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国文学

3038浏览    277参与
昼巢

    对德国的轰炸是过度的——面对这个可能性已经很难了:而轰炸可能是白费工夫,没起到什么效果——这简直难以接受,根本不堪设想。回海德堡的火车上,随着风景上方的德国天空越来越暗,蒂莫西的苍白脸庞映在窗户上的影子渐渐变得锐利起来。他看着窗外,想起杰克叔叔和所有像他一样捐躯长空的飞行员。他尝试着在想象中重建那种体验:飞机燃烧解体,坠人黑暗;巨大的机翼在空中翻滚,令人头晕目眩;生命随着转向零点的高度计走向终结。但他能使用的材料只有老旧的新闻影片和战争电影,而它们从来不能表达面对这种死亡时的恐惧和痛苦。而在死后,你获得全知的能力,发现你的恐惧和痛苦完全是徒劳,又会有什么感...

    对德国的轰炸是过度的——面对这个可能性已经很难了:而轰炸可能是白费工夫,没起到什么效果——这简直难以接受,根本不堪设想。回海德堡的火车上,随着风景上方的德国天空越来越暗,蒂莫西的苍白脸庞映在窗户上的影子渐渐变得锐利起来。他看着窗外,想起杰克叔叔和所有像他一样捐躯长空的飞行员。他尝试着在想象中重建那种体验:飞机燃烧解体,坠人黑暗;巨大的机翼在空中翻滚,令人头晕目眩;生命随着转向零点的高度计走向终结。但他能使用的材料只有老旧的新闻影片和战争电影,而它们从来不能表达面对这种死亡时的恐惧和痛苦。而在死后,你获得全知的能力,发现你的恐惧和痛苦完全是徒劳,又会有什么感受?他想象,一拨又一拨来自冥间的谴责蜂拥而至,撞击着此间的冷漠世界。历史是幸运者对不幸运者的裁决……这是真的。但是,除了在恐惧和颤抖中继续生活,祈盼你的运气能持续,你还能做些什么呢?赎罪,唐带着自嘲的微笑说,我们可以赎罪,蒂莫西。你对这个应该很熟。他知道在忏悔后念三遍《圣母经》和一遍《天主经》,在四旬斋期间不吃糖果,但他认为这不是唐所想的。

《走出防空洞》
戴维·洛奇 著|刘斌 译

光也

[翻译][罗塞蒂]花环

花环

玫瑰羞涩红白相间,
    意味喜悦;
金银花盘绕在上面,
    意味爱情;
幽微香甜的天芥菜,
    意味希望;
闪光的百合高且直,
    意味尊贵;
暗淡的三色堇,让其
    意味回忆;
芬芳气息的紫罗兰,
    意味永别。

The Garland

Roses blushing red and white,
    For delight;
Honeysuckle wreaths above,
    For love;
Dim sweet-scented heliotrope,
    For hope;
Shining lilies tall and straight...

花环

玫瑰羞涩红白相间,
    意味喜悦;
金银花盘绕在上面,
    意味爱情;
幽微香甜的天芥菜,
    意味希望;
闪光的百合高且直,
    意味尊贵;
暗淡的三色堇,让其
    意味回忆;
芬芳气息的紫罗兰,
    意味永别。

The Garland

Roses blushing red and white,
    For delight;
Honeysuckle wreaths above,
    For love;
Dim sweet-scented heliotrope,
    For hope;
Shining lilies tall and straight,
    For royal state;
Dusky pansies,let them be
    For mernory;
With violets of fragrant breath,
    For death.

光也

[翻译][罗塞蒂]五月

山村暮鸟《风在草木间窃窃私语》预售淘宝链接
 吕克特《爱之春》预售淘宝链接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五月

它曾是怎样,我无法诉说,
但是我知道:它只为经过
将阳光灿烂的一天承载
当五月乍到;啊,何其愉快!
仍未有罂粟的幼苗萌现,
在鲜嫩的小麦叶片中间;
仍未孵化最后一颗鸟蛋,
也没有鸟撇下它的同伴。

它曾是什么,我无法诉说,
但是我知道:它只是经过。
它消亡带走五月的辉煌,
就像一切美好终将消亡,
留给我衰老、灰暗和凄凉。

May

I cannot tell you how it was,
But this I know: it came to pass...

山村暮鸟《风在草木间窃窃私语》预售淘宝链接
 吕克特《爱之春》预售淘宝链接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五月

它曾是怎样,我无法诉说,
但是我知道:它只为经过
将阳光灿烂的一天承载
当五月乍到;啊,何其愉快!
仍未有罂粟的幼苗萌现,
在鲜嫩的小麦叶片中间;
仍未孵化最后一颗鸟蛋,
也没有鸟撇下它的同伴。

它曾是什么,我无法诉说,
但是我知道:它只是经过。
它消亡带走五月的辉煌,
就像一切美好终将消亡,
留给我衰老、灰暗和凄凉。

May

I cannot tell you how it was,
But this I know: it came to pass
Upon a bright and sunny day
When May was young; ah, pleasant May!
As yet the poppies were not born
Between the blades of tender corn;
The last egg had not hatched as yet,
Nor any bird foregone its mate.

I cannot tell you what it was,
But this I know: it did but pass.
It passed away with sunny May,
Like all sweet things it passed away,
And left me old, and cold, and gray.

光也

[翻译][罗塞蒂]希望

希望

我刨又刨,在雪中,
   心想花儿再难生;
我刨又刨,在沙中,
   始终不见绿茵映。

雪噢 融! 吹过暖风
   雪消融花儿解冻;
可风无论何处送
   不养花朵从沙中。

Hope

I dug and dug amongst the snow,
    And thought the flowers would never grow;
I dug and dug amongst the sand,
    And still no green thing came to hand.

Melt,o snow! the warm winds blow
    To thaw the...

希望

我刨又刨,在雪中,
   心想花儿再难生;
我刨又刨,在沙中,
   始终不见绿茵映。

雪噢 融! 吹过暖风
   雪消融花儿解冻;
可风无论何处送
   不养花朵从沙中。

Hope

I dug and dug amongst the snow,
    And thought the flowers would never grow;
I dug and dug amongst the sand,
    And still no green thing came to hand.

Melt,o snow! the warm winds blow
    To thaw the flowers and melt the snow;
But all the winds from every land
    Will rear no blossom from the sand.

ps:qq音乐有艺术歌曲。

光也

[翻译][布莱克]永恒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吕克特和山村暮鸟诗集调查QQ投票

永恒

谁想要紧抓快乐不放
就把展翅的人生毁光;
而谁亲吻飞掠的快乐
就在永恒的日出生活。

爱情的外表发出警告,
因为其中充满了火焰;
而温柔的欺骗的外表
将会赢得爱人的青眼。

Eternity

He who binds himself a Joy
Doth the winged life destroy;
But he who kisses the Joy as it flies
Lives in Eternity's sunrise.

The look of love alarms,
Because it's fill...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吕克特和山村暮鸟诗集调查QQ投票

永恒

谁想要紧抓快乐不放
就把展翅的人生毁光;
而谁亲吻飞掠的快乐
就在永恒的日出生活。

爱情的外表发出警告,
因为其中充满了火焰;
而温柔的欺骗的外表
将会赢得爱人的青眼。

Eternity

He who binds himself a Joy
Doth the winged life destroy;
But he who kisses the Joy as it flies
Lives in Eternity's sunrise.

The look of love alarms,
Because it's fill'd with fire;
But the look of soft deceit
Shall win the lover's hire.

光也

[翻译][布莱克]箴言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吕克特和山村暮鸟诗集调查QQ投票

箴言1

孔雀的骄傲是上帝的荣耀。
山羊的淫欲是上帝的慷慨。
狮子的愤怒是上帝的智慧。
女性的裸体是上帝的杰作。

Proverb I

The pride of the peacock is the glory of God.
The lust of the goat is the bounty of God.
The wrath of the lion is the wisdom of God.
The nakedness of woman is the work of God.

箴言2

监狱是建立法律的基石,
妓院...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吕克特和山村暮鸟诗集调查QQ投票

箴言1

孔雀的骄傲是上帝的荣耀。
山羊的淫欲是上帝的慷慨。
狮子的愤怒是上帝的智慧。
女性的裸体是上帝的杰作。

Proverb I

The pride of the peacock is the glory of God.
The lust of the goat is the bounty of God.
The wrath of the lion is the wisdom of God.
The nakedness of woman is the work of God.

箴言2

监狱是建立法律的基石,
妓院是建立宗教的砖瓦。

Proverb II

Prisons are built with stones of Law,
Brothels with bricks of Religion.

箴言3

鸟禽有巢,蜘蛛有网,人有友谊。

Proverb III

The bird a nest,the spider a web,man friendship.

箴言4

思考在早晨。
行动在白天。
进食在傍晚。
睡眠在夜间。

Proverb IV

Think in the morning.
Act in the noon.
Eat in the evening.
Sleep in the night.

箴言5

愤怒的老虎比驯服的马匹更加聪明。
如果愚者贯彻其愚蠢就会变得聪明。
如果他人不愚笨,就轮到我们。

Proverb V

The tygers of wrath are wiser than the horses of instruction.
If the fool would persist in his folly he would become wise.
If others had not been foolish,we should be so.

箴言6

愚蠢的时间可以用钟测量;
但是智慧,没有钟能测量。
忙碌的蜜蜂没有时间悲伤。
永恒是爱上了时间的产物。

Proverb VI

The hours of folly are measur'd by the clock;
But of wisdom,no clock can measure.
The busy bee has no time for sorrow.
Eternity is in love with the productions of time.

箴言7

一粒沙里见世间,
一朵花里见天堂,
你手心里握无限,
一瞬间里握永远。

Proverb VII

To see a World in a Grain of Sand,
And a Heaven in a Wild Flower,
Hold Infinity in the palm of your hand,
And Eternity in an hour.

🦋

水仙(那喀索斯),并非得名于那位迷恋自己的水中倒影而白白投水而亡的少年,而是出自希腊文“narkao”,意为“使人麻木”。当然那位名为那喀索斯的少年,也确是为自己的美貌所迷,因想要拥抱自己的影子而命丧黄泉。普林尼说“Narce Narcissum dictum non a fabuloso puero”,意思是“水仙名出narkε,而非那虚构的男孩”。苏格拉底称这种植物为“地狱众神之冠”,因为若食用它的球茎,人的神经系统会麻痹。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水仙(那喀索斯),并非得名于那位迷恋自己的水中倒影而白白投水而亡的少年,而是出自希腊文“narkao”,意为“使人麻木”。当然那位名为那喀索斯的少年,也确是为自己的美貌所迷,因想要拥抱自己的影子而命丧黄泉。普林尼说“Narce Narcissum dictum non a fabuloso puero”,意思是“水仙名出narkε,而非那虚构的男孩”。苏格拉底称这种植物为“地狱众神之冠”,因为若食用它的球茎,人的神经系统会麻痹。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

 飞越阳光明媚的云层上方,回家。阅读普林尼对他乡间小屋的描述:


花园深处是一组尤为我喜爱的房间,因为它们由我亲手所建。一侧,有遍洒阳光的会客室,朝向露台与大海;另有一间房,折叠门敞向拱廊,而拱廊有着望得见大海的窗户。隔墙后实则为一设计优美的凹室,将玻璃门与帘子拉开后,它就可以融入房内;而关上门和帘子,则可以使其从室内分隔出去。这凹室大得足以容下一席长沙发和两张扶手椅,近前下方便是大海,后有庄园毗邻,再远些,则林深叶茂。如此众景,可独赏,更可相融于诸窗中。紧挨着,有一间夜寝卧室,无论是家里的其他声响、海的低语,还是风暴的喧闹声,都无法入其门;除非打开百叶窗,否则无论是闪电还是日光...

 飞越阳光明媚的云层上方,回家。阅读普林尼对他乡间小屋的描述:


花园深处是一组尤为我喜爱的房间,因为它们由我亲手所建。一侧,有遍洒阳光的会客室,朝向露台与大海;另有一间房,折叠门敞向拱廊,而拱廊有着望得见大海的窗户。隔墙后实则为一设计优美的凹室,将玻璃门与帘子拉开后,它就可以融入房内;而关上门和帘子,则可以使其从室内分隔出去。这凹室大得足以容下一席长沙发和两张扶手椅,近前下方便是大海,后有庄园毗邻,再远些,则林深叶茂。如此众景,可独赏,更可相融于诸窗中。紧挨着,有一间夜寝卧室,无论是家里的其他声响、海的低语,还是风暴的喧闹声,都无法入其门;除非打开百叶窗,否则无论是闪电还是日光,都无法渗入室内。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

@繁城翠蔓 

🦋

时间定是在人类的堕落之后才真正开始,因为我们现在知道,创世的七日即是永恒。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时间定是在人类的堕落之后才真正开始,因为我们现在知道,创世的七日即是永恒。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

每一座花园都梦想成为天堂,而“天堂”这个词,本身便源自波斯语的“花园”。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每一座花园都梦想成为天堂,而“天堂”这个词,本身便源自波斯语的“花园”。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

卵石滩上缀满了熠熠生辉的晨露。一片灰蓝色的晨雾浸洗着柳树,云雀飞起。金色番红花蔓生成片,一只瓢虫沐浴于淡蓝色的琉璃苣丛中——褪色柳伸展开了。晚些时候,我在寒冷中穿过卵石滩步行回家,眼前一片乳白色光亮。仿佛是维梅尔将他的画笔蘸进了这份虹彩般的孤独之中。


(杨·维梅尔:荷兰画家,代表作《倒牛奶的女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卵石滩上缀满了熠熠生辉的晨露。一片灰蓝色的晨雾浸洗着柳树,云雀飞起。金色番红花蔓生成片,一只瓢虫沐浴于淡蓝色的琉璃苣丛中——褪色柳伸展开了。晚些时候,我在寒冷中穿过卵石滩步行回家,眼前一片乳白色光亮。仿佛是维梅尔将他的画笔蘸进了这份虹彩般的孤独之中。


(杨·维梅尔:荷兰画家,代表作《倒牛奶的女仆》《戴珍珠耳环的少女》)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

夜紫罗兰香浸透了空气。

十点整我点燃灯烛;

一只亮粉色蛾子在灰蓝色的墙上闪闪发亮。

我忙不迭地翻动书页:

小象鹰蛾。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夜紫罗兰香浸透了空气。

十点整我点燃灯烛;

一只亮粉色蛾子在灰蓝色的墙上闪闪发亮。

我忙不迭地翻动书页:

小象鹰蛾。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

祖阿萨的花园沿着马焦雷湖畔绵延了整整一英里。它从石砌露台间满溢出来:满目斑斓的是如瀑的鲜花,人迹罕至的小径爬满硕大的山茶花,古老的玫瑰蔓生直至探入湖水,有巨大的金色南瓜,倾覆的石制神像上随处可见匆匆而过的绿色蜥蜴,柏树林幽暗深邃,而林子里则满是榛树和西洋栗。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

太羡慕这些知道植物叫什么名字的人了……

祖阿萨的花园沿着马焦雷湖畔绵延了整整一英里。它从石砌露台间满溢出来:满目斑斓的是如瀑的鲜花,人迹罕至的小径爬满硕大的山茶花,古老的玫瑰蔓生直至探入湖水,有巨大的金色南瓜,倾覆的石制神像上随处可见匆匆而过的绿色蜥蜴,柏树林幽暗深邃,而林子里则满是榛树和西洋栗。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

太羡慕这些知道植物叫什么名字的人了……

🦋

迷迭香(Rosmarinus,意为“海之朝露”)原来相当耐寒,邻居院子里便有扭曲盘错的一株古老样本——所有园林书籍都强调它厌恶风,然而你无法找到比这儿风更猛烈、更无可遮蔽的地方了。热爱这种植物的托马斯·莫尔曾写道:“迷迭香,我让它爬满院墙四处,并非由于蜜蜂喜欢它,而是因为这种草乃回忆与友谊之圣物,它的一枝一叶都说着一门哑语。”

这种植物也出现在奥菲利亚的花束中:“迷迭香,代表回忆。”(出自《哈姆雷特》)以缎带修饰、捆扎后,它被用作婚礼上的花饰;此外,逝者手中也会放上一小枝迷迭香。

传说中,这种植物原先开白色的花儿,直至圣母马利亚在枝上晾了她的长袍,才给它们晕染上了一片天蓝色。...

迷迭香(Rosmarinus,意为“海之朝露”)原来相当耐寒,邻居院子里便有扭曲盘错的一株古老样本——所有园林书籍都强调它厌恶风,然而你无法找到比这儿风更猛烈、更无可遮蔽的地方了。热爱这种植物的托马斯·莫尔曾写道:“迷迭香,我让它爬满院墙四处,并非由于蜜蜂喜欢它,而是因为这种草乃回忆与友谊之圣物,它的一枝一叶都说着一门哑语。”

这种植物也出现在奥菲利亚的花束中:“迷迭香,代表回忆。”(出自《哈姆雷特》)以缎带修饰、捆扎后,它被用作婚礼上的花饰;此外,逝者手中也会放上一小枝迷迭香。

传说中,这种植物原先开白色的花儿,直至圣母马利亚在枝上晾了她的长袍,才给它们晕染上了一片天蓝色。

“在迷迭香盛开的地方,女人支配一切。”多年前在帕特摩斯岛上时,我曾睡在一位老妇人的屋顶阁楼上,她帮我浆洗衣物,并用山坡上采来的野迷迭香熏衣。在古希腊,年轻男子们头戴迷迭香花环,以此刺激思考;他们会饮之时,空气里大概也弥漫着它的芬芳吧。


《现代自然》

德里克·贾曼

【英】

光也

[翻译][布莱克]残酷有一颗人的心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吕克特和山村暮鸟诗集调查QQ投票

残酷有一颗人的心

残酷有一颗人的心,
嫉妒有一张人的脸;
恐怖塑造人的神形,
秘密成为人的衣衫。

人的衣衫是锻炼的铁,
人的形象是炽热的炉,
人的脸是座密封的熔炉,
人的心是它难填的欲壑。

Cruelty has a human heart

Cruelty has a human heart,
And Jealousy a human face;
Terror the human form divine,
And secrecy the human dress.

The human dress is forged...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吕克特和山村暮鸟诗集调查QQ投票

残酷有一颗人的心

残酷有一颗人的心,
嫉妒有一张人的脸;
恐怖塑造人的神形,
秘密成为人的衣衫。

人的衣衫是锻炼的铁,
人的形象是炽热的炉,
人的脸是座密封的熔炉,
人的心是它难填的欲壑。

Cruelty has a human heart

Cruelty has a human heart,
And Jealousy a human face;
Terror the human form divine,
And secrecy the human dress.

The human dress is forged iron,
The human form a fiery forge,
The human face a furnace seal'd,
The human heart its hungry gorge.

光也

[翻译][布莱克]破晓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吕克特和山村暮鸟诗集调查QQ投票

破晓

为找到西去的路线,
径直穿过愤怒的门扇
我奋力前行;
仁爱的慈悲引导我
带柔软的悔改抽啜:
我看到天色黎明。

利剑和长矛的战争,
被似露的泪消融,
在高处发散;
太阳摆脱掉了恐惧,
带柔软的感激泪滴
上升到云天。

Daybreak

To find the Western path,
Right thro' the Gates of Wrath
I urge my way;
Sweet Mercy leads me on
With soft repentant moan:
I see the break of day...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吕克特和山村暮鸟诗集调查QQ投票

破晓

为找到西去的路线,
径直穿过愤怒的门扇
我奋力前行;
仁爱的慈悲引导我
带柔软的悔改抽啜:
我看到天色黎明。

利剑和长矛的战争,
被似露的泪消融,
在高处发散;
太阳摆脱掉了恐惧,
带柔软的感激泪滴
上升到云天。

Daybreak

To find the Western path,
Right thro' the Gates of Wrath
I urge my way;
Sweet Mercy leads me on
With soft repentant moan:
I see the break of day.

The war of swords and spears,
Melted by dewy tears,
Exhales on high;
The Sun is freed from fears,
And with soft grateful tears
Ascends the sky.

Cinxyue
什么是神话?罗兰&middot...

什么是神话?罗兰·巴特认为,神话是偷偷向神话的接受者灌输意识形态的“一种修辞方式”。           from《探索殖民语境中再现与权利的关系》 

什么是神话?罗兰·巴特认为,神话是偷偷向神话的接受者灌输意识形态的“一种修辞方式”。           from《探索殖民语境中再现与权利的关系》 

光也

[翻译][布莱克]爱的秘密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爱的秘密

莫要把爱以言相诉,
爱从来不能被说出;
如是温和的风轻拂
无声,无形。

我已说出,我已说出,
我已向她倾尽我爱;
颤抖,冰冷,夹杂惊恐,
唉!她果真分开。

方才她抛下我离去
一个旅人过往
无声,无形——
俘获她凭一声叹息。

Love's secret

Never seek to tell thy love
Love that never told can be;
For the gentle wind does move
Silently,invisibly.

I told my love,I told my love,
I told...

《太宰治全集.第十卷》淘宝现货

爱的秘密

莫要把爱以言相诉,
爱从来不能被说出;
如是温和的风轻拂
无声,无形。

我已说出,我已说出,
我已向她倾尽我爱;
颤抖,冰冷,夹杂惊恐,
唉!她果真分开。

方才她抛下我离去
一个旅人过往
无声,无形——
俘获她凭一声叹息。

Love's secret

Never seek to tell thy love
Love that never told can be;
For the gentle wind does move
Silently,invisibly.

I told my love,I told my love,
I told her all my heart,
Trembling,cold,in ghastly fears --
Ah,she doth depart.

Soon as she was gone from me
A traveller came by
Silently,invisibly --
He took her with a sigh.

🦋

我曾把“君子守道终生如一”这句话当作这样一种义务来履行:每次走出家门到村子里去,非得沿着同一条道儿走不可,既不能从车匠门口经过,也不可拐到磨坊那儿去。


《远大前程》

查尔斯·狄更斯

【英】

我曾把“君子守道终生如一”这句话当作这样一种义务来履行:每次走出家门到村子里去,非得沿着同一条道儿走不可,既不能从车匠门口经过,也不可拐到磨坊那儿去。


《远大前程》

查尔斯·狄更斯

【英】

食野社

书名:虹

作者:D.H.劳伦斯

[1]

在农舍厨房里的亲近关系中,妇女处于最高的地位;在有关家务的问题上,在有关道德和行为的问题上,全家的男人都得听从她们的意见。妇女是包括宗教、爱情和道德的未来生活的象征,男人把他们自己的良心放在她们的手里,他们对她们说,“请作为我的良心的守护者,作为在门口随时守候着我出出进进的活动的天使。”女人们也一定不会辜负他们对她们的嘱托。男人毫无保留地以她们为自己的生活依据,高兴地或者愤怒地接受她们的赞扬或责骂,他们也可能反抗,或者大发雷霆,可是在任何时候从来也没有真正脱离过她们的管辖。他们依靠她们来获得自己的稳定;没有她们,他们就会感到自己像风中的稻草,被风吹...

书名:虹

作者:D.H.劳伦斯

[1]

在农舍厨房里的亲近关系中,妇女处于最高的地位;在有关家务的问题上,在有关道德和行为的问题上,全家的男人都得听从她们的意见。妇女是包括宗教、爱情和道德的未来生活的象征,男人把他们自己的良心放在她们的手里,他们对她们说,“请作为我的良心的守护者,作为在门口随时守候着我出出进进的活动的天使。”女人们也一定不会辜负他们对她们的嘱托。男人毫无保留地以她们为自己的生活依据,高兴地或者愤怒地接受她们的赞扬或责骂,他们也可能反抗,或者大发雷霆,可是在任何时候从来也没有真正脱离过她们的管辖。他们依靠她们来获得自己的稳定;没有她们,他们就会感到自己像风中的稻草,被风吹得东飘西荡。她们是船锚,是安全的保障;她们也是上帝的制约的手,有时也让人十分厌恶。


[2]

他现在感到很幸福,和整个世界变得很融洽了。他通过热血的血缘关系和世界上的一切生物联系在一起了。所以,在经历了三天的狂饮之后,他已经从他的血液中燃烧掉了他的青春的活力,他和整个世界又融为一体了。这种状况结束了青春给他带来的最强烈的欲望。可是他是通过抹煞自己的个性而获得这种满意状况的,这个性却必须靠他的成年人的气质才能够保持和发展。


[3]

可是她的脸却朝向另一个世界的生活,不是朝天或者朝地,而是向着某一个,尽管她的身体离开了,而现在她却仍然在那里生活的世界。


[4]

他感到一阵头昏眼花,他仿佛又有了一个意识中心。在他的胸膛里,或者在他的腹中,反正在他身体里的某个地方,开始了另一种活动。仿佛那里出现了一片正强烈燃烧着的火光,他的眼睛都给晃得看不见了,他对什么都失去了知觉,只知道那个在他和她之间燃烧着的幻化过程,像一种神秘的力量,把他们俩连接在一起了。

自从她进屋来以后,他一直处在一种恍惚状态中,简直看不见他自己手里拿着的任何东西。他一直飘飘然,但非常沉静,似乎处在一种历经形态变化的过程中。他屈服于他所经历的一切,放弃自己的意志,不怕使自我完全消失,像一个经历一次新生的小动物一样,一直沉睡在狂欢的边沿上。


[5]

在那个二月的长夜,他守候着临产的母羊,看着羊棚外面星光闪烁的蓝天时,他知道,他并不属于他自己。他必须承认,他自身只是残缺不全的,他自身不够完备,而必须有所从属。在那阴暗的天空,繁星正不停地运动着,所有那些天体都是在某种永恒的旅程上行进。面对着更大的宇宙,他坐在那里,感到自己无比渺小,也变得无比谦恭。


[6]

她又一次从人世逃开,沉浸到她的那一片黑暗中去;有很长一段时间,她一直都完全地、远远地离开了生活。可是,秋天带着鸣叫着的知更鸟的红色光彩重新来临了,接着,冬季又使那些堤岸完全失去了原来的光彩,于是她简直是带着疯狂的心情又转向生活,她要求重新回到她过去的生活中去,要求重新回到她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在家乡的土地上,在蓝天之下度过的岁月。白雪覆盖着广阔的大地,在阴沉的天色之下,电线杆越过白色的土地跨向远方,她的欲望又残酷地在她的心中被搅动起来,她要求这就是波兰,要求重新得到她的青春,重新回到她过去的生活中去。

可是这里没有雪橇,也没有雪橇上的铃铛声,她看不见那些农民,穿着他们的羊皮衣服像一些新的人重新走了出来,在白雪照亮了大地的时候,他们的鲜洁、红润、光亮的面孔,仿佛都是那样生气勃勃,都变成了新的。但这一切并没有回来,她年轻时候的生活并没有回来,它没有回来。有时也不免有一阵痛苦的挣扎,但是很快她又坠入修道院里的一片黑暗中去,在那里撒旦和许多厉鬼绕着围墙狂跳乱舞,耶稣面无血色被钉在胜利的十字架上了。


[7]

他将要成为她的丈夫。这是已经确定了的。这一点对他说来比生命,或者比任何东西都重要。她穿着丝绸的衣服,用一种离奇的眼神看着他,站在他的身旁。他不禁立即被某种恐惧和惶惑所占据,因为她是那样生疏,又那样近在身边,他已经不可能再有任何别的选择了。


[8]

那紧张状态,那捆着他的绳子,忽然绷断了,热情的洪流忽然变成了巨大的含有深刻意义的狂浪向前冲去,以致使他感到他可以把他走过的路边的树木倒拔起来,他可以重新再创造一个世界。


[9]

这恐惧在他心中变成了一种福分。他低头向下看着,她是那样的容光焕发,她的眼睛也充满了光彩,她是那样的可怕。她对他产生的无法抗拒的吸引力,使他感到非常痛苦。她是那个不可知的可怕的女人。他朝她低下头去,十分痛苦,没有办法脱开身,没有办法让自己脱开身,而是愈挨愈近,愈贴愈紧。她现在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她是那样的神妙,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他要前进。可是现在他还完全没有办法吻到她。他自己离她太远。他现在最容易吻到的是她的脚。可是他感到非常难为情,不愿意这样做,甚至觉得那似乎是一种无礼的行动。她等着他旗鼓相当地和她对阵,不要他在她面前点头哈腰,卑躬屈节。她要他积极参与,而不是要他向她投降。她把她的手指放在他的身上。这对他简直是一种折磨,使他不得不积极地完全把自己交给她,和她成为一体,他不得不和她相遇,拥抱她,更深刻地探索他之外的这另一个人。甚至就在他最需要的时候,在他身上仿佛还有一种什么东西不允许他对她完全屈服,不让他对她完全放松,反对他和她完全交融在一起。他害怕,他得要挽救他自己了。


[10]

他通过她的头发看着月亮,那月亮似乎在流体般的光明中游泳。


[11]

她又举起她的双手来跳着,以图消灭他的权力,当她在火光前面迈着缓慢的优美的步子在房间的另一头走过的时候,火光照在她的膝盖上。他远远地站在门口的黑暗中,观望着,完全呆住了。她缓慢而沉重地前后摇晃着她的身子,像一把谷穗一样,在阴暗的光线下显得那么苍白。趁着火光不停地摇曳摆动,她要跳得使他完全失去存在,跳得使她自己走向上帝,走向无限的欢乐。


[12]

有时,他非常安静地坐在那里,脸上露着空虚的微笑,这时安娜几乎可以从他的微笑中看出他的痛苦。他知道自己的局限性,知道在自己生命中有某些尚未形成的东西,某种尚未成熟的花苞,某种紧紧裹住的黑暗的中心,这黑暗的中心只要他的身体还处于非常活跃的时期是不会自己发展,自己展开的。他还没有做好完成自己使命的准备。他身上的某种尚未发展的东西限制着他。他身上有一种他无法使它展开,它也永远不会展开的黑暗。


[13]

在她的手一碰到他的胳膊的时候,他的意识便一下子彻底消融了。他把她搂在怀中,仿佛要把她置于他的肯定而微妙的意志力之下,于是他们俩一起活动起来,一种双重的活动,在那滑溜的青草上跳着舞。这种活动将永远继续下去,将永远不会完结。在这里,他的意志和她的意志在一种忘我的活动中已被锁在一起,两个意志被同时锁在一个行动中了,它们永远不会彼此相混,一方永不会向对方让步,这是一种互相纠缠的甜蜜的交融,又是在交融中的斗争。

他们俩都陷入一种深沉的沉默之中,陷入一种深沉的处于深水之下给他们带来无限力量的流动的热能中。所有的舞伴都纠缠在一起,在音乐的水流中,随着波浪前进。一对又一对灰暗的身影在篝火前来回晃动,舞伴们的双脚不停地舞动着,慢慢进入无声的黑暗之中。这是深藏在一片巨大洪水下面的地下世界的景象。


[14]

即使现在,在她的身体里仍然存在着那被压抑的、冷冰冰的、可怕的热情。她很喜欢这样跳着舞,这对她是一种安抚,让她进入一种出神状态。可是这不过是一种等待,等待着消耗尽横亘在她和她的纯洁的存在之间的那段时间而已。她完全放任地倚在他身上,她让他使尽他的一切力量,仿佛他真可以完全征服她,把她拉回来。她对他所能施加于她的一切力量全都毫不反抗。她甚至希望他能真正征服她。她现在完全像一根令人非常动情而自己却十分冷漠,对什么都无动于衷的石柱。


[15]

她让他亲吻她,并用她那像月光一样冷漠、凶猛、燃烧着而且带有腐蚀性的亲吻紧贴着他,她似乎要把他彻底毁灭掉。他扭动着身子,用尽全身的力量使自己能够吻着她,能够不脱开跟她的亲吻。

可是她也始终毫不放松地紧搂住他,尽管她像月亮一样的冷清,同时却又像燃烧着的情欲一样热烈。直到后来慢慢地,他的柔和、温暖的钢铁意志屈服了,屈服了,而她却仍然凶恶地呆在那里,充满了腐蚀作用,急于想造成他的毁灭,仿佛是某种残酷的、具有腐蚀作用的盐基,包围着他最后的一点生命,正在设法毁灭他,在那亲吻之中把他完全毁灭掉。她的灵魂在胜利之中熔成了灿烂的结晶体,他的灵魂却在痛苦和毁灭之中慢慢消融了。她就这样搂着他,这被消耗掉,被毁灭掉的牺牲品。她已经胜利了:他已经完全不存在了。


[16]

他的真正的情妇是那个机器,威尼弗雷德的真正的情人也是那个机器。她,威尼弗雷德,也非常崇拜这种不纯洁的抽象,这种物质的机械作用。在那里,只有在那里,在那大机器中,在那为大机器进行的活动当中,她才能脱出人的感情对她的牵挂和给她带来的屈辱。在那里,在那掌握着一切活的、死的、无知的、可怕的、物质的机械结构中,在为它服务的活动中,她才能达到她的最甜美的境界,获得她的最完美的和谐,她的不朽。


[17]

她对威尼弗雷德的冷淡情绪决不会再有所改变。她知道,她们之间的关系要从此结束了。现在,她在她的女教师的行动中只看见粗野和丑陋。她在她身上只看到一身像泥土一样毫无弹性的肌肉,而且那肌肉让她想起了史前的那些大爬虫。有一天,她的舅父汤姆从外面灼热的阳光下进来,因为走了很多路浑身发热。这时他的额头上满是汗珠,他的手又湿又热,和他握手简直有一种让人喘不过气来的感觉。他身上也带着那沼泽地的气味,给人一种湿漉漉和臃肿的感觉,同时也带着沼泽地的那种黑乎乎的令人恶心的气息,在那种气息中,生活和腐烂是合而为一的。


[18]

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回家去。家里也没有任何她感兴趣的东西。实在说,她只不过是为了装作很正常罢了。她和谁也不愿谈话,也找不到一个可以逃避的地方。可是,在这一片落日的余晖之下,她必须往前走,孤独地往前走,因为她知道在人世中有很多可怕的东西,现在正要把她毁灭掉,她已经和它展开战斗了。但是一切也只能如此。


[19]

对他自己,他具有一种使他心醉的富饶的感觉,他更感到他所生存的无边的黑暗具有无限的生殖力。至于所有的人的那种木偶般的形态,他们的木头一样的机械的声音,他距离它们都非常遥远。


[20]

她的心已经不存在了,她已经没有了心。她知道,她不敢向它们走近。那集中在一起的捏成一团的马群的腰部已经获得了胜利。它不安地活动着,等待着她,知道它自己已经胜利了。它不安地活动着,那是一种等待着胜利的不安。她的心已经不存在了。她的肢体也已经融化了。她已经像水一样完全溶解了。一切坚强的巨大的力量都存在于这个马群的巨大的身体之中。


[21]

这彩虹耸立在大地之上。她知道,那背着硬壳各自在这腐烂的世界爬行的下贱的人们都仍然活着,知道这拱立在他们的鲜血之上的彩虹将会在他们的精神中获得生命,知道他们将会抛弃他们的趋于分解的坚硬的外壳,而那新的、洁净的、赤裸的身体将会在一种新的嫩芽中重新生长出来,这新的生命将会在自天而降的清新的光明和风雨之中得到培育。在那彩虹之中,她看到了大地的新的结构,看到那脆弱的腐败的房屋和工厂全被一扫而光,看到这个世界将以真理作为它的活的支架重新建立起来,巍然屹立在苍穹之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