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莎丽

24250浏览    581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10 18:08
四夕歆婳^megumi

『黑蓝同人』《梦中晴》

  【第十二章】

  第二日,不等蓝兔出门,却见一白衣少年站在马车边,似是等待许久。

  “虹猫?”蓝兔狐疑地看看紫兔,紫兔亦是一脸茫然。

  “蓝兔,我的伤已经好了,此番前去金鞭溪,就带上我吧。若真能寻到紫云剑主,那就能三剑合璧,直接去寻找第四剑。如今局势紧迫,咱们还是尽快,不能因为我耽误了。”虹猫一脸认真,炽热的目光直视蓝兔如水的瞳眸,少年侠气全全释放出来。

  叹了口气,蓝兔眉间若蹙,担心道:“我知道,可少侠还是再养些日子……”

  蓝兔还没说完,虹猫便笑着说:“我真的没事了,有宫主的照料,这伤也好得快了!”说完还比划了两下以示证明。

  自知拗不过眼前这位少侠,蓝...

  【第十二章】

  第二日,不等蓝兔出门,却见一白衣少年站在马车边,似是等待许久。

  “虹猫?”蓝兔狐疑地看看紫兔,紫兔亦是一脸茫然。

  “蓝兔,我的伤已经好了,此番前去金鞭溪,就带上我吧。若真能寻到紫云剑主,那就能三剑合璧,直接去寻找第四剑。如今局势紧迫,咱们还是尽快,不能因为我耽误了。”虹猫一脸认真,炽热的目光直视蓝兔如水的瞳眸,少年侠气全全释放出来。

  叹了口气,蓝兔眉间若蹙,担心道:“我知道,可少侠还是再养些日子……”

  蓝兔还没说完,虹猫便笑着说:“我真的没事了,有宫主的照料,这伤也好得快了!”说完还比划了两下以示证明。

  自知拗不过眼前这位少侠,蓝兔也只能妥协,路上在多留心些也就是了。于是又命紫兔去取了些伤药,一起出了宫门。

  一路驱车前来,金鞭溪客栈五个烫金大字直入眼球,就是这里了!

  此时已是晌午,店内不见一位客人,却隐约有些声响从大堂后的院子传来。

  “你凭什么不让我住!谁说我没有钱!”一壮汉,腰间别着一只酒葫芦,左手提着棍,右手摊着,掌心躺有几枚还带有体温的破旧铜板。

  “就凭这些你也想住!?我看你是来砸场子的!”霎时间,一道剑气直逼那壮士而来。

  不好!闻声寻来的蓝兔见此状,心下一惊。

  冰魄剑出,轻功上前,手腕挽花,脚踏寒风,真气护住剑刃,寒气逼人,直击对手。

  马三娘没有料到会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时间化攻击为防守,迅速避开冰魄剑,连着后退几步,硬生生撞在身后的墙壁上才算是停了。

  只是再环顾四周,瓶瓶罐罐,柱子桌子椅子,对联流苏灯笼,都结上了一层细细的霜。

  冰魄剑法? 七剑传人?哼,来得倒是快啊!即是如此,那就好办许多!

  马三娘右脚踏地,腾空而起,挥舞手中那把通体紫色的宝剑,空中残影,聚集一剑,四周气流一阵涌动 ,下一刻,宝剑变向蓝兔袭去。

  匆匆敢来的虹猫本欲上前,奈何腰间的伤口没能完全好,若是再次撕裂,怕又是要蓝兔麻烦一阵。

  “少侠放心,我们宫主能应付的。”一旁的紫兔安抚着虹猫,宫主那么厉害,一定可以的。

  果不其然,蓝兔一招移花接木挡下马三娘虚张声势的一击,一旁的大奔忍不住鼓掌,口中连连感叹:“这就是七剑传人吗?果然名不虚传!”

  蓝兔并未回头看向大奔,而是笑脸盈盈看向马三娘,道:“紫气东来,云消雾散,你是紫云剑主?”

  马三娘也装作似是惊喜回应:“冰天雪地,魄散魂飞,你是冰魄剑主?”

  虹猫见状,赶忙上前:“紫云剑主?!我们没有白来,可算是找到第三剑了!”

  “我马三娘可把你们盼来了!”马三娘这番话,真真是松口气的感觉,仿佛盼了许久。

  大奔见自己闯的是七剑传人的店,还与七剑传人发生争执,忙道歉:“嘿嘿,我大奔有眼不识泰山,真是对不起,对不起……”

 马三娘暗自不屑地撇了一眼大奔,哼,这笔账先记着,日后慢慢算。

  刹那化为一副慈善的面孔,连连摆手:“哈哈,不打不相识嘛,没事儿,没事儿了。”

  一桌五人,一同吃着满桌饭菜。蓝兔倒是询问大奔为何会来,得知是为寻自己跟虹猫,本想劝回。可对方毅然决然,定要跟随七剑行侠仗义,也只能无奈接受了。

  夜间凉风习习,千劝万劝,算是劝住虹猫明日三剑合璧的想法,说好待虹猫伤口脱痂再合璧。众人都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

 唯独蓝兔,夜半时节,蝉鸣蛙叫,世间怕是也只有它们在这不安宁的夜,也能叫得欢快了。她独自坐在房顶红瓦上,仰望着一片漆黑中的那团明月。   母亲说过,纵是女子,也担当得起大任,巾帼英雄自古以来数不胜数。只是既然要选择去守护一些东西,必然要放下一些东西。也许是自由,喜好,儿女情长,亦或者是生命。但这些同天下安危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尽自己的力量,换大地和平安宁,这比什么都值得!

  母亲,您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蓝兔…宫主。”原本就低沉的声音,在宫主二字上更是生硬冰冷。

  蓝兔猛地一惊,唰一下便站了起来,握紧手中的冰魄,与那黑衣人对立。

  黑小虎心下一沉,如今尽是到了这般田地?也是了,不是如此,又能如何?这样才是正常不是吗?明明都清楚的,今晚本意同马三娘接头,想着如果能除掉她,那便是最好。没想到却看到了独自在屋顶望月的姑娘。

  本该是不能惊动她才对,却下意识地唤了出了,收不回来了。 也罢……叫都叫了,这落花飘落在流水,流水都不留花,任它流去,花又怎么能再飞回枝头?

  蓝兔不曾言语,只是这般看着眼前的黑衣人,她说知道是黑小虎,正是他才更加棘手,不过如今三剑都在,还有大奔,应该能抗衡。

  警惕的目光没有随着晚风而散去半分凌厉。

  “你…小心些,江湖险恶,就算是身边人,也不一定就是可信。更何况剑法易练,寻七剑传人要更谨慎些……”黑小虎说出这些,一来提醒蓝兔,二来也能对他们合璧阻止一二。

  “这倒用不着少主费心了!是非曲直,善人恶人,我自会分辨。你若再不走,我可就不客气了!”拇指轻拨,冰魄微微出鞘,寒气渗出,仿佛下一秒便能冰封千里。

  黑小虎并不怕打不过蓝兔,更不怕那冰魄剑,他知道此时只要一记天魔乱舞,蓝兔不敌,有伤在身的虹猫更不必说。

  圆月隐于黑云,只要客栈大门一只纸灯笼孤单单挂着,散着微弱的光。可蓝兔已是看不清眼前人了,他穿着黑衣,完全藏匿在了黑夜中。若是他来个突袭……

  高度警觉的蓝兔,连呼吸都快屏住了,冷汗冒出,掌心冰冷。

  可迟迟没有等来对方的攻击,直到月光重洒,蓝兔环顾四周,哪里还有那人?

  走了吗?也好……

  松了口气,紧绷的身体得到一瞬间的放松,也有了倦意,不再有心赏月怀情了,回了房间。

  远处粗壮的大树枝上,黑色的身影,目光注视蓝兔,似尘埃随她而去,又被扫落,被无情的风吹得无影。

  既然命中注定,那捉弄人般的相遇又有什么意义?我黑小虎注定孤身一人罢了,当初就不该信那白梨花。

  要什么扫墓之情!要什么互相为友!

  母亲,连你也在骗我吗?

  

  

  

  

若水君之

「莎丽小短篇」真假紫云剑主

文|若水君之(小小的一只君)


“奇怪,我的手,我的右手为什么举不起剑。为什么……”眼泪早已模糊双眼,试着像平时一样举起剑。
看,从前那剑挑三千落花的气势。



紫云势如破竹,似飞凤在天,翩羽流丹,携一众花瓣落下,其势之大气非寻常之人可驾驭。



今日这右手,却提不起来!
今日,就要败在这个无耻小人的手里吗?



她说了什么,听得不清楚,只觉得恍惚中有剑气逼近。这可恶的右手本就握不住剑,经这剑气一震,虽拼全力挡住,还是弹了出去。
一口鲜血落于花瓣上,此劫,算是逃不过去了罢。



可是能甘心就这样了吗?
虚弱的身体被那个人提起……
缓缓闭上眼睛,心中默念:
“不能这样,不能允许自己这样,不能……”...

文|若水君之(小小的一只君)


“奇怪,我的手,我的右手为什么举不起剑。为什么……”眼泪早已模糊双眼,试着像平时一样举起剑。
看,从前那剑挑三千落花的气势。



紫云势如破竹,似飞凤在天,翩羽流丹,携一众花瓣落下,其势之大气非寻常之人可驾驭。



今日这右手,却提不起来!
今日,就要败在这个无耻小人的手里吗?



她说了什么,听得不清楚,只觉得恍惚中有剑气逼近。这可恶的右手本就握不住剑,经这剑气一震,虽拼全力挡住,还是弹了出去。
一口鲜血落于花瓣上,此劫,算是逃不过去了罢。



可是能甘心就这样了吗?
虚弱的身体被那个人提起……
缓缓闭上眼睛,心中默念:
“不能这样,不能允许自己这样,不能……”


(未完待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