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菲欧娜

12232浏览    794参与
咸鱼江L
占祭练习有时间再上色√

占祭练习
有时间再上色√

占祭练习
有时间再上色√

夜淼用生发剂

马克笔画得有点腻所以就最近在画水彩的坑

这会就拿菲欧娜开刀(bu

因为崩三玩多了所以就不由自主地给画了一个菲欧娜圣痕真的

我也不知道是上还是中还是下jpg

马克笔画得有点腻所以就最近在画水彩的坑

这会就拿菲欧娜开刀(bu

因为崩三玩多了所以就不由自主地给画了一个菲欧娜圣痕真的

我也不知道是上还是中还是下jpg

悖论字♡.

『梦祭』献祭给海妖的歌声(7)

梦境之地的最后一朵花也终于没了再举起花瓣的力气,一切生命都默不作声的收起了活力,唯有往日最先承受不住凉意过早入睡的海蛇妖此刻还醒着,自从上次少女来了之后,浮起的太阳就再也没有落下。不知道她在瀑布下的那块大石头上坐了多久,连双腿什么时候又变回了蛇尾都无所察觉。


入冬了,少女还是没有回来。​


她的神依旧没有回应她,​有些决定终归是要她自己来做,不能拯救,也绝不会复仇。

菲欧娜跋涉在一片沙漠中,​夜间的沙子冷的刺骨,抬眼皆是苍凉,狂风卷过,她被吹得跪伏在地,发丝狂乱地想在风中抓住什么,这样挺好,没有海市蜃楼,只剩下残酷的赤裸裸的真实。

『南山的一场滑坡又掩埋了四千余人』​

与我何干。

『东海的一...

梦境之地的最后一朵花也终于没了再举起花瓣的力气,一切生命都默不作声的收起了活力,唯有往日最先承受不住凉意过早入睡的海蛇妖此刻还醒着,自从上次少女来了之后,浮起的太阳就再也没有落下。不知道她在瀑布下的那块大石头上坐了多久,连双腿什么时候又变回了蛇尾都无所察觉。


入冬了,少女还是没有回来。​


她的神依旧没有回应她,​有些决定终归是要她自己来做,不能拯救,也绝不会复仇。

菲欧娜跋涉在一片沙漠中,​夜间的沙子冷的刺骨,抬眼皆是苍凉,狂风卷过,她被吹得跪伏在地,发丝狂乱地想在风中抓住什么,这样挺好,没有海市蜃楼,只剩下残酷的赤裸裸的真实。

『南山的一场滑坡又掩埋了四千余人』​

与我何干。

『东海的一场海啸吞没了两座城市』​

那又如何。

『是啊~那是我的事情,你是最无辜的人了』​

……

『她依旧未能入眠』​

菲欧娜一顿,小小的身影立在沙丘上,看起来就像一个狂风中摇摆的小小的仙人掌。​


孤独。



为什么跟我说这个。

​『你知道不会得到答案的』

逼我回去么,继续做为祥或瑞?

『如此更好』​

果然人与神的隔阂永远不能化解。

『那就是你们的事了,不过她啊……三千年了,还没有磨灭她那愚蠢的想法吗』​

她……她究竟是怎样的。

菲欧娜知道伊德海拉​并不温和,所以人们容不下她,对海蛇妖虚假的尊敬和背后的恐惧憎恶,对恶神来说并不是什么养料,祂们的世界也容不下她又是为何……


她说过去的事都不记得了,现在未来变得可以期待了,那编织未来不好吗?


好啊,过分美好了。美好到她忘了那未来是几个人的份量。



伊德海拉还是睡着了,深海较稳定的水温让她对温度更加敏感了,十二月十三日,她坚持不住了。

在此时误入梦境之地的人这样描述,那里从来没有这么冷过,天空没有结冰,天外的风还是可以吹进来,出现过一段时间的太阳和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都消失了,地面上有植物吗?好像是有过,因为土是湿的,听说之前的梦境之地干燥到空气都像是在燃烧。地面踩上去是湿软的,但不像草坪那么美好,反到像……像是一层土下掩埋着什么巨大的生物在蠕动。

据说梦之女巫就在不久前突然出现的一处像模像样的山涧中,但是没有人进去过,或者……没有从那里出来过。


梦境之地的土地开始渐渐沙漠化,伊德海拉知道这变化与自己的心境相关,只是有些不同的地方,在那些斑驳的沙滩蔓延着连在一起之后,她看出来了,这是一个未曾见过的图案,这就在她的能力范畴之外了。

沙子下面的怪物扭动起来最终跃出了地面,无头无尾的疯狂交织在一起……

中间是一只眼睛,眼睛四周有一些发散的线条,最后以这只巨眼为直径有一个巨大的圆,伊德海拉没有让它们停下来。怪物们愈发疯狂,涌动的蛇身中突然冲出了头部,一下子狂乱的扭动就有了方向,那头绕着圈逆时针走完了一周,刚好咬住刚冒出来的尾部。

它们安静下来了,又沉回到暗无天日的地下,消失的瞬间沙子都变成了水,激起了十几米高的水花,水花落下之后,她看到了她一直在等的人。

伊德海拉离开的地方有一棵小草冒出了芽。

少女在她面前屈膝行礼,提着破破烂烂的衣角,抬头便看到了那位作恶多端的海蛇妖,

“对不起,久等啦。”


♢关于此篇的一些解释,虽然这完全不是一个好习惯(这说明我根本没在正篇讲清楚故事),但我回看也一时不知道在哪里再增添一些,隔壁坑的番外写的比正文还多……

♢菲欧娜的离开:在她看到长生的一刻就知道了,这次她被献祭给大海又是长生的缘故没有死。之前扔掉长生的种子说再尝试最后一次,如果这次依旧对人们失望,或者被迫害,就可以真的放弃希望安心去死了,但是她还是找到了长生,而且长生已经发芽长成了,所以她说“是希望揪着我不放啊”。

所以菲欧娜依旧需要去做那些徒劳的拯救,即使她不去,门之钥也会将她带走,只是当门之钥出手的时候菲欧娜还是不是菲欧娜就不好说了(和善的微笑)。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又能回来呢?祭司的技能大招都了解吧~在这里加入私设,可以与有双向联系的人之间建立通道,在伊德海拉忘记菲欧娜之前是伊德海拉→菲欧娜的单向联系,菲欧娜→伊德海拉的单向联系是那个梦魇娃娃,伊德海拉做的随身物品。

之前“装修”梦境之地的时候,因为菲欧娜带着这个娃娃,海拉可以在梦境中体会到菲欧娜见到的景色,现在因为这个娃娃,菲欧娜可以回到她身边。本来(咕咕咕的这段时间)我是想让海拉拿着这个娃娃坐在瀑布下边的,但是后来想想这也太无情了,我才不会说是因为忘了这条才加的联系的设定。

♢那也要菲欧娜自己决定回来啊,她怎么想通的,这我还没想好,以后写。

♢这么一解释我感觉正文什么都没体现……



上巳IV
偷偷摸鱼。——————————...

偷偷摸鱼。
——————————————————————————
试试新笔刷
悲伤,谁告诉我大学很闲的。

偷偷摸鱼。
——————————————————————————
试试新笔刷
悲伤,谁告诉我大学很闲的。

南栀晴

发一些十月到十一月的手绘合集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我个人认为比较好的,其他的都太渣了呜呜呜)
前两张是我家祭司宝贝的万圣节贺图
(一张Q版一张美型)
后面两张就是随便画画的了(ಥ_ಥ)

拍照的时候窗户自动打光哈哈哈哈哈哈

我太菜了!

发一些十月到十一月的手绘合集
(当然这只是一部分我个人认为比较好的,其他的都太渣了呜呜呜)
前两张是我家祭司宝贝的万圣节贺图
(一张Q版一张美型)
后面两张就是随便画画的了(ಥ_ಥ)

拍照的时候窗户自动打光哈哈哈哈哈哈

我太菜了!

skysea
掏出我的彩铅画完了这幅《夜空中...

掏出我的彩铅画完了这幅《夜空中最blingbling的star》
啊感觉上了色还没有上色前好看……(这个算崩了吗?)(卑微)

掏出我的彩铅画完了这幅《夜空中最blingbling的star》
啊感觉上了色还没有上色前好看……(这个算崩了吗?)(卑微)

skysea
随便摸的鱼(发个进度)不要问我...

随便摸的鱼(发个进度)
不要问我为什么名都签了色还没上完,你们眼前这幅图是靠一支铅笔和一张餐巾纸弄完的,在学校没有彩铅蜡笔什么的,然后没事干就先把名签好了hhh
《夜空中最blingbling的star》名字来源于同学,真的很佩服她的脑洞

随便摸的鱼(发个进度)
不要问我为什么名都签了色还没上完,你们眼前这幅图是靠一支铅笔和一张餐巾纸弄完的,在学校没有彩铅蜡笔什么的,然后没事干就先把名签好了hhh
《夜空中最blingbling的star》名字来源于同学,真的很佩服她的脑洞

光着吃

【鹿鹿用手提着菲欧娜的裤裤?】我不知道为什么鹿鹿有了动作挂件,即将迎来整改,却还是很冷,你觉得不香,是你没被抱过!
ps:我画着画着,突然就有了.挂件!原来画画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鹿鹿用手提着菲欧娜的裤裤?】我不知道为什么鹿鹿有了动作挂件,即将迎来整改,却还是很冷,你觉得不香,是你没被抱过!
ps:我画着画着,突然就有了.挂件!原来画画真的可以为所欲为!

你好我是素素

欧利蒂丝庄园的故事(73)

周围的风弱了下来,船缓慢的在黑暗中漂浮,像是穿越了整个星系。裘克的手紧紧地抓着船沿,颇有些好奇的将头试着伸出去,想要看看下面的景色。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船上呆好。向下看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菲欧娜将手从舵上缓缓拿开,看着舵自己掌握着平衡,终于舒口气,寻了一处坐下来。“距离目的的还有一段距离,看来我们要独处一阶段了。”

裘克一时语塞,面对着菲欧娜,他真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可以问任何你想知道的问题。”菲欧娜从宽大的斗篷下拿出一个紫色的小瓶子,倒出里面的液体,轻轻的擦拭着手指。紫色的液体没过伤口,手上的伤痕一瞬间愈合了。看着裘克正在看着自己,菲欧娜挑了挑眉,将紫色瓶子递了过去。“要...

周围的风弱了下来,船缓慢的在黑暗中漂浮,像是穿越了整个星系。裘克的手紧紧地抓着船沿,颇有些好奇的将头试着伸出去,想要看看下面的景色。



“我劝你还是老老实实在船上呆好。向下看绝对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菲欧娜将手从舵上缓缓拿开,看着舵自己掌握着平衡,终于舒口气,寻了一处坐下来。“距离目的的还有一段距离,看来我们要独处一阶段了。”



裘克一时语塞,面对着菲欧娜,他真的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可以问任何你想知道的问题。”菲欧娜从宽大的斗篷下拿出一个紫色的小瓶子,倒出里面的液体,轻轻的擦拭着手指。紫色的液体没过伤口,手上的伤痕一瞬间愈合了。看着裘克正在看着自己,菲欧娜挑了挑眉,将紫色瓶子递了过去。“要来点么?”



“……不,不。谢了。”裘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大拇指在食指上轻轻的抹了抹。



“一条船上的蚂蚱。”菲欧娜还是拉过裘克的手,将紫色的液体滴在他的伤口上,又把瓶子完全交到他手中。“不介意的话,帮个忙。”


菲欧娜将后背上一处伤口显现在裘克面前,裘克有些吃惊的看着菲欧娜背上那道恶劣的伤,只能试着将液体暂时浇在上面。


伤口不再那么痛,但却没有完全愈合,依旧留下一道深痕。菲欧娜自知不能迅速痊愈,自己转过身,从裘克手中将瓶子拿了回来。



“那个,其实我很好奇……你的斗篷里面还有多少瓶子?”裘克的声音有些干涩,他觉得自己的汗毛都要尴尬的竖起来了。



“而我好奇的是你在问这种蠢问题的时候竟然能做到一脸认真。”菲欧娜打开了斗篷,里面整齐的放着一排不同颜色的小瓶子,以及一根存放良好的羽毛。“现在解决你的疑惑了么?”


“你的伤?”


菲欧娜看了看裘克,“如果我没有被伤到,是绝对不会来这里救杰克的,你还是感谢这个伤口吧。”



裘克不再说话,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看着周围偶尔经过的星星。



那并不是单纯的星星。



每一颗星星仿佛都是一个人。



不同的举动,不同的脸颊,裘克甚至能看清那些人的喜怒哀乐。虽然只不过匆匆一瞬,但却让人记忆深刻。



“像一个神棍对么?”菲欧娜看着裘克的脸颊,裘克也把眼神转了过来。“我这样的人。”



“呃……”虽然自己在脑海里曾经想过很多形容词来形容菲欧娜,但是没有什么比神棍这个词更合适的了。让裘克唯一诧异的是这个词竟然从菲欧娜自己的嘴里说了出来。



“要知道说起来我们之间颇有渊源。”菲欧娜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裘克。“在另外的几个时空,我们就曾经见过。你也曾是忠诚的信徒。”



看着裘克一脸“你还是杀了我”的表情,菲欧娜忽然笑出声。“难以置信吧?不同时空的你有着不同的信仰,不同的命运,不同的性格。”



“我是最不相信这些的……”裘克的声音有些不确定。



“艾米丽也曾经这样说过。”菲欧娜很合时宜的接过话。“但是最终她还是相信了。你也一样,因为你现在和我坐在这里。我知道你更多的是想拯救你的绅士朋友,也想保护你的爱人。因为你不信任我。”



“我不会拿艾米丽的生命冒险。”裘克颇有些敌意的看了一眼菲欧娜。“所以即便是没办法回来,我也宁愿留在冥界的是我自己。”



“逆转事情发展的力量是存在的,裘克。那是未来神赐予凡人的能力。”菲欧娜伸出一根手指,惋惜的摇了摇。“对杰克的死没有什么疑惑么?”



“应该说是疑问太多,不知从何问起。”虽然心有余悸,但裘克尽可能的正视着面前这个女人。



菲欧娜仰起头看了看前方,伸出左手,将蓝色的漂流瓶重新显现。



“燃烧了人的肉体,却没有损伤骨和衣服,这种东西在未来,我看到过一次。”菲欧娜的眼神逐渐变成金黄色,裘克面对着面前这个小个子的女人,竟然觉得有些恐惧。“魂火,那个在高塔封动,能源枯竭的时代不可多得的,可以解燃眉之急的资源。”



“恩……虽然还是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裘克有些无奈的撇撇嘴,“相信我,我真的认真听了,大概就是一种未来的资源把现在的杰克弄成了一具枯骨,对吗?”



“完全正确。”菲欧娜站起身,手重新扶在舵上。“我们就要到了,抓紧把手。我怕是要没心思照顾你了。”



裘克向远方望去,金黄色的沙子像是灾难一样扑面而来,菲欧娜戴上了帽兜,全力加速向黄沙冲击而去。裘克慌忙弯下腰,头低着不敢抬起来。



紫红色的屏障扩散在船的甲板,似乎在和疯狂的黄沙搏斗。菲欧娜的眼神越来越锐利,眼里紫红色的光芒也越来越美明显。



-



大厅内。



“我们就这么干等着吗?”威廉再一次打了个哈欠,实在有些疲惫的靠在坚实的屏障上打盹。“早知道我就早些离开了。”



“如果下一个棺材里的人是你,你还会这么悠闲吗?”奈布罕见的蹲下身来,和威廉认真的搭着话。



“即便你像父亲一样的教导他,他该困还是会困,你还是行行好,让他睡吧。”玛尔塔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帮着艾米丽怀里的特蕾西擦擦脸颊。



奈布回过头看了一眼玛尔塔,又转过身继续和威廉说起话来。“我一直都没有问过你,你之前是和海伦娜来过这里么?”



听到这话,威廉忽然变得兴奋起来。“原来你还记得这件事情!对的没错,我们曾经来过这里。可是之前这里的监管者非常好躲开,翻个窗户他就会跟丢了。”



“那你没有跟监管者说过话么?”



“没有。只记得他们很好欺负,要知道,一个球撞过去,他们会眩晕好一阵呢!哈哈!”



“这不重要。我想知道,你还记得你们上一次是怎么逃出去的么?”奈布继续耐着性子,仔细的询问着威廉。



威廉张了张口,忽然迟疑了起来。“我记得是偶然之间庄园出了问题,至于我们怎么出去的,我真的不记得了。更让我觉得不解的是,你刚才问我庄园出了什么问题,我竟然一点都不记得了。”他似乎有些不甘心的拍着脑袋想着,却一无所获。“海伦娜,你还记得么?关于我们怎么出去的一切?”



海伦娜轻轻的摇着头。“我本来就很难分清楚方向,只记得一瞬间,就到了茂密的森林,我一路一直跟着威廉,最终遇到了一个卖糖果的年轻人带我们走出了森林。”



奈布点点头,看着趴在桌上已经睡着的莱利和瑟维,以及站在墙壁一旁专心致志读着书本的库特,走到另一张桌子上,掀下桌布,给两人盖好。



伊莱在柱子一旁靠着,像是睡着了。但只有他自己知道,现在的他正在自己的空间,和那位智者谈话。



“你是怎么劝动菲欧娜施以援手的?”一个深沉的老者的声音在伊莱的脑海中响起。



“不是劝,而是威胁。”伊莱用自己的意念回复着老者。



“你说了什么?”



“如果不肯帮忙复活杰克,我就杀了她。”



“在这个空间不会有真正的死亡,所以她说‘不可能’。”



“对。于是我用羽毛抵住了她的背,让她体会了一下寒冷火焰的力量。”


伊莱意念的回复带着一丝笑意,“并且告诉她,如果她不答应我的请求,下一秒她就会发现自己的胸膛被燃烧到融化。”



伊莱动了动自己的身体,低语着,在其他人看来,像是在梦呓一般。只有鸮轻轻的用头蹭了蹭伊莱腰间上的闪过的那根深蓝色羽毛,因为它知道,这根羽毛寒冷的光泽中,蕴含着奇妙的力量……


誓死保护玛尔塔啊啊啊!

【占祭】Purport

我终于来了!


这次灵感是第五万圣节的古堡活动,,,


谢谢大家支持!!!


Cp:占祭


(佣空暂时不写,偶尔写点占祭换换口味)


先知:历战的猎人


祭司:撒玛拉


——————正文——————


猎人从古堡中走出,孤独的身影在森林里越来越远


他认为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不管是从前,现在,还是以后,他永远是一个人


那么,他就该为孤独做出点什么


不管是教会还是伯爵,他只走自己的路


这就是一个“孤独”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而不是去选择阵营,拥有所谓的“同伴”


役鸟的眼睛已经浑浊不清,它安慰使的用头顶了顶伊莱,伊莱用手抚了抚它的背...

我终于来了!



这次灵感是第五万圣节的古堡活动,,,



谢谢大家支持!!!



Cp:占祭



(佣空暂时不写,偶尔写点占祭换换口味)




先知:历战的猎人



祭司:撒玛拉





——————正文——————


猎人从古堡中走出,孤独的身影在森林里越来越远




他认为自己的选择没有错,不管是从前,现在,还是以后,他永远是一个人



那么,他就该为孤独做出点什么



不管是教会还是伯爵,他只走自己的路



这就是一个“孤独”的人应该做的事情



而不是去选择阵营,拥有所谓的“同伴”




役鸟的眼睛已经浑浊不清,它安慰使的用头顶了顶伊莱,伊莱用手抚了抚它的背




“咕咕——”役鸟突然警惕的看着前方



伊莱停下了脚步,眼睛直直地盯着前方



黑暗中走出来一个头上长着一对角的女人,衣着暴露,头发浅棕色,蓝色的眼睛闪着幽光,耳朵上的耳坠闪闪发亮,头纱随着行动而摆动,手上拿着一个蛇形的……圆?



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她与阴森的森林形成鲜明对比




像是光.




“伊莱·克拉克,”女人嘴角扯着一抹淡淡的微笑,“经历了无数冒险的猎人,回到家乡,却被村民抛弃……”



“你是谁?”猎人后退了一步,这个女人很危险,“我可不记得见过你这么一个人物”




“你当然不认识我,”女人摸了摸她手中的圆轮,“我是教会的祭司,我叫菲欧娜·吉尔曼”



“哦不,曾经是”


“我和你一样被抛弃了”



不等伊莱回答,她又自嘲似地说了几句



“那么你有什么事吗?”伊莱清了清嗓子,毫无感情的声音



“要不要结个伴呢?”菲欧娜扬起笑容,“我们都是一个人,不如一起吧?”



伊莱转头看了看役鸟,很快就回答了她:



“不必了,多谢好意,我习惯了一个人了,而且我有役鸟了”




“噢?那可真是可惜。”菲欧娜脸上布满了失望,“但是你很快就会发现和我在一起是个不错的选择的”



伊莱没有回答她,只是越过她往前走去





菲欧娜挑挑眉,手中圆轮上的蛇射出蓝色的光



“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神的指示是不会错的


我们注定要在一起


面对这个肮脏的世界.









伊莱离开了村庄,他认为村庄再也容不下自己了



伯爵已经消失了,自己的存在只是加剧恐惧而已



不如去另寻出路    给自己一个交代.





他赶了三天的路,终于在一个小镇上停歇了下来



小镇很平凡,却给伊莱一种温暖的感觉


这里没有任何人孤立他


他不会再被“抛弃”了



伊莱来到一家旅馆开了一间房,休息了一会儿以后,他带着役鸟准备出去逛逛


说不定以后就在这里落脚了



猎人独自走在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好奇,看也不看一眼就擦肩而过


这种平凡的感觉真的很好



人海里一抹白色闪过,伊莱眼睛震了一下,是哪个女人?


但过了一会儿他就打消了怀疑


那个女人怎么可能跟到这里来?



他继续往前走,发现前面有很多人围观,于是出于好奇也围了上去



他扒开人群,往里走去


一个男人被几个男人围着打,而周围的人袖手旁观


伊莱皱了皱眉,刚想上去阻止,手就被另一只手拉住了


他不满地转过头,但看到手的主人时却愣住了



菲欧娜·吉尔曼?


她怎么在这里?


“别冲动,”菲欧娜压低声音对伊莱说,“这里可不是你大展威风的地方”


说完,她把伊莱拉去偏僻的地方



菲欧娜双手抱胸,原本手中的圆轮不知道去哪里了


她面带笑容的说:


“我说过什么?两个人总要比一个人好”


“就算是狼,那也是群居的”


“你真的不好好考虑考虑吗?”


“和我一起”



伊莱把眉毛挤成了“川”字,“为什么是我?”



菲欧娜被问懵了


“什么?”


“为什么要选择我?”


“因为这是神的旨意”


说到“神”时,菲欧娜的脸上充满了崇拜和迷恋



“神?”伊莱挑挑眉,“什么神?你们教会的神不是耶稣么,怎么,耶稣还能指领你与我在一起?”



“耶稣?”菲欧娜冷哼一声,“我确实是教会的祭司,但我信奉的可不是耶稣,而是时间之神优格”



“噢?”伊莱有些意外,“教会的祭司不信奉教会的主神?真是有趣啊。”



“这没什么,”菲欧娜毫不在意的耸耸肩,“现在教会的规矩可没有这么多,只是面对伯爵和魔典的问题上一直执着而已”



“就是因为我不服从教会的洗脑和命令,所以才被除名,成为一个流浪在外的虔诚者”



“毕竟,你想得到什么东西,那就得付出什么东西”



不等伊莱说话,菲欧娜眼睛一眯,一把拉着伊莱蹲了下来




“唰——”一支冷箭射了过来


“!”伊莱惊讶极了,怎么会有冷箭?



“这是教会的人,”菲欧娜环顾着四周,“因为我的“背叛”和你的中立,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



“为什么?”


“因为“规矩”,这在教会的人的眼里,遵守“规矩”,就是天命,不可违抗。这只是打着耶稣的名号而已,真正的“神”是教皇和领导者,你不服从他们,你就得死”菲欧娜拿出圆轮,把圆轮托在手心,默念着什么咒语


很快,圆轮粘着墙迅速变大,像是刻在墙里的似的



菲欧娜紧紧地拉住伊莱走进了圆轮里



很快,他们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是郊外,不会发现我们的”菲欧娜把圆轮收好,见伊莱对刚才的事一脸的不解,于是解释到,“这是我的主赐给我的力量,穿越时空”


“现在,我们可是同病相怜了,你真的不打算和我在一起吗?”菲欧娜一脸无辜的看着伊莱



伊莱吞了吞口水,往前直走,“我自己一个人可以”




“可我是一个弱女子诶”菲欧娜一把抓住他的手,可怜兮兮的看着伊莱



弱女子?伊莱头冒黑线,就冲你刚才的表现,我都不敢相信你是“弱女子”



“虽然我是可以使用圆轮的啦,但是我的力量有限啊”


菲欧娜依然紧紧抓住伊莱的手


伊莱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菲欧娜瞬间开心了起来


“谢谢呀!!~”


伊莱没说话,只是往前走着,菲欧娜见状跟了上去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往前走着





很快,就到了一片密林里,天也快黑了




伊莱麻溜地找了许多柴火,又生了一堆篝火



他把袍子解了下来,扔给了菲欧娜


“给你,穿那么点别生病了”


菲欧娜接过了他丢过来的袍子,冲着伊莱笑了笑


伊莱有些不自然,很快的躺了下去


菲欧娜也裹着袍子躺了下去



夜渐渐深了


森林里传来野兽的吼声


菲欧娜有些抖


她很害怕


吼声越来越大


菲欧娜找到了伊莱的位置,快速往那边挪了过去


伊莱感觉到有一个暖暖的东西在往自己怀里钻


他猛的惊醒,夜视能力极好的他看见了菲欧娜正往自己怀里转,而且好像有些发抖


伊莱抚着菲欧娜的肩膀,皱着眉问,“你在干什么?”


“我,我害怕……”菲欧娜的身体不断的抖着,声音里甚至带着哭腔


伊莱的心跳的越来越快,他在心里咒骂了一句


“别靠我那么近,就在我旁边吧,有役鸟在,别害怕。”



菲欧娜这才停止了往他怀里钻的动作,在离他五厘米的地方睡了下去



菲欧娜不安的心慢慢地平静了下来,很快,平稳的呼吸就传入了伊莱的耳朵里


伊莱却睡不着了


菲欧娜软软的身体的触感他现在还记得


狂躁不安的心令他烦躁无比.





第二天


睡了个好觉的菲欧娜伸了个懒腰


她转头看了看伊莱


伊莱双眼布满了血丝,很浓重的黑眼圈令菲欧娜大吃一惊


“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这很正常,我睡眠浅”伊莱捏了捏眉心


菲欧娜也没有多说,只是哦了一下就没有说话了,但她还是不停的去瞄伊莱



吃过了伊莱摘的果子


两个人就继续赶路了




越往里走,菲欧娜就看得越清



前面的树下好像有一个人影


他正在擦着一把军用匕首


菲欧娜一震


奈布·萨贝达!


为教会效命的顶级雇佣兵!



她拉起伊莱的手就往回跑



一把擦的噌亮的匕首和她的头发擦过,几缕发丝被锋利的刀刃隔断了



菲欧娜眼瞳急缩



如果不是他手下留情,现在断的只怕是她的脑袋



菲欧娜拉着伊莱不断的跑,最后跑到了一个悬崖边



没有退路了!


菲欧娜和伊莱看着奈布一步步的走近




“菲欧娜·吉尔曼,”奈布扯了扯头上的帽子,“身为教会的祭司,居然不执行命令,公然违抗教皇指令,其罪名当粉身碎骨”




菲欧娜眼睛盯着奈布,忽然猛地转过头,眼含泪水地抱住了伊莱



“谢谢神让我遇见了你,我一点也不后悔,请好好活下去!”


说完,不等伊莱反应过来,菲欧娜纵身一跳,从悬崖上极速地跳了下去



伊莱愣了,泪水从眼眶溢出,他深深地看了奈布一眼,也从悬崖边跳了下去



奈布对此一言不发,只是习惯性地扯扯帽子,转身离去



没必要赶尽杀绝



他也很厌烦这样无休止的执行命令


有时候也该反抗一下?



菲欧娜和伊莱以飞快的速度往下坠落


役鸟长鸣,不计其数的鸟从林中飞出,形成了一张巨大的网,稳稳的接住了两人



落地以后,伊莱和菲欧娜还有些觉得不真实,死里逃生的感觉真的很好



“菲欧娜,”伊莱一把抱住菲欧娜,“在一起吧,一直在一起吧,不要再离开了”


菲欧娜点了点头,眼泪从眼眶流出







神啊,谢谢你


God, let me be with him all the time .


丙丙是个小可爱

闺蜜手绘的菲欧娜简直不要太可爱~

闺蜜手绘的菲欧娜简直不要太可爱~

你好我是素素

欧利蒂丝庄园的故事(72)

“你是说你有办法让杰克重生?”裘克难以置信的看着菲欧娜。“为什么你刚才不早说?”


“我说过了,只是‘有可能’,不是有办法。”菲欧娜不耐烦的重复着。“况且本来我也不想插手这件事,只是觉得或许有这个可能。”


“哪怕有一丝希望也值得一试。”谢必安若有所思的扶着下颚,手中的破伞泛着淡蓝色的光芒。“毕竟还魂这种事情在东方国度也是存在的。”


“妾身虽然很不相信死而复生,但有趣的是在自己身上,就曾经发生过一次。”美智子看样子还是有些困倦,手轻轻的掩盖着自己的唇瓣,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或许醒了以后会变成另一种生物活下去?”斑恩试探着将硕大的鹿脑袋凑过去看着谢必安。


谢必安本来只...

“你是说你有办法让杰克重生?”裘克难以置信的看着菲欧娜。“为什么你刚才不早说?”


“我说过了,只是‘有可能’,不是有办法。”菲欧娜不耐烦的重复着。“况且本来我也不想插手这件事,只是觉得或许有这个可能。”


“哪怕有一丝希望也值得一试。”谢必安若有所思的扶着下颚,手中的破伞泛着淡蓝色的光芒。“毕竟还魂这种事情在东方国度也是存在的。”


“妾身虽然很不相信死而复生,但有趣的是在自己身上,就曾经发生过一次。”美智子看样子还是有些困倦,手轻轻的掩盖着自己的唇瓣,小小的打了个哈欠。


“或许醒了以后会变成另一种生物活下去?”斑恩试探着将硕大的鹿脑袋凑过去看着谢必安。


谢必安本来只是在安静的思考,却仿佛明白了什么一样扬了扬眉毛看着斑恩。


斑恩也意识到自己可能暴露了什么。“我确实重生了,但不是我自己的力量,是庄园主做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坐在这里的原因。而且我对这个重生一点也不满意,你们谁能受得了生前是人,醒来却变成半人半鹿的状态?”


“嘛。”瓦尔莱塔接过了斑恩的话。“我是觉得,一个残缺的人和一只健康的蜘蛛,我宁愿选后者。”


“说的好像你确实死过一样。”裘克对着瓦尔莱塔翻了个白眼,嘟囔着。


“死过啊,你觉得一个先天残疾的人能够承受多大程度的机械改装?我甚至听到了医生宣布了我的死亡。有趣吧?我是觉得蛮讽。那时的我可以听到别人说话,却什么都做不了。更讽刺的是,在我听不到别人的谈话以后,我竟然不知道怎么就活过来了。还多了一封诡异的邀请函。”看着裘克震惊的表情,瓦尔莱塔一脸惋惜的摊着两个小爪子,甚至撇了撇嘴。“或许你在等着我说我在逗你玩,可是我说的却是真的。”


“你们的闲聊到此为止吧。”菲欧娜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看向棺内的杰克。“要想说什么等我回来再说。”


卡尔的化妆技术很高超,即便是一具枯骨,也能让他画成“只是很瘦弱的一位绅士”。棺椁内散发着浓郁的香水味道,将腐臭掩盖得很好。衣襟被整理的很整洁,菲欧娜抚摸着杰克的衣角,眼神越发确定。


“如果真的想救他回来,我们的动作务必要快一些,在天亮之前从冥界赶回来。”菲欧娜伸出手,一个深蓝色的、瓶子一样的船只飘在她的手心。“我需要一个人跟我去,一个助手。但是我的力量只能保证让我自己一个人回来,另一个跟我去的人,我只能尽力保证让他不死在冥界。”


菲欧娜将眼睛转向艾米丽,艾米丽轻轻的安抚着小特,有些迟疑的看回去。


“小生可以。”看着菲欧娜的背影,谢必安主动请缨。“穿梭在人间和地府是小生来庄园之前经常做的事情。”


“死人不可以。”菲欧娜的声音冰冷到骨子里,她回过头,看着监管者的各位,微微一笑。“死过的也不行。”


“我可以。”奈布举起了手。


“我也可以。”威廉摩拳擦掌,跃跃欲试。“我热爱冒险。”


“我也热爱冒险。”库特似乎也跟着凑热闹一样的举起手,却被莱利的眼神吓得缩了回去。


“我不想费尽心思保护一意孤行和只拼力量的人。”菲欧娜一手举着淡蓝色的光芒,另一手牵起艾米丽的手。“艾米丽,你知道我最想让谁和我一起去。快些吧,再晚一些,冥界的大门就要关了。”


恐惧紧紧地攥住了艾米丽的心脏,她的手轻轻地拍着特蕾西的头。尽可能淡定的站起身,张开了口。“我……”


“我和你一起去。”裘克的声音打断了艾米丽的话,他朝着艾米丽走来,将她揽在身后。“不是死人,也没死过。不只是拼力气,头脑也够用。我可以和你一起去。”


菲欧娜张开口像是要拒绝,但她的眼神忽然闪烁起来,捉摸不定的看着裘克,艾米丽惶恐的躲在裘克身后看着菲欧娜,说不出的紧张。


“我相信我们会回来。”裘克的眼神说不出的坚定。他微微回过头,眼神柔和的看着艾米丽,声音低柔。“放心,我一定会回来。”


菲欧娜思考了许久,还是拉过裘克的手,将深蓝色的漂流瓶送到他眼前,“你看到了什么?”


裘克很反感这些看起来神神秘秘的东西,但却也是按捺着性子,凑过去认真的看着瓶子。


像是窥探到了另外一个全新的世界。


“冰封,机械,紫色的液体,实验室,能源……”裘克尽可能的描述着自己看到的画面,碎片似的描述不知为何,竟然让大家有了整幅画面的感受。


菲欧娜的表情像是在思考,最终,她还是收回漂流瓶。拿出一个精致的紫色小瓶子,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将血液滴进瓶中,转过头对着裘克淡淡的说道。“伸手。”


艾米丽轻轻的扯着裘克的衣襟,裘克安慰一般的拍了拍她的手背,将自己粗糙的手伸给了菲欧娜。


一个什么尖锐的东西刺在了粗糙的皮肤当中,菲欧娜用小瓶子接了一些裘克手指上的血液,闭上眼睛缓缓地念动着咒语。


周围的空间变成了封闭的紫红色。威廉有些奇怪的用手肘撞了撞,感觉自己像是在撞一面墙一样。“这要是能用来做门柱,肯定结实。”


奈布像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威廉,海伦娜也将手指轻轻的放在唇瓣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威廉不要再说话。


菲欧娜没有在意其他人的反应,念动咒语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快,手中的轮盘凭空出现,瓶子中的血液也跟着飘了出来,在空中一瞬间破碎。


红色的液滴向上飘动着,四周像是被静止了。



裘克揉了揉眼睛,不确定到底是自己的眼睛出了问题,还是菲欧娜的咒语起了作用。身后的艾米丽一动不动,随着菲欧娜的咒语一遍一遍的响起,艾米丽的面容竟然也逐渐变得扭曲,模糊,最终,自己也没办法再次触摸到她的头发。


周围多出了一束黑色,耀眼的光。裘克双手遮住眼睛,再次睁开之时,却发现自己坐在了一艘深蓝色的小船上,下面则是深色的,无尽的深渊。


小船晃晃悠悠的前行着,甚至有些不稳。裘克有些好奇的向四周张望着,偶尔也会瞄一眼船的下方。


这样的环境和他的认知大不一样,但却似乎是真真正正存在的。


菲欧娜双手掌舵,呼啸而过的风将她的帽兜吹落,露出里面亚麻色的长发,她的眼睛泛着淡紫色的光芒,唇角下拉着,眉头微微皱起,像是有些不舒服。


“抓紧了。”巨大的风声将菲欧娜的声音刮得有些发飘。“如果这就掉下去,那你可就真的没命了。”


一瓶乳酸菌
我好渣…… 但菲欧娜新皮肤真的...

我好渣……

但菲欧娜新皮肤真的好好看诶!!!

我好渣……

但菲欧娜新皮肤真的好好看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