拉斯醒了,公交車準時地按響喇叭,自行車載著上學男孩們的打鬧,他沒被石頭絆出個難看的傷口,自然也沒回到紐約城,這裡還是可愛的,可恨的那個Whitestone city。

賀拉斯嘆了口氣,考慮起今天出門是先邁左腳還是右腳。


Dieter
Finnish Army vs...

Finnish Army vs Soviet Army中的一副插画

Finnish Army vs Soviet Army中的一副插画

苏易醒

都是旧图.jpg
这边单纯堆堆
有时间码文(咕咕)

都是旧图.jpg
这边单纯堆堆
有时间码文(咕咕)

Dieter
RKKA,巴巴罗萨与列宁格勒围...

RKKA,巴巴罗萨与列宁格勒围城

RKKA,巴巴罗萨与列宁格勒围城

Dieter
RKKA,早在战争还没有开始的...

RKKA,早在战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RKKA,早在战争还没有开始的时候

明知你不喜欢我还是乐意你耗着我
随便写写只是借用历史设定 本质...

随便写写
只是借用历史设定 本质上还是当代人的日记(所以有违背史实的地方)

随便写写
只是借用历史设定 本质上还是当代人的日记(所以有违背史实的地方)

污力毛毛123

这件毛子风的军/装给了我新一章的灵感(倒地)....勒紧裤腰带打算买回家..btw最近种草了图2里的苏总时代的腕表 打算下周去古董市场看看

这件毛子风的军/装给了我新一章的灵感(倒地)....勒紧裤腰带打算买回家..btw最近种草了图2里的苏总时代的腕表 打算下周去古董市场看看

诗不去的章城枉悠哉

苏联M1969条例礼服 海军少校(舰上)
苏联1945-49胜利礼服 海军技术大尉

苏联M1969条例礼服 海军少校(舰上)
苏联1945-49胜利礼服 海军技术大尉

fidjiifjdnj
占tag致歉大家如果觉得无法搜...

占tag致歉
大家如果觉得无法搜索图片很烦的话,可以跟人工客服说哦
说了他会理你的
说的人多了这个功能就会出
尽我自己的一份力宣传一下
[个人觉得无法搜索图片很烦呢…毕竟有那么多大大的画,那么多好吃的cp]

占tag致歉
大家如果觉得无法搜索图片很烦的话,可以跟人工客服说哦
说了他会理你的
说的人多了这个功能就会出
尽我自己的一份力宣传一下
[个人觉得无法搜索图片很烦呢…毕竟有那么多大大的画,那么多好吃的cp]

TT不是哭哭的意思

手表

#苏哥个人向,ls向有

#意识流。我不管我就是喜欢秋天嘛!!!


USSR很久没有这样一个人在白桦林里看秋天了。


第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清了。闭上眼脑海里全是跟USA那些破事、或者跟某个家伙打来打去的场景,现在回想起来全都是自己走过的日子,混杂着疼痛与冷漠的日子。


静谧的桦树林因微风热闹了起来,沙沙作响的叶丛投射下疏落落的暖阳,微微睁开眼睛摘下落在帽顶上的叶子,手中不停摆弄着这片小小的树叶,像是在摆弄曾经的辉煌。


他明白自己的时间剩的不多了,“政治地震”拖得自己身心俱疲。想到这里USSR不免疲惫的笑了笑,这么说起来承诺给那孩子的技术还没教会那孩子就自己研究出来了吗...

#苏哥个人向,ls向有

#意识流。我不管我就是喜欢秋天嘛!!!


USSR很久没有这样一个人在白桦林里看秋天了。


第一次来这里是什么时候,已经记不清了。闭上眼脑海里全是跟USA那些破事、或者跟某个家伙打来打去的场景,现在回想起来全都是自己走过的日子,混杂着疼痛与冷漠的日子。


静谧的桦树林因微风热闹了起来,沙沙作响的叶丛投射下疏落落的暖阳,微微睁开眼睛摘下落在帽顶上的叶子,手中不停摆弄着这片小小的树叶,像是在摆弄曾经的辉煌。


他明白自己的时间剩的不多了,“政治地震”拖得自己身心俱疲。想到这里USSR不免疲惫的笑了笑,这么说起来承诺给那孩子的技术还没教会那孩子就自己研究出来了吗,真是后生可畏啊。

RUS那家伙也不再跟以前一样黏乎自己了,自己还是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存在吗,明明和帝国长得这么像....


USSR听见了时间流走的声音,短暂、却又是连续不断的声音。

他没有彷徨,没有害怕,心中静得和一汪湖水般。

这是从来没有的心情。他想。


悠扬的手风琴声从远处传来,带着USSR回到被伤痛掩盖的欢乐中去,伴着秋日的阳光与时间的步点,他靠着一棵白桦树坐下享受着这似曾相识的感觉。


手表依旧在走,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着,他睡了过去。

在梦中他走过了他的所有,不论是爱着的、恨着的、以前的、现在的,都如流水般在他眼前滑过,记忆带着遗憾与笑意消失在远方的一点,他恍惚间以为自己看了一场以自己为脚本的电影。


USSR醒了过来,发觉自己追逐的是秋天的尾巴,自己便是那挣扎着不愿沉眠的白桦。

有些讽刺,但无可奈何。


他听见了手表破碎的声音,腕上破开的玻璃下,秒针不停的走着、走着。

——他听见了自己破碎的声音。


Iridium

CCCP的幸存者与冬兵05

05

尼古拉他们倒完碘三天后,下了一场雨。

人们都说辐射是没有颜色的,但是辐射雨有。路边的水洼里有蓝色绿色和黄色的雨水。

蓝色、绿色和黄色。

雨还没下完,尼古拉的电话又响了。电话那边的人让尼古拉去切尔诺贝利做清理人,而尼古拉拒绝了。于是他们要求尼古拉交出党证。

几天后他们去了办公室,事情解决得很简单。人进去,党证留在桌子上,人出来。

很多人厌恶尼古拉的行为,因为这是自私和缺乏献身精神。苏军们总相信能获得战斗的胜利,相信自己能像打赢卫国战争那样打赢原子战争。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原子战争是什么。

那天在投放碘时,他们带上了高压水枪。过了一会儿,冬兵调小了水压,劈头就用碘水冲尼古拉。...

05

尼古拉他们倒完碘三天后,下了一场雨。

人们都说辐射是没有颜色的,但是辐射雨有。路边的水洼里有蓝色绿色和黄色的雨水。

蓝色、绿色和黄色。

雨还没下完,尼古拉的电话又响了。电话那边的人让尼古拉去切尔诺贝利做清理人,而尼古拉拒绝了。于是他们要求尼古拉交出党证。

几天后他们去了办公室,事情解决得很简单。人进去,党证留在桌子上,人出来。

很多人厌恶尼古拉的行为,因为这是自私和缺乏献身精神。苏军们总相信能获得战斗的胜利,相信自己能像打赢卫国战争那样打赢原子战争。或者说,他们根本不知道原子战争是什么。

那天在投放碘时,他们带上了高压水枪。过了一会儿,冬兵调小了水压,劈头就用碘水冲尼古拉。尼古拉一惊,拾起水枪对冲回去,两人一边互冲一遍留下尖叫和咆哮,又蹦又跳,仿佛他们回到了孩提时期,再一次迷上了打水仗。

灌完碘,尼古拉和冬兵转悠一圈,买了些生活物资和旧书。回到家时突然发现隔壁房子走出来个不认识的年轻女人。她金发,蓝灰眼,高挑,是那种身边男孩多如蜜蜂的俊美女郎,但她身上长有一块一块黑色的斑点。

“你好女士,我是尼古拉,这是伊凡。请问你是?”冬兵闻言向女郎点点头。

“伊莉娜·基瑟勒娃。我是卡特亚的表妹,从切尔诺贝利来。”她指指身上的斑点。

“你从切尔诺贝利来?”冬兵插了一句。

“是的。”俊美的女郎环臂挑眉,“有什么问题?”

“你还好吗?我是说,我希望你很好。”冬兵有点吞吞吐吐的

“我也不知道,医生说我的病是军事机密。”她嗤笑一声,“不过我肯定没办法拥有自己的孩子了。”

“请等我一下,女士,我有些东西给你。”伊莉娜抱胸站在原地,点点头。

尼古拉匆匆跑进家里,拿了两瓶碘片出来。

伊莉娜耸耸肩告诉他不用讲解使用方法,冲他笑了一下。接过瓶子走进了屋。

“谢谢你。”

尼古拉走过来拍拍冬兵的肩膀,“你想追人家就追呗。”

“日你的,看看我现在都不是很会讲话。”

“反正我没有这种苦恼。”

然后他们推推搡搡追追打打进了屋,做了一点萨拉米香肠吃,直到被前来拜访的伊莉娜高声遏制了。

“很多萨拉米香肠是从切尔诺贝利流出的,”伊莉娜声音又低回来,她叹了口气,“别吃了。”

等到他们搞到一台辐射测量仪,发现彼此都在发光的时候,两个人沉默了,

“狗日的香肠,狗日的香肠贩子。”

“我们会不会发生变异?”

“走着瞧呗。”

结果是冬兵活蹦乱跳,但尼古拉昏昏沉沉没有精力。他们短暂地讨论了一下,决定给尼古拉服碘片治疗之余,给他注射超级士兵血清。

其实针头扎进身体之前,尼古拉心里还是充满感激的,但这玩意注射进来真tm疼,尼古拉只来得及树个中指就冷汗直流,咬着毛巾发出含糊的惨叫了。

等身体不再疼痛后尼古拉惊喜地发现自己没长高,半边脸上的疤也还在,他对着镜子端详了十来分钟,直到冬兵走过来把他从镜子前面拖走并要求“教我怎么追求伊莲娜小姐,救救我吧”时,他才很不情愿地停下。

我恨九头蛇,各种意义上的。尼古拉平静地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