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米

40.1万浏览    1767参与
咸鱼翻身

求本

求米受本,价格好谈

有意私聊

求米受本,价格好谈

有意私聊

饕餮/北萱°
「击溃你。」本味音痴厨病中垂死...

「击溃你。」
本味音痴厨病中垂死惊坐起交党费
场景来源见黑塔利亚音乐剧第二作 ​​​

「击溃你。」
本味音痴厨病中垂死惊坐起交党费
场景来源见黑塔利亚音乐剧第二作 ​​​

花菜
米米可可爱爱 --------...

米米可可爱爱

------------------------------------------------

英米注意

↑玩的推上的那个攻和受的那个那个的表情表格

虽然什么都没有lou,但也有可能被吞

能活多久是多久吧_(:з」∠)_

米米可可爱爱

------------------------------------------------

英米注意

↑玩的推上的那个攻和受的那个那个的表情表格

虽然什么都没有lou,但也有可能被吞

能活多久是多久吧_(:з」∠)_

斐林试剂

英格兰玫瑰

味音痴的文

米第一人称 皇家律师英和作家米的故事 

可以当英米也可以当成米英看

https://shimo.im/docs/KgH3kPhQ6HkqkjCh/


味音痴的文

米第一人称 皇家律师英和作家米的故事 

可以当英米也可以当成米英看

https://shimo.im/docs/KgH3kPhQ6HkqkjCh/


滹沱河

掛在眉梢上的月亮 01

❗注意有NTR情节,英米旧情复燃,原创人物,雷文
❗想了想在老福特上发文用简体比较好喔?、

亚瑟下班时給女朋友买了束含苞待放的玫瑰,以庆祝他们交往的二周年纪念日。女朋友是天性活跃的苏格兰人,对于这些大大小小的有些亚瑟自己都记不得的紀念日却是格外上心。他们昨天因为政治狠狠吵了一架,女友是坚定的留欧派,亚瑟却不想对此发表意见,因为他实在是太累,太渴望睡眠了。女友喋喋不休地发表政见使本就疲倦的亚瑟烦躁,开始尖酸刻薄地回嘴。最终女友摔门而出,过了一会儿又若无其事地躺回到亚瑟身边,只是不再和他说一句话。

用钥匙打开家里的门后,亚瑟突然感觉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女友面朝自己仰躺在沙发上,极无礼地翘着...

❗注意有NTR情节,英米旧情复燃,原创人物,雷文
❗想了想在老福特上发文用简体比较好喔?、


亚瑟下班时給女朋友买了束含苞待放的玫瑰,以庆祝他们交往的二周年纪念日。女朋友是天性活跃的苏格兰人,对于这些大大小小的有些亚瑟自己都记不得的紀念日却是格外上心。他们昨天因为政治狠狠吵了一架,女友是坚定的留欧派,亚瑟却不想对此发表意见,因为他实在是太累,太渴望睡眠了。女友喋喋不休地发表政见使本就疲倦的亚瑟烦躁,开始尖酸刻薄地回嘴。最终女友摔门而出,过了一会儿又若无其事地躺回到亚瑟身边,只是不再和他说一句话。


用钥匙打开家里的门后,亚瑟突然感觉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女友面朝自己仰躺在沙发上,极无礼地翘着二郎腿。她在与谁相谈甚欢?穿着那条几乎与大腿内侧平齐的卡其色热裤!他目光一转,看到背对着他的靠椅上探出麦浪金色的发旋,有一缕不和谐的头发翘了起来,立在那人的头顶。他平心静气地合上门,并在心中祈祷着那是位关系与女友较为相近的女性罢了,但在正面看到那张面孔时,他往后退了几步。


“哦,是你啊,亲爱的亚蒂!没想到那么多年没见,我们竟然成为了邻居。”他死也不会忘掉的人,他阔别已久的热烈而明媚的初恋,此时此刻又出现在他的面前。美国大男孩还是当初那副不着调的模样,漫不经心地吊着嘴角,笑意懒得地悬挂,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亚瑟。老天真是戏耍我,他想着,差点失态地变了脸色,多年来绅士的修养使他平静下来,无懈可击的、谦和儒雅的微笑,“是啊,好久不见了。几年没联系了,也不知道你现在过得怎么样。”


他实则咬牙切齿,一个字一个字往唇齿外弹,在女友旁的沙发自然地坐下了。对于他这样幼稚的表达方式,实则更加幼稚的阿尔弗雷德耸了耸肩,换上嬉笑的表情对亚瑟的女友道,“杰森小姐,我能不能借你的丈夫去我那儿和我叙叙旧?”


“当然可以。噢——差点忘了,我和亚蒂还没有结婚呢。”女友快活地笑了起来,好像毫不介意阿尔弗雷德这种说法。


亚瑟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将怀中的玫瑰花塞进女友的怀里,就得面对这严肃的问题。他对女友的感情止步于喜欢,苏格兰人热情似火,也总会像火舌一样缠上来将他燎烤。仅仅是因为父母需要他有一位女友,他就随意找了一个人捆绑进他的生活,并不在意她是谁。而他多年深爱的、魂牵梦萦的初恋,又出现在他面前。阿尔弗雷德对他歪头笑,先行走出了房屋,他浑浑噩噩地紧随其后,又不敢露出破绽。


阿尔弗雷德打开门,铺天盖地的水蓝色涌进亚瑟的眼睛里。他的眼神不敢乱飘,定格在门厅的一幅画上。画面以灰色定调,处于中央的少年有头璀璨的金发,他侧过脸来,剪裁合身的白衬衫勾勒着结实匀称的肌理,最重要的是他转过来的脸上虽然表情淡漠,却有着一双迷人的祖母绿似的眼睛。


“这是你……”他没头没脑地发问。


“老实说,我现在是画家。这幅画是十年前画的,应该是我的最后一幅人物肖像。最近在为某家企业设计宣传海报。”阿尔弗雷德一边说着,手按在客厅的灯开关上,悬顶上的白炽灯瞬间照亮了整个房间。他回头一看,看见亚瑟还在盯着那幅画看,说,“亚蒂,怎么不进来?”


亚瑟这才回过神来。果然,除了这幅肖像大概是静心雕琢绘出画中人的神韵之外,其他挂在墙上的画全是处于广告设计顶尖的创意涂鸦。他没来由地松了一口气,但想到阿尔弗雷德对他不曾改变的、如当初一样的亲密称呼,以及在家里的女友,他又深深地蹙起了眉头。他自如地换上一双拖鞋,踏入客厅的时候感觉阿尔弗雷德在看着他,是平淡得让他不敢回应的目光。他只好对上阿尔弗雷德的眼睛,他的眼睛像晴天的水面一样泛着波澜光彩。


阿尔弗雷德问,“亚蒂,你还爱我吗?”




To be continued

舞烛凤罗

一个沙雕梗

靠我今天月考

英语听力有一篇短文

说是美国人登月,一个英国人和一个法国人在酒吧喝酒,英国人夸美国人nb,法国人说法国要登日,英国人一脸懵逼问太阳上不是太热了吗,法国人一脸骄傲地说他们打算晚上去

想象一下阿尔登月,亚瑟和法叔在酒吧喝酒

代入金三角简直了hhhhh

(占tag致歉)

靠我今天月考

英语听力有一篇短文

说是美国人登月,一个英国人和一个法国人在酒吧喝酒,英国人夸美国人nb,法国人说法国要登日,英国人一脸懵逼问太阳上不是太热了吗,法国人一脸骄傲地说他们打算晚上去

想象一下阿尔登月,亚瑟和法叔在酒吧喝酒

代入金三角简直了hhhhh

(占tag致歉)


以大橘為重

忙到抽不出时间画画

只能发发可爱ob11( :∇:)

帽子给花子买的 花子没到先给他俩戴戴

忙到抽不出时间画画

只能发发可爱ob11( :∇:)

帽子给花子买的 花子没到先给他俩戴戴

九月浮槎

情人

脑洞,短小片段,英仏夫妻设定下的英米,独仏,雷!天雷!双出轨预警!三观不正预警!ooc都算我的。能接受的往下拉

…………………………………………………………………………………………………

-“你在哪儿?”

-“有一个应酬,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他一边打字,一边抚摸着怀里年轻男孩那簇不安分翘起的头发。在按下发送键那一瞬间他任性的小情人就一把夺走了他的手机,男孩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你怎么还在看手机,我不许你看了”,他撅起嘴,“难得来看我一次,你还宁愿看手机都不陪我说话,那你干脆在家里看好了,以后再也别来。”

年长男人见他这幅撒娇的样子实在可爱,忍不住亲了他一口,又捏捏他的脸:“好好好,都...

脑洞,短小片段,英仏夫妻设定下的英米,独仏,雷!天雷!双出轨预警!三观不正预警!ooc都算我的。能接受的往下拉


…………………………………………………………………………………………………



-“你在哪儿?”

-“有一个应酬,今天晚上不回去了。”

他一边打字,一边抚摸着怀里年轻男孩那簇不安分翘起的头发。在按下发送键那一瞬间他任性的小情人就一把夺走了他的手机,男孩脸上写满了不高兴:“你怎么还在看手机,我不许你看了”,他撅起嘴,“难得来看我一次,你还宁愿看手机都不陪我说话,那你干脆在家里看好了,以后再也别来。”

年长男人见他这幅撒娇的样子实在可爱,忍不住亲了他一口,又捏捏他的脸:“好好好,都是我不对,阿尔弗别生气了,乖,笑一下。”

男孩闻言便笑了起来,伸出双手搂上男人的脖子,蓝汪汪的眼睛亮晶晶的,那簇不安分的头发也颇精神地抖了几下,“那本英雄就大度地原谅你啦!”

亚瑟觉得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也不及自己怀中的情人半分。


而亚瑟不知道的是,彼时短信的那端,他那拥有着无上美貌的法国伴侣轻笑着放下手机,坐进了冰蓝色眼睛的冷俊男人怀里并仰头吻上他。德国人扣住法国人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唇舌纠缠间浓郁的玫瑰甜香飘过他的鼻尖,他恍惚觉得哪怕让他立刻死在这香气里他也是甘愿的。

结束了这个热切缠绵的吻,法国人本就红艳的唇闪着水光,像是盛着露水的红玫瑰。长发男人将那两瓣格外香甜诱人的唇贴近路德维希的耳朵,声音带着一点沙哑:“亚瑟说……他今天晚上不回来。”

路德维希猛地将他整个人捞进怀里从沙发上站起来,大踏步走向楼上的卧室。

滹沱河

人 間 至 善

濕漉漉的雨從黎明開始下。細密的和風細雨隨著逝去的春天一起埋進潮濕的泥土裡,秋天沉重的雨水壓著搖搖欲墜的枝條,腐朽的老歪脖子樹在破曉時分啪嚓一聲斷裂,重重地砸到水泥路面上。亞瑟晚上睡得不太好,他時常失眠,源源不斷的數不盡的瑣事在他腦海裡盤旋,折磨著他脆弱的睡眠神經。阿爾弗雷德、這個名字和那張熟悉到發瘋的臉一起出現在他閉目後的眼前,蔚藍色的貼得很近的瞳孔,像是他夢中時常出現的晴空的顏色。他凝視著對方薄紅的唇角,鼓起想要親吻的慾望——但的確也是什麼也沒有的,空空蕩蕩的房間側耳聆聽著他的囈語。他從來沒有如此失望,於是坐起身來,一聲不吭地聽著連綿不斷的雨聲的侵擾。

“阿爾弗雷德,做件大善事吧。”他像虔

濕漉漉的雨從黎明開始下。細密的和風細雨隨著逝去的春天一起埋進潮濕的泥土裡,秋天沉重的雨水壓著搖搖欲墜的枝條,腐朽的老歪脖子樹在破曉時分啪嚓一聲斷裂,重重地砸到水泥路面上。亞瑟晚上睡得不太好,他時常失眠,源源不斷的數不盡的瑣事在他腦海裡盤旋,折磨著他脆弱的睡眠神經。阿爾弗雷德、這個名字和那張熟悉到發瘋的臉一起出現在他閉目後的眼前,蔚藍色的貼得很近的瞳孔,像是他夢中時常出現的晴空的顏色。他凝視著對方薄紅的唇角,鼓起想要親吻的慾望——但的確也是什麼也沒有的,空空蕩蕩的房間側耳聆聽著他的囈語。他從來沒有如此失望,於是坐起身來,一聲不吭地聽著連綿不斷的雨聲的侵擾。


“阿爾弗雷德,做件大善事吧。”他像虔誠的傳教士一般的喃喃自語,被長桌那一頭的人捕捉到了。兩個人的Meeting已經很少見,倒不如說是他一直在單方面地迴避阿爾弗雷德。對方的眼神掃射過來,他透过那双眼睛看见金发的孩童在他心裡奔跑。


阿爾弗雷德的手撐着木桌,最終吐出来一句話,“……你想讓我為你做什麼呢?”他的目光好像一柄閃著寒光匕首,直直刺透了亞瑟的心胸,輕巧地把他重重包裹著的深厚秘密挑開了。他是什麼都明白的孩子,今天終於放棄了裝聽不懂的樣子。是“你”,亞瑟想讓他為亞瑟做什麼,而不是亞瑟讓他對所謂的大眾做些引人感激的事情。他突如其來的刻薄,使得亞瑟也不太說得出口了。只要讓我吻你一下就罷,吻技世界第一的英國人想著,發現對方微妙地瞇起了眼睛。已經來不及了,他沿著桌邊走了過來,連同那憐惜的表情一起。


“不要這麼看著我,我需要的可不是你的憐憫。”亞瑟聽見自己這樣說。他站起身來,親手撫育的孩童今日已如他一般高大。煩悶地在腦門上打轉的念頭是,阿爾弗雷德為什麼會懂呢?亦或是,阿爾弗雷德為什麼會不懂呢?他渴求的善事並非那泥濘地裡凝固的子彈與他的擁抱,痛苦而迷茫的剝離過後,他們擁有了對等的身份。阿爾弗雷德如他自己所願地飛速成長,亞瑟甚至想都沒有想過讓他回頭。只是某天胸腔的轟鳴提醒他,這份愛已經深入骨髓。


“亞瑟。”他細長的眉毛輕輕皺在一起,一點也不像亞瑟,“你這幾天一直都不像往常一樣、你不是一直想著以前的事的人。”


“說了我沒有。”

“我沒有回頭的路可走,你明白的。就算你的懷念再深切,我也只能深表遺憾。”

“…………阿爾弗雷德,你真是一點也沒有長大。”

“你是指什麼?”

“從少年時期開始——好像是吧,就比小時候還要幼稚。那張嘴說出來的話總是讓人冒火,忍不住……”


亞瑟攥住他的手腕,他從未長大的懵懂無知的孩子瞪大眼睛,亞瑟粗魯地咬了一口他的下唇。淡淡的血腥氣在唇間迴蕩,阿爾弗雷德從來不知道如何接吻,亞瑟卻深諳其道,自如地將舌尖探入他的唇后,亞瑟吻去了他們唇齒之間的血腥氣,連同他之前殘存的忍耐一起。而半睜著藍眼睛的少年,幾百年來未被侵蝕污染的天真被堵回了心臟跳動的位置。


“……謝謝你。”他那麼說道,笑起來。

“謝謝你大發善心。”

八音

cp25再刷一下自己英米的goodbye my lover带过去凑摊位

有多少人想要呀,悄咪咪占个tag问一下

cp25再刷一下自己英米的goodbye my lover带过去凑摊位

有多少人想要呀,悄咪咪占个tag问一下

花菜
是之前那个设定的沙雕四格 草稿...

是之前那个设定的沙雕四格


草稿抱歉

字丑抱歉

是之前那个设定的沙雕四格



草稿抱歉

字丑抱歉

璇

【论坛体】正主来买同人本的时候该收钱吗(2)

★cp英米,菊视角,同宿舍的露和耀出没。(主角戏份比配角少系列)

★注意:除了英米以外没有任何cp,勿作cp向发言。

★是人设。

配图: @带鳄鱼

——————————————————

67L

卧槽卧槽卧槽!所以呢!!!完蛋我已经可以想象出尴尬的场面了?!

68L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69L

我觉得在那一瞬间,应该是死一般的寂静

70L

那菊太太你……你和英sir两个人还安好吗……心灵没有受到什么创伤吧?

71L菊与刀

没有,在那一瞬间确实心脏停跳一般紧张,但是接下来的发展让在下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出新本。

72L

???

73L

???

74L...

★cp英米,菊视角,同宿舍的露和耀出没。(主角戏份比配角少系列)

★注意:除了英米以外没有任何cp,勿作cp向发言。

★是人设。

配图: @带鳄鱼

——————————————————

67L

卧槽卧槽卧槽!所以呢!!!完蛋我已经可以想象出尴尬的场面了?!

68L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69L

我觉得在那一瞬间,应该是死一般的寂静

70L

那菊太太你……你和英sir两个人还安好吗……心灵没有受到什么创伤吧?

71L菊与刀

没有,在那一瞬间确实心脏停跳一般紧张,但是接下来的发展让在下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点想出新本。

72L

???

73L

???

74L菊与刀

英国君以非常恐怖的速度合上了本子并收起来转身跟美国君尴尬地笑着打招呼,不过在下看到他额头上还有几滴冷汗。

然后美国君他……他哈哈大笑拍着英国君的肩说英国君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还在看漫画真是童心未泯啊。

怎么说,总之好像是意料之中的发展。

在下可以给你们看看现场。

7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的意料之中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怎么还看漫画(X)

76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等等,等等,卧槽!看着二次元的画风我突然反应过来这不是现场照片而是菊太太手动画的?

77L

我、我还以为会有照片(X)不过当时肯定来不及照吧哈哈哈

78L

菊太太你是人肉照相机吗???

79L菊与刀

因为三次元的照片的话,在下认为最好还是不要在网络上发布,而且也没有经过他们同意。

80L

也是……虽然看不到真人帅脸不过有菊太太的手动照片也可以舔了!!!!(突然发现这其实是在发粮啊?!)

81L

欢迎收看菊与刀的摸鲲现场,菊太太真是为我们伟大的事业做出了巨大贡献

82L

所以英英是不是很后怕hhhhhhhhhh菊太太你要不要画个本子送给他安抚一下?(X)

83L

送本子安抚太妙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

143L

那什么,我说,这楼是不是已经变成一个水楼了?菊太太失踪了?

144L

可能是因为事情已经解决了所以没有再看帖子了吧?你看标题,早就解决了吖~虽然明明应该有很有趣的事情发生(小声)

145L

为米米的ky操碎了心,英英单恋岂不是太苦了???

146L

那什么,为什么判断英喜欢米?他说不定只是觉着本子画的好看X

147L

这个解释太牵强了啊喂!

148L菊与刀

十分抱歉!刚才发生的事情冲击力太大了所以没有上帖子看。

149L

冲击力太大?什么情况?

150L

英英又被米米抓现行了?(X)不对啊,现在不是晚上吗?

151L菊与刀

不是的,是原本以为这件事已经结束了,没想到并没有。

就是刚刚,舍友都出去了,在下正在宿舍安安心心地窝在被子里看动漫的时候,美国君他、他从外面空调那里翻到我们宿舍来了……

他是隔壁宿舍的,我们学校宿舍阳台外是有一个放空调的台子的,相邻两个宿舍的空调台子是连在一起的所以可以直接翻过来,但是外面是空的其实很危险的。

我们宿舍在八楼。

152L

卧槽????八楼还行?!而且是黑灯瞎火的晚上?(虽然宿舍应该会开灯)

153L

给我注意安全啊我天!为啥不能敲门进啊!!!

154L

所以米米翻来菊太太宿舍是干什么?就、就翻着玩一玩?

155L

翻着玩一玩的够了啊,这个可不是能随便玩的项目啊?!

156L菊与刀

……他向我要英国君那次看的本子。

157L

???没想到你也是这样的阿美莉卡?

158L

我、我cp是不是真的锁了卧槽?!!

159L菊与刀

没有,美国君不知道那个是什么,他只是看英国君躲得那么快所以挺好奇的而已。

在下当然不能给,于是情急之下拿出一本普通的漫画想凑合过去,没想到美国君居然记住了那个本子的封面。他说他在封面上看到很像他和英国君的人了,于是缠着我一定要那一本,在下实在是拗不过就……就给了。

他现在已经翻回去了,在下心情十分复杂,主要就是后悔。还没有和美国君以及英国君碰面,后面发生了什么以及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因为不是同寝,美国君在隔壁宿舍,英国君在三楼的宿舍。

160L

……菊太太你居然这样对英英?!

161L

你居然给了?!!!完蛋这可真的是翻车现场了,那可是r18啊,r18啊喂!!!!

162L

我怎么感觉,米米可能要重建他的三观了?还有会不会对英英留下不好的印象啊卧槽我好慌!!!

163L

所以说,按理说,现在米米是在……看本对吧,英米本。(棒读)

164L

好、好像是的呢?

165L向日葵

是的哟(^し^)而且还露出了非常蠢的表情。

166L菊与刀

167L

诶诶诶诶?是熟人吗??

168L

话说这个颜表情,对不起我忍不住联想到露西亚了,我现在满脑子都是菊太太的国拟(捂脸)

169L菊与刀

……是。

170L

?????是什么??

171L向日葵

翻完了,是个有趣的帖子呢☆只不过没想到日本君(是要这么叫吗?)居然会用我们作为原型画这种东西哦?

172L

……欢迎收看大型二次翻车现场

173L

是、是露露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男神我宣你啊!!!!求联系方式!!!

174L

求什么联系方式!直接求地址!露露你在哪个学校哪个宿舍我坐飞机去找你唔哇哇哇哇哇我好喜欢你!!!!

175L向日葵

嗯哼?这么喜欢我的话,就成为我的一部分如~何~呢~☆

176L

突然而来的病娇气场让我默默止步(我、我、我还是默默舔漫画吧)

177L

我没有关系!露露跟我结婚吧!!!!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结婚!

178L

楼上你是娜塔吗?!

179L

楼上上你不要把露西亚吓跑了啊喂!!!

180L

咳咳咳,对不起,我矜持,我矜持

181L菊与刀

刚刚在和俄罗斯君私信,他顺手拍照了,但是像之前说的,发出来不太好,所以在下现在正在画。

182L

啊,出现了,人肉照相机菊太太。

183L

等等,什么叫顺手拍照?

184L向日葵

运气不好和那个家伙分在同一个宿舍哦。

刚才我真的受了很大的煎熬,经过了非常痛苦的心理斗争,才没有在他翻去隔壁宿舍的时候用水管把他捅下楼去呢。

185L

woc露露你的反言好危险!!!

186L

???真的会用水管的吗??

187L向日葵

嗯,是挺危险的,毕竟如果不小心的话水管可能会掉下去,我们宿舍楼下是灌木丛所以要找的话挺麻烦的,所以就放弃了这个想法。

188L

是因为怕水管掉下去所以放弃的吗啊喂!!!

189L

我突然觉得这个宿舍有点恐怖?

190L中华上下五千年

哎呀,不用担心的啦!就算俄罗斯(沿袭一下小菊在这楼里的叫法好了)真的捅了美国也不会掉下去的,不要太小瞧他,虽然我也不是很明白为什么他要翻过去而不是走正门。

再说如果真的掉下去了谁来还我钱?英国吗?

191L中华上下五千年

对了,这楼里说的本子是什么?是美国现在手里拿的那个?他窝在被子里我从对面上铺的角度看不到内容啊。

啊,小菊,我这个角度的照片已经私发给你了@菊与刀

192L向日葵

对面下铺的角度就更看不到内容了呢,不过那个白痴脸红的都快冒烟了,大概不是什么普通漫画哟?呵呵呵(^し^)

193L

……我,我背后发凉

194L

为什么、为什么舍友X2会发现这个帖子啊!中华上下五千年绝对是中国的三次元原型吧!!!以及叫小菊什么的,中国君三次元果然和菊太太挺熟的?

195L

我想表白祖国大人1551我是您的死忠粉丝啊!!!!但是又感觉现在不适时宜呜呜

196L中华上下五千年

诶?没事的没事的啦放轻松!我也只是来自中国而已啦,现实中是没有国家拟人这种东西的哦?不过如果真的想表白祖国,在国内的话可以试试亲吻大地。

另外小菊的话,他小时候来过中国一段时间,在我家住的所以我们挺熟悉,没想到大学居然会在隔壁宿舍。

197L

亲吻大地可以说是十分真实而中肯的建议了

198L菊与刀

……照片收到了,感谢。

请不要纠结本子的事了,真的没什么。

199L

求菊太太现在的心理阴影面积

200L

三重翻车现场?先是在米米那里翻了车,然后现在露和中国桑也知道了咳咳咳……

201L中华上下五千年

小菊什么时候得空也把你画的漫画给我看看?既然英国和美国都看了那我看看也没事吧。

202L向日葵

我也有点好奇呢☆

203L菊与刀

不,不用了!

204L

夭寿啦菊太太居然直接说不了!!!!

205L

我看到了菊太太强烈的求生欲hhhh

话说米米真的没事儿吗你还好吗窝在被子里看书对眼睛不好乖你已经带眼镜了不能再近视下去了(X)

206L菊与刀

刚刚的照片画好了,感谢俄罗斯君和中国君的情报提供,在下以后绝对不会画你们相关的R18了,真的,请放过在下不要再小窗了。

207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卧槽小窗还行

不过这个米米好可爱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我冲了!

208L

我艹我可以!!!!!

209L

awsl!!!我也可以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210L绝对不败绅士

不,你不可以。

211L

???

212L菊与刀

……?

213L中华上下五千年

我小窗的他。

没事,不用谢我,叫我雷锋。

214L向日葵

啊,有人在敲门了呢,三楼上来这么快吗?

TBC

【下一更……嗯……等下一个五百年吧……不过不会坑的】

污喵☆
看清tag呜呜呜同担速来

看清tag呜呜呜
同担速来

看清tag呜呜呜
同担速来

S.J

是搞的极短的手书,同时祝姐妹生快XDDDD但是怕被屏了所以发图上来(?)我在b站上就没过审TT 搞几张单图发现基本上也没什么干货了(x 我太菜了,可我好爱他们TT

是搞的极短的手书,同时祝姐妹生快XDDDD但是怕被屏了所以发图上来(?)我在b站上就没过审TT 搞几张单图发现基本上也没什么干货了(x 我太菜了,可我好爱他们TT

鸽子阿约

【英米】人鱼

是国庆前就写的个车头。

原本是想搞黄色的,后来昨天晚上写着写着发现,我似乎把它写成了清水...

猛的刹车最为致命。

我真的原本想开车的!!看我诚挚的眼神。

(只是我懒莫得开,因为开车了字数可能要翻倍叭)

(我再次看了看我石墨里的一堆车头,表示可能有生之年会填上)

“嘀嗒,嘀嗒”水流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在这昏暗的洞穴里响着,枯燥又单调。

水流在缓缓上升。

温柔微凉的液体一点点从他脚踝上蔓延上去,冰凉而又微痒的触感纠缠着他,阿尔弗雷德的一头灿烂的金发湿漉漉的黏在他的脸颊两侧,点点血迹沾染在他的嘴角,他伸出舌头将其舔去。

因为眼镜在刚才的战斗中被击碎,他也没有再将它戴上,反正只是个平...

是国庆前就写的个车头。

原本是想搞黄色的,后来昨天晚上写着写着发现,我似乎把它写成了清水...

猛的刹车最为致命。

我真的原本想开车的!!看我诚挚的眼神。

(只是我懒莫得开,因为开车了字数可能要翻倍叭)

(我再次看了看我石墨里的一堆车头,表示可能有生之年会填上)

“嘀嗒,嘀嗒”水流的声音一声接着一声在这昏暗的洞穴里响着,枯燥又单调。

水流在缓缓上升。

温柔微凉的液体一点点从他脚踝上蔓延上去,冰凉而又微痒的触感纠缠着他,阿尔弗雷德的一头灿烂的金发湿漉漉的黏在他的脸颊两侧,点点血迹沾染在他的嘴角,他伸出舌头将其舔去。

因为眼镜在刚才的战斗中被击碎,他也没有再将它戴上,反正只是个平光镜,他视力可是好的很。

敌人早已倒下,剩下的,是什么?

水里有未知的东西蛰伏着。对未知的恐惧,让他情不自禁的眯上眼,未知的情绪在他蔚蓝色的眸子里翻涌,想着该如何逃出去。

嘛,他是世界的hero!怎么可能逃不出去呢?

或许吧...

敌人的遗体被水渐渐覆没,黏腻的血液如同猩红的花朵在水中绽放,他险恶的从那旁边移开两步。

有声音从洞穴的另一边传来,是风声!阿尔弗雷德眼睛一亮,但是似乎隐隐有一些非正常生物所能发出的高分贝声音也在那边响起。

他向那边迈开的脚步停了一下,但很快又继续坚定的走着,开玩笑,这水都快涨到hero的胸口了,再不走就来不及了,去他的灵异事件。

阿尔弗雷德这么自我安慰着,为了壮胆自言自语道:“我可是世界的hero,这点小事hero是不可能会怕的!”他情绪有些激动导致音量没控制好,这句话的回声在洞穴里回荡,格外渗人。

.....啊。

他确实很害怕。

因为没有小时候的那个会在他看恐怖电影害怕时安慰他的人了。

想这些干什么....hero能不能逃出去还不一定呢。

他抬起头大步流星的向前走着,意外的是,那边虽然有风声和奇怪的声响,但好像没什么其他特别的,有的只是海水。

等等,海水??

阿尔弗雷德一激灵,才发现自己鼻间已经嗅到了海水的腥咸气息,而且....似乎有什么在他的脚底。

一条条体型纤小的鱼儿在他脚底遨游,亲吻着他的脚底板,轻柔的噬咬着他的脚趾,说实话,那对他一点也没造成伤害,麻麻痒痒,如同过电般的感觉让阿尔弗雷德头皮略有点发麻。

啧,好烦。

别来烦hero好吗?

他一脚将这些小鱼驱散。

轻笑声在他身后响起,那声音竟异常的好听,阿尔弗雷德心中却警铃大作,他并没感觉到有人走到他背后,而且这洞穴里的敌人早就被他都杀光了,剩下的只有....

只有...他眸色深了深。

非人类。

他没敢动,他深知这种情况下乱动很容易被对方杀死,他慢慢的慢慢的转动身体,然后猛的举起枪看都没看开了几枪。

他身后一片空白,只有子弹射入水里所激发出的水花 。

fuck。

......

hero真的不想参与这种事情。

阿尔弗雷德开始深深的后悔,他就不应该为了获得蠢熊组织里的资料追他组织里的人那么久,所以这一切果然都是蠢熊的过错,回头找蠢熊打一架。

鳞片在冰冷的水中反射着熠熠闪光,折射出宝石的光泽,但是...越危险的东西越美丽不是么。阿尔看着这条美丽的淡青色尾巴磨蹭着他,他只想到了蛇,并且对它犯呕。

FUCK!!你有本事别绑手啊,hero绝对会给你一梭枪子让你体验来自FBI警察的制裁!

这条尾巴的主人似乎并不想让阿尔看见他的面容,只是用尾巴轻轻磨蹭着他的腰部,粗励而又冰冷。

水逐渐蔓延至他的脖颈处,他尽力仰着头让自己能多存活一段时间,然而那条冰冷的尾巴还在摩蹭着他,这让他有些烦躁,踢了那条尾巴一脚。

水已经没过了他的头顶,阿尔弗雷德屏着呼吸往上游,不行。这里是山洞,头上的只有被淹没的石壁,要想活下去,只能从出口往外游。

肺部的窒息感越来越强,他睁着眼睛看着头顶,漆黑的如墨汁一样,只有一丝可怜的光从那远方的出口处透过来,映到水里。

他已无暇顾及那条尾巴,但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呢...

算了,他都要活不下去了,还在意这些干什么呢。

眼睛的酸胀感越来越强,肺部早已痛的令人想要放弃。

他要死了么。

有一个冰冷的柔软的东西贴上阿尔弗雷德的唇瓣,渡给他救命的氧气,他赶紧大口大口的呼吸——从另外一个生物的口中汲取氧气,他似乎很满意阿尔弗雷德的动作,吸吮着阿尔弗雷德口中的唾液。

阿尔弗雷德在窒息而亡的边缘被拉了回来,大脑的缺氧让他还有点神智不清,似乎有些海水的咸腥味被渡了过来。

他立马被吓得清醒了过来,睁大的蓝色眸子在海水中借着那可怜的一丝光线勉强看清了面前人的模样,金色短发,绿色的眸子。

是他?

阿尔弗雷德放松了下来。

依稀记得当年亚瑟是他隔壁经常一起玩的小伙伴,阿尔弗雷德小时候就沉迷于各种英雄电影,后来被别人误导,听说怕鬼是当不了英雄的,于是不知从哪拾辍了部恐怖电影找亚瑟一起看,他当时怕的不行,瑟瑟发抖的缩在亚瑟身边,后来阿尔弗雷德越来越喜欢往亚瑟旁边凑,亚瑟也习惯性的帮他收拾烂摊子。

后来等到了他16岁的时候,阿尔弗雷德才惊醒过来发现他对亚瑟的情感,他选择了逃避。

毕竟,要是知道了他最好的兄弟对他有这种想法,亚瑟会伤心的吧,甚至连朋友都做不成。

亚瑟也喜欢着他,他发现阿尔弗雷德离他越来越远,拉开了与他的距离。

被讨厌了吗。

他当时是这么想的,黯然的和父母说搬家。回到海里去。

两人便再没见过面。

阿尔弗雷德再回想刚刚的吻,有了微不可见的一丝窃喜与害怕被戳破的恐惧,他,应该是喜欢自己的。

金色的短发被水流挟裹着,划过阿尔弗雷德的面颊,有些痒,下一秒他们就从水底冲到了水面。

月光反射到海面,发出粼粼的微光,温柔而又和美,似乎他刚刚所经历的一切都是幻觉。

阿尔弗雷德沉默着,亚瑟也沉默着,气氛冷凝了下来。

说实在阿尔弗雷德并不是不想说话,只是他找不到什么可以说的话,他从亚瑟的怀中挣脱,像是他们所熟知的阿尔弗般发出阿尔式大笑:“亚瑟好久不见啊哈哈哈哈哈哈哈!”绝口不提刚才发生的事。

亚瑟深绿色的眸子沉了下来,应了一句:“嗯,好久不见。阿尔弗。”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他念阿尔弗时缱倦的尾音上扬,莫名带了几分色气。

这个人当真是....

阿尔弗雷德决定视若无睹。“你怎么.....会多了条尾巴??亚蒂。”

亚瑟很明显能感受到自己情绪的变化,尤其是听到那声亚蒂的时候。但是一出口仍是那气人的话语。“准确来说是一出生就有了,注意你的用词,阿尔弗。”

他还是这样,阿尔弗雷德看着他,稍微靠近了点勾的人心痒痒,下一秒又拒人于千里之外,该说不愧是他吗?

阿尔觉得他有点委屈,呆毛沮丧的垂了下来,在平时雷厉风行的FBI警察小声的说了句:“喜欢你。”

亚瑟他身为人鱼听力不错,自是听到了这句话,沉默了一下,在他唇角落下一个吻,声音温柔的不可思议:“I love you, Alfred.”

人鱼的声线被上天眷顾般,好听的让人心醉。

最好的重逢,是久别重逢后相遇。

——————

他想,这样就够了吧,不去想为什么亚瑟他会在这里,世界那么大,巧合...

算了,不去计较那些,只要他爱他,这就够了,不是么?

他转头看向自己身侧,亚瑟早已起来,为这位昨天被摧残的惨的美利坚小伙儿准备早餐。

等等??!

“F**k!亚蒂手下留厨房!!”

蔓纱婆娑

这大概就是,皇后出征,小国王舍不得。
然后...送了一朵蓝花?(服装参考巴洛克时期以及本家)

这大概就是,皇后出征,小国王舍不得。
然后...送了一朵蓝花?(服装参考巴洛克时期以及本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