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西英

268浏览    7参与
只会嚼杏仁的弗朗茨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ptag康康要我写那个好还是都出现(以欧罗巴组为主)

是今天的欢乐写文,另外打几个cptag康康要我写那个好还是都出现(以欧罗巴组为主)

陆人任平生

学校里的生产实训好累啊...偷懒x

好船真好,我永远喜欢好船...


【西+英】憎さと可愛さ×て百倍  / 作者:後頭 / 社团:ベッド砂漠

*注意这本是互攻,没有偏向任何一边,先西英后英西,洁癖慎重入手


🌸作者

後頭太太:id=1061342

是西厨!出了很多【我x西】的cp本....

然而我并没有买因为我是女友粉不是男友粉!!!!


还有法西、罗马英、希西等等等等,画功强,故事很有趣,肉很咸/湿...【。

我很喜欢她!!可惜好船的本不太多,本质西厨大佬。肉真的很咸湿x



🌸其他

我觉...

学校里的生产实训好累啊...偷懒x

好船真好,我永远喜欢好船...


【西+英】憎さと可愛さ×て百倍  / 作者:後頭 / 社团:ベッド砂漠

*注意这本是互攻,没有偏向任何一边,先西英后英西,洁癖慎重入手



🌸作者

後頭太太:id=1061342

是西厨!出了很多【我x西】的cp本....

然而我并没有买因为我是女友粉不是男友粉!!!!


还有法西、罗马英、希西等等等等,画功强,故事很有趣,肉很咸/湿...【。

我很喜欢她!!可惜好船的本不太多,本质西厨大佬。肉真的很咸湿x



🌸其他

我觉得放出来的这两张图就够安利了啊233所以特地汉了一下方便大家感受

两位都超级可爱XDDDDDDD!!


本质为互攻肉本、互攻肉本、互攻肉本。慎入手


MMMMonster

梦境

熟悉的场景,依旧是那个不知名的小码头,依旧是那个曾经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的人,再次看到他确实让自己感觉有些复杂,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但是那人却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回过头,在自己出声之前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啊,柯克兰?你又来了?那就过来吧,俺这时候的景很美的。”

默不作声的走到他身边坐下,喉咙干涩,动动嘴唇也没能说出来一句话,“柯克兰,说实话俺一直都不太喜欢你,但是这几天一直梦到你是什么原因?”感觉自己的喉咙终于能发出声,干笑了两声“巧合吧……”

前一段时间学习了入梦的新魔法,就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试验,人的梦都是多变的,国家的梦也不例外,但是眼前的这家伙,费尔南德斯,他的梦境永远是平静的,大多...

熟悉的场景,依旧是那个不知名的小码头,依旧是那个曾经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的人,再次看到他确实让自己感觉有些复杂,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但是那人却好像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回过头,在自己出声之前喊出了自己的名字,“啊,柯克兰?你又来了?那就过来吧,俺这时候的景很美的。”

默不作声的走到他身边坐下,喉咙干涩,动动嘴唇也没能说出来一句话,“柯克兰,说实话俺一直都不太喜欢你,但是这几天一直梦到你是什么原因?”感觉自己的喉咙终于能发出声,干笑了两声“巧合吧……”

前一段时间学习了入梦的新魔法,就在自己认识的人身上试验,人的梦都是多变的,国家的梦也不例外,但是眼前的这家伙,费尔南德斯,他的梦境永远是平静的,大多数时间都是在码头看海或者是看小孩子玩。自己的原则是做一个旁观者的,但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就想问问他,从那次之后,费尔南德斯每次都能感受到自己的存在,也曾想过不再打扰,但是鬼使神差的总是会进入他的梦境……

身边的人单手撑脸并没有看向自己“我可是第一个被称为‘日不落帝国’的国家啊,感觉老大的地位没站稳就被踢下来了呢。”自己也没什么权利对另外一个国家的历史指手画脚的权利“盛极必衰……吧。”话音刚落他瞬间就转过头来,“我的舰队很厉害呢,但是却输给了你……”

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哪怕一个音符,他只是叹了口气就恢复了之前的坐姿“当时老子可是欧洲的霸主呢,说实话是真的很瞧不起你,一个刚刚走上海路的小国而已,还没有多强大的海上兵力,但是你家的人竟然还有勇气来抢我家的舰队,这让我很恼火的。”学着他的坐姿放松了身体“你家的人一趟一趟的满载而归,当然会有人眼红啊……”

“当时的你就像是只呲牙咧嘴的小猫,抢了我的东西还会示威,真的让人很不爽啊,不过你也是很厉害,叫着叫着就成了狮子,如果当时没有尼德兰独立战争的话……当然是一次都不会输给你这粗眉毛的……”他看向远方额眸子非常平静,即使是在说着自己的败绩,却没有显示出一点愤怒。自己也叹了口气“这些事情都已经成为历史了,怎么说也不会再改变了。”

他颇有些奇怪的看向自己“这果然是梦啊,连粗眉毛都变得奇怪了,如果平时见到你的话你一定会嘲笑我是国力不如你吧……”习惯性的嘲讽话语并没有说出口“你只是输了那一场战争。”

他无所谓的笑笑“是这样没错,但是从跟你打过那一架之后我家的经济就开始走下坡路了,还有接下来的三十年战争……我可以认为是你给我带来的厄运吗?”心里猛地一紧“我一直都没有给人带来过好运,厄运……就当我是诅咒了你吧。”他爽朗的笑出了声“跟你沾上边的家伙没一个有好结果,怪不得你总是一个人……”

感觉突然被戳中了痛处声音猛地拔高“你懂什么?弱小的时候是一个人强大的时候依旧是一个人,还不如把所有人都踩在脚下。”身边的人却突然笑出声“你现在的样子就像是只被踩到尾巴的猫,那这就是四处掠夺的理由吗?”随手拾了块石头狠狠的扔进水里,看着泛开的涟漪,好一会才出声“这是我能干预的事?你明明清楚的很,我们这种存在只能顺从人的意思,你以为我想让世界各处都处在战争之中吗?”

“但是当时在你眼里可没看到一点点对人类的同情或者怜悯,其实你自身也是想这么做的吧……明明是怕直接面对你自己的想法,在良心受到谴责的时候可以安慰一下自己‘这并不是我自己的意思,这是上司让我做的,我不能违抗上司的命令’是这样没错吧,不要再找借口了。”

被这几句话噎住之后甚至无法呼吸,半晌之后重重地呼出一口气,虽然这都是事实,自己在一个人的时候也都反省过这些事情,但是从别人嘴里听到这种事莫名的让人感觉非常的不爽“呐……我说番茄佬,你过来一下,我有点事想跟你详细的说一下。”他并没有迟疑,在自己身边蹲了下来“什么事你说,但是俺可没时间听你忏悔。”

“有的时候……真的想任性一下呢。”他却一脸茫然“什么?”“没什么。”对他露出一个非常灿烂的笑容之后起身,猛地一用力将他踹进了水里“忘了说,你也很讨厌,从一开始就是,我讨厌听到你说话。”他却没有露出一点生气的表情“你现在,很可爱,差一点就比我帅了。”

有些烦躁的念出咒语,在晕眩感袭来的同时听到一句话“明天还要来哦,等着你。”

睁开眼的之后狠狠地啐了口唾沫“妈的,谁要去找你。”

今晚还去他的梦吗?……啊,再说吧。


Hyonki

【西英西】If I Fall.

#船客西x海盗英#

安东尼奥在港口边的店内赌赢了一张船票,终于在起航前几分钟内登上了去纽约的客轮。这个穷苦的小伙子希望能去到那边通过努力生财,却不料被大西洋上的海盗劫船。与船上别的男人一样,他被抓去海盗船上做苦工……

Prologue.
——————————————

'Winning that ticket
“赢得那张船票
  Was the best thing
  是我这辈子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最大的幸运。

    It brought me to you.'
   ...

#船客西x海盗英#

安东尼奥在港口边的店内赌赢了一张船票,终于在起航前几分钟内登上了去纽约的客轮。这个穷苦的小伙子希望能去到那边通过努力生财,却不料被大西洋上的海盗劫船。与船上别的男人一样,他被抓去海盗船上做苦工……



Prologue.
——————————————

'Winning that ticket
“赢得那张船票
  Was the best thing
  是我这辈子
  That ever happened to me.
  最大的幸运。

    It brought me to you.'
    是它指引我找到了你。”

           ——泰坦尼克号
——————————————

二十世纪初的英国港湾,一片嘈杂:叫卖的吆喝声,父母对子女的呼唤声,以及轮船发动的隆隆声……

一切都呈现出因工业发展而繁荣的景象。

港口岸边烟雾缭绕的小店里,棕发的青年坐在吱呀响着的旧木椅上,他黝黑的肤色暴露了他不是本土人的事实。不过此时他可不关心那无关紧要的人种问题,他大可站在牌桌上,大声告诉所有人自己是个卡斯蒂利亚人。

但他没有。

事实上他也没有那么无聊。他只是攥紧了手里最后的牌,用他绿色的眸子紧紧盯着对方的一举一动,毕竟这关系到他是否有足够的运气登上那艘开往纽约的幸运之船。他从未料到对方会冲动到将马奇勒斯*号的船票押上牌局,这会是他人生的重大转折点,他预感到。
相比之下,美国人则显得更紧张些,以至于他都涨红了那轮廓鲜明的脸庞,上面布满了汗水。或许他开始后悔自己押上了回家的船票,这意味着他将有可能在南安普顿一个人度过圣诞节。

他松了松嘴里的烟头,皱起眉头瞟了一眼对面的小伙子——他显得有些不知所措。于是美国人感到松了一口气,终于打破了这令人不安的沉默。

“两对(Two Pairs)。”

尔后他抬起头,对上年轻人因惊讶而略微缩小的瞳孔。直到对面的小伙子拿出手牌之前,他一直认为自己保住了那张对于自己来说十分昂贵的船票。

“抱歉哇,俺这儿是三条(Three of a kind)! ”

南欧人眯起眼,露出一个天然的笑容,同时亮出自己漂亮的一手牌。
安东尼奥确认了很多遍,最终确定自己赢得这场胜利,随后伸出手将桌上的零钱及船票拢向自己怀里。他看上去十分开心,而对面的美国佬可真是气坏了。

"当心你那漏风的口袋! "

美洲人恶狠狠地咒骂,只差挥起拳头来。
然而,来自伊比利亚的小伙只是在笑(天知道他的笑容看上去有多傻! ),直到满头白发的老板提醒他,距客船出港只剩下三分钟。

这时候安东尼奥可笑不出来了,他几乎愣在了原地,但他可不能浪费这宝贵的机会。
他很快收拾了"战利品",拿上自己的吉他向马奇勒斯号狂奔而去。那是把棕木色的弗拉明戈吉他,他总是随身带着,以便他进行创作。
当然,灵感也不是那么常有的,就比如最近。
他已经将近三个月没有任何想法了,这也是他为何期望远行的主要原因之一:他认为远行有利于自己的创作,新的文化冲击总能给他灵感。

他从没觉得自己能够跑得这样快,也从没觉得人群这样多——一路上,他总是撞到前来送行的人们,也说了一路的"抱歉"。
因为这里是英格兰,而他总能做到入乡随俗。

他终于赶上了即将出港的客船,也没多久便找到了自己的房间。
这大概是我最幸运的一天啦! 安东尼奥心想。
因为这个小伙子尚不知道即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以及会遇见的人。

那会令他永身难忘。
-------------------
*马奇勒斯(Matchless): 无比的;无敌于天下的。



 




————————————————————————
搁置了半年多的东西,经挚友鼓励决定还是发出来,即便后续我还没什么头绪。x
老实说,作为一个语c主英副西的人,我还是挺希望英格兰人攻,但令人十分尴尬的是,我不吃西受,只好先打上互攻tag,以后的发展…看情况吧xxxx
如果有人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后续,请让我知道,即便只是点了一颗红心。我不敢承诺自己的质量与效率,但只要有人看,我就会努力写。
以上。

三凳
夏天好呀❤️ 呃感觉自己视力越...

夏天好呀❤️


呃感觉自己视力越来越不好了ヽ(;▽;)ノ

la prima estate,构图有参考

夏天好呀❤️



呃感觉自己视力越来越不好了ヽ(;▽;)ノ

la prima estate,构图有参考

小恨饿了上顿没下顿

【英西英】小段子-雨

罗维诺不太喜欢雨。

要是问他原因,那列出的清单应该会比他欠的账单还长。会感冒,会没法出门闲逛,会把他精心打理的着装弄脏,会看不到伞下姑娘的漂亮脸蛋。还有他一定会补充在最后但绝非不重要的一点,就是很大几率会有讨厌的家伙拜访。

罗维诺看了看窗外那个站在巨大铁门外的身影,一袭黑衣。他那沉重的黑伞挡住了罗维诺自上而下的视线,看不到那人的容貌。但罗维诺知道他是什么人。

他看到那人摘下帽子,装得像绅士一般,缓缓抬手摸向门铃,于是铃声便回响在门廊。罗维诺能听到,却一动也没动,只心安理得地站在屋内。他甚至有点恶毒地希望没人给那混蛋开门,让他干脆等死在门外好了。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如愿。

很快,意料之...

罗维诺不太喜欢雨。

要是问他原因,那列出的清单应该会比他欠的账单还长。会感冒,会没法出门闲逛,会把他精心打理的着装弄脏,会看不到伞下姑娘的漂亮脸蛋。还有他一定会补充在最后但绝非不重要的一点,就是很大几率会有讨厌的家伙拜访。

罗维诺看了看窗外那个站在巨大铁门外的身影,一袭黑衣。他那沉重的黑伞挡住了罗维诺自上而下的视线,看不到那人的容貌。但罗维诺知道他是什么人。

他看到那人摘下帽子,装得像绅士一般,缓缓抬手摸向门铃,于是铃声便回响在门廊。罗维诺能听到,却一动也没动,只心安理得地站在屋内。他甚至有点恶毒地希望没人给那混蛋开门,让他干脆等死在门外好了。

但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如愿。

很快,意料之中的亮红色伞面出现在视野里,伞下他熟悉的人,不像以往那么悠哉,甚至还跌撞了一下后才来到门前,将那黑衣人迎入门内。

几句闲聊,两把伞的距离有些过近,罗维诺不屑地皱皱鼻头。在两伞的边沿碰触,使那阴郁的黑色被那红伞染上一丝绯色之前,他刷一下合上了百叶窗。


这可恶的雨天。


言喻

[.]

.留着

这一刻天才刚亮,几只白嘴鸦在她的窗子前哇哇的叫嚣着,背景是窗前几棵高耸的法梧.罗莎.柯克兰睡眼惺忪的,推开窗把这些聒噪的小家伙们惊飞了,几支黑漆漆的羽毛抖落下来飘散在空中,她伸出手接住了它们,随手放在一旁的柜子上.

她转过身背着窗子揉揉迷蒙的眼,手指粘上了点生理性的水渍变得湿濡濡的,抽出袖里的丝巾把它擦干以后又收了回去.继续站在落地镜前好好的梳理着自己.身材修长,一身火红的长风衣和满头的金发像两团火焰,在暗夜过后的黎明曙光之中舞蹈着.

今天她醒的早,教堂的钟敲过六点她便起了.原因是她今天得赴一个约.

当她整理好一切推开厚重的门准备出去时已经是六点半了,她的房间在二楼,所以当她伏...

.留着

这一刻天才刚亮,几只白嘴鸦在她的窗子前哇哇的叫嚣着,背景是窗前几棵高耸的法梧.罗莎.柯克兰睡眼惺忪的,推开窗把这些聒噪的小家伙们惊飞了,几支黑漆漆的羽毛抖落下来飘散在空中,她伸出手接住了它们,随手放在一旁的柜子上.

她转过身背着窗子揉揉迷蒙的眼,手指粘上了点生理性的水渍变得湿濡濡的,抽出袖里的丝巾把它擦干以后又收了回去.继续站在落地镜前好好的梳理着自己.身材修长,一身火红的长风衣和满头的金发像两团火焰,在暗夜过后的黎明曙光之中舞蹈着.

今天她醒的早,教堂的钟敲过六点她便起了.原因是她今天得赴一个约.

当她整理好一切推开厚重的门准备出去时已经是六点半了,她的房间在二楼,所以当她伏在过道上栏杆上向下望去时正好能看到下面的情景.这时亚瑟正坐在对面餐厅的正位上把一块抹上黄油的面包往嘴里送,见她出来了略带吃惊的挑挑眉,好在不一会他的惊异就收起了.咀嚼完毕咽下面包后,他颔首算是打了个招呼.

"早安.今天起得挺早的."他微笑着问安,侧过头却瞟见罗莎右手提着的包,顿了顿."罗茜,要出去吗?"

她盯着摆钟一瞬不瞬的,直到亚瑟耐着心重复了一遍问题才反应过来亚瑟的问话.急忙有些歉疚的开口:"抱歉亚蒂,我刚刚走神了.是的,今天我得出去跟朋友吃个饭.所以今天就你一个人在家了,应该没有问题的吧?"说完她便乖乖闭上了嘴,等待亚瑟的回答.

绅士先生自然是不会在意这些的.他非常有风度的摇摇头表示没有问题.却在一些事情上仍然存疑.询问道:"可能有些冒昧.罗茜,能告诉我,你是跟哪位朋友出去吃饭吗?我不太放心."

好吧,这个问题终于到了.她暗想着说实话会否不被允许出门,所以她犹豫了片刻.在一番思量之后迎着对方探寻的目光还是决定据实相告.

"我跟费尔南德斯一起."

片刻的沉默.摆钟仍在滴滴答答着,在空旷又寂静的屋子里它的响声格外清晰.柯克兰先生握着刀叉的手顿下来,将一双餐刀安放在盘上.托腮一动不动的盯着她,那目光可谓是奇妙极了.色彩缤纷的.

她紧张极了,看着亚瑟瞬间冰冷下来的脸她的心跳得飞快,两只手不安的交握在一起,掌心沁出一层薄薄的汗珠.

老天,现在我收回那句话还来得及吗.

她看着亚瑟拉开椅子上楼朝她走来时这么想.

呃.好像来不及了.

"罗茜.你老实告诉我,不要有隐瞒,——你跟卡里埃多那个家伙的来往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他双手抱臂的打量着她,让她没来由的心虚起来.那双祖母绿宝石般的眼睛像是有魔力似的,在被注视的时候她觉得自己像在接受审判.若有虚言就将被投下地狱.——有点吓人.

"两个月前.其实我们没有多来往,就..吃了两三次饭而已."

声音越来越小.到最后她干脆闭了眼深深叹了口气.

"好吧亚蒂,我们见过很多次了.你早就留意到了是吧,我知道的."

柯克兰先生哑然失笑,他觉得自己可能表现得比较沉重,吓到了他这位善良的好姑娘.于是他微笑着伸出手拍拍罗莎的肩,不失快活的跟她交谈起来.

"嗨罗茜,我觉得你有点紧张.好吧,我的确有些不高兴.因为你明白的,——我跟卡里埃多那个家伙的关系不太好.所以我担心你跟他的交往会受到我的影响."

看着她转晴而又惊喜的脸色他由衷的快乐起来,一只手接过她的包另一只手牵着她的柔软手掌往楼下走去.到了大门前他把包递给她.

"走吧,My Princess.如果需要我送.——好吧,你自己去,我跟他的会面会扰了你们的兴致的.不过你得听我的话,早点回家,我一个人可是很无聊的.以及,"他说到这顿了顿,展露一个宽和的笑容给她:

"祝你有个愉快的约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