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莲花血鸭

19.9万浏览    1292参与
吟卅卅卅卅
血鸭皮肤快来快来快来快来!!!...

血鸭皮肤快来快来快来快来!!!
这次活动就期待这个皮肤!!

血鸭皮肤快来快来快来快来!!!
这次活动就期待这个皮肤!!

雪会羡慕阳光
我来辣你们眼睛了。第一次用手机...

我来辣你们眼睛了。
第一次用手机软件绘图,选择了血鸭。
画的现代版。
以前没画过,手绘也有小半年没画了,太丑或太简陋,情谅解。

我来辣你们眼睛了。
第一次用手机软件绘图,选择了血鸭。
画的现代版。
以前没画过,手绘也有小半年没画了,太丑或太简陋,情谅解。

以慕千年
-食物语。-莲花血鸭。 占ta...

-食物语。
-莲花血鸭。

占tag致歉。

-食物语。
-莲花血鸭。

占tag致歉。

狱岚木笔
将军!!!师兄!!!红莲业火!...

将军!!!
师兄!!!
红莲业火!!!(神志不清JPG)
通达万物!!!(神志不清JPG)
白发白衣!!!(失智JPG)

将军!!!
师兄!!!
红莲业火!!!(神志不清JPG)
通达万物!!!(神志不清JPG)
白发白衣!!!(失智JPG)

结木耶
下午才刚摸好的问卷,就听说莲华...

下午才刚摸好的问卷,就听说莲华将军有新衣服了。愿望还没许出去就实现了,笑死。(好潦草,本来不打算发的)

下午才刚摸好的问卷,就听说莲华将军有新衣服了。愿望还没许出去就实现了,笑死。(好潦草,本来不打算发的)

猫織子真的喜欢少主妹妹

【all少主】食魂破阵的样子真是该死的甜美/贪色吃货的自我修养⑥

◎女性少主,第二人称

◎ooc致歉

◎可能沙雕

◎佛跳墙/扬州炒饭/太极芋泥/莲花血鸭

◎我觉得我可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①【梦魇之后】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6fa48df

②【今天你和墙头结婚了吗?】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6fd56cb

③【你是不会乖乖等着他们药浴的】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700af3f

④【醉酒之后】

http://maowufu153....

◎女性少主,第二人称

◎ooc致歉

◎可能沙雕

◎佛跳墙/扬州炒饭/太极芋泥/莲花血鸭

◎我觉得我可 @空桑美少女活动主页

①【梦魇之后】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6fa48df

②【今天你和墙头结婚了吗?】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6fd56cb

③【你是不会乖乖等着他们药浴的】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700af3f

④【醉酒之后】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70683a5

⑤【当他们吃你午饭的醋】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7082ff6

佛跳墙单人【代理食神的养成攻略①】
http://maowufu153.lofter.com/post/30a488af_1c70a5c21

【佛跳墙】

  劲敌当前,他稍稍收敛了平日的笑。虽说修长的手依旧云淡风轻摇着扇,眉骨下却射出凌厉的光。

  他侧身将你护在身后,稍稍回头,勾唇一笑。

  你望着他耳侧的翠羽摇动,身着的璀璨绮罗随风猎猎作响。

  只一背影,却让你无比安心。

  “雪山金光明者…”

  狂风骤起,忽而生出的灿金光芒如日轮高悬,朝敌人呼啸而去。

  “消厄伏魔!”

  风尘散尽。这场战斗毫无悬念,一如既往。

  “美人有没有伤着?”褪去一身戾气,他低头,白玉般的指尖拂过你的鬓角,眼底是无尽温柔。

  异色双眸里倒映的,是你微微泛红的脸。





【扬州炒饭】

  你从未见过一向内敛的杨舟如此动怒。

  “既然你们无意悔改,那就不要怪我得罪了!”

  他的声音微微发抖,似乎有怒火冲破胸膛。

  梅影一闪,食魇倒戈卸甲。

  不知什么时候,他已将你揽在怀里。你的脸颊贴着他沾香的衣襟,有些发烫。

  等敌方逃的杳无踪影,他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刚想开口道歉,却被你反手抱住了。

  “嘿嘿,让我抓到了吧。”





【太极芋泥】

  策士的羽扇摇出窸窣声声,仿佛在搅动着面前的僵局。

  太极芋泥双眸微阖,坐在椅子上,却是气定神闲模样。

  “师爷,我们…”

  你话未说完,太极芋泥忽然睁了眼,轻蔑之笑浮于嘴角。他在其他食魂旁耳语几句,带起一阵轻风——

  不出顷刻之间,敌方便狼狈败阵而去。

  你睁大了眼,不可思议地看着依旧云淡风轻的男人一步步走向你,羽扇调起你的下巴——

  “少主刚刚可是觉得我会输?”他俯身凝视着你,似乎在看一个有趣的玩物。

  “以计代战,一当万。”





【莲花血鸭】

  纵使浑身浴血,他也死死将你护在怀里。

  浓重的腥味充斥空气,他努力克制却依旧愈来愈重的喘息声终入你耳。

  你想推开,但是他将你抱的更紧,不容争辩。

  你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战如此艰难。

  “是血的味道…” 你听到他低声说。

  “我还想要更多…更多…”

  等等,这个语气不太对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唔!”

  你一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既然没什么事就速战速决吧,莲华。”你一脸“这人怎么回事啊操”的表情,语气平静。

  这个混蛋啊,白让你这么担心。

白酬

你游黑毛鸭真都是同款啊……

名字,一个叫莲华一个叫白琊,文艺好听得不行;

还都是能拐自己的爆发;

还都没有爹缘,莲华一个幕间写死了我两个公公,白琊看简介根本没见过亲爹……

还都为父从军……

一个疯疯癫癫一个喝醉了大概会疯疯癫癫……

真就黑发+鸭=专精美强惨呗(抱头)

珍爱小皇帝他是唯一不虐的鸭鸭了(抱头)

你游黑毛鸭真都是同款啊……

名字,一个叫莲华一个叫白琊,文艺好听得不行;

还都是能拐自己的爆发;

还都没有爹缘,莲华一个幕间写死了我两个公公,白琊看简介根本没见过亲爹……

还都为父从军……

一个疯疯癫癫一个喝醉了大概会疯疯癫癫……

真就黑发+鸭=专精美强惨呗(抱头)

珍爱小皇帝他是唯一不虐的鸭鸭了(抱头)

何人斯
你就是在馋我的身子,你诚实,我...

你就是在馋我的身子,你诚实,我答应了。
你等着。

你就是在馋我的身子,你诚实,我答应了。
你等着。

千殇

【食物语】网瘾少女恋爱记录 4

网游pa,假设他们是网游中的boss(还带着对少主的记忆,只是少主不记得他们了)

all少主(女少主)!

本章涉及莲花血鸭/腊味合蒸

莲花血鸭

莲花血鸭是地图莲花镇的世界boss

何谓世界boss?就是所有玩游戏的人,不管是大佬还是萌新都要一起攻打,毕竟就算剐蹭两下,也能蹭点奖励什么的

你费尽心思收集他的资料,仔细地询问每一个接触过这个boss的人,甚至到了莲花镇实地考察了好几天,了解他的背景故事

你想去救他

你早就见过他了,就在两天前,你作为全服第一的大佬还在想办法攻打这个boss,当你手持屠龙大宝刀,穿着金刚铠甲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们一队人会被按在地上捶

莲花血鸭在游...

网游pa,假设他们是网游中的boss(还带着对少主的记忆,只是少主不记得他们了)

all少主(女少主)!

本章涉及莲花血鸭/腊味合蒸

莲花血鸭

莲花血鸭是地图莲花镇的世界boss

何谓世界boss?就是所有玩游戏的人,不管是大佬还是萌新都要一起攻打,毕竟就算剐蹭两下,也能蹭点奖励什么的

你费尽心思收集他的资料,仔细地询问每一个接触过这个boss的人,甚至到了莲花镇实地考察了好几天,了解他的背景故事

你想去救他

你早就见过他了,就在两天前,你作为全服第一的大佬还在想办法攻打这个boss,当你手持屠龙大宝刀,穿着金刚铠甲的时候,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们一队人会被按在地上捶

莲花血鸭在游戏设定中是一个战败将军,他像是天生为战争而生一般,有着极强的军事天赋,率领着千军万马驰骋沙场,这样一个应该活在传奇中的人却被困在自己的心魔中,所以他把你们这群汇集了全服精锐的队伍杀得片甲不留,应该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可以个鬼

整个战场都是他的舞台,他就像是在鲜血和杀戮中的荼蘼一般绽放,狂傲而疯狂的笑声回荡在战场上,鲜血和疼痛只会使他更兴奋,很快,你的队友已经全部死光了,只有他提着那把玄铁所制的枪,一步一步地走到你身边

在那把夺取了无数人生命的铁枪即将插入你胸口的时候,他忽然停了下来,像是怀念一般地说了声:“是你啊。”

你终于有机会打量他的样子了,那双鸽血石一般的眼睛空荡而彷徨,经过屠杀导致他如同泼墨一般的黑色长发黏在他的脸颊上,随着他的呼吸一晃一晃的,耳饰摇摆着,璀璨的阳光碎成一块一块撒在他的身上,他的枪上,他戴着铁甲的手上。

你不知怎的鼻子一阵发酸,这个人似乎一个人漂泊好久了,正想着抱抱他,就听见耳边传来系统的声音

“因世界boss发生某种故障,现将更新全新版本,请各位玩家稍等片刻,稍后的补偿将会发送到邮箱,感谢配合”

然后你就被踢下了游戏

被踢下游戏的你心神不定,逛了逛论坛,全都是希望世界boss整改的消息

“太强了,这谁打得过,早就该改了。”

“进入不到一分钟,我被当沙袋一样捶打。”

“这是存心不想让人拿奖励了?”

你越翻越觉得心慌,你不希望莲花血鸭被整改,你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你还没有了解过他,你还没有抱抱他,你还没有告诉他你好像认识他

终于,到了开服的时间,你第一时间登上游戏,地点还在上次的莲花镇,只是这次你身边却没有了他,你下定决心,搜罗所有关于他的资料,准备为这个使人莫名心疼的男人做些什么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你做了充足的准备,颇有一番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气势,自己一个人忐忑不安地开了世界boss的副本,说不安,倒不是因为你多么怕他,而是害怕他已经变了个样子

事实证明,这个使人闻风丧胆的将军并没有那么容易改变,你忍不住松了口气

“你来了。”他在你出现的第一时间就锁定了你,那双红的像是要滴血一般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紧紧跟随着你

你忍不住离得他近了一点,再近了一点,近到你能感觉到他的呼吸,你已经半个身子探进了他的怀里

他比你高一些,好看的喉结毫无防备地出现在你眼前,你鬼使神差一般凑上前去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他的喉结快速的上下滑动了一下,他托着你的后脑勺,使你抬头看着他,这么近的距离使你更能感受到他无死角的好看

“你不怕我吗?”他问道,但是很快又自己回答了自己:“你还是不怕我。”

于是他低低地笑了出来,和他在战场上肆意的笑声不同,这笑声中充满了愉悦,他放下了手中的长枪,一下子把你抱了个满怀,你清楚地看到了他完整的莲花刺青

“不怕,我很喜欢你啊。”你凑上前,信任地躺在他的肩头,侧着头看着他的侧脸,他抱着你,就像抱着失而复得的宝物,他贪婪地吻着你身上的味道,然后重重地叹了口气,就像是把所有的委屈和悲伤一下子发泄出来了

“我一直觉得,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算让我放下手中的长枪也无妨。”他用充满磁性地声音低低呢喃着,好似情人间的低语:“我是地狱的恶鬼,我不配拥有生命,但是我竟想拥有你。”

你伸出手环住他的脖子,把他的头拉近,和他交换了一个吻,一个充满了竞争的吻,你们好似两头猛兽一般攻城略地,争夺着主动权

等一吻结束,你抱住了他,将他埋在你的胸口,像安抚狗狗一般拍着他的背:“没关系,休息一下吧,我在呢。”

他脱下了一只手的铁甲,用那只白皙而脆弱的手摸了摸你的脸,你任由他摸,分出一只手摸着他缠绕着绷带的手臂

一定很疼吧,你忍不住想

“不疼,已经不疼了。”他像是会读心术一般,提前回答了你的问题:“只要有你在,就不会疼。”

你止不住的想,这个柔软的人的过去你竟没有参与啊,你一下子觉得你应该是亏欠了他的,因为你让他等了这么久,于是你说

“我不会再离开你了,我的将军。”

(莲华将军真是个使人心动的情话男人)

腊味合蒸

何铮是你见过最讲义气的人了,你刚进游戏他就陪着你,一直到现在你建立了自己的帮派他仍旧是你身边最好的朋友,最亲的人

何铮也是你见过最固执最麻烦的人了,即使你已经明目张胆地表达你喜欢他,他也依旧会说你是他最好的兄弟,让人火大

帮派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的,为了帮主的幸福,也为了自己八卦的心思,他们都或多或少为你追榆木脑袋何铮这件事出过力,现在,你们又聚在一起

“还是不行,我还是兄弟。”你两只手撑于额前,一副沉思状

“……帮主,是不是他没意识到你是个女孩子?”一个人弱弱地出声

“他意识到了啊。”你忍不住又是一阵悲哀

在你打帮派战的时候,难免要和同盟的帮主谈一些战术或者计划什么的,你两话投机,那人性格又好,虚心而专注,你就忍不住得和他多聊了一会儿,一不小心,天就黑了,当你被何铮气鼓鼓地拖出来的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何铮?”你不解地问他

他撇着嘴,一脸不高兴的样子:“你和他待在一起太久了吧,你可是个女孩子!”

你觉得一阵无语,原来这个人是知道你是女孩子的

“不行,这个人和你待在一起太久了。”说着,何铮掏出他的小本子,在本子上写了点什么,这个本子他可是宝贝地很,连你也不让看,你上回想看的时候被他推走了:“看看看,有什么好看的。”边说边把写满了的本子藏起来,不敢看你

你说到这,帮里的小可爱灵机一动,说:“帮主,那你可以想办法让他吃醋啊。”

你一寻思,觉得这个办法好,就拖了自己建的一个男生的小号陪自己假装暧昧,比如在帮里的聊天频道互相早晚安,在日常中互相关照,反正就是怎么惹何铮生气怎么来

何铮只是用他那双薄荷绿的猫儿眼瞪着你,一副看负心汉的样子,你每次看到他这样,都忍不住摸摸他的头发,莹白如月的头发,在额头的地方有着一缕醒目的黑发,你喜欢故意去用手绕那缕黑发,一边看着他无奈而乖巧的样子,一边拨弄他头上的苗族银饰,发出清脆的声响

于是你又上手了,你忍不住去摸他,却被他躲开了,他鼓着脸:“我还在生气呢。”

几个瞬步,他就不见了人影

之后几日,你的那个小号再也没有了上线的机会,每当他上线的时候,就会有某种东西取走他的命,使得他只能在复活点和复活点间反复跳跃,和客服反应也没用,客服说这是正常情况,他是被某个本的boss攻击了

你心中隐约冒出个不可思议的念头

于是你在夜深人静的夜晚,一个人出现在山顶的丛林中,你边走边喊:“何铮!何铮你在吗?”

没有回应,你看到旁边有一片澄澈的湖水,忍不住计上心头:“啊,我要摔倒了。”

实在是太尬了,你忍不住想,这下那个人一定不会出来的

没想到几阵风声吹来,那道紫色和蓝色共同编制的身影如同蝴蝶一般蹁跹而来,接住了你:“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你将一早准备好的线装毛毡本递给他,眼睛亮闪闪的,带着讨好的意味:“不生气好不好。”

“我才没有生气。”他扭过头:“不过你让我不开心了。”

“好。”你觉得好笑,觉得像在哄一个大孩子:“你想怎么办呢?”

“我想想啊——”他故意拖长音,然后一把蒙住你的眼睛,愉悦的说:“就罚你陪着我。”

语气中满是开心和满足,就像是一个恶作剧成功的孩子,你一下子明白过来了,他全都是装的

“何铮!你算计我!”这次轮到你生气了

“谁让你老忽略我啊。”猫儿似的异族少年开心地笑着:“这次你要陪着我!”

你突然生出一种希冀,这次气氛这么好,应该会告白了吧,于是你期待地看着他,说:“何铮,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在一起。”

这次应该成了吧,我都这么直球了,你想

“我也喜欢你啊。”他的脸红了起来,仿佛接下来说的话要要了他的命,他酝酿了好久,猛的递给你一捧虎耳草:“这是我们成为……成为兄弟的见证。”

你一下泄了气,真扫兴,你忍不住埋怨他,却接过了这捧虎耳草,虎耳草的名字从拉丁文直译就是割岩者,花语就是持续

持续什么,持续你这悲伤的单恋吗

正在你准备转身离开的时候,他从背后一把抱住你,声音断断续续的:“你,你连问都不不问我的吗。”

没等你开口,他就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脸红在他显黑色的皮肤上更为明显:“这草在我们那儿,是表白的意思啊。”

虎耳草的花语除了持续以外,还有一个含义——真切的爱情,纯真而美丽,饱含着无尽的祝福

你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真切的爱情

(直球选手少主和弯球选手腊味)

想要评论!(大声逼逼)还有什么可爱的崽崽大家可以推荐一下鸭,菜狗型选手渴望聊天



痴心妄想
睡不好就哄著睡 晚安,将军 (...

睡不好就哄著睡

晚安,将军

(裸睡也是个好办法

睡不好就哄著睡

晚安,将军

(裸睡也是个好办法

结木耶
“做个好梦。” “那我必须和少...

“做个好梦。” 

“那我必须和少主一直十指相扣才行。”

(睡着时的表情意外地脆弱)

“做个好梦。” 

“那我必须和少主一直十指相扣才行。”

(睡着时的表情意外地脆弱)

亲亲抱抱都可以

【食物语】众食魂【当少主去赴宴时我们听见了什么】

@大饭团  @孙阿蝶 感谢两位小可爱的喜欢与支持,希望你们也能喜欢这一篇。


留在空桑的大家都能听到旁白(画外音)的设定,原梗来自于西部喜剧短片《火枪手》,疯狂的OOC预警,接受无能及时点叉。


*【】里的话表示旁白。


后面可能会用这个模式写少主回答初吻给了谁后的修罗场


【少主不在的半个小时,想他。】


“谁在那里?”一品锅放下了手中的画笔。


【一品锅,这位少主的保底御如今却没人记得他的姓名,明明是他先来的……】


“有人在说话?”诗礼银杏合上了手中的书,迷惑地询问。


【哦,诗礼银杏,这位让少主心怀敬畏的老师,如果不把书合起来,那坐在他旁边的...

@大饭团  @孙阿蝶 感谢两位小可爱的喜欢与支持,希望你们也能喜欢这一篇。


留在空桑的大家都能听到旁白(画外音)的设定,原梗来自于西部喜剧短片《火枪手》,疯狂的OOC预警,接受无能及时点叉。


*【】里的话表示旁白。


后面可能会用这个模式写少主回答初吻给了谁后的修罗场


【少主不在的半个小时,想他。】


“谁在那里?”一品锅放下了手中的画笔。


【一品锅,这位少主的保底御如今却没人记得他的姓名,明明是他先来的……】


“有人在说话?”诗礼银杏合上了手中的书,迷惑地询问。


【哦,诗礼银杏,这位让少主心怀敬畏的老师,如果不把书合起来,那坐在他旁边的鹄羹会发现他刚才是在看师生恋题材的校园恋爱小说。】


【还是以少主为原型的。】


“?!”鹄羹显然吃了一惊,他不知道是该瞪着空气还是该向诗礼银杏求证。


【少主有没有好好吃饭?顾不上吃惊的鹄羹有点黯然,他也许该给东海的新任龙王写封信详细列举少主的口味。】


“他去东海了?”不远处的莲花血鸭将手中的枪重重地放在了桌子上。


【这位征战沙场的将军此时此刻十分想转职屠龙者,但是还在后山练胸肌的飞龙汤应该会很介意他抢自己的角色定位。】


“让我来占卜一下少主此行结果如何。”龙须酥并不在意胸肌,他拿出了自己的三帝钱。


【他说谎。】那个谜之声音继续道,【他曾试图让自己拥有松鼠鳜鱼那样少主都说好的胸肌,可他失败了,就像他平时的占卜那样。】


“我听不见。”龙须酥努力让自己专心于卜卦,但掷出来的卦象让他眉头紧皱。【少主药丸。特意拿了少主送自己的三帝钱出来炫耀的龙须酥无比慌张。】


“呵。”莲花血鸭重新拿起了枪,看起来对占卜结果不屑一顾。【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有他送的沉香。他想,要不是不能放在这里点,我会让其他食魂知道整个房间的香气都被我莲花血鸭承包了。】


“怎么了?”一品锅见龙须酥脸色不好,出于同僚情谊,他还是进行了关心。【小心我拿墨甩你一脸。压根不舍得用少主送的徽墨,甚至把它们编号放在书架上的贵胄公子无法认同武人的行事作风。】


“哦?”莲花血鸭跃跃欲试地提起枪。“你可以试试看。”


“别打架。”鹄羹站了起来尝试阻止他们。【少主不会有事吧?同伴是死是活没关系,鹄羹的心里只有少主的安危,毕竟同伴如手足少主如衣服,像虱子一样多还想穿他衣服的手足能少一个是一个。】


“鹄羹,你?”把书放到袖子里的诗礼银杏看起来无比错愕。【虱子的形容实在不雅!诗礼银杏认为用登徒子形容更准确一些。】


“雅在我们终于是个人了是吗?”龙须酥不合时宜地接话。【他没意识到把自己也归类到登徒子的集合里去了,不过没差。】


“哈哈哈哈。”莲花血鸭笑了起来。【你们都是馋他的身子,你们下贱!莲花血鸭想,要不是空桑内部禁止私斗他会把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食魂挨个放血做成毛血旺。】


“难道莲将军出淤泥而不染?”一品锅反问道。【这可真是一语双关,他决定从现在开始讨厌莲花和毛血旺。】


“嗯?”进来寻找少主的叫花鸡看起来不是很开心。【荷花怎么了?他敏感地抓住了自己的披风。】


【顺便说一句,那上面还有少主熨上去的鸡崽布贴,看上去非常可爱。】


“我不馋他身子我太监?”莲花血鸭振振有词道,眼睛看着的却是叫花鸡。【该死,除了让他哄我睡觉以外居然还有这种玩法?莲花血鸭有点心动,事实上光是被少主抚摸头顶他都开心得想要磨爪爪。】


“我没有!”莲花血鸭大声反驳。


【一步两步,一步两步。摩擦摩擦,似魔鬼的步伐。】


莲花血鸭闭上了嘴。


“这里为什么会有奇怪的声音?”叫花鸡犹豫地开口。【谢天谢地,他终于从荷花这么好看为什么要讨厌它的迷惑中清醒过来。】


【少主难道喜欢这个类型的吗?这下换鹄羹开始迷惑了,他本以为妈妈系男友更吃香一点的。】


“你胡说些什么?”鹄羹没有坐下,他开始试图疏导“手足”们的情绪。“我们不要管这个声音说什么,餐厅一会儿有少主去东海龙宫赴宴的跟拍,一起去看吧?”


【这位深受空桑少主信赖的管家之一,私下里其实喜欢看养成系的本子。】


“……这不是事实。”鹄羹辩解着,他的脸看上去有点红。


【事实是,如果本子里有嫁娶情节他会开心得睡不着。】


不止诗礼银杏,在场的其他食魂都用曾经注视过德州扒鸡的眼神望着鹄羹,现在耳朵同样滚烫的鹄羹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他得保持理智,而不是选择把听到这番话的食魂都干掉,不是因为场面太过血腥,只是单纯打不过。】


鹄羹疲惫地用手挡住了脸。


“刚才是说少主去东海赴宴了吗?”被巨大信息量覆盖的叫花鸡迟疑极了,“为什么会有跟拍?”【你们这是在侵犯隐私,他想。】


龙须酥不认可地摇了摇头。


“抱歉。”叫花鸡没有松开自己的披风。【既然如此,那我抱着被子去找少主睡觉应该也没有问题。】


诗礼银杏的头摇得像一只拨浪鼓。


【毕竟想和空桑少主睡觉的食魂实在太多了,叫花鸡这种自带装备的也不能插队。】


“不能吗?”叫花鸡一脸失望。


【没有人说话,但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清楚直白地写着“你做梦!”】


“少主此次赴宴带的是谁?”一品锅岔开了话题。


【说得好像你们排队能睡到他一样。一品锅不会想到,不用排队、每天早上都能在表面意义上“睡”到少主的佛跳墙,正是心上人此次一同出席宴会的对象。】


一品锅对佛跳墙亲切的问候卡在喉咙里,“还有别人吗?”【他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还有金玉满堂,少主和佛跳墙的“爱情结晶”,至少他和佛跳墙都是这么认为的。】


“放屁!”莲花血鸭一脸凶狠,“男人和男人是不能生孩子的!!!”


【我喜欢女儿。莲花血鸭想,最好眼睛和少主一模一样。】


“我没有这么想!!!!”【他感觉自己被说中了心事。】


“去死!”莲花血鸭准备挥枪。


【翻脸比翻书还快的男人是追不到少主的。】


【真可怜,明明声优都是同一个——】那个声音补充道,【转眼人家孩子都抱上了,同人不同命大体如此了。】


“够了。”诗礼银杏给所有食魂开了个净化。【恪守本分的人民教师是如此正直,如果他知道除了他以外,在场其他食魂或多或少都看过少主的黄本,他还会仗义出手吗?】


“嗯????”诗礼银杏受到了冲击。


【甚至还有人喜欢看有流血表现的画面。】


“是你?????”诗礼银杏万分后悔自己为什么把莲花血鸭净化成功,还套了个金身上去。


“是我。”莲花血鸭痛快地承认了。


【事实上证据指向性如此明显,他不承认也难逃爱生心切的诗礼银杏的法眼。】


“你们可以打我。”叫花鸡真诚地建议,“让我残血把他一套带走。”


【他舍己为人的精神叫人感动,但没人肯动手,毕竟少主回来了谁都难辞其咎,妻管严可太难了不是吗?】


所有食魂一动不动,他们在此时此刻重现了少主儿时最喜爱玩儿的游戏项目——木头人。


【气氛陷入焦灼,每个人心里都盘旋着一个念头。】


“我们是不是该去餐厅看跟拍了?”龙须酥收好了自己的占卜装备。


【事实上,成千上万次的失败也总有一次会成功,龙须酥的占卜马上就要应验了——】


“什——?”鹄羹的话音未落,臭鳜鱼怯生地从门口探出头来。“大家快去餐厅看看吧,其他人感觉都要杀人了。”


【好吧,已经晚了。】烦人的声音总结道。


岸芷汀兰

【食物语】当太白鸭来临前,空桑发生了什么

occ 沙雕预警



我,空桑少主,

心怀天下食魂,平等博爱,高瞻远瞩,大公至正。

不是,重来!

我,空桑少主,

馋天下食物魂身子,朝三暮四,见异思迁,风流成性,见一个爱一个......



所以,太白鸭,你一定要到我碗里来。

我们空桑,团结友爱,和谐融洽,

齐心协力,众志成城。

风里雨里,我在空桑等你。

天灵灵地灵灵,白琊请你快来临。

只要你能来,我直播暴打锅管家。

(色令智昏)



正在空桑少主做着与太白鸭的鸳鸯蝴蝶梦之际,

其他食魂如临大敌,空前统一战线、同仇敌忾。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只有永远的情敌。


下面请...


occ 沙雕预警




我,空桑少主,

心怀天下食魂,平等博爱,高瞻远瞩,大公至正。

不是,重来!

我,空桑少主,

馋天下食物魂身子,朝三暮四,见异思迁,风流成性,见一个爱一个......



所以,太白鸭,你一定要到我碗里来。

我们空桑,团结友爱,和谐融洽,

齐心协力,众志成城。

风里雨里,我在空桑等你。

天灵灵地灵灵,白琊请你快来临。

只要你能来,我直播暴打锅管家。

(色令智昏)



正在空桑少主做着与太白鸭的鸳鸯蝴蝶梦之际,

其他食魂如临大敌,空前统一战线、同仇敌忾。

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只有永远的情敌。



下面请看“团结友爱、和谐融洽”的【空桑总动员】



锅包肉:重要通知——此刻开始,空桑禁酒。

东坡肉:?

西湖醋鱼:?给条活路哇,锅管家。

锅包肉:驳回。

锅包肉:发送了一张介绍太白鸭的图片

臭鳜鱼:哇,就是这个俊俏哥哥,今天下午少主姐姐给我们看过的那个。

汤圆:是啊是啊,少主姐姐说过几天会有新的小朋友过来呢,好像叫混汤圆酒酿元宵。少主姐姐还说,她要和那个俊俏哥哥睡觉觉。

佛跳墙:!!!想不到佛某我这么快就色弛爱衰了......

锅包肉:明天开始,14岁以下小朋友禁止使用手机!

佛跳墙:@金玉满堂   儿子,以后每天晚上去少主床上赖着,每次奖励你一包旺仔牛奶好不好?

鹄羹:满堂乖,我每天再多奖励你一包。

金玉满堂:哼,你们这帮大男人争风吃醋,关我仔仔什么事?每天3包旺仔!

糖醋沅白:啊,啊,啊,怪不得今天看见少主忙着准备兔包啊、坚果啊,原来是聘礼啊......俞生殿下,你才过门没多久,蜜月期还没过,你说怎么办啰?

冰糖湘莲:呵......女人

风生水起:这......我不信少主她马上就冷落我了。太白鸭他会上九天揽月,我可以下五洋捉鳖,我哪里比他差?

锅包肉:看来您对少主一无所知。

蟹酿橙:你们好像是在说月亮,是在为此困扰吗?月亮已经被我炸毁了 ......

德州扒鸡:不是月亮的问题。

莲花血鸭:不就是太白鸭吗?谁还不是个鸭,哈哈哈哈哈哈哈......

北京烤鸭:➕1   哈哈哈哈哈哈,谁还不是个鸭......

锅包肉:楼上两位够了!请严肃。

东坡肉:太白鸭嘛,我东坡肉第一个不服。

小鸡炖蘑菇:小老弟,你肚子里有几两墨水,大伙还没点数?

东坡肉:那就比喝酒,干了这一杯,我们就是异父异母的兄弟......

锅包肉:再重申一遍,此刻开始,空桑禁酒。

龙须酥:今天少主来找我问吉时,还让我看八字,原来......

一品锅:第一次这么庆幸龙兄的卦象不准......

吉利虾:少主还向我要了红线,啊!

腊味合蒸:要不要我去红线里附个毒?

佛跳墙:我没看见

一品锅:没看见➕1

扬州炒饭:没看见➕2

符离集烧鸡:我......也没看见

蟹黄汤包:喂,叫上我~~

松鼠鳜鱼:不知在下手上的鱼肠剑,可否派上用处?听说白琊也是一名剑客。

诗礼银杏:你们……休要胡来,从长计议。

八仙过海闹罗汉: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材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杯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倾耳听。

带把肘子:大兄弟,真是搞不懂你们文人的想法,现在还有心情吟诗?

八仙过海闹罗汉:非也!只是想献上我的一份微薄之力。君子动口不动手,作“飞花令”的话,还有些微信心赢他。

麻婆豆腐:你们统统给我嘴巴闭起!堂堂正正打一架完事!

剁椒鱼头:别磨磨唧唧,看我把他脑壳剁下来!

飞龙汤:我打遍空桑无敌手了,正好来个新的......


(场面一度失控)



锅包肉:@桂花酒  白琊是否与你师出同门?

桂花酒:吾等仙人,不过问俗世

锅包肉:……

桂花酒:不过,为了少主,吾可以纡尊降贵,使用美色……

锅包肉:不劳烦仙人您。

葱烧海参:需不需要本少爷带着少主先去私人岛屿躲避几日?


众食魂异口同声:不!需!要!






少主我??????


太白鸭,白琊,你不要被吓走,我们真的是非常团结友爱滴~~


谢谢看文的各位小可爱,祝你们一发入魂抱得美人归❤️

==

【莲花血鸭×男少主】还没想好名字的一篇小破文(二)

ooc orz

撞梗orz

文笔不如小学生orz

私设如山orz

走过路过留个小红心和评论谢谢orz

不过本人玻璃心勿喷orz

这一夜,莲花血鸭比平时更睡不着。

 

莫不是他把话说得重了些?

 

那个小孩承受不住?这样最好,他莲花血鸭不需任何人的怜悯同情,复仇之路,一人足矣,若他阻我,那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反反复复这样想着,抵不住沉香的助眠,莲花血鸭昏昏睡去。

 

与每夜无差,他再次做了个噩梦,但这次,不是鲜血遍地的沙场,也不是凋零败落的红莲池,而是,再也没有那个少年的空桑。

 

他梦见,空桑一如往常一样...

ooc orz

撞梗orz

文笔不如小学生orz

私设如山orz

走过路过留个小红心和评论谢谢orz

不过本人玻璃心勿喷orz

这一夜,莲花血鸭比平时更睡不着。

 

莫不是他把话说得重了些?

 

那个小孩承受不住?这样最好,他莲花血鸭不需任何人的怜悯同情,复仇之路,一人足矣,若他阻我,那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反反复复这样想着,抵不住沉香的助眠,莲花血鸭昏昏睡去。

 

与每夜无差,他再次做了个噩梦,但这次,不是鲜血遍地的沙场,也不是凋零败落的红莲池,而是,再也没有那个少年的空桑。

 

他梦见,空桑一如往常一样,食魂们劳作的劳作,探索的探索,烹饪的烹饪,可就是找不见那个单薄的身影,问遍了整个空桑,空桑少主并不存在,更别说伊然这个人。

 

他慌了,来来回回在偌大的空桑奔跑寻找,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大喊着伊然的名字,无用。

 

“伊然!”

 

“空桑少主!”

 

并无回应,搜遍空桑的每个地方都没有他的气息……

 

“伊然你给我出来!”

 

莲花血鸭抄起长枪,大肆破坏,掘地三尺也要把你找出来!

 

……

 

……

 

他是被一巴掌打醒的。

 

眼神聚焦,面前这位不正是他一直寻找的空桑小少主伊然吗。

 

“怎么,才几个时辰不见,莲华如此想我吗?”少年露出了少有的微笑,甚至,有些欠打。

 

莲花血鸭身经百战什么伤没受过,可这脸还是第一次被人打,别看伊然瘦瘦小小的,手劲还是有的,打的脸辣辣的疼。

 

这小孩,好一手报复。

 

“你来做什么?”莲花血鸭略微心虚的说道。

 

“是青团他们,经过你房间的时候听见你一直在叫我名字,青团就叫我来了,青团,你说我说的对不对呀?”伊然像锅包肉附身了一样,笑里藏刀。

 

“是呀少主,青团路过莲花大哥哥的房间就听见大哥哥一直在喊少主的名字,感觉很痛苦的样子呢。”

 

呦,还没从梦里反过劲来的莲华才注意到还有个小孩子在他房间里。

 

莲华一脸黑线,这可好,丢脸丢到小孩子那里去了。

 

“关你什么事,到哪玩不好非得来我这边晃悠,赶紧该干嘛干嘛去。”

 

“哦,那青团先去找冰糖葫芦玩啦,少主再见,大哥哥再见!”

 

“嗯,好好玩哦。”少主微笑着与青团道别。

 

……

 

“莲花血鸭你若无事找我那我也先去处理事务了。”

 

“嗯…”

 

少主转身的同时,微笑散去。

 

“咳咳,”

 

“你若不惧我,再靠近些也无妨。”

 

伊然的微笑又回到了脸上。

 

“好。”

 

 

 

“少主,你为什么突然叫我到大哥哥房间里来啊,还叫我说谎,我明明都不敢到莲花大哥哥房间旁边玩的,青团觉得大哥哥好凶啊,刚刚大哥哥叫少主名字的时候也好可怕啊。”青团问道。

 

“谢谢你啊青团,呐,给你的。”伊然直接略过了青团的问题,取出了一个软翅风筝。

 

“哇,是礼物呀,青团好开心!”

 

“但是这件事情青团要保密哦,不要和别人说,冰糖葫芦和春卷也不行哦。”

 

“嗯!青团记住了。”

 

“去玩吧。”

 

 

 

伊然按照莲花血鸭的话照做,确实离他更近了,跟锅包肉随便说了个理由,把工作的桌椅都搬到了莲花血鸭的房里,也省的来回跑给他点沉香送红糖水了。

 

然后,伊然跟着莲花血鸭的时候,之间距离缩短到也就能站两个人吧。

lzmaio

绷带很脏,不要咬胳膊了。咬我好了

画血画得我太爽了

绷带很脏,不要咬胳膊了。咬我好了

画血画得我太爽了

关根
(图贴吧看到的,侵删)北京烤鸭...

(图贴吧看到的,侵删)
北京烤鸭:哈哈哈,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朕的英姿吧!
莲花血鸭:还想要更多!更多!更多!哈哈哈哈
太白鸭:哈哈哈,大河之剑天上来!(我胡诌的)

狂笑三人组😂

(图贴吧看到的,侵删)
北京烤鸭:哈哈哈,睁大你的眼睛,好好看看朕的英姿吧!
莲花血鸭:还想要更多!更多!更多!哈哈哈哈
太白鸭:哈哈哈,大河之剑天上来!(我胡诌的)

狂笑三人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