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卡洛斯

823浏览    3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20 05:23
潞水草木
是萨英,数位笔没电了我枯了。脑...

是萨英,数位笔没电了我枯了。
脑洞有借鉴洋梓的设定。

——达尔种族存在极端的两极分化:至圣的光明螳螂和至暗的暗黑螳螂,你们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吗?
——“英卡洛斯,我可没有什么可笑的同族情,我已经杀死很多族人了,不介意再杀死最后一个。”

是萨英,数位笔没电了我枯了。
脑洞有借鉴洋梓的设定。

——达尔种族存在极端的两极分化:至圣的光明螳螂和至暗的暗黑螳螂,你们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吗?
——“英卡洛斯,我可没有什么可笑的同族情,我已经杀死很多族人了,不介意再杀死最后一个。”

风起_天澜

全是拟人
是动画迪哥!迪哥!
各种贾迪英萨
p1迪恩和萨格
p2贾站和英卡
【虽然每个人长得挺像但还是希望认出来】

全是拟人
是动画迪哥!迪哥!
各种贾迪英萨
p1迪恩和萨格
p2贾站和英卡
【虽然每个人长得挺像但还是希望认出来】

潞水草木

画不动了,不画了。

最后1p——
“萨格罗斯他,一直都在忍受着这些痛苦吧。”
“英卡洛斯?抱歉,我不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产双螳螂的粮啊我他妈爆哭,冷圈真的没人权啊呜呜呜呜呜呜

画不动了,不画了。

最后1p——
“萨格罗斯他,一直都在忍受着这些痛苦吧。”
“英卡洛斯?抱歉,我不是他。”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产双螳螂的粮啊我他妈爆哭,冷圈真的没人权啊呜呜呜呜呜呜

潞水草木

单方幼化。
p3是梗的出处,来自楚汁。
意念艾特!

单方幼化。
p3是梗的出处,来自楚汁。
意念艾特!

风起_天澜

第二弹
p34是官方设定爱吃的食物
英卡是蚯蚓煮面 萨格是活蚯糟卤我笑到头掉
后几p动人主仆情和双标迪恩

第二弹
p34是官方设定爱吃的食物
英卡是蚯蚓煮面 萨格是活蚯糟卤我笑到头掉
后几p动人主仆情和双标迪恩

玫瑰冰糕
赛尔号和欧比组织观察报告①⑧...

赛尔号和欧比组织观察报告①⑧

◆贾迪/双螳螂【萨英】

◆这个梗超带感啊啊啊啊【出处在图片里】

◆受伤的总是老贾【太惨辽】

贾斯汀把萨格罗斯堵在了胡同里

“听说你今天欺负英卡洛斯了?”

萨格罗斯漫不经心地低着头擦刀,冷淡道:

“他自找的。”

贾斯汀一拳打在了萨格罗斯耳边的墙上

“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巷子口一道银白的身影闪过,激光刀停在了贾斯汀的颈部的一侧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迪恩冷笑着开口。

——分割线——

贾斯汀把迪恩堵在了胡同里

神色略微轻蔑

“听说你今天欺负英卡洛斯了?”

他的语气很不屑,仿佛是在挑衅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囚徒

迪恩推了推电子检...

赛尔号和欧比组织观察报告①⑧

◆贾迪/双螳螂【萨英】

◆这个梗超带感啊啊啊啊【出处在图片里】

◆受伤的总是老贾【太惨辽】

贾斯汀把萨格罗斯堵在了胡同里

“听说你今天欺负英卡洛斯了?”

萨格罗斯漫不经心地低着头擦刀,冷淡道:

“他自找的。”

贾斯汀一拳打在了萨格罗斯耳边的墙上

“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巷子口一道银白的身影闪过,激光刀停在了贾斯汀的颈部的一侧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迪恩冷笑着开口。

——分割线——

贾斯汀把迪恩堵在了胡同里

神色略微轻蔑

“听说你今天欺负英卡洛斯了?”

他的语气很不屑,仿佛是在挑衅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囚徒

迪恩推了推电子检测眼镜,冷淡道:

“他自找的。”

贾斯汀一拳打在了迪恩耳边的墙上

“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话音未落一把镰刀就抵在了贾斯汀的脖颈上

萨格罗斯出现在他身后,收回了刀,又低头开始反复擦拭

漫不经心地说道:

“那你知不知道他是谁罩的?”

——分割线——

太好磕了我不行了!这个梗用在哪对上都可以啊啊啊啊!原谅我私心的tap

月影_Slytherin
自己做了立牌玩;英萨站两边的感...

自己做了立牌玩;英萨站两边的感觉太舒服了,就像回到一切的开始

自己做了立牌玩;英萨站两边的感觉太舒服了,就像回到一切的开始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一张图用两遍还打这么多tag真不好意思哈哈哈【←?????】

一张图用两遍还打这么多tag真不好意思哈哈哈【←?????】

景行行止

SEER#英萨#拟人.超短.甜.(过期有点久的…圣诞贺文)

记性不太好一直忘了往这里发orz


“这就是地球的圣诞节吗?”

行道树被挂上彩带和彩灯,商店外墙用喷漆喷成的“Marry  Christmas”的花体字,有店员扮成圣诞老人来招揽顾客,孩子们戴着驯鹿犄角欢笑着,一对对情侣携手漫步……白雪纷纷似三月柳絮随风舞动,甚是美丽。

萨格罗斯有些出神。曾经的赫鲁卡星就是这样的,他想。

“是啊。”英卡洛斯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地球的景象他早已习惯,对这难得的假日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打人——为什么让他来负责采购节日用品啊?

对此,来自太空站的贾斯汀站长的官方回应表示:大过节的小赛尔们放假采购任务只能由他们亲力亲为。

科科,我看...

记性不太好一直忘了往这里发orz



“这就是地球的圣诞节吗?”

行道树被挂上彩带和彩灯,商店外墙用喷漆喷成的“Marry  Christmas”的花体字,有店员扮成圣诞老人来招揽顾客,孩子们戴着驯鹿犄角欢笑着,一对对情侣携手漫步……白雪纷纷似三月柳絮随风舞动,甚是美丽。

萨格罗斯有些出神。曾经的赫鲁卡星就是这样的,他想。

“是啊。”英卡洛斯有些心不在焉地回答道。地球的景象他早已习惯,对这难得的假日他的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打人——为什么让他来负责采购节日用品啊?

对此,来自太空站的贾斯汀站长的官方回应表示:大过节的小赛尔们放假采购任务只能由他们亲力亲为。

科科,我看见你和卡朋学着视频连线了,你把Nono藏起来也没用。

英卡洛斯本着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的态度接过了贾斯汀手中40m长的购物清单和一张信用卡时螳螂face一绿,决定刷爆这个金毛的卡。

“我已经算过了,买完那么多卡里还有剩余,如果你试图刷爆它,那么接下来你就准备去克洛斯星刨虫子吃吧。”贾斯汀留给他一个潇洒的背影,“嘭”一声关上了门。

英卡洛斯平生第一次仇恨这主人与精灵之间的感应。不行,总得拉个谁陪我一起,就是光明螳螂也拎不动这么多东西。他打开通讯器:“想看看地球吗,萨格罗斯?”

于是便有了开头那一幕。

别看采购清单洋洋洒洒这么长,其实仔细一看要买的东西并不多。萨格罗斯提着购物袋跟在英卡洛斯身边时,感到一丝尴尬——他比英卡洛斯矮了半个头。论年龄,他比英卡洛斯大,反而比人矮,真是……他把脸埋在围巾里,沉默地走着。

东西已经买齐,两人还没有返回的意思。——他们是螳螂,不吃狗粮。

不知不觉间他们来到了市中心的广场。广场中央是一株历史悠久的古柏,历经百年沧桑,漠然地注视着世事变迁。树干粗壮直指苍穹,分叉出许多枝丫,凛冬时节亦是郁郁葱葱,苍翠欲滴。它也被彩灯装饰,似是焕发出别样的生机。一些较低的树枝上用红绳系着小卡片,是人们对美好愿望的祈福。萨格罗斯想起了赫鲁卡星的神树,他本是不信这些祈愿的,可他现在却想写一张。他看向英卡洛斯:“能去写吗?”“去吧。”

笑容甜美的志愿者小姐姐给了他们纸和笔,随即转过头和同伴小声议论这两个小帅哥。

写完之后两人去挂卡片。萨格罗斯把手轻放在树枝上。“以前,赫鲁卡的居民也会向神殿里的神树祈愿。那时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达尔,有一次我去问大祭司,神树真的能实现大家的愿望吗?”

“他怎么说?”英卡洛斯没来由地对这段陈年旧事感到好奇。

“大祭司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回答。明知这没有什么作用,人们还是愿意去做,很奇怪不是吗?”萨格罗斯自嘲地笑了笑,“就像迪恩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赛尔开启宝藏,以为凭一己之力就能改变历史,避免悲剧的发生。”他的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哀伤,继续说,“在墨杜萨我问她后悔吗,她说不,因为赫鲁卡是她的信仰。”

“那么你呢?”

“她是我的主人,我是她的精灵,她都不后悔,我后悔什么?我只是尽我所能地帮助她。因为,她就是我的信仰。”

墨杜萨的水牢里,贝尔和米鲁用自己的生命筑起厚厚的冰墙,让他明白,哪怕再弱小的精灵,也有自己的信仰。

英卡洛斯看着他,说:“那么,你想知道我的信仰吗?”

“贾斯汀?”

英卡洛斯噎住,露出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是你。”

“?”萨格罗斯一怔。

英卡洛斯拉过他的手:“走啦走啦时候不早了我可不想听那个死金毛叨叨……”

萨格罗斯就这么让他牵着自己的手。说不出的感觉萦绕身畔。

而,雪还在下。


潞水草木
不会画男人,艹萨格身上是被黑暗...

不会画男人,艹
萨格身上是被黑暗侵蚀的纹路,所以他总是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萨英要素x

不会画男人,艹
萨格身上是被黑暗侵蚀的纹路,所以他总是把自己遮得严严实实的。
萨英要素x

站长的胶囊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
我他妈终于有一天假期了哈哈哈哈( ˙ᴗ. )

“萨格罗斯不会犯低级错误”。

-
我他妈终于有一天假期了哈哈哈哈( ˙ᴗ. )

名字真难取98
迪恩:这只嘤卡洛斯不能要了,扔...

迪恩:这只嘤卡洛斯不能要了,扔了吧(xxx)

迪恩:这只嘤卡洛斯不能要了,扔了吧(xxx)

鸦落Overdrive
是英卡洛斯。“逆转战局的机会只...

是英卡洛斯。
“逆转战局的机会只有一次。”
“我不会退缩。”

是英卡洛斯。
“逆转战局的机会只有一次。”
“我不会退缩。”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方启:等我姨妈好了我就把楼下...

【方启:等我姨妈好了我就把楼下小卖部的雪糕全吃了】

“又来吃我的!你主人那么有钱干嘛不让她给你买啊!”“我乐意咯,你管我?”

【方启:等我姨妈好了我就把楼下小卖部的雪糕全吃了】

“又来吃我的!你主人那么有钱干嘛不让她给你买啊!”“我乐意咯,你管我?”


潞水草木
其实我对萨格罗斯的身世有一个完...

其实我对萨格罗斯的身世有一个完整的设定。

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
暗黑螳螂会不会是吞噬光明螳螂的存在呢——

曾经有一个这样的脑洞:双螳螂遇到强大的对手无力对抗,英卡洛斯请求萨格罗斯吞食自己打败对手逃出生天【涉及私设】,然后,然后萨格就把英卡生吃了……之后能力大幅提升的他确实打死了对手但是英卡确实也死在他手上辽……那个脑洞的最后一句是——
迪恩说:“萨格再也无法得到救赎了。”

其实我对萨格罗斯的身世有一个完整的设定。

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灵光一现:
暗黑螳螂会不会是吞噬光明螳螂的存在呢——

曾经有一个这样的脑洞:双螳螂遇到强大的对手无力对抗,英卡洛斯请求萨格罗斯吞食自己打败对手逃出生天【涉及私设】,然后,然后萨格就把英卡生吃了……之后能力大幅提升的他确实打死了对手但是英卡确实也死在他手上辽……那个脑洞的最后一句是——
迪恩说:“萨格再也无法得到救赎了。”

景行行止

自己的语c自戏改文

试图填写《赛尔号精灵传说6圣灵的拯救》萨格罗斯向赛尔号求助的空白剧情。【】部分是原作原话。

拟人,有点私设,萨迪萨+英萨,是个主控萨。


【迪恩,等我!你一定要活着等我回来救你!】

虽然已经远离墨杜萨星,但那带着血泪的喊话犹在耳畔回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转身离去,就再也没有回头看过迪恩一眼——萨格罗斯还是害怕的,害怕回头就走不了了,不仅救不出迪恩,甚至可能被海盗以此为饵要挟谱尼……后果严重又无情,然而作为与主人结契的精灵,没什么比被迫与主人分离更痛苦的了。回忆往昔,为了那点现在想来可笑的骄矜,萨格罗斯鲜少当面唤迪恩“主人”,反倒是迪恩一直在包容萨格罗斯。——没有迪恩,是没有黑...

试图填写《赛尔号精灵传说6圣灵的拯救》萨格罗斯向赛尔号求助的空白剧情。【】部分是原作原话。

拟人,有点私设,萨迪萨+英萨,是个主控萨。

 

【迪恩,等我!你一定要活着等我回来救你!】

虽然已经远离墨杜萨星,但那带着血泪的喊话犹在耳畔回响。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转身离去,就再也没有回头看过迪恩一眼——萨格罗斯还是害怕的,害怕回头就走不了了,不仅救不出迪恩,甚至可能被海盗以此为饵要挟谱尼……后果严重又无情,然而作为与主人结契的精灵,没什么比被迫与主人分离更痛苦的了。回忆往昔,为了那点现在想来可笑的骄矜,萨格罗斯鲜少当面唤迪恩“主人”,反倒是迪恩一直在包容萨格罗斯。——没有迪恩,是没有黑暗螳螂的。

身后传来激光炮的电子音,一声比一声急切。萨格罗斯估算着剩余的追兵数量,得到结果后凝神暗自发动魔神功来增益。之前他将他们引入一个陨石带时,利用地形令他们折损大半;现在该是真正摆脱这些烦人的家伙的时候了,他想。

清剿。转身的那一刻手中战廉举起,战意骤然迸发,他能够清楚地看见那些海盗杂兵面上满是恐惧。他嗤笑一声,现在才害怕……晚了!最熟悉的魔王炎击波发动,战廉上暗影之力翻涌,周身凝聚数个能量团,少时凌空挥舞战廉,能量团朝海盗飞去,然后,爆炸开来,只留一团诡谲的蘑菇云。

萨格罗斯借着爆炸的掩护又飞了许久,落在一颗小陨石上。确认没有追兵了也并没有感到放松,反倒是迷茫。他如今这样,还怎么回去救迪恩?若是待这一身伤恢复,只怕宇宙再无光明……萨格罗斯突然恨起了自己此刻的无能为力。动作幅度过大令衣物上的破洞开口更甚,滚出一个圆球,他捡起一看才发觉是赛尔号上的Nono。

赛尔号吗……

【咳……反正我要是哪一天遇见了英卡洛斯,一定会告诉他谱尼现在是我的好朋友,然后气死他!】

他脑海中忽的闪过这段话,在那个溢满金光的黑洞中,结识那个强大精灵。哪一天……可不就是现在么?不知该如何管理面部表情,萨格罗斯心情微妙地打开Nono定位赛尔号,即刻出发。

茫茫宇宙安静得只能听到他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赛尔号的位置不远,很快就能到了。于是他提了速,直到看见那银色的飞船映入眼帘才略略放心,而这一放松就是铺天盖地的疲惫涌来,令他无法控制地撞碎了玻璃,狼狈地摔在一片玻璃渣中。他眼前忽明忽暗,不知过了多久看见一个金色的身影和旁边永远也不会少的浅绿色身影,挣扎着从玻璃碎片中爬起,利器划开皮肤带来的疼痛感令昏沉的大脑清醒几分。

“请你们……救……救迪恩……”

萨格罗斯声音沙哑,奔逃以来滴水未进,骤然开口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讲了什么,偏头剧烈咳嗽直至咳出一滩血,再把话重复了一遍,身形一晃眼见又要倒在地上,却落入一个有力的怀抱,他想要借力起身却又被紧紧拥住,眼皮缓缓闭上,嘴里仍在嘟囔“迪恩……墨杜萨星……咤克斯……谱尼……拜托了……”随后就彻底跌入黑暗。

也似乎不是完全昏迷,精神与身体仿佛割裂一般,萨格罗斯还是能听到周围的嘈杂,就是睁不开眼。由于一直挂念着迪恩,他最终挣扎着醒来,一手支撑一手揉按太阳穴,好一会才发现这里是迪恩在赛尔号上的休息室。他低头瞥见身上伤口大多得到处理,挣扎着要下床却被旁边伸出的手使巧劲按了下去。——是英卡洛斯。他抬头看着他檀木般的眼睛:“谢谢……你们愿意帮助迪恩了吗?”英卡洛斯说:“我们快到墨杜萨星了,主人他已经派了先遣队,现在在集结小赛尔们。好了,我也要跟着他出发了,你就安心养伤等我们的好消息吧!”门关上的那一刻萨格罗斯起身下床,适应一会出了门直到缓缓下了飞船,纠缠墨杜萨星已久的死气逐渐散去。他阖眸仔细感知发现没有咤克斯的气息,入眼是谱尼和迪恩相拥而泣,周围的赛尔们亦是感动连连。这时他心中的包袱才算真正放下,扶着飞船壁远远的在一个角落默默注视着她,看见贾斯汀和英卡洛斯与她说话,他们的眼光不时落在他身上,——萨格罗斯大概猜到他们要说什么,所以他也想是时候在她面前坦诚些,扔开那些不必要的骄矜……直到她看见他,并走了过来。

【喂,你这家伙,又哭又笑是怎么回事嘛!】

萨格罗斯紧紧拥住她,你还在,真好。我会试着改变自己,为你,我唯一的主人,迪恩·卡朋。

【好了,别难过,萨格罗斯,以后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了。】她拍着我的背说,【你能原谅我吗?】

他笑了笑,【没关系,谁让你是我的主人呢!】

潞水草木

胡言乱语

“哦?你也是黑暗的子民?真有意思,你居然站在‘光明’的一边?”

“闭嘴吧咤克斯,我可不是什么黑暗的子民,滚出赫鲁卡星!”

“得了吧,看看你的黑色眼白和身上的黑色纹路。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在光明的一方就可以掩盖这个事实吗——

听着小子,你的过去和未来,都注定是无尽的悲哀和黑暗。”


英卡洛斯死在自己怀里的时候,萨格罗斯终于想起了咤克斯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还真是,一、语、成、谶。

“哦?你也是黑暗的子民?真有意思,你居然站在‘光明’的一边?”

“闭嘴吧咤克斯,我可不是什么黑暗的子民,滚出赫鲁卡星!”

“得了吧,看看你的黑色眼白和身上的黑色纹路。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在光明的一方就可以掩盖这个事实吗——

听着小子,你的过去和未来,都注定是无尽的悲哀和黑暗。”


英卡洛斯死在自己怀里的时候,萨格罗斯终于想起了咤克斯曾经对他说过的话。

还真是,一、语、成、谶。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好热 我不想动弹了(是没有辨识...

好热 我不想动弹了(
是没有辨识度的双螳螂。明明是一张图为什么画风好像不太一样呢
→【左侧脸】对【方启】打出了【致命一击】

好热 我不想动弹了(
是没有辨识度的双螳螂。明明是一张图为什么画风好像不太一样呢
→【左侧脸】对【方启】打出了【致命一击】

llymo-今天迪恩还是没有回来

一点点双螳螂私设

英卡洛斯和萨格罗斯这两只都是主控

然而

英卡洛斯是如假包换的主控

萨格罗斯是无可救药的主控xxx

英卡洛斯和萨格罗斯这两只都是主控

然而

英卡洛斯是如假包换的主控

萨格罗斯是无可救药的主控xx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