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英雄

7987浏览    1333参与
辰砂

【英雄同人】烈焰飞鹰 03

03

一片混沌之中,有一个澄澈的男声在说话。

——“见了你灵动的样子,我才终于了然,书上记载的‘登萍度水’‘踏雪无痕’是怎么样的情景。”

——“我觉得你就好像是升腾跳动的烈焰,永远能用你的朝气去温暖你身边的人。”

——“好啊,小妹,等我的身子养好了,你把你踏雪无痕的本事交给我,不许反悔。”

混沌之中浮现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影,挺拔,单薄。由模糊渐至清晰。

梦里的人,有一双像极了她所遇到的少年的眉眼。

——大哥……


烈焰是被烧皮毛的味道熏醒的。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正在烤兔子的燕双鹰。

只不过那只兔子没扒皮,也没开膛。

烈焰动了动,发现自己的风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盖在了自己身上。

燕双鹰发现她醒了,说到:“我看那边...

03

一片混沌之中,有一个澄澈的男声在说话。

——“见了你灵动的样子,我才终于了然,书上记载的‘登萍度水’‘踏雪无痕’是怎么样的情景。”

——“我觉得你就好像是升腾跳动的烈焰,永远能用你的朝气去温暖你身边的人。”

——“好啊,小妹,等我的身子养好了,你把你踏雪无痕的本事交给我,不许反悔。”

混沌之中浮现出一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影,挺拔,单薄。由模糊渐至清晰。

梦里的人,有一双像极了她所遇到的少年的眉眼。

——大哥……


烈焰是被烧皮毛的味道熏醒的。

她睁开眼睛,看见了正在烤兔子的燕双鹰。

只不过那只兔子没扒皮,也没开膛。

烈焰动了动,发现自己的风衣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盖在了自己身上。

燕双鹰发现她醒了,说到:“我看那边剩下一只你昨天抓回来的兔子,就拿来烤了。你昨天救了我,我总该做点什么。”

“……”虽然这少年的态度可嘉,但是烈焰还是忍不住吐槽到:“……兔子……是这么烤的吗?”

“……”燕双鹰承认自己没烤过兔子,但是……

“我看你昨天……”

“好好好。”烈焰认输一般的摆手打断一脸“我跟你学的”表情的燕双鹰,叹气,“你是伤员,我原谅你。”

说完,起身走到燕双鹰旁边,一把夺过那只可怜的兔子,走到一边拔出匕首开始给兔子扒皮。

燕双鹰发现,烈焰左手的食指两侧,有许多伤口。虽然被处理的只有一层薄薄的血痂,但是燕双鹰的视力极好,而且血痂的颜色在白皙的皮肤上也挺显眼的,所以他很轻易就发现了。

伤口的形状不像是刀伤也不像是划伤,而且看上去是新伤。

“你的手怎么了?”

烈焰的动作顿了很短的一下。

“小伤,抓兔子的时候被咬的,不碍事。”

燕双鹰总感觉哪里不对,但是又说不上来,只能点了点头。

“你呢?折腾兔子折腾了一早上,肩膀的伤口没流血吧?”

燕双鹰非常耿直的回答:“熟了,不会流血。”

“……”烈焰放下扒下来的兔子皮,回头看着燕双鹰,阴测测的说,“下次我会记得再给你撒点盐的。”

“……”


油落在火中,发出噼啪的声响,炸开浓郁的香气。

燕双鹰看着专心烤兔子的烈焰,想了半天,问:“你为什么要救我?”

烈焰头也不抬,回答:“看你长得好看,不行么。”

“……”

烈焰削了一片烤好的肉递了过去,自己也削了一片吃了起来。

只不过,吃显然堵不上她的嘴。

“所以你要不要考虑一下以身相许?”

燕双鹰差点没把嘴里的肉喷出来,他用尽全力控制住自己,把肉咽了下去,结果被噎到,半天才缓过来。

烈焰毫无顾忌的大笑声传进燕双鹰的耳朵,让他脸上的温度一路飙升。

“嘤嘤,你太可爱了。”

终于顺过气的燕双鹰一听到这句话,顿时炸了一样冲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烈焰大吼:“谁是嘤嘤?”

“你呀。”烈焰唯恐气不死人,“我昨天想了一晚上,刚才又想了一早上,觉得还是这么叫你最顺口。”

“我……!”

燕双鹰气的一把抢过烈焰手中的匕首,咬牙切齿的从兔子身上割下一大片肉扔进嘴里,用要把烈焰生吞活剥的气势嚼碎咽下了肚,却因为这一套动作太猛扯得伤口疼了半天。

烈焰终于收起了玩心,看着把兔子当自己撒气的燕双鹰,半晌,正色问到:“嘤嘤,你一定要给家人报仇是么?”

燕双鹰停住了动作,修长的手指慢慢握成拳头。

那拳头因为太过用力而在微微颤抖。

“我会亲手杀了他们。”

“那你想不想学我的功夫?”烈焰极其自然的把话接了下去,“不过我可要先声明,我只会逃跑的本事,打架我可不擅长。”

她以为燕双鹰会对不能杀人的本事不屑,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少年竟然想都没想,就一口答应了下来。

燕双鹰吸了口气,努力压下心头翻滚的仇恨。

然后他看着烈焰明显呆滞的脸,突然有种解气的感觉。

“死了还谈什么报仇。”少年一字一字的重复他记下的话,对烈焰说到,“昨天,你说的。”

烈焰笑了,眼中却有种难明的情绪。

就好像是耄耋的老人,历经了沧海桑田的沧桑之后,终于尘埃落定了一样。

“好,我教你。”


燕双鹰学习的速度让烈焰都感到惊叹。

这个少年非常聪明,而且天赋异禀。

“我会的你也已经都学会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了。记得要多练。”

某天,烈焰这么对燕双鹰说。


轻灵的火焰升腾跳跃,在烈焰的脸上投下明灭的光影,黑夜中,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她看着熟睡的少年,嘴角泛起一抹清浅的笑容。

几个小时前,她在少年喝的水里,放了些能安眠的东西。

烈焰知道,这么多天了,这孩子从没有一个晚上好好休息过。

最近,日本人开始越来越频繁的大规模搜山。所有下山的路,都添了重兵把守。

烈焰清楚得很,那些日本人都是冲着她来的。

而她,不想连累这孩子。

烈焰伸出手,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描画燕双鹰的眉眼。

她还记得,那天在树下初见时,她心中惊诧的感觉。

这孩子的眉眼,像极了她的大哥。

烈焰承认,她很喜欢这孩子。

不是因为她把他当成了自己大哥的替代品,也不是因为他长得像自己的大哥。

实际上,燕双鹰除了这双眉眼,其他没有一处跟她的大哥相似。不论是性格,相貌,甚至连眼神都不像。

但是烈焰依旧喜欢他。

烈焰觉得,或许是他倔强的眼神,或许是他不服输的性格,或许是他容易炸毛的样子,也或许是他笨拙的细心吸引了她。

并不是爱情,而是比爱情更难猜透的感情。

烈焰收回思绪,也收回了描摹燕双鹰眉眼的手指。

她又看了熟睡的燕双鹰一眼,轻声说到:“后会有期。”

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接下来要去哪呢?烈焰开始很认真的思考这个问题。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抬起两只胳膊看了看,颇有些不满意的皱起眉头。

漂亮是漂亮,但扎眼是真的。

“首先,还是先把这身惹眼的衣服换掉吧。”烈焰叹了口气,踏着夜色,向山下走去。


清晨。

燕双鹰睁开眼,坐起身来。

山洞里只有他一个人。

他有些诧异,烈焰那个喜欢睡懒觉的家伙居然会有一天比他起得早。

燕双鹰向洞口看去,发现天已经很亮了。

“我怎么睡了这么久……”少年喃喃着准备站起身,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猛的顿住了。

“不对。”

似乎是在印证他心中的想法一样,他看见自己旁边有一张纸,从位置推断,应该是从自己身上掉下去的。

他拿起那张纸,上面只有寥寥几句话。

——嘤嘤,我希望下次见面时还能看到一个活蹦乱跳的你。烈焰。

他一下子从地上跳了起来,着魔一般窜出了山洞。

他不知道自己跑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跑了多远,只是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困难,体力越来越不济。

终于,他停在了一棵大树下,扶着树干大口喘息。

他的手指慢慢收紧,任由粗糙的树皮划破他的指腹,尖利的木刺扎进他的指甲。

——是觉得愤怒吗?

少年问自己。

——或许是的。

——可是为什么会觉得愤怒?是因为烈焰的算计,还是因为烈焰的不辞而别?

——或许二者兼而有之。

而内心深处却有另外一个声音在否认他的答案。

「你愤怒,并不是因为她算计你,也不是因为她不辞而别,真正让你感觉愤怒的,只是因为她居然像对“别人”一样对你,仅此而已。」

「你从没当她是“别人”,可她却把你当做“别人”。」

「所以你认为,她骗了你。」

——骗我?

少年突然笑了。

——不,她没有骗我。

——行骗之人,皆有所图。她救了我的命,又教了我许多东西,却从没在我身上图过什么。

——而我们,本来就只是萍水相逢的陌生人罢了。如今她离开,不过是让一切回到正轨,仅此而已。

「那你会怪她吗?」

他平静的松开抓着树干的手指,转身向回走去。

可他没走出多远,就停住了脚步。

“出来。”燕双鹰冷冷的低喝。

他的话音落下,从离他十米开外的大树后便走出一个人来。

那人一派从容淡定的模样,语气却有些轻蔑:“我还以为你会被那个女人冲昏头脑,发现不了我呢。”

燕双鹰并没有被那人的挑衅激怒,他转头看着那个人,冷冷的问:“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

“我是步鹰。”

——————————————我是分割线——————————————

写练成燕大侠之前的嘤嘤,纯属我自己的私心和恶趣味。

因为原剧中,出徒之后的嘤嘤,肩上背负的东西太沉重了,虽然一直看他装13开挂,但是还是让人感觉心疼。

所以,我就想多写写少年嘤(燕大侠出徒之前,我习惯叫他少年嘤)

我觉得,若是没有灭门的横祸,嘤嘤会是个阳光、充满朝气和正能量的孩子。

但是世事无常,他亲眼目睹全家被杀,最后只剩下他自己。

他背负的东西太多,也太累。

所以我想让他有一个家,并不是狭义理解上的家,而是一个人。

这个人或许不一定是真的家人,也不一定是爱人,但是却是一个让嘤嘤在感觉疲惫的时候,可以全心依靠的人。

这个人不柔弱,不拖后腿,不需要他的保护。

这个人可以站在与嘤嘤并肩的位置,可以跟燕大侠一起装13(并不是)

……写的可能有些混乱,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去表达那种感觉,但是大概的意思是清楚的。

所以我创造了烈焰这个角色。

尽管有关少年嘤的部分在我不计后果的放飞自我的情况下,已经被我写的不能再崩😂

但是,我一直在催眠自己:其实你写的也不是特别烂😂

于是,我的感觉好受多了。

本以为04会主场步鹰和嘤嘤的对手戏,甚至能发展到嘤嘤完全进化成燕大侠,但是没想到的是neng出了一大半的回忆杀。猝不及防之下,篇幅到了,到了,了………

碎碎念就到这里吧,下次更新要在周末吼吼吼~~~


清月悠

又是《Ultra  Fly》我死了……赛罗sama太太太帅了!(破音)❤❤❤

又是《Ultra  Fly》我死了……赛罗sama太太太帅了!(破音)❤❤❤

清月悠

我爱兔砸!!!他全身上下充满光芒散发着无尽的魅力!每一次与他的相遇都是幸福得恍若做梦的时刻!不知道10周年的时候,官方会不会再安排赛少开见面会啥的,也不知道到时候自己能不能赶上,所以10周年的礼物就提前送了,我爱兔子!我爱赛少!我爱赛罗!重要事说三遍

我爱兔砸!!!他全身上下充满光芒散发着无尽的魅力!每一次与他的相遇都是幸福得恍若做梦的时刻!不知道10周年的时候,官方会不会再安排赛少开见面会啥的,也不知道到时候自己能不能赶上,所以10周年的礼物就提前送了,我爱兔子!我爱赛少!我爱赛罗!重要事说三遍

辰砂

【英雄同人】烈焰飞鹰 02

02

山洞里,篝火的火光升腾跳跃,忽闪忽闪映得这简陋的山洞竟有了几分艳丽之色。

火堆旁架着简单的木架,木架上串着一只已经烤的半熟的兔子,滋啦滋啦的往火里滴着油。

再往旁边,坐着一个模样俊俏的姑娘,正手法娴熟的转动木钎子,防止肉被烤焦。

关东山地势很高,长年气候寒冷,山洞里虽然架着个火堆,但却并不暖和。除了火堆附近的方寸之地,其他地方还是凉嗖嗖的。

而这身段清瘦的姑娘上半身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红色衬衫,那衬衫是很时髦的洋装样式,一看就绝对是关东山这种边远小城买不到的。

而她那件样式同样时髦的红色风衣正盖在躺在她身后的少年的身上。

风衣很长,即便是燕双鹰身材修长,竟也及到了他的膝盖下方。由此看来,坐在火堆旁的那个...

02

山洞里,篝火的火光升腾跳跃,忽闪忽闪映得这简陋的山洞竟有了几分艳丽之色。

火堆旁架着简单的木架,木架上串着一只已经烤的半熟的兔子,滋啦滋啦的往火里滴着油。

再往旁边,坐着一个模样俊俏的姑娘,正手法娴熟的转动木钎子,防止肉被烤焦。

关东山地势很高,长年气候寒冷,山洞里虽然架着个火堆,但却并不暖和。除了火堆附近的方寸之地,其他地方还是凉嗖嗖的。

而这身段清瘦的姑娘上半身却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红色衬衫,那衬衫是很时髦的洋装样式,一看就绝对是关东山这种边远小城买不到的。

而她那件样式同样时髦的红色风衣正盖在躺在她身后的少年的身上。

风衣很长,即便是燕双鹰身材修长,竟也及到了他的膝盖下方。由此看来,坐在火堆旁的那个姑娘,也是不矮的。

昏睡的少年眼睫毛颤了颤,拧起眉头,随即慢慢睁开眼睛。

听到身后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专心烤兔子的姑娘也没回头,只是出声问到:“你醒了。”

“这是哪?”

“一个山洞。”

“我怎么会在这……”少年喃喃自语。

肩膀的剧痛冲击着他的神经,一瞬间,父母、兄妹被杀的场景在他头脑中闪过。

那不是梦。

他的家人,都已经不在了。

燕双鹰紧紧的抓着身下的稻草,指甲几乎把手掌心掐出血来。

他的妹妹才七岁。

七岁!

那群挨千刀的畜生,怎么下得去手!

燕双鹰双目赤红,挣扎着站起身。

“你想做什么?”

“我要去杀了那帮畜生!”少年用嘶哑的声音吼着回答。

专心烤兔子的姑娘耸了耸肩膀,也不阻拦,说:“那你请便。反正你也走不出这山洞。”

只不过这话在满心仇恨的燕双鹰听来,却是十足的轻视的意思。

他恶狠狠的瞪了那姑娘的背影一眼,然后迈开沉重的腿,摇摇晃晃的朝洞口走去。

而那姑娘则是悠闲的数着燕双鹰的步子:

“一,

“二……”

还没数到三,就听到“噗通”一声。

姑娘的视线终于从兔子身上移开,扭头看了看栽倒在自己身旁的燕双鹰。

“你看,我没说错吧。”她得意洋洋的说着,故意拍了拍燕双鹰有伤的肩膀。

也不知道她到底用了多大力气,本来已经昏厥过去的燕双鹰竟硬生生被她拍醒了。

那姑娘俯下身去,看着表情痛苦到扭曲的的燕双鹰,说到:“就你现在这小身板,你是想去报仇啊,还是想去送死啊?”

少年倔强的瞪着乌黑的眼睛,咬牙说到:“那我也要去!”

那姑娘笑了笑,也不在意少年火药爆炸一样的态度,说:“我敬佩你的勇气。但是你想过没有,你这样去,先不说能不能撑到目的地,即便是你真的找到了仇人,就凭你这样子,你又能杀几个?”

“我……”

她并不打算让少年反驳,在他开口的瞬间便用手指用力按住了他的嘴唇,继续说到:“不要跟我说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了。你就能那么肯定你杀得那一个两个就一定是杀死你父母和兄妹的人吗?更何况你现在连我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都杀不死,你以为你还能杀死那群穷凶极恶的土匪?你倒是不怕死,可是你要是死了,就再没有人能给你的家人报仇了,而你的那些仇人只会砍下你和你家人的脑袋挂在他们的大门口,耀武扬威的跟其他人炫耀,这就是敢跟他们做对的下场。这是你希望的结果吗?”

“……”

少年不说话了。

而她知道,他已经冷静下来了。

姑娘欣慰的笑了笑,说:“你饿了吧,正好兔子烤的差不多……”

正说着,一阵焦糊味传进了她的鼻子。姑娘扭头一看,自己精心烤了老长时间的兔子竟然被烧焦了。

她刚才一直在跟燕双鹰说话,半天没翻转,所以烤糊是难免的。

“我的兔子!”

那姑娘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度,把还沉浸在思考里的燕双鹰吓了一跳。

他抬起头,却看见面前有一只颤抖的手指,正指着自己,随即,姑娘咬牙切齿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你,给我记着,你欠我一只兔子。”

“……”

于是,短短数月之后便在江湖上扬名的第一杀手燕双鹰燕大侠于这一天,在这个极其简陋的山洞里,莫名其妙的欠下了人生第一笔物债。

一只兔子。


“怎么?嫌我烤的不好吃?”

在看到自己递到少年嘴边的兔子腿只被咬了很小一口便没再减少之后,那姑娘挑了挑眉,问到。

燕双鹰不语,也不动。

父母兄妹尸骨未寒,杀死他全家人的畜生逍遥自在,而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

他怎么吃的下。

心思缜密的姑娘自然猜得到少年的心思,但却不劝他,只是淡淡的说:“要不咱们打个赌,是仇人先被你杀死,还是你自己先饿死。我赌一块大洋,你先饿死。”

燕双鹰的眼中终于有了波动。他抬起头,愤愤的看了这个让他感觉有些火大的家伙一眼,然后想抬起手,却扯动了肩头的伤口,痛的他抽了一口冷气。

可他硬是咬着牙,不服输一般的抢过那姑娘手里的兔子腿,恶狠狠的撕扯着上面的肉,用力吞进肚子。

“这还差不多。死了还谈什么报仇。 呐,输给你的。”姑娘说着手指间也不知道从哪变出一块大洋,心情很好的塞进了少年上袄的口袋里。

不多时,一只兔子被这两个人啃的精光。

那姑娘起身走到火堆另一侧,弯腰拿起一个小巧的酒坛,冲着燕双鹰扬了扬,问:“想不想喝几口?”

少年盯着那姑娘,回答:“给我。”

姑娘走到燕双鹰身边坐了下来,以让人难以琢磨的速度,从燕双鹰的衣兜里把刚才的那块大洋夹了出来。

她眯眼笑着看着燕双鹰,慢条斯理的说:“价格一块大洋。”

“……”

姑娘也不管少年顿时有些精彩的表情,还算是厚道的拔了酒坛的塞子,举到他的嘴边。

燕双鹰也不客气,扬起脖子大口喝了起来。

“你最好都喝掉。一会儿我要把你伤口里的子弹取出来。我没有麻药,没有止血药,也没有像样的工具,只有匕首。你可能得多遭点罪。”

少年一口气喝光了酒,正宗的烧刀子,咽下去之后连喉咙都火辣辣的疼。到了肚子里,更好像是烧起了一团火,不消一会儿,冰冷的身体都热起来了,连肩膀的枪伤似乎都没有那么疼了。

姑娘从靴筒里拔出一只匕首,对燕双鹰说:“躺好。”

燕双鹰倒是没再跟她唱反调,乖乖躺了下来。

姑娘解开他领口的几个扣子,向两侧一扯,露出少年结实的肩头。肩头上,有两个半结痂半冒血的窟窿。

“要是害怕就闭上眼睛,要是疼就喊出来。”

少年只是看着她,并不答话。

“……你还是把眼睛闭上吧,你这么盯着我看,我怕我手抖。”姑娘说着拎过自己的风衣,拽着一只袖子盖在了燕双鹰的眼睛上。

少年终于说话了,他说:“我还以为你很厉害。”

带着笑意的声音传进少年的耳朵:“这算是挖苦我?还是算我刚才欺负你的报复?”

“我以为你是不会发抖的。因为你面对那帮穷凶极恶的畜生都能泰然自若。”

“那我当这是夸奖。”

燕双鹰感觉似乎有液体滴在他的伤口上,但他还没来得及去想那是什么,就感觉一阵钻心的剧痛,毫无征兆的侵袭他的感官,痛得他几乎叫出声音。

但是他忍住了。

他用力咬紧自己的牙齿,用力之大几乎要生生把一口洁白的牙齿咬碎。

他听到肉体被烧焦的“滋滋”声,随即又闻到了和烤兔子差不多的焦糊气味。

他知道,那姑娘一定是再用烧红的匕首挖他伤口里的子弹。

这样的痛苦持续了有好几秒钟的时间,他感觉那把刀从伤口里拔了出去。

燕双鹰大口的喘着粗气。

他又听见了那姑娘的声音。

“张嘴。”

他刚张开嘴,就感觉一根什么东西被横着塞进了他的牙齿中间。他不知道那是什么,说是棍子,似乎太软了,说是一叠布,又太硬了。

“这个才挖了一半,一会儿还有一个呢,你还是咬着点别的东西。要不这么漂亮的一口牙齿,咬坏了怪可惜的。”

烧红的匕首又一次毫无征兆的刺进了他的伤口里,让他没有精力再去思考嘴里的东西到底是什么。

燕双鹰觉得,这短短的时间,过的无比漫长。

直到两颗子弹都被挖出,燕双鹰的嘴才松了力气,如同劫后重生一般,大口喘息。

这时他才发觉,自己的嘴里满是血腥味。

他又听见了那姑娘的声音,带着由衷的赞赏之意:“看不出来,你够有骨气。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燕双鹰。”少年用沙哑的声音回答。

“燕双鹰。”她念了一遍,道,“好名字。跟你很般配。”

“你呢?”

“我啊……”那姑娘吐出两个字便没了下文。

燕双鹰等了半天他没听她回答,以为是她不愿意说,便也没再问。

而就在这时,燕双鹰听见了她的回答:

“你叫我烈焰吧。就像这篝火一样的,烈焰。”

“烈焰。”燕双鹰重复她的名字,顿了顿,说,“谢谢你。”

烈焰呵呵笑了笑,道:“空口白话说说多没诚意。记得还我十只兔子,一只是你欠我的,九只是答谢礼。”

“……”

彼时,少年不曾想到,与少年年纪相仿的姑娘也不曾想到,这十只兔子,竟用了一生,也没能还完。

【乱入的辰砂:所以本文又名《由十只兔子引发的血案》(尼快够)】

——————————————我是分割线——————————————

下一章烈焰调戏(并不是)嘤嘤预警←_←

奶凶鹰预警←_←

步鹰老先生出没。

文风持续神经病╮( •́ω•̀ )╭

滚去碎觉了。不定期更新。

就这样~


辰砂

【英雄同人】烈焰飞鹰 01

01

烟尘,火光。

边城的夜晚,被震耳的厮杀声打破宁静。

枪声不绝于耳,重机枪发射带出的火花把黑夜点燃,如同催命的鬼火,不知又夺走多少英魂。

一中年男人被几个身强体壮的年轻汉子推搡着押解到一处山丘之上,停在迎面急匆匆走来的男人面前。

这男人身形并不算强壮,个子也不高。高颧骨,蒜头鼻,一只眼睛还被一块黑色眼罩遮着,兴许是以前受过伤,露在外面的那只好眼睛眼梢吊着,眯成一条缝,闪着狡诈的精光。

“刘大麻子。”那被押解着的中年男人一见这人便认了出来,不屑的冷哼一声。

刘大麻子皮笑肉不笑的捏起了中年男人的下巴,哼哼到:“我今天来,想和你商量件事儿。”

“什么事儿?”

“步鹰这个名字,听说过吗?”

“来无影,去无踪,神枪第一...

01

烟尘,火光。

边城的夜晚,被震耳的厮杀声打破宁静。

枪声不绝于耳,重机枪发射带出的火花把黑夜点燃,如同催命的鬼火,不知又夺走多少英魂。

一中年男人被几个身强体壮的年轻汉子推搡着押解到一处山丘之上,停在迎面急匆匆走来的男人面前。

这男人身形并不算强壮,个子也不高。高颧骨,蒜头鼻,一只眼睛还被一块黑色眼罩遮着,兴许是以前受过伤,露在外面的那只好眼睛眼梢吊着,眯成一条缝,闪着狡诈的精光。

“刘大麻子。”那被押解着的中年男人一见这人便认了出来,不屑的冷哼一声。

刘大麻子皮笑肉不笑的捏起了中年男人的下巴,哼哼到:“我今天来,想和你商量件事儿。”

“什么事儿?”

“步鹰这个名字,听说过吗?”

“来无影,去无踪,神枪第一,大刀步鹰?”

中年男人每说出几个字,刘大麻子便一脸满意的神情,不住点头。待到他说完,刘大麻子便阴阳怪气的问到:“听说你们是抗联的老朋友啊。”

中年男人扬起头,不卑不亢的回答:“不错。”

刘大麻子眯眼笑了笑,一副和善的样子。说:“最近他闹得太凶了,日本人想和他谈谈。”

“谈谈?”

刘大麻子仰天大笑,道:“日本人想要杀他。”

中年男人不屑的嗤了一声:“那你们就去找他吧。”

“只有你才知道他的下落。”刘大麻子眼珠子一转,看着面前的人说到,“这样吧,步鹰的一条命,换你的一条命。”

中年男人会意,笃定道:“你是想让我告诉你他在哪,这很容易。”

刘大麻子颇有些赞赏的点头,示意手下松绑。

被解开桎梏的中年男人稍微活动了一下发酸的手臂,朝着山上一扬下巴,说:“他就在这山里面。”

刘大麻子眯了眯眼睛,说:“我希望你能跟我们合作。”

“合作?跟你的日本爹?”

刘大麻子一把拔出腰间的铁片刀架在了中年男人的脖子上。

中年男人丝毫不见慌张的把刀刃往外推了推,朝刘大麻子勾了勾手指。

刘大麻子以为他是想告诉自己步鹰的行踪,便凑了过去,不想冷不防之下被中年男人猛的抽了一个嘴巴。

“你!”刘大麻子愤怒的举起刀想杀了这个软硬不吃的家伙,但是转念一想他是唯一知道步鹰下落的人,所以举刀的手生生停在半空,半天没劈下去。

中年男人见状嘲笑道:“来吧杂种,你还想什么呀?是不是给日本人当了儿子,砍人手都软了?”

刘大麻子再也忍受不了这样的挑衅,登时目露凶光便一刀向中年男人刺了过去。

中年男人也不是省油的主,一下便治住了刘大麻子,随手一掷便把他扔在地上,随即与他那群手下打斗起来,几个呼吸的功夫便撂倒一片。

见自己的手下不是对手,摔在地上的刘大麻子拔出枪,对着中年男人的后心便是一枪。

刹那间,生死已定。


成堆儿的木材噼里啪啦的燃烧,把黑夜映得普通白昼。

再也没有了悲壮的拼杀声,此时的燕家,只剩下一群忙着洗劫的土匪,人模人样的为胜利吆喝着。

一棵粗壮的大树上结结实实的绑着一个人,刘大麻子手下的二当家一边引着刘大麻子往这走,一边骂骂咧咧:“这小王八蛋真难对付,杀了咱们好几个弟兄。”

“他是谁?”

“燕彪的小儿子燕双鹰。”

刘大麻子打量了被绑在树上的年轻人一眼,问到:“你是燕双鹰?”

看上去约摸有二十来岁的小伙子怒目圆瞪,冲着刘大麻子大吼到:“我是你爷爷!”

刘大麻子不怒反笑,道:“只要今天你叫我一声爷爷,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燕双鹰狠狠吼了回去:“你今天就是叫我祖宗,我也不会放过你!”

刘大麻子气的连说了两声“好”,扭头迈开步子,似乎要离开,边走边说:“小子你有种。”

话音未落,猛的转身对着燕双鹰就是两枪,在他两边肩头各留下了一个血洞。

而让人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这两声枪响竟然从枝繁叶茂的大树上震下一团红色的东西,真的是血红血红的,跟一张刚被剥下来的人皮似的,连刘大麻子都被吓了一跳。

那血红的东西本能的扶住燕双鹰的肩膀稳住身形,似乎是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直到听见抽气声才发现自己的两只手都按在了人家的伤口上,遂忙松开了手,说到:“啊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她抬头看向燕双鹰的脸,目光所及,他的眉眼,竟让她有了一瞬间的愣神。

一众土匪这时也终于反应过来那是个活人,站在刘大麻子身边的二当家骂到:“他妈的,树上还藏一个。你是什么人?”

那一身血红色的人被这聒噪的声音吵的回过神,目光从面前的少年脸上移开,看了看绑在他身上的绳子,不屑的嘲讽道:“以多欺少?不是我瞧不起你们,你说说你们一群站着撒尿的大老爷们儿,欺负一个孩子,我都替你们臊得慌。”

她说完转过身,看着那个独眼龙,和他旁边的家伙。

“娘们儿?”二当家一愣,随即不怀好意的嘿嘿笑了起来,“长得挺标志。大当家,是把她绑了送你屋去,还是赏给兄弟们快活?”

还没等刘大麻子开口,那姑娘却笑了,毫不慌张的问到:“你们想睡我?”

“呦!”二当家看了看刘大麻子,又看了看周围跃跃欲试准备绑人的弟兄,一脸淫▲荡的笑到,“这骚▲娘们儿懂的还挺多。”

话音一落,引得一群土匪哄堂大笑。

刘大麻子这时也发话了:“这婊▲子就赏给兄弟们吧。”

“听见了吗,我们大当家说了,把你赏给兄弟们!”

又是一波哄堂淫▲笑。

身后传来少年说话的声音,虽然有些虚弱,却依然清晰:“你快走吧,这群畜生会把你折磨死的。”

红衣的姑娘笑了笑,尽管她背对着少年,少年根本看不到。

“我走了,让他们欺负你吗?”

也不等身后的少年再说什么,那姑娘冲着离自己最近的土匪啰啰够了勾手指,说:“那你先来吧。”

那啰啰淫▲笑着边解腰带边走了过去,到了那姑娘近前却被她一把拽了过去,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感觉下颌骨一阵疼痛,接着一个圆滚滚的东西被强硬的塞进了嘴里,撑得他的下巴几乎脱臼。

眼前是那姑娘灿烂的笑脸。

可他却没来由的感觉不寒而栗。

“那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红衣姑娘的嘴里轻飘飘的吐出这么一句话,随即,轰的一声,炸开的血肉和骨头飞溅的到处都是。

一群土匪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等他们反应过来冲进白色的浓烟里去找人的时候,大树下已经空空如也,那个姑娘和燕双鹰早已经不知去向。


日本驻关东军司令部情报处。【日语废,日本人的对话请大家自行想象这就是日语😂】

“是!是!请长官放心!”

崎原挂断了电话后,想了想,转头冲他身边的副处长说到:“小渊君,我要你你去一趟关东山,明天一早就动身。”

“是。长官。”小渊领命后,问到,“是有步鹰的下落了吗?”

崎原摇了摇头,回答:“暂时还没有。”

小渊不解的问:“那长官的意思是?”

崎原叹了口气,说:“731实验基地逃脱了一个很重要的实验体,上面派人一路追到关东山附近便没了线索。刚才上面打来电话要我们务必找到实验体的下落,把她抓回去。这件事情交给别人去办我信不过,所以只好麻烦小渊君跑一趟了。”

“是。”

“记住,一切先以抓住实验体为主,并且务必确保实验体的安全。至于步鹰,若是顾不上可以先放一放。”

“是。”

崎原递了一个牛皮纸的档案袋给小渊,说:“这里面是那个实验体的资料,你拿去吧。”

小渊接过档案袋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

让小渊感到诧异的是里面只有一张纸,而且纸上的文字也寥寥无几,只写了实验体的身高体重和“母体000”的名字。

右上方,印着一张不太大的黑白色调的图像。

倒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人。

——————————————我是分割线——————————————

01卖了个关子。

英雄里面出徒之前的嘤嘤真的是贼可爱,虽然容易炸毛,但是炸起毛来奶凶奶凶的。虽然武力值还不高,做事也容易冲动,但是这种鲜活的有血有肉的样子,跟出徒之后谁见了都想拜服感叹一声“下凡辛苦了”的燕大侠相比,让人觉得非常真实。(虽然看出徒之后的燕大侠装13也贼痛快)

所以我在码这篇文的时候留了一些私心,想多写写燕大侠成仙前的样子。(虽然对剧情发展并没有什么卵用)

毕竟奶凶属性,再加上软萌的嫩模样,让人很想捏有没有!!

所以,奶凶软萌的燕大侠,存在了3章…………

吼吼吼~


jizhq185

醒着的梦呓——英雄谁在

醒着的梦呓——英雄谁在

 

近日,观看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心情激荡,久久不能平息。许久不进影院的人,却完全融进影片的场景之中,数次被眼泪蒙住了眼帘,数次忍不住抽噎出声。真可谓许多年未看到这样触动心扉的电影。

其实,心情的激荡,并非是被电影人物情节的精彩牵动,恰恰是因了影片中的人物大多是平凡的小人物,情节也是平常习见的情节。然而,就是这样的平凡,完全把自己融于其中而不得自拔。因为,自己就是在这个历程中出生、成长、奋斗,跋涉直至衰老的一份子。

一个为大典做保障的工程师、一个开初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核物理技术员、一个小巷里的嬉闹的孩童、一个残疾的修表师傅、一个生活并不顺利的出租司机...

醒着的梦呓——英雄谁在

 

近日,观看了电影《我和我的祖国》,心情激荡,久久不能平息。许久不进影院的人,却完全融进影片的场景之中,数次被眼泪蒙住了眼帘,数次忍不住抽噎出声。真可谓许多年未看到这样触动心扉的电影。

其实,心情的激荡,并非是被电影人物情节的精彩牵动,恰恰是因了影片中的人物大多是平凡的小人物,情节也是平常习见的情节。然而,就是这样的平凡,完全把自己融于其中而不得自拔。因为,自己就是在这个历程中出生、成长、奋斗,跋涉直至衰老的一份子。

一个为大典做保障的工程师、一个开初连名字都不知道的核物理技术员、一个小巷里的嬉闹的孩童、一个残疾的修表师傅、一个生活并不顺利的出租司机、一个备飞的飞行员,一个退休的老乡村干部......。这一个个普通的人物,串起了整个共和国成长历程中的每一个转折。就是这些平凡人物的平常小事,映衬了社会前进的大背景。以平凡显宏大,以小人物而映大社会。

在国之大业里,根本看不到他们的业绩;在国之历史中,根本见不到他们的身影;在国之功勋簿里,根本记不到我们的名字。正如唐代卢纶所道:亭亭七叶贵,荡荡一隅清。他日题麟阁,唯应独不名。

然而,正是这些默默无闻的平凡的英雄,扛起了历史的重任,保证了大国的崛起。

更似李白所言: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

共和国在高歌崛起的时候,更不能忘记这些平凡而伟大的人!

 

千万代,沧桑易变容颜改。

容颜改,长城屹立,始皇何在?

 

题名麟阁豪雄彩,建功筑业群英载。

群英载,前人历苦,后人康泰。

——忆秦娥·英雄谁在




辰砂

【英雄同人】烈焰飞鹰 00(食用说明)

【本文食用说明】

※本文为电视剧《英雄》(2000)燕双鹰的同人文,原剧向。

※本文女主原创。但是女主不作不苏不婊,这是我唯一能做出的正经的保证。

※作者雷区一男多女以及一女多男,所以这就是女主和嘤嘤可能都没有感情线的原因(滚!)

※上一条说的女主和嘤嘤没有感情线应该是在扯淡。

※本文非常正经(这句纯属胡扯)

※作者脑洞清奇,文风丧心病狂(※※※这句是全篇的重点,拿本子记下来,考试要考※※※)

※作者懒的别致,诈尸式不定期更新。

↑↑↑以上,没了。↑↑↑

————————————————————————————————————————

写在正文之前的碎碎念:

【问】:(≖_≖ )英雄里那么多妹子……

【辰砂】:多么,...

【本文食用说明】

※本文为电视剧《英雄》(2000)燕双鹰的同人文,原剧向。

※本文女主原创。但是女主不作不苏不婊,这是我唯一能做出的正经的保证。

※作者雷区一男多女以及一女多男,所以这就是女主和嘤嘤可能都没有感情线的原因(滚!)

※上一条说的女主和嘤嘤没有感情线应该是在扯淡。

※本文非常正经(这句纯属胡扯)

※作者脑洞清奇,文风丧心病狂(※※※这句是全篇的重点,拿本子记下来,考试要考※※※)

※作者懒的别致,诈尸式不定期更新。

↑↑↑以上,没了。↑↑↑

————————————————————————————————————————

写在正文之前的碎碎念:

【问】:(≖_≖ )英雄里那么多妹子……

【辰砂】:多么,才4个。╮( •́ω•̀ )╭

【问】:……(▼皿▼#) 燕双鹰系列里那么多妹子,你为啥还要原创女主?

【辰砂】:第一,嘤嘤命太硬了,能把原剧里的妹子全都克死。所以我要neng出一个让他克不死的。^_^

【问】:(●.●)第二?

【辰砂】:英雄里面的几个妹子都挺好的,死了太可惜了,所以我希望她们珍爱生命,远离嘤嘤。^o^

【问】: (°ー°) 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那第三?

【辰砂】:第三才是最重要的一点。 (^.^)/

【问】:( ⊙ o ⊙ )诶?

【辰砂】:因为我喜欢~我乐意~我挖坑我说了算~~~→_→

【问】:…………!@#%'*&?&);@&!:-/_┴┴︵╰(‵□′)╯︵┴┴!!!!

————————————————————————————————————————

元芳:兄弟,你认为怎么样?

嘤嘤:我觉得作者想看到自己的脑浆。

元芳:双鹰兄,你息怒。我看还是让她化成齑粉更妥当一些。

嘤嘤:那就有劳元芳兄了。

辰砂:我我我警告你,你别过来啊,我有三十万大军护驾,你敢过来我拍死你!

元芳:无妨。反正你和你的三十万大军已经被我包围了。你们跑不了。

辰砂:…………(多么痛的领悟)

————————————————————————————————————————

晚上放文ᕙ(`▿´)ᕗ


辰砂

这段时间重温老剧,神探狄仁杰系列,燕双鹰系列。然后就中了老剧的毒,出不来了😂


看一堆老戏骨飚戏简直太爽了有木有!


萌萌哒狄胖,乖芳,吕奶奶的武皇。


元芳是真的好看啊,英雄里面更是简直嫩的想捏一捏(。>∀<。)


于是我想写同人文了,一开始想写神狄的,但是觉得自己写不了推理,所以就决定写一个英雄的同人。


反正萌萌哒嫩嫩哒嘤嘤和芳乖是我的(¬_¬)我要通通抱走(。>∀<。)

这段时间重温老剧,神探狄仁杰系列,燕双鹰系列。然后就中了老剧的毒,出不来了😂


看一堆老戏骨飚戏简直太爽了有木有!


萌萌哒狄胖,乖芳,吕奶奶的武皇。


元芳是真的好看啊,英雄里面更是简直嫩的想捏一捏(。>∀<。)


于是我想写同人文了,一开始想写神狄的,但是觉得自己写不了推理,所以就决定写一个英雄的同人。


反正萌萌哒嫩嫩哒嘤嘤和芳乖是我的(¬_¬)我要通通抱走(。>∀<。)


清月悠

星期六见,赛罗,另,十周年快乐啊!

星期六见,赛罗,另,十周年快乐啊!

清月悠

目测迟早变欧布原生形态的女友粉😂😂

目测迟早变欧布原生形态的女友粉😂😂

天然呆的娜娜酱
《江湖侠影》 取材自 ——《英...

《江湖侠影》

取材自
   ——《英雄》章子怡

《江湖侠影》

取材自
   ——《英雄》章子怡

清月悠

明天一人血书求官方把这只欧布原生放出来,他太帅了!我想拿大宝剑的原生球球了😭😭😭

明天一人血书求官方把这只欧布原生放出来,他太帅了!我想拿大宝剑的原生球球了😭😭😭

矮西瓜的笨啦啦

无极喜欢夜燕

英雄也喜欢夜燕

他们常常吵架拌嘴

因为女人,因为武功,因为......

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冤家

但......

十多年的情谊,早已使他们成为了彼此最重要的人,最有默契的搭档

毕竟,他们是陪伴对方一辈子的人

无极喜欢夜燕

英雄也喜欢夜燕

他们常常吵架拌嘴

因为女人,因为武功,因为......

他们是不折不扣的冤家

但......

十多年的情谊,早已使他们成为了彼此最重要的人,最有默契的搭档

毕竟,他们是陪伴对方一辈子的人

诗与光

英雄和伟人是不同的。王者和圣人是不同的。伟人是庸人的最高体现。比如歌德。而拜伦是英雄,是王。孔子是伟人圣人,而嵇康是英雄。英雄是要使剑的。与其说精神是一面旗帜,不如说是一把剑。旗帜只是一片布,布无精神,而剑,却是要杀伐的。


英雄和伟人是不同的。王者和圣人是不同的。伟人是庸人的最高体现。比如歌德。而拜伦是英雄,是王。孔子是伟人圣人,而嵇康是英雄。英雄是要使剑的。与其说精神是一面旗帜,不如说是一把剑。旗帜只是一片布,布无精神,而剑,却是要杀伐的。


清月悠

银河和维克特利不愧是基友,合影的时候都喜欢主动向大小朋友握手拥抱,好暖的✓合影的时候可以搂腰我满足了,p8是退场的幕后银河hhh,准备出大门无意间看到了远远的拍到了依稀的身影😂

银河和维克特利不愧是基友,合影的时候都喜欢主动向大小朋友握手拥抱,好暖的✓合影的时候可以搂腰我满足了,p8是退场的幕后银河hhh,准备出大门无意间看到了远远的拍到了依稀的身影😂

清月悠

我爱这只兔子!!!超级超级暖!很活泼调皮还又该死的帅气!花花是小翼老姐拜托转送的,因为她不能来,我是借花献兔。兔兔真的超级宠粉啊,见了他三次,每次都让我更加喜欢他,不带这么撩的╭(╯^╰)╮

我爱这只兔子!!!超级超级暖!很活泼调皮还又该死的帅气!花花是小翼老姐拜托转送的,因为她不能来,我是借花献兔。兔兔真的超级宠粉啊,见了他三次,每次都让我更加喜欢他,不带这么撩的╭(╯^╰)╮

My

祖国70周年阅兵-火箭军

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是中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火箭军全体官兵要把握火箭军的职能定位和使命任务,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

中国人民解放军火箭军是中国战略威慑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大国地位的战略支撑,是维护国家安全的重要基石。火箭军全体官兵要把握火箭军的职能定位和使命任务,按照核常兼备、全域慑战的战略要求,增强可信可靠的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加强中远程精确打击力量建设,增强战略制衡能力,努力建设一支强大的

清月悠

击掌击掌,2019.10.06上海浦江郊野公园奇迹花园维克特利奥特曼vs雷德王。第一次见维克特利,声援了一天下来嗓子有点干痛,这只维克特利太好了!合影的时候给抱给握手,上午场还邀请我上台互动学习光线,送给我迪迦的拼图板❤今天的我又是不会发射维克特利姆光线的一天🙈

击掌击掌,2019.10.06上海浦江郊野公园奇迹花园维克特利奥特曼vs雷德王。第一次见维克特利,声援了一天下来嗓子有点干痛,这只维克特利太好了!合影的时候给抱给握手,上午场还邀请我上台互动学习光线,送给我迪迦的拼图板❤今天的我又是不会发射维克特利姆光线的一天🙈

壹玖

晋胤王朝年历(一)

晋胤王朝年历

火允元年 楚枫炎率众攻下祀盐城,斩夏王林桀,改元火允,立国号晋胤

火允三年 夔奉命统帅精兵三千强攻南蛮,于阵前射杀蛮王,余众皆降。楚枫炎封其为南国国君,管理南蛮,赐姓萧

火允十年 晋胤王朝上将离会合南国国君萧夔远征风瑾原赫族,赫族降。楚枫炎在风瑾原建越国,封赫族族长溪为越国君,赐姓百里。

同年,帝师娄子期告老还乡,楚枫炎划岚江至雁荡山一片为娄子期封地,国号为江。

火允十二年 娄子期统一度量衡,各国商务大量流通,江国覃商开始兴起。

同年,楼兰古国进犯,成兵西凉漠,楚枫炎亲征,娄子期,离,萧夔等人皆随军出征。晋胤军于古烬河全歼楼兰部队,双方签下古烬河盟约,楼兰保证永不再犯并让出了自西凉漠至古烬河...

晋胤王朝年历

火允元年 楚枫炎率众攻下祀盐城,斩夏王林桀,改元火允,立国号晋胤

火允三年 夔奉命统帅精兵三千强攻南蛮,于阵前射杀蛮王,余众皆降。楚枫炎封其为南国国君,管理南蛮,赐姓萧

火允十年 晋胤王朝上将离会合南国国君萧夔远征风瑾原赫族,赫族降。楚枫炎在风瑾原建越国,封赫族族长溪为越国君,赐姓百里。

同年,帝师娄子期告老还乡,楚枫炎划岚江至雁荡山一片为娄子期封地,国号为江。

火允十二年 娄子期统一度量衡,各国商务大量流通,江国覃商开始兴起。

同年,楼兰古国进犯,成兵西凉漠,楚枫炎亲征,娄子期,离,萧夔等人皆随军出征。晋胤军于古烬河全歼楼兰部队,双方签下古烬河盟约,楼兰保证永不再犯并让出了自西凉漠至古烬河的广袤土地

火允十三年,为了稳定西北边境,楚枫炎于西凉漠设白玉司,专职西北军务,并将古烬河以西悉数封给离,赐姓白,封国号为秦。

火允十六年,奥琉曼哈顿国的神牧教传教士越过瓦罗海,到达东陆,晋胤王朝第一次接触到了神牧教,同时,西陆到达的东陆的海上之路被发现,西陆商人开始涌入东陆,东西贸易就此开始。

火允十七年,为了应对贸易和管理外来人员,楚枫炎于瓦罗海畔设船政司,同时建立南海国,封船政司主司牧拓为南海国国君。

娄子期于江国设稷下宫,倡导有教无类,开始招收平民学生,得门众弟子万余。

火允十九年  白离选精壮兵士八千组建白武卒,攻百丽,胜。

火允二十三年 立太子楚舜琰    娄子期病逝,幼子娄回继位,姜后开始垂帘听政

火允二十五年 神牧教大主教幻寰觐见,与帝师姜伯俞斗法,败

火允二十六年  姜伯俞辞去帝师之职,领稷下宫初代弟子三千人赴临南泽,开荒地数万顷。楚枫炎划临南泽为姜伯俞封地,国号燕。

火允三十年   天洛族西迁,泫达尔部迷失方向,自虎愁崖南下,劫掠晋胤子民。上将轩率两万兵士将其逐出晋胤国境,并于虎愁崖修建望洛要塞,楚枫炎封上将轩为齐王,赐姓空。统领两万兵士镇守晋胤国境的最北方。

自此,晋胤王朝七百年的国土规模基本奠定

火允三十三年  沧澜洲大旱,荒野万里,牛羊不生,饿殍遍地。

火允三十四年  沧澜洲帕达雅部十万铁骑西侵,第一次胤澜之战开始

火允三十四年   齐楚越三国军队会合,共计马步兵二十万,于风瑾原展开会战,晋胤联军胜,斩敌首五万余

火允三十五年  楚枫炎病逝,太子楚舜琰继位。改元火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