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莲花鸭血

295浏览    4参与
十七.

我的肝感觉很好,我可以了,我偷渡成功了

我的肝感觉很好,我可以了,我偷渡成功了

云胡不喜

空桑少主和食魂的日常

一些乱七八糟的梗

1.作为空桑少主,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烤乳猪拉出厨房。

2.某些方面来说,剁椒鱼头和诗礼银杏应该能成为好友(剁椒·现代诗词爱好者·鱼头)

3.为了能见到子推燕,少主把所有树洞全封上了,但好像没有任何效果。

4.绝对不要和麻婆豆腐一起打游戏。

5.总能在阳光充足的地方见到葱烧海参。

6.想要成为欧皇吗?臭鳜鱼帮你解决非酋烦恼。

7.空桑总是弥漫着莲花鸭血的笑声。

8.能徒手打伤易牙,多亏锅包肉对少主的训练。

9.“少主总是去别家吃饭,热的太极芋泥不好吃吗?”

一些乱七八糟的梗

1.作为空桑少主,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把烤乳猪拉出厨房。

2.某些方面来说,剁椒鱼头和诗礼银杏应该能成为好友(剁椒·现代诗词爱好者·鱼头)

3.为了能见到子推燕,少主把所有树洞全封上了,但好像没有任何效果。

4.绝对不要和麻婆豆腐一起打游戏。

5.总能在阳光充足的地方见到葱烧海参。

6.想要成为欧皇吗?臭鳜鱼帮你解决非酋烦恼。

7.空桑总是弥漫着莲花鸭血的笑声。

8.能徒手打伤易牙,多亏锅包肉对少主的训练。

9.“少主总是去别家吃饭,热的太极芋泥不好吃吗?”

云胡不喜

关于食魂的口头禅和一些梗

一时兴起,一时兴起……(别打我)

莲花鸭血: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剁椒鱼头: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

子推燕: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

德州扒鸡: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

佛跳墙: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

风生水起:亲了少主的那是俞生,和我风生水起有什么关系?

一时兴起,一时兴起……(别打我)

莲花鸭血: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更多……

剁椒鱼头: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莫生气……

子推燕: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消亡……

德州扒鸡: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阿符……

佛跳墙: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美人……

风生水起:亲了少主的那是俞生,和我风生水起有什么关系?

海辉薇蓝

《不可替换》【食物语同人】【是蟹酿橙橙】【少主与食魂们】

*暖,甜,欢快,微虐HE
*其他出场锅包肉、莲花血鸭、德州扒鸡等

(一)玩具

“锅包肉,这是新来空桑的蟹酿橙,他刚刚得到新的核心,能量场还不太稳定,暂时安排他住在我旁边的隔间吧。”

“……这样,会有利于他恢复一些。我可以随时监督到他的情况,以及进行调整。”

锅包肉今天依然一丝不苟的穿着淡鹅黄暖金色基调的燕尾礼服,搭配着精致的穗饰和编制的礼结,他极具风度而又自然的将右手放在胸前,微微行礼:“好的,少主。”

转而正面向蟹酿橙:“蟹酿橙阁下,我是空桑管家锅包肉,请您先跟我前往管理司进行登记。”

————分割线————

“青团青团你知道吗~空桑新来了一个橙色的好看大哥哥哟~╰(●'◡'●...

*暖,甜,欢快,微虐HE
*其他出场锅包肉、莲花血鸭、德州扒鸡等

(一)玩具

“锅包肉,这是新来空桑的蟹酿橙,他刚刚得到新的核心,能量场还不太稳定,暂时安排他住在我旁边的隔间吧。”

“……这样,会有利于他恢复一些。我可以随时监督到他的情况,以及进行调整。”

锅包肉今天依然一丝不苟的穿着淡鹅黄暖金色基调的燕尾礼服,搭配着精致的穗饰和编制的礼结,他极具风度而又自然的将右手放在胸前,微微行礼:“好的,少主。”

转而正面向蟹酿橙:“蟹酿橙阁下,我是空桑管家锅包肉,请您先跟我前往管理司进行登记。”

————分割线————

“青团青团你知道吗~空桑新来了一个橙色的好看大哥哥哟~╰(●'◡'●)╮”

“春卷春卷我今天上午听虾饺说了,听说他还带着好大一只螃蟹呢(*╹▽╹*)”

“真的吗?好想看看大螃蟹长什么样子呀,是不是载着人走路的那种ᕦ(ò_óˇ)ᕤ”

“好像就是呢ლ(•̀ _ •́ ლ)”

春卷×青团:“哇~好想找新螃蟹哥哥玩(๑‾ ꇴ ‾๑)”

“什么?新螃蟹?”一边树林中,带着蟹钳耳朵兜帽的少年,警觉的探了探头。

“火锅火锅,你知道吗,听说空桑来了一只橙色的超大型特种机甲螃蟹,会喷火、会做饭、会种菜、会搬砖,少主可喜欢了呢!”

“叉烧崽,你在哪里听说的,我听说的是来了一只会分身、会复制自己的超级螃蟹人,少主派他当守卫了呢。”

“哇,原来是这样子的吗?”

“德州,你知道吗?听说空桑来了一只巨型新螃蟹,有48条腿,能同时做100个人的事情,还要接管你的电力能源系统呢!”

“阿符,你怎么也和虾饺春卷他们一样,听风就是雨呢。”德州扒鸡拉了拉帽沿,今天已经不下三个人来告诉他,他的电力能源甚至运输系统,都可能有新人要来接管了。

“是真的,连腊味都那么说了呢~”

“好了,我相信管理司和少主自有安排。不过,空桑现如今正是进行建设的时候,如果真来这么一个得力助手,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分割线————

“好了,蟹酿橙阁下,接下来由我带你熟悉一下周围的环境吧。”

“好的,那就有劳郭管家了。”蟹酿橙也学着锅包肉一样,一本正经的微微欠身行礼。

“哼…”

忽然,一道风影闪过,面前出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黑色深藏着戾气的盔甲和鲜红色的凛冽披风交相辉映,胸前精致刺目的血色刺青如一朵莲花盛开。手中丈余长的画戟伸展着优美的六爪戈头,纯黑的主矛中透着红色血线,似乎有无数的故事可以诉说……

他肆意的黑发衬托着冷峻的面庞,精致的眉目淡然不屑的注视着眼前的人,酒红色的眼眸又似乎有着看穿一切的了悟。

“呵,我还以为是什么呢,原来这就是少主的新玩具呀。”

“新玩具?…是说我吗?”蟹酿橙有些疑惑的挠挠头发。

“对,就是你。”黑色的戟尖锵的指向面前橙色少年的脸庞,骤停在离鼻尖只有一寸远的地方。

然后,又忽而收回。

莲花血鸭将画戟扛在肩上,开口说道:“我是少主心目中永不凋零的红宝石,而你,就是少主的新玩具。”说完,便又如一阵风一样转身离开。

蟹酿橙不解的看向锅包肉:“郭管家,请问这是什么意思呢?每一个人都需要再领取一个少主专属称呼吗?您知道,我是一个机关再造人,可能会不太明白这些。”

锅包肉这时候发挥了一个管家兼外交官严肃认真的气质解释道:“谢酿橙阁下,这里确实很多成员都有自己的一个甚至多个专属称呼,不过这都是大家相互之间自己使用的,并没有刻意的规定,您可以不必在意。”

锅包肉顿了一顿,用他那稳重而好听的嗓音继续说道:“还有就是,刚才那位莲花血鸭其实是新任的空桑安全部部长,他并没有恶意。”

“哦…是这样呀。”

(二)苦槠温情

“橙橙,这几天和郭管家还有大家在一起熟悉空桑的情况,觉得怎么样?能习惯吗?”

“有劳少主费心了,空桑很大、很美,有很多有趣的地方和绚丽的景色,而且我还能和少主待在一起,每天少主亲自检查我的情况……嗯……”

蟹酿橙停了一下,望向窗外的明月,那是由于域位变化,而已经和空桑进行了领域对接的广寒宫。

月辉和星光静静的倾洒,为他度上一层清冷的淡淡辉光。

“这里和广寒宫的清冷不同,和在墨门的时候也不同。研发机关的生活让我感到很亲切和熟悉,但在这里的时候却多了一番热闹,有很多不一样的人,每天都有不同的事情发生。还有悄悄连接人间的餐馆,和可以去往各处的万象阵。在餐厅的时候还可以时常看到那些有趣的凡人……有时候会觉得恍然如梦,过去的我,是否不过是不断的被禁锢于自身存在和那些无数的架构罗网之中呢?其实好久都没有自在的见到其它人和这些热闹的景象了……”

“呃...我好像说了许多奇怪的话。”他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不,并没有。”被称为少主的女孩,拉起蟹酿橙的手,眼睛闪闪发亮的望着他“我明白,从今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归宿和你的家。我…还有大家都会一直和你在一起。”

“嗯…”

“说起来…既然你喜欢热闹和人间,不如有机会的时候我们就一起去人间看一看吧!”

“可以进行你的‘常识研究’!顺便我也完成一点点事情。”少女欢快的说着。

————分割线————

“非命,这次和少主去人间你也要表现的好一点。”橙色头发的少年叮叮咚咚的摆弄着一堆看不出来是什么,却又非常精巧复杂的东西。仔细看会发现少年的身体似乎和常人不同。

他穿着半古半现代样式奇怪的衣衫,布满神秘纹章的青色机甲和金色镶嵌根本就是少年身体的一部分,但他的面容样貌和身形灵巧却又与常人无异。或者说,似乎比常人更加的…精致一些。完全不是像笼子里的金丝雀一样的那种精致,而是整个身形、比例的得体,有一种富于行动的亲切和美。

此刻,他正对着旁边一个近一人高的大家伙说话…嗯,这个大家伙怎么看都是一只——长得方方正正的青铜螃蟹。

咯噔…咯噔…方方正正的大家伙不自在的扭了扭,然后将两只大钳子收到肚子下面。

要…要怎么表现好呀…

橙发少年似乎没有注意大家伙的纠结。

“所以,少主的手为什么总是那么的温暖呢……我和非命也可以变热变冷,可是为什么永远都没有少主的手那么温暖呢…”

————分割线————

万象阵的光芒闪过,婷婷少女和一位橙发少年,出现在了一片阔叶树林之中。此时正值深秋初冬时节,萧瑟的风略显一些凉意。四季常青的大片绿色和零落的金色、褐色、红色交织在一起,大地和缓的起伏着。

远处,一队村民背着背篓,拿着竹竿,在山丘间缓缓行进。

“我说还是要这山里面的苦槠籽,才是最好的!”

“是呀,这山里面的老苦槠树结的籽,豆腐都能多磨几块呢!”

“哎哟,汪婶,你这磨豆腐的手艺,怕是要从村东头乡香到村西头了哟~”

“哎,这汪婶手艺再好跟你有什么关系呀?大伙说是不。”

“我…我这不是说可以学习学习嘛~”

一行人有说有笑的行进。

“今天的收成也差不多了,这进山里,还是要注意安全,不要走的太远。”

村民的身影渐行渐远,向那袅袅炊烟的地方而去。

而另一边…

“救命呀…有人吗…有不有人来呀,救命呐……”

一个约莫20岁左右的少年,此刻正盘腿坐在一个坑里,他穿着最简单的粗布衣裳,身旁放着一个背篓,嘴里还叼着一根草芯。

“我说这怎么到处都是坑啊……哎…真是流年不利呀!”

少年变换了一个姿势,可以更好的看到上方天空…天空就在眼前,可是,出不去呀……

“小哥哥,你不小心掉在这个坑里了吗?”天空边缘突然出现了一个可爱少女的脑袋。

吓我一跳,不过还好有人来了,不用在坑里过夜了。

“小哥哥,你可以抓着我的手,我拉你上来哟。”

“可是…我的脚受伤了,现在站不起来。”

“这样子呀……橙哥哥,我们帮帮他吧…”

腿脚受伤的少年被抱了起来,举向坑口。

“好了,现在可以拉着我的手了,我再拽你出来……哎哟喂…”
“终于救出来了,我叫阿琬,这是我的兄长阿橙,他的武功很好的哟。俗话说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你的家在哪里?不如我们送你回去吧。”

“谢…谢谢你们。”

“真是多谢二位恩人救助吾儿。” 一个约莫40来岁的阿伯在饭桌上拱手道谢。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出门在外,行走四方,理应助人为乐,广助他人。”

“不不,侠士仗义,在下一届农夫也无以为报,只有粗茶淡饭,农家小菜,招待二位,还望不要嫌弃。”

“怎么会呢,大伯热情款待,我与兄长都感却盛情。而且大伯这苦槠豆腐,实在是独具风味。表面上看起来灰褐色的豆腐,入口却质地细腻富有弹性,辣椒和爆炒的味道,比起肉来更混合着一股自然的清香,油而不腻,而且苦槠籽本来的涩味处理的相当好,在此时此地品味一回,比山珍海味更为可口。”

“姑娘真是过誉了,这都是汪婶的手艺。”阿伯和汪婶脸上都笑开了花。

阿伯微微停滞,像是在回忆什么,然后诉说:“其实这苦槠豆腐,以前最早,是没有豆子的时候吃的。据说有一年,村里遭了蝗灾,所有的豆子都绝收了。那时候没有吃的呀,于是有一个阿婆,就发明了用这苦槠籽磨浆做豆腐的方法。这苦槠籽磨出来的时候是苦呀,也好过没有吃的呀!好歹度过了灾荒年,这苦槠豆腐的做法也流传了下来。”

“没想到能得到二位侠士的喜欢,不如待好生安顿之后,我给你们多打包些带走吧。”

“那真是有劳了。”

“阿琬侠士…”正准备洗漱就寝之时,汪婶突然来到了房间里。

“我看侠士与兄长穿着谈吐不俗,是否正是要前往这瓷都景德?”

“汪婶可有何事?”

“是这样的,我有一大儿,在这景德镇十里坊学艺,大儿小时在家很喜欢我做的苦槠豆腐,每年到了这个时候,家里都会给他带上新制的豆腐。但是今年,小儿腿伤,需要照应,还请劳烦二位如果方便,可否……”

“我与兄长刚好也要去这十里坊,想来也是有缘。不如我们捎去便是。”

“那真是再次谢谢二位了,二位侠士,真是人好心好。”继续和汪婶唠嗑了大半个时辰,交代了一些事宜之后,便各自早些休息了。

(三)不可替换

第二天一早,据说村里来到的两位热心侠士,早早的告别,踏上了去景德镇的路程。

“哇塞,我还是第一次坐着螃蟹穿梭在山里。”

少女和橙发少年,坐在一只巨大的方方正正的青铜螃蟹上,此刻正在树林里穿梭,螃蟹身形巨大,但八只蟹脚却无比的灵巧,树林里的阻碍和地形,完全不在话下。而其上载着的少女显得非常的开心,充满了好奇。

“嗯,走这边可以抄近路。非命很可靠的,你担心掉下去的话,可以…可以抱着我。”

“话说橙橙,没想到你可以伪装的这么好。完全发现不了你其实是机关人呢。”

“因为要和少主出来,就稍…稍微准备了一下。”

没过多久,便来到了接近城镇和主道的地方。

两人便将非命藏了起来,接下来的路程步行前进。

景德镇,宋真宗景德元年因镇产青白瓷质地优良,遂以皇帝年号为名置景德。此后发展迅速,在青白瓷的基础上创烧了成熟青花、釉里红及各种单色釉品种,青花瑞兽纹盘便是其中上乘之作,明代洪武年间红烧制兴盛,多产大型器皿,后经历代发展。其产白瓷质地洁素莹然,青花色彩艳丽浓重,斗彩精美空前。其制瓷成就之多,影响之广,为千年来全国制瓷中心。

“凡人果然很有意思,我感到这些瓷器充满了变化和灵感,就像生命一般,美丽,但却易碎。而且破碎了之后,便几乎再也无法还原。”身形修长匀称的橙发少年,欣赏着一只白釉暗花执壶,若有所思的说道。

“所以,生命很珍贵,每一个都是无可替代的存在,我们要珍惜生命的每一个瞬间,这一刻和下一刻。”

“用我的机关术也无法代替吗……”

“并不可以哟,生命总是这样充满了奥妙。”

“嗯…少主,来到这里是因为你喜欢这些瓷器吗?我也可以学着做一些……”

“哇,橙橙,你真是个天才!”少女开心的一把抱住蟹酿橙,然后松开,又蹦蹦跳跳的到另一处去瞅瞅。

————分割线————

“这次的收获真的很大呢~满载而归。”少女和橙发少年已经来到了一个远离人烟的空地,旁边还有一只青铜大家伙。少女手腕一翻,光芒一闪,便出现了一个奇异的阵法。二人走入了阵法之中。

可是光芒闪过,却没有期待之中熟悉的景色,而是来到了一片黑暗空旷的空间之中。似乎永无止境的黑暗里闪烁着奇异交错的光芒。

忽然,一道凌厉的红光伴随着戾气袭来。

女孩的周围立刻出现了六边形蜂窝状的力场盾,其上闪烁着奇异光芒的纹路和青铜螃蟹身上的花纹如出一辙。

而橙发少年已经迎上了来者,并且不知道什么时候戴上了那个形状奇怪的眼镜。

“战斗模式,启动。”

曾在树林里奔跑的青铜螃蟹,此刻已经变成了少年手中的炮型武器和身上的装甲。

“嘿嘿嘿…守在这里果然有大收获呢…”

“哧溜~一个味道很好的化魂,还有一个极品美味的人类混血后备神……哎呀呀,我已经忍不住啦……”

眼前的蚀魔张着丑陋的大嘴,像破碎玻璃般的牙齿和分叉的舌头,此刻正咯吱咯吱地发出声响。而它的四周伸展着数个蠕动的触角,每一个触角之上都有一个青面獠牙的头颅,一边发出哭笑,一边以奇特的路线攻向面前的装甲少年。

但是少年都敏锐地躲过了攻击路径,并且展开反击,一时间火花四溅,光影流窜。

“橙橙小心!这个地方怎么会出现……等等这是……”少女突然凝视着黑暗之中奇异交错的光芒。

空间视角下,两个巨大的阵法之间,出现了绿色的交错,而绿色之中又隐约有着黑色和红色环绕。

“这是…域的位置还在移动?”
“不行,必须解决一下。”少女闭上了眼睛,手上迅速翻飞变化着印法,她周围点点光芒流动着,向着胸前聚集。

“子丑寅卯天机寅,五行运化万象归。”

找到了……最终的对接位置是……丁酉正西,而共振频率是,壬癸坎金……

引导域的频率进行安全对接………

然后,正好可以从这里回去……

“橙橙,我已经打开了正确的通道,我们现在要立即回去!”

此刻,战斗正处于胶着状态,蟹酿橙的青铜甲上已经出现了道道裂痕,但他仍然一次又一次,攻向丑陋怪兽的致命位置。

“哼,真是一只不好啃的螃蟹。”蚀魔似是有着恼怒。

“你不能再向前了。”蟹酿橙手中的装甲炮再次变换形态,周身罩着巨大的火光,冲向了蚀魔的血盆大口。

轰--

爆炸声伴随着巨大的火光。一股凌烈的热浪袭来,六边形力场盾上出现了裂痕。

女孩趁机上前,接过少年炸飞过来的身体,然后化为一道光,流入无边的黑暗之中。

白色的海岸,一边是似乎永无边际的大海,一边是似乎永无尽头的白色沙滩。

沙滩上,有两个小小的人影。

“橙橙,你怎么这么傻,你都不知道保护自己的吗…呜呜呜”

“没有关系的…少主的生命是不可替换的存在,而我的身体却都是可以更换修理的零件和机关…所以会受伤的事情,都应该交给我才对……而且,您不是,带我回来了吗?”

“橙橙……”他躺在少女的怀里,刚刚戴着的形状奇怪的眼镜已经掉落,露出了好看的金色眼睛。可是此时,他淡橙色的头发散乱,亲切而俊朗的脸庞布上了擦伤和划痕,身上撕裂的衣服和破碎的青铜甲垂落,核心的光芒一明一暗的闪烁。但这个时候,他却还在安慰别人不用担心自己……

“不是这样的,橙橙,你永远都是我心目中……不可替换的存在。”
“你能明白吗?……所以请你…不要这样对待自己。呜呜,你要是修不好了可怎么办呀……”忍不住将他紧紧的抱住,流出泪水。

“唔…对不起,少主好不容易才将我修好,现在一不小心又被我弄坏了…”

“橙橙!”

“嗯嗯,我明白,少主是将我当成和自己一样的存在。”

他有些艰难的抬起右手,想要捋起女孩的一缕发丝,耀金色的眼睛清澈而透明。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明白在少主心里…这样的感觉…非常的好呢……”

“好了,不要说了,我现在马上带你回去!受损到这种程度,只有试试最彻底的食魂调理重塑!”
“只能…但愿对你这个机关人也有效果吧……”

少女将蟹酿橙扶起来背在背上,他比较高,双腿一不小心便会拖在地上,但是现在也管不了这么多,尽量调整重心,搭拉着他的胳膊在白色的沙滩上行走,只要越过这一片边境的外缘区域,到达主域内,一切就好办了………

(四)心跳

“域之间的对接已经稳定。蚀魔也彻底清理,本座现在就是空桑和广寒宫两个领域的镇守神兽了。”陆吾又恢复到了猫咪的形态,慵懒的趴在茶几上。

“少主,这次真的很危险呢。还好德州在发现流星雨的异动后,第一时间启动了危机响应机制,而莲花则拎回来了陆吾。最后鹄羹和佛跳墙根据春卷和青团发现的火流星方向,在荒沙海岸发现了您。”毫无破绽的管家,简要的重复着已经发生和知晓的事情。

“各方响应及时,特别是学社那边的观星记录……做的很好……主要场所和阵法均保存完好。五味使那边我也已经做好了对接工作…而月华之力让空桑的产出……”

“好的锅包肉,真是辛苦你了。”我们的完美无敌可爱满分少主现在已经有些困倦的趴在了桌子上。

“……咕哝…呼噜……”少女和猫咪都趴在桌上,轻轻起伏的呼吸,在夜色下构成一幅静谧柔软的景象。

仍然一丝不苟的管家静静的矗立,他穿着的淡金色燕尾礼服好像有一层朦胧的光,然后他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副质地细腻的白色手套。

戴着洁白手套的管家,动作极轻的将少女抱起,走向卧室,安放进柔软的被窝里。做好一切后,便悄无声息的关门离开,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分割线————

空桑阳光明媚的一天上午。

“少主,我可以仔细听一听你的心跳吗?我现在负责空桑建设和设备提供。收集更多的生物数据,可以让新机甲与生物体更相契合。”蟹酿橙温柔的嗓音突然发出询问。

“只要像这样,轻轻的拥抱一下…我就可以了解到您详细的数据。”

少女轻轻的与面前的人拥抱,微微侧头靠在他的胸前。

咚咚…咚咚…

……!!

他的身上完全没有机甲与金属的味道,而是非常淡的柑橘类混合清香,身体也完全没有金属的冰凉,而是有一点点温暖的温度,与常人无异的身体,甚至感觉得到心跳与脉搏……。

“?…你又做了什么吗?”少女抬头望着他。似乎是预期之中,又意料之外的事情。

“其实我并没有做太多,当我的身体和灵魂被调理重塑的时候,我便感觉到自身发生了一点点不一样的变化…这种感觉让我…想到了你……于是我就顺着这样的变化、这样的感觉…去让自己存在、修复…我仍然没有失去以前的能力,但现在的我却与您更加的相接近。”

他静静的望着面前这位带他来到空桑、与他走过许多路程的女孩,清澈的眼神和温暖的面庞,在阳光下像一幅美丽的画卷,让人想要珍藏。

说起来,橙橙最近确实和以前有点不同。不再总是戴着形状奇怪的眼镜,或者一个人跟螃蟹说话,可以和青团一起玩耍,一品锅一起踏青,和火锅一起做饭,甚至看到过他和龙井一起品茶…包括他住所的装饰格局都更加的敞亮,还有他热爱的设计制作的那些物品,都少了一分机关精巧的宣示,多了一分温润隐逸的简单和自然。

“嗯,我感觉到了。”

他实现了自己的愿望。重新拥有了一颗真正的心。一颗能够承载着感情,感知这世间最细不可察的真相,柔软脆弱而又坚强的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