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草丝的日子

206浏览    291参与
草丝的日子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秋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立冬了。事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实际效益,至少说还需要等待。

昨天午睡的时候梦到妈妈了,妈妈离开我快四年了,梦到妈妈总是很愉快的。这四年我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努力,但是时代不同了,社会给予我这个自由写作者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你这么一个资深作家走不出来,还有谁能走出来?除非彻底堕落到字奴。

合作者是非常重要的,志同道合者可遇不可求,不能同那些只做概念不做内容的人合作,而且必须远离。他们永远不会务实。他们靠做概念混饭吃。

也不能同那些把别人当书呆子的人合作,他们只会把你当书呆子,没有诚信可言,你很君子地容忍了他...

不知不觉春天过去了,不知不觉夏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秋天过去了,不知不觉立冬了。事做了很多,但是没有实际效益,至少说还需要等待。

昨天午睡的时候梦到妈妈了,妈妈离开我快四年了,梦到妈妈总是很愉快的。这四年我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努力,但是时代不同了,社会给予我这个自由写作者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这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你这么一个资深作家走不出来,还有谁能走出来?除非彻底堕落到字奴。

合作者是非常重要的,志同道合者可遇不可求,不能同那些只做概念不做内容的人合作,而且必须远离。他们永远不会务实。他们靠做概念混饭吃。

也不能同那些把别人当书呆子的人合作,他们只会把你当书呆子,没有诚信可言,你很君子地容忍了他们,原谅他们,他们更把你当书呆子,以为你不懂现时代的商务规矩而肆无忌惮。他们不知道你曾在商海里扑腾过,看他们玩小手段看得很透彻,你发现他们根本就不靠谱。

坚守底线是必要的,坚守底线就能避免烦恼和麻烦。按规则和契约的规矩办也可以避免烦恼和麻烦。对于不按规则和规矩做事的人,远之!

这次在碧山遇到宣砚石雕刻的太上老君,对眼缘,手缘,请了带回南京。自我感觉智慧提升!

年底了,今年要认真写总结,值得总结的事太多了,有一些是十分宝贵的经验。如:博客写作,怎样利用博客空间做内容。如:《碧山纪事》的方方面面。(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重新定義

大數據時代:“底層民衆”這個詞條的内涵要重新定義。這不是妄説,而是切身體會。只要你用手機,你的所有數據都是終端公司的,你付費替他們打工。別以爲你花錢買了電訊終端,別以爲你在付費使用,其實你是一個大傻逼,大数据时代的奴隶!你做梦,做大梦,梦还没做完,就赤裸裸了,你的所有一切都把控在大數據公司手裏,終端公司手裏,你以爲自己有空間,其實你自己的空間等於零。你是什麽東西?你算什麽東西?你以爲你有數據了,你花了時間,花了銀子,行走乡间,爬高下低,做出來的图片數據,別人連招呼都不跟你打一聲,擄走了。更为严重的是:这是一只从不做任何浏览,只发邮件,不收邮件的手机!侵犯是深层次的。

你被別人人工智能了,你不...

大數據時代:“底層民衆”這個詞條的内涵要重新定義。這不是妄説,而是切身體會。只要你用手機,你的所有數據都是終端公司的,你付費替他們打工。別以爲你花錢買了電訊終端,別以爲你在付費使用,其實你是一個大傻逼,大数据时代的奴隶!你做梦,做大梦,梦还没做完,就赤裸裸了,你的所有一切都把控在大數據公司手裏,終端公司手裏,你以爲自己有空間,其實你自己的空間等於零。你是什麽東西?你算什麽東西?你以爲你有數據了,你花了時間,花了銀子,行走乡间,爬高下低,做出來的图片數據,別人連招呼都不跟你打一聲,擄走了。更为严重的是:这是一只从不做任何浏览,只发邮件,不收邮件的手机!侵犯是深层次的。

你被別人人工智能了,你不能生氣,你越生氣,製造人工智能的人越高興。他们很行。这非常之邪惡。製造一塊“小餅乾:放進你的圖庫你,誘惑你刪除,你刪除這個”小餅乾”隨即清空圖庫的所有數據。你的全部圖片數據,到了別人的雲裏,説起來這就是“誤刪”,然後有一個程序幫你恢復,在恢復的過程中,你的數據是從別人的雲裏下載的。另外在你手機里後臺,定位始終是開著的,即便你把前臺定位關閉,後臺的定位還在運行,在很深的里面运行。這樣,這些圖片都是定位圖片,於是你被剝奪的一無所有。當然掠奪者會強詞:你要定位圖片也沒有用!但是,這些手機圖片是私有財產。你们要定位图片,你们可以花銀子,你们有的是银子,不缺银子,找人或用工具拍攝。而用這種方式從別人手機裏掠奪,是强盜!是流氓!

底層民衆的詞條在大數據時代要重新定義,誰是底層民衆?被人工大数据的所有人。(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的逍遥生活,今天跑到路边收割过的水稻田里撸图,这树长得很是奇怪,远远地看上去更是奇奇怪。雾重,雾是光影的杀手,图上的光影看起来全是点,彩点。照相机要好一些。

在这里的乡间,行走的人比开车和坐车的人少。古代的人,没有汽车,都是徒步,坐马车,驴车,骑马骑驴都是徒步,牲口徒步也是徒步。因为行走的速度慢,那时候的世界比现在大。天大,地大,人小,才是乡间的感觉。

徒步行走的感觉实在太好了,遗憾的是,在皖南徒步行走的道路不多,在公路边上徒步行走,很是危险。

现在在乡间,到了人多的地方,实在和城里无两样,膨胀的人群,把天地挤得满满,如彩点。

这次在乡间,夜里无梦,白天...

梦幻生活

在碧山过一种彻底忘我的逍遥生活,今天跑到路边收割过的水稻田里撸图,这树长得很是奇怪,远远地看上去更是奇奇怪。雾重,雾是光影的杀手,图上的光影看起来全是点,彩点。照相机要好一些。

在这里的乡间,行走的人比开车和坐车的人少。古代的人,没有汽车,都是徒步,坐马车,驴车,骑马骑驴都是徒步,牲口徒步也是徒步。因为行走的速度慢,那时候的世界比现在大。天大,地大,人小,才是乡间的感觉。

徒步行走的感觉实在太好了,遗憾的是,在皖南徒步行走的道路不多,在公路边上徒步行走,很是危险。

现在在乡间,到了人多的地方,实在和城里无两样,膨胀的人群,把天地挤得满满,如彩点。

这次在乡间,夜里无梦,白天倒像在梦幻里。我觉得自己想过中国古代诗人,画家和当年西方传教士和记者的生活,但我都不是,我是中国的自由写作者作家。(图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第十一次碧山之行

在南京修订《林间的草地》,那天夜里醒来,突然觉得到要到碧山走一趟,《碧山纪事》没有出版,更需要走一趟,

年初的时候,感觉到碧山的变化加快。三年前写作《碧山纪事》的时候,想了又想,反复斟酌,类似这类选题的书,写成应景的,最多半年就没有意思了,严重的还会自扇耳光。看起来很好写,实际上是最难写的,只有写成非我莫属的书,完全个人感受,个人视角的,才能长久,配上瞬间定格光影和心情的非我莫属的图片,才会有永恒的意义,才能经得起时间拖延和岁月流水的冲刷。这是公众视觉下的私写作。

到碧山三天了,看到了村里的各种变化,证明了当初的想法是正确的,切入点也是准确的。万幸,万万幸!《碧山纪事》将会像本人的其它文本...

在南京修订《林间的草地》,那天夜里醒来,突然觉得到要到碧山走一趟,《碧山纪事》没有出版,更需要走一趟,

年初的时候,感觉到碧山的变化加快。三年前写作《碧山纪事》的时候,想了又想,反复斟酌,类似这类选题的书,写成应景的,最多半年就没有意思了,严重的还会自扇耳光。看起来很好写,实际上是最难写的,只有写成非我莫属的书,完全个人感受,个人视角的,才能长久,配上瞬间定格光影和心情的非我莫属的图片,才会有永恒的意义,才能经得起时间拖延和岁月流水的冲刷。这是公众视觉下的私写作。

到碧山三天了,看到了村里的各种变化,证明了当初的想法是正确的,切入点也是准确的。万幸,万万幸!《碧山纪事》将会像本人的其它文本一样,是嵌入写作生活过程的,描述的是不确定时代,一位资深自由写作者作家的身体的和心灵的游荡生活。(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物館,搞定了《林間的草地》裏的三篇小説《梅雨霏霏》《不安分的春天》《窗帘》,前面兩篇寫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發表于《青春》雜志,後面一篇寫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發表于《湖南文學》雜志。這裏,是這三篇小説的原點,氣場之强大,强大到讓我再次修訂目錄,把這三篇小説排列在了一起。這樣,這本書就有了很深的意思。萬萬不可急功近利,很多想法都是慢中得來的。好題材,好選題,一定要精心做,特別是這類有保存價值的文本,那是一個一去不復返的時代,一個沒有解釋的時代,不能讓已經在自己筆下的生活煙消殞滅。坐在這裏,我才真正懂了海明威的"冰山一角“。望著夕陽照耀在路邊高大的懸鈴木上光...

原點寫作

坐在這條路邊的十朝博物館,搞定了《林間的草地》裏的三篇小説《梅雨霏霏》《不安分的春天》《窗帘》,前面兩篇寫於上個世紀八十年代,發表于《青春》雜志,後面一篇寫於上個世紀九十年代,發表于《湖南文學》雜志。這裏,是這三篇小説的原點,氣場之强大,强大到讓我再次修訂目錄,把這三篇小説排列在了一起。這樣,這本書就有了很深的意思。萬萬不可急功近利,很多想法都是慢中得來的。好題材,好選題,一定要精心做,特別是這類有保存價值的文本,那是一個一去不復返的時代,一個沒有解釋的時代,不能讓已經在自己筆下的生活煙消殞滅。坐在這裏,我才真正懂了海明威的"冰山一角“。望著夕陽照耀在路邊高大的懸鈴木上光輝,我心除了感慨,還是感概。外地游客到這裏,多數會迷路,而我,是這裏的活地圖。

(圖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奇怪的事

接连两天外出改稿,效率非常之高,在东郊坐六七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一回到家就感觉累,坐不多久就要躺下。我把这个懒惰的现象叫做“晒网”。家里有什么鬼?气场不行?


在东郊坐,摊开稿纸,有精神,有力氣,有靈感。摆场子是要花银子的,沒有銀子是擺不了場子的。难道花了银子就不累,不花银子就累?真是笑话。但是东郊那里人来人往,不很安静。我喜歡安静。沒有找到安靜的角落。但是原点的气场实在厉害。

最近不能喝濃茶,不能喝咖啡,但是必須消費,點一款普爾菊花茶。可选的太少了。

今天一早奔到東郊擼圖,用相機擼圖,寫博客沒有圖片效果不是很好的。那么多图片哪里来?一张一张拍出来的。清晨的陽光下,一邊走,一邊想,昨晚在微...

接连两天外出改稿,效率非常之高,在东郊坐六七个小时,也不感觉累,一回到家就感觉累,坐不多久就要躺下。我把这个懒惰的现象叫做“晒网”。家里有什么鬼?气场不行?


在东郊坐,摊开稿纸,有精神,有力氣,有靈感。摆场子是要花银子的,沒有銀子是擺不了場子的。难道花了银子就不累,不花银子就累?真是笑话。但是东郊那里人来人往,不很安静。我喜歡安静。沒有找到安靜的角落。但是原点的气场实在厉害。

最近不能喝濃茶,不能喝咖啡,但是必須消費,點一款普爾菊花茶。可选的太少了。

今天一早奔到東郊擼圖,用相機擼圖,寫博客沒有圖片效果不是很好的。那么多图片哪里来?一张一张拍出来的。清晨的陽光下,一邊走,一邊想,昨晚在微信裏看到一些現象,有些人被猫激活了,他們很不舒服,敏感地做了不少動作。想笑,忍住了,沒有戴口罩,若戴了口罩,就愉快地笑出來了。對自己說:現在你是斜杠:紙媒寫作/電媒寫作。青蛙?烏龜?水鳥?还是做独行侠的鱼,潜水快乐。

(文/王心麗)

文学简历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很多桂树无一朵花,联想到自己,努力三年,無一朵花!那些花和我一樣,都在内心開放。

南京東郊的桂花

今年桂花是小年,很多桂树无一朵花,联想到自己,努力三年,無一朵花!那些花和我一樣,都在内心開放。

文学简历

五月文叢/ 《林間的草地》/目錄 / 王心麗

写作,就是记录消失在远方的时间,已过去时间不能刷新,不能复制,没有回程,附载在人的肉身上的记忆是有限的,随着人肉身的消亡而消亡,有一个词叫:流年似水,即时即刻的景象和心灵微澜,只要写下来就可以定格在文字里面,永存。未来时间里的人们,可以在文字中找到这些那些曾经的光影和心迹,往事像刚刚发生一样的清晰,清新,还能找到永不过时的生活哲理。

……

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文学解冻,老作家梅开二度,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一些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因为写了诗,成了青年诗人,因为写了小说,成了青年作家,被批判的、隐秘的文学,变成了...

五月文叢/ 《林間的草地》/目錄 / 王心麗

写作,就是记录消失在远方的时间,已过去时间不能刷新,不能复制,没有回程,附载在人的肉身上的记忆是有限的,随着人肉身的消亡而消亡,有一个词叫:流年似水,即时即刻的景象和心灵微澜,只要写下来就可以定格在文字里面,永存。未来时间里的人们,可以在文字中找到这些那些曾经的光影和心迹,往事像刚刚发生一样的清晰,清新,还能找到永不过时的生活哲理。

……

八十年代初中国改革开放,文学解冻,老作家梅开二度,迎来人生的第二个青春,一些年轻的文学爱好者,因为写了诗,成了青年诗人,因为写了小说,成了青年作家,被批判的、隐秘的文学,变成了喧嚷的文学盛世,诗人和作家都变成了头顶光环的人物,在文学舞台上一一亮相。那时爱好文学是又品位的标志,连征婚启事上都要挂上四个字:爱好文学。爱好文学,风雅,文雅,浪漫风趣……

中外作家在他们的回忆录里写的生活,更是五彩斑斓,作家的生活比一般人要精彩,精彩许多,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青年时代的文学梦想与少年时的文学梦想,很不一样的。

那时中国的文学也是有标签的,从伤痕文学到改革文学,再到什么、什么文学……文学的大车在时代的大路上彩旗飘飘,有人坐在车上,有人挤上车,有人被从车上扔下,还有人在车下奔跑……

我也开始写小说,从“改革文学”开始,当然我没有改革家的时代高度,也没“改革文学”作家的叱诧风云的魄力,我写“改革”边缘的生活和人,有点清新,有点卑微的那种。(图文/王心丽/摘自《文學大夢想》)



文学简历

最近盤點自己的文學,盤出许多自信,这是我的1984!

我是资深的酷毙文青,酷毙了三十五年,还在酷毙,最酷的是自由写作者作家的三十五年经历,在過去的嵗月裏,我用十一部書稿的稿酬養活了百萬字的長篇小説《落紅三部曲》,用《落紅三部曲》的稿酬登上了互聯網,我是最早的網民,網絡寫作者,我的網絡寫作的年齡已滿二十一嵗。还有更酷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清新而活力,2017,2018,独自游蕩皖南碧山古村九趟,完成了圖文本《碧山纪事》的写作。三十五年,文學之心依然跳动强劲,文学肢体依然青春澎湃。(文/王心麗)

最近盤點自己的文學,盤出许多自信,这是我的1984!

我是资深的酷毙文青,酷毙了三十五年,还在酷毙,最酷的是自由写作者作家的三十五年经历,在過去的嵗月裏,我用十一部書稿的稿酬養活了百萬字的長篇小説《落紅三部曲》,用《落紅三部曲》的稿酬登上了互聯網,我是最早的網民,網絡寫作者,我的網絡寫作的年齡已滿二十一嵗。还有更酷的:文字一如既往的清新而活力,2017,2018,独自游蕩皖南碧山古村九趟,完成了圖文本《碧山纪事》的写作。三十五年,文學之心依然跳动强劲,文学肢体依然青春澎湃。(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明確,有一種生活戛然而止,不可能再有了。眼前的生活已對接到一個陌生的節點上。最近寫作找資料,翻看舊書,所謂舊書就是十幾年前,二十年前的書,那些書已不可能再印,很悲哀, 悲哀的是那個時代已過去了; 這慶幸,慶幸的是我此生與已過去的生活有關,有所經歷,並經歷全程,抓住那個時代的全部時間,一天也沒有浪費。

現在與未來的日子不僅需要健康的身體,還需要强健的心理,對於不習慣的生活要有長期的心理准備,這次修訂寫作新文本,是寫作以來最艱難的寫作,除了心里的光和自我文学信念,已无其它。我已被時間的流水衝刷蕩滌得只剩我活著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有一種以示...

新的跋涉,從黃昏開始。

越來越明確,有一種生活戛然而止,不可能再有了。眼前的生活已對接到一個陌生的節點上。最近寫作找資料,翻看舊書,所謂舊書就是十幾年前,二十年前的書,那些書已不可能再印,很悲哀, 悲哀的是那個時代已過去了; 這慶幸,慶幸的是我此生與已過去的生活有關,有所經歷,並經歷全程,抓住那個時代的全部時間,一天也沒有浪費。

現在與未來的日子不僅需要健康的身體,還需要强健的心理,對於不習慣的生活要有長期的心理准備,這次修訂寫作新文本,是寫作以來最艱難的寫作,除了心里的光和自我文学信念,已无其它。我已被時間的流水衝刷蕩滌得只剩我活著肉身和屬於這個肉身的文學。有一種以示決心的説法:剃了頭上,那麽我再度剃頭,第一次剃頭是三十年前。(圖文/王心麗)

草丝的日子

日常生活

中秋过了半个月了,气候凉快了,又回暖。换了地点写作。前天和昨天状态又不是很好了,休息。悠着。空调机又运行起来了。

总感觉吃饭问题没有很好地解决,满网络寻找单人炊具,没有看到合适的。一个人吃饭,只需一顿一顿地解决,不能吃剩饭,剩菜。电炊具的容量都太大了,最近又到外面吃饭。在考拉看到一款多功能日式炊具,能做好几样菜,但是容量是三个人的,我只需要一个人的,不要吃隔夜菜和隔夜饭,一个人的生活和一家人的生活很是不一样,在餐馆一个人吃饭和几个人吃饭也是不一样的。

2019年本来以为会是欣喜的一年,现在没有本来一说,只有实际效果和效益一说。若是打分,这一年的打分是一个不及格。不在于你在做什么,而是做成了...

中秋过了半个月了,气候凉快了,又回暖。换了地点写作。前天和昨天状态又不是很好了,休息。悠着。空调机又运行起来了。

总感觉吃饭问题没有很好地解决,满网络寻找单人炊具,没有看到合适的。一个人吃饭,只需一顿一顿地解决,不能吃剩饭,剩菜。电炊具的容量都太大了,最近又到外面吃饭。在考拉看到一款多功能日式炊具,能做好几样菜,但是容量是三个人的,我只需要一个人的,不要吃隔夜菜和隔夜饭,一个人的生活和一家人的生活很是不一样,在餐馆一个人吃饭和几个人吃饭也是不一样的。

2019年本来以为会是欣喜的一年,现在没有本来一说,只有实际效果和效益一说。若是打分,这一年的打分是一个不及格。不在于你在做什么,而是做成了什么。如果是一个企业,那就是亏损。

今年到明年的关键词是“忍耐”,是”坚韧“只当自己是三十年前的自己,在运动场中跑跑道上的自己,那时候,每天跑五千米,练身体,练意志,要做好长期坚持的思想准备,做好长期不及格的思想准备。孵化是需要外部条件的,外部条件不及格,一只鸡也孵化不出来。(文/王心丽)

草丝的日子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烦躁的心情因换了生活环境而化解,撸到美图,心情特好,写博客需要有美图,我将长期与博客写作相依为命,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一个作家只要活着,就要写作,有公众目光所即的地方都可写满文字,表述自己的生活所感和所思所想。

今天阴云密布,午后北方的冷空气来了,有了秋之凉意。今年中秋过了快十天了,满街的人都还是夏天的样子,穿短裤和T恤。

发现凡是和网络相连的微机都完蛋了。世纪初的网络是提升人的智商的,而现在的网络是把人的智商往下拉,拉到弱智,全面地控制人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在法制不健全的极权国家和地区,这东西是洗脑,控制思想和行动的工具。可恶...

又回到这里,昨傍晚在河边散步。烦躁的心情因换了生活环境而化解,撸到美图,心情特好,写博客需要有美图,我将长期与博客写作相依为命,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一个作家只要活着,就要写作,有公众目光所即的地方都可写满文字,表述自己的生活所感和所思所想。

今天阴云密布,午后北方的冷空气来了,有了秋之凉意。今年中秋过了快十天了,满街的人都还是夏天的样子,穿短裤和T恤。

发现凡是和网络相连的微机都完蛋了。世纪初的网络是提升人的智商的,而现在的网络是把人的智商往下拉,拉到弱智,全面地控制人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等等都不是什么好东西,特别是在法制不健全的极权国家和地区,这东西是洗脑,控制思想和行动的工具。可恶而可怕。一切行踪在数据库里都有记录,上不上机都控制你,如刷脸。

被人工智能化的人群将不会用笔写字,也不会心算和速算,他们会很懒,一切依赖被设计好的程序,不愿做稍微麻烦的,需要耐心和细心的工作,不愿动脑筋,不会独立思考问题,一切都被暗示所控制,盲从而情绪化。

手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对于青少年尤其是。等发现了,脑已残,人生过去大半,连刷新自己的机会都没有了。(图文/王心丽)

文学简历

正午阳光灿烂 ,整理家务之后,修订编排文稿〈林间的草地〉,日子越是不容易,越是要有规律,有条理,“慢”字当头。不闲,也要悠着过。午餐依旧是吃适合身体健康的食物,谈不上什么美味,果腹而已。

〈碧山纪事〉像幽灵一样存在在这几年的日记与随笔之中,想删除都难,这是进入生活的,在生活里面的中心事件。也是伴随生命和文学过程的。因为它是一个重要时期的重要事件,想绕,除非挖掉和删除这三年的时间。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用功,所有的辛苦,所有的喜怒哀乐都素面朝天地记录在博客里面。时间过得真快,今日白露。

(图文/王心丽)

正午阳光灿烂 ,整理家务之后,修订编排文稿〈林间的草地〉,日子越是不容易,越是要有规律,有条理,“慢”字当头。不闲,也要悠着过。午餐依旧是吃适合身体健康的食物,谈不上什么美味,果腹而已。

〈碧山纪事〉像幽灵一样存在在这几年的日记与随笔之中,想删除都难,这是进入生活的,在生活里面的中心事件。也是伴随生命和文学过程的。因为它是一个重要时期的重要事件,想绕,除非挖掉和删除这三年的时间。所有的努力,所有的用功,所有的辛苦,所有的喜怒哀乐都素面朝天地记录在博客里面。时间过得真快,今日白露。

(图文/王心丽)

文学简历

我的与校园相关的长篇小说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包忠文先生任南京大学图书馆长

包忠文先生为我写作提供最大便利,我得以进入南京大学图书馆老馆(金陵大學圖書館)查阅民國舊報紙,从春到夏。百万字的落红三部曲《落紅沉香夢》《落紅浮生緣》《落紅迷歸路》就是图书馆阅读旧报纸之后灵感迸发的作品,這三卷書寫了十年,二〇〇二年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全。

《雾水情缘》是上个世纪一九九零年冬留职停薪,专事文学写作后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作品,家住校园附近,便每天在校园活动,常常蹭课或蹭讲座,换了生活内容,也就换了写作内容。這部長篇小説描寫了一九八九之后、前互聯網時代的校園生活。(图文/王心丽)

我的与校园相关的长篇小说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包忠文先生任南京大学图书馆长

包忠文先生为我写作提供最大便利,我得以进入南京大学图书馆老馆(金陵大學圖書館)查阅民國舊報紙,从春到夏。百万字的落红三部曲《落紅沉香夢》《落紅浮生緣》《落紅迷歸路》就是图书馆阅读旧报纸之后灵感迸发的作品,這三卷書寫了十年,二〇〇二年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全。

《雾水情缘》是上个世纪一九九零年冬留职停薪,专事文学写作后出版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作品,家住校园附近,便每天在校园活动,常常蹭课或蹭讲座,换了生活内容,也就换了写作内容。這部長篇小説描寫了一九八九之后、前互聯網時代的校園生活。(图文/王心丽)

文学简历

這是百分之百的個性文本,也是唯一的。

昨天晚上又加進去一些篇章,有新近寫的,也有過去一年之間寫的。突然發現地點和建築是不變的,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這個樓同我的文學之關係是不變的,1987——1989。有過去的圖片,也有現在的圖片,圖圖穿插,文文穿插。圖文穿插……文本的内在張力與時間延伸實在妙不可言。也就是說文本的編排非常之棒,地點與寫作人的特殊關係,決定了文本的不可模仿。

不能着急,不能焦慮,一切淡然,慢字當頭。

現在看來這個《五月文叢》ABCDE,是非常靈活的,可做一個系列叢書,也可以已書代刊。文本内容也是靈活的。當然還可以FGHIJK……

邊緣的,個性的,民間的

本人作品是非常...

這是百分之百的個性文本,也是唯一的。

昨天晚上又加進去一些篇章,有新近寫的,也有過去一年之間寫的。突然發現地點和建築是不變的,鐵打的營盤,流水的兵。這個樓同我的文學之關係是不變的,1987——1989。有過去的圖片,也有現在的圖片,圖圖穿插,文文穿插。圖文穿插……文本的内在張力與時間延伸實在妙不可言。也就是說文本的編排非常之棒,地點與寫作人的特殊關係,決定了文本的不可模仿。

不能着急,不能焦慮,一切淡然,慢字當頭。

現在看來這個《五月文叢》ABCDE,是非常靈活的,可做一個系列叢書,也可以已書代刊。文本内容也是靈活的。當然還可以FGHIJK……

邊緣的,個性的,民間的

本人作品是非常之多的,已有的和正在進行的……

神使然,所有的經歷都是有文采的。

(圖文/王心麗)



年 轮

今天到西天寺向包忠文教授告別。包忠文師享年八十八,浙江東陽人。包忠文师是已故家父的同事和朋友,也是亲切和蔼的老师和长辈。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包忠文師擔任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為我寫作《落紅三部曲》提供了最大的幫助,允許我進入南京話大學圖書館老館,查閲民國時期的報刊,那段生活历历在目。

那年從春到夏,每天從圖書館開舘到閉館,全天我都呆在圖書館裏,沉浸于民國時代的舊報刊,我看到了與教科書上完全不同的歷史真相,這是一段极其難忘珍贵時期,没有这段时期的閲讀,就没有後來的《落红三部曲》。

当年我曾把在图书馆看旧报的感受,發表在台灣《自由時報》上。我是在金陵大学图书馆里被民国风熏陶过的當代人。《落紅三...

今天到西天寺向包忠文教授告別。包忠文師享年八十八,浙江東陽人。包忠文师是已故家父的同事和朋友,也是亲切和蔼的老师和长辈。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初包忠文師擔任南京大學圖書館館長,為我寫作《落紅三部曲》提供了最大的幫助,允許我進入南京話大學圖書館老館,查閲民國時期的報刊,那段生活历历在目。

那年從春到夏,每天從圖書館開舘到閉館,全天我都呆在圖書館裏,沉浸于民國時代的舊報刊,我看到了與教科書上完全不同的歷史真相,這是一段极其難忘珍贵時期,没有这段时期的閲讀,就没有後來的《落红三部曲》。

当年我曾把在图书馆看旧报的感受,發表在台灣《自由時報》上。我是在金陵大学图书馆里被民国风熏陶过的當代人。《落紅三部曲》如有修订再版的机会,我要寫後記,把這段難忘的過程寫進後記。感謝包忠文師對我的扶持和写作的支持。包忠文师千古!

父輩老師有生之年不能看到我的文學的本真文字的樣子,这是一个遗憾,一個悲哀!在此表达我对包忠文教授的深深敬意和怀念!已故老者安息,生者晚辈继续努力。(文/王心麗) 

 

文学简历

昨天本作家到两部長篇小説的诞生地,南京東郊散步,十分之感慨。1987—1989,光陰如梭,南京東郊,我的文學之根,當年我在這幢楼里寫作。第三,第四,第五個窗口都坐過。(文/王心麗)

昨天本作家到两部長篇小説的诞生地,南京東郊散步,十分之感慨。1987—1989,光陰如梭,南京東郊,我的文學之根,當年我在這幢楼里寫作。第三,第四,第五個窗口都坐過。(文/王心麗)

文学简历

1990年冬天离开这里,我以为很快就能在这附近,买一个窗口的,只要进一步经济开放。但是我想错了,开放是不会向我这类人开放的,我已被归类为时代的牺牲品那类人群。我注定只能走自由文学写作之路。这条路崎岖而泥泞。

纯粹的时光,纯粹的文学(图文/王心丽)

1990年冬天离开这里,我以为很快就能在这附近,买一个窗口的,只要进一步经济开放。但是我想错了,开放是不会向我这类人开放的,我已被归类为时代的牺牲品那类人群。我注定只能走自由文学写作之路。这条路崎岖而泥泞。

纯粹的时光,纯粹的文学(图文/王心丽)

文学简历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本人在日本出...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本人在日本出版的书。永不再来的好时光(王心丽)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本人在日本出版的书。永不再来的好时光(王心丽)

文学简历

本人的第三部長篇小説,寫作與1990冬——1991年春。講述1989政治风波之后的校園愛情故事。(图文/王心丽)

本人的第三部長篇小説,寫作與1990冬——1991年春。講述1989政治风波之后的校園愛情故事。(图文/王心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