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荣格

10692浏览    395参与
一条废废的蛇

是为slo15准备的无料 (❁´ω`❁)
P1全部都是和纸贴纸✧٩(ˊωˋ*)و✧
P2是不干胶小圆贴还有透卡(๑•̀ㅂ•́)و✧

是为slo15准备的无料 (❁´ω`❁)
P1全部都是和纸贴纸✧٩(ˊωˋ*)و✧
P2是不干胶小圆贴还有透卡(๑•̀ㅂ•́)و✧

存档灵魂

对于我是谁,我所知道的跟你一样少。

—— 荣格《红书》


对于我是谁,我所知道的跟你一样少。

—— 荣格《红书》


薇真甜甜甜

扫文笔记27(威震天/荣格)

篇名:Trust Me



作者:yamirenamon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823277



简介:背景idw,中篇he。全文清水。讲的是寻光号上的“平静”的生活。



荣格在一场发生于自己办公室里的坍塌事件中不幸受伤失去了记忆。在船员们想尽办法帮他恢复的时候,他对老威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治疗荣格的办法当然有,但就是他有可能在治好后忘记自己失忆以后的事。



这篇故事是荣格和老威双人视角交替的,但荣格作为主角中的主角,他的视角会比较多,失忆的主角会带一点悬疑风(wu……)。...








篇名:Trust Me




作者:yamirenamon




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823277




简介:背景idw,中篇he。全文清水。讲的是寻光号上的“平静”的生活。




荣格在一场发生于自己办公室里的坍塌事件中不幸受伤失去了记忆。在船员们想尽办法帮他恢复的时候,他对老威产生了巨大的兴趣。治疗荣格的办法当然有,但就是他有可能在治好后忘记自己失忆以后的事。




这篇故事是荣格和老威双人视角交替的,但荣格作为主角中的主角,他的视角会比较多,失忆的主角会带一点悬疑风(wu……)。




荣格失忆后比较无措,而且缺乏安全感。那段时间老威陪着他。而且老威还念诗给他听。老威念诗那段特别有魅力,荣格都觉得自己要沦陷了。




荣格认为自己很孤独,他很羡慕其他船员有爱人,而与此同时他还从自己隐秘的子空间里发现了以前藏的一张老威的照片(唉又是时光交错的故事),然后他就以为自己对老威怎样怎样来着。




当然老威这么不解风情(又直白得很),肯定需要别人推一把。后来俩人气氛正好的时候,荣格犯病又失忆了。老威心里拔凉,镜花水月一场…但好在抢救过来了。




这里老威也很孤独的样子,感觉他非常想有人爱,一旦知道荣格喜欢他,哪怕不清楚自己的感情怎样,也想要紧紧抓住荣格,完全不愿意放手呢。




等结尾的时候,荣老师恢复记忆后气场都不一样了,特别冷静,而且马上变得专业起来,措辞严谨,客观中立,实事求是,连表达爱意都像新闻播报一样心如止水。但好在他和老威没吹。

基岩号舰长

INFP的自我救赎之路(一)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071601/answer/851464252
原本人知乎上的回答,现搬到Lofter,打算做个合集。记录本人这一路上是怎么走过来的

————————
有时我感觉INFP们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就是追求心中的理想 一方面觉得现在生活不好,一方面认为想象富裕的,一整天可以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艺术创作什么的很开心的生活才值得去过,但是要达到这个过程,要经过那么多的鸿沟与努力,害怕在努力的过程中遗失了太多生命中的美好,变得像个只知道努力的机器,所以又退缩了,重新聚焦在当下不去努力,事实上我也害怕努力,害怕过度沉浸,日复一日地固着在一个固定...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41071601/answer/851464252
原本人知乎上的回答,现搬到Lofter,打算做个合集。记录本人这一路上是怎么走过来的

————————
有时我感觉INFP们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就是追求心中的理想 一方面觉得现在生活不好,一方面认为想象富裕的,一整天可以从事自己最喜爱的艺术创作什么的很开心的生活才值得去过,但是要达到这个过程,要经过那么多的鸿沟与努力,害怕在努力的过程中遗失了太多生命中的美好,变得像个只知道努力的机器,所以又退缩了,重新聚焦在当下不去努力,事实上我也害怕努力,害怕过度沉浸,日复一日地固着在一个固定的生活模式中。害怕过度沉浸在一件事情上。所以总是没有成就 我什么都会,什么都了解 但是什么都不精。我只对享受我脑海中随机出现的脑洞这件事情感兴趣。

没钱没关系,够我活就行了,一切我兴趣之外的都是“够了就行了”的格式,但是我想要的,就一定要顶尖,但是过一会儿,我的想法就变了,我什么都想要,却什么都做不到,因为我不想努力,要求太高,而且没办法将他们变成现实,因为太理想化了

我发现INFP存在的很严重的一个问题是如何定义成功如何定义幸福的答案是飘忽不定的,INFP可以认为享受当下就是幸福,有时候又认为远方是幸福,这导致了INFP行动时总是举棋不定,一会认为享受当下就是美好,一会又认为自己值得更好的生活,而且在顺从自己和为了远方而压抑自己当下本能欲望之间INFP所做出的选择也并不坚定。举棋不定的人生导致了INFP悲惨的结局,一方面INFP的确很敏感,很真诚真心的追求美好,一方面举棋不定的人生路线会让INFP的结局总是十分悲惨。一些INFP会用这句话来安慰自己“做自己就够了,管别人怎么说”,对,每每遇到问题的时候INFP都会这么说。因为作为同为INFP的我来说INFP的心结与悲惨命运只能靠INFP自己解开,对于这种灵魂与思想高度独立而不愿受人干涉的INFP的人来说。其他MBTI类型人格所给出的答案都无法走进过于敏感的INFP内心,只有INFP当事人才能自己解开自己内心的心结。因为在这世上特立独行的我们几乎不被任何人所理解,任何人都无法走进我们内心,我们只能依靠自己。

————2019-10-29更新————

“世界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享受此时此刻。”——这句话应该成为INFP-A的名言

INFP-T想永远活在理想中
INFP-A时刻都活在理想中

RC46307

【刹车/荣格】《Love Light》汉化搬运

只是原作四个章节其中的两个短篇hhh

因为是独立内容所以并没有翻前两个章节,也许将来会补上x(又在摸鱼

原文作者Pteropoda (SilentP), 原文AO3地址在这里


****************************

Chapter 3 - "这不合适"


“刹车!”荣格笑着反抗道,刹车正把他抱起放到肩上。“这太不合适了!”

刹车只是回以大笑,然后调整了姿势确保荣格不会摔下来。他甚至还动了动背上的门翼好让荣格可以牢牢抓住。“那幸好周围什么人也没有!”他大声说。

荣格腾出一只手,慌乱地抓住正顺着面甲滑落的眼镜。“说真的,...

只是原作四个章节其中的两个短篇hhh

因为是独立内容所以并没有翻前两个章节,也许将来会补上x(又在摸鱼

原文作者Pteropoda (SilentP), 原文AO3地址在这里


****************************

Chapter 3 - "这不合适"


“刹车!”荣格笑着反抗道,刹车正把他抱起放到肩上。“这太不合适了!”

刹车只是回以大笑,然后调整了姿势确保荣格不会摔下来。他甚至还动了动背上的门翼好让荣格可以牢牢抓住。“那幸好周围什么人也没有!”他大声说。

荣格腾出一只手,慌乱地抓住正顺着面甲滑落的眼镜。“说真的,刹车,我会走路,完全没有扛着我的必要!”

刹车耸了耸肩,同时荣格发出了另一阵紧张的笑声。“这事本来可以简单解决,不过是你逼我用上极端手段的,”他说道。“现在你给我去泡澡!这能帮你恢复健康,说什么都没用。”


*****************************

Chapter 4 - 自我意识


“你确定?”刹车问道,疑虑地皱着眉低头看向荣格。

“呃…是的,”荣格苍白地笑了笑。“恐怕我从来都不擅长跳舞。别担心,”看到刹车挥之不去的愁容,他又加了一句。“我会很高兴看你跳的。不用管我,我就在这儿。”

“如果你确定的话,”刹车重复了一遍,略显犹豫地回头向舞池迈开一步。“我待会就回来。”

“没问题,”荣格边说边拍拍刹车搭在他肩甲上的手。“去吧,玩开心点。”他看着刹车总算离开场边自如地穿过机群,荣格承认自己有些嫉妒。

但刹车没有完全消失在舞池里,而是保持在机群边缘离荣格不远的地方。即使完全沉浸于舞蹈,照着派对的默认规矩变换着舞伴,他还是会时不时抬起目光看向荣格,每次看到荣格时都对他投来微笑。

荣格也情不自禁在每次刹车抬起头看向他时,对他回以笑容,并且不时对上目光。不过他还是有些惊讶,五支舞过后,刹车再次回到了荣格身边,在他身旁的位子上坐了下来。

“你怎么样?”他问。

“还不错,”荣格坦然地说。“看样子你在那边很开心啊。”

“是啊,”刹车说着笑了起来。“也许总有一天我会说服你跟我一起。”

“你的想法我心领了,”荣格说。“但这次还是算了吧。”

“那好吧,”刹车说着把双臂举过头顶伸个懒腰又放了下来。“我得去透透气。你介意陪着我吗?”

“一点也不,”荣格说着,无心掩饰变得愉快的语气。刹车靠得更紧了些。他觉得呆在场边好像也没有那么糟了。


- END -





一条废废的蛇
印一个会bb叫的团子玩 (❁&...

印一个会bb叫的团子玩 (❁´ω`❁)

印一个会bb叫的团子玩 (❁´ω`❁)

丹叁给您OO一笑

【天红】胡同故事(六)(上)

胡同故事(五)

▪中秋节快乐!最近三次很忙所以超缓更了抱歉...以后就会好的!(两眼放光.JPG)

▪这篇文章一定不会坑的!学位丢了活不干了太阳提前百亿年变成白矮星了也不会坑的!这点还请大家放心呀!

▪下午就会放(下),晚上会放(七)(三更达成√)

▪《胡同故事》是篇慢热文,比较刺激的情节都在后头。这点大概和胡同里的老一辈比较像?悠悠然然地,从不很着急,舒坦就行。


  26.

 『 “真行啊!”一个急刹,Starscream被安全带勒得要吐出来:“我为我有这么一个车技卓越的火伴而骄傲,。”...


胡同故事(五)

▪中秋节快乐!最近三次很忙所以超缓更了抱歉...以后就会好的!(两眼放光.JPG)

▪这篇文章一定不会坑的!学位丢了活不干了太阳提前百亿年变成白矮星了也不会坑的!这点还请大家放心呀!

▪下午就会放(下),晚上会放(七)(三更达成√)

▪《胡同故事》是篇慢热文,比较刺激的情节都在后头。这点大概和胡同里的老一辈比较像?悠悠然然地,从不很着急,舒坦就行。

 

 

 

  26.

 『 “真行啊!”一个急刹,Starscream被安全带勒得要吐出来:“我为我有这么一个车技卓越的火伴而骄傲,。”

 Jetfire没理睬Starscream的讽刺,黑着面甲打开驾驶室察看车子*的情况去了。马上,他喑哑低沉的声音从外头传来:“抛锚了。”

  很好,租来的车子抛锚了,在这条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限制飞行的野外马路上。Starscream瞥了眼内置时钟,00:30,七个小时后,他们就要把这次户外考察的论文交给导师,然而这篇“论文”还零零散散地在后备箱里:是些未整理好的标本。

  “本来我们能边采集标本边写好论文的!就和以前一样!”Starscream坐在副驾驶座上,态度败坏,语气急躁:“如果不是你一直在和我吵架的话!现在怎么办?生更半夜,野外限飞、车子抛锚、论文没写,学校也回不去!你想让我留级是不是?现在怎么办!”

  回应Starscream的是旷野长风的呜鸣。

  “Jetfire!”Starscream狠狠摔上车门,跺着脚走到正盯着漏气轮胎发呆的Jetfire身旁:“我在问你怎么办!”

  “怎么办?”Jetfire依旧盯着漏气轮胎,目光一丝也不分给Starscream:“现在我们没有补救工具,应该先把论文整理出来再说。而后等辆路过的车...”

  “你想让我在野外睡一觉?!你怎么敢...”

  “看吧!就是这样!”Jetfire猛然扭头,瞪着Starscream的光镜里满是厌倦与腻烦:“无论我说什么你都要顶嘴,那说了有什么用?吵了一天了吵够了没有?”

  “我一直在和你吵?是谁先开始的芯里不清楚?”大型喷气战机的一拳让车子光滑平整的漆面深深下陷:“你要是想加入霸天虎就去!跟我闹什么别扭?”

  Starscream在金属下陷的“轰隆”声中忍不住微微瑟缩,但很快就以更尖锐的嗓音盖过了Jetfire的怒吼:“是你背叛我在先!你说过要和我永远一起的!你说过要陪着我的...汽车人就是些腐朽死板的老铁块儿们!他们有什么好?我不是为了你好?”

  “骗子!”他飞起来,和Jetfire平视:“骗子!”

  “骗子...?”Jetfire愣住了:“骗子...”

  Starscream看见Jetfire就这么硬生生地灭了气焰,把那两个字吞入口中反复咀嚼,咽入腹中仔细消化,放在CPU中再三拿捏,好像不理解这个词汇的含义一样不停地念叨:“骗子...”

  “Starscream。”Jetfire顿了顿,挤出一个颤抖僵硬的苦涩笑容:“你又何尝不是呢?”

  “你觉得我就没有自己要做的吗?我的梦想就不是梦想?”Jetfire摆摆手:“没有意义的。如果你已经决心加入霸天虎,就不要再说了。”

  “你一直说我高傲,说我是你高高在上的学长和火伴...”Jetfire转过身,向后备箱走去,走得跌跌撞撞。

  “但等毕业了,就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而已。”Jetfire把标本一个个取出,摆在地上依次排列:“下来吧...这里限飞。”

  Starscream降落在地上,愣愣地看着Jetfire检查标本的忙碌身影。他知道有什么东西在他们间撕开了一个日渐加深的裂缝,他知道有什么东西悄然塌陷,他知道他们早就回不去了。

  Starscream木然地转身,朝远处走去。远处的更远处,暗得没有半颗星的夜幕下,铁堡是一个明亮的小点儿。

  “Starscream,你去哪?”Jetfire听见脚步声,抬头大喊。

  没错,Jetfire是个骗子,但他Starscream也是。

  “Starscream,你走不回去的!”

  他们只是为自己而抛弃了彼此罢了。

  “Starscream!回来!听话!一个人太危险了!”

  Starscream没法回头,因为大滴大滴的清洁液正从光镜中溢出。他在刚刚激烈争执中强忍住的泪水,此时争先恐后地滑过面甲。

  “Starscream...”身后,Jetfire还在不懈地呼喊。』

 

 


 

 

27.

  “红蜘蛛...”

  “红蜘蛛!”

  “嗯?!”红蜘蛛猛地从椅子上弹起来,扭头,看见自己身边满脸担忧的天火:和梦里那个一模一样,只是稚嫩了很多,缺少时间的熬煮。

  “我刚一直叫你都叫不醒,做噩梦了?”天火把手里的一摞纸递给红蜘蛛:“给,题目做完了。”

  “我又睡着了?怎么回事...”红蜘蛛揉着眉甲看向窗外,夕阳西下,已经是傍晚,到该吃晚饭的时候了。他接过那摞纸一张张地翻过,嘿,不错嘛,全做对了,这还真是头一次!

  “那庆祝庆祝,今天晚上去小酒馆喝酒吧。”红蜘蛛把纸随手放在旁边的八仙桌上:“准备一下,走了。”

  “慢着,又去喝酒*?”天火皱了皱眉,伸手拦住准备从子空间里掏钥匙的红蜘蛛:“前天才去过!而且你最近很没精气神儿啊,大白天的老睡着。”

  “今儿就别了。”天火说。

  “嘿,你跟我挺熟了是吧?”红蜘蛛掐住天火的胳膊:“拦我?”

  “当然啊,”天火把红蜘蛛完全没使上劲儿的手挪开:“咱俩现在谁跟谁啊,可不得拦着你吗?”

  “今儿必须去。”

  “不成,下个星期。”天火回答得斩钉截铁。

  红蜘蛛眯起光镜,心里嘀咕着天火这小子越来越能耐,开始不吃硬的了,那就...

  红蜘蛛眨巴两下光镜,显出与自身气场不符的和善与悦色来。他轻柔了音线:“就今儿吧?就今儿吧!天火,好天火,难道非要我求你吗?”

  “呃...”天火没吃过红蜘蛛的这一招,很是不知所措。红蜘蛛一改往日的锋芒毕露,低声细语时显得有些软绵绵,两个腮帮子稍稍鼓起,肉嘟嘟,水嫩嫩*,不仅让人想捏一把,甚至还觉得拒绝这样的小飞机,是一种罪过。

  有那么一秒,天火想说:“给我捏把面甲就答应你。”这话很顺口,好像他对红蜘蛛已经说惯了似的。可他明明从来没有这么说过呀?天火回过来神,并且伴随着极大的羞耻与自责:天火呀天火,你怎么回事?面前的可是个长辈啊,怎么掐人家面甲呢!

  “成吗?天火?”红蜘蛛歪歪头雕。

  歪头杀?!天火觉得自己要宕机了。他也见过学校里其他机子这样做,芯里一点儿波澜都没有。可放在红蜘蛛身上,怎么就这么...就这么可爱呢!

  “好吧。”天火最终叹了口气:“别喝多了。”

  “成成成。”红蜘蛛立马复旧如初,抢在天火反悔前跑出院门:“快点走呀!你也忒慢了吧!”

 

 

  28.

  日落柳梢,时过黄昏,正是高朋满座的点儿,熟人生人,老少爷们儿,都聚到这个胡同口的酒馆消遣来了。

  天火和红蜘蛛的“专座”在西边第二个窗户旁。这可是个好位子,从窗里往外看,空气好的日子里,(至于空气不好的日子,窗子都不打开的)抬头能见些若隐若现的星子,低头能见往来过客,个个形色悠然,顺着路灯流淌在街上。天火想,这简直就是一条穿行城市的河流。

  既然有“专座”,说明是熟客。红蜘蛛连菜单都不看,靠在椅背上直接对伙计说:“老样子。”就算点完菜了。伙计又扭头问天火要些什么——“熟客”单指红蜘蛛,天火只是最近才跟着来的。不过伙计们都品出来*,自从喷气战机出现,红蜘蛛就再没一个人跑来喝闷酒了。

  今天这位伙计趁着在菜单上打勾的空档,偷偷瞄了天火几眼:嘿,真是个俊小伙儿!高大精壮但却没丁点儿戾气,一言一语,有里有面儿*...诶呀,红蜘蛛运气好!不过,人家红蜘蛛也是倍儿好看呀,我什么时候也能找个...算了算了,不敢想不敢想。

  “红蜘蛛,”等伙计走了,天火才小声说:“他刚刚一直看咱们。”

  “哼,少见多怪。”

  “不不不,你就没想过,是因为你长得好看?”

  “我当然...你再说一遍?”

  大概是被热闹的气氛感染了,天火不仅说,还说的挺大声:“你好看!”

  “谁?”

  “你!红蜘蛛!”

  “加个大人(Lord)试试?”

  “啊,这...”头一回见有人让别人这么叫自己的,天火考虑了考虑,还是说:“红蜘蛛大人好看!”

  正巧伙计上酒和菜来了,面甲上满是微妙。

  红蜘蛛一阵得意,其间掺杂着报了什么血海深仇般的爽快。

  天火挑挑眉,拿起酒壶给红蜘蛛倒了一小杯,又给自己倒了一小杯,一口闷了。

  “真能个儿*!这可是白酒啊,”轮到红蜘蛛挑眉了:“这么能喝的吗原来?”

  “以前在校会外联部的时候得经常喝,练出来的。”

  “你以前陪我来可不是这么喝的。”

  “那是我不想。”

  “哦。”红蜘蛛撇撇嘴:“你是外联部部长?”

  “我?”天火笑了:“我是校会副主席。”

  红蜘蛛被噎了一下,嘴撇得更厉害了,他也一口闷了。

  红蜘蛛把酒杯捏在手里来回转了好几圈,才哼哼着说:“你也挺帅的,长得好。”

  说得含含糊糊的,嘴里像含了颗枣。

  天火凑近了音频接收器:“你再说一遍?”

  “揍丫个鼻青脸肿!”红蜘蛛伸手要拽天火的头雕,却被后者笑嘻嘻地躲开了。

  

 

29.

  天火跟红蜘蛛互灌了有小大半壶后,终于开始发晕了,借着上厕所的空档缓缓。

  走到厕所门口,天火猛地察觉到不对劲儿:这厕所门口原来还有一餐桌。

  可是哪家酒馆会把餐桌摆厕所门口呢?按胡同里的说法,厕所门口是汇聚阴气和污秽的坏地方,待久了容易滋生不好的磁场,况且,臭啊!谁会坐呢?

  但今天,这家小酒馆里偏偏在厕所门口摆了一桌,而且偏偏有人坐。

  天火仔细打量那人:是个橙色的小型机,面甲上架着眼睛,除此之外......除此之外,他就是一阵薄雾,虚无缥缈,迷离恍惚,没有实体存在感,是那种打过照面扭头就能忘的家伙。

  不过天火却对他有一丝印象。在高纯的刺激下,这丝迷蒙的印象越发清晰起来——他们曾经在学校里见过,地点是...芯理健康研究室!他是...环,不,荣哥?荣格!荣格老师!

  “荣格老师!”天火大踏步上前打招呼:“荣格老师您好!”

  荣格低着头雕盯桌面,没理他。

  天火顺着他的目光一瞧,嚯,餐桌面上没酒没菜,倒是摆满了飞船模型:各式各样,应有尽有,摆个展子都不是问题,只可惜不少模型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

  “啊,你是天火。”荣格这才抬起头来,露出个彬彬有礼的微笑:“你居然还记得我。”

  “哎,瞧您说的,哪能呢。”天火微笑着回应:“芯理老师,对吧?”

  “这你居然都记得...”荣格又重新盯着他的那些模型:“是个好学生。”

  “老师,这些是您的模玩?怎么都...”

  “被个大型机给撞着了,不过人家也不是故意的,我也不能硬让他赔。”荣格低声道。

  这是什么事儿!天火有点儿来气,撞坏了就是撞坏了,您不让他赔,他自己芯里就没丁点儿自觉?那家伙真是个孙子!

  天火一贯的热心肠子此时烧得他转换炉发烫:“您别担心,把模玩给我吧,我给修。”

  “你还会修这个?”

  天火挠挠头:“呃,嗯...我爸有做手工的业余爱好,面具模型啥都会做,我打小跟他学的。”

  真实情况是,天火小时候每次不小芯把他爸面具模型(尤其是紫色狐狸头的,因此,天火对它很是厌恶)玩坏了,都要被揍一顿皮实的。为了不挨打,逐渐修炼出了“恢复如初”*这项技能。

  于是,天火和荣格约定好再碰面的时间地点,就提溜着一大包模玩回红蜘蛛身边了。

  “你去哪了?这么久?”红蜘蛛拉扯着天火叫他坐下。

  天火给他解释了前因后果,又把一大包模玩给他看。

  “哪儿有什么桌子!你看!那里明明是空的!”红蜘蛛指向厕所门口。

  天火往厕所门口看:真的,除开一株绿得葱笼的龟背竹,再没有什么了。

  “别找借口,说实在的,你是不是肾...”

  “说什么呢!”天火拍了一下红蜘蛛攀他胳膊的手:“可是模玩真真实实地在这儿啊。”

  “你拍我!哼,我怎么会知道了!”红蜘蛛摩挲着自己被天火拍了的那一块儿,又耸耸小鼻子:“不过...荣格这名字确实熟,好像有点儿印象。”

  俩人正凑在一块儿琢磨呢,整个酒馆突然安静了。

 

 

*

车子:漫画里不是有各种交通工具的嘛?因为很多交通工具官方都没有定义或者给出名称,在这里红蜘蛛和天火乘坐的,就称为“车”吧!

 

喝酒:(四)的设定,红蜘蛛老是带着天火往小酒馆里跑,有时候喝醉了,还得天火把他背回去(天火:喝醉的小红好软呀,你们都背不着~)

 

嘟嘴的小红:来来来,走过路过瞧一瞧!(加配天火限定版滤镜)


品出来:意思是“察觉出”、“体会出”


有里有面儿:是说做事儿时,里有内涵外有面子。


真能个儿:“真厉害”“有本事”的意思


“恢复如初”:向《哈利○特》和罗姨致敬!在《哈利○特》中,是一道恢复咒语。




——TBC——



RC46307

【刹车/荣格】《Free》汉化/搬运

小声逼逼刹车怎么这么可爱这么好我不行他俩太棒了呜呜呜

那么这篇的时间点是在MTMTE#49之后,不含剧透请放心食用

原作者LibraLibrary,原文AO3地址,虽说是几年前的老文了,不妨去点个赞喔ᕕ( ᐛ )ᕗ 

*********

“你先是把我从怪物手里救出来,然后又出现在这里。我们是对调身份了吗,眉毛精?”

荣格回头看向身后,忧虑的表情舒展成一个宽慰的笑容。“刹车。所以说合金盾成功地--”

“把魔鬼都锁起来了?没错,”特异点回应道,边在退休咨询师身边坐下,边用指关节敲了敲自己的头盔。“生活回归到‘几近正常’了,至少能保持一阵。”

刹车啪地一声...

小声逼逼刹车怎么这么可爱这么好我不行他俩太棒了呜呜呜

那么这篇的时间点是在MTMTE#49之后,不含剧透请放心食用

原作者LibraLibrary,原文AO3地址,虽说是几年前的老文了,不妨去点个赞喔ᕕ( ᐛ )ᕗ 

*********

“你先是把我从怪物手里救出来,然后又出现在这里。我们是对调身份了吗,眉毛精?”

荣格回头看向身后,忧虑的表情舒展成一个宽慰的笑容。“刹车。所以说合金盾成功地--”

“把魔鬼都锁起来了?没错,”特异点回应道,边在退休咨询师身边坐下,边用指关节敲了敲自己的头盔。“生活回归到‘几近正常’了,至少能保持一阵。”

刹车啪地一声打开一罐能量劲酒递过来,这还是很久以来的第一次,荣格毫不犹豫地接了过去。他没有要赶着去的地方。在他鼓起勇气吞下一大口味道浓烈的饮料之前,一包能量糖被丟在了他的大腿上。他满怀感激地撕开袋子将几根能量糖丢进罐中,随意地搅动着,几乎感觉得到这个前任病人脸上露出的得意笑容。“你是我们之中最优秀的,刹车。”

“呃,也有人能跟我平分秋色啦。”

两台机坐在燃料池的边缘,静静地啜饮着手中的饮料,假装过去的几个小时无事发生。他们时不时能听到来自走廊的微弱的脚步声和叫喊声,船员和朋友们正忙着从藏身之处出来与彼此相聚,但始终没人检查燃料池,大家都兴冲冲地赶着去背离记听机甲被里外翻面和小小的废物处理专家拯救世界的故事。

船上的总体气氛十分欢欣鼓舞;理应如此。但即使这样,荣格仍然觉得肩膀上的沉重感在拒绝离开他,至少在房间里的大象被讲清楚之前…

“我是不是可以认定…我要退休的消息已经传开了?”

刹车仰面躺着,回答之前先呷了一小口。“很缓慢,但是传开了。现在情况还有点复杂,小道消息比什么都多。”

荣格深叹一口气,紧张地敲着融化了一部分的能量糖棍。他一点也不期待澄清一切误解的工作。还有那些不得不取消的预约,还要丢下那些尚未达成目标的病人们…

而他们之中也包括刹车。

“我很抱歉,”荣格小声说,搅动着他的饮料,“我们才刚刚开始有所进展--”

一只温暖的手掌抓住了他的肩膀,刹车哼哧了一声,在他背后坐直机体。“嘿听好,在这件事上别给自己平添太多压力。无论如何,至少你已经帮我找到正确思路了。实话说,我已经自己能想起些什么来了。”

荣格从饮料罐上抬起目光,惊讶地推了推眼镜。“真的吗?”

刹车脸上的微笑灿烂得可以点亮整艘寻光号。“我做到了。而且我想我更愿意跟一位朋友讨论它,如果他有空的话。”

一位朋友。而不是一个医生,只是…朋友。天啊,他真的太喜欢这句话了。他没想到自己多希望能称那个理论家为“朋友”而不是“病人”。他举起手中的饮料,微笑着沉静地啜饮着饮料。“得看一眼我的日历,但我猜我很自由。”

“自由”这个词在舌尖上感觉恰如其分。他是认真的。不论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管改变现状对他而言有多痛苦,他已经做出了自己的决定。而痛苦不过是自由的代价。

“没有预约,”他真诚地深呼吸,仔细品味着无须再担心迟到的感觉。

“没有综合疗程,”刹车恰到好处地加了一句,荣格轻声笑了。

“没有病历。”

“没有录音。”

“也没有医患--”

荣格稍微停顿了一下,发现自己正处于一个意料之外的处境…

刹车笑着俯视着他,接上了他的思绪。“交往关系?”

荣格迅速低下头,盯着只剩一半的饮料罐并开始考虑如果自己跳进燃料池并在池底躲上几天,搜索队得花多久才能才能找到他。即便如此,他还是强迫自己咕哝道:“也许吧…”

他试着骗过自己,试着装出只是在讲普通朋友的关系,假装自己绝对没打算再次开始(哈哈,如果他真的有过的话)与人交往。但掩饰起来实在太难了,更别说刹车还在对他闪烁着那过分吸引人的微笑!

那是他从长达数周的黑暗中醒来时所看到的那个赏心悦目的笑容,舷窗被子弹击穿后玻璃支离破碎的画面被最为温暖甜蜜的归属感所驱散…

当刹车用胳膊搂住他的肩膀,而他靠进他的怀抱时,荣格感到有点迷糊,但这也帮不上什么忙。退休的心理医生咬着牙倒吸一口气,面甲泛起红晕。“天哪,我可真傻。”

刹车看着小一号的机体从他的双臂下抽出身来,轻笑出声。“喔?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橘黄色的机体把手抱在胸前,飞快地走开几步。“因为我还在考虑!”

“有问题吗?”

荣格将手举到空中,无声地抗议着让这个既恼人又友善的特异点闯进自己机生的神明。他没有在装傻,他准确地知道荣格在考虑什么(并且乐在其中,荣格感到脑模块深处有什么正迎风高呼),普神啊,他非要表现得这么明显吗?“可能吧?有点太突然了,你觉得呢?”

“也许对你来说很突然,但我可是一直都明白。”

要不是荣格光顾着激切而恼怒地喋喋不休,试着权衡问题的每条利与弊,他肯定会欣赏这个场面的。他把问题埋进脑模块深处决定以后再想,开始慌张地擦拭着眼镜片上并不存在的污渍。“我是说现在!就在这里,此时此刻!刹车,”他几乎因为紧张而喊出声来,话音颤抖着,“你昨天还是我的病人!”

刹车用手托着脸,盘腿坐在燃料池边微笑着。“没错,昨天我也是爱着你的。”

“没错!那么--”

当终于听懂这句话时,荣格因为差点火种骤停而失手把眼镜布掉在了地上。

“…我…你…你刚才说…”

刹车站了起来,自信地大步走向已经呆住的机体,接着单膝蹲下帮他捡起掉落的眼镜布。他把它递了过去,荣格麻木而一言不发地接了过来收好,然后转过僵硬的脖颈,对上大一号的汽车人的凝视。

燃料池万籁无声,而外部的走廊也悄无人迹。两台机知道寻光号似乎停止了移动,其他所有机已然消失,时间再次坍缩成孤立于漫长历史的一个片刻,除此之外一切都毫无意义。

最后,荣格按着右手的拇指,同时保持着机生最为紧密的眼神接触。“再说一遍。”

刹车毫不犹豫地接过他的手,把脸贴了上去,荣格对自己不由自主的反应诧异了几秒:自己正用拇指轻抚他温热的面甲。

时间再次慢了下来,一切回忆再次涌现:他纤细的双臂抱住强有力的机体一起从通风管中降下,沉重而温柔的双手在他试图重新站稳时轻轻将他拎起,在油吧里夜以继日探讨飞船上最细微的秘密,充能过量却不失风度的特异点轻靠着他一同离开即将打烊的油吧…

还有那一天他决定将这一切作为代价,去帮助他的朋友(所爱之人,不用开玩笑了,已经太迟了)解开扑朔迷离的过去。

刹车将面甲贴着荣格的手掌,平静地关上光学镜。

“我爱你,明亮火种。”

即便随着屏障慢慢消失许多记忆被重新想起,刹车仍然可以肯定没有什么比这更令他措手不及:纤细的橘黄色机体扑向他,双臂绕过他的脖颈紧紧抱住,仿佛在害怕坠落一般。他不假思索地回应着这个拥抱,接着偷笑着,一手抚着荣格的肩甲。“要我对这件事做出什么证明吗?”

荣格用脸轻蹭着理论家的颈部线路,语气难掩欣喜。“证据我留下了;我要把这段录音再听无数次。”

他们后退了一点,刹车探头抵着荣格的头盔。“你用不着那个。想要提醒的话,你只需开口。”

一条废废的蛇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hdw2000
Mapko-Q的小屋
所有被自身所拒绝的东西,都会作...

所有被自身所拒绝的东西,都会作为一个事件出现在真实世界中。”如果你不能允许你个性的某一部分,它就会化为成为一个意外的转折,出现在你的生活。


——荣格

所有被自身所拒绝的东西,都会作为一个事件出现在真实世界中。”如果你不能允许你个性的某一部分,它就会化为成为一个意外的转折,出现在你的生活。


——荣格

油炸吹风机
神瞎了一只眼,聋了一只耳,秩序...

神瞎了一只眼,聋了一只耳,秩序乱成一团。你们要对这残疾的世界保持耐性,别高估自己的完美。

神瞎了一只眼,聋了一只耳,秩序乱成一团。你们要对这残疾的世界保持耐性,别高估自己的完美。

Sunq线球🍮

p1大头照(荣刹福以及极度不配合的皮皮刃
p2-3逻辑组没有逻辑的对话

p1大头照(荣刹福以及极度不配合的皮皮刃
p2-3逻辑组没有逻辑的对话

卢西奥天天(塞联阵 罗嗦)
在内战前夕,那个即将分崩离析的...

在内战前夕,那个即将分崩离析的时代,“你”出于对生活的绝望,准备磕电路增速剂自杀,但是在摄入致死量之前,“你”就陷入了平衡锁定。

不知过了多久,一位陌生的TF唤醒了“你”,他自称是一位心理医生,在路边捡到了“你”并把“你”带回了家。经过了他的心理辅导后,“你”感觉好多了,至少,这一阵子不会再陷入绝望的谷底了。

“你”问了他的名字,但是一天后,“你”就忘记了,三天后,“你”甚至忘了,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位,小小的,橘色的,但是温暖的,塞伯坦人。


Q:这个“你”是__________。

A、红色警报        ...

在内战前夕,那个即将分崩离析的时代,“你”出于对生活的绝望,准备磕电路增速剂自杀,但是在摄入致死量之前,“你”就陷入了平衡锁定。

不知过了多久,一位陌生的TF唤醒了“你”,他自称是一位心理医生,在路边捡到了“你”并把“你”带回了家。经过了他的心理辅导后,“你”感觉好多了,至少,这一阵子不会再陷入绝望的谷底了。

“你”问了他的名字,但是一天后,“你”就忘记了,三天后,“你”甚至忘了,曾经遇到过这样一位,小小的,橘色的,但是温暖的,塞伯坦人。


Q:这个“你”是__________。

A、红色警报              B、漂移                C、你自己


——————————————————————————

好吧,上面那个小故事有点智障……就当我一是脑抽吧、、

是 @一条废废的蛇 点的荣格

欸,我永远都画不好了……请原谅我……我的画约等于垃圾。

最近突然翻到了H Y&F的那首wake,听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荣格,于是就先画了他……

让我看看还有啥没画,啊……还剩两位超难的大佬没画

没人发现我偷偷修改了一下下~

总裁威震天
给 @一条废废的蛇 的生贺!恭...

给 @一条废废的蛇 的生贺!恭喜成年!

荣格老师在话疗开始之前贴心送上一块生日能量蛋糕~~

第一次摸荣格,请多多指教……

给 @一条废废的蛇 的生贺!恭喜成年!

荣格老师在话疗开始之前贴心送上一块生日能量蛋糕~~

第一次摸荣格,请多多指教……

一条废废的蛇
超棒的生日礼物。゚(゚&acu...

超棒的生日礼物。゚(゚´Д`゚)゚。

超棒的生日礼物。゚(゚´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