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华歌草纸

35浏览    9参与
Claire

【80fo感谢】点文

乙女向点文,可提名你钟爱的刀剑男士,博主开一人车或多人车,24日截止统计。
如果能留下你想看的梗就更好了
(੭ु ›◡ु‹ )੭ु ˄̻ ̊ ˄̻ ̊ ˄̻ ̊ ˄̻ ̊

乙女向点文,可提名你钟爱的刀剑男士,博主开一人车或多人车,24日截止统计。
如果能留下你想看的梗就更好了
(੭ु ›◡ु‹ )੭ु ˄̻ ̊ ˄̻ ̊ ˄̻ ̊ ˄̻ ̊

Claire

高嶺の華は乱れ咲き(中篇)

CP:鹤丸国永*女审神者,现代paro,女审神者有姓名,ok请走链接。

有车,请注意避让。

CP:鹤丸国永*女审神者,现代paro,女审神者有姓名,ok请走链接。

有车,请注意避让。

Claire
駐車場 Tag已标记,吃粮更方...

駐車場

Tag已标记,吃粮更方便。

https://clairevolution.wordpress.com/

駐車場

Tag已标记,吃粮更方便。

https://clairevolution.wordpress.com/

Claire

【60fo感谢】午後のオヤツ  


三日月宗近✘女审神者

还愿车。女审神者无名,第一人称角度注意!


三日月宗近✘女审神者

还愿车。女审神者无名,第一人称角度注意!

Claire

【中秋小劇場】花嫁は雫の如く

CP:鶴丸國永*女審神者,獨立本丸。

走评论链接。

CP:鶴丸國永*女審神者,獨立本丸。

走评论链接。

Claire

【压切长谷部*女审神者】Untouchable

长谷部*女审神者 现PARO,OOC,人设崩坏,幼儿园文笔,意识流,内涵破车,雷者慎入

长谷部*女审神者 现PARO,OOC,人设崩坏,幼儿园文笔,意识流,内涵破车,雷者慎入

Claire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Temperance

现PARO   OOC 私设如山 骨科 女审神者有名 假车

 

CP: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歌仙兼定友情客串 

 

“呼,我都已经40岁了。”

 

男人几乎是瘫倒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一声无力的哀叹自他唇形姣好的口中逸出。

 

声名赫赫的粟田口财阀长子---一期一振,今天也没能摘下黄金单身汉的帽子。

 

方才饮下的伏特加烧热了身体,飘飘然之际,沉寂的过往仿佛一张张慢速播映的幻灯片,

或清晰或模糊地铺开在脑海中。

 

水蓝的...

现PARO   OOC 私设如山 骨科 女审神者有名 假车

 

CP: 一期一振&女审神者  歌仙兼定友情客串 

 

“呼,我都已经40岁了。”

 

男人几乎是瘫倒在柔软的布艺沙发上,一声无力的哀叹自他唇形姣好的口中逸出。

 

声名赫赫的粟田口财阀长子---一期一振,今天也没能摘下黄金单身汉的帽子。

 

方才饮下的伏特加烧热了身体,飘飘然之际,沉寂的过往仿佛一张张慢速播映的幻灯片,

或清晰或模糊地铺开在脑海中。

 

水蓝的发,蜜金的瞳,俊秀的面庞,挺拔的身姿,一期一振完全可称得上是形貌昳丽。除却一身好皮囊,他更是成绩优异,运动全能,待人接物彬彬有节,举手投足间透露出的大家风范引得一众女生发出标准的花痴尖叫。

 

“一期哥哥就是王子殿下啊~~”泛着粉红泡泡的迷妹们从不吝惜自己的溢美之词,还不忘向男神拼命挥手昭示自己的存在。类似的场景每日要上演数次,他早已是见怪不怪,心里甚至隐隐有些厌烦和疲累,但自小良好的家教会帮助他在这种时刻让嘴角依然保持上扬的弧度。

 

一期一振一度以为自己的高中生活会在女生们的青睐之中平淡地画上句点,因此当安热莉卡在冬月的某个午后骤然闯入他的生命里时,他的大脑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初次的相会发生在一期一振学校不远处的团子店。面对面的陌生女人有着一头烟灰色的波浪长发,紫晶的眸子清亮而深邃,黑洞一般地,将他好奇却又略带抗拒的目光尽数收了进去。此前,他已从父亲那里知晓了这个异母姐姐的存在。这位身量纤纤,风姿绰约的美女正是老吉光年轻时在海外一夜风流的结果。

 

枝繁叶茂的粟田口财阀子代清一色均为男性。日益老去的粟田口吉光开始变得无比渴望儿女双全承欢膝下的日子,所以当他得知自己流落在外二十年的女儿的下落时,几乎是立刻把她接回了日本。

 

彼时,在团子店抹茶的香氛中,安热莉卡樱色的薄唇一张一合,诉说着她的来意与经历。直到新月初升,这场会面才宣告结束。她究竟说了些什么,一期一振已经无从忆起,只记得她的面容,似乎与热播的海外剧中人鱼小姐的影像,奇妙地重叠了起来。

 

一期一振不清楚自己对安热莉卡抱着怎样的感情。不过可以肯定的是他并不讨厌她。许是因为下面有众多弟弟,一期一振总是以成熟可靠的形象示人。长此以往,人们很容易就忘记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孩子,同样渴望拥有一个可以依赖,可以倾诉,可以撒娇的对象。

 

 

 

安热莉卡的到来恰逢其时,温柔可人的她用着几近溺爱的方式宠着这个小大人。她的1LDK与一期一振的住所仅仅相隔一条窄街。甫一入夜,他抬眼便能看到她的屋内亮起柠檬黄的光彩。柔和的亮光直直照进少年的心底,令他的唇边绽放出会心的微笑。

 

尽管时常赖在她的公寓,他并不清楚她的工作内容。女子的书桌干净简单,一本泛黄的辞典,一支半心的水晶笔和一摞记载着他看不懂的文字的稿纸即是全部。这并非一期一振想要了解的事情。于少年而言,安热莉卡是姐姐,是给予他无微不至照顾的人,更在时光流转间变成了一种信仰。

 

所以,当白发的竹马鹤丸国永试探性地问出莉卡姐有没有男友的问题时,一期一振立刻向好友报以一枚和善的微笑,仿佛对方是觊觎姐姐已久的电车痴汉一般。受挫的鹤丸见状只得作罢,低头继续喝起了海盐味的运动饮料。

 

安热莉卡自然是有男朋友的。但一期一振也从未见过他的庐山真面目。名唤细川的男子据说在知名学府中担任国语教授,不但擅长泼墨挥毫,舞刀弄剑也是一把好手。安热莉卡的桌上偶尔会多出几封来自那个男人的和歌情信,恋爱的酸味让少年数次蹙起好看的眉。

 

某一日,当他发现价值不菲的Darry Ring出现在安热莉卡的无名指上,女子对着它展现出别样的动人笑容时,心中有过震惊和那么一丝不悦,带着孩子气的独占欲和不孩子气的不甘。

 

 

 

大学毕业后,一期一振在家族的安排下和丰臣家的小女儿开始拍拖。女孩声称对一期一振一见钟情,非他不嫁,但她的精灵古怪和占有欲却让一期一振招架乏力。不明就里的旁人都对这对眷侣发出艳羡的赞叹,这其中苦楚,一期一振倾数倒给了安热莉卡。

 

他时不时会在与她相聚的日子,发发心中压抑下的牢骚,而此时安热莉卡会为他递上一角舒芙蕾,同时不忘摸摸他毛茸茸的脑袋。金属质地的坚硬女戒在不经意间剐蹭到他的头皮,直压得少年胸口血气沸腾,又伴着蚂蚁噬心般的隐痛。

 

也许正是应了那句“金童玉女难长久”的俗话,一期一振和丰臣小姐本就脆弱的感情纽带注定是要断裂的。在某个燥热不已的仲夏夜,在各种内因外因的促动下,一期一振和丰臣小姐在看完电影后,大吵一架不欢而散。

 

从影院出来已经不早,被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淋成落汤鸡的一期一振只觉得自己被这个世界所抛弃。至此,所有积累起来的愤怒与委屈骤然爆发,往日坚强的青年径直红了眼眶。低声的嘶吼和止不住的抽泣不时惹来路人同情的目光。

 

鬼使神差地,一期一振走到了安热莉卡的门前,右手握拳轻轻扣了两声。不多时,安热莉卡烟灰的长发便因为夜风的关系抚上了青年的面颊。暗夜浮光之中,安热莉卡的身影亦真亦幻,淡淡的茉莉花香钻入他的鼻腔,深入骨髓。青年只觉得一阵阵头晕目眩,曾几何时,蜜金的瞳蒙上水雾,白净的面孔浮现出明亮的潮红,胸肺中涌起抑制不住的喧嚣。

 

 

毫无预警地,他捉住她的双手,炙热的双唇在她心口的娇嫩肌肤上大力吮吸,直至留下深深的红痕。意欲作乱的双手在与她四目相接时骤然停下。紫晶的眼仿若无波古井,竟映不出他的面庞。

 

一阵短暂的沉默后,一期一振已然顾不上被他推倒在地的异母姐姐,跌跌撞撞,落荒而逃。

 

至于怎样回到了本家的别墅,一期一振已经想不起来。又过了数日,便收到安热莉卡要离开日本的消息。相比于老吉光的不解,一期一振却宛如已经预知一般,从头到尾不曾便显出丝毫的震惊。

 

后来的事情大抵无足轻重了。每个圣诞夜,都会有小巧精致的卡片承载着寥寥几句问候漂洋过海而来,却再无其他。

 

墙上的挂钟敲响了第十二下,男人也在酒精的作用下沉沉睡去。愿明天也会风和日丽。

 

 

 

Claire

【歌仙兼定*女审神者】桂花糖藕(清水版)

歌审小段子 OOC 第二人称注意,私设如山

 

梅雨纷纷落,食藕正当时。

 

你自小长于江南,对桂花糖藕这道小食有着近乎偏执的喜爱。

 

你站在水池边,耐心地洗去洁白莲藕中隐藏的细沙和黑泥,抄起了手边的小刀熟稔地削去粗糙的外皮。大概是担心清理得不够,你又仔细冲洗了几次,这才满意地将食材搁置在案板上。

 

看着已经泡好的,光泽可人的糯米,你的唇角勾起一抹微小的弧度,小到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不紧不慢地拿出裱花袋,将晶莹的米粒填进莲藕的小洞中。撒上桂花和冰糖后,便只消在蒸锅上停留一时三刻,就能收获美味了。

 ...

歌审小段子 OOC 第二人称注意,私设如山

 

梅雨纷纷落,食藕正当时。

 

你自小长于江南,对桂花糖藕这道小食有着近乎偏执的喜爱。

 

你站在水池边,耐心地洗去洁白莲藕中隐藏的细沙和黑泥,抄起了手边的小刀熟稔地削去粗糙的外皮。大概是担心清理得不够,你又仔细冲洗了几次,这才满意地将食材搁置在案板上。

 

看着已经泡好的,光泽可人的糯米,你的唇角勾起一抹微小的弧度,小到连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不紧不慢地拿出裱花袋,将晶莹的米粒填进莲藕的小洞中。撒上桂花和冰糖后,便只消在蒸锅上停留一时三刻,就能收获美味了。

 

终于做好了。

 

你却一反常态没有立刻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红梅图案的瓷碟,码放着你方才的作品。似乎是担心甜度不足,你又向其中添了足足两勺枣花蜜,这才安心地收入精致的漆红食盒。

 

叩开近侍的房门,却没看到你希望中的紫色身影。些微的失落在心尖漫开,难道就这样打道回府吗?

 

就在你犹豫不决的当口,一双纤长有力的大手自背后环住了你的细腰。

 

他充满磁性的声音回荡在你的耳际,直引得你浑身颤栗,径直倒进他的怀抱。

 

“小女不才,做了家乡的风味,且请公子莫要厌弃才好”

 

“最难消受美人恩,我既自诩雅士,自当不负姬君所望”

 

“甚是美味,不过尚且在甜度上欠了一分”男人皱起了好看的眉。

 

本想做到尽善尽美,末了却仍旧出了岔子。你暗暗懊恼之际,男人擅自捉住你的红唇,插进黑发中的手加重了亲吻的力道。

 

“不够的花蜜,就请姬君来补足吧”

 

你倒在和室的地面,抬眼对上他的,觉得爱吃桂花糖藕实在是太好了。

 

Claire

【歌仙兼定*女审神者】夏夜的十点半钟

和纸门外,夜风卷起茉莉的香气,徐徐吹进屋内。

“审神者大人,请选择您的初始刀,开始正式就职吧”见我持久没有动作,白狐发出了略带不满的催促。

“唔,世界上为什么有选择这种东西啊”我暗自嘟哝着,连简介也来不及细看,赌气似的按下了按钮。

随后,白狐将一枚精致的符纸郑重地交到我手中,示意我可以开始降灵仪式了。我试图集中自己的精力,虔诚地念起咒语。

不多时,一位陌生男子出现在大广间内。

“我是歌仙兼定,喜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关照。”

“您好,我是----”

“审神者大人,还请不要忘了,您的真名绝对不可以透露给刀剑男子。”眼看我要出于现世的习惯说出真名,白狐骤然提高了音量提醒道。

“您好...

和纸门外,夜风卷起茉莉的香气,徐徐吹进屋内。

“审神者大人,请选择您的初始刀,开始正式就职吧”见我持久没有动作,白狐发出了略带不满的催促。

“唔,世界上为什么有选择这种东西啊”我暗自嘟哝着,连简介也来不及细看,赌气似的按下了按钮。

随后,白狐将一枚精致的符纸郑重地交到我手中,示意我可以开始降灵仪式了。我试图集中自己的精力,虔诚地念起咒语。

不多时,一位陌生男子出现在大广间内。

“我是歌仙兼定,喜爱风雅的文系名刀,请多关照。”

“您好,我是----”

“审神者大人,还请不要忘了,您的真名绝对不可以透露给刀剑男子。”眼看我要出于现世的习惯说出真名,白狐骤然提高了音量提醒道。

“您好,从今天起我就是您的审神者了,新人上任,尚有诸多不足之处,万望您不吝赐教才是。”

匆匆打过照面,我方有余裕微微抬起低垂的头,打算仔细看清男子的面容。

巧的是,他似乎也抱着同样的想法。

就这样,我们四目相接了。

那一刻,名为爱情的风吹皱了我平淡无奇的少女时代。

耽溺于他碧蓝色的眼波,我连自己的耳根烧得发红都未曾注意到。燥热烦闷的夏日因为胸中饱含的春情不再难熬。

可能有后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