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莱茵生命一家三口

16浏览    2参与
苹果派派派!

【塞赫】谎言

-我们所在的,是层层谎言编织起的现实。

1-

赫默让伊芙利特坐在腿上,拿着小木梳,梳理伊芙利特乱蓬蓬的长发,轻声叙述着她学生时期在伦蒂尼姆和塞雷娅的相遇、相识到相爱,神情中带着无限的温柔。

伊芙利特听过很多遍了,那个故事她熟悉到可以背下来。

但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老老实实坐在赫默的大腿上,注视着她的侧脸。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赫默的眼中会闪现熠熠光辉,虽然是转瞬即逝的。

更多时候,赫默会突然停下,长叹一口气。

“怎么又说起这些...明明说好了不提的。抱歉,伊芙利特。”

伊芙利特不语,伸手摸了摸黎博利左手的羽毛。

“谢谢...伊芙利特,你长大了。”

赫默牵起她的手贴在脸上。...

-我们所在的,是层层谎言编织起的现实。

1-

赫默让伊芙利特坐在腿上,拿着小木梳,梳理伊芙利特乱蓬蓬的长发,轻声叙述着她学生时期在伦蒂尼姆和塞雷娅的相遇、相识到相爱,神情中带着无限的温柔。

伊芙利特听过很多遍了,那个故事她熟悉到可以背下来。

但她还是认认真真地听着,老老实实坐在赫默的大腿上,注视着她的侧脸。

因为只有这个时候,赫默的眼中会闪现熠熠光辉,虽然是转瞬即逝的。

更多时候,赫默会突然停下,长叹一口气。

“怎么又说起这些...明明说好了不提的。抱歉,伊芙利特。”

伊芙利特不语,伸手摸了摸黎博利左手的羽毛。

“谢谢...伊芙利特,你长大了。”

赫默牵起她的手贴在脸上。

伊芙利特觉得相比她需要赫默,赫默可能更需要她。

那就好好陪在她身边吧。

只是伊芙利特有些疑惑。

她不明白赫默有时候为什么要说那种一戳就穿的谎言。

“不要去见塞雷娅了,该放下了。”

这句话更像是赫默对自己说的。

明明说着这句话的黎博利带着一副要哭出来的表情啊。

2-

赫默握紧了伊芙利特的手,暖暖的温度传入她的手心。

“抱歉,伊芙利特,又吵你了。不要去见塞雷娅了好吗...我们,已经不需要她了。”

我只要伊芙利特就好了,有这孩子在身边就好了。

赫默的右手在伊芙利特看不见的地方紧攥成拳。自己还在奢求些什么?

平静的生活,已经是上天赐给她们最大的幸福了。

她想起初见伊芙利特的时候。

寒冷的冬天,蜷缩在杂货堆里的萨卡兹小女孩身着破破烂烂看不出颜色的单薄衬衫,攥着匕首,脸上带着威胁性的恐怖笑容,与赫默对峙着。

匕首的裂纹上逐渐浮现出铸铁一样的红色。

“源石技艺?!”赫默一惊。“住手,你会伤着自己的!”

果然,没过两妙,小女孩发出“嘶”的一声,急促地松开手,匕首“啪嗒”掉在地上。

在小女孩弯腰的拾起武器的时候,赫默本可以用手中的麻醉枪放倒她。

可赫默却以被划伤右手为代价冲过去抱住了她。

萨卡兹小女孩愣住了,随即激烈地挣扎起来,在赫默的怀中拳打脚踢。

赫默轻拍着她瘦骨嶙峋的后背,轻声安慰。

“没事了,没事了,没有人会抛弃你了。”

她右手的血迹蹭在小女孩的衬衫上,为色彩杂乱的衣服添了一道鲜艳的红色。

“没有人会抛弃你了。”

这本是她许下的诺言,却再一次被现实撕碎。

爆炸的气浪让她的耳膜生疼。

大脑“嗡”的一声。

“伊芙利特呢?伊芙利特还没有逃出来!”

赫默第一次慌乱得手足无措。

冲进火场里是不可能的,她用残存的理智阻止了自己赔上性命。

塞雷娅看着她,举起脚边的水桶从自己头顶浇了下去。

“塞雷娅!你干什么——”赫默试图拽住她的衣角,被塞雷娅带得一个趔蹵,松开了手,眼睁睁看着那个钻石般坚硬的女人冲进一片火光中。

她缓缓跪在地上。

“我不能再失去你了啊...”

这之后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赫默透过被眼泪模糊的视线从火光中辨认出那两个叠在一起的影子。

她撑起身子,踉踉跄跄地飞奔过去。

塞雷娅略为粗暴地把昏过去的伊芙利特丢到赫默怀里。

“带着她走吧,不要回来了。”

赫默僵住了,离火焰这么近,她居然只感受到寒冷,彻骨的冰冷几乎冻结住她的血液。

这孩子又被抛弃了吗...作为一个失败的试验品。只是她没有想到说这句话的是塞雷娅。

她抱着伊芙利特缓缓前行,头也不回。

3-

“狙击手准备,东南方向...”通讯器里传来嘶哑的声音。

“塞雷娅主任,您这是干什么?”狙击手看着被塞雷娅按住的手

“一个失败的实验品是不可能离开莱茵生命的。”

塞雷娅死死地按住狙击手的手。

“她只是个孩子。”

狙击手冷笑。

“在她成为实验品的时候,就不仅仅是一个普通孩子了,您也知道吧。”狙击手打开她的手。“放她出去只是置更多人于危险之中。”

“通讯器给我。”塞雷娅抢过狙击手耳边的通讯器。

“我会承担一切责任。”

“怎么承担?您认为您承担得起?”通讯器那头传来戏谑的笑声。

“那个研究,我不会再碰,归你了。”塞雷娅控制了手上的力道,可通讯器仍被捏出细细的裂纹。“派我去她们身边,随时监视,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会引咎辞职。”

“...成交,”通讯器里传来低低的笑声“真没想到您会做到那一步。不过我还得添一句,如果和她们有过多接触...”

“视为叛变,击毙对吧?”

“聪明。”

逃吧,逃得远远的,永远不要回来。塞雷娅在寒风中注视着赫默的背影。

4-

“塞雷娅....”赫默拦在她面前“我们得好好谈谈。”

塞雷娅看着眼前的黎博利,用目光勾勒着她耳羽的轮廓。她想像着自己轻抚着赫默的脸颊,一遍又一遍,温柔又深情。

“不要无视我,回答。”赫默拼了命装出恶狠狠的样子瞪着她,如果不这样绷紧面部,她也不知道下一秒自己会不会突然哭出来。

“对不起,奥利维亚。”

塞雷娅转身离开。

甲板上的诉说者

【莱茵生命一家三口】想见赫默

这里是老福特无账号嗑cp白嫖两年的(伪)萌新今天终于注册账号

于是就来交党费了

梗来自《魔女的仆人与魔王的角》第60话,顺便吃我安利这个超好看不好看你来找我我愿意用我好友位来补偿你(没有谁想要)

谁不想看熊孩子伊芙利特因为想麻麻而哭唧唧然后被大哥哥大姐姐豹豹呢(混乱发言)

完全写着自己开心,文中非酋博士就是本人真实写照

莱茵生命一家三口天下无敌,所有美好属于她们,所有occ属于本刀客他

希望你能喜欢
  ——————————————————————————————
“赫默医生,是个怎么样的人?”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伊芙利特一愣
  现在正是罗德岛的休息时间,...

这里是老福特无账号嗑cp白嫖两年的(伪)萌新今天终于注册账号

于是就来交党费了

梗来自《魔女的仆人与魔王的角》第60话,顺便吃我安利这个超好看不好看你来找我我愿意用我好友位来补偿你(没有谁想要)

谁不想看熊孩子伊芙利特因为想麻麻而哭唧唧然后被大哥哥大姐姐豹豹呢(混乱发言)

完全写着自己开心,文中非酋博士就是本人真实写照

莱茵生命一家三口天下无敌,所有美好属于她们,所有occ属于本刀客他

希望你能喜欢
  ——————————————————————————————
“赫默医生,是个怎么样的人?”
  突如其来的问题让伊芙利特一愣
  现在正是罗德岛的休息时间,没有战斗,没有天灾警告,没有演练卷迫害某位敌方干部,是正儿八经的休息时间
  干员们有精力的出门玩耍,没精力的宿舍补觉,精力一般不想出门又闲的发慌的,都集中在上层的休闲区三三两两的聊天游戏
  有用其他小队游戏桌玩着纸牌游戏的男性干员组,有安静品茶聊一些女孩子话题的女性干员组,有品尝着刚出炉甜点的孩子组,也有混杂各色各样干员的什么都聊聊组
  话题的开始就发生在成员成分不是很清楚,带无理智博士一起玩的随便聊聊组
  “伊芙利特你啊,总在说赫默医生什么时候会来罗德岛,赫默医生什么时候会来罗德岛的,我听的耳朵都快长茧了
  所以我很好奇,能被你这么念叨的人是怎样的一个人”
  忙里偷闲喝着调香师为自己调制的香茶的梓兰小姐发问道
  “我所知道的赫默医生,就是曾经隶属于莱茵生命,研发出了能进行远程医疗的无人机,是个很优秀的医生,仅此而已
  这些信息还是那个脸黑得不行,一心只想要赫默医生来罗德岛的博士告诉我的——明明是个非酋却对高星干员的资料知道得一清二楚啊”
  被点名的博士在沙发角落瑟瑟发抖,差点就要哭出来了
  “我得知的信息都太过官方且无趣,所以我想问问伊芙利特你——赫默医生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
  嘛,也算是对同族的一点好奇心作祟吧”
  “原来如此,没想到平常不说话的前OL干练女性梓兰小姐也有八卦的一面啊”
  说话不过脑子的空爆被长柄伞插晕在沙发的角落
  “那…那梓兰姐姐为什么不问问塞雷娅女士?”
  泡普卡捧着茶杯小声问道
  “塞雷娅女士比伊芙利特酱更早到达罗德岛,赫默医生又是她的…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太难了泡普卡记得不太清楚……”
  “系统提示,前妻”
  “啊对,就是前妻”
  传言始作俑者的白面鸮置身事外的继续喝茶,耳朵一竖就从稍微从远一些的沙发组挪移到了这一边的沙发组
  “想要知道赫默医生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不去问塞雷娅女士呢?实在不行问问白面鸮姐姐也可以啊”
  “啊啊啊,那个人不行”
  摆弄着波咪的梅尔从沙发后探出一颗头,还拿着扳手的手不停的摆动
  “主任可不是那种会和别人唠家常的人啊,而且那两人又有点……我敢说,如果你去问她关于赫默的事一定会被她以‘还有精力在考虑这些事,罗德岛果然还是对干员不够严格’然后把你拖到练习室练上那么一两个小时的,信我”
  重装组的新人都立马点头同意,表情凝重,成了最有利的人证
  “然后白面鸮就更不要想了”
  脱下沾满机油的手套,梅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我都不用猜,她肯定会像个电脑一样说什么权限不足无法回答你的问题大喊错误发生,然后直挺挺的走开,说不定还会一百八十度回头和你说‘我说的可不是工口哦’之类的冷笑话”
  医疗组的新人小医生点头同意,只有某位血族因为梅尔那模仿到位的电子音笑的满地打滚
  “啊所以才要来问伊芙利特酱的啊”
  小声说着原来如此的泡普卡低下头去喝了一口茶,也兴致勃勃的看着莱茵生命的小火龙
  “泡普卡也想知道!赫默医生是个怎样的人啊伊芙利特酱!”
  可惜,可爱女孩子的星星眼伊芙利特是能拒绝的
  “哈?本大爷凭啥……”
  “伊芙利特,我也想知道赫默医生的事”
  卷卷的长发和黑色的自走毛球出现在沙发旁,火山学者露出了温和的笑容
  可惜,小绵羊的甜美笑容伊芙利特无法拒绝
  “我,我知道啦,那本大爷就和你们说说赫默的事情……”
  右手在嘴前握拳,伊芙利特正要学着大人的模样轻咳一声当成开场白
  “什么什么?你们这边好热闹啊,也让我参一脚吧”
  “我也我也,啊噗路派给你们闻一闻让我也听一听吧,不给吃,博士你给我让个位置”
  “盟友你在这里啊,这份合约…你在忙?没办法啊,我就在这里等你忙完吧”
  “呜啊~你们把我吵醒了…没办法了…诶?因陀罗我的糖呢?在你那里吗?”
  几乎整个休息室的干员都集中在了伊芙利特的周围,这让伊芙利特的轻咳变成了受惊的重咳
  “喂!怎么人越来越多了!?”
  但是在大家的催促下,伊芙利特还是开始讲起了赫默的事情
  “嗯…赫默,和你们这些白大褂不一样,特别是那个头发绿绿的家伙和那个做药苦得要死的家伙!”
  小火龙指向了干员中的鳄鱼和小狐狸,前者不愉快的发出了单音节,后者慌张的四处张望才发现自己成为了话题焦点
  “赫默很温柔的,不会像你一样拿法杖敲我,还美名其曰治疗!赫默做出来的药都很甜,才不会像你做的药一样苦得要死!”
  话题中心的鳄鱼黑着脸把法杖提在手里,被医疗部的新人拉住劝着不生气;小狐狸则慌慌张张的自言自语解释药品的苦涩是因为材料野生自然,不加添加剂天然无公害balabalabala
  “然后赫默的羽毛蓬蓬软软的,颜色好看还滑顺,软绵绵还暖烘烘,和你们这些家伙不一样,赫默的羽毛是最棒的!”
  自豪展示颈子前赫默赠予的羽毛饰品,伊芙利特不知道自己的话似乎得罪了一部分干员,某萨卡兹站起来想争辩却被某黎博利一巴掌打了回去,某黑色菲林猛一皱眉却被某黎波利招呼着又给对方有倒了一杯茶
浑然不知的小火龙还是滔滔不绝的往下说了下去
  “赫默很喜欢图书和研究,有时候答应我工作完要陪我玩,一下子在办公桌前坐了一整天,这里有很大的图书馆赫默一定会很喜欢的
  赫默还很爱睡觉,有时候给我讲故事比我睡着的还快,有时候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坐着都能睡着
  赫默还送给我一条围巾,虽然我不怕冷,但是那是我第一次控制住力量不让火焰烧坏赫默送我的礼物,她还夸我了呢
  还有还有!赫默她……”
  却被猛然打断
  “诶?”
  “等、等等!”
  “伊芙利特!”
  “干嘛!突然叫本大爷名字?!”
  滔滔不绝被突然打断,伊芙利特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大家为什么一脸惊慌
  然后她感觉到了脸上有什么东西,弄得自己痒痒的
  小小的萨卡兹用手抹了一把,却感到了潮湿
  那是自己的眼泪,还在继续从眼眶中溢出
  随后,伊芙利特感觉到胸中巨大的痛闷,就像是被一双手紧紧捏住了心脏让自己呼吸不上来
  她突然觉得好寂寞
  人群开始嘈杂起来
  “伊芙利特、伊芙利特你别哭了!”
  “抱歉!都是我们不好!”
  “别哭了别哭了!打起精神来!”
  罗德岛的女孩子们一拥而上,有人轻拍背安慰,有人手舞足蹈的想她逗开心,有人给递手帕
  还有些干员
  “博士!现在就去招募吧!现在不招募更待何时!”
  “没错博士!你之前不是碎碎念说还没到抽卡的时机吗?现在就是那个时机啊!”
  “博士快拿出你的合成玉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怂恿着非酋博士抽卡
  被眼泪吓一跳的博士立马从第四层的口袋掏出了私藏的合成玉,叫梓兰帮自己都拿去取简历回来,能取多少取多少的那种,不够就那自己准备用来吃的源石去换合成玉,咱们抽卡,赫默不来咱们不停……
  然后就被罗德岛的小兔子拉住递出合成玉的手大喊博士你明明还有一点理智冷静点
  在这一场混乱中,有人大声提议
  “大家!都给伊芙利特酱一个抱抱安慰她吧汪!”
  事件中心者瞪圆了眼睛
  “哈?!为什么本大爷要被你们……”
  伊芙利特没抗议完就先落入了一个小小的,温暖的怀抱
  火山的小绵羊把伊芙利特抱在怀里,轻声安慰
  “没事的伊芙利特,赫默医生一定会来罗德岛的,一定”
  像她所热爱的火山一样的温暖,像她所饲养的黑羊一样的柔软,小小的火龙流着泪在绵羊小小的怀中毫不挣扎
  有了提议者,有了先行者,大家伙自然的开始排起队来,伊芙利特就这样在眼泪停不下来的状态下被每个人轮流抱了一下
  雪境的军阀拥抱了她,告诉她孩子有权利可以哭着说自己想某人,就像自己的妹妹小时候一样
  黑帮的狮子拥抱了她,告诉她终于见到了她孩子的一面,哭吧哭吧,丢面子总比死撑着好
  东国的鬼拥抱了她,告诉她小孩子就是要趁着没长大好好哭一趟,不要像她的搭档一样小时候倔强的不哭,现在已经忘了如何哭泣
  汐斯塔的鸟儿拥抱了她,告诉她不要紧自己以前也因思念经常在那姐姐一样的人怀中哭泣,放心不丢人
  黑钢的龙拥抱了她,告诉她哭总比像某只狐狸一样遇到伤心事还没心没肺笑着自我调侃的好
  卡西米尔的前守林人拥抱了她,告诉她等赫默医生来了,咱们就在甲板上升起篝火,开一场盛大的欢迎会吧
  罗德岛的小兔子拥抱了她,告诉她自己以前也曾这么思念一个人,如今那个人如约回到了自己身边,不要放弃希望与等待
  乌萨斯的小熊拥抱了她,许诺待会给她见识见识乌萨斯的招牌冷饮,帮助找回好心情
  夜晚的魔王拥抱了她,告诉她小女士哭泣虽让人感到怜爱,自己却不忍心看到她梨花带雨的可怜模样,然后马上被某把长柄伞打飞了出去
  白色的黎博利拥抱了她,告诉她自己愿意提供一个笑话让哭泣的孩子止住眼泪,刚说了开头三个字就被某人的笑声掩盖了过去
  绿发的鳄鱼拥抱了她,告诉她以后自己治疗的时候尽可能不用法杖敲她的头,好吧尽量不敲是不可能的尽量轻点敲还有些可能
  红发的天使拥抱了她,告诉她天使的祝福随时会为了哭泣的羔羊降下,啊噗路派破例给你吃一片也可以哦
  预备组的孩子们拥抱了她,告诉她待会会送给她能安稳人心的香料,珍贵的扭蛋玩具,一本新的故事书,还要带她去滑雪,去甲板上玩传接球
  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博士拥抱了她,告诉她自己会努力的,自己一定会好好赚钱好好攒合成玉好好研究玄学,争取早日脱非入欧把赫默带上岛我是个非酋真是对不起噫呜呜噫
  被许多人拥抱,伊芙利特还是没能止住眼泪,打湿了每一个人的胸口或者肩膀
  “伊芙利特”
  熟悉的声音传来,小小的火龙猛然转过头看到了进门的高大身影
  “…你怎么了?伊芙利特”
  正在训练室自主训练的塞雷亚被白面鸮紧急叫来,现在又被孩子豆大的眼泪吓了一跳,担心的发问
  “塞、塞雷娅!”
  助跑,猛的扎入塞雷娅的怀中,伊芙利特把哭声藏进了对方的衣服里
  低头看着搂着自己哭的孩子,塞雷娅不解的看向众人
  最终被众人推出来战战兢兢的博士哆哆嗦嗦开始解释来龙去脉
  “我、我们提起了赫默…伊芙利特和我们讲起了赫默的情况…说着说着她就……”
  瞬间明白了事情缘由的塞雷娅垂眼看着怀里的伊芙利特,稍加思考,就轻轻的环过对方的身子,轻抚后背安慰着对方
  平时尽可能避免见面和接触,但是今天就破一下例吧
  毕竟这孩子在哭啊
  伊芙利特仍是哭,但是断断续续的,带着哭腔说出了话
  “塞雷娅……
  “嗯”
  “我突然觉得好寂寞……”
  “嗯”
  “我想赫默了……”
  “嗯”
  “我想赫默来罗德岛……”
  “嗯”
  “我想见她”
  更加抱紧银发的巨龙,伊芙利特仿佛哭的更大声了
  “嗯”
  温柔的巨龙也更加抱紧了她,脑海中也出现了那个让自己无比怜爱的身影
  小小的,温暖的,属于她们的黎博利
  巨龙的心中顿时也充满了不输于怀中之人的思念与悲伤
  赫默你怎么还没到这里来呢
  伊芙利特哭了,她想见你啊
  塞雷娅闭上了眼睛,感受着怀中,她们的女孩因为哭泣而抖动的身体
  我也想见你啊,奥利维亚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