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卡洛斯

790浏览    31参与
枫落

给专属的🙌🏻,哪天练好画技就正式给他们画个头像w

给专属的🙌🏻,哪天练好画技就正式给他们画个头像w

站长的胶囊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
我他妈终于有一天假期了哈哈哈哈( ˙ᴗ. )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
我他妈终于有一天假期了哈哈哈哈( ˙ᴗ. )

0.0

我家小螳螂
lofter备份

他叫英卡洛斯,是我认识一年还没见过面的朋友/网友/校友养的
现已放生
以后会重画

我家小螳螂
lofter备份

他叫英卡洛斯,是我认识一年还没见过面的朋友/网友/校友养的
现已放生
以后会重画

景行行止

自己的语c自戏改文

试图填写《赛尔号精灵传说6圣灵的拯救》萨格罗斯向赛尔号求助的空白剧情。【】部分是原作原话。

拟人,有点私设,萨迪萨+英萨,是个主控萨。


【迪恩,等我!你一定要活着等我回来救你!】

虽然已经远离墨杜萨星,但那带着血泪的喊话犹在耳畔回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转身离去,就再也没有回头看过迪恩一眼——萨格罗斯还是害怕的,害怕回头就走不了了,不仅救不出迪恩,甚至可能被海盗以此为饵要挟谱尼……后果严重又无情,然而作为与主人结契的精灵,没什么比被迫与主人分离更痛苦的了。回忆往昔,为了那点现在想来可笑的骄矜,萨格罗斯鲜少当面唤迪恩“主人”,反倒是迪恩一直在包容萨格罗斯。——没有迪恩,是没有黑...

试图填写《赛尔号精灵传说6圣灵的拯救》萨格罗斯向赛尔号求助的空白剧情。【】部分是原作原话。

拟人,有点私设,萨迪萨+英萨,是个主控萨。

 

【迪恩,等我!你一定要活着等我回来救你!】

虽然已经远离墨杜萨星,但那带着血泪的喊话犹在耳畔回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转身离去,就再也没有回头看过迪恩一眼——萨格罗斯还是害怕的,害怕回头就走不了了,不仅救不出迪恩,甚至可能被海盗以此为饵要挟谱尼……后果严重又无情,然而作为与主人结契的精灵,没什么比被迫与主人分离更痛苦的了。回忆往昔,为了那点现在想来可笑的骄矜,萨格罗斯鲜少当面唤迪恩“主人”,反倒是迪恩一直在包容萨格罗斯。——没有迪恩,是没有黑暗螳螂的。

身后传来激光炮的电子音,一声比一声急切。萨格罗斯估算着剩余的追兵数量,得到结果后凝神暗自发动魔神功来增益。之前他将他们引入一个陨石带时,利用地形令他们折损大半;现在该是真正摆脱这些烦人的家伙的时候了,他想。

清剿。转身的那一刻手中战廉举起,战意骤然迸发,他能够清楚地看见那些海盗杂兵面上满是恐惧。他嗤笑一声,现在才害怕……晚了!最熟悉的魔王炎击波发动,战廉上暗影之力翻涌,周身凝聚数个能量团,少时凌空挥舞战廉,能量团朝海盗飞去,然后,爆炸开来,只留一团诡谲的蘑菇云。

萨格罗斯借着爆炸的掩护又飞了许久,落在一颗小陨石上。确认没有追兵了也并没有感到放松,反倒是迷茫。他如今这样,还怎么回去救迪恩?若是待这一身伤恢复,只怕宇宙再无光明……萨格罗斯突然恨起了自己此刻的无能为力。动作幅度过大令衣物上的破洞开口更甚,滚出一个圆球,他捡起一看才发觉是赛尔号上的Nono。

赛尔号吗……

【咳……反正我要是哪一天遇见了英卡洛斯,一定会告诉他谱尼现在是我的好朋友,然后气死他!】

他脑海中忽的闪过这段话,在那个溢满金光的黑洞中,结识那个强大精灵。哪一天……可不就是现在么?不知该如何管理面部表情,萨格罗斯心情微妙地打开Nono定位赛尔号,即刻出发。

茫茫宇宙安静得只能听到他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赛尔号的位置不远,很快就能到了。于是他提了速,直到看见那银色的飞船映入眼帘才略略放心,而这一放松就是铺天盖地的疲惫涌来,令他无法控制地撞碎了玻璃,狼狈地摔在一片玻璃渣中。他眼前忽明忽暗,不知过了多久看见一个金色的身影和旁边永远也不会少的浅绿色身影,挣扎着从玻璃碎片中爬起,利器划开皮肤带来的疼痛感令昏沉的大脑清醒几分。

“请你们……救……救迪恩……”

萨格罗斯声音沙哑,奔逃以来滴水未进,骤然开口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讲了什么,偏头剧烈咳嗽直至咳出一滩血,再把话重复了一遍,身形一晃眼见又要倒在地上,却落入一个有力的怀抱,他想要借力起身却又被紧紧拥住,眼皮缓缓闭上,嘴里仍在嘟囔“迪恩……墨杜萨星……咤克斯……谱尼……拜托了……”随后就彻底跌入黑暗。

也似乎不是完全昏迷,精神与身体仿佛割裂一般,萨格罗斯还是能听到周围的嘈杂,就是睁不开眼。由于一直挂念着迪恩,他最终挣扎着醒来,一手支撑一手揉按太阳穴,好一会才发现这里是迪恩在赛尔号上的休息室。他低头瞥见身上伤口大多得到处理,挣扎着要下床却被旁边伸出的手使巧劲按了下去。——是英卡洛斯。他抬头看着他檀木般的眼睛:“谢谢……你们愿意帮助迪恩了吗?”英卡洛斯说:“我们快到墨杜萨星了,主人他已经派了先遣队,现在在集结小赛尔们。好了,我也要跟着他出发了,你就安心养伤等我们的好消息吧!”门关上的那一刻萨格罗斯起身下床,适应一会出了门直到缓缓下了飞船,纠缠墨杜萨星已久的死气逐渐散去。他阖眸仔细感知发现没有咤克斯的气息,入眼是谱尼和迪恩相拥而泣,周围的赛尔们亦是感动连连。这时他心中的包袱才算真正放下,扶着飞船壁远远的在一个角落默默注视着她,看见贾斯汀和英卡洛斯与她说话,他们的眼光不时落在他身上,——萨格罗斯大概猜到他们要说什么,所以他也想是时候在她面前坦诚些,扔开那些不必要的骄矜……直到她看见他,并走了过来。

【喂,你这家伙,又哭又笑是怎么回事嘛!】

萨格罗斯紧紧拥住她,你还在,真好。我会试着改变自己,为你,我唯一的主人,迪恩·卡朋。

【好了,别难过,萨格罗斯,以后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了。】她拍着我的背说,【你能原谅我吗?】

他笑了笑,【没关系,谁让你是我的主人呢!】

风起_天澜

第二弹
p34是官方设定爱吃的食物
英卡是蚯蚓煮面 萨格是活蚯糟卤我笑到头掉
后几p动人主仆情和双标迪恩

第二弹
p34是官方设定爱吃的食物
英卡是蚯蚓煮面 萨格是活蚯糟卤我笑到头掉
后几p动人主仆情和双标迪恩

风起_天澜

全是拟人
是动画迪哥!迪哥!
各种贾迪英萨
p1迪恩和萨格
p2贾站和英卡
【虽然每个人长得挺像但还是希望认出来】

全是拟人
是动画迪哥!迪哥!
各种贾迪英萨
p1迪恩和萨格
p2贾站和英卡
【虽然每个人长得挺像但还是希望认出来】

名字真难取98
迪恩:这只嘤卡洛斯不能要了,扔...

迪恩:这只嘤卡洛斯不能要了,扔了吧(xxx)

迪恩:这只嘤卡洛斯不能要了,扔了吧(xxx)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一张图用两遍还打这么多tag真不好意思哈哈哈【←?????】

一张图用两遍还打这么多tag真不好意思哈哈哈【←?????】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方启:等我姨妈好了我就把楼下...

【方启:等我姨妈好了我就把楼下小卖部的雪糕全吃了】

“又来吃我的!你主人那么有钱干嘛不让她给你买啊!”“我乐意咯,你管我?”

【方启:等我姨妈好了我就把楼下小卖部的雪糕全吃了】

“又来吃我的!你主人那么有钱干嘛不让她给你买啊!”“我乐意咯,你管我?”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好热 我不想动弹了(是没有辨识...

好热 我不想动弹了(
是没有辨识度的双螳螂。明明是一张图为什么画风好像不太一样呢
→【左侧脸】对【方启】打出了【致命一击】

好热 我不想动弹了(
是没有辨识度的双螳螂。明明是一张图为什么画风好像不太一样呢
→【左侧脸】对【方启】打出了【致命一击】

叶放歌歌歌咯蛤
自设英卡洛斯 私心打cptag...

自设英卡洛斯

私心打cptag

说起来我画过英萨女装来着。。想看的评论打个1吧,璐桑同志应该有幸见过

非常的,ooc

自设英卡洛斯

私心打cptag

说起来我画过英萨女装来着。。想看的评论打个1吧,璐桑同志应该有幸见过

非常的,ooc

玫瑰冰糕
赛尔号和欧比组织观察报告①⑧...

赛尔号和欧比组织观察报告①⑧

◆贾迪/双螳螂【萨英】

◆这个梗超带感啊啊啊啊【出处在图片里】

◆受伤的总是老贾【太惨辽】

贾斯汀把萨格罗斯堵在了胡同里

“听说你今天欺负英卡洛斯了?”

萨格罗斯漫不经心地低着头擦刀,冷淡道:

“他自找的。”

贾斯汀一拳打在了萨格罗斯耳边的墙上

“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巷子口一道银白的身影闪过,激光刀停在了贾斯汀的颈部的一侧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迪恩冷笑着开口。

——分割线——

贾斯汀把迪恩堵在了胡同里

神色略微轻蔑

“听说你今天欺负英卡洛斯了?”

他的语气很不屑,仿佛是在挑衅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囚徒

迪恩推了推电子检...

赛尔号和欧比组织观察报告①⑧

◆贾迪/双螳螂【萨英】

◆这个梗超带感啊啊啊啊【出处在图片里】

◆受伤的总是老贾【太惨辽】

贾斯汀把萨格罗斯堵在了胡同里

“听说你今天欺负英卡洛斯了?”

萨格罗斯漫不经心地低着头擦刀,冷淡道:

“他自找的。”

贾斯汀一拳打在了萨格罗斯耳边的墙上

“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巷子口一道银白的身影闪过,激光刀停在了贾斯汀的颈部的一侧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迪恩冷笑着开口。

——分割线——

贾斯汀把迪恩堵在了胡同里

神色略微轻蔑

“听说你今天欺负英卡洛斯了?”

他的语气很不屑,仿佛是在挑衅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囚徒

迪恩推了推电子检测眼镜,冷淡道:

“他自找的。”

贾斯汀一拳打在了迪恩耳边的墙上

“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话音未落一把镰刀就抵在了贾斯汀的脖颈上

萨格罗斯出现在他身后,收回了刀,又低头开始反复擦拭

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分割线——

太好磕了我不行了!这个梗用在哪对上都可以啊啊啊啊!原谅我私心的tap

潞水草木

画不动了,不画了。

最后1p——
“萨格罗斯他,一直都在忍受着这些痛苦吧。”
“英卡洛斯?抱歉,我不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产双螳螂的粮啊我他妈爆哭,冷圈真的没人权啊呜呜呜呜呜呜

画不动了,不画了。

最后1p——
“萨格罗斯他,一直都在忍受着这些痛苦吧。”
“英卡洛斯?抱歉,我不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产双螳螂的粮啊我他妈爆哭,冷圈真的没人权啊呜呜呜呜呜呜

潞水草木

胡言乱语

“哦?你也是黑暗的子民?真有意思,你居然站在‘光明’的一边?”

“闭嘴吧咤克斯,我可不是什么黑暗的子民,滚出赫鲁卡星!”

“得了吧,看看你的黑色眼白和身上的黑色纹路。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在光明的一方就可以掩盖这个事实吗——

听着小子,你的过去和未来,都注定是无尽的悲哀和黑暗。”


英卡洛斯死在自己怀里的时候,萨格罗斯终于想起了咤克斯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还真是,一、语、成、谶。

“哦?你也是黑暗的子民?真有意思,你居然站在‘光明’的一边?”

“闭嘴吧咤克斯,我可不是什么黑暗的子民,滚出赫鲁卡星!”

“得了吧,看看你的黑色眼白和身上的黑色纹路。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在光明的一方就可以掩盖这个事实吗——

听着小子,你的过去和未来,都注定是无尽的悲哀和黑暗。”


英卡洛斯死在自己怀里的时候,萨格罗斯终于想起了咤克斯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还真是,一、语、成、谶。


鸦落Overdrive
旧图重绘。怎么说呢……好久不认...

旧图重绘。
怎么说呢……好久不认真涂色都有点退步了……

旧图重绘。
怎么说呢……好久不认真涂色都有点退步了……

潞水草木
其实我对萨格罗斯的身世有一个完...

其实我对萨格罗斯的身世有一个完整的设定。

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
暗黑螳螂会不会是吞噬光明螳螂的存在呢——

曾经有一个这样的脑洞:双螳螂遇到强大的对手无力对抗,英卡洛斯请求萨格罗斯吞食自己打败对手逃出生天【涉及私设】,然后,然后萨格就把英卡生吃了……之后能力大幅提升的他确实打死了对手但是英卡确实也死在他手上辽……那个脑洞的最后一句是——
迪恩说:“萨格再也无法得到救赎了。”

其实我对萨格罗斯的身世有一个完整的设定。

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
暗黑螳螂会不会是吞噬光明螳螂的存在呢——

曾经有一个这样的脑洞:双螳螂遇到强大的对手无力对抗,英卡洛斯请求萨格罗斯吞食自己打败对手逃出生天【涉及私设】,然后,然后萨格就把英卡生吃了……之后能力大幅提升的他确实打死了对手但是英卡确实也死在他手上辽……那个脑洞的最后一句是——
迪恩说:“萨格再也无法得到救赎了。”

站长的胶囊

烧个旧东西给主控组烤火…

*巨OOC预警,老年人写字【茶
*大概是上次太空站刚被炸之后的事…是(都没有什么戏份的)双螳螂的独处时间。
*我真的不信…算了没事……
*大概全文都是是乱的。真叫人质壁分离.jpg

 

 

寻着天花板一角微微的蓝光——很难把它和昏暗室内的某些指示灯区分开,少年发觉大概是有什么人坐在那里。
脖子根本转不动,所以得把上身稍微支起来。然后来自于脊背和腹部的疼痛一起扯着他,使他不由自主地吸了口冷气。
这算是非常失误的一个表现,不过真的好难控制。少年在心里快速地给自己打了个分。
还好坐在那里的人不是其他人,是萨格罗斯。英卡洛斯注意到,他神情严肃地看着手中一叠纸。几乎同时,他...

*巨OOC预警,老年人写字【茶
*大概是上次太空站刚被炸之后的事…是(都没有什么戏份的)双螳螂的独处时间。
*我真的不信…算了没事……
*大概全文都是是乱的。真叫人质壁分离.jpg

 

 

寻着天花板一角微微的蓝光——很难把它和昏暗室内的某些指示灯区分开,少年发觉大概是有什么人坐在那里。
脖子根本转不动,所以得把上身稍微支起来。然后来自于脊背和腹部的疼痛一起扯着他,使他不由自主地吸了口冷气。
这算是非常失误的一个表现,不过真的好难控制。少年在心里快速地给自己打了个分。
还好坐在那里的人不是其他人,是萨格罗斯。英卡洛斯注意到,他神情严肃地看着手中一叠纸。几乎同时,他也察觉到白色床单里捣鼓的动静,将检查报告放在桌角,又将纸片错出桌子的一角往里推了一推。为了不劳烦伤员,他起身去走到床前。
“醒了?”
“…嗯。”
萨格罗斯向来擅长收敛他的情绪,他刚刚紧张的表情已经淡到几乎找不着了。平淡的口气发声,如同病床上的少年是任何一个与他关系淡薄的小孩。
“你居然没死真是个奇迹…伤到了内脏,所以不要乱动了,又不是没见过我。”
“啊…我还以为…怪不得这么疼——”
得到这话的英卡洛斯似乎终于放心,落回了蓬松的枕头上。
“不过也没事啦,我真的没什么。”
英卡洛斯尽力做出一个笑脸,示意他没什么大问题。但是实际上的效果大概远远不如他的期望。
“安心吧,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
床侧的面板亮度很低,只有蓝色的字体纤细方正的部分比较显眼,读出少年的生命体征目前稳定在该种族的安全范围内——这个数据太特殊,以至于可能并不靠谱。
萨格罗斯叹了一声,动手帮他理理衣服——执事没有戴手套,他的手轻盈有力,而且和室内一样暖和。

“话说回来,你怎么在这里啊…我听说你跟迪恩……”
“她让我处理点事,顺便关心下你。”
“…那可真是劳烦您跑来跑去了哦。”
“知道就好好养伤,到这来不是容易的。”
“好——”
伤员乖乖地缩进被窝里面了,他整个人显得灰白而疲惫,简直像是失去了作为“光明”时的样子。执事用手背贴了贴他的额头——即使旁边有版面提供了体温正常的数据,执事也因此显得放松了许多。
少年的表现,令执事心里隐隐吃惊地平和。

“那你不着急走吗…你现在得时刻保护着迪恩吧?”
“好,现在就走。”萨格罗斯皱皱眉,可能拜领航员小姐对情报信息超乎常人的利索所赐,时间在他和迪恩的计算中还比较富裕。
他不想说自己暂时放了放迪恩至上原则,而花了更多的时间坐在病房里,不过这个对工作百分之万上心的笨蛋这就准备打发他了。
倒也没问题,首先迪恩肯定至上,其次,留他自己休息可能会比较好:有人在这里守着他,他反而会觉得窘迫的——这是罗迪斯克在他赶回来时告诉他的。
“我会回来帮你们的。”
英卡洛斯能感到随着稀疏而慢的谈话,意识慢慢地清醒,痛觉也随之在逐渐苏醒,比醒来时变得更清晰明了一些。不过少年执意想要坐起来,执事无奈只好扶了一把。少年很听话地靠在他身上蹭了蹭当做点头,执事又有点于心不忍只好揉了一把。少年的发丝在执事的手掌里,声音显得快乐地嗯了一声。执事以指肚稍重的力道拍了他两下,然后起身离开。
少年目送他推门出去。

“等一下!你们…千万保护好自己!”
“嗯,一定的。”
执事用令人舒心信任的语气道。
“你也是。”

 

再失掉任何一人,于他来说可能就是跨越不过的沟壑了。再被称为什么强大可靠的名号,他也只是一个人。

 

监护室的房门把两位隔开之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捂了个脸。
“真的感觉好久都没见到了…”
“啧。”(气

潞水草木
不会画男人,艹萨格身上是被黑暗...

不会画男人,艹
萨格身上是被黑暗侵蚀的纹路,所以他总是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萨英要素x

不会画男人,艹
萨格身上是被黑暗侵蚀的纹路,所以他总是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萨英要素x

llymo-迪恩不吐便当不改名

一点点双螳螂私设

英卡洛斯和萨格罗斯这两只都是主控

然而

英卡洛斯是如假包换的主控

萨格罗斯是无可救药的主控xxx

英卡洛斯和萨格罗斯这两只都是主控

然而

英卡洛斯是如假包换的主控

萨格罗斯是无可救药的主控x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