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

6114浏览    237参与
无 瓤 西 瓜
哈哈!!邪教吃了好多年产粮还是...

哈哈!!邪教吃了好多年产粮还是第一次!我没疯!哈哈!

哈哈!!邪教吃了好多年产粮还是第一次!我没疯!哈哈!

浪初诶_

今日人设ww


啊马上就是老王生日了吗


我还没画好贺图x


先吹爆下面的画师dddd


-P1策划人: @黯焰 


角色:芬/兰(提诺·维纳莫伊宁)


自定义姓名:西蒙·维那莫依宁


-P2策划人: @一颗可爱的小鱼丸 


角色:普/鲁/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自定义姓名:帕德里斯·贝什米特


-P3策划人: @铀 


角色:波/兰(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


自定义姓名:菲莉卡·c·...








今日人设ww


啊马上就是老王生日了吗


我还没画好贺图x


先吹爆下面的画师dddd


-P1策划人: @黯焰 


角色:芬/兰(提诺·维纳莫伊宁)


自定义姓名:西蒙·维那莫依宁


-P2策划人: @一颗可爱的小鱼丸 


角色:普/鲁/士(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自定义姓名:帕德里斯·贝什米特


-P3策划人: @铀 


角色:波/兰(菲利克斯·卢卡谢维奇)


自定义姓名:菲莉卡·c·卢卡谢维奇

刘俣。

【aph/斯拉夫组。】多篇短文。

#世仇组短篇。

by.喀淫。


赠。江独明。


—甜蜜—

菲利克斯很享受和伊万在一起的时候,毕竟他们曾经甜蜜过。

——这都是幻想。


—草率—

战争都是自损八百的,就算胜利了,有时候也是毫无意义的战争。


—仇恨—

菲利克斯每日每夜都在想报复伊万,却始终没有行动。


—无知—

伊万后悔。

他后悔极了。

这简直是一件国生大错。


—轻蔑—

菲利克斯从来不向别人示弱。他可是欧罗巴的奇迹,被誉为不死鸟的国家呢。


—日月之间—

所谓“明”,意味着什么?

菲利克斯从未想过。

伊万亦如。


—江—

维斯瓦河的奇迹,永远留在菲利克斯心中。他始终宁愿相信这是神祝福了他,也不愿相信是布拉金家的内部状况。...

#世仇组短篇。

by.喀淫。


赠。江独明。


—甜蜜—

菲利克斯很享受和伊万在一起的时候,毕竟他们曾经甜蜜过。

——这都是幻想。


—草率—

战争都是自损八百的,就算胜利了,有时候也是毫无意义的战争。


—仇恨—

菲利克斯每日每夜都在想报复伊万,却始终没有行动。


—无知—

伊万后悔。

他后悔极了。

这简直是一件国生大错。


—轻蔑—

菲利克斯从来不向别人示弱。他可是欧罗巴的奇迹,被誉为不死鸟的国家呢。


—日月之间—

所谓“明”,意味着什么?

菲利克斯从未想过。

伊万亦如。


—江—

维斯瓦河的奇迹,永远留在菲利克斯心中。他始终宁愿相信这是神祝福了他,也不愿相信是布拉金家的内部状况。


—独—

一家人却要搞个体,甚是世仇。兄弟见面本该和谐却只有满满的怨恨

无论怎么样都原谅不了对方所做的一切。甚至觉得处处是对方留下的钉子,故意针对着。没人坦白,开口。


—明—

战争结束也依旧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光,内心空虚着始终得不到满足,却总是能从各种事物上看到对方的影子。


——彼此留念,彼此憎恨。


章余san
我喜欢的角色!( 作 画 严...

我喜欢的角色!( 作 画 严 重 崩 坏
竟然全是长发还有四个是金发(?

我喜欢的角色!( 作 画 严 重 崩 坏
竟然全是长发还有四个是金发(?

银吞

“我曾三次死去,三次在土里睁开双眼,我亡国的时间足够一代人尸骨朽烂,而今我再度张开旗帜,告知行在天上的魂灵,我终于归来。” ​​​

“我曾三次死去,三次在土里睁开双眼,我亡国的时间足够一代人尸骨朽烂,而今我再度张开旗帜,告知行在天上的魂灵,我终于归来。” ​​​

老哈ZXN

把七月中旬的旧文补完,纪念1939年保卫战

       我又见到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这回会面的地点是常年被雾气缠绕的伦敦空兵营,可不是巴黎或华沙的某座豪宅。他一到,我立马瞅见他被硝烟熏脏的金发。要知道,头发可是这位爷的珍宝,当年他在华沙和我签《互助条约》时,那头柔顺光亮的鬈发没少令我失神,难怪他常对柯克兰硬扎扎的头发表示嫌弃。

       波诺弗瓦朝我这边走来,对我扯了一脸苦笑:“辛苦了,卢卡谢维奇。”他并未解释那通没有回应的电话(1)。虽然我深知“国家利益至上”的宗旨,还是耿耿于怀。重获独立时,上...

       我又见到弗朗西斯·波诺弗瓦。这回会面的地点是常年被雾气缠绕的伦敦空兵营,可不是巴黎或华沙的某座豪宅。他一到,我立马瞅见他被硝烟熏脏的金发。要知道,头发可是这位爷的珍宝,当年他在华沙和我签《互助条约》时,那头柔顺光亮的鬈发没少令我失神,难怪他常对柯克兰硬扎扎的头发表示嫌弃。

       波诺弗瓦朝我这边走来,对我扯了一脸苦笑:“辛苦了,卢卡谢维奇。”他并未解释那通没有回应的电话(1)。虽然我深知“国家利益至上”的宗旨,还是耿耿于怀。重获独立时,上级们都认为英、法是波兰最强大、最可靠的盟友,现在看来真是莫大讽刺。一切都得靠自己——空兵营的生活让这道理更明白。
       沉默一会儿,我们谈起战况。纳.粹点燃的战火要烧遍欧罗巴:从斯洛伐克开始,捷克、奥地利、波兰、丹麦、挪威、卢森堡、荷兰、比利时……现在轮到法国。又有无数片麦田被践踏、无数双种谷物的手要持枪!不少波兰的兄弟都在这营里——还有许多来自别国的同命人。“我们都背井离乡。”同营的丹麦伙计丁马克表示。波诺弗瓦的紫眼睛里有层朦胧的水汽,像极了伦敦天空挥之不去的迷雾。他定在想念凯旋门吧!毕竟我也想念华沙,想念克拉科夫,想念丽莎和柳巴们,想念金黄的稻田和油菜花……别嫌这话老套!这是我最真挚的情感。稻田、油菜花和美丽的姑娘并非我专用的意象,天底下不知还有多少人在集中营内、战场上、地下室里不断重播这些美好的回忆哪!不……说不定波诺弗瓦在想念某天和风细雨中不慎落地的康乃馨瓣,毕竟这个时候,就连十年前多吃的一口黑面包都能成为珍宝似的回忆。

       “咳,真是可惜了塞纳河!”波诺弗瓦轻轻晃头,以这句话作为战况的总结。我猜德军的坦克没少令他吃苦。这些“水箱”沉重的履带轧过成千上万法军士兵的躯体,在他的金发上印下道道黑痕。他的苦笑还停在嘴角。我没有转移话题继续交谈。已经没什么话能延续两个流亡者的交流了。

       我们在瞬间分别,连挥手的仪式都免除了——战场上的告别也是瞬间的,从未有过挥手的惯例。伦敦的迷雾依旧萦绕在波诺弗瓦身上,烟熏的发几乎与灰蒙蒙的天融为一体,但还是在雾中留了一片黯淡的金。

注:

(1)“没有回应的电话”:借用Zniszczenie老师在Youtobe上投稿的视频《Hetalia-1939》中情节(可见B站av28215059),指1939年德国“闪击”波兰后英、法未及时提供援助。

Kletki

波捷
今天也不会画背景不会上色不会搞光影
背景是在捷/克国/家博物馆拍的瓦茨拉夫广场

波捷
今天也不会画背景不会上色不会搞光影
背景是在捷/克国/家博物馆拍的瓦茨拉夫广场

我————————————————就想知道名字可以起的有多长

酒鬼什麼的感jio有點可愛。
(波波手裡的是精餾伏特加,托裡斯喝的是艾麗塔甜起泡酒,面前的是起泡酒和立陶宛啤酒。

酒鬼什麼的感jio有點可愛。
(波波手裡的是精餾伏特加,托裡斯喝的是艾麗塔甜起泡酒,面前的是起泡酒和立陶宛啤酒。

谜之路人君x

重温了一遍黑塔利亚然后疯狂截图!——

P1-3 放到了一块变成了恶友三人打电话普爷邀请喝酒(?)

重温了一遍黑塔利亚然后疯狂截图!——

P1-3 放到了一块变成了恶友三人打电话普爷邀请喝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