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莫福

12.7万浏览    802参与
蝎九
温泉篇餍足的教授 正打算把那个...

温泉篇餍足的教授 正打算把那个昏沉睡去的侦探抱进更衣室

温泉篇餍足的教授 正打算把那个昏沉睡去的侦探抱进更衣室

MoriaDear

写的福莫圣诞贺文和画的封面-文在第二章

写的福莫圣诞贺文和画的封面-文在第二章

蝎九

“嘿夏洛克。”

“…”

“别那么无情嘛。我来告诉你,杀死我的方法吧。”

“英灵不会死。”

“噢你能不能别这么没有风趣?当然有,杀死我的方法,就是将我溺毙在你如祖母绿色的冰海一般刺骨的双眼里。”

他甚至还在语末的时候趁侦探不注意,在那削瘦的侧颊吻上一记。

“咚嚓!”

“嘶…该死的侦探踹得真狠……痛痛痛腰快断了,喂福尔摩斯!啊走掉了,御主那应该还有回复礼装我要去借用一下…”

“嘿夏洛克。”

“…”

“别那么无情嘛。我来告诉你,杀死我的方法吧。”

“英灵不会死。”

“噢你能不能别这么没有风趣?当然有,杀死我的方法,就是将我溺毙在你如祖母绿色的冰海一般刺骨的双眼里。”

他甚至还在语末的时候趁侦探不注意,在那削瘦的侧颊吻上一记。

“咚嚓!”

“嘶…该死的侦探踹得真狠……痛痛痛腰快断了,喂福尔摩斯!啊走掉了,御主那应该还有回复礼装我要去借用一下…”

奈仓。

【莫福】Saton(pwp)

*Sherlock第一人称警告!!!

*blow job,daddy kink

*可能OOC

*不适请尽快关闭XDDD

*最后,链接见评论区,,,

*Sherlock第一人称警告!!!

*blow job,daddy kink

*可能OOC

*不适请尽快关闭XDDD

*最后,链接见评论区,,,

MoriaDear

嘤嘤嘤!福莫莫福这对cp是唯一一对让我动情的,太好氪了!!!出口很好看鸭

嘤嘤嘤!福莫莫福这对cp是唯一一对让我动情的,太好氪了!!!出口很好看鸭

Jasperia · Moriarty
与大家分享我收集了多年所有我觉...

与大家分享我收集了多年所有我觉得和福莫有关的歌,是用的QQ音乐,大家可以帮忙扩散一下。

与大家分享我收集了多年所有我觉得和福莫有关的歌,是用的QQ音乐,大家可以帮忙扩散一下。

Jasperia · Moriarty

It is NOT a crime to dance.

# It is NOT a crime to dance.


When I woke up I don’t where am I

当我醒来时我不知自己身处何方

With a broken bloody body full of scars

鲜血淋漓,满身伤痕

Locked up in chains be in endless dark

被铁锁囚禁在无尽黑暗中


Is it already the judgment Day?

审判日是否已经到来?

Am I kneeling to the scythe of Death?

我是否已经跪伏在死神镰刀之下?

I feel never...

# It is NOT a crime to dance.


When I woke up I don’t where am I

当我醒来时我不知自己身处何方

With a broken bloody body full of scars

鲜血淋漓,满身伤痕

Locked up in chains be in endless dark

被铁锁囚禁在无尽黑暗中


Is it already the judgment Day?

审判日是否已经到来?

Am I kneeling to the scythe of Death?

我是否已经跪伏在死神镰刀之下?

I feel never regretful since the sins I accomplished

我从未为自己所犯下的罪孽而忏悔

I kneel only for the man with blue eyes and intelligence 

我屈服只是为了那个有着蓝色眼睛的聪明男人


The heaven may bless him will ever be seduced 

愿上天保佑他不再被引诱

Keep him away from the abyss of my dark side 

让他远离我黑暗面的深渊

Let him live a good long life

给他美好的生活

Surrounded by flowers and wine

被美好的事物所围绕


Me? 

我?


I’m satisfied to stay in the mind palace 

我为能留在记忆宫殿而满足

Watching you dance in your whole life 

看着你跳一辈子舞

But never had a peek of the truth 

但从不曾知道真相


Earphones are on, I am ready to dance

耳机已经戴上,我要开始跳舞了

To perform in a front of the world audience 

在世界面前表演

To pretend that I am dancing with you 

假装自己在和你跳舞


Shush! Be quiet!

嘘!安静!

I can now hear your heart beats fast

我可以听见你加快的心跳了

And the starlight in your eyes

我可以看见你眼睛里的星空了

How beautiful is that 

那是多么美好啊


It is not a crime to dance.

跳舞从来就不是什么罪孽

谢林伽姆

【新茶ホム】Bitter Apricot Kernels(R)

*发生在Lostbelt-无间冰焰世纪中,福尔摩斯被齐格鲁德砍下右臂后,休养期间发生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故事

*Bitter Apricot Kernels意为“苦杏仁”

*本意只是想开个车,没想到竟有将近一半的篇幅都在吹这对宿敌,有待反省(。

*第一次发的被屏了,可恶,只好把试阅部分删去了

Bitter Apricot Kernels

*发生在Lostbelt-无间冰焰世纪中,福尔摩斯被齐格鲁德砍下右臂后,休养期间发生的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故事

*Bitter Apricot Kernels意为“苦杏仁”

*本意只是想开个车,没想到竟有将近一半的篇幅都在吹这对宿敌,有待反省(。

*第一次发的被屏了,可恶,只好把试阅部分删去了

Bitter Apricot Kernels

Jasperia · Moriarty

福莫蜜汁笑点。图均来自Ins,外网的糖且磕且珍惜。

福莫蜜汁笑点。图均来自Ins,外网的糖且磕且珍惜。

剑幕

毫无文笔log

前提设定请戳本合集

依然我流OOC

————————————————————————


Page 1


“脱裤子修脚呢?”

“闭上你的嘴,把电笔给我。”


Page 2


“目标清除。M,准备路线给我。”

“什么?信号不稳。”

“M,逃脱路线!离爆炸只有57秒了!”

“你检查过你的通讯器了吗,西格森。”

“该死,知道了!对不起!酒柜里的波本是我喝的,下一次拍卖会我赔给你,把路线给我!”

“下一个排水口。”


Page 3


“我要给你准备什么样的葬礼?”

“看来你的幽默感只限...

毫无文笔log

前提设定请戳本合集

依然我流OOC

————————————————————————


Page 1

 

“脱裤子修脚呢?”

“闭上你的嘴,把电笔给我。”

 

Page 2

 

“目标清除。M,准备路线给我。”

“什么?信号不稳。”

“M,逃脱路线!离爆炸只有57秒了!”

“你检查过你的通讯器了吗,西格森。”

“该死,知道了!对不起!酒柜里的波本是我喝的,下一次拍卖会我赔给你,把路线给我!”

“下一个排水口。”

 

Page 3

 

“我要给你准备什么样的葬礼?”

“看来你的幽默感只限于这种无趣的职业性打趣。”

“毕竟你也只有这时候能开口说人话。”

“你觉得我能够活到有个像样葬礼的时候吗。”

“那就换个问法吧,你想要什么样的死法?被猎枪弹炸裂心脏?被拷问到失血过多?”

“如果你是想劝我出任务时穿防弹衣,那我宁可再断另一条腿送给你。”

“……快一点……回答我。”

“这样吧,假如我退休,你就把我和我的行李——但是别往里装那顶猎鹿帽——都骗到一座山上,在山谷偏僻的地方有一个、一个瀑布,然后、趁我不注、呃——”

“……哈。”

“呼……趁我不注意,把我——推下去。”

“喘得厉害呢,上了年纪所以容易腰疼吗。”

“别摆出那种笑,你为什么总爱在这种时候讨论话题?”

“做爱的时候?逼着你说话,听着就知道你什么时候缴械。这叫什么,对了,语言的魅力。”

“从我的床上滚下去。”

 

Page 0

 

“我要这个,戒指。”

“还给我。”

“不,我要这个。”

“这不是玩具,你还不明白这是什么。”

“蓝宝石,忠贞。中指,热恋。”

“还给我,孩子。”

“你还有一个不是吗。我要这个。”

“戴上了,可就回不了头了。”

“我全身都是血,先生。”

“那只是、只是一个可怕的梦,你会醒过来的。”

“你喜欢星星吧。我从书上看过,一旦被意外所干扰,有的星星不得不偏离轨道,一去不返,直到最终被捕获、或者摔得粉碎。你瞧,我全身都是血,有那些死人的,有你的,还有我的。从前可能没有,但是现在有,以后也会有。”

“……对,我们全身都是血……

“我要这个,先生。轨道之外的星星,还可能有重来的梦吗。”

“你……叫什么名字……”

 

Page 4

 

“晚安,詹姆斯·莫里亚蒂。”

“晚安,夏洛克·福尔摩斯。”

 

 

 

 

 

 

 

蝎九
The Ghost on Ha...

The Ghost on Halloween
万圣夜的幽灵
发生在Onsen, Evil, And Failed Tricks之后很久的故事。那是一个无关紧要又多此一举的事件,但却有人惦记着,并把它完成了。隆隆作响的偏轨火车终究会回到原来的轨道。
(本应在万圣夜安稳加班偷闲的夏洛克·福尔摩斯被突然友好安排出差,还被捎上了不情不愿的宿敌,可惜这趟行程几乎不带什么万圣节风)


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更像是对决,而不是风月。

The Ghost on Halloween
万圣夜的幽灵
发生在Onsen, Evil, And Failed Tricks之后很久的故事。那是一个无关紧要又多此一举的事件,但却有人惦记着,并把它完成了。隆隆作响的偏轨火车终究会回到原来的轨道。
(本应在万圣夜安稳加班偷闲的夏洛克·福尔摩斯被突然友好安排出差,还被捎上了不情不愿的宿敌,可惜这趟行程几乎不带什么万圣节风)


因为对他们而言,这更像是对决,而不是风月。

相安年华

关于福莫或者莫福(BBC)

       •   蠢作者没完全看过电视剧,关于他们的故事全靠同人,但是大爱莫娘

       • 靠爱发电

       •  欢迎捉虫,但请轻拍,蠢作者怕疼

       •人物ooc

       •本身写的不完整,但是停在这刚刚好耶

  ...

       •   蠢作者没完全看过电视剧,关于他们的故事全靠同人,但是大爱莫娘

       • 靠爱发电

       •  欢迎捉虫,但请轻拍,蠢作者怕疼

       •人物ooc

       •本身写的不完整,但是停在这刚刚好耶

        正如鲜花总有凋零日,机械也无法保证它的运行一定不会出错。

        此刻,夏洛克·福尔摩斯——自称一台精密的推理机器——头一次发现自己纯粹的理智是多么不堪一击。

         他灰蓝色的虹膜在颤抖,瞳孔猛地皱缩,卓越的大脑在此刻停摆,不受控制地缓慢倒放几个画面。

         大大的黑眼睛,带着几分孩子似的明亮,却莫名有些悲伤,它的主人说:“谢谢,再见,夏洛克。”

         素白的手持着黑色的木仓,漆黑的木仓膛被伸入口中,扳机扣动,子弹贯穿了上颚。“砰——”的一声,震得耳膜生疼,空中绽开了一朵血花。

          夏洛克失去了以往的冷静自持,有些发昏,太阳穴突突地鼓痛,刻薄的嘴唇吐不出刺人的话,反而苍白微颤。

           这一切仿佛是个笑话,那双固执地看着他的黑眼睛自始至终都单纯的可怕,似乎是一种嘲弄,他想,他清楚地在对方眼中看见自己惊慌失措的可笑模样,又似乎是一个微笑,轻蔑又带着孩子气的骄傲,又或者是其他的什么。

          这个男人总是有这样的魔力。夏洛克从没真正看懂过这个男人,但是对方总能拆穿他的心思,虽然他并不承认,但是这对一个控制欲很强的人来说糟透了。

          他知道这个男人是个短信狂魔——和他一样;他知道对方钟情着炸弹——粗俗的玩意儿;他知道对方是个完美主义者,明明是个犯罪头子却有极高的修养和该死的浪漫主义——去他的戏剧性;他知道对方爱死了westwood的昂贵西装;他知道对方有很大的恶趣味——那些乱七八糟的手机铃声,世上就没对方不敢用的铃声。这只是他知道的,也是莫里亚蒂允许他知道的。

            那个男人——吉姆•莫里亚蒂,是个天生的演员,或者才华横溢的骗子,整个世界都欠他几座奥杰卡还是什么的小金人。

             看看吧,对方曾出现的几次,是温柔细腻照顾人的IT部新人却是基佬的小吉姆,是热爱喜剧表演出色的小演员,是可敬可亲的大学数学教授,还是冷漠手段阴狠掌控着整个英国地下犯罪世界的高智商咨询罪犯?

              智慧超群的莫里亚蒂,有备无患的莫里亚蒂,掌控一切的莫里亚蒂,深深吸引他的莫里亚蒂,就这样轻易的用一把小手枪自杀了?

              如果有一天,有人告诉夏洛克,“Hey,莫里亚蒂死了,死了自杀!”他一定会有礼貌的让那人滚出去。姑且不论夏洛克相不相信,单单是那群处心积虑要干掉莫里亚蒂的金鱼都超凡的提出怀疑。

             可是,事实就这么摆在眼前,当夏洛克萌生逃避时,那具仍有余温的躯壳就一次次强硬地拽回他的目光,在地上蔓延开的血色刺痛了他的眼睛。他的心猛地皱缩成一团,带着难以言喻的钝痛,这在他纯粹理性的生活中是不正常的,但也并非不可解释,他卓越的大脑给出了内分泌失调的答案。也许他注意到了自己更愿意用“躯壳”而并非“尸体”一词来形容他的宿敌,可他无法解释是为什么。

             那双眼睛还在看着他,似在讥笑这愚昧的世界,是的,这个世界无聊透顶了。夏洛克轻轻闭上了眼,转身走到天台边上。

            风,很大,很冷。风呼啸地吹过耳旁,卷发被吹起,风衣在空中划出优美的弧线,楼下就是拥堵的车流,这就是人间啊,繁芜嘈杂,肮脏龌龊。

           他听见,恶魔在笑。

            “来吧,honey,和我一起堕落,于地狱的烈焰中起舞。”

            “好啊。”

  

                            ——  the end

   

            关于莫娘,我想我们都有一种信仰,包括夏洛克。这就像是一种魔力,我们深深相信着,莫娘无所不能,他天生就应该站在聚光灯下,整个世界就是他的舞台,他天生就该坐在王座上,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微笑,他天生就是个犯罪者,躺在地上拜服的永远是那些不自量力的失败者。

             他用他的魅力征服了我们,真如他说的成为一位性感先生,让所有人为了得到他的注意而叫价。

            可是当这种信仰破灭时,这种心情真的很复杂,我第一个反应是不可能,随即就是失落感。

            我感到很遗憾,因为这个版本的莫里亚蒂是我最喜欢的。这也是一种讥讽吧,就像莫娘说的,“所有童话故事都有一个经典反派”,而反派总会被正义一方击败,虽然很可惜以后不能在剧中看见他了(回忆杀不算),但是我仍然爱这部剧和剧中的大家。

           

           

            

      

十一次方

【莫福莫】谈话

△其它不自觉恋爱脑有 :P

▲是想写给 @陈奂 的信写了第一分段之后忽然扩写。(何)

——·——·——分隔线——·——·——

        “莫里亚蒂!”侦探在221B的客厅里走动,挥着胳膊,好像喊的是“哈利路亚”。

        “你是死了吗?你给我找的小乐子呢?”

        “亲爱的,我是死了。”一个诙...

△其它不自觉恋爱脑有 :P

▲是想写给 @陈奂 的信写了第一分段之后忽然扩写。(何)

——·——·——分隔线——·——·——

        “莫里亚蒂!”侦探在221B的客厅里走动,挥着胳膊,好像喊的是“哈利路亚”。

        “你是死了吗?你给我找的小乐子呢?”

        “亲爱的,我是死了。”一个诙谐嘲弄的声音响起。而侦探一拳砸向墙壁。

        “呸。”福尔摩斯粗鲁地,“我才不承认呢。”

_

        “亲爱的,你这样有什么意思?你支开华生,一周见我三次。”

        声音绕在四周,仿佛是为了加强怜惜的语气。福尔摩斯盯着窗,窗帘拉开了一层,纱层里透过光照在地板上,灰尘里的一堆杂物上放着一盆绿植,叶片小小的——

        “麦克罗夫特可没告诉我夏洛克福尔摩斯这么爱喝牛奶。”

        侦探紧皱着眉在小沙发上坐下。“他什么都告诉你了。”

        “例如你洗澡专用的橡皮小黄鸭?”

        “它丢了。”“我帮你去找了。”

        “它在哪?”“没找到。”

        “开这种玩笑很没意思。”“可为什么挑剔的福尔摩斯还在坚持乏味的对话呢?”

        “华生快回来了。”“他会生气。”

        “为什么?”

        “亲爱的,并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就不会生气的。你戏弄他了。”

        “然后?”

        “他会原谅你,因为他爱你。亲爱的,你见我的时间越来越长了。”

        门铃响了。

_

        “你想说什么?”

        侦探有些疲倦地把自己扔到沙发上。

        “什么?”故作惊讶的。“上一回。”

        “陈述事实。”“然后?”

        “然后?”声音笑起来,“Sweet boy,不是什么事都有然后的。”

        “所以呢?”“你该注意身体,亲爱的,注射过度对你没有好处。”

        “好处?”福尔摩斯摇了摇头。“不是什么事都是为了好处的:这是我自己的事。”

        “人是社会性动物。”“夏洛克是反人类动物。”

        声音被呛了一下,而后无可抑制地闷笑起来。“Well,我还是要告诉这只反人类动物:有别的社会性动物会心疼。”

        “同情心泛滥。麦克罗夫特?”

        “我。”

        侦探没控制住低头闷闷地笑起来,吸了一下鼻子去看茶几上的茶:早就冷掉了。茶水反着月亮的白光。“今晚月亮很亮。”

        “喔。”声音夸张地退缩了一下,多么小心似的。“这可没有日文的意思吧?”

        “那是什么?”“亲爱的,我可不知道你这算不算是明知故问。虽然据我所知你确实是个可怜的文学白痴,没准儿一些道听途说还没来得及被丢进碎纸机。”

        侦探没有回答,低着头像是睡着了。灰尘在月光下飞舞着。

        一声唿哨。“该睡觉了,福尔摩斯。”卷发的男孩儿(他多么像一个男孩儿)抬起头来,眨了眨眼,如同每个聪明的学生想要装傻:“你为什么不提约翰华生?”

        谁能容忍夏洛克福尔摩斯自私的思维跳跃性呢?

        “他发现不了。”声音懒懒的。“好了亲爱的,尽管我们都知道约翰华生一直在向你学习:他也是个好学生。但也有个可爱的该死的小词汇叫做‘天赋’。他顶多发现你在复吸,他知道你一天注射3次吗?他知道你已经把浓度从7%升到9%了吗?麦克罗夫特如果哪天又为了某个他懒得亲自解决的麻烦案子来拜托你,他说不定能发现些什么。但可怜的军医?噢。”

        卷毛笑得在月光下颤抖。“嘘,嘘,小声点儿,亲爱的,判断可不包括他发现你半夜发疯的情况。”

        “睡觉去,sweet boy.”声音说。

_

        “再这样下去你会死。”声音怜悯地。

        “人总会死。”“或快或慢。”

        “漫长——无趣。”“你想让麦克罗夫特白发人送黑发人?”“他哪来的头发?”

        笑声延续了一会儿才停下来。“诽谤罪,good boy.”

        侦探顿了一会儿。“你知道为什么。”他像在回答一个早先的问题,或回答一个并不存在的。

        “案子太简单无聊了?”“Yup.”

        “Miss me?”挑衅的。

        “Yup.”

        这一回的谈话格外的短。

_

        “莫里亚蒂!”

        “Here, here, sweet boy. 我不会和你聊太久。”

        “For what?”“你从透支生命里尝到甜头了。”

        “你是我父亲吗?”福尔摩斯抱怨着。

        “可惜麦克罗夫特不会同意。”声音玩味的。

        “反省你自己。”福尔摩斯忽然说。

        “是我的错吗?”好笑而讥讽的。“Well, 我不像约翰华生一样有包容心和好脾气。”

        “你是耍赖,而Daddy可不陪小孩儿玩。”“你现在。”

        “你非要叫我出来。”声音慵慵的。“可惜不是哪里都是唯心主义世界。你选择保护约翰华生。小家伙,人应该学会为自己的选择付出代价。”

        “华生是我最好的朋友。”“你这么评价的?”声音好笑道。

        “而我,”声音喃喃着。“我是你。”

        “你不会是我。”“你是我。你亲口告诉我的。”

        “那么你还活着。”

        “我还活着。”声音轻轻的念着,出声抱怨。“噢,真不体面。”

        “给我弄张软床?塔里很闷。”“Yup.”福尔摩斯轻易地应允了。

        一阵沉默之后声音忽然回过神来了似的明朗起来。“嗨,嗨,戒毒,亲爱的。我们有个错误。”

        “什么?”“既然我还活着,为什么我们要靠祭品交流?”

        福尔摩斯沉吟了一会儿。“You're right.”

        “你变成金鱼了吗福尔摩斯?”声音抱怨着。

        “我是你。”

        “我们变成金鱼了吗?”声音抱怨着。

        然后房间里闷了一会儿,最终响起笑声。

.

*〖塔里〗:指思维宫殿中

*〖祭品〗:指夏洛克吸毒致幻损害自身

奶油酪

【莫福】育(上)

预警:福尔摩斯单方面性转

          怀孕

          原作向(19世纪)

          莫里亚蒂尚未出场

1.女士

我的朋友夏洛克.福尔摩斯明显是位女士。虽然她有意隐藏了自己的女性特征,比如剪短长发、穿厚重的衣物遮挡曲线。但我还是知道了她是个女性的事实。(具体的过程不再赘述,那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

预警:福尔摩斯单方面性转

          怀孕

          原作向(19世纪)

          莫里亚蒂尚未出场




1.女士

我的朋友夏洛克.福尔摩斯明显是位女士。虽然她有意隐藏了自己的女性特征,比如剪短长发、穿厚重的衣物遮挡曲线。但我还是知道了她是个女性的事实。(具体的过程不再赘述,那是一件比较尴尬的事)

我并不惊讶她女扮男装。毕竟我的朋友挚爱侦探学,如果她要表明自己的女性身份那可就有太多麻烦了。真正令我惊讶的是,她打心底里认为自己是名男性。

我曾不止一次这样告诉她,“福尔摩斯,你确实是位女士,你的身体具有女性应具备的特征。”

而她也总是这样回答我,“你怎么可以光凭这些就判断我的性别?我的朋友,我确实是位男士。至于身体,那只是上帝铸就的小错误,完全不足挂齿。”

她的行为确实不似女子。她会为了得到证据一头扎进12月的河水,还会在一群警察面前跪下来察看地上的脚印,甚至是装成小老头混进夜店。就一个男人来讲,这叫勇敢、随性,对一个女人来说,这就有些野蛮了。周围的人们都被她骗住了,所有人都认为她是个性情古怪的男人,就连她自己也是这么想的。

我希望她能永远保存这个秘密,因为我不想看到她的才华被性别限制。人类需要聪明的大脑,无论男女。所以我经常帮助她扯一些谎来掩饰她的身份,她常说,“没了你可不行啊,华生。”这就是为什么大名鼎鼎的福尔摩斯“先生”常要我跟在身边的原因。

不过我结婚以后和妻子住在一起,她的很多事都我都没有参与,比如她和伦敦市最危险的罪犯莫里亚蒂的多次交锋,我甚至都不知情。

我对她的情况不甚了解,以至于当她告诉我下面这件大事的时候,我一点准备都没有 ,吓了一大跳。


2.私事

那天我在去病人家回来的途中,正好经过贝克街,我便想和这位侦探见一面。我不得不承认我热衷于参与进我朋友的生活,看着她用非凡的智慧解决各种神秘事件,简直妙趣无穷。

她的房间灯火通明,我没有看到她来回踱步的瘦长身影,这证明她现在并没有在工作。我按了门铃,被带进屋子。她躺在长椅上,胳膊挡在脸上,听见我来,才抬起胳膊睁眼看我。她并不热情,一贯冷漠,不过我感觉她看见了我还是高兴的。

“好久不见,亲爱的华生。我正想找你呢。”

“发生了什么大案子吗?”

“啊,事实上……”我的朋友从来不支吾,但现在她有些结巴地道,“那个……我怀孕了。”

我挂帽子的手一抖,“你说什么?”

“嗯……千真万确……”

“这可不能开玩笑啊,福尔摩斯。”

“我是会在这件事上开玩笑的人吗?”

我明白,她是个逻辑清晰的推理家,从来不说胡话。她说出一句话,多半是真的。

“怎么会这样,太糟了!”

“哦,更糟的是,我不知道这是谁的。”

“上帝!”

“是这样,肚子里多了一团肉对我非常不便。我前天做实验,C2H2O的气味刺激了不止一倍,河水更加冰冷,下次我再跳进去可要斟酌一番……”

“这都不是重点吧,福尔摩斯。”我注意到我的朋友只在意了她的事业,丝毫没有考虑孩子的处理问题,“要不要留下它都是个问题。小婴儿可不是宠物狗 ,必须要慎重考虑!”

福尔摩斯讶异不已,好像我说了什么蠢话,“当然要留,华生。堕胎可是另一种形势的杀人,我可从来不犯罪。”

“你确定吗?如果你要生下它,那就至少要八个月不接受任何案件,更不能剧烈运动,饮食方面也要注意。生下来要去登记,父亲那一栏里你该好好想想怎么填?你要照顾一个小婴儿,你可是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你得让它吃饭,让它睡觉,大小便都要管,送它上学,干这干那,总之都是麻烦。”

“哎呀!”她抱怨一声,“这我知道,你看。”她指了指书桌上放的一张纸。

我拿起来,纸上写着一大堆潦草的算式,一个60画在空白处,且用红笔圈了起来。

“这是什么?”

“如果我要养好一个孩子,每个月至少要60英镑。虽然不是小数目,但我努努力还是能拿出来的。”

我有些感动,没想到她会为了一个不负责任的混蛋干到这种地步。接着她缓缓补充道,“幸好我认识一些好心的没有孩子的夫妻,送去给他们正好合适。”

我愣了一下,话不过脑子,“你要……抛弃它?”

“抛弃?不 别那么难听。你看,华生。我可不是什么称职的好父母却有了孩子,而世界上却有人是好父母却没有孩子。我们互补,交换一下,岂不两全?”她得意地讲,“没什么好担心的,我要解决一个问题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要怎么熬过这几个月。”

“我是这么想的,趁这几个月不会显出来,我多接几个案子,赚足钱。当然,要是有必要,我可以借你们。等肚子掩盖不住了,我就窝在家里,搞搞化学研究,做做学术报告。”她激动地说着,好像把生孩子当成了一桩案子在处理。冷静、客观、自持、就连喜悦都是理性思考后的洋洋得意,完全把自己置身事外。

“福尔摩斯,一定要这么做吗?”我担心地问道。

“当然,华生。”她笑道。


3.吗啡

从那天起,我拜访福尔摩斯的次数多了不止一倍。只要得了闲,我就往贝克街B221号跑。我实在担心我朋友在处理案子时候的安危,她现在可是个孕妇啊!后来我察觉到,危险不都是外界的,对福尔摩斯来说,她自己都是个危险。

“你干了什么!”我站门口,望见屋子里的场景,吓得直叫。

夏洛克坐在椅子上,神情严肃地摆弄手里的一张纸。吓到我的是地上整齐摆放的一排小瓶子,上面清清楚楚写着“吗啡”,里面已经变得空荡荡的了。

“福尔摩斯!你吸了毒!”

福尔摩斯不耐烦地对我摆手,“你吵什么?我没功夫理你。”随即她反应过来,“啊!华生,请原谅我刚才的无礼。”

“福尔摩斯,你吸毒。”我又重复道。

“吗啡有助于我思考,我对它成瘾。你不是早就发现我这个毛病了吗?”

“可你现在可是怀着孕啊!”

“有什么关系?怀孕和我要思考有什么关系?”

“孕妇是不可以吸毒的,这关乎胎儿的健康问题。”

“哦?”她满不在乎地应一声,“这不重要。我能留下这个胎儿已经够好了,它在我身体里怎么样可就是天意了。我不能为这个耽误了我的工作。”

她犟起来我从来都说不过,更何况我被她这种毫不负责的态度激怒了,更是一句话也不想说,直接摔门而去。但我第二天还是去看她了,我终究害怕她出事。

进了屋,我又被吓到了。打她怀孕以后,我几乎天天都活在惊吓中。

她跪在地上,手捂着肚子,脸上惨白,浑身发抖。

“福尔摩斯,你没事吧!”我赶忙冲过去,搀住她。

“我看着像安然无恙吗?”

“我早告诉你,孕妇怎么能吸毒?”

“不是‘妇’,是怀着孕。”她严肃地纠正道,真难得她还有心思较这个真。“我早该想到,有个小东西就是麻烦,怎么样都碍事。昨天药效刚过我就想吐,蹲在厕所根本出不来。不过好在这次的案子想出来了,虽然不是很高明的手段,但还是有几个有趣的地方的,他……”她突然不说话了,估计是肚子疼得更厉害了。她身子发软,我几乎架不住她。

她本就白的脸更失血色,紧咬下唇说不出话。我心疼,几乎不忍责备。我的朋友受苦了。我看着她单薄的身子,完全想象不出有一个生命正在悄悄孕育。

“福尔摩斯,不要吸毒了。”

“……嗯……”她哼哼唧唧地回应道,也不知道到底记住没有。


4.通知

两个月后我再去看她,她已经停止了积极地办案,整日待在屋子里休憩了。我见到她的时候,她正缩在扶手椅里,穿着睡衣,处于半睡半醒的状态。烧瓶和试剂凌乱地摆放着,空气中充斥着刺鼻的盐酸味。

“嗨,亲爱的华生,好久不见 。”经过了两个月,她的头发留长了不少,已经盖住了脖子 。她肚子也鼓了起来,像一个不怎么成熟的果子。

我有些不适应。事实上,直到看见她日益胀大的肚子,我才真真切切觉得她怀孕了。这非常奇妙,不输于她办的所有诡秘离奇的案件。生命的延续是如此有意义,对于我这一个医生来说,它简直迷人。

我有些讶异地意识道,我的朋友确实是要做母亲了。

“怎么样?”我问。

“是硫酸氢钡 。”

“不是说这个,你的身体怎么样?”

“哦,那没什么,一切正常。”

“你没有再吸毒吧?”

“没有。”

“也没有吸烟吧?”

“……”她沉默了片刻,才回答道,“一盎司。”

“天呐!福尔摩斯,你不会还熬夜吧?”

“那个……也确实有。”

“福尔摩斯,你父母该有多操心!”

“啊!”她像是突然被点醒一般,惊叫一声“我忘了!”

“啊?忘了什么?”

“我忘记告诉父母和兄长了。

我了解她。她从来只忘记自己认为没什么用的事,像是星星的运转,大地的演变。我确信哪怕她变成了小老太太也不会有任何记忆衰退。她会忘记一件事只代表她对这件事毫不在意。

“你是觉得告诉他们无用吧。”

“是的,告诉他们又如何,我又不能让我父母来替我养孩子。但作为一个孩子、兄弟,我应该让他们知道这件事。”她宣布道,“好了,现在这个先放一放。朋友,你快去坐到那把你喜欢的安乐椅上,我们得好好聚一聚。”

我听她弹了几首门德尔松的短歌,我们交谈了诺尔曼.聂鲁达的演奏。她到最后靠着椅子上欢快地轻唱,像一只云雀似的。

两天后,接到福尔摩斯信件的麦考夫就奔到了我的住处。


5.兄长

早上的天气很好,是个伦敦市难得的艳阳天。我和妻子共进早餐,女仆走进来告诉我,“门口有位叫麦考夫.福尔摩斯的先生想要见您。”我有些讶异,还是让女仆把他快快请进来。

麦考夫穿着风衣,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背着一个包。他比我的朋友要通人情的多,见了我,便亲切地微笑,“您好,华生先生。不好意思在如此美好的天气里打扰,但我有要事,可否麻烦一番?”我点头答应,把他带进会客厅,让妻子和仆人们都回避。

他坐在沙发上,风衣搭在腿上,背包放在旁边。

“有什么事请讲,先生。”

“在夏洛克出生以前,我就想有个妹妹。我觉得妹妹可爱、乖巧、懂事、听话。可惜夏洛克和哪条都不沾边。”他有着成熟男人特有的说话方式,喜欢拐弯抹角,擅长循序渐进,说事一定会留给你足够的准备时间。

我笑了起来,“她确实是位有些奇怪,但也很有趣的女士。”

“哦?这么说,您知道她是个女孩?”麦考夫的眼神像鹰一样锐利,让我想到夏洛克.福尔摩斯。

“呃……无意中……我毕竟和她做过室友。”

“她从小就野,一直坚定地认为自己是个男孩。她干过不少惊天动地的大事,比如女扮男装去读大学、化身夏洛克先生做一名侦探顾问。我不太管她的事,但不代表我不关心她。”麦考夫侃侃而谈,“她是我妹妹,兄弟姐妹这件事非常奇妙。我和她血脉相连,我不可能不爱她 。”

“我还是宠她的。她被人欺负了我生气,她受委屈了我心疼。伦敦市那么乱,我总归是担心她,我总是要帮一帮她。”

“所以,华生先生……”他打开背包,从里面掏出一把左轮手枪,“您知道我在收到她的信件说她被一个不知名的混蛋搞大了肚子的时候,我有多愤怒吗?”

我惊得猛然站起,“先生!别乱来,你……”

哪知他并没有把枪对准我,而是直指自己,“如果我在您的办公室里中了一弹,那您该怎么和警察解释呢?别忘了我在为白宫作事,我有些门道 。”

“你!”

“您只需要如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就好了,夏洛克.福尔摩斯肚子里的小东西和您有关系吗?”

“当然没有!你这是污蔑!我怎么会对我的朋友干这种禽兽事?”我怒吼道。

麦考夫收起枪,“好的,我知道了。”

“哎?”他的态度转变如此快,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您的眼睛没有撒谎,真不好意思,华生先生。”他站起来,披上风衣,背上包,“我知道了。好,很好,夏洛克,你干了一件多么好的事啊!”

说罢,他夺门而出。

“亲爱的!发生了什么?”我的妻子在门外高喊。

来不及说了!玛丽,我需要一辆马车。”我自然清楚他会去往哪里,必定是贝克街B221号B座。

我奔赴到福尔摩斯的住所,比麦考夫慢了一步。我一进门就看见夏洛克安安稳稳的坐在靠窗的椅子上,但麦考夫径直走过她,冲进了里屋。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那是假人吗?”他从里屋里把我的朋友揪出来,像拎一只小鸟。

“不要动武!求求你不要动武,看在一屋子家具的份上。”

麦考夫放开她,咬牙切齿,“我刚得知这个消息是想打你的,但现在我没这个想法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夏洛克。”

福尔摩斯看见我,皱着眉头,“华生先出去。”

“老实说,是他吧?”

“别胡说,麦考夫!”

“你肚子里的那个小东西,是莫里亚蒂的吧。”

夏洛克咬牙不说话,我怔在原地。怀疑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江晨子墨

重发

【福莫福】莫里亚蒂你跟夏洛克是有几腿?

我就懒得分析莫里亚蒂到底是个啥情况了,我不记得原著莫里亚蒂有个妹妹,他一把捏死蝴蝶也在我预料之内

我就来槽一槽最新一集这个福莫有好几腿的关系

首先之前有提过,好像就上一集?在华生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人能进福尔摩斯的房间,除了莫里亚蒂

然后今天这集一开始,福尔摩斯房间的门锁了,莫里亚蒂直接拿钥匙开门了


?????

我就不问为什么你会有钥匙了,我就确认一下,福尔摩斯房间的钥匙你随身带着?

至于这句分床睡,听起来就很嘲讽,好像当初你跟他不是分床睡而是更加亲密的关系一样


像情侣一样的牙刷,一起洗的内衣同理,总有一种在把现在同居的福华...

重发

【福莫福】莫里亚蒂你跟夏洛克是有几腿?

我就懒得分析莫里亚蒂到底是个啥情况了,我不记得原著莫里亚蒂有个妹妹,他一把捏死蝴蝶也在我预料之内

我就来槽一槽最新一集这个福莫有好几腿的关系

首先之前有提过,好像就上一集?在华生之前,从来没有任何人能进福尔摩斯的房间,除了莫里亚蒂

然后今天这集一开始,福尔摩斯房间的门锁了,莫里亚蒂直接拿钥匙开门了



?????

我就不问为什么你会有钥匙了,我就确认一下,福尔摩斯房间的钥匙你随身带着?

至于这句分床睡,听起来就很嘲讽,好像当初你跟他不是分床睡而是更加亲密的关系一样


像情侣一样的牙刷,一起洗的内衣同理,总有一种在把现在同居的福华和当初同居的福莫or莫福相互比较的感觉

至于这句想讨夏洛克欢心,表现出你对夏洛克的喜好很了解的样子


问题来了,华生了解很正常,因为他正同居,要给夏洛克做饭,但是莫里亚蒂你呢?

夏洛克除了破案几乎不出门,也不是主动跟人说起喜好的那种人,你对他的喜好了如指掌,肯定不止是偶尔串门的关系吧

考虑到华生差不多给夏洛克打杂了一年?(忘了上集还是上上集说他自从离开西区过去了半年还是一年)都不是很了解夏洛克的喜好,因为这种准备被夏洛克否定了

莫里亚蒂你至少跟他亲密相处超过一年吧?当然还有一种解释,他推理的

然而推理也要基于一定的事实基础



还有这个,成功劝服夏洛克去泡澡,说明我之前说莫里亚蒂对于福尔摩斯的喜好了如指掌并没有夸张


看到夏洛克找东西,都没怎么思考就知道他在找剃须刀,连华生这个木脑袋都终于发觉不对劲了:你俩什么关系?

所以,我就不问你和夏洛克有没有一腿了

我问你,你跟夏洛克是有几腿?


江晨子墨

这个讲冷笑话的水平

莫里亚蒂你还真是捧场呢


这个讲冷笑话的水平

莫里亚蒂你还真是捧场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