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莎丽

23275浏览    575参与
灰雀

Silent Night【短篇/虹系/特工AU】【三】

 三.

西斯特地下酒馆。

“我不同意你叫它地下酒馆,现在只是圣诞节。”莎丽倚在深色的胡桃木吧台上,微微仰了仰头令额前的几绺红发掉落过去,“你没必要提前五天接收禁酒令。”

侍者站在吧台后面,把酒瓶拿起来放回到架子上。现在吧台上铺展着的只有莎丽绸缎般的火红色长发了。蓬松而柔软的红发一直垂到腰间,在末梢与裙子细碎的流苏纠缠在一起。

侍者调了一杯玛格丽特递过来,“莎丽小姐。今夜所有的商店都在傍晚前打烊了。”

“我们永远会有客人。”莎丽伸手插进发间顺下去,缀满流苏和亮片的裙子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隐隐闪烁。高脚杯中晶莹剔透的液体危险地摇晃。

西斯特需要在平安夜开着的酒馆,就像西斯特需要...

 三.

西斯特地下酒馆。

“我不同意你叫它地下酒馆,现在只是圣诞节。”莎丽倚在深色的胡桃木吧台上,微微仰了仰头令额前的几绺红发掉落过去,“你没必要提前五天接收禁酒令。”

侍者站在吧台后面,把酒瓶拿起来放回到架子上。现在吧台上铺展着的只有莎丽绸缎般的火红色长发了。蓬松而柔软的红发一直垂到腰间,在末梢与裙子细碎的流苏纠缠在一起。

侍者调了一杯玛格丽特递过来,“莎丽小姐。今夜所有的商店都在傍晚前打烊了。”

“我们永远会有客人。”莎丽伸手插进发间顺下去,缀满流苏和亮片的裙子在不算明亮的灯光下隐隐闪烁。高脚杯中晶莹剔透的液体危险地摇晃。

西斯特需要在平安夜开着的酒馆,就像西斯特需要舞女莎丽。这座酒馆收留着西斯特人所有的疯狂与沉醉,迷离灯光下的酒杯倒影、小提琴与萨克斯交错的音符、杜松子酒浓烈的香气、女郎们旋转的裙摆和细鞋跟——记载和埋葬着一切被刻意忘却的隐秘。

莎丽抬眼环顾酒馆里的人们,平安夜丝毫没有减少客人的数量。厚厚的门帘被放下,隔挡住冬夜夹杂着雪花的寒风。小提琴放在架上,两把吉他靠在墙边,自从有了唱片机,乐队不再需要一刻不停地演奏了。几个角落大声地谈论着圣诞节将发下的市民补助、士兵回家探亲的日期以及教父独子和雪天使即将到来的盛大婚礼,但很快被淹没进酒杯的碰撞和喧闹的音乐声中。

“喂!大块头!”一个年轻人在朋友的怂恿下红着脸向着门口喊叫,他看上去最多二十岁,“我们打赌莎丽小姐不会亲你。”

年轻人的位置爆发出一阵哄笑。朋友们幸灾乐祸地看着那个大块头气势汹汹地走过来拎起他的领子。“我道歉,大块头阁下。”年轻人举起双手投降,“不排除平安夜有奇迹发生。”

莎丽笑了。谁说莎丽小姐不会亲他呢?那是她三十七个爱慕者中的一个、酒馆最好的打手或者骑士、可以将后背交给对方的完美搭档……那是她的大奔。

他们用亲吻确认彼此的存在,在无数个夜晚。

没有人去问他们混杂着烈酒与鲜血的唇齿相接究竟是屈服荒谬还是在对抗荒谬。或许在战争年代的西斯特都是一样的。她紧闭着双眼,泪水和酒液顺着颈子流淌下来,散乱的红发缠绕在两个人的躯体上,整个世界虚化成色彩破碎的幻影。

“我爱你。”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重复,“我爱你。”

西斯特的街道足够沉默和清醒了,但是这里的人们还拥有酒馆。

“莎丽小姐,”一个侍者从喧闹的人群中挤过来,“军官先生来了。”

莎丽直起了身子,把手中的酒杯放回到吧台上。一个灰绿色眼睛、身形修长的男人走过来,穿着黑色的衬衫,风衣搭在臂弯里。

“莎丽小姐。”军官托起莎丽的右手优雅地欠身,“很荣幸向您介绍我的朋友麦斯先生。我们需要一个房间。”

那位麦斯先生看上去有些不习惯的局促。莎丽一笑,伸手将他请向房间的方向。军官向后靠坐到吧台前的高椅上,随手摘下旁边挂着的一串铃铛举起一摇。铃铛响过的两秒钟后,欢呼声淹没了整座酒馆。

“感谢您的慷慨,先生。”侍者笑着说,“一杯马提尼?”

“两杯。”军官转过身站起,“请直接送到房间里来。”

酒馆的房间并不是全封闭的,它更像一个面对舞池的隔断。房间门口的纱帘可以被放下,如果客人希望有独立的空间进行谈话或是邀请舞女单独表演。

莎丽换了一张唱片,走回到吧台来。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到军官与麦斯先生的房间,却并不会使观察过于明显。

事实上军官先生已经退役多年,只是因为“绿眼睛军官”的称号在西斯特流传甚广,人们才一直习惯于以此相称。莎丽的酒馆承担着情报中转的工作,与虹猫直接联系。而其中一项长期任务的内容,就是观察与记录军官敲击酒杯的频率和当时唱片播放的歌曲。

莎丽敏锐地感到这是某种特殊的加密方式,但摩斯电码似乎过于直白而容易暴露,歌曲的随机性又令人费解。她沉默地执行着这项工作,对军官先生与音乐的秘密一字不问。

直到几年前的一天,她的观察对象已经和女郎们调情至于大醉,搭在酒杯上的修长手指却依然一动不动。

她不得不在表演的间隙提起裙摆走过去,一手按上军官的酒杯柔声问:“先生,调酒师请我来问一个评价。”

莎丽看到军官抬眼的一刻恍惚了一下。很漂亮的眼睛,像针枞的颜色。莎丽想。而且出人意料的清醒。

“请转告调酒师,很好的马提尼。莎丽小姐。”军官把酒杯放下,随意地看了一眼唱片机,“新买的唱片也很不错。”

莎丽心中一动,“阿纳尔德斯的新作,先生,一位优秀的冰岛音乐家。”

“啊,冰岛。”军官叹息了一声,“在西斯特大学,人们都说我是不可多得的语言天才,可惜我还是没能学会冰岛语。”

冰岛语。多年的迷雾在莎丽眼前突然消散,酒杯与音乐所构成的密码表浮现出来。歌曲的内容无关紧要,每一次的电码频率对应着随机的语言。唯一能够翻译情报信息的人坐在市长官邸中——大约是另一位语言天才。

今天军官又一次没有在乐曲里敲他的酒杯,莎丽看了一眼唱片机想。唱片机正播着今年最为流行的圣诞歌曲。

莎丽端起一杯酒走到房间附近,纱帘后有隐隐约约的谈话声。

“……审美是无利害而有共通性的,如果一个东西美,所有人都会觉得它美。”

莎丽暗自笑了,大约这世界上只有军官用他天鹅绒般的嗓音谈哲学才能不使人厌恶,虽然他往往只以此来获得酒馆女郎一声迷恋的惊叹。

然而在麦斯先生那里并没有达到相同的效果。“如果我不觉得呢?”

军官把酒杯放到了矮桌上,“那就是你有问题。”

“这是谁说的?”

“康德。”

“看来康德不能说服我。”

“那她呢?”军官大笑着把纱帘拉开,“莎丽小姐的美貌足够说服你吗?”

莎丽站在那里,披散着标志性的火红的长发。很少有人能直视她的明艳,那是一种充满了人类原始性张力的极致的美,一种直接作用于感官的强烈冲击,像是黑沉沉的旷野上冲天的火焰。

“舞女莎丽……”麦斯先生低声说,“我见到才明白。她是对这个时代的讽刺。”

这个时代混乱、无序、茫然,堆积着古老的灰尘和未知的恐惧。整个社会的动荡冲突、被瓦解的宗教与新的神明、沉闷空洞的表面游戏——一切被简化为战争带来的暂时性创伤。秩序和规则以惊人的速度瓦解与更新。世界正在内部坍塌。一些人开始在买面包的长队中思考“向何处去”,更多的人躲进酒馆,醉倒在杜松子酒与舞女莎丽的红色裙摆里。

“那雪天使呢?”莎丽问。

“她是下个时代的希望。”麦斯说,“只有上帝才能创造出这样两个人。”

军官向着莎丽举了一下酒杯,“那不一定,也可能是一个社会学或人类学教授。敬莎丽小姐。”

莎丽没有来得及还这一杯酒。一个白衬衫的侍者走过来,“乐队已经准备好了。”

西斯特的夜幕或许已经降临,又或许没有。时间在酒馆里是不会流淌的。乐手调试着吉他与响板,调酒师的手下变幻着奇妙的颜色。舞池里渐渐安静下来,吊灯在房顶上轻轻地晃动。

寂静降临在莎丽出现的那一刻。呼吸凝固在葡萄酒与橡木的香气中,落在窗外枞树上的雪发出轻微的响声。莎丽穿着一件长及脚踝的赤红色裙子,裙摆宽大得仿佛能翻起波浪。她的红发高高盘起,露出天鹅般优雅的脖颈与锁骨。

她向着酒馆中央走过来,拉过大奔的领子轻轻吻了他一下,然后搭住他的手站上了长桌。

莎丽沿着宽大的长桌一步步走过去,轻轻把长桌上横七竖八的酒杯踢到桌下,跟着的裙摆扫过桌子边缘。玻璃发出清晰的碎裂声,各种颜色的鸡尾酒在地上四散流淌。

她抬手向乐队一指,乐手如梦方醒般弹响了第一个音符。

弗拉明戈。她从未公开表演过弗拉明戈。

她的鞋跟迅疾地敲击在长桌上,红色的裙摆翻飞如暴风雨前的云朵。吊灯明亮的光垂直地落在她身上。

这是一种同时歌颂着生命与死亡、痛苦与享乐、束缚与自由的舞蹈,有着最热烈的肢体和最冷漠的神情。这种美充满迷惑和攻击性,充满绝望和悲怆。她是对这个时代的嘲讽与攻击,也是这个时代的迷狂与沉醉。

弗拉明戈是一种宣告——伟大的力量在此崩溃。莎丽裙摆掠过的人群里,已经有人在酒精的作用下痛哭失声。

她抬手伸向盘起的发髻。

在一个旋转中红色的长发如飓风般散开,与裙摆交错成眩人眼目的火焰。莎丽手中握住一把小巧的手枪,向着麦斯先生的方向远远指去。

似乎是有人用啤酒瓶砸落了吊灯,酒馆陷入了一片不可解的黑暗。麦斯回击的枪声几乎在同时响起,莎丽如同一只红色的大鸟从长桌上坠落。

脸颊下流动着冰冷的液体,枪管却烫得可怕。似乎有人捡起了手枪,但她已无力顾及。混乱里有人踩过她的头发又绊倒在地。吉他和响板的声音还在不断地回荡。接着是熟悉的双臂将她抱起来。

弗拉明戈也可以是一种告别。一缕意识划过莎丽昏昏沉沉的脑海。但是和谁呢?

灵魂选择了彻底的黑夜,而以缄默代替回答。

TBC.

翼莲今天吃药了吗

思修课激情摸鱼
大奔我对不起你把你画的最丑(ㄒoㄒ)

思修课激情摸鱼
大奔我对不起你把你画的最丑(ㄒoㄒ)

雨时

侠之大[二(上)]

        这正午的日光总是分外刺眼,一束束明黄色的光照在人身上,不要几分钟皮肤就泛起丝丝红晕。

        蓝兔身着鹅黄色的宫装,脚边的裙摆随着步子向前轻轻飘动。她手中的油纸伞灵巧地遮住了那照射下来的阳光,整个人仿佛从古画中走出一般,端庄大方得紧。

         “我原还寻思着让小六去寻你呢,这它还未出发,你就到了。”

      ...

        这正午的日光总是分外刺眼,一束束明黄色的光照在人身上,不要几分钟皮肤就泛起丝丝红晕。

        蓝兔身着鹅黄色的宫装,脚边的裙摆随着步子向前轻轻飘动。她手中的油纸伞灵巧地遮住了那照射下来的阳光,整个人仿佛从古画中走出一般,端庄大方得紧。

         “我原还寻思着让小六去寻你呢,这它还未出发,你就到了。”

        虹猫微微抬头,这目光一下子就移不开了。上一次看见她穿这身衣裳时,便一下子俘获了他的心,那不经意的一笑都会让他心跳加速。

        跳跳见状轻轻摇了摇手中的折扇,无奈地摇了摇头。

        现如今奔雷山庄什么情况大家都略有耳闻,如若大奔兄弟知道虹猫这小子现在还在这看姑娘看傻了眼,可能会气到一棒子就挥过来了吧。

        蓝兔收了伞,轻笑道:“虹少侠,我脸上可是沾了什么东西。”

          “啊,没,没有的事。对了蓝,你可知这奔雷山庄之事蹊跷何在?”有一丝红晕在不经意间附上了他的脸颊,他本想借此事转移二人的注意,但这成不成不知道,不过这次倒是没人挑明了逗他,许是事情严重吧……

        蓝兔被虹猫刚刚的目光盯得都忘了来此之意,这一被提醒便立马反应了过来:“莎丽方才捎来封书信,说有一个村庄昨晚走了水,村民伤势严重得很,我觉得我们应去看看。”

        村庄……昨晚……​走水……

        前几日奔雷山庄刚出事,这昨晚又有地方走水,真真是多事之秋。

         虽两件事乍一听完全没有丝毫联系,但发生时间之凑巧,总让人觉得有人用一根摸不着的线把它们绑在了一起,而这根线也同时缠上了他们,想让他们在不经意间慢慢窒息。

         “蓝,我们等会就出发去看一下。”这几年经历了这么多事,让他们几人对事物都有了一种不同的感觉,那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似乎在不经意间给那根在暗处的线慢慢地上了一层颜色,让其显于眼前。

        跳跳轻摇的扇子停在了半空,原本好看的眉微微皱在了一起。这怎么着,是想让他在这守着玉蟾?

        跳跳半疑地看向虹猫,却没有得到对方一个眼神。

        得,兄弟和美人,这家伙还真是从一而终,果断得很。


努力不咕系列!!!

如果真写完了我肯定全部坨一起改出一个奇迹!ʚ❤ɞ

(默默逼逼叨觉得是万字长文)


松花煎茶糖

《山海轶事》二刷

这次《山海轶事》将为二刷,参加cp25的虹七摊。

希望各位支持。

这次《山海轶事》将为二刷,参加cp25的虹七摊。

希望各位支持。

利奥波德才兼备

谓侠(二十三)

        “现在这里额外影了雨花剑主的事情,那下一个会是谁?”寒天说道,同时目光瞥向了正在眼观鼻鼻观心的旋风剑主。“居士?不太可能吧。咱们居士隐居山林,而且居士夫人已经怀孕,他能去哪?”大奔回复道。

        然后,他们看了半天居士夫妇的花式秀恩爱。其实不全是,达达自认平日里十分低调,都有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媳妇的感觉了,但总有人要找上门来。不是讨药,也不是挑衅,他其实很想弄清楚,为什么朝廷找上他了。朝廷可能是想学学三顾茅庐,感化达达,然而...

        “现在这里额外影了雨花剑主的事情,那下一个会是谁?”寒天说道,同时目光瞥向了正在眼观鼻鼻观心的旋风剑主。“居士?不太可能吧。咱们居士隐居山林,而且居士夫人已经怀孕,他能去哪?”大奔回复道。

        然后,他们看了半天居士夫妇的花式秀恩爱。其实不全是,达达自认平日里十分低调,都有点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小媳妇的感觉了,但总有人要找上门来。不是讨药,也不是挑衅,他其实很想弄清楚,为什么朝廷找上他了。朝廷可能是想学学三顾茅庐,感化达达,然而他完全不领情,直接启动机关把人挡在了外面。

        “能做官吗?”小狸问道。达达点了点头。但是一众少年表示不太理解,为什么能出人头地的事情达达竟然不做。达达只是回了他们一句“人各有志”。后来自己确实应征了一次,达达心道,只是差点没了命。

        画面不知何时已经回到了金鞭溪。大奔与蒙面人交战似乎是处在了下风,蒙面人自以为即将得手,要摘下面罩的时候,虹猫出现了。

        “你这就叫坑剑友。”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跳跳说道。“别扯我,谁还没坑过几次剑友?”虹猫笑骂道。

大奔却一副委屈的样子:“要不是你,我早就知道对方是谁了。”虹猫摆出一副更委屈的样子:“要不是我,你就没命了!”蓝兔给炸了毛的爱人顺着毛,表示他们仨互怼惯了,别介意。

        荧幕中,蓝兔正坐在床上缝补着一件衣服,白色的。

        “侠骨柔情的蓝兔宫主。”已经被顺毛顺舒服的虹猫少侠调侃着自己的爱人,结果换来了一个爆栗。“闭嘴!”蓝兔宫主的脸可耻的红了。

        “白色的衣服?我想想当时谁穿白色的衣服!”大奔笑眯眯地说道,却被莎丽捂住了嘴。“看破不说破,傻瓜。”莎丽说道,顺便用饶有意味的眼神看着那两个人。对此,单身逗单身跳和媳妇不在身边的达达表示了强烈的谴责。

        “你们俩单身是你们俩没本事,撩不着。居士,我们刚刚看你秀恩爱看了半天还没说什么呢!”虹猫补刀。逗跳表示,我想打我们的七剑之首怎么办,在线等,急。

        此时传来了一阵箫声,难听极了,和虹猫之前吹奏的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画面中的蓝兔撑着剑,脚步蹒跚的走向门口。“这箫声……听着让人发晕难受……”刚说着,她一个脚步不稳又差点摔倒在地,幸亏扶住了身边的门。

        蓝兔向着烧水间走去,不想莎丽却不在那里。“人呢?”蓝兔在板凳上坐了下来。没多久马三娘也跑了进来:“蓝兔?你怎么在这?”

        蓝兔正欲如实回答,却见马三娘的怀中藏有一根箫。“我闻到了糊味,就过来看看了。”蓝兔立刻改口,她越来越觉得马三娘不大对劲了。

       “你们什么时候发现真相啊……”小狸热衷于吐槽一下这几位朋友,“我都快心疼死莎丽了。”“大概快了吧?”虹猫想了想,“我记得没多久之后就确定马三娘是假的了。”“所以你们别着急吗。”当事人说道。

        荧幕里传来响动,想必是魔教对客栈下手了。马三娘立刻背起蓝兔,准备先离开这里。

        而大奔和虹猫,还在回来的路上。“大奔,灵芝我帮你拿吧。”虹猫说道。大奔摇了摇头:“我一定要亲手交给蓝兔!”“那你可要小心护着啊!”虹猫叮嘱的话里有着一股酸意。

若水君之

想写一首微诗,赠给刚刚被误会的莎丽姑娘,但是不知道符不符合她的性格。
毕竟看的时间有点久远了

诗的名字叫《刺梅》

梦里看到一群张牙舞爪的狼,
向我绽出狼牙。
我用它们的血染成一朵花。
戴在我的头上。
装作不明所以地在人群中走过,
装作需要保护的样子,
顺便取点血,再染我的花。
——小小的一只君

想写一首微诗,赠给刚刚被误会的莎丽姑娘,但是不知道符不符合她的性格。
毕竟看的时间有点久远了

诗的名字叫《刺梅》

梦里看到一群张牙舞爪的狼,
向我绽出狼牙。
我用它们的血染成一朵花。
戴在我的头上。
装作不明所以地在人群中走过,
装作需要保护的样子,
顺便取点血,再染我的花。
——小小的一只君

四夕歆婳^megumi

『虹七同人』《江湖杂事录》

   [六]情战金鞭溪3

“快点快点!”大奔在前头走得飞快,还不忘催着身后的跳跳跟虹猫。

   跳跳一脸无奈,调侃道:“瞧你,莎丽还能跟蓝兔跑了不成?”

   大奔没有理会,大步流星走向那泉下凉亭。绿树成荫,泉水清冽,两声清脆鸟鸣,清风吹拂树叶,沙沙作响。光线透过叶间缝隙散落在地,斑斑驳驳。

   亭间,大奔踱来踱去,踩着一片又一片的斑驳。他在等,等那个暖阳般的姑娘,他心底的姑娘。

     “蓝兔,我我我……”莎丽早就到了,远远瞧着大奔走来走去,迟迟不敢...

   [六]情战金鞭溪3

“快点快点!”大奔在前头走得飞快,还不忘催着身后的跳跳跟虹猫。

   跳跳一脸无奈,调侃道:“瞧你,莎丽还能跟蓝兔跑了不成?”

   大奔没有理会,大步流星走向那泉下凉亭。绿树成荫,泉水清冽,两声清脆鸟鸣,清风吹拂树叶,沙沙作响。光线透过叶间缝隙散落在地,斑斑驳驳。

   亭间,大奔踱来踱去,踩着一片又一片的斑驳。他在等,等那个暖阳般的姑娘,他心底的姑娘。

     “蓝兔,我我我……”莎丽早就到了,远远瞧着大奔走来走去,迟迟不敢上前。莎丽自认为,身为紫云剑主,不说是救世英雄,怎么说也一代女侠,好歹有着利落豪气,怎的在这儿男女之事上便如此扭捏了。

   后来蓝兔跟黑小虎说起,黑小虎也问过,蓝兔道是,这应当就是喜欢吧,正因为在乎,才会这般慌乱。

    “莎丽,随心走。”蓝兔捧起莎丽的脸,迫使她正视自己的眼睛。

    莎丽愣住了,四周顿时寂静一片。随着两片枯叶随风而落,莎丽轻嗯了一声。

    蓝兔笑着放开,示意她快些过去。望着莎丽的远去的背影,一旁坐在草地上的黑小虎不由出声:“蓝兔,能找到一个喜欢的人很不容易。”

     不知是孩童的声音说出这番话的违和还是黑小虎稚嫩的脸庞透出不贴切的认真,蓝兔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噗嗤,是啊,遇到喜欢的人不容易,两情相悦,更不容易。”说完目光转向小小一只的虎崽,随即又看向凉亭。

     凉亭内,两人面面相觑,不似平日里那兄弟般的随意。

     “莎丽。”大奔率先开口,一步上前,拉近了距离。

   莎丽抬头看着那壮实的大汉,脸上不显紧张之色,心里却是汹涌澎湃。

    “我说的话,你可曾…考考虑过?”大奔小心翼翼地询问。

     “嗯……”莎丽点点头。

     “那,你答应吗?”不等莎丽再说些什么,大奔忙抢先继续道,“你放心!日后你让我朝西我绝不往东,你让我吃菜我绝不喝汤!叫我刷马桶绝不洗衣服!我我我我……我什么都听你的,会一直一直对你好…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

    大奔滔滔不绝,突然,唇上传来一阵触感,莎丽一根指头竖在唇上,示意大奔不用再说。

    “傻大奔……”莎丽眼眶之中水光闪过,脸上却笑得异常灿烂,“烦死人了……”

    声音中带有一丝哽咽,大奔一下子懵了。

    “莎丽,你别哭啊……我又惹你不高兴了吗?我错了,你打我骂我都行,别哭啊!若是不愿意,也没关系!让我陪着你就行,我……”大奔胡乱给莎丽抹着泪花。

   下一秒,世间的一切仿佛都静止在这一刻,亭中两人抱着彼此,相互依偎。

    因着大奔实在是没法子,只得弯下身子,一把抱住莎丽,轻轻拍着她的背,细细地哄着。不曾想,莎丽竟环住了他的腰,唇瓣擦过他的耳垂,在他耳畔留下一句“我愿意”。

    也就有了面前这幅画面。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谁知有情人受尽相思苦,但愿终能成眷属。

喵喵爱和仓鼠玩
#关于今年虹七万圣节cos什么...

#关于今年虹七万圣节cos什么的问题#

!莎丽表示有自己的想法

#关于今年虹七万圣节cos什么的问题#

!莎丽表示有自己的想法

虹静儿

虹蓝官方又在公众号刊登了我的文,这是我第二次投稿了,上一次投稿还是《至虹蓝一封信》两次的文,不同的风格都倾注了自己的情感和自己对虹蓝的理解,好开心啊被虹蓝官方再一次刊登,下次再投稿的话,我一定要加入一幅自己设计的配图
原文链接:http://t.cn/Ai1e5cJT[/cp]

虹蓝官方又在公众号刊登了我的文,这是我第二次投稿了,上一次投稿还是《至虹蓝一封信》两次的文,不同的风格都倾注了自己的情感和自己对虹蓝的理解,好开心啊被虹蓝官方再一次刊登,下次再投稿的话,我一定要加入一幅自己设计的配图
原文链接:http://t.cn/Ai1e5cJT[/cp]

被正义制裁的七巷

【全员】冬眠

♢好沙雕啊

♢关于达达那个……可能还没到金鞭溪客栈,达夫人放进篮子里的东西就都没了吧。


  近日,西海峰林的虹猫少侠、玉蟾宫宫主蓝兔、黄石寨六奇阁的神医逗逗、快活林奔雷山庄的大奔、天悬白练的跳跳、十里画廊的达达夫妇都忙活起来了,一个劲不停地让灵鸽、快马——甚至亲自赶往金鞭溪客栈。

  

玉蟾宫——

  蓝兔捻着针,在毯子上缝下最后一针。

  “呼——”

  抖了抖手中的毯子,蓝兔长舒一口气。这料子温暖舒适,做成毯子刚刚好。

  将它叠好,同玉蟾宫的食材放好。

  “小紫,劳烦你了,快送去金鞭溪客栈吧。”

  回到寝中,蓝兔依旧坐立难安,换上劲装随手提起冰魄剑:“我还是亲自去比较放心。”

 ...

♢好沙雕啊

♢关于达达那个……可能还没到金鞭溪客栈,达夫人放进篮子里的东西就都没了吧。



  近日,西海峰林的虹猫少侠、玉蟾宫宫主蓝兔、黄石寨六奇阁的神医逗逗、快活林奔雷山庄的大奔、天悬白练的跳跳、十里画廊的达达夫妇都忙活起来了,一个劲不停地让灵鸽、快马——甚至亲自赶往金鞭溪客栈。

  

玉蟾宫——

  蓝兔捻着针,在毯子上缝下最后一针。

  “呼——”

  抖了抖手中的毯子,蓝兔长舒一口气。这料子温暖舒适,做成毯子刚刚好。

  将它叠好,同玉蟾宫的食材放好。

  “小紫,劳烦你了,快送去金鞭溪客栈吧。”

  回到寝中,蓝兔依旧坐立难安,换上劲装随手提起冰魄剑:“我还是亲自去比较放心。”

  

六奇阁——

  逗逗转了转眼珠,又抓出一味药材。

  “近几年走江湖,莎丽受了不少伤,也是熬了不少毒。”

  将药材一一抓入盒子:“给她多补补。”

  东西全放进布包,逗逗整理好行囊。

  “走着,趁早去金鞭溪客栈。”

  

奔雷山庄——

  大奔挠了挠头,也不知道带上什么好。

  索性收了几件衣服便提着剑上了马,打算在金鞭溪客栈待上整个冬天。

  

天悬白练——

  跳跳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真是什么都没有,修书一封送去口头上的关照,叫来小二便只管让它自己飞去金鞭溪客栈。

  

十里画廊——

  “夫君,你多带些去。”达夫人往食篮中装了不少佳肴。”

  “已经够了,夫人。”达达抚上她的手,“吃的有蓝兔呢,不用我们多操心。夫人平日照顾欢欢够劳累了,那边就放心交给我吧。”

  

  据某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莫将表示:上次去西海峰林拜访虹猫,他根本不理人,自顾自地装了几筐食材就带着麒麟走了,完全没注意到他来了。

  等虹猫回来才注意到莫将在这里。

  虹猫:“莫将你怎么来了呀。”

  莫将:“我早来了,你急哄哄的,没注意到我。”

  虹猫:“实在抱歉,只是七剑现在面临着一个大问题。”

  莫将一下子严肃了:“怎么了?”

  虹猫也严肃了起来:








“莎丽要冬眠了。”


若水君之

「小文」虹猫蓝兔那些难忘的cp故事

若水君之


  在我们的童年,都会有一部动漫,叫做《虹猫蓝兔七侠传》。

  在这些故事里,有笑,有泪。有高甜的糖,也有虐心的玻璃碴。

   有让我们祈祷“一定在一起”的、命途多舛的虹蓝CP,也有我们恨得牙根痒痒的马三娘。

  今天,就让我们回忆一下,那些飘散在岁月中的CP故事。


——前言


  奔莎篇:

  江湖纷争过后,金鞭溪客栈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


  莎丽心情蛮不错,闯荡江湖,成就一番侠士风范,还捎带手“拐带”回了一个免费的店小二,心中别提有多惬意了。


   大奔则是一脸...

若水君之


  在我们的童年,都会有一部动漫,叫做《虹猫蓝兔七侠传》。

  在这些故事里,有笑,有泪。有高甜的糖,也有虐心的玻璃碴。

   有让我们祈祷“一定在一起”的、命途多舛的虹蓝CP,也有我们恨得牙根痒痒的马三娘。

  今天,就让我们回忆一下,那些飘散在岁月中的CP故事。


——前言


  奔莎篇:

  江湖纷争过后,金鞭溪客栈又恢复了从前的平静。


  莎丽心情蛮不错,闯荡江湖,成就一番侠士风范,还捎带手“拐带”回了一个免费的店小二,心中别提有多惬意了。


   大奔则是一脸宠溺地看着自己身旁那有些傲娇的年轻姑娘,手轻轻地向她的方向拉过去,当她注意到自己的时候,则慌忙地转过身去装作赶路的样子。


   莎丽看到他这样,也就权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可是,这个糙汉子,又怎么能瞒住自己心中的想法?


随着步伐的加快,金鞭溪客栈五个大字浮现在眼前。


想当年,就是在这里,大奔将她救下。在遇到牛旋风的盘问时,他眼珠转了转,淡定地回答说:“她,她是我的老婆!”


莎丽一听,羞愤难当,我还尚未出阁,你随意说我是你的老婆成何体统!将来要是被人误会了,还怎么嫁人。


更让她生气的是,从他不自觉表现出的言行中,她知道他喜欢的其实是飘逸出尘的蓝兔宫主,她心中就想,要好好捉弄他一下。


他怎么逗她说话,她都不理。


有时候听着他唱那些搞笑的“酸词”,她好想笑啊,可是她还是紧紧地绷着脸。


“不能笑,笑了就输了。”

但她没想到从此以后她的命运就和这位糙汉子绑在了一起。


不论是心情低落,复仇失败时,她刺出的那一剑。


还是她最终被他感动,为他精心制作生日蛋糕。


都是他们之间甜蜜的回忆。


而从他和牛旋风之间难以割舍的友谊。还有他对于自己甘于舍命的付出。


她和他的心也越走越近。

她又怎么能不知道他的心意呢?


可是他啊,还是那一副傻乎乎的样子。


她微微一笑,假装生气,几步蹿到前面去。

大奔急忙拉住她,又慌慌忙忙地松开。


“对不起,不知何处冒犯……在当金鞭溪店小二之前,我,我想送你一个礼物,你一定会喜欢的。”


本想逗弄他的莎丽停了下来。

“礼物,没想到一向粗鲁的大奔,竟也会哄女孩子开心。”


大奔从身后拿出一个锦盒,是一套红色新娘嫁衣。


“老婆,你穿上这个,一定漂亮……在看到你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确定了,我大奔,以后要娶的,是你。”


莎丽看了看镶金丝边的衣裳,低下头去“我还没有答应做你老婆呢。”


大奔看到娇羞的莎丽更是喜出望外。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坚强的莎丽还有如此柔情的一面。


“今天,你收了我的礼物,是一定要做我老婆的。”大奔双手抱起莎丽,掩饰不住喜悦的同时,眼角有泪流出。


“干娘,干娘。我娶媳妇了,老婆是莎丽,您看到了吗?”


FogFlight
之前参加的填色来凑数XDD 期...

之前参加的填色来凑数XDD

期待下一次活动!!!

之前参加的填色来凑数XDD

期待下一次活动!!!

被正义制裁的七巷

【莎丽】女子习武

♢是一个突然的脑洞

♢真的十分突然

♢剧情接虹勇中蓝兔叮当要被赶走

♢所以关于他们怎么变回去的细节我也不知道

♢心疼一秒水叮当


  “让她们走!”村民们挥着拳头喊道,看着两个女孩一步步后退也丝毫不减声势。

  “乡亲们,今夜风浪太大了,不若就让她们明日再走吧。”龟馆主出来替女儿求情。

  “不行,她们今天晚上必须走!”

  “对,让她们走!离开凤凰岛!”

  叮当和蓝兔握紧了对方的手,在乡亲们的逼迫下只能步步后退。虹猫见此却只能叹气,眼中尽是悲凉——从前意气风发的七剑之首,如今却连剑友都保护不了。

  忽的一道剑气自人们身后逼来,一抹紫色的身影一跃至蓝兔身前,来人带着斗笠,长剑散发着浅紫色的剑气...

♢是一个突然的脑洞

♢真的十分突然

♢剧情接虹勇中蓝兔叮当要被赶走

♢所以关于他们怎么变回去的细节我也不知道

♢心疼一秒水叮当


  “让她们走!”村民们挥着拳头喊道,看着两个女孩一步步后退也丝毫不减声势。

  “乡亲们,今夜风浪太大了,不若就让她们明日再走吧。”龟馆主出来替女儿求情。

  “不行,她们今天晚上必须走!”

  “对,让她们走!离开凤凰岛!”

  叮当和蓝兔握紧了对方的手,在乡亲们的逼迫下只能步步后退。虹猫见此却只能叹气,眼中尽是悲凉——从前意气风发的七剑之首,如今却连剑友都保护不了。

  忽的一道剑气自人们身后逼来,一抹紫色的身影一跃至蓝兔身前,来人带着斗笠,长剑散发着浅紫色的剑气。

  “轻功,她也习武了!”

  “她也应当被送走!”

  “规矩就摆在这,你们却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坏!”

  “凤凰岛要被神明诅咒了!”

  “你们凤凰岛规定女子不得习武,可你们好好看看——”掀开斗笠,露出姣好的面容,左眼下一颗泪痣更添一分姿色。紫云剑在左手中转了转,更护着身后的蓝兔,“在下乃湘西金鞭溪客栈的主人、七侠之紫云剑主是也,可不是你们凤凰岛的人。”

  “这位乃是玉蟾宫宫主、七侠之冰魄剑剑主蓝兔,只是落下不老泉失了记忆。”

  “七侠何时轮到你们指指点点了?”莎丽眼神凛冽扫过众人,“打压虹猫,欺负蓝兔。即使变成了婴儿,我们也不是看不见。”

  见众人沉默,莎丽转身拉起蓝兔的手,伸出左臂揽着她:“没事啦,我们七个一起回家,都会好起来的。”

  轻轻松开,微微侧头对虹猫道:“大家都恢复了,他们几个说什么都要先去找熊坚强算算账。不必去三台阁了,我们去找他们,一起回去吧。”

  

  

  

  

  

  水叮当:??那我呢?


千冉絮_泪子
千冉絮_泪子
千冉絮_泪子
千冉絮_泪子
千冉絮_泪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