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茸布

143.4万浏览    3790参与
开花吧蒲公英🌼

【茸布】意大利爱情喜剧(1)

*很ooc很ooc

**全员存活if

***深夜会脑袋不清楚,就当看个开心吧


【还有草莓橘出场哦】


1

曾经乔鲁诺以为布加拉提是个绅士,至少布加拉提从没有暴怒到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

直到他们交往三年后遇到了世界杯,布加拉提在看到意大利输了之后,一言不发的走到了电视机面前,拔下了插头。乔鲁诺还以为布加拉提太难受了,毕竟这可是布加拉提最爱的球队了。

他想的太简单了,布加拉提直接举起了电视从二楼窗户扔了下去,刚好砸在坐在花园里辅导纳兰迦作业的福葛身边。

于是热情的本部小楼再一次迎来了装修。

球迷是没有理智的,乔鲁诺在事后这么告诉大家。


2

布加拉提是真的挺喜欢意甲...

*很ooc很ooc

**全员存活if

***深夜会脑袋不清楚,就当看个开心吧


【还有草莓橘出场哦】


1

曾经乔鲁诺以为布加拉提是个绅士,至少布加拉提从没有暴怒到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

直到他们交往三年后遇到了世界杯,布加拉提在看到意大利输了之后,一言不发的走到了电视机面前,拔下了插头。乔鲁诺还以为布加拉提太难受了,毕竟这可是布加拉提最爱的球队了。

他想的太简单了,布加拉提直接举起了电视从二楼窗户扔了下去,刚好砸在坐在花园里辅导纳兰迦作业的福葛身边。

于是热情的本部小楼再一次迎来了装修。

球迷是没有理智的,乔鲁诺在事后这么告诉大家。


2

布加拉提是真的挺喜欢意甲,乔鲁诺一般般,毕竟他也不是个意大利人对于足球没有什么热爱,不过和布加拉提一起看球赛他挺开心的,只是单纯待在一起就很开心。

没办法,这就是恋爱啊。

不过有时候也会稍微出点小差错,就比如早上的机票。虽然乔鲁诺现在已经是热情的boss,不过有些任务依旧要他出面,他年纪还小总要多出去历练才能更好的撑起场子。

这次的任务有点远,乔鲁诺和布加拉提买了机票飞去瑞士谈生意,对方看乔鲁诺年纪小,就想着把他灌醉了好说话,哪里想得到布加拉提替他挡酒喝了不少,三四瓶红酒下去,布加拉提都要站不住。乔鲁诺一直保持微笑最后和人谈妥了,扛着布加拉提就往外面走。

如果不是要谈个生意,乔鲁诺估计早就翻脸了。感谢上帝吧,布加拉提的酒品还是可以的,喝多了就是睡觉,不太吐,很安静,就是睡得太死了有点沉,乔鲁诺背着他走了没多久背后就出了层薄汗。多亏还有司机,把人扶进车里回了酒店安顿一下就能睡到天亮。

乔鲁诺在回酒店的路上想起了当初他们新年的时候喝多了的恐怖场景,纳兰迦醉的一塌糊涂,直接跑到街上冲着两旁的邻居大喊“把窗户都开开!!看看我是谁家的!!”气的福葛就差请他抽一顿紫烟了。

还有阿帕基,他喝多了之后非要补个妆,手抖的不行口红都涂外面了,还非要出去散步醒酒,没走两步遇到个姑娘,吓得姑娘都跑了。当然阿帕基醒后大家都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情,人家要脸。

不过没有人告诉乔鲁诺,布加拉提喝多了其实更加难缠,就比如现在乔鲁诺被布加拉提当做一个人肉抱枕死死抱住,他都有点呼吸困难了,但布加拉提死不松手,乔鲁诺被迫失眠了大半个晚上。

第二天早晨瑞士的阳光升起的时候,布加拉提终于在强大的生物钟催促下醒了,昨天他喝的实在是太醉了,现在头疼的不得了。等他清醒一下坐起来,他看到了顶着两个黑眼圈的乔鲁诺。

哦吼,完蛋,害的对方没睡个好觉。

布加拉提其实比乔鲁诺更加关注他的身体健康问题,从不准吃太多的甜食到不准通宵熬夜工作是在太多先睡明天早起,反正十一点到三点必须让乔鲁诺去睡觉。布加拉提反复道歉并要求把机票改签了,他们睡个回笼觉再回去,谁晓得乔鲁诺死活不肯,非说今天的球赛票都买好了,现在不坐飞机回去是要浪费多少钱?

热情老板那里会差这么点钱,无非就是布加拉提很想看球赛罢了,乔鲁诺说一不二的收拾了行李一脸憔悴的带着头疼的布加拉提飞回了意大利。来接机的阿帕基看到乔鲁诺一脸憔悴,还以为他遇到了什么大事,布加拉提揉着太阳穴说乔鲁诺只是没睡好,先让他回去睡一觉吧。

来的路上乔鲁诺也没在飞机上睡,都来安慰布加拉提了,反正他才十八岁,熬一晚上不会有什么太大的事情,大不了回去睡一整天,公文晚上批,这才让布加拉提略微好过点。

当然,这并不是最惨的,更惨的是,今天亚特兰大输得一塌糊涂,布加拉提回来的时候脸都是黑的。


3

一直到乔鲁诺成年之前,无论是护卫队的这几位,还是布加拉提的母亲,都以为布加拉提是上位。毕竟乔鲁诺很听话也乖顺,第一次去见布加拉提的母亲他都做好了被骂一顿的准备,态度好的不得了。

当然,夫人并没有对这个可爱的孩子有任何不满,只是稍微询问了一下两人对于以后生活婚姻的规划,确定他们是真的做好了万全的准备,给了两人最真挚的祝福。

就是布加拉提被自己妈妈板着脸说了几句,因为乔鲁诺还小,她都当自己儿子拐骗儿童了。

并没有,其实是我勾引的布加拉提,乔鲁诺在心底默默的说。

也不用提组织内部的几个好友,阿帕基坚定的认为布加拉提是个左位,福葛经过精密的计算得出了相同的结果,纳兰迦本来站中立派,后来被福葛一通无法反驳的逻辑说通了。

各位死死盯着布加拉提让他别一时冲动办了他们热情年幼的老板,布加拉提都不想去解释。在乔鲁诺的十八岁生日彻底过了并且终于拿到了属于自己的驾照的第二天,布加拉提没有来上班。

根据乔鲁诺的说法,布加拉提腰肌劳损必须卧床一天,各位海涵一下。阿帕基思考了几分钟后,喊出了忧郁蓝调就要冲进办公室打一顿黄金镇魂曲来教训一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

谁说布加拉提对个少年有非法想法的?明明是乔鲁诺狼子野心。



冷

想不到第一次畫魯諾鞋就是這種怪圖

魯諾鞋穿的時候會把魯諾踩在腳底下呀........👟👟👟😂💦💦
 
 
 

想不到第一次畫魯諾鞋就是這種怪圖

魯諾鞋穿的時候會把魯諾踩在腳底下呀........👟👟👟😂💦💦
 
 
 

十四单

【布茸布】点击收看超级ooc且无聊的情侣日常(不到一天摸的条难免缺几格(?),别太严格啦ww ​​​

P3内容无关,是摸鱼

【布茸布】点击收看超级ooc且无聊的情侣日常(不到一天摸的条难免缺几格(?),别太严格啦ww ​​​

P3内容无关,是摸鱼

卿翊
匆忙地改了一下考察前画的线稿,...

匆忙地改了一下考察前画的线稿,姿势有参考。
晚安🌙

匆忙地改了一下考察前画的线稿,姿势有参考。
晚安🌙

哈哈我不活啦

落花,银河,巨人的理想乡

有一天,高傲的神子会昂起头颅

王用最谦顺的姿态

注视天国彼方


“你会醒来吗?”

…………

他从未睡去


当奴隶挣脱锁链

神被光芒束缚


杰克的豌豆是融化的牢笼

金云缭绕万木如春


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


“昨天的花开了呀笼鸟飞去了呀年幼的女孩还在太阳下做星星的梦。”

……他说,昨天,少男少女攀着,水晶山的崖,用流血的眼睛,找到生命之泉;他写下了真理,却说,这是很久以前的童话。


凡有金银所欲,

新月必将覆灭。

有一天,高傲的神子会昂起头颅

王用最谦顺的姿态

注视天国彼方


“你会醒来吗?”

…………

他从未睡去


当奴隶挣脱锁链

神被光芒束缚


杰克的豌豆是融化的牢笼

金云缭绕万木如春


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繁星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宿命


“昨天的花开了呀笼鸟飞去了呀年幼的女孩还在太阳下做星星的梦。”

……他说,昨天,少男少女攀着,水晶山的崖,用流血的眼睛,找到生命之泉;他写下了真理,却说,这是很久以前的童话。


凡有金银所欲,

新月必将覆灭。


冷

『吃了你』

我終於畫乃布了(大聲 想畫好久了

我忘記1111了

『吃了你』



我終於畫乃布了(大聲 想畫好久了




我忘記1111了




鐵馬金戈.
纳兰迦跟布加拉提说他想看狮子王...

纳兰迦跟布加拉提说他想看狮子王。(没

纳兰迦跟布加拉提说他想看狮子王。(没

廿殣叁阴魂不散

false display of affection(2)

#2


布鲁诺·布加拉提是个哨兵,五感以及体魄都强于普通人数倍,日常执行高危任务,刀尖舔血的那种。

但是乔鲁诺已经百无聊赖地坐在台阶上看着他和广场上的人类幼崽玩了十分钟了。

他不歧视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作为哨兵的自知之明,毫不介意地同一群人类幼崽一起玩耍,在乔鲁诺眼里就像一头大象闯进了野兔群落。

这就是乔鲁诺目前名义上的专属哨兵了——他们刚刚去塔里登记完,布加拉提提议一起出去吃点什么,于是乔鲁诺顺水推舟地挑了市中心的甜品店。吃完出来布加拉提就被一群七八岁的小孩子叫住,要让他一起玩球。

“乔鲁诺,一起来吗?”布加拉提先问了乔鲁诺,又回过头去向那群孩子们介绍:“这是我的向导...

#2


布鲁诺·布加拉提是个哨兵,五感以及体魄都强于普通人数倍,日常执行高危任务,刀尖舔血的那种。

但是乔鲁诺已经百无聊赖地坐在台阶上看着他和广场上的人类幼崽玩了十分钟了。

他不歧视普通人,也没有什么作为哨兵的自知之明,毫不介意地同一群人类幼崽一起玩耍,在乔鲁诺眼里就像一头大象闯进了野兔群落。

这就是乔鲁诺目前名义上的专属哨兵了——他们刚刚去塔里登记完,布加拉提提议一起出去吃点什么,于是乔鲁诺顺水推舟地挑了市中心的甜品店。吃完出来布加拉提就被一群七八岁的小孩子叫住,要让他一起玩球。

“乔鲁诺,一起来吗?”布加拉提先问了乔鲁诺,又回过头去向那群孩子们介绍:“这是我的向导,他叫乔鲁诺·乔巴拿。”小孩子们开始起哄,“布加拉提你有向导啦!终于不用和那个只会拿书打我们的向导一起了!”

“不了,我在那边等你。”乔鲁诺指指喷泉一边的台阶,抛下布加拉提和人类幼崽坐了过去。

哨兵非常认真地在和那群小孩子玩球——乔鲁诺觉得这显而易见,毕竟布加拉提表现得就像一个普通人,他极其小心地克制着自己的力量,同时尽力控制自己的精神力,不然人类幼崽的吵闹和尖叫可能会使他就地暴走。他对待小孩子有自己的方法,在“比赛”里既不轻而易举取胜,也不漫不经心放水,他赞许年纪稍大的孩子的“领袖”做派,也鼓励最瘦小的孩子——十分钟,他就轻而易举地成为了欢闹旋涡的中心。

哦,他可真是——

乔鲁诺很难找到一个恰当的形容词来描述,就好像他现在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白白浪费光阴一样。幸好他们不是真的结合。

“抱歉,今天只能陪你们玩到这里了,乔鲁诺还在等我。”布加拉提拍拍领头的大孩子的肩,“有机会我们下次继续。”

 

他们一起回布加拉提住的塔里,乔鲁诺开车。一般来说,分属不同的塔的哨兵和向导结合后,塔的管理人之间会协调安排向导搬进哨兵所在的塔里。

“你不喜欢小孩子吗?”

“嗯?”乔鲁诺车开得飞快,窗户开着,风呼啦啦地灌进来,他听不清布加拉提在说什么。

布加拉提提高了声音又说了一遍。

“不喜欢也不讨厌,”乔鲁诺突然意识到自己车上带了一个哨兵,嘈杂的风声或许会让对方感到不适,于是关上了窗户,“不好意思,我不太习惯和哨兵这样共处——我不怎么和普通人接触。”他又补充了一句。

布加拉提点点头:“确实机会不多,大多数哨兵和向导可能都会在塔里住一辈子。”

“你是原生哨兵么?”

这是布加拉提放在精神壁垒之外的内容,乔鲁诺接触过他的精神触梢,应该知道才是。但布加拉提立刻就明白了乔鲁诺是在缓解共处时无话可说的尴尬。

“并不,我小时候和父母在一个渔村生活,后来他们离婚了,我母亲去了大城市。我觉醒后在塔里服役,每年会回去过圣诞节,但是父亲身体一直不好,前些年去世了。”

“这样。”乔鲁诺的语气听起来有些遗憾,“据说我父亲是个哨兵,我母亲是个向导,我从小就在塔里长大。”

“据说……?”布加拉提把那个微妙的词拎出来。

“我没见过他们。”乔鲁诺轻描淡写,“另外我们还是不要举行仪式和蜜月旅行比较好,我想你大概会想要和真正结合的那个向导一起去?”

“但是待会你可能得和我去见一下我的朋友们。”

“朋友?”乔鲁诺挑挑眉。

“是的,是同伴或者说我的小队。”

“我并没有在你的精神里看见过。”

“我把他们放在屏障里。”

乔鲁诺表示理解,重要信息放在精神屏障外部会很容易被敌方向导发现及干涉,“把他们的情况告诉我,毕竟我们已经‘结合过了’,布加拉提。”

 

纳兰迦刚刚撕掉了他的那本哨向行为准则来安抚被福葛精神摧残过的自己。

加害者依然提溜着餐刀威胁刚刚入职的哨兵:“纳兰迦,你如果再背不出行为准则我就把你塞进洗衣机——撕掉也没用,小心我逼你吃下去,拿着我的好、好、背。”

阿帕基司空见惯地从他们面前过,路过福葛又折回来,“布加拉提呢?今天没见他。”

“相亲去了。”福葛把餐刀扔回餐桌,“希望这次这个能成,再成不了我也不做他中间人,上个月见了十来个,最后连个加了联系方式的都没有。”

阿帕基“哼”了一声,“米斯达呢?”

“他说布加拉提不在,屋子里就只有四个人,避难去了。”纳兰迦从福葛身后钻出来。

“逃班了。”福葛言简意赅。

“米斯达什么时候也能去相亲我们可就……”

“我回来了。”布加拉提站在门口,后面跟着个年轻貌美的小男孩,“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向导,乔鲁诺·乔巴拿。我们刚刚登记过了。”

纳兰迦一惊,顺手撕掉了福葛的那本行为准则。

“看我说什么来着。”福葛心满意足,他觉得自己在无伤大雅的谎言上的让步能够把自己从做布加拉提中间人的痛苦中解脱出来真是太划算了。

阿帕基险些把福葛刚放下的餐刀飞到金发小男孩的脸上。




←to be continued<





我放弃了阴谋论准备写一个爱情故事了

快n1了,随机掉落

十四单

【布茸布】含替身,今日腿肉及之前的一些涂鸦

【布茸布】含替身,今日腿肉及之前的一些涂鸦

佚名

【茸布】逢魔 44

“布加拉提,你能否回答我一个无聊的问题——为什么今晚你把大家叫回来了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特里休望着他,露出疑惑的表情。卧室开着橘黄色的灯光,照在女孩纯白的睡裙上,也晕开了一层暖色。


“没有。”布加拉提干脆地回答。


无论老板是出于怎样的想法,禁止女儿接触关于黑帮的一切,对于特里休来说都是一种幸运。此时,在这个暖色的房间里,那些杀戮,阴谋和背叛仿佛都被关在板门之外。


“…………”


回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布加拉提望着她的侧脸,觉得虽然特里休外貌没什么变化,比从前却要成熟多了。


布加拉提也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在思考些什么,在工作里他接触最多的是失足妇女和被欺压...

“布加拉提,你能否回答我一个无聊的问题——为什么今晚你把大家叫回来了呢?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特里休望着他,露出疑惑的表情。卧室开着橘黄色的灯光,照在女孩纯白的睡裙上,也晕开了一层暖色。


“没有。”布加拉提干脆地回答。


无论老板是出于怎样的想法,禁止女儿接触关于黑帮的一切,对于特里休来说都是一种幸运。此时,在这个暖色的房间里,那些杀戮,阴谋和背叛仿佛都被关在板门之外。


“…………”


回应他的是长久的沉默。布加拉提望着她的侧脸,觉得虽然特里休外貌没什么变化,比从前却要成熟多了。


布加拉提也不知道这个年纪的女孩在思考些什么,在工作里他接触最多的是失足妇女和被欺压的老人。为了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他还是努力想了个话题,“……在这里住的习惯吗?”


“比在葡萄园里好多了。”特里休笑笑,垂下眼睫,“这里挺热闹的。虽然那个枪手……米斯达他身上总一股汗味,但也还不错。”


“这里很破旧,不适合年轻女孩住。”


“我没这种感觉——老房子都是这样,只要多打扫就好了。”


看着她的笑容,布加拉提心里一紧,攥住了手心,“那离开公寓,你可以接受吗?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好的地方。”


特里休的脊背猛然一僵,不可置信地抬起头,质问道:“你说什么?为什么我要走?”


“抱歉。因为这里可能很快就会变得不适宜居住了,就连我的部下……我也让他们搬了出去。”布加拉提不自然地将视线移开,“你不是之前说过想当歌手的吗?我认识不错的整容医生,可以让你的脸变化一些,方便隐姓埋名,抛下现在的身份,做个正常的女孩。”


“…………”


在许久的沉寂以后,特里休缓缓地问道:“是那个人,要来灭口了吗?”


“抱歉。”


女孩反射一般的应对让布加拉提浑身锈住那样僵硬。到底是怎样的过往,才会让她提出这样的疑问呢?这个问题,他根本无法细想。


“恕我拒绝。”她冷漠地回答,“对于那个人来说,我不过是弃子而已。被回收与否,都要取决于他的心情——我已经受够这样的生活了。”


说完,她从床上起身,迈步走了出去将门甩上。声音不大,老化转轴嘎吱的摩擦声却格外刺耳。


“…………”


这一回,轮到布加拉提默然无语。这个女孩明白这样做的后果吗?与黑帮相连的血脉,一旦被割断,也许堕入的是更加悲惨的人生——居无定所,颠沛流离,甚至失去生命。不,在失去生命之下,还有深渊,那就是在罪恶中慢慢堕落,生命还没有结束,心却死去了。


布加拉提缓缓地将脸埋进自己的双手里,他相信自己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保护部下”,今晚他已经将风险明确地摆在所有人的面前,让他们最直观地看到了背叛的下场;“效忠组织”,在他们离开以后,正如乔鲁诺所说,他会向老板表明自己的忠心。


对于干部来说,这两件事不会冲突。可是,那种逐渐沉入沼泽的溺水感,却让他几乎以为自己将要窒息。


“乔鲁诺……”


从指缝中,最终还是飘出了一声叹息,像夜里的雾,片刻消散。


在会议之后,小队众人没花多少时间便决定了自己的去留。阿帕基在座椅上,双手交叉,久久沉默不语。米斯达一边嘟囔着“真伤脑筋啊”,目光漫无目的地乱转。而纳兰迦自从看见那件标本以后,便浑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第一个离开的人是福葛。他没有索要任何钱财,甚至连行李也没有收拾,就像当初踏进这个门一样,两手空空地来去。


“这种事情,实在是太荒谬了……”在踏出大门之前,他咬紧牙关,一字一句地挤出来,“抓住叛徒这种事情,只要做到了,根本就不会受到任何责罚。组织里最忌讳的就是‘背叛’,那样的家伙死有余辜,布加拉提怎么可能不明白这一点……可是,宁愿担负起这样的罪责也要庇护那家伙真的让人想不明白啊!”


他怒视着楼上亮着的橘色灯光,愤怒地将拳头砸向墙,砰的发出一声巨响,就像故意要楼上的人听到。然而,这一拳并不能撼动什么。


布加拉提给出了他们“自己选择”的命令。在领悟到这一点以后,福葛仍然凝望了半天灯光,才转过身决定离开。


“喂!等一等我……”


细如蚊蚋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福葛回头,发现纳兰迦站在自己的身后。定睛一看,他的身体仍在颤抖,“我决定跟你一起走。”


“唔……你也跟过来了啊。”他多少松了口气。


“是啊。”虽然这么说着,可是纳兰迦的脸上丝毫没有一丝释然。在月光下,他们面面相觑,互相看到了对方脸上若有所失的表情。


“那两个家伙真的走了。”米斯达往屋外望了一眼,悠然地发言,“可惜了……福葛的性格就是太过聪明,虽然懂得避开风险,却不明白‘富贵险中求’的道理。”他翘起了二郎腿,在桌下一晃一晃,“哼,布加拉提是个可以信任的男人。如果能立功的话,我还想做干部呢。”


在从会议开始后就无比凝重的气氛里,他的话语就像一个吹出的泡泡糖,说不出真有什么鼓舞人心的力量,倒是让人轻松不少。


“啧……我出去抽根烟。”一直沉着脸不发一言的阿帕基忽然开口。


没等其他人反应,他已经起身离席,随手抄起一包廉价香烟,往屋外走去。


米斯达看了他的背影一眼,说道:“就连阿帕基也需要抽烟缓解压力了,那么没有心思干下去的人,还是走得越远越好。”他看向乔鲁诺,“说起来,为什么你不选择离开?按理来说,乔鲁诺你的资历最浅,没必要为这样一件破事搭上性命啊。”


乔鲁诺正在认真打量着那件标本,闻言,连头也没抬就道:“我有必须要做的事。”


“有命去做比较好吧?”


“这种机会很少有,必须利用。”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接起话来,乔鲁诺却始终不为所动。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这么执着啊,米斯达不禁有些好奇起来,“……喂,像你这样的家伙,是真的要听命于布加拉提、为他效力吗?”


乔鲁诺露出了意想不到的神情,惊讶地瞥了他一眼。


“我当然有这样的决心。”


闻言,米斯达耸了耸肩,“我觉得不像啊。你应该更有野心才对吧?”


乔鲁诺的身形一顿,半晌后才问:“为什么会这么想。”


“感觉而已。你这个家伙,虽然跟你认识挺久了,不过从来没有看穿你的机会……所以我在想,说不定在你身上藏着什么秘密呢。”他出神了一会,“像今晚这件怪事,布加拉提是干部,消息灵通也就算了,你却推测出来那么多,真是……可怕。”他喃喃道。


“是你误会了。”乔鲁诺摇摇头,“只是习惯使然,有问题就去解决而已。”


“说老实话,我加入小队的年龄也和你差不多,违法的事情干了不少,死人也见过。”米斯达忽然出了口气,“不过,像是这样的场面,也是第一次见。”


“嗯。不过老板应该很了解布加拉提,这件事情他的态度如何才是关键。这样处理……也行吧。”乔鲁诺像是想要说什么,终究没说出口,长叹一声,“因为他的顾忌实在太多,就算别人背叛,布加拉提也不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你应该知道吧,”他忽然转向米斯达,自嘲般笑了笑,“这些年,他的父亲住在黑帮控股的私立医院里。”


“呃,这件事大家或多或少都知道……”


“以前他跟我说过,他的父亲是个全心全意保护家人的男人。也许布加拉提性格里面的那份温柔,就是源于那个人吧。”乔鲁诺轻声说,“不过,也无所谓了。他无法下定的决心,就让我来支持。”


灯光落在他身上,垂下的长睫仿佛落满星星点点的光屑,神情却是从未有过的温柔。米斯达愣了一下,似乎第一次从他身上窥破了什么秘密,干咳一声,“那接下来怎么办?现在老板女儿还住我们这儿呢,那女人……”


他提起特里休时,难得也皱起眉,好像在说什么很难缠的角色一样。


乔鲁诺想了想,“其实我觉得她不算什么能够影响到老板的筹码。不过,有她在总比没有强。”


“我不懂你的意思。”米斯达懊恼地叹了口气。


“……”这一回,乔鲁诺没有再回答他,而是想起什么一样,蓦地望向客厅的时钟。在骤然寂静的空间里,指针走动的声音格外突出。


“说起来,”他向着钟,缓缓说道,“不知不觉已经快要到十一点了。抽一根烟需要那么长的时间么?”


Blade

一个本宣


【高亮】


1.请在订单页面备注回答以下问题:乔鲁诺·乔巴拿和布鲁诺布加拉提最喜欢的电影分别是:


答错讲不予发货。


【更正】2.同时购买了《白河夜航》/《睡眠与饭》/《CARPE DIEM》的朋友可以在发货后敲客服退邮费。


3.为保证阅读体验完整请购买本子


4.插图会制成明信片少量随机赠送




P1


刊名:《Beyoud The Time》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CP:茸布


性质:个志短篇集


分级:R18


字数:7.4w


页数:160p↑↓


规格:A5


装帧:内页100g...

一个本宣


【高亮】


1.请在订单页面备注回答以下问题:乔鲁诺·乔巴拿和布鲁诺布加拉提最喜欢的电影分别是:


答错讲不予发货。


【更正】2.同时购买了《白河夜航》/《睡眠与饭》/《CARPE DIEM》的朋友可以在发货后敲客服退邮费。


3.为保证阅读体验完整请购买本子


4.插图会制成明信片少量随机赠送




P1


刊名:《Beyoud The Time》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CP:茸布


性质:个志短篇集


分级:R18


字数:7.4w


页数:160p↑↓


规格:A5


装帧:内页100g欧维斯,外封300g超感纸


工艺:封面标题烫银




STAFF:


作者:Bladeisme


封面画手/插图:   @apxsaras 


封面设计&内页排版&宣图制作: @山河长诀 


一校:墓英俊


二校:Bladeisme




P2


刊名:The Hollow Man


原作:JOJO的奇妙冒险


CP:茸布


性质:无料文本


将作为摊位特典在cp25上赠送,获赠限制稍后见摊宣


限制:underage


字数:1.5万字


(1w字原文已公开,修订后新增5k字)


页数:32p


装帧:内页100g欧维斯,外封300g刚古硅蓝,骑马钉


大小:A5




STAFF


写手:Bladeisme


封面画手: @腐土它生 


装帧设计/排版: @灰JING灰 


宣图: @洛北天清° 


校对:gugu



鶴郎

第二張有姿勢參考🤪
而且後面那張是之前畫的……呃,所以有點糟,雖然第一張這個最近畫的也沒好到哪去,但就是,有點……小進步嘛🥴

用各種情緒叫喬魯諾的布加拉提🥰🥰🥰

第二張有姿勢參考🤪
而且後面那張是之前畫的……呃,所以有點糟,雖然第一張這個最近畫的也沒好到哪去,但就是,有點……小進步嘛🥴

用各種情緒叫喬魯諾的布加拉提🥰🥰🥰

寄人啊

是给朋友写的嘴嗨产物,非常非常非常小学生的作文,谨慎点开!!


       下午慵懒的阳光随意从窗户里进来,乔鲁诺挖完了杯子里最后一块布丁,他看着手中普普通通的塑料勺,像变魔术一般的摸了一下勺子把它变成了一朵春天花,斜斜的插在玻璃杯里。

       他抬头,阳光落在睫毛上,浅浅的颜色。面前直直走过来一个短头发的男人。

       “早上好。”布加拉提跟他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玻璃杯里的花问乔...

是给朋友写的嘴嗨产物,非常非常非常小学生的作文,谨慎点开!!










       下午慵懒的阳光随意从窗户里进来,乔鲁诺挖完了杯子里最后一块布丁,他看着手中普普通通的塑料勺,像变魔术一般的摸了一下勺子把它变成了一朵春天花,斜斜的插在玻璃杯里。

       他抬头,阳光落在睫毛上,浅浅的颜色。面前直直走过来一个短头发的男人。

       “早上好。”布加拉提跟他简单的打了个招呼坐了下来用手指轻轻碰了一下玻璃杯里的花问乔鲁诺:“今天有发生什么事吗?

       “没有,和平常一样。”乔鲁诺刚说完这句话,一把刀透过窗户直接将玻璃杯和春天花砍成了两半。“大概。”乔鲁诺拿起那把刀有些赌气的把他变成蜻蜓用力的扔了出去。

“出去追吧。”布加拉提在墙上划开一道拉链。“这么好的下午被破坏了,会让人心情变差的吧。”

       对方似乎是操控刀的替身,蜻蜓飞到一半就开始打转左右不分。乔鲁诺打算用手拿住蜻蜓看看怎么回事,在他把手向上伸的一瞬间,从右边飞过来一把刀,直接砍断了他的手腕。

     “乔鲁诺????”布加拉提有些惊慌的喊他的名字。

       “布加拉提,我没事。”乔鲁诺止住血,捡起断手。“敌人替身很好破解,布加拉提,你把我左边的磁铁打掉就可以了。”乔鲁诺用另一只手揉了揉眉心,最近真的是松懈了,居然被这种小伎俩弄断了手。他看到蜻蜓飞到右边的草丛里。

        找到了敌人,事情就很好解决了。布加拉提动作很快的回来了,他看见乔鲁诺还拿着断手站在那里。

        “乔鲁诺,你怎么不把你的手安上去?”布加拉提疑惑的看着他。

        “布鲁诺。”他唐突喊出了布加拉提的姓。“帮我安上去吧。”

        布加拉提更加疑惑了,但还是听他的在他手腕上安了拉链,握着他断掉的手布加拉提突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之前的旅途,他不知道断了多少次手臂了。明明只有十几岁。

        乔鲁诺看着手腕上的拉链,垂下了头,用嘴唇轻轻吻了一下。

         “布加拉提,你看这个,像个简单的饰品。是你送给我的,别人无法看见的饰品。”

       


ArieAriadna

<茸布>札幌1/2

Summary:

“我依然是你法律意义上的监护人,你不能……”
“知法犯法?”

Notes:

19茸x24布 监护人pa
可能有自由心证米特里
背景是札幌薄野的红.灯.区

1


瀑布一般飞流的白雪。


冬季的札幌飘浮于蓝灰色的雾海,沿岸是鳞次栉比的商厦,细小的雪沫随风穿行。湿漉漉的云霭降落于荒芜寥落的街,搭过两三站晃晃荡荡的地下铁,再穿过那座虾壳青的生锈站牌,就是霓虹流淌的薄野。位于繁华市中央的红.灯.区.彻夜不眠,嘈杂的人声匆匆涌过,乔鲁诺艰难地挤过人群的狭窄间隙,用肩膀夹着耳边廉价的翻盖手机,双手揪住布带竭力不让身前的老旧书包...

Summary:

“我依然是你法律意义上的监护人,你不能……”
“知法犯法?”

Notes:

19茸x24布 监护人pa
可能有自由心证米特里
背景是札幌薄野的红.灯.区

1

 

瀑布一般飞流的白雪。

 

冬季的札幌飘浮于蓝灰色的雾海,沿岸是鳞次栉比的商厦,细小的雪沫随风穿行。湿漉漉的云霭降落于荒芜寥落的街,搭过两三站晃晃荡荡的地下铁,再穿过那座虾壳青的生锈站牌,就是霓虹流淌的薄野。位于繁华市中央的红.灯.区.彻夜不眠,嘈杂的人声匆匆涌过,乔鲁诺艰难地挤过人群的狭窄间隙,用肩膀夹着耳边廉价的翻盖手机,双手揪住布带竭力不让身前的老旧书包被人潮卷走。

点这个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