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莫妮卡

10351浏览    396参与
风拉疯啦!它疯了!

【花夫妇】当你醒来

(是独诞。


  映入眼帘的是偌大的空病房,和熟睡在桌上的男人。

  他真的好眼熟啊。我想。无论是栗色的发丝,还是英俊的面孔,我都感觉无比熟悉。我努力回想这个人,换来的却只有大脑传来的疼痛指令和隐隐的不安。

  他醒了。

  这下好了,我可以问问他了。

  “您好,打扰您了,请问一下、您叫什么?”

  他马上抬起头来,激动地抓起了我的手:“莫妮卡!你能说出话来了!上帝保佑,莫瑞她好了!”

  莫妮卡?那是我的名字吗?听起来像个女名,我为什么会拥有一个女性的名字呢?

  我歪了歪脑袋,加深疑惑语气继续问他:“您是?”

  他笑容凝固了,惊恐慢慢爬上,占领了这张英俊的面孔。他的笑容变得很难看,...

(是独诞。


  映入眼帘的是偌大的空病房,和熟睡在桌上的男人。



  他真的好眼熟啊。我想。无论是栗色的发丝,还是英俊的面孔,我都感觉无比熟悉。我努力回想这个人,换来的却只有大脑传来的疼痛指令和隐隐的不安。



  他醒了。



  这下好了,我可以问问他了。



  “您好,打扰您了,请问一下、您叫什么?”



  他马上抬起头来,激动地抓起了我的手:“莫妮卡!你能说出话来了!上帝保佑,莫瑞她好了!”



  莫妮卡?那是我的名字吗?听起来像个女名,我为什么会拥有一个女性的名字呢?



  我歪了歪脑袋,加深疑惑语气继续问他:“您是?”



  他笑容凝固了,惊恐慢慢爬上,占领了这张英俊的面孔。他的笑容变得很难看,泪水在眼眶中打转,眉头也皱了起来,琥珀色的瞳孔中尽是忧伤。



  “我是费里西安诺啊,你最亲爱的费里西啊!莫瑞你忘记我了吗!”他抓住我的肩膀使劲摇晃,我感觉头很晕。



  忽然,一个名字在我的脑海中闪过。



  “先生,先生。您听我讲。首先,我并不记得您是我的哪位友人。再者,我不能不是一个女人,我的名字叫路德维希,我姓贝什米特。”



  他一下瘫在了椅子上:“不是这样的啊莫妮卡……”



  “费里西安诺先生,请原谅我这样称呼您,因为我并不知道您的姓氏。我有一个妻子吗?如果没有的话,也不会太在意。因为关于您在床边守着的这件事我确实是很疑惑。”



  他张了张嘴,却一个单词也没有说出,泪水冲破了一层隐形的屏障,无声地流了下来。



  我想我的妻子应该是遭到了什么不幸,他不想让我再一次经历痛苦,所以才不告诉我吧。


兰莲清韵
【于2019.10.3 10时...

【于2019.10.3  10时03分发布】承蒙关照,2019独诞企划新鲜出炉!

请点击这里查看

感谢各位的参与!以下列出不完整参与者lofter账号

画手:兰韵(本人)

阿诗 @吃纸 

trilo @Trilo 

国境 @北境枫雪 

ligia @鸢尾盆栽 

Nyxtehrosum @Nyum. 

if @ifffff 

梓嫣 @ゞ梓嫣 

阿幽 @深泽幽

文手:魏陵渊 @魏陵渊。 

【于2019.10.3  10时03分发布】承蒙关照,2019独诞企划新鲜出炉!

请点击这里查看

感谢各位的参与!以下列出不完整参与者lofter账号

画手:兰韵(本人)

阿诗 @吃纸 

trilo @Trilo 

国境 @北境枫雪 

ligia @鸢尾盆栽 

Nyxtehrosum @Nyum. 

if @ifffff 

梓嫣 @ゞ梓嫣 

阿幽 @深泽幽

文手:魏陵渊 @魏陵渊。 

imuhh
remember Jͤ̀҉̷͍...

remember    Jͤ̀҉̷͍̺̟̳͔̞u̸̙̳͂̿͆ͯ̋̒̇ͨ͟͠ś̳͕͖̬̮̳͋̄t̨̥͖͕̃͌̉̈ͮ̿ ̷͇̾ͬ̋M͚̝̘̞̯̦̌̂͑ͤ̓ͭ̀o͒̌̑̒̎͊͆ͬͬ҉̩̥͎n͖̻̜̰̪ͦͣ͐́͆̀̚ì̙̝ͪ͞k̶̴̺͕͓̹̱͚̪̍ͫ͂̇ͬ̑̉̓̍a̱̋ͦ͗̌̌̊͊̊́.͔̮̐̊̔́̀̕    :)

remember    Jͤ̀҉̷͍̺̟̳͔̞u̸̙̳͂̿͆ͯ̋̒̇ͨ͟͠ś̳͕͖̬̮̳͋̄t̨̥͖͕̃͌̉̈ͮ̿ ̷͇̾ͬ̋M͚̝̘̞̯̦̌̂͑ͤ̓ͭ̀o͒̌̑̒̎͊͆ͬͬ҉̩̥͎n͖̻̜̰̪ͦͣ͐́͆̀̚ì̙̝ͪ͞k̶̴̺͕͓̹̱͚̪̍ͫ͂̇ͬ̑̉̓̍a̱̋ͦ͗̌̌̊͊̊́.͔̮̐̊̔́̀̕    :)

xxx
老图缝缝补补又混更。 这次是多...

老图缝缝补补又混更。

这次是多一字。

老图缝缝补补又混更。

这次是多一字。

曲奇蛋糕派

p2是想象中monika披发的样子X很潦草

p2是想象中monika披发的样子X很潦草

Morinohito森之人
DDLC2周年 摸鱼就这么摸了...

DDLC2周年

摸鱼就这么摸了一天_(:з」∠)_

喜欢又有条件的话不妨P站点个赞吧: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76927328

DDLC2周年

摸鱼就这么摸了一天_(:з」∠)_

喜欢又有条件的话不妨P站点个赞吧: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76927328

苏黎_SL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 to Monika!
部长生日快乐哦!
画的私服!

happy birthday to Monika!
部长生日快乐哦!
画的私服!

Elinos
中秋快。。。什么?中秋已经过了...

中秋快。。。什么?中秋已经过了?
算了,反正看上去和中秋关系也不大(*¯ㅿ¯*;)

中秋快。。。什么?中秋已经过了?
算了,反正看上去和中秋关系也不大(*¯ㅿ¯*;)

是,毛绒。
Just Monika!!!!...

Just Monika!!!!!

透明度操作有。打个预警。

俺终于凑齐四个人的了。

Just Monika!!!!!

透明度操作有。打个预警。

俺终于凑齐四个人的了。

第九墓碑
很久之前就想吐槽了无论是哪个线...

很久之前就想吐槽了
无论是哪个线路夏树死的都是莫名其妙的xx

很久之前就想吐槽了
无论是哪个线路夏树死的都是莫名其妙的xx

我是谁的小小号


你弄脏了我客厅,你摔碎了我的花瓶

你撕碎了我的毛衣,也夺走了我的心。


你弄脏了我客厅,你摔碎了我的花瓶

你撕碎了我的毛衣,也夺走了我的心。

晴安か

「盖雷」天这么大,你在何方

“我们都是被时间宽恕的罪人。”


盖雷意识流。

亦含远古x自然。

于盖亚复活仪式上。

慎入。


——


“你说我第一次见过他吗。”


轻声重复,敛眸似陷入回忆。和煦春光洗礼于雷伊金发之上,满载身侧人终焉的祈祷。


那时天雷涌动乌云密布,风席卷苍穹似要撕裂仅余的希望,枯木难支,透支的体力再难以支撑鲜血淋漓的躯壳。荒野十里,藏人难,寻人更难。荒无人烟,时而沸腾的暗影潮流吞噬着生命之能。


我快要死了吧。


雷伊想。希望早已流逝殆尽,地上满是烧去烟柳徒留的纸灰。他从来没想过绝望的滋味居然那么平和,平和到曾坚持的一...

“我们都是被时间宽恕的罪人。”




盖雷意识流。

亦含远古x自然。

于盖亚复活仪式上。

慎入。



——







“你说我第一次见过他吗。”


轻声重复,敛眸似陷入回忆。和煦春光洗礼于雷伊金发之上,满载身侧人终焉的祈祷。





那时天雷涌动乌云密布,风席卷苍穹似要撕裂仅余的希望,枯木难支,透支的体力再难以支撑鲜血淋漓的躯壳。荒野十里,藏人难,寻人更难。荒无人烟,时而沸腾的暗影潮流吞噬着生命之能。


我快要死了吧。


雷伊想。希望早已流逝殆尽,地上满是烧去烟柳徒留的纸灰。他从来没想过绝望的滋味居然那么平和,平和到曾坚持的一切都淡如烟云一挥即散。


躺倒在染上自己血液的荒地上,曾经的一切如影片倒放回映于脑海。


他们的相遇,他们的纠葛,他们的缘分,他们的并肩。


他记得他曾无数次出生入死只为带他回家。他早已不是那个简简单单的赫尔卡守护者,自从他继任雷电王者时,他的肩上便早已放不下儿女情长。


“你心里可曾有我。”


有,当然有。


“照顾好自己。”


可盖亚,你知道的。有无数弱小生灵比我更需要照顾。


“别死——”


对不起。


忽而一真实触感刺激了欲望,雷伊强撑着睁开眼,战神迎着曙光撕裂阴暗拨开层云,将日月交汇的光送入君怀。


他的战神逆着光,伟岸的身姿一如既往放肆如旧,却不是狂妄的死亡之音。


挥开乱石,晕染斗气为他浅愈内伤,将他公主抱起,小心翼翼亦如怀中是乱世珍品。


“不要死。”


战神第一次袒露胸怀,第一次这么害怕,害怕他的雷神就这么走了,就这么悄声无息地消失在了乱世之中。


雷伊勾起嘴角,撕裂的伤口再没如此蚀骨。


“谢谢你。”





耳畔传来自然王微不可闻的叹息声,后又是远古王的低声提醒,略有不稳的仪式法阵遂而平和。


“你第一次觉察爱他,是在何时。”


雷伊沉默半晌。那是他埋在心底数年的秘密,不见天日。





战联封王,该是他们人生最重要的顶峰之一。


四面八方予个人的贺礼堆满了房间,一天的应酬辞别了诸君来访回到房间,却又无奈不得不回礼。


侧眸看去洗漱的盖亚,敛眸思绪指尖划过贺礼的卡片上,隐晦不清的文字让雷伊蹙了眉。


指尖染了劈里啪啦的雷电贯穿了贺礼盒,半晌后意识到自己做了些什么的雷伊慌忙逃走。


“雷伊?”


擦着头发开浴室门的盖亚懵圈。


然后雷伊听见盖亚触到贺礼盒时一个战栗与随之的惊呼。


雷伊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但他知道,他心里早有了盖亚的位置。





自然王的呼吸声愈渐沉重,她低声催促进展要快些,轻轻开口,嗓音早已沙哑到令人恐惧。


“你如何证明他真的爱你。”


听此,雷伊眉眼弯弯笑如春月,却挂着朦胧的泪。





如果早知有今日,就算是堕入深渊万劫不复,雷伊也不愿盖亚同他犯险。


雷伊记得他心上人的血染红了半边天,刻上心头描摹盘旋了撕扯相守的命运。


那是解放之战最后的战役,本完成就该还老归家,未料敌人确给个下马威,藏在最后的最后予以死之噩耗。


他们一路收割至道路的尽头,一路太过简单容易以至太过放松警惕。偷袭到来之时丝毫未察觉。


雷伊看见避日的牢笼将他囚困,雷电与其无用。


骇人的能量将要穿透他胸膛,战神挡在了他的身前。


雷伊亲眼看着心上人倒在他的面前仍不忘替他破了牢笼。


宣泄的战意刹那将敌人撕裂成碎片。


雷伊托起盖亚虚脱的躯壳,看他缓缓启唇却听不清所谓何意。


他看见怀中人轻轻笑了。


“雷伊,我爱你。”


“我不后悔。”






三生石的光迸发惹得天地失色,自然之息随之散遍山河遍川。捻息化灵造就最终的肆意挥霍,又聚集一处。


自然王的躯壳缓缓变得透明,她敛眸,金眸失了神。


“雷伊,你可愿与其平分生命。”


“吾以自然王之名,纳天地荣光,聚一人之魄。”


光芒尽褪,那个伟岸的身影向雷神伸出双臂。


喜极而泣,又怅然若失。


“你喜欢我,我当真了。”


闻言,盖亚前迈一步将人揽入怀中,轻轻摇头。


“不是喜欢,是爱。”



与此同时透明的自然王化作小小的光球缓缓落地,又被远古王轻轻捞进怀中。


荣光褪尽,退化的自然王显露容貌。小莫嫌弃地瞅了眼自己的小胳膊小腿,嘀咕一声“我就知道会这样……”。


列奥尼达快要笑出声,为她顺了顺如日光的发丝。


伊藤誠に

莫妮卡X沙弥香

(可能有续集)

这是我对文学俱乐部的最后告别。 我终于明白了。文学俱乐部确实是一个没有幸福的地方。到最后,它继续让无辜的人暴露在一个可怕的现实世界中,而这个世界并不是被设计来理解的。我不能让我的朋友们经历同样的地狱般的顿悟。 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我要感谢你,让我的梦想成真。作为所有俱乐部成员的朋友。 最重要的是,谢谢你成为我的文学俱乐部的一员!

与永恒的爱

莫妮卡

[错误:脚本文件丢失或损坏,请重新安装游戏]

看到游戏结束,佐伯沙弥香抬手关闭电脑,然后摘下了耳机。

她觉得最近的世界对自己有些不太友好,自己在有关七海灯子的事上频频受挫。回到家打开了一个恋爱游戏准备平复一下心情,谁知道...

(可能有续集)

这是我对文学俱乐部的最后告别。 我终于明白了。文学俱乐部确实是一个没有幸福的地方。到最后,它继续让无辜的人暴露在一个可怕的现实世界中,而这个世界并不是被设计来理解的。我不能让我的朋友们经历同样的地狱般的顿悟。 因为时间已经过去了。我要感谢你,让我的梦想成真。作为所有俱乐部成员的朋友。 最重要的是,谢谢你成为我的文学俱乐部的一员!

与永恒的爱

莫妮卡

[错误:脚本文件丢失或损坏,请重新安装游戏]

看到游戏结束,佐伯沙弥香抬手关闭电脑,然后摘下了耳机。

她觉得最近的世界对自己有些不太友好,自己在有关七海灯子的事上频频受挫。回到家打开了一个恋爱游戏准备平复一下心情,谁知道这个恋爱游戏玩着玩着就变成了恐怖游戏。

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的佐伯沙弥香好像听见了什么动静“嗨,亲爱的玩家!”是莫妮卡的声音。

随后,沙弥香就看见莫妮卡漂浮在窗户外面“为什么不进来呢,莫妮卡小姐。还是说需要什么特殊的仪式?”

“是的,亲爱的玩家,我需要你的邀请。”沙弥香看到自己做梦都没办法安生,疲惫的的揉了揉太阳穴“好吧,那么——请进,莫妮卡小姐。”

莫妮卡从窗外飘了进来,如果不是在梦境中的话,别人看到一定以为是灵异事件,沙弥香这么想到。

“亲爱的玩家,噢,女的。”莫妮卡一副非常惊讶的样子躺在沙弥香身旁。“我想你在听见我声音的那一刻就应该知道我是女的。”“呃...你知道,有一些男性会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像女性。”

沙弥香叹了口气,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莫妮卡用手轻轻的捂住了嘴“嘘...佐伯沙弥香是吧?你今晚只能再问一个问题。”

莫妮卡松开了手,向沙弥香眨了眨眼睛。沙弥香盯着莫妮卡在月光下发亮的翡翠色眼睛想了一会。“好吧,我最后一个问题是,为什么只有你来了。”

莫妮卡弯了弯眼睛,把自己的嘴凑到了沙弥香的耳旁,低声说“因为... just monika”

再然后,佐伯沙弥香就听到了自己闹钟的声音。

佐伯沙弥香从床上坐起来,懊恼的揉了揉莫妮卡刚刚低语的那只耳朵,开始洗漱。

“这可真是个......奇怪的梦。”

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最近心情不好的原因,那位叫莫妮卡的文学部长的身影一直在自己的脑海中挥之不去,一连几天都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

连小糸侑和七海灯子都察觉到了佐伯沙弥香最近脸色非常不对劲。

“怎么?你这是被罗生门艳鬼缠上了?”

沙弥香想了想莫妮卡的行为,头疼的叹了口气

“算是吧。”

今天的放学铃声终于打响,七海灯子刚走出校门就看见了一个女生站在门口,似乎是在等什么人。

“同学,如果你要等什么人的话,或许我可以帮你去问一问。”

“麻烦你了。我找....佐伯沙弥香。”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