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苦中做乐

8466浏览    123参与
愛明明的三sir

《雜記》Q邵

不是說是雜記,而是這篇名字就叫雜記。

Q邵。

Qsirx邵志朗

有車注意。

我更了我破天荒的更了!!!

走评论。

不是說是雜記,而是這篇名字就叫雜記。

 

Q邵。

Qsirx邵志朗

有車注意。

我更了我破天荒的更了!!!

走评论。


愛明明的三sir

今日沙雕群友哈哈哈哈哈。
於是我就p了這張圖
感謝九老師友情提供素材哈哈哈哈哈
大喊一聲蔡添明是我老婆

今日沙雕群友哈哈哈哈哈。
於是我就p了這張圖
感謝九老師友情提供素材哈哈哈哈哈
大喊一聲蔡添明是我老婆

愛明明的三sir

《遠走高飛》董邵/藍邵(上)

*前期董邵後期藍邵。走評論

瞎取名。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私設如山+ooc注意

*有🥩

↓別看這話很悲傷但是結局真的不刀

————————

“人类最高级的浪漫 有两种

其中一种 莫过于面对未知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另一种 是面对已知的悲剧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

————————

*前期董邵後期藍邵。走評論

瞎取名。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私設如山+ooc注意

*有🥩

↓別看這話很悲傷但是結局真的不刀

————————

“人类最高级的浪漫 有两种

其中一种 莫过于面对未知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另一种 是面对已知的悲剧也一往无前的勇气 ​​​​”

————————


地藏

万圣节🎃 藏总  明天估计没时间传了 提前一天传上来hhhh 私设一堆ooc属于我 

一上色🎨 感觉都变了哈哈哈哈哈😂 发张线稿



ps.素材有参考

万圣节🎃 藏总  明天估计没时间传了 提前一天传上来hhhh 私设一堆ooc属于我 

一上色🎨 感觉都变了哈哈哈哈哈😂 发张线稿








ps.素材有参考

黑方是瓶好酒

【程井】粉手貓貓不太酷

貓化注意

搬運 以前的摸魚。


 程滔明天有會。

  他給阿井添了吃的,帶著睏意擼了幾把。最後,他把手伸進褲子裡撓了撓屁股,然後關上房間門說晚安。

  第一次關門睡,不知道阿井會不會怕。

  程滔癱進了床裡。他強行讓自己別再想明天的會議內容和亂七八糟的懸案殘肢,然後進了夢鄉。

  半夜卻還是醒了,因為聽見阿井在叫。

  他翻了個身,還是敵不過阿井叫門。他叫的委屈又軟萌,小爪子還在門上扒拉。程滔坐起來,開了門,把委屈巴巴的小貓咪抱在懷裡。

  「奀仔委屈死咯,」他把阿井仰面抱在懷裡,親他的粉色...

貓化注意

搬運 以前的摸魚。






 程滔明天有會。

  他給阿井添了吃的,帶著睏意擼了幾把。最後,他把手伸進褲子裡撓了撓屁股,然後關上房間門說晚安。

  第一次關門睡,不知道阿井會不會怕。

  程滔癱進了床裡。他強行讓自己別再想明天的會議內容和亂七八糟的懸案殘肢,然後進了夢鄉。

  半夜卻還是醒了,因為聽見阿井在叫。

  他翻了個身,還是敵不過阿井叫門。他叫的委屈又軟萌,小爪子還在門上扒拉。程滔坐起來,開了門,把委屈巴巴的小貓咪抱在懷裡。

  「奀仔委屈死咯,」他把阿井仰面抱在懷裡,親他的粉色小手,「好了好了,不關不關,我的錯我的錯……哎喲好乖,我們睡覺覺。」

  阿井叫了好幾聲,最後窩在程滔懷裡不動了。程滔見他直勾勾盯著自己,忍不住湊過去要親一口。阿井猛的用手去推,程滔被毛茸茸的貓爪子撞了一臉,於是張口輕輕一咬,讓阿井把手手縮回去。

  「你是黑貓貓,怎麼會有粉手手?」

  程滔抱著他滾上床,迷糊的跟對方說話。阿井忙著在他臉上踩奶,沒空理。程滔被爪子磨的臉疼,於是抱著他往肚子上一放,可算是消停。他的一隻腳垂在地上,很快的進入睡眠,享受著他剩餘不多的快樂時間。

  等程滔慢慢睡熟,阿井停了動作,探頭看他。過了好一會,阿井才在他肚子上轉了個身,屁股對著程滔的臉,用尾巴去撓對方的下巴。

  「我怎麼知道手手是粉的,」阿井舔著手,「我還嫌不夠酷咯,阿Dee。」

黑方是瓶好酒

【程井】分手

其實是個ooc的小甜餅(幹)



  「不要來我家了。」


  程滔今天被主動吻了一口。他美滋滋的,在井進賢說這句話之前還在考慮再偷個吻。他看了看井晴關著門的小房間,然後遲疑著開口。


  「奀仔?」


  「……不要,來我家了。」


  井進賢試著把門關上,動作沒對方快,門在程滔的皮鞋上壓了印子。程滔用手貼著門縫,把腳收回去。


  「那你壓斷我手指好咯。」程滔說。


  井進賢躲在門後,鬆了手。程滔乘機會進了屋子,利落的鎖上門。


  「怎麼了?」程滔問,「不高...








其實是個ooc的小甜餅(幹)






  「不要來我家了。」


  程滔今天被主動吻了一口。他美滋滋的,在井進賢說這句話之前還在考慮再偷個吻。他看了看井晴關著門的小房間,然後遲疑著開口。


  「奀仔?」


  「……不要,來我家了。」


  井進賢試著把門關上,動作沒對方快,門在程滔的皮鞋上壓了印子。程滔用手貼著門縫,把腳收回去。


  「那你壓斷我手指好咯。」程滔說。


  井進賢躲在門後,鬆了手。程滔乘機會進了屋子,利落的鎖上門。


  「怎麼了?」程滔問,「不高興什麼?」


  井進賢沉默的像個啞巴。程滔又湊過去親他,順勢把人壓進墻腳。


  「說呀,」程滔有點急,「我做什麼讓你不高興了?還是有誰在威脅你?同我說,講到一半算什麼?」


  「……」井進賢沒辦法低頭,只能想辦法平視,「沒有,什麼都沒有。」


  「那為什麼?」程滔上手去捧對方的臉,「你看著我。」


  「我不知道。」井進賢回答,「我不知道。」


  程滔的手依舊放在對方的臉上。他溫溫柔柔的捏著,揉揉對方充滿憂慮的眉毛。


  「你雖然不跟我講,但我猜得到。」程滔堵上對方的嘴, 「做不做?」

*☼*―――――*☼*―――

接下來請weibo:威士忌撞茶_KHR

或者評論🔗。

愛明明的三sir

Hello,陳sir

瞎取名

*cp藍博文x陳偉樂,輕微藍邵

*使徒行者x三人行

*含🥩。輕微強制love 
在評論

 

瞎取名

*cp藍博文x陳偉樂,輕微藍邵

*使徒行者x三人行

*含🥩。輕微強制love 
在評論

 

愛明明的三sir

《讓張隊教你如何捕獲一隻小狐狸》(上)
            ——首先你要有一塊草莓蛋糕
*臥底蔡添明注意,私設他喜歡草莓蛋糕
*cp張雷x蔡添明
和friend商量出來這對cp叫野狼disco
哈哈哈哈哈
*含一點🥩
*ooc預警

  
   
   誰也不會想到那個毒辣狡猾的毒梟此時正愉快地吃著一個粉紅色的草莓蛋糕的。張雷挑眉把蔡添明往懷裡摟了摟,蔡添明自顧自地舔掉嘴角的奶油,然後輕輕掙脫掉這個懷抱,把紙盒子和叉子放到張...

《讓張隊教你如何捕獲一隻小狐狸》(上)
            ——首先你要有一塊草莓蛋糕
*臥底蔡添明注意,私設他喜歡草莓蛋糕
*cp張雷x蔡添明
和friend商量出來這對cp叫野狼disco
哈哈哈哈哈
*含一點🥩
*ooc預警

  
   
   誰也不會想到那個毒辣狡猾的毒梟此時正愉快地吃著一個粉紅色的草莓蛋糕的。張雷挑眉把蔡添明往懷裡摟了摟,蔡添明自顧自地舔掉嘴角的奶油,然後輕輕掙脫掉這個懷抱,把紙盒子和叉子放到張雷手裡。
  “和你呆太久會被懷疑的,先走了。”
  蔡添明站起來拉拉外套,然後笑了一下,迎接張雷的吻。
  草莓奶油味的。
  張雷看著蔡添明舔舔唇,而對方瞇著眼睛對他笑。他覺得蔡添明像隻小動物一樣。
  結果這下分開就是好幾個月,張雷也沒敢給蔡添明發消息或是詢問,站在平常見面的地點也等不到人,他腦子裡就頓時冒出蔡添明是不是出了事的想法,插著兜盯著蔡添明總是慢悠悠晃著身影出現的方向,卻始終看不見熟悉的小動物探頭來了。
  “喵。”
  張雷的視線被一隻白色的貓咪吸引了,藍色眼睛,很漂亮,只是身上的毛有點灰,大抵是髒了。張雷歎口氣,蹲下來看了一會那隻貓,然後“咪咪咪”地喚它,貓咪湊上來,柔軟的毛蹭在張雷手上。張雷有點出神地想這該不會是蔡添明的貓吧——那傢伙會養貓?有點好笑。張雷無奈看看貓咪,拍拍它的小腦袋,去不遠處的商店買了火腿腸,回來貓咪又不見了身影。他悻悻地聳了聳肩,看看表沒時間了,把火腿腸往兜裡一揣。
  蔡添明是最近忙啊。忙著給七佬搭哈哈哥的線,還有其他的事兒要做,也就沒空給張雷發什麼消息匯報情況。雖然對於一個臥底來說這是常事。
  他真的好想草莓蛋糕——連帶著張雷。
  他倆很早就認識了,蔡添明跟了張雷一段時間,那會剛確認關係沒多久,結果蔡添明就被上頭派去臥底,去臥底前蔡添明被張雷摁在床(ΣΣΣ)上搞的要死要活的,蔡添明為此差點沒和張雷打——不過打不過,他就只能慫兮兮地縮縮脖子輕哼一聲了。
  這臥底一臥就是好幾年。
  兩人倒是依然時不時見個面,有時混著草莓奶油的味道就急匆匆洩(ΣΣΣ)火,但張雷次次搞得狠,蔡添明嗚咽著輕輕踹他,斷斷續續說:“你……你輕點……會很麻煩……啊……”張雷用力往裡邊操(ΣΣΣ)幾下咬他耳垂,悶哼一聲隨後放溫柔了動作。
  但這好幾個月沒見倒是頭一回。
  更沒想到見面的時候還是在醫院。
  張雷一下子就認出那是自家小動物,掏了警官證過去看看醫生就問:
  “怎麼回事?”
  “車禍撞的。”醫生看看他回應。
  張雷猶豫一下,想想這大抵是個機會,拎起蔡添明的手看見那傷皺皺眉,湊上去聞聞——du品原料的氣味。他也乘著這點時間,思考了下是否要搭蔡添明這條線,好解決掉問題。
  “又一個制du的,盯死他。”
  蔡添明看見張雷的時候愣在原地。
  好嘛,是這樣。
  於是他轉身就跑。
  張雷很成功地逮到了自家小動物,看他瑟瑟發抖地吐白霧,一面忍著不笑一面給他披了軍大衣,拷上他的爪子,借著位置湊他耳邊講:“聲音太大了,不行啊。”“還不是方便你找到。”蔡添明撇撇嘴小聲嘀咕了。
  張雷把嘴角抿成一條直線好忍住不讓自己笑出來。
  好久沒回警局的蔡添明真覺得渾身不自在,小心翼翼地左看下右看一下,眉頭擰的還真像那麼一回事。鼻子上的OK繃顯得有點可笑了。蔡添明在拘留室百般無聊地等著,抬手撥弄袖口的布料,又摸摸鼻子上的OK繃。
  腿上之前大抵是車禍受的傷,被人拉扯著有點一瘸一拐的到審問室,視線就飄到張雷身上去,眨眨眼,在許久沉默之後醞釀出台詞回答。兩人演的倒是好,好似真不認識,第一次見面那般。
  “張隊,沒時間了。我只想換個死緩。”
  蔡添明拋出一條線,張雷穩穩接住。
  出發之前張雷拎著蔡添明去警局的換衣間換了套衣服,畢竟原來那身都髒了,更何況薄薄一件襯衫出門也是冷的。張雷往蔡添明手裡把衣服塞過去。蔡添明挑眉,看看那些衣服幽幽開口:“好土。”張雷抱臂看他,挑眉:“有的換就不錯了。”“你要看著我換?”“又不是沒看過。更何況我這是看守犯人。”蔡添明悄悄給他甩了個白眼。
  “我看見了。”張雷幽幽冒出來一句。
  ……似乎不妙。蔡添明抿抿唇摸摸鼻子上的OK繃。
  張雷只是等蔡添明換完衣服,湊上去揪住他的領子扯到自己懷裡快速吻了一下唇。然後順勢轉了身子把人往門口推去,蔡添明沒緩過勁,踉蹌了一下,面上表情收斂好了,耳尖倒是紅了。張雷依然是冷著臉,心裡倒是完全相反,心情好著。張雷看著蔡添明在一堆衣服裡挑挑撿撿選著要用的衣物。蔡添明拎起幾件給張雷過目,他嚴重懷疑張雷是因為剛才被質疑了審美才故意搖搖頭的,並且給他指了另外幾件。蔡添明只敢心裡腓腹,手上還是乖乖擺好鞋子放好衣服了。
  蔡添明再一次被拷上手套,直到坐上了車,張雷撈過蔡添明的手,摸了摸他的手腕然後解開手銬收起來,一整金屬叮叮噹噹的聲音。蔡添明收手摩挲了下手腕,感受到對方殘留的一絲溫度,他眨眨眼抬頭和張雷沉默著對視,一路上沒說話,更何況情況也容不得他們多說什麼。只是各自想著些事情。
  夜色濃稠被絢爛燈光染的五光十色。
  車停下了。
  晚上似乎有點冷,蔡添明拉拉外套,抬頭看見張雷在等他,跟上去交換一個眼神,走到前面帶路,進入酒店眼角稍稍瞥向後邊,看張雷已經開始入戲,演的還挺像,就是面無表情看著有點傻啊?
  蔡添明想他演技這麼好怎麼不去當演員呢,這樣就省的做這種危險工作了。
  他抬手摸摸鼻子上的OK繃,把縮在袖子裡的手探出大半,摁下了電梯的按鈕。眨眨眼看著電梯數字變化。
  
——————tbc——————
  

地藏
揉捏元哥。 请大家务必点开 @...

揉捏元哥。

请大家务必点开 @已墟  太太 有文有惊喜!!!


ps.动作有参考

揉捏元哥。

请大家务必点开 @已墟  太太 有文有惊喜!!!




ps.动作有参考

愛明明的三sir

貓貓元哥
草稿和完成品的差別……
畫死我了。頸椎快斷了。
勿二改。
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貓貓元哥
草稿和完成品的差別……
畫死我了。頸椎快斷了。
勿二改。
未經允許禁止轉載

愛明明的三sir

停更。

不知道停多久,鏈接隨緣補。
隨緣更新
致歉。

想取關的可以取了

最後還是要嚎一句我愛明明。

停更。

不知道停多久,鏈接隨緣補。
隨緣更新
致歉。

想取關的可以取了

最後還是要嚎一句我愛明明。

无敌尉骅
懂我!!三角杀啊!😭

懂我!!三角杀啊!😭

懂我!!三角杀啊!😭

柳声

物证

ooc预警 巨多私设
all古+栋乐 雷者退散
全员爱元妹,元妹只爱大佬系列
夹杂电影树大招风剧情(季正雄-林家栋)
没看过应该也不影响阅文
(高三党最后的挣扎ᵕ᷄ ≀ ̠˘᷅)

「项链」

  狭小的屋子里挤着四个人,各自在为明天打劫珠宝店大干一票做最后的准备。

  徐糠要干的事不多,除了打架厉害点其余一窍不通,团伙里数他最闲,负责拔枪吓人做足匪徒的面子,有老大靠着日子过得滋润,还得钱买点上瘾的玩意,只不过他对那东西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从三天一次到一天二三次就像吃饭一样,这种情况当然不敢跟兄弟讲,他还不想尝试被别人拿枪顶脑门的感觉。

  人一无聊就胡思乱想,徐糠舔舔嘴角,鬼鬼祟祟地...

ooc预警 巨多私设
all古+栋乐 雷者退散
全员爱元妹,元妹只爱大佬系列
夹杂电影树大招风剧情(季正雄-林家栋)
没看过应该也不影响阅文
(高三党最后的挣扎ᵕ᷄ ≀ ̠˘᷅)

「项链」

  狭小的屋子里挤着四个人,各自在为明天打劫珠宝店大干一票做最后的准备。

  徐糠要干的事不多,除了打架厉害点其余一窍不通,团伙里数他最闲,负责拔枪吓人做足匪徒的面子,有老大靠着日子过得滋润,还得钱买点上瘾的玩意,只不过他对那东西的依赖性越来越强,从三天一次到一天二三次就像吃饭一样,这种情况当然不敢跟兄弟讲,他还不想尝试被别人拿枪顶脑门的感觉。

  人一无聊就胡思乱想,徐糠舔舔嘴角,鬼鬼祟祟地凑到汪新元旁边,脑袋盯着人脖子看:

  “元哥,这项链有什么用吗,看你天天都带着。”

  “…故人送的,留个念想。”

  汪新元下意识地摸上胸口处的项链,那里曾经连着心为某人跳动过,现在就像锁牢牢捆住了他,绝情绝欲。

  汪新元垂下眼,继续给手中的枪装弹上膛,这时候做点别的才不会糟糕地陷入过往。

  旁边的红毛一字不落听了进去,手上的地图被他捏皱了一角,他慢慢摊开推平,虽然纸还能恢复原来的样子,但最后会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这会影响什么呢,红毛不知道也不想明了,对老大不合伦理的感情注定不会有结果,所以那条项链他说服自己不去想不去看。

  

       什么时候有的苗头呢?

  也许是梦里,又或是现实,反正都只与一个人有关。

  现实中他是耐心教自己开枪的好老师,男人略粗糙的手握着自己的扣下扳机,第一次见他杀人时自己握着枪的手都在抖,不是害怕,是为那种震撼的美感所兴奋,男人毫不留情地用长靴碾着败者的脸,再狠狠踩上胸口,一枪毙命,血都舍不得溅在男人身上;

  梦里他也是个好老师,会以身作则给自己普及不甚了解的成人知识,会穿着黑背心露着臂膀,主动展示漂亮得一塌糊涂的腰身臀线,他拉着自己的手摘下夏娃的禁果,上帝将不会原谅。

  

 夜是浓的化不开的黑,空了半瓶的镇定药放在床头,汪新元睁着眼看时针从“12”滴滴答答走向“4”。

  风呼呼的在窗外吹着,好像回到了几十年的那个夜晚,那时候他才二十出头,被带头人领着去见一个惹不起的道上人物,彼时他是打架的好种,砍人干脆利落开枪从不眨眼,于是被钦点做上大佬的小弟,后来他才知道那人是三大贼王之一的季正雄,来无影去无踪,没人知道他下一刻的身份。

  正所谓混道上也有追星,年轻的汪新元崇拜像叶国欢一样举着AK扫射警察好不威风,梦想有一天能像卓子强绑架首富的儿子大赚一笔,又敬佩从没有人看到过季正雄的真面目,发誓有朝一日自己也要成为这样的风云人物留名贼史。

  

  于是他跟着季正雄干了一票又一票,从小金店到珠宝首饰无一失手,腰包愈发饱满。季正雄把他从一个不起眼的小弟提拔到得力干将,一开始的欣赏到后面完全变了味,某天醉酒后直接发展到床上,季正雄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手下身体这么柔韧也经不起撩拨,窃喜之余更加卖力,年轻人眼角红的像兔子,落入情欲的陷阱无法挣脱。

  第二天汪新元醒来时脖子上就多了一条项链,坠着银色的菱形,在太阳下闪闪发光。季正雄搂着他的腰把人转向镜子,欢好的印子残存着暧昧,汪新元脸皮薄羞得不敢看,季正雄笑着在他脸上啄一口:好好带着这项链,说不定能保你平安。

  那你呢,汪新元转头看进他眼里。

  我最大的平安不就是你喽。

  ……

  汪新元不知道该怎么接话,热气从脸上蔓延到耳尖,憋了好久才蹦出一个嗯。

  

  直到最困难的时期来临,两人被迫分开,三个月后汪新元听到了季正雄的死讯,小弟传上来消息时他刚好在擦枪。

  “…知道了,你去做事吧。”

  汪新元停顿了一下,继续把手枪擦了一遍又一遍,这把枪的型号是CZ75,季正雄说它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捷克之花,弹夹容量15发采用9mm子弹,便宜好用,是他和季正雄最钟爱的宝贝。

  汪新元把弹匣插上去,关闭保险,让枪口顶着自己的下巴,头顶的吊灯亮的刺眼,他恨不得自己吊死在上面,可是不行,不行啊!

  他捏着靠近心侧的项链,只觉得难受的喘不上气直想吐,张大嘴却说不出一个字。

  

  “我最大的平安就是你喽。”

  

  季正雄,谁稀罕你的破项链,滚过来拿走啊。

  

  

  「鹦鹉」

  

  [一]

  团伙的房子里住着一只金刚鹦鹉,头肩部是鲜艳的红,背羽后半部是深蓝色,中间过渡的羽毛是明黄,看上去很讨人喜欢。

  这只鸟倒不是他们买下来的,是一次抢劫时主人家的鸟笼不小心被他们用枪打开了锁,鹦鹉扑棱着翅膀转了一圈,停在汪新元肩上,欢快的叫着“天才!天才!”,汪新元挑了挑眉,指了指旁边的红毛:“那他呢?”

  “白痴!白痴!”鹦鹉扬扬头好像不屑地说着,汪新元难得一笑,拍拍红毛的肩以示安慰。

  这鹦鹉说的还真准,红毛叹了口气,总是喜欢不可能的自己不就是彻头彻尾的白痴吗。

  真是世道艰难,鹦鹉也开始懂人心了。

  

  [二]

  自从鹦鹉成了小屋里的常驻房客后,红毛自告奋勇去照顾它,每天定时三餐喂养,让这只不消腾的鹦鹉有了更大的嗓门。

  “白痴!白痴!”鹦鹉对着徐糠就是两句话,徐糠本来脾气就不好,成瘾后更是看谁不爽恨不得开枪打死,这下可点燃了徐糠的暴脾气:

  “扑街鹦鹉,你玩嘢啊!”

  “白痴!白痴!”

  “我丢你老母!你信不信我一枪把你崩了!”

  “白痴!白痴”

  鹦鹉满屋子乱飞,徐糠满屋子乱跑,角落里的欧阳只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好啦,一只鹦鹉你跟它计较什么呢。”

  “我靠,今天我不拔了这鹦鹉的毛我不姓徐!”

  “天才!天才!”

  鹦鹉停在欧阳手上,像是故意挑衅徐糠一样,冲欧阳喊出这句话。

  欧阳无奈地叹了口气,徐糠气的只想翻白眼,只有鹦鹉特别的快乐。

  

  [三]

  

 都说爱屋及鸟,林法梁却爱鸟及屋,在案发现场能看到一只被照顾得挺好的鹦鹉,让他对汪新元那帮匪徒生出莫名的好感,于是挨了上司一顿臭骂。

 

  林法梁指着汪新元的照片:“凶手是不是他?”

  鹦鹉果断的回答:“不是!”

  喔,所以汪新元不是杀死杨糠的真凶,不知道为什么林法梁松了口气。

  

  我今天是不是踩了狗屎,真是出门不吉。

  林法梁对凑近他的汪新元僵硬地笑了笑,低头注意到面前的人刮了胡子,这不挺好看的嘛,之前留个大胡子真是想不开。

  林法梁还没被自己的想法吓到,头已经被汪新元按到铁丝网上去了。

  痛啊,兄弟你手劲是真的大。

  林法梁疼的泪都飙出来,他本以为汪新元会开枪解决了自己,没想到只是把自己的佩枪扔到一边,扔下一句:“不是我杀的,别往我这赖”就走了。

  可以,不愧是汪新元。

  手被拷在柱子上,头45°仰望天空。林法梁感慨,自己身为警察的尊严还真是没有一丝丝了。

  

  洗衣店里又一次见面,林法梁看见汪新元的另一面。

  他并不是个冷血无情的动物,也是活生生有感情的人。

  他们合力把物件抬起后,林法梁知道汪新元会掏出枪对着他,但不会扣下扳机,就像他对汪新元一样,他选择相信一个作为对立面的劫匪,作为警察这是不是很荒谬。

  所以晚上梦里会有汪新元也不奇怪了,日思夜想嘛。

  但是……

  为什么会是这样的梦。

  林法梁看着汪新元赤裸裸地坐在床上,那人的腿很长也很细,曲起来时肌肉线条很美,适合……

  丢林法梁你在干嘛!

  知道是大错特错,可是林法梁移不开眼,汪新元就像古希腊的大理石雕像一样,倚在床边半阖着眼,暖黄的灯光在他眼睑下投下片片阴影,那一刻林法梁觉得任何形容词都无法称得上汪新元。

  完蛋,林法梁拉住那人伸过来的手,他看见自己吻着汪新元瘦削的唇,手指抚摸着他像要展开双翼的锁骨……

  

  闹钟响了一声被林法梁按掉,他喘着气浑身发汗,林法梁意识到自己需要去洗裤子了。

  

  

  最后一次见面,林法梁看见他朝自己举起枪。

  他累了。

  林法梁想起他们第三次见面时汪新元眼里的疲惫,那是一种执着于某件事的不死不罢休。

  现在他完成了自己的任务,他可以好好休息了。

  林法梁知道自己终于可以为汪新元做些什么了。

  枪响,一个叫汪新元的人终于能睡上好觉了。

  雨一直下,林法梁握住汪新元的手直到警车到来。

  

  这件事之后,警队里没有人再叫林法梁垃圾,他办的案子又好又多,晋升的速度当然也快,现在人人都尊称他林sir。

  林法梁觉得自己是被那个人影响了,他摸摸鹦鹉的头,几年过去在林法梁耐心的教导下,它会说一些简单的粤语,见人就夸靓仔靓女,真是好受欢迎。

  “都会变好的!变好的!”

  鹦鹉站在他手臂上说。

  

  风铃滴答打转,林法梁靠在躺椅上。

  原来世界是这样的。

  

  

  —fin

  

  

 ps:所以物证=项链+手枪+鹦鹉=元妹

元妹:像我这种男人,送给全天下真男人

  

  

  

  

  

  

  

  

地藏
我飘了 我居然想吃元哥和藏总水...

我飘了 我居然想吃元哥和藏总水仙 😂😂😂。 来个人打醒我

我飘了 我居然想吃元哥和藏总水仙 😂😂😂。 来个人打醒我

出钱三鲜包

【窃听风云2/祖乐】午后七点零七分

有人搞小寡妇何sir和靓仔司马念祖吗 求求了


谁来买我的火柴


有人搞小寡妇何sir和靓仔司马念祖吗 求求了



谁来买我的火柴





MSIsfR

ZU-522

看完中国机长被其中提到的幽灵客机吸引,查了一下,于是有了这么一篇。是rps,但不能解码的话也不必解,就当普通路人也完全ok,解码成功也不必说,自娱自乐的雷文而已。

多的不说,以下正文。


--------


我今晚第三次走到他旁边,手里捏着的是同一杯酒,他终于向我递来目光,也许是因为我的坚持不懈,也许是因为他想好了又一套拒绝说辞,关于他男友如何,他又如何的无聊内容。我其实猜到大半,可惜这番话已经没有了说服力,其实他自己也该清楚的。

他男友娶妻生子生活有滋有味,不会在这样关键节骨眼把他这个摆不上台面的人捧在手心。而他这副受了情伤的模样,或许还是觉得自己的这段关系是源自感情。我很好...

看完中国机长被其中提到的幽灵客机吸引,查了一下,于是有了这么一篇。是rps,但不能解码的话也不必解,就当普通路人也完全ok,解码成功也不必说,自娱自乐的雷文而已。

多的不说,以下正文。



--------


我今晚第三次走到他旁边,手里捏着的是同一杯酒,他终于向我递来目光,也许是因为我的坚持不懈,也许是因为他想好了又一套拒绝说辞,关于他男友如何,他又如何的无聊内容。我其实猜到大半,可惜这番话已经没有了说服力,其实他自己也该清楚的。

他男友娶妻生子生活有滋有味,不会在这样关键节骨眼把他这个摆不上台面的人捧在手心。而他这副受了情伤的模样,或许还是觉得自己的这段关系是源自感情。我很好心,所以不会在这个时候告诉他真相,真相需要留在更合适的时候揭晓,一定得一击致命。

我先于他一步开口,我问他,有没有听过“幽灵客机”。

 

首先声明,我不是传销,也并非机组工作人员,更不是公益宣传,我的身份在这个故事里也没那么重要,只需知道我与他是熟识即可,不过这个熟识并不体面,他不太待见我——或许是因为我的追求,但谁还能剥夺另一个人求爱的权力呢?哪怕是被追求的那一方也不行。况且曾经在他男友的臂弯下他或许还能对我使脸色,如今他的靠山成为了真正的海市蜃楼,他不过是一片在海面上飘荡的孤舟,在巨浪面前是没有资格说不的。

但巨浪到来前只会有阵阵微风,我这问出的问题太讨巧,当年闹得这样大的一件事他却恰好没听过——他为他男友奔波得太过头,于是我晃了晃酒杯,朝他微笑,再继续讲述这个故事。

故事并不动人,却足够真实,发生在零五年的某天,碧蓝如洗的天空上有一架客机在盘旋。飞机已经飞了很久,在被战斗机发现的时候,所有乘客都在位置上耷拉脑袋,面前挂着吸氧面罩,但所有人都对两侧飞过的战斗机毫无反应,而驾驶舱里副机长倒在仪表盘上,机长则不见踪影。当战斗机的飞行员准备向上级汇报情况时,他们注意到有人走进了驾驶室,那人似乎注意到了两侧的战斗机,还向一侧的飞行员挥手示意,只是随即,当他开始操纵飞机是,这艘客机却开始下坠,如同被太阳融化了蜜蜡、翅膀逐渐凋零的伊卡洛斯一般,直直地拍在了雅典东北的一个山村边。

那么。我停顿了一下,看向他,你认为发生了什么?

他皱眉,也许没想到我会把问题丢给他,也许是因为对这个故事感到的纯粹不适。他的目光有些不自在的在周围走动的人群里张望,只是让他失望了,没有别的人向这里投以注意,哪怕这实际是一场以他为中心的庆功宴。我微笑着等待他把注意收回,第一次觉得自己这样时间充沛,游刃有余不够形容我的心情,我完全是在等我网中的猎物意识到自己已经落在了网里,到那个时候才把他送向死地。

客机出了什么问题么。他回答的声音很轻,甚至巧妙地用问题来回答问题,我能看出他不想和我说话,这显而易见,但他却无法拒绝回答。

无法拒绝。

这个念头让我的神经开始兴奋,我甚至想张狂地大笑告诉他,你这可悲的金丝雀,你已经被折断羽翅了,只是过头的疼痛反而麻痹了你的思维,让你错以为自己还安全罢了!但我还能保持冷静,归功于我手上一滴未动的酒,我抿出一个微笑,不在乎嘴角的弧度是否上扬的有点过头。

不顾准确。我说,像是真的和他就此开始讨论。客机当然会出问题,关键在于,出的是什么问题?

 

他又开始沉默了,手指无意识搅在了一起,于是我顺势递出手上的酒杯,他也自然接了过去。他抿了一口酒,也许是想让酒精舒缓思维,然后重新给出猜测。这是一起劫机事故吗,留有意识并向飞行员示意的人实际是绑匪,他并不求财,只是想要找人和他一起殉葬。

这个理由又有些牵强了,我相信他自己也意识到了。我笑了笑,看着他饮了一半的酒杯。不,确实是一起事故,失压缺氧,这在飞行中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氧气含量逐渐降低,人还没意识到陷入缺氧的环境,大脑酒已经提前给出了反应——像是视觉模糊,逻辑不通,最终再失去意识之类的。没有人注意到加压装置有问题,也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乘客使用氧气面罩可以暂得喘息,但机长都不知道险情,又怎么脱险呢?

那还能行走的那个人呢?他终于投以了注意和兴趣,想要知道这个故事的答案,我却并不着急了。我从经过的侍者的托盘上拿下又一杯香槟,朝他举杯,注视着他把那杯琥珀色的液体全部送进胃里,才继续解释。巧的是,这架航班上正巧还有另一个受过训练的飞行员,他一直想成为机长,在机会摆到面前时却犹豫了。直到氧气快用光,他才决定一试,在他走近驾驶室,解决掉客机盘旋的问题,终于准备接手时——

我的声音逐渐压低,伸手去扶住了他的肩膀,他看起来摇摇欲坠,当然了,归功于那杯酒。他的鼻息洒在我的颈侧,这温度实在教人心情愉悦,我忍不住贴在他耳边讲完了剩下的话。他本来可以带客机脱离险情,但因为犹豫,飞机油料耗尽,引擎熄火,就这样砸在了地面上,让全机的人都死于非命。——我不会犹豫的。

我不会犹豫,我善于把握机会,所以客机将被我接手,而他却还想像个白痴一样在某片上空盘旋,失压缺氧的环境下,他感受不到痛苦,只无止境的执着。所以其实我算得上是在帮他,帮他脱离某片苦海,结束盘旋而已。

他撑在我肩上想要推开我的力道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细微喘息。不胜酒力在此时就成了很好的理由,我甚至可以大摇大摆的拦着他,大方的阔别宾客,不过我还是体谅他,不准备惹人注意。

Louis。我叫他,声音或许被胜利的喜悦填满,机身的操控权在我手中,意味着我可以做一切我想做的。Louis、Louis,我在心里又叫了两声,随即给予他最后的温馨提示:

——你最好放松。


暮年思君

瞎逼逼

封神传奇的阿古好好康!

论我喜欢的演员演了我喜欢的角色我的心情

豹豹和阿古我都要!

封神传奇的阿古好好康!

论我喜欢的演员演了我喜欢的角色我的心情

豹豹和阿古我都要!


愛明明的三sir

all古統計。以及大部分鏈接我已補上,沒補請告知

❣️蔡添明相關

張雷x蔡添明《我曾經見過你》​(1)(2)(3)

爆seedx蔡添明(雪菜​)《Hunting》

張子偉x蔡添明 《死訊》

路人x狐狸蔡添明 《無題》

小弟x蔡添明 《威脅》

棟樂(李阿東x蔡添明) 《毒蝶》

華明三 (本人設與明明。慎看) 《我予你光明。你帶我入黑暗》

陳嘉豪x蔡添明 《與你的七天多一天》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你x蔡添明 《西裝》

👀甜甜峯古!

曹元元x陸志廉《為你》(1)(2)(3)➕番外

曹元元x陸志廉 《狼狽為奸》

曹元元x陸志廉《同流合污》...

❣️蔡添明相關

張雷x蔡添明《我曾經見過你》​(1)(2)(3)

爆seedx蔡添明(雪菜​)《Hunting》

張子偉x蔡添明 《死訊》

路人x狐狸蔡添明 《無題》

小弟x蔡添明 《威脅》

棟樂(李阿東x蔡添明) 《毒蝶》

華明三 (本人設與明明。慎看) 《我予你光明。你帶我入黑暗》

陳嘉豪x蔡添明 《與你的七天多一天》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你x蔡添明 《西裝》

👀甜甜峯古!

曹元元x陸志廉《為你》(1)(2)(3)➕番外

曹元元x陸志廉 《狼狽為奸》

曹元元x陸志廉《同流合污》(上)(下)

峯古rps《粉紅色衛衣》

💦水仙區

雙藏(地藏自攻自受)《合二為一》

地藏x洪文剛 《藏紅花》(上)(下)

王小財x蔡添明 《Mistletoe》

地藏x蔡添明 《Starlight Resplendent》

🐰井進賢相關

程井《藥與溫柔》

葉井《貓與他》

董井《獵人與狼》

董井/d井《Contes de ma mère l'Oye》(1)(2)(3)(4)

🐟蘇建秋相關

all秋 馬昊天x蘇建秋➕張子偉x蘇建秋3p《無題》

大概算是上面那篇的後續。依然3p 《ALL》

抹布阿秋 《無題》

段坤x蘇建秋 《Sole》

💥邵志朗相關

藍博文x邵志朗《烙印》

董百豪x邵志朗➕藍博文x邵志朗 《少爺》

👍🏻其他的古受

林正風x地藏《無題》

遊子新x陸志廉/洪文剛,高晉x洪文剛。以及一點點劉保強x陸志廉。 《未破繭的蝶》

莊子維x關友博《Purple rosamultiflora》上下

抹布郭天民➕微量郭少聰x郭天民 《無題》

張禮信x陳偉樂 《禮物》

《逃出生天》劉青雲x古天樂  《再見》

高晉x洪文剛清水向。《無題》

感謝大家這麼長時間的陪伴!

一個小號

【第2.5版结局】张雷/蔡添明

一章完,大篇幅生子预警,注意避雷!

Summary:

蔡添明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五仔,以活命为第一生存法则。
自上次死里逃生,这个信念一再坚定。
他再次上演丢卒保车的戏码,牺牲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

Notes:

由未播的第二版结局脑补的2.5版,私心想看坏坏添明仔做更恶人~

两人国粤台词看着可能出戏,所以添明仔用了粤语语法(?)的普通话。原片张雷提取不到更多信息,加了很多私设,十分ooc,不会抒情不会各种描写,各位海涵~



一章完,大篇幅生子预警,注意避雷!

Summary:

蔡添明是个不折不扣的二五仔,以活命为第一生存法则。
自上次死里逃生,这个信念一再坚定。
他再次上演丢卒保车的戏码,牺牲除自己之外的所有人。

Notes:

由未播的第二版结局脑补的2.5版,私心想看坏坏添明仔做更恶人~

两人国粤台词看着可能出戏,所以添明仔用了粤语语法(?)的普通话。原片张雷提取不到更多信息,加了很多私设,十分ooc,不会抒情不会各种描写,各位海涵~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