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范谢

3796浏览    4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1-16 09:59
白色系

新求生者
我不知道我画了多久,是从官方发布40分钟之后画的,如果真的撞梗了真的是巧合,我知道这个梗肯定会有很多人画我是在知道后第一时间内就去肝的没上老福特,希望不要被喷
宿伞攻受自站哦

新求生者
我不知道我画了多久,是从官方发布40分钟之后画的,如果真的撞梗了真的是巧合,我知道这个梗肯定会有很多人画我是在知道后第一时间内就去肝的没上老福特,希望不要被喷
宿伞攻受自站哦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2)

时间都知道

2)男儿身着红衣新嫁郎2

“公子,该更衣了。”侍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谢必安睁开眼睛,一套华丽凤冠霞帔齐整的挂在衣架上。


铜镜里的自己,脸上,头发上,俨然一副周正的红绸妆,心中没由来的悲伤,却也无可奈何。


僵硬地换上衣服,披上红盖头,谢必安被扶上了花轿。


“起轿!”随着媒人的声音,花轿上路了。


轿子里的谢必安不敢哭,怕弄花了妆容,他闭上眼,听着外头响亮的鞭炮声,小孩子们哄抢着喜果和喜糖的吵闹声,心里不由泛起一丝酸楚。


八爷娶妻京城里自然是热闹非凡,那里因为他们不知这轿子里头抬着的是个男人。


谢必安默默安慰自己:八爷并非有断袖之癖,说不定只是...

时间都知道

2)男儿身着红衣新嫁郎2

“公子,该更衣了。”侍女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谢必安睁开眼睛,一套华丽凤冠霞帔齐整的挂在衣架上。


铜镜里的自己,脸上,头发上,俨然一副周正的红绸妆,心中没由来的悲伤,却也无可奈何。


僵硬地换上衣服,披上红盖头,谢必安被扶上了花轿。


“起轿!”随着媒人的声音,花轿上路了。


轿子里的谢必安不敢哭,怕弄花了妆容,他闭上眼,听着外头响亮的鞭炮声,小孩子们哄抢着喜果和喜糖的吵闹声,心里不由泛起一丝酸楚。


八爷娶妻京城里自然是热闹非凡,那里因为他们不知这轿子里头抬着的是个男人。


谢必安默默安慰自己:八爷并非有断袖之癖,说不定只是让我呆在王府作一杂役,好好度过余生便罢.....


美好的念想终究只是个念想,他不会想到,自他进入王府那一刻,噩梦才刚刚开始。


谢必安,必安,必安,他并没有依照着母亲为他所取的名字一般好好生活。


花轿在王府堂前停了下来,谢必安被扶下花轿,盖着红盖头,他只能从缝隙里看见一小点的路面。


喧闹声愈演愈烈,八爷出来了,径直走过来,拉起他的手,进入了府中。


堂屋里,宾客满座,两人站在中央,谢必安整个仪式都迷迷糊糊的,只记得媒人喊道“夫妻对拜”时,心中强烈的屈辱和不甘。


熬过这仪式,谢必安被媒人扶进了洞房,“公子切记,定不可掀起盖布,在这里好生等着,一定要夫君打开方可,老身先走了。”


谢必安坐在床上,微微屈身鞠了一躬,以示感谢。


等媒人的脚步声渐轻,谢必安撩开盖头,环视了一下四周,房间里布置的富丽堂皇,正屋的桌子上摆满了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


“早生贵子,呵...”,谢必安看着这一桌点心,讽刺般的笑了笑,复坐回床上,披上盖布,静静等着婚宴结束。


这段最起码的规矩礼仪,他还是懂得的。


也不知这样挺直腰板做了多久,堂屋里的喧哗声依旧没有要消散的意思,谢必安就这么一直端坐到子时,最后实在是坚持不下去了,想靠着床沿小休一会儿,可头刚刚准备靠上去。


“吱呀”一声,门打开了,空气中混杂着一丝酒味儿,谢必安立马坐的笔直。


随着那人的一步步走近,他渐渐屏住了呼吸,盖头被掀了开来,刺眼的光亮一下进入了眼睛。


谢必安本能的抬起手,想要遮住眼睛,面前的人却一把握住了他的手腕。


谢必安愣了愣想刚想抬头,一只手却先他一步,抬起了他的下巴,“不嫁女儿嫁儿子,谢大人可真有意思,你是谢府的大公子?不会的吧?”


“我....不是....”


“呵。我就知道,这个老好贼哪儿会这么大方!”谢必安没有接话,低下头,“啪嗒!”一粒晶莹落在红裙上,


“怎么,嫁给本王,不乐意了?”


“没有...不,不敢...”


“敢怒不敢言吧”面前的人撇了他一眼,走到圆桌前倒上两杯酒。


“过来,喝交杯酒。”


“八爷....这....”谢必安有些犹豫,他还当真了?


“不愿意?”谢必安也不好多说什么了,走过去僵直的喝了酒,酒有些烈,谢必安蹙了蹙眉,咳嗽了两声。


再抬头,发现八爷正看着他,顿觉有些尴尬。


“八爷...”


“交杯酒都喝了,你还这么叫我?”八爷微微眯着眼睛说。


“八爷别说笑了,你我都是男儿身,怎..”谢必安说到一半停住了,那人走上来搂住了他的腰。


“别叫八爷了,我叫范无咎,还有啊,记得叫我夫君。”


“。。是”,谢必安的脸有些泛红,被一个男人搂在怀里在他看来是件奇怪的事。


“叫夫君。”


“夫...夫君...”,范无咎看着谢必安越来越红的脸,勾勾嘴角笑了笑,把怀里的人横抱起来扔到床上。


“八爷!”谢必安惊呼一声。


“你刚刚叫我什么?”


“对。。对不起,夫君。。”谢必安羞红了脸,拉了拉自己的衣襟。


范无咎拿起他的手吻了吻,“那你要用什么来道歉呢?”


谢必安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别过头,咬紧下唇不说话。


“怎么不说话了,你叫什么名字?”


“。。谢必安。。。”


“必安吗?好名字。”


范无咎说着,压在谢必安身上,把他禁锢在自己的双臂之间。


谢必安转过头看向范无咎,微微皱眉,“王爷您喝醉了,今晚早些歇息吧。”


“我没醉。”范无咎弯了弯手臂,离谢必安又近了一些,几乎快要贴到他的脸。


“夫人怎么不称夫君了呢?洞房花烛夜,夫人却让我早些歇息,未免太过意不去了吧?还是说,夫人迫不及待想做那事?”


谢必安有些温怒,起身想要推开范无咎,无奈自己一介文弱书生奈何不了范无咎自由习武的健壮体魄,“王爷请自重。”


谢必安看着范无咎似笑非笑的眼睛,强忍住自己的怒气,范无咎看着谢必安几近冒火的眸子,缓缓开口道:“怎么?你都被你那惜财如命的老爹许配给我了,还不让我碰?”


谢必安听了,一头雾水,范无咎看他一脸茫然,也猜到了几分,“我也没有为难你父亲,只让他发放善银五千两,济贫救灾,也算为朝廷效力,这事就算过去了。五千两,对你们谢家来说,九牛一毛而已。没想到,他竟说,自己的长子容颜绝美不下女子,让我纳为做妻可好,当时我只当他在说笑,便没有理他,谁知他居然真的挑了个良辰吉日把你嫁过来了。”






——————今日份的分割线——————-



今天的小白也依旧高冷kkk……


大家猜猜小黑现在对小白是什么感觉呐?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27)

咎安的宝贝出生啦 接下来要虐必安了(被打

——————————————

时间都知道27

谢必安躺在床上,微微蹙着眉。

苏澄边系着衣带边赶了过来,“大晚上的什么事这么着急?”

“你看看这妇人,莫不是要生了?”乔文珏披上外衣,“她刚刚晕倒在府前,被一个门生见着了带进来了。”

苏澄上前把了把脉,眉头紧紧地皱起,“让侍女准备些热水毛巾,越快越好!”

很快,卧房内拉起了帐子,苏澄走进去深呼吸了一口气,脱下了谢必安的裳裤,登时愣在原地。

“你们。。你们都先出去,把少爷叫进来。”苏澄掐了掐眉心对那些女眷吩咐道。

乔文珏听了侍女的传话,犹豫了一下说:“不太好吧,毕竟是女子生育,有你一个男医师...

咎安的宝贝出生啦 接下来要虐必安了(被打

——————————————

时间都知道27

谢必安躺在床上,微微蹙着眉。

苏澄边系着衣带边赶了过来,“大晚上的什么事这么着急?”

“你看看这妇人,莫不是要生了?”乔文珏披上外衣,“她刚刚晕倒在府前,被一个门生见着了带进来了。”

苏澄上前把了把脉,眉头紧紧地皱起,“让侍女准备些热水毛巾,越快越好!”

很快,卧房内拉起了帐子,苏澄走进去深呼吸了一口气,脱下了谢必安的裳裤,登时愣在原地。

“你们。。你们都先出去,把少爷叫进来。”苏澄掐了掐眉心对那些女眷吩咐道。

乔文珏听了侍女的传话,犹豫了一下说:“不太好吧,毕竟是女子生育,有你一个男医师已经够了……”

“别废话,你赶紧给我进来。”苏澄的语气听着不太友好。

乔文珏有些不大情愿但还是进去了,他站到苏澄边上一看,傻住了。

面前这个怀孕的“妇人”,跨间生了副阳物,饶是苏澄见了也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两人愣了半晌,苏澄问道:“现在该怎么办?”

“怎么办,不救还怎么办,作为男儿身怀孕,但他总不是妖。”乔文珏说着,把袖子挽了起来。

“我可没给男人接生过,你给我打下手嗷。”听起来是嫌弃的语气,苏澄手上的动作却是很诚实。

乔文珏拿毛巾擦去了谢必安腿间的血污,羊水看来是已经破了,可谢必安还没有醒。

“去让人熬几盅参汤,再这么晕下去,等下孩子就死在肚子里了。”苏澄擦了把额头的汗说道。

小厮很快端来了一碗热气腾腾的参汤,乔文珏扶起谢必安,慢慢顺着他的背,喂他喝了下去。

参汤的效果立竿见影,谢必安很快醒了过来,下腹的疼痛瞬间侵占了他的大脑,他痛苦地呜咽了一声,挣扎着想要直起身来。

“躺下!还想不想要孩子了!”苏澄严肃地喝了一声。

谢必安愣了片刻,两道眼泪唰的流了下来,他躺下轻轻道了句,“谢谢。”

苏澄听得后,瘪了瘪嘴,没有回应谢必安,只是放柔了声音说:“用点力气,生孩子就别这么轻飘飘的了。”

谢必安听着他的话摒气用力,下身却像是撕裂般的疼,身上也是难受地使不上力道,像是有人用冰冷的手指在用力地拧着他的五脏六腑。

“呃啊。。”谢必安仰头,吃痛得嚎了一声。

“在用力!孩子的头快出来了!”苏澄顾不上粘满了血的双手,也大声得向他叫着。

谢必安继续使劲,终于是在快要脱力的时候,孩子的脑袋出来了。

这一下子仿佛耗尽了谢必安的力气,眼睛翻白又昏了过去,下身源源不断的涌出鲜血。

苏澄在下头喊着用力,上头却没了动静,抬头一看才发现谢必安是昏过去了。

乔文珏拿着新换的热水毛巾走进帐子里,刚刚放下水盆便又被苏澄使唤去端参汤。

又是一碗参汤下去,谢必安又迷迷糊糊地醒来。

可参汤毕竟也只是能吊着他的精气神儿,让他清醒着继续受着蚀肉般的痛楚。

乔文珏扶着谢必安的肩膀让他半靠在自己身上,谢必安紧紧抓着他的手,乔文珏白皙的手硬生生让他掐出了红印。

三人就这样折腾到了第二天中午,孩子终于是出生了。

谢必安已经是没有力气看婴儿一眼了,直接昏睡了过去。

苏澄也是累的不行,给孩子擦干净身体,瘫在床塌边上气喘吁吁。

乔文珏也好不到哪里去,挺了一夜的腰板几乎是快要断掉,右手也被谢必安抓得生疼。

——————————————

先吱一声 猫古快要开学了 以后的更新会减少  大家还愿意继续关注我的话非常感谢了🙏🏻(学校收手机搞得我很痛苦……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8)

这篇文章估计很多🚗

是谁说古风文都是唯美画风的?给我站出来!


上链接嘞!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36840225477462


来补一下第三张图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36847436140604



这篇文章估计很多🚗

是谁说古风文都是唯美画风的?给我站出来!



上链接嘞!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36840225477462




来补一下第三张图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36847436140604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4)

时间都知道

4)初入王府遇炎凉1

“谢必安拜见大福晋。”谢必安跪坐在大福晋面前。


“免礼,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


谢必安抬起头,面前的女子伸出手提起他的下巴。


“长得真是好生清秀。”大福晋微微笑着说,语气却不太友善。


谢必安来不及抬眼看她,便被一个重重的巴掌扇得偏过头去,白皙的脸颊上立刻显出五个清晰的红指印。


“第一天来给我请安就穿一身白色,你是在咒我吗?”


“我没有。”谢必安坐直,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痕。


“别狡辩了,出去跪着,没满两个时辰不准起来!”大福晋抬手端过侍女递过来的茶说到。


“福晋,我。。我家主子还没用早膳,这样下去怕是身子吃不...

时间都知道

4)初入王府遇炎凉1

“谢必安拜见大福晋。”谢必安跪坐在大福晋面前。


“免礼,抬起头来,让本宫看看。”


谢必安抬起头,面前的女子伸出手提起他的下巴。


“长得真是好生清秀。”大福晋微微笑着说,语气却不太友善。


谢必安来不及抬眼看她,便被一个重重的巴掌扇得偏过头去,白皙的脸颊上立刻显出五个清晰的红指印。


“第一天来给我请安就穿一身白色,你是在咒我吗?”


“我没有。”谢必安坐直,伸手擦了擦嘴角的血痕。


“别狡辩了,出去跪着,没满两个时辰不准起来!”大福晋抬手端过侍女递过来的茶说到。


“福晋,我。。我家主子还没用早膳,这样下去怕是身子吃不消。。”百合担心谢必安,跪在福晋面前为他求情。


“男人身体哪像女人一般弱?出去跪着!”


“福晋。。”百合还想再说什么,被谢必安拦了下来。


“是。”谢必安磕了一下头,默默走到庭院里跪了下来。


“呵,真是个闷油瓶子,还希望着他反驳什么,姐姐好罚他罚得重一些呢!”侧福晋拿起手帕,擦擦嘴意犹未尽地说。


“哼,”大福晋喝了一口茶,“脖子上满是痕迹,还敢穿这么素色的衣服,怕本宫看不见王爷临幸他了是吗?”

她又扶了扶额头道:“你先回去吧。”


“是,嫔妾告退。”


侧福晋路过谢必安身边,轻蔑的哼了一声,离开了。


半个时辰过去了,谢必安还是端端正正的跪着,百合看不下去了,小声嘟囔着,“公子,我就说福晋会为难您的!两个时辰......您还没用早膳呢,这样下去身子怎么行……”


“我没事的,好好跪着吧。不然让她看见了又要不得安分了。”


“。是。。”百合怏怏地回答。


又是半个时辰过去了,谢必安突然跪坐了下来。


百合看看周围没什么人在,揉揉太阳穴,上前看了看。


谢必安脸色惨白,嘴唇更是没有一丝血色,像是下一秒就要昏过去了。


“公子?公子!来人啊!”百合一看马上慌了神。


辰时,正逢范无咎下朝的时间。


范无咎刚刚踏进府门,便看见百合扶着跪坐着的谢必安,朝户都来不及安放好,随手扔在一边,走上前去横抱起谢必安,匆匆走进屋里。


把人放到床上,脱下鞋子,又轻轻的掖上被子。


“百合,你是怎么照顾必安的!”看着谢必安苍白的脸,范无咎心里腾得升起一股火。


“王爷。不,不是奴婢。。”


“谁?”范无咎别说边拿下了官帽。


“是。。是大福晋。。”百合悄悄抬头看了看范无咎,见他脸色没有变差才敢继续说下去,“福晋说公子一身白衣不吉利,让公子跪上三个时辰。公子一早便被珍珠叫去请安了,来不及用早膳,这才昏倒的。”


范无咎沉默了一会儿,说:“你先去准备些吃食,我等下再来看必安。”


“是,奴婢这就去。”



——————猫古来吐槽一下下——————




emmm……其实,我后面写了一丢丢了......

but......被福晋的名字打断了owo

感觉小黑直接叫名字比较有威慑力ovo



亲故们帮我想想吧QAQ

取名废物 = 猫古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3)

时间都知道

3)男儿身着红衣新嫁郎3

谢必安没有回话,低下头,眼泪悄无声息的淌了下来。


“哭?还对他抱有希望吗?直白的说,你老爹根本不喜欢你。”


范无咎伸出手指,轻轻擦去谢必安眼角的晶莹。


他知道父亲不喜欢自己,但没想到五千两就能把自己换出去。


自己的家底,谢必安比范无咎清楚得多,五千两对父亲来说何止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他这样只不过是想把自己赶出家门罢了。


范无咎看谢必安不作声,低下头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吻,见他还是没有反应,便直接亲上了他的唇。


谢必安像是突然惊醒了一般,抵着范无咎的胸膛,“八爷!”


“如果我说,我一定要呢?”范无咎腾出一只手,...

时间都知道

3)男儿身着红衣新嫁郎3

谢必安没有回话,低下头,眼泪悄无声息的淌了下来。


“哭?还对他抱有希望吗?直白的说,你老爹根本不喜欢你。”


范无咎伸出手指,轻轻擦去谢必安眼角的晶莹。


他知道父亲不喜欢自己,但没想到五千两就能把自己换出去。


自己的家底,谢必安比范无咎清楚得多,五千两对父亲来说何止九牛一毛,根本不值一提,他这样只不过是想把自己赶出家门罢了。


范无咎看谢必安不作声,低下头在他的脸颊上印下一吻,见他还是没有反应,便直接亲上了他的唇。


谢必安像是突然惊醒了一般,抵着范无咎的胸膛,“八爷!”


“如果我说,我一定要呢?”范无咎腾出一只手,拉住了谢必安的两条胳膊,举过头顶。


谢必安力气没有范无咎大,只能睁着一双充满怒气的眼睛瞪着他。


范无咎没有理会谢必安的眼神,扮过他的头,强硬地吻了上去。


“唔!嗯…不要......”


湿滑的舌头长驱直入,不停的翻搅着谢必安的小舌,来不及咽下的津液从嘴角流下,甚是淫靡。


“咳咳咳。。咳咳。。。”来不及换气的谢必安咳嗽了几声。范无咎起身,舔了舔嘴唇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了他。


“你老爹说的没错,是比女人还有味道。”


谢必安的动作顿了顿,淡淡的撇了范无咎一眼,转过身,盖上被子,蒙头准备睡觉。


范无咎看到谢必安这样,不知哪里生出一股无名火,一把拎起被子扔到了地上,粗暴的扯开他的衣领,在颈间又啃又咬。


谢必安两眼呆滞的朝上看着,似乎对范无咎的动作无动于衷,也间接让他的怒气更上一层。


范无咎直接撕开了谢必安的红裙,扯下裳裤。


范无咎看着谢必安,床上的人不说话,更没有什么动作,只是盯着他看,眼角流下两行泪。


良久,范无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既然你不愿意,本王也不强求。”


说完,站起来理了理衣冠,拂袖而去。


谢必安看着范无咎离去的背影,起身,下床,关上了门,再默默捡起被子。


一个人坐回床上,也不收拾什么,谢必安躺了下来,辗转反侧,直到天明才入眠。


昏昏沉沉的睡了一会儿,谢必安隐约听见门外传来争吵声:


“大福晋说了,让你家主子去请安,你练福晋的命令都敢违抗吗!”


“主子现在没醒,你讲点道理好不好!”


“没醒?好啊!我现在自己进去叫他!”


“停下!喂!我说停下!”


“砰!”是门被踢开的声音。


“谢公子!我们大福晋说了,让你去请安。入府第一天就这么不懂尊卑礼数,怕是要给你们谢家丢脸罢?”是刚才那个咄咄逼人的侍女,谢必安背对着她。虽然看不见脸,他也能感受到她脸上嚣张跋扈的样子。


“你出去!大福晋就是这么教你的吗!公子允许你进来了吗!”这女声听起来像是一直在维护自己。


“麻烦姑娘了,我会去的,请您去和大福晋说一声。”谢必安坐起身说到。


“哼,算你识相。”侍女说完,转身走了。


“公子,你不该答应珍珠的。大福晋会为难您的。”


“不去,那不更让她抓住把柄了吗?你是?”谢必安说着,套上了一件衣服。


“公子,我叫百合,是您的侍女。我来帮您更衣吧。”


“嗯。”


谢必安洗去了昨晚的浓妆,换上了素净的白衣,一头黑发简单地绾起,皓齿明眸,翩翩公子,好不迷人。


“公子,你一身素衣真好看。”百合一边梳理着谢必安的长发一边说道。


谢必安看了看铜镜中的自己浅浅地笑了。





———-今天也是想剧透的猫古。。———


你们以为要写肉了嘛?嘿嘿 莫的,小黑良心发现啦!


哎。。第四章写的我都想打无咎老婆。。


其实第二章婚礼的排面我好像写错了(小声bi-bi)


希望你们莫的看粗来hhh其实还特意上网查了才写的。。猫古这个猪脑子需要补补了……(猫为什么会有猪脑子??)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21)

车车走链接 没了评论艾特我补一下ovo

啊哈哈哈哈写好长(满意。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95176950372562


补的链接 有小伙伴反映图三唧唧了。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95447823604137

车车走链接 没了评论艾特我补一下ovo

啊哈哈哈哈写好长(满意。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95176950372562


补的链接 有小伙伴反映图三唧唧了。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95447823604137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28)

啊 一点点虐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ovo

孩子满月啦

——————————————

时间都知道28

许是生孩子浪费了谢必安太多体力,他直接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时分,醒来时日暮归途,天色已经昏暗了。

榻边,孩子睡得正香,粉雕玉琢的脸蛋,煞是好看。

谢必安伸出颤抖的手,抱起了孩子,这是。。他们的孩子啊。。。

喉头梗梗地,说不出话,他又腾出手去探腰间的逐香尘,终于是在碰到的那一瞬间哭出了声。

窗外,夜色低沉,风卷起初秋的落叶沙沙作响,仿佛也在哀情地低吟。

门外的乔文珏站了良久,等到屋子里的哭声渐弱,才敲了敲门问道:“公子,你醒了吗?我进来了不要紧罢?”

“嗯。。”里面的人吸了吸...

啊 一点点虐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ovo

孩子满月啦

——————————————

时间都知道28

许是生孩子浪费了谢必安太多体力,他直接一觉睡到了第二天的傍晚时分,醒来时日暮归途,天色已经昏暗了。

榻边,孩子睡得正香,粉雕玉琢的脸蛋,煞是好看。

谢必安伸出颤抖的手,抱起了孩子,这是。。他们的孩子啊。。。

喉头梗梗地,说不出话,他又腾出手去探腰间的逐香尘,终于是在碰到的那一瞬间哭出了声。

窗外,夜色低沉,风卷起初秋的落叶沙沙作响,仿佛也在哀情地低吟。

门外的乔文珏站了良久,等到屋子里的哭声渐弱,才敲了敲门问道:“公子,你醒了吗?我进来了不要紧罢?”

“嗯。。”里面的人吸了吸鼻子,轻轻应答了一声。

乔文珏端来一碗汤药递给谢必安,“公子,这是我家医师特意煲的汤药。”

谢必安结过后微微附身,道:“多谢,敢问大人贵姓。”语气坦然,全不像刚刚哭泣时的那般抽抽噎噎,仿佛刚刚那个抱着孩子失声痛哭的人不是他一般。

“鄙人姓乔,名文珏,敢问公子?”

“在下谢必安,多谢公子救命之恩。”谢必安说罢,低头又撇到了熟睡着的孩子,眼睛不觉又湿润了起来。

喝过汤药,乔文珏试探着问道:“鄙人敢问公子,这孩子。。是怎么一回事?”

谢必安抚着孩子的手停留在半空,僵了许久,回过头没有应答。

乔文珏叹了口气,端上药碗出门去了,临走时在门口说道:“你不愿说我自然不会逼你,孩子已经给他安排好乳娘了,寒舍就请先住下了,公子好生修养便是。”

待到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谢必安才轻缓道:“多谢。。”

修养了一个多月,谢必安身子好得差不多了,也迎来了孩子的满月酒。

满月酒席前夜,侍女给谢必安试了妆发,这一个多月来他大多闭门不出,乔文珏和苏澄对外宣称他是个女子,普通人家不像皇权贵族,出了个会生孩子的男人,毕竟人多嘴杂,传出去定是保不了他的。

谢必安当时听到乔文珏同他说这件事的时候也是愣了一下,但最后还是答应了。

江南,虽然离姑苏不远,但谢必安并不知道德林联系的线人是谁,这样想来再和范无咎见面简直是天方夜谭。

以后……见不到了吧…………

谢必安这样想着,点了点头,乔文珏看他缄默地低头,心里不知为何抽搐似的疼了一下。

为了他,为了你们的孩子,付出了那么多,值得吗?

铜镜里,谢必安看着自己一身红衣,不由得又想起了那时和范无咎成亲时候的场景。

那时候的自己也是一身红衣,却不知身边站得是自己想要依赖一身的人,还执拗地不答应。

在谢府,谢必安是忍气吞声惯了的,后来和范无咎在一起,便像是又回到了之前和母亲在一起那样的安心,可以撒娇,可以任性。大概是因为,两个人对于谢必安而言,都是可以依赖着的人吧。

“无咎,我们的孩子,满月了。”屋子里面没人,谢必安独自坐在榻上握着逐香尘自言自语。

“孩子,长得很好看,很像你,以后,来看看吧。”念叨着念叨着,一滴清冷划过妆容精致的脸庞,带过涂抹在脸颊上的胭脂,竟有些许落下血泪的意味。

“名字呢,我也已经取好了,虽然不知道你是不是满意。”

“叫范子衿。”

——————————————-

孩子名字取自诗经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6)

拖了一天 猫古又来更新啦!呱唧呱唧!(其实我只写了一丢丢的佣空🚗🚗 。。小声逼逼jpg. )


照例是上一篇的链接(前五章都在里面哦)

http://aurora99941.lofter.com/post/1fab67b2_12d8b4265


哎呀呀 下一章开车走起!

滴滴~幼儿园卡一张【手动滑稽】


———————正文开始———————


傍晚,谢必安在小院里欣赏开得正好的桂花,浓郁的香味充斥在空气中。


谢必安坐在树下的石桌边,闭上了眼睛,身上轻轻盖下一件衣裳。


“都已经秋分了,还穿这么少。等下染了风寒,本王又要心疼了。”...



拖了一天 猫古又来更新啦!呱唧呱唧!(其实我只写了一丢丢的佣空🚗🚗 。。小声逼逼jpg. )



照例是上一篇的链接(前五章都在里面哦)

http://aurora99941.lofter.com/post/1fab67b2_12d8b4265



哎呀呀 下一章开车走起!

滴滴~幼儿园卡一张【手动滑稽】




———————正文开始———————




傍晚,谢必安在小院里欣赏开得正好的桂花,浓郁的香味充斥在空气中。


谢必安坐在树下的石桌边,闭上了眼睛,身上轻轻盖下一件衣裳。


“都已经秋分了,还穿这么少。等下染了风寒,本王又要心疼了。”随之而来的还有一个温暖的怀抱。


“八爷?”


“我在。”


谢必安把头向后靠,感受着范无咎的体温。


“怎么,才多久不见,你这是想我了?”范无咎拂去落在谢必安发顶的落花,笑意盈盈地看着他。


“别耍贫嘴了。”谢必安看着范无咎的笑眼,不禁也勾起了嘴角。


“你笑起来真好看。”范无咎看着谢必安难得的笑颜,认真的说。


谢必安没有回答,开始变红发烫的脸颊代替他给了范无咎答案。


范无咎轻笑了一声,抱起谢必安走进房间。


谢必安肩上的衣服滑落到地上,但好像并不冷,毕竟,有范无咎就够了。


把人轻轻地放在床上,范无咎欺身压了上去,尽管知道要发生什么,谢必安还是有些不自然,“八。。八爷。。”


范无咎伸出一根手指点在谢必安的嘴唇上,谢必安犹豫了一下,“夫君。。”


范无咎满意地笑了笑,压低声音问道,“聪明,知道我要干什么吧?愿意给我吗?”


谢必安张了张嘴,正考虑着要怎么回答,房门被推开了。


“公子,该用晚膳啦。您一天都没好好吃饭,晚膳可要。。。王,王爷对不起。。”百合端着餐盘,尴尬的站在门前。


“把晚膳放在桌上,退下。”范无咎命令道,但却一点没有要从谢必安身上下来的意思。


“是。”百合把餐盘端上桌,行了一礼,随后离开了。


“八爷,要不。。要不我们先用晚膳。”谢必安试探性地问。


“嗯…好吧。”


两人坐在桌前吃饭,谢必安拿着筷子,悄悄的看着范无咎的动作。


范无咎呢,乘了一碗汤,递到谢必安面前,又夹了一口菜径直送到他嘴边。


谢必安愣了愣,脸色微红,张嘴咬了上去,范无咎看着脸红的谢必安,为他摸去嘴角的汤渍。


“味道怎么样?”


“挺好吃的,百合手艺不错。”谢必安端起汤碗,准备喝汤。


“我说,夫人,我都喂你两次了,你不应该有些表示吗。”范无咎说完,用一种满怀期待的眼神看着谢必安。


谢必安犹豫了一下,走上前,舀起一勺汤,吹了吹,递到范无咎嘴边。


范无咎一脸满足地喝了下去,一把拉过谢必安坐进自己怀里。


“八爷!”谢必安惊呼一声,微热的汤汁洒在他的身上,脖颈被汤汁烫得有些微微发红。


范无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汤很鲜,但没有谢必安味道好。


“唔呃。。”如此奇妙的触感使得谢必安呻吟了一声,甜腻沙哑的嗓音撩拨着范无咎的神经。


“八,八爷。。”谢必安用微微湿润的眼睛看着范无咎,这眼神对范无咎来说充满了诱惑。


“必安,不要叫八爷,叫我无咎。”低沉的嗓音在这种情况下听着格外的让谢必安喜欢,他轻轻唤了一声:“无咎。。”


范无咎看着谢必安水汽氤氲的眼眸,心中的欲望一下窜了起来,直接抱起谢必安,两个人一起埋进了床里面。




—————今天也是想要吐槽的猫古—————



期待下一章的必安被无咎吃干抹净嘿嘿。。

或许。。后面有一丢丢的小虐可以接受嘛。。【怂的雅痞】

我不是有意要写刀的嘤。。伞伞新皮让我jio的黑白不虐不行。。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5)

时间都知道

5)初入王府遇炎凉2


“玉隐。”


“王爷?王爷你怎么来了?”大福晋看见范无咎,言语里藏不住的惊喜,“王爷你下朝了,一定很累吧?珍珠,给王爷备茶。”


“不用了,我等下就走。”范无咎看着福晋这副面孔,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必安,是你让他罚跪的?”


玉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呃,是。。他,他对臣妾不敬。”说完心虚地看了一眼范无咎。


“如果仅仅是因为必安穿了白衣服你就不要再解释了,以后不准动他,让我知道了,你当心点。”范无咎眯了眯眼睛,警告玉隐。


“。。是,臣妾知道了。”


范无咎转身走了,珍珠确认范无咎离开后,和福晋抱怨道:“娘娘,这人入...

时间都知道

5)初入王府遇炎凉2


“玉隐。”


“王爷?王爷你怎么来了?”大福晋看见范无咎,言语里藏不住的惊喜,“王爷你下朝了,一定很累吧?珍珠,给王爷备茶。”


“不用了,我等下就走。”范无咎看着福晋这副面孔,不由自主的皱了皱眉头。


“必安,是你让他罚跪的?”


玉隐的笑容僵在了脸上,“呃,是。。他,他对臣妾不敬。”说完心虚地看了一眼范无咎。


“如果仅仅是因为必安穿了白衣服你就不要再解释了,以后不准动他,让我知道了,你当心点。”范无咎眯了眯眼睛,警告玉隐。


“。。是,臣妾知道了。”


范无咎转身走了,珍珠确认范无咎离开后,和福晋抱怨道:“娘娘,这人入府还没有一天,王爷就对他那么上心,不简单。”


玉隐看着离去的背影,拳头不自觉地紧了紧,“没事,就算我不动手,我也会让他付出代价的,身败名裂的代价。”


—————谢必安的房内—————-


“百合,必安醒了吗?”


“还,还没有,公子还在休息罢。王爷,早膳我准备好了,在桌上,奴婢先行告退了。”百合说完,退出房间,关上了门。


关门的声音吵醒了谢必安,看见站在房里的范无咎,谢必安愣了愣。


范无咎走到床前坐了下来,端起还有些烫手的白粥,舀起一勺吹了吹,递到他的嘴边。


“没吃早饭可不行,先把粥喝了。”


谢必安看了看他,“我自己来,”说着就要端过碗,却扮不开范无咎的手。


“我喂你。”


同样是不可拒绝的语气。


谢必安只好妥协,看着范无咎乐此不疲地一口一口喂自己。


一碗粥下肚,两人间的气氛开始热络起来。


范无咎上前把谢必安拉到怀里搂着,“怎么,被人欺负了不和本王说说?”


“强词夺理的事有什么可说的,她想要为难我罢了。”谢必安不太自在地动了动,却被范无咎抱得更紧了。


“还挺善解人意的,本王喜欢。我和玉隐说过了,她应该不会再把你怎么样了。”


“。。。。。”谢必安没有吱声。


“怎么不说话了?”


“八爷。。”


“嗯?”


谢必安抬头看着范无咎深邃的黑眸。


可不可以。。可不可以不要对我那么好。。我怕自己,会真的不由自主爱上你。


两个人四目相望,凝视良久,最后以谢必安脸红败下阵来作为结尾。


范无咎趁机在谢必安的唇上嘬了一口,惹得谢必安脸发烫。


“八爷。。”


“叫夫君。”还是和昨天晚上一样的话,但为什么,感觉好像不太一样了呢?


“。。夫,夫君。。。”


“这一口就当是你给本王喂你吃饭的回礼吧。好好休息,父皇交给我的事我还没做完,先走了。”


“嗯。”


谢必安看着范无咎离开的身影,嘴角轻轻上扬,好像和昨天晚上那冷漠的人不太一样。


是背影变了还是自己变了呢?


时间会告诉他最真诚的答案。


——————-猫古的习惯性吐槽——————-

我。。有可能会断更一天(表打我QAQ)

明天要去写答应小伙伴的佣空🚗🚗

加油更新!今天的日更也完成了!耶✌️!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26)

来更新啦!下一章苏澄出场

私设多的想原耽。。。大家谅解我的取名废。。

有什么好名字留在评论区可以救我一命我jio的

——————————————-

时间都知道26

日暮时分,夜船在江上悄悄地行着,天空中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谢必安一个人穿着蓑衣坐在船头的桅杆边。

雨水滴答滴答地打湿了帽檐,又滴滴答答地落下,谢必安握着逐香尘,眼泪也不觉地落下。

他摸着自己浑圆的肚子,这个孩子一出生,怕是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了……他抬头,让泪水交织着雨滴,滑落进这无声的夜幕中。

“公子……你也别太难过了,等王爷回来,定能找到我们的,京城里面,我留了眼线的。”德林看谢必安这般伤心欲绝,心里也不好受。

谢...

来更新啦!下一章苏澄出场

私设多的想原耽。。。大家谅解我的取名废。。

有什么好名字留在评论区可以救我一命我jio的

——————————————-

时间都知道26

日暮时分,夜船在江上悄悄地行着,天空中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谢必安一个人穿着蓑衣坐在船头的桅杆边。

雨水滴答滴答地打湿了帽檐,又滴滴答答地落下,谢必安握着逐香尘,眼泪也不觉地落下。

他摸着自己浑圆的肚子,这个孩子一出生,怕是见不到自己的父亲了……他抬头,让泪水交织着雨滴,滑落进这无声的夜幕中。

“公子……你也别太难过了,等王爷回来,定能找到我们的,京城里面,我留了眼线的。”德林看谢必安这般伤心欲绝,心里也不好受。

谢必安没回应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想是知道了。

德林叹了口气道:“公子,我们,我们先回船仓吧,您要为自己的身体和肚子里的小公子着想啊。”

谢必安这才起身,扶着德林的手准备回船仓。

“咻!”泠泠的破空之声传入两人的耳朵,一只羽箭直直地射入了船头那根刚刚被谢必安倚靠着的桅杆。

“公子!快!快进去!”德林护住谢必安道,“皇宫里的人追来了!”

两人又躲过几只箭才得以进了船仓,下属都围聚起来,讨论着对策,“公子,你一身白衣太显眼了,等下我把外衣换给你。”

“那,那你们?”谢必安愣住了。

“公子用不着担心我们,王爷向我们吩咐过,死也要护住公子二人,我们不会食言。”一名小厮站出来说道。

“公子,船再往前行,会有一条小路通到岸上,你等下就从那里上岸,上了岸就赶紧跑,那里离姑苏不算太远。”德林叮嘱着谢必安,言罢又转过头对那些下属吩咐了几句,众人便都出去应付那些禁卫军了。

谢必安换上德林的外衣,下水潜到了岸边,身后的江水在他离开后慢慢染成了红色。

谢必安上了岸便一路往前赶,雨还在不停地下着,越来越大了,他不敢停,自己现在脚下的路是德林和那些家丁用命换来的。

肚子开始隐隐作痛,谢必安有些坚持不下去了,弯腰蹲在路边,看着丝丝的鲜血沿着腿划下,染红了白色的中衣。

抬眼,透过朦胧的雨水看见前面的不远处有一座府邸,谢必安告诉自己,撑到那里,有没有救就看自己和孩子的造化了。

无力地蹒跚,终于是抵达了那座府上,谢必安抬手用尽最后的力气敲了两下门,昏倒在地上没了意识。

沉沉的两下敲门声,巧是被一个夜巡的家丁听着了,家丁打开门,府门前晕倒着一个大着肚子的人,下身的衣摆处还被血染红了一片。

“来人啊!有人,有人晕倒了!”家丁吓得急忙大喊,府中的主人听得了这声音变也连忙起身,整个府邸便都被家丁的这几句喊叫吵醒了。

“哪里?人在哪里?”乔文珏慌忙地套上了衣服便赶了出来,见一人倒在府前匆匆地把人抱了起来,回到了卧房。

途中还暗暗地想,这女子生的好生欣长,身长都比上男子了!

把谢必安抱回了卧房,急忙道:“快!去把苏医师请来!”

谢必安运气算是上道,这户人家是江南一带有名的医药世家,救了他的人是乔家的大少爷,乔文珏。


—————————————-

人设篇em。。又给我咕咕掉了

猫古(咕)名副其实(骄傲。。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12)

🚗 链接走起

被吞了记得叫我补ovo

哎 我每次都好晚更新 等粮的宝贝不要熬夜了 

第二天当早餐好了hhh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86469633938133

新链接在评论 

🚗 链接走起

被吞了记得叫我补ovo

哎 我每次都好晚更新 等粮的宝贝不要熬夜了 

第二天当早餐好了hhh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86469633938133

新链接在评论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13)

对不起。。我滚来更新了

🚗这里链接走起

翻车记得艾特我再发一遍ovo

对了 过五百fo的点梗大家可以去看

想看什么cp评论区留言 挑最多的写ovo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88643978807099


嗯 🚗🚗快乐


对不起。。我滚来更新了

🚗这里链接走起

翻车记得艾特我再发一遍ovo

对了 过五百fo的点梗大家可以去看

想看什么cp评论区留言 挑最多的写ovo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88643978807099


嗯 🚗🚗快乐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14)

只能走链接。。服了。。。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89266241030833


emmm屏蔽四次我服了。。

我明明什么肉都没有啊

老福特你自己回臆想肉出来是吗??!

只能走链接。。服了。。。

https://m.weibo.cn/6624130377/4389266241030833


emmm屏蔽四次我服了。。

我明明什么肉都没有啊

老福特你自己回臆想肉出来是吗??!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24)

俏咪咪更新一波~生子向避雷

打很清楚了别再私信说生子向弃文 不差你妹妹(微笑jpg.

———————————————

时间都知道24

春天过去了,夏天随着日益烦躁的蝉鸣声接踵而来,谢必安的肚子也一天天地愈发变大了。

“公子,您一定会给王爷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公子的。”一日,百合给谢必安摇着扇子调侃道。

谢必安轻笑,低头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是啊,这是他们的孩子,想起范无咎俊朗的眉眼,谢必安的眼神又温柔了几分。

想必,这孩子将来一定也会生得十分俊秀吧。

———————另一边的皇宫

皇上御驾亲征,太后执政,范无咎不在府中,玉隐便也三天两头往宫里跑,同她的姨母赏赏花溜溜鸟,也常与太后闲谈...

俏咪咪更新一波~生子向避雷

打很清楚了别再私信说生子向弃文 不差你妹妹(微笑jpg.

———————————————

时间都知道24

春天过去了,夏天随着日益烦躁的蝉鸣声接踵而来,谢必安的肚子也一天天地愈发变大了。

“公子,您一定会给王爷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公子的。”一日,百合给谢必安摇着扇子调侃道。

谢必安轻笑,低头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是啊,这是他们的孩子,想起范无咎俊朗的眉眼,谢必安的眼神又温柔了几分。

想必,这孩子将来一定也会生得十分俊秀吧。

———————另一边的皇宫

皇上御驾亲征,太后执政,范无咎不在府中,玉隐便也三天两头往宫里跑,同她的姨母赏赏花溜溜鸟,也常与太后闲谈,过得不尽滋润,太后本就喜欢她,如今更是分外照顾。

一日燥热的傍晚,两人无意间聊到了皇嗣,太后意味深长地说:“玉隐呐,等无咎回来,你可要加把劲儿咯!皇帝的这些个皇子可就只剩无咎一个膝下无子的了。你也是知道的,皇帝这么多年不立太子,是想把东宫之位留给他啊!可若太子没有子嗣,那些拥戴其他皇子的大臣也总是要有闲话的。”

“是,孙儿明白。”

“哎,真是不晓得那个男妾究竟是有什么好的,天天把他迷得如此魂不守舍,谁知道他是不是用了什么妖媚之术!”话毕,恼人地锤锤膝盖。

“太后,您。。您知道,无咎纳了男妾?”玉隐沏茶的手微微一顿,抬头小心翼翼地试问道。

“怎么不知道?别以为哀家待在宫中就不知道外头发生了什么了!”太后愠怒地拍了拍桌案。

玉隐赶忙放下茶壶上前揉了揉她的手,“太后息怒,孙儿不是这个意思。只是。。只是那谢必安,也就是那个男妾,他自无咎出征后已许久未曾在府中露面了,玉隐都快忘了还有他这个人了。”

“当真?”

“当真。”玉隐肯定的点点头。

她知道,如今范无咎不在,没人能贴身护着谢必安了,要想范无咎回来不向自己兴师问罪,仰仗太后这把大刀除掉他是最好不过的办法了。

“任他现在也出不了京城,哀家这便派人去查。”

“是。”玉隐应和道,抬手用帕子遮住轻扬的嘴角。

日子过得很快,天气也越来越热了,转眼就到了仲商。

王府中的小院里,青瓦屋檐上映下一抹深色的树影,桑树下坐着一个楚楚的白衣男子,只是浑圆的肚子让他看起来有些异样。

屋檐上的树荫里,一丛更为墨黑的人形翕动了几下,“呸”了一口,“什么妖怪,一副男人面孔大着个肚子,可真是让我好找,翻遍了整个京城,你到好,待在这王府中清闲自在的很!”

骂完这番话,黑影一闪,没了踪影。

———————太后宫中

“禀太后!人找到了!在八爷府中的一个小院里面。”黑衣人跪拜在厅堂里交代着。

“找到了就好,明天把他给我抓过来!”

“可。。”黑衣人侧面,有些犹豫的样子,“那个谢必安,大着个肚子,像……像是怀孕了……”

“一个男人怀孕了?妖人!果然是妖人!带兵!现在就给我把他抓起来!关进大牢!”太后大惊,熟不知活了这么久见到男子怀孕,想着都觉着瘆人。

————————————————

下一章emmm

(意味深长的“emmmmmm”

对了补充一下 下一个出场的人物:乔文珏(念jué不念yù

取名废成狗。。别打我QAQ

大家猜猜是谁w(手动滑稽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25)

更新啦 剧情又有新进展啦

哎 我以为昨天更新了来着。。猪脑子石锤。。

————————————

时间都知道25

落日的余晖血一般地染红了庭院,一阵喧闹后只留下几具残破的尸体。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央,谢必安一个人跪着,他不安地捂着肚子,身上的白衣染着鲜血,是百合的。

“太后到!”富察皇后扶着太后走进了大殿,玉隐跟在两人背后,表情似笑非笑。

“你!你!。。”太后看着挺着大肚子的谢必安,惊怒之下差点昏倒过去,“你。。你果真是个妖人!男儿身男儿身怎么能怀孕!来人!把他给我打入大牢,明日的正午处以凌迟!”

大牢里阴冷潮湿,分明还是仲秋的天气,这里头却是寒气森森。

是夜,谢必安安本想缩成一...

更新啦 剧情又有新进展啦

哎 我以为昨天更新了来着。。猪脑子石锤。。

————————————

时间都知道25

落日的余晖血一般地染红了庭院,一阵喧闹后只留下几具残破的尸体。

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央,谢必安一个人跪着,他不安地捂着肚子,身上的白衣染着鲜血,是百合的。

“太后到!”富察皇后扶着太后走进了大殿,玉隐跟在两人背后,表情似笑非笑。

“你!你!。。”太后看着挺着大肚子的谢必安,惊怒之下差点昏倒过去,“你。。你果真是个妖人!男儿身男儿身怎么能怀孕!来人!把他给我打入大牢,明日的正午处以凌迟!”

大牢里阴冷潮湿,分明还是仲秋的天气,这里头却是寒气森森。

是夜,谢必安安本想缩成一团抱着手臂取暖,奈何碍于肚子里的孩子,他只得寻了快干净些的草垫坐下,披上一块残破的麻布。

整个人冻得有些昏昏沉沉,外面在这时候突然一阵喧闹,似是有人在争吵着什么,还有舞刀弄枪的声音,乒乒乓乓了几声又没了动静。

沉重的脚步声在他的房门前停了下来,谢必安摒气,下意识地护住肚子。

“喀嚓!”是门锁被打开的声音,莫不是玉隐找了人想把他先解决掉?谢必安暗暗地想。

“公子?”耳熟的声音,是德林,“公子?你现在能动吗?我们赶紧走吧,我在城外打点好了船只,送我们一路行至姑苏。”

谢必安愣神,去姑苏?那无咎回来不就见不到自己和孩子了?孩子怎么办,让他出生都见不到父亲吗?

可眼下的情况已经容不得谢必安再想这么多了,无论如何,他至少得活下来,护孩子周全,他们才有可能见到范无咎的机会。

两人躲过巡逻的官兵,艰难地逃出了紫禁城,好在城外有人接头,接下来的路才顺利了不少。

马匹动静太大,一行人只得靠脚步行,夜半赶路,到了城郊的码头,天空已然都泛起鱼肚白了。

拖着八个月大的肚子,谢必安一路咬牙坚持,差点累趴下的时候触到了别在腰间的逐香尘,紧了紧拳头告诉自己不能倒下。

这一天,按太后的旨意,谢必安将在中午被处以死刑,玉隐心中自然是快活了不少。

耐了这么久的性子,终于是要除掉这根眼中钉肉中刺了。

一大早,她便起床了,梳妆打扮一番,描了罗黛,咬了红唇,再点上一颗朱砂痣,准备去大牢中再刺激一下谢必安。

谢必安啊谢必安,之前有百合,还有范无咎,现如今他们一个死了一个出征,我倒要看看现在还有谁敢护你周全。

到了大牢,官吏狱史大多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有的衣服上还染着血,玉隐心道不妙,故作镇定地跑到谢必安的牢房前一瞧,里面果然是空无一人。

“死犯叛逃了!”宫中一时间炸开了锅,玉隐更是心烦意乱,差一步,只差那么一步谢必安就完了,偏偏在这时有人把他救了出去。

太后也是大怒,派出一众亲兵前去追捕,谢必安一干人,毕竟人多眼杂,赶路时虽是晚上,却也被不少人看去了行踪,没多少时日变被探到了去处。

————————————

接下来我就不剧透啦

反正乔文珏应该是下一章出场 如果我的进度更快的话。。

还有就是 我最近的新脑洞:当魔道众人成为了第五人格主播

算是我的第一篇欢脱向的沙雕文 其实一直想尝试这种的 但一直没动笔 现在有梗了 请大家多多支持哟!




今日份的猫古

(黑白/古风)时间都知道(11)


啊 终于更新了!

中考完了浪得非常嗨皮哈哈哈owo

从今天开始认真更新

具体更新计划看这里ovo


http://aurora9.lofter.com/post/1fab67b2_1c5fc2d6a



—————————正文开始—————————

时间都知道11


谢必安看着依偎在一起的两人,转头望向正在为自己搛菜的范无咎,不觉有些恍惚.


府上,气氛却和这里不似…..


“福晋….奴婢,奴婢真的不知道王爷哪里去了….”一个小侍女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拾着地上的碎片,被锋利豁口割破的手指流下血来.


“福晋,王爷…王爷大约是带着谢必安去了那个以往他每个礼拜都回去的...


啊 终于更新了!

中考完了浪得非常嗨皮哈哈哈owo

从今天开始认真更新

具体更新计划看这里ovo



http://aurora9.lofter.com/post/1fab67b2_1c5fc2d6a



—————————正文开始—————————



时间都知道11


谢必安看着依偎在一起的两人,转头望向正在为自己搛菜的范无咎,不觉有些恍惚.


府上,气氛却和这里不似…..


“福晋….奴婢,奴婢真的不知道王爷哪里去了….”一个小侍女跪在地上,颤颤巍巍地拾着地上的碎片,被锋利豁口割破的手指流下血来.


“福晋,王爷…王爷大约是带着谢必安去了那个以往他每个礼拜都回去的地方..”珍珠微微抬头,看着玉隐微青的脸色.


“啧..”玉隐的手紧紧地握了握"这个谢必安到底干了什么!这才几天,就把王爷迷得这样魂不守舍!”


面对主人的震怒,下人们面面相觑,都不敢作声.


————————————


下午,范无咎和楚思宏出门去了,谢必安独自一人呆在房间里.


正看着书,门外响起了清脆的敲门声,林子因笑眯眯地打开门,对他说:"公子,没有打搅到你罢?”


“无事,先生怎么突然来找我?”谢必安说着,给林子因倒了一杯茶。


林子因笑眯眯地坐下,掏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


“这个呢,是子因为公子和王爷准备的礼物。”


林子因看谢必安一脸不解,笑了笑用细长的手指“啪嗒”一下解开了木盒子的搭扣。


“这个赤色的呢是给公子服用的,那个碧色的是给王爷准备的。”复又抽开第二个夹层,里面放着一黑一蓝两个小瓷罐。


“至于这两个嘛,公子和王爷自己慢慢琢磨吧。”


谢必安抬手拿起那个绢质红盒,翻到盒子底部,有金线用细致的瘦金体绣下的字。


“沉香丸”


脸倏地红了起来,林子因见了,眉眼又弯起笑了,“公子如此害羞又是哪般?莫不是还未行过周公之礼?”


谢必安呆在原地应也不是,摇头也不可,只得低下头,把东西放回盒子。


林子因掩面咯咯的笑,“没有过也不必害羞,用了这些东西今晚莫不是就会被王爷吃干抹净。若是有了,那便再好不过了。”


言罢,挥挥水袖扬长而去。


送走林子因,谢必安打开那两个瓷罐,黑色的像是润滑剂,蓝色的闻起来有着些许淡香夹杂着桂花的清甜。


正翻看着木盒,门“吱呀”一声开了,谢必安一惊,下意识的把盒子往身后藏。


“藏什么呢,拿给我看看。”眼尖如范无咎,他挑了挑眉,摆摆手,示意谢必安把东西放到他手里。


“无,无咎……我...!”谢必安有些犹豫,范无咎先他一步抢过了他掖身后的木盒。


“诶!拿过来!无咎!把盒子还给我!”谢必安红着脸一边抢着盒子一边说,“是子因给我的,你别乱拿!”


范无咎用一只手抓住谢必安把他圈在自己怀里,另一只手把盒子放在桌上轻轻打开。


看过了里面的东西,范无咎危险的眯眼看向谢必安“原来夫人喜欢这种啊,夫君现在要不要带你试试?”


谢必安还没有回答,范无咎便把他放倒在床上欺压而上,吻住了他的唇。


一个温柔绵长的吻结束,范无咎放开微微喘气的谢必安,“好了,逗你的,大半天没见着面可想死我了,先下去吃饭吧。”说完又吻了吻谢必安的嘴角。


谢必安脸色微红地点点头,整理了下衣襟和范无咎一起下楼用膳。


————今天的废话务必看一下!!————


《时间都知道》我最近在把他画成条漫ovo

虽然画技超级渣 但希望大家不嫌弃ovo

嗯 就酱


柒月是只鸽子精。

【咎安/车】没有名字的一辆车

新手上路~滴滴滴

咕咕咕了好几天......我错了!

(主要还是因为我闺蜜去旅游了没时间催我)

和合集没有关系~是独立的短篇车

不多说了!上车要紧!

链接见评论(´∀`)♡挂了叫我哦

新手上路~滴滴滴

咕咕咕了好几天......我错了!

(主要还是因为我闺蜜去旅游了没时间催我)

和合集没有关系~是独立的短篇车

不多说了!上车要紧!

链接见评论(´∀`)♡挂了叫我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