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萌新作品

818浏览    489参与
礼服疯子

江湖

  山道中,剑客和刀客相遇了。


  剑客没有说话,微微俯身,一只手早已搭在剑柄上,随时准备出剑。


  刀客也不准备说话。弓起身子,双手已然握紧刀把,下一刻就可斩出。


  一阵轻风吹过,掀起几片落叶,月光突然那样晃眼。刀客惊觉,那是剑芒。


  他一个闪身,堪堪躲过这一剑。接着手中刀锋一转,猛地向上抬起。凌空的剑客心一横,向刀客身子冲去。躲过环刀,挥剑看向刀客。


  刀客向后退一步,剑客还是斩空了。两人就那样站在两边对峙。


  刀客突然抬起环刀,摆了个奇怪的架势。环刀逆锋提起,与额头...

  山道中,剑客和刀客相遇了。


  剑客没有说话,微微俯身,一只手早已搭在剑柄上,随时准备出剑。


  刀客也不准备说话。弓起身子,双手已然握紧刀把,下一刻就可斩出。


  一阵轻风吹过,掀起几片落叶,月光突然那样晃眼。刀客惊觉,那是剑芒。


  他一个闪身,堪堪躲过这一剑。接着手中刀锋一转,猛地向上抬起。凌空的剑客心一横,向刀客身子冲去。躲过环刀,挥剑看向刀客。


  刀客向后退一步,剑客还是斩空了。两人就那样站在两边对峙。


  刀客突然抬起环刀,摆了个奇怪的架势。环刀逆锋提起,与额头平行。


  剑客也凝重起来,长剑在身旁挑出无数剑花。蓦然一停,长剑在半空嗡嗡不止。


  他们知道,这是最后一招。


  刀客向前冲去,铁环撞击声交响不断。剑客俯身前斩,在夜色中留下剑鸣不断。


  金铁交击之声响起,一朵血花在半空中绽放。剑客瘫倒在地,刀客拄着环刀勉强站立。


  不知过了多久,刀客的身子倒下。剑客长出了一口气,撑起身子拿了刀客的钱袋,晃晃悠悠的向山外走去。


  剑客不是个坏人,刀客也不是个坏人。剑客不是个好人,刀客也不是个好人。剑客不认识刀客,刀客也不认识剑客。


  剑客也不知道为什么要杀刀客。也许是刀剑交击让他起了杀心。又或者……


  这便是江湖。

泰拉世界里的jo厨

随便拍的...问问大佬有什么可以改进的

随便拍的...问问大佬有什么可以改进的

礼服疯子

义庄老头

  老头是个闲人,整天待在义庄里收拾收拾死人。义庄倒是很出名,这天下高手死了都往他这送。


  老头不知道什么是江湖,更不会认识江湖上那些大人物。他一天只是在义庄院子里坐着,见了谁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


  时间久了,江湖上都知道了这座义庄,还有这个性格独特的老头。他们不知道老头的名字,老头也忘了自己的名字。所以大家就干脆老头老头的喊他,他也就习惯了。


  对老头来说,你是哪家门派的掌门都没有什么区别。只要到他那的就只有两种人:现在的顾客和将来的顾客。


  老头为人其实不怎么厚道,他收钱一直都很高。虽然会给你把后续一系列...

  老头是个闲人,整天待在义庄里收拾收拾死人。义庄倒是很出名,这天下高手死了都往他这送。


  老头不知道什么是江湖,更不会认识江湖上那些大人物。他一天只是在义庄院子里坐着,见了谁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


  时间久了,江湖上都知道了这座义庄,还有这个性格独特的老头。他们不知道老头的名字,老头也忘了自己的名字。所以大家就干脆老头老头的喊他,他也就习惯了。


  对老头来说,你是哪家门派的掌门都没有什么区别。只要到他那的就只有两种人:现在的顾客和将来的顾客。


  老头为人其实不怎么厚道,他收钱一直都很高。虽然会给你把后续一系列都办了,但一不小心就是千两银子起步。


  最早那些想让自己掌门死的风光的人忍忍也就算了。但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听来山下普通镇民只要铜钱三枚,一气之下聚众上老头义庄闹事。


  那天,去的人全部变成了老头的新顾客。没人知道老头做了什么,但有人说义庄里的尸体多了一片。之后,老头的规矩也在各家说明白了。大家不知道老头为什么那么强,只需要守规矩就对了。


  也许有人会问他们为什么都要找老头的义庄,老头也不明白。但那些大家倒是说的清楚:“以前这天下没有将就就算了。现在有了老头的义庄,人人都说那。大门派为了面子可不就往那跑吗。”


  对此,老头也很无奈。老头只想坐在小小义庄里,白天看太阳晚上看尸体,慢慢悠悠一辈子罢了。


  老头不懂什么是江湖,但他们都说这就是老头一个人的江湖。

离赋.
你的一生,将以什么立足呢? -...

你的一生,将以什么立足呢?

                               --priest《无污染无公害》


纸质书是未完结的吗我枯

你的一生,将以什么立足呢?

                               --priest《无污染无公害》









纸质书是未完结的吗我枯

礼服疯子

一战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你也不该来。”


  皇城三十里外,雪下的很大。毫无遮拦的空地里站着两个人。一个白衣,一个黑衣。他们没有拔剑,但俨然一副决生死的模样。


  白衣的那个,是圣人的心腹,这天下造人诟病的“朝廷鹰犬”。这天下没人不知道他,因为他杀了自己师父,那天下第一。他们都喊他雪衣。是雪衣,血衣。


  黑衣的那个,是白衣人的师弟,前天下第一的徒弟,如今的天下第一。他向自己的师兄发出来挑战,只为给师父报仇。


  “你当年为什...

  “你来了。”  


  “我来了。


  “你不该来。”


  “你也不该来。”


  皇城三十里外,雪下的很大。毫无遮拦的空地里站着两个人。一个白衣,一个黑衣。他们没有拔剑,但俨然一副决生死的模样。


  白衣的那个,是圣人的心腹,这天下造人诟病的“朝廷鹰犬”。这天下没人不知道他,因为他杀了自己师父,那天下第一。他们都喊他雪衣。是雪衣,血衣。


  黑衣的那个,是白衣人的师弟,前天下第一的徒弟,如今的天下第一。他向自己的师兄发出来挑战,只为给师父报仇。


  “你当年为什么要那么做!”黑衣人愤怒的嘶吼着:“师父把我们带上了山,把我们养大。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白衣人没有理他自顾自的说着:“动手吧。”


  “好!”黑衣人也不想在问下去。他拔出长剑指向对方。


  剑光闪过,没有黑衣人想象中的金铁交击之声。等他抬起头,自己的剑已经插入了师兄的腹中。


  “你……为什么不和我打,为什么!!!”


  白衣人没有说话,只是盯着黑衣人。眼中带着怜惜,这让十分厌烦。


  “啧”长剑拔出,恢复冷静的黑衣人回去血迹,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给我等好了师兄,我早晚取了你的命。”


  白衣人就那样静静站在雪地里,一旁的阴影中发出了声音:“大人,为什么不告诉您师弟真相。”


  白衣人笑了,笑得很大声:“告诉他?告诉他什么?告诉他师父要让我们死?他恨我就够了,让师父在他心中保持光荣的形象吧。”


  这天下罕有人知,那曾经的天下第一早已修了邪功,准备用自己两个徒弟的命来给自己延寿。亦无人知,当年他前途无量的首徒为何会杀了他。


  “大……”阴影中的人还准备说什么,白衣人打断了他。


  “走吧。这江湖路远山高,回宫事还多呢。”说罢,他带着伤口转身,向着大雪中走去。


  世人皆知“朝廷鹰犬无恶不作,却无人知他那一身白衣之下藏着的愁绪。


  皇城三十里外,雪下的很大。银白的雪地之上无人站立,只是有一片鲜血分外显眼。

礼服疯子

那年江湖

  一座小院中,一个八九岁的孩童正缠着自己的爷爷。


  “爷爷,我想听你讲你年轻的故事!”


  白发的老人想了很久,终于开口:“我的故事啊……”


  “那年江湖,还很乱。匪,盗,官,侠,大家谁也看不惯谁。天下更是镖局无数,山寨遍地,连六扇门都管不过来。匪盗们事怎么乱怎么来,侠士们可是一言不合就杀人。”


  “爷爷,”孩童突然开口:“那江湖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继续讲了下去。


  “那年江湖太乱了,所以六扇门从宫里找来了几个人。他们……不太正经。最出名的四个更是...

  一座小院中,一个八九岁的孩童正缠着自己的爷爷。


  “爷爷,我想听你讲你年轻的故事!”


  白发的老人想了很久,终于开口:“我的故事啊……”


  “那年江湖,还很乱。匪,盗,官,侠,大家谁也看不惯谁。天下更是镖局无数,山寨遍地,连六扇门都管不过来。匪盗们事怎么乱怎么来,侠士们可是一言不合就杀人。”


  “爷爷,”孩童突然开口:“那江湖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


  老人摸了摸自己的胡须,继续讲了下去。


  “那年江湖太乱了,所以六扇门从宫里找来了几个人。他们……不太正经。最出名的四个更是因为自称 “匪官非匪非侠非盗” 而被天下人叫 “四贼” 这四个人不止百姓看不惯,连匪盗官侠也看不惯他们。”


  “那他们后来怎么样了?”孩童眼里闪着好奇的光芒。


  老人笑了。


  “那年江湖,他们活的很好。四贼一起在江湖上闯荡。他们很乱,但没人打的过他们。大内里的人让他们自幼开始练功,练了二十多年,等出来的时候早就天下无敌了。至于怎么治住天下,很简单。天下乱,但他们更乱。谁敢闹,他们就上谁的山门闹。四贼不杀人,他们只打人。打到你鼻青脸肿见不得人。四贼也不乱闹,他们只是打砸抢烧,直到你山门没什么可强的。等到各门各派的掌门都被打到鼻青脸肿时,天下就乖了。”


  “那四贼都是谁啊?”


  老人想了想。


  “一个说话不笑,一个走路不看,一个从来不说,一个……”


  突然的传入者打断了爷孙俩的聊天,带头的那人拿起长刀指向老人。刚准备开口,老人挥了挥手。伴随一阵轻风,他们都飞了出去。一个个的摔得不轻。


  享受着孙子羡慕的目光,老人继续说了下去。


  “还有个自称从来不杀,不过大家都嫌他搞特殊,于是就喊他打架不听了。”


  “那爷爷,你当年是什么人啊?”


  老人摸了摸他的头。


  “那年江湖,爷爷我啊,只是个无名小卒而已。只不过从来不杀人,打架也不听别人说罢了”



ln2
第一次摸厚涂 各位老兄弟们轻...

第一次摸厚涂



各位老兄弟们轻喷啦



希望大家喜欢💕






第一次摸厚涂




各位老兄弟们轻喷啦




希望大家喜欢💕





礼服疯子

黑暗童话集 其一 国王的礼服

emmmmmm……准备开的坑。就是各种童话的黑暗版再加上说(huang)实话的恶魔了。


  国王有着一个国家的财富,但他最爱的仍是华贵的礼服。


  镶钻,点彩,鎏金。国王收集了各种的礼服,他对礼服的爱甚至高于自己的小公主。


  但他仍不满足。


  来自异乡的裁缝告诉他:“我能为您创造出这世上最美丽的礼服,只要您签下这份契约。”


  看着他那精美的服饰,国王签下了契约,甚至没有去在意契约的内容。


  裁缝带着令人不解的笑容走了。


  国王等了七天,他终于等来自己梦寐以求的礼服。...


emmmmmm……准备开的坑。就是各种童话的黑暗版再加上说(huang)实话的恶魔了。


  国王有着一个国家的财富,但他最爱的仍是华贵的礼服。


  镶钻,点彩,鎏金。国王收集了各种的礼服,他对礼服的爱甚至高于自己的小公主。


  但他仍不满足。


  来自异乡的裁缝告诉他:“我能为您创造出这世上最美丽的礼服,只要您签下这份契约。”


  看着他那精美的服饰,国王签下了契约,甚至没有去在意契约的内容。


  裁缝带着令人不解的笑容走了。


  国王等了七天,他终于等来自己梦寐以求的礼服。


  但当礼服送上来时,国王是如此愤怒。


  那是一块人皮!尽管它有着美丽的痕迹,尽管它有着华丽的宝石,尽管它点上了独特的彩印。


  但那是一块人皮!!!


  愤怒的国王想把来自异乡的裁缝处死。


  刑场上,异乡的裁缝长出了双角,背后的翅膀覆盖了国王的双眼。


  他是恶魔。他是恶魔!


  恶魔阴沉沉的笑着,他告诉国王:


  “契约上写的很清楚,我会用你除礼服外最心爱的东西来制作它。嘿嘿嘿。”


  国王想起了自己的小公主。自他签下契约后,他再也没见过小公主。他当时已经痴迷于恶魔带来的礼服,甚至忘却了自己疼爱的小女儿。


  国王想拦下恶魔,他想杀了恶魔。


  但恶魔的双翼永远无法被束缚。


  “国王陛下,我期待着下一次见面。嘿嘿嘿。”

礼服疯子

梦境

  我有个朋友,要我说,他就是传说中的人生赢家。


  他的钱够他孙子挥霍一辈子,她妻子是出了名的美女,他儿子考上了全国第一的大学。总之,没有人不嫉妒他。


  但他那天突然跑来找我喝酒。等喝醉后,他告诉我了很多。尤其是关于他的生活。


  他说他梦到的一切都会变成现实,他现在的生活就来源于梦境。但是昨晚,他梦到了自己的死,死在自己公司门外。


  我把哭哭啼啼的他送了回去,看着他颤抖着写下了遗书。我告诉他会没事的。


  第二天他还是死了,死在公司门外。尸体的样子,还有落地的地方都和他说的一模一样。介于他在遗书中...

  我有个朋友,要我说,他就是传说中的人生赢家。


  他的钱够他孙子挥霍一辈子,她妻子是出了名的美女,他儿子考上了全国第一的大学。总之,没有人不嫉妒他。


  但他那天突然跑来找我喝酒。等喝醉后,他告诉我了很多。尤其是关于他的生活。


  他说他梦到的一切都会变成现实,他现在的生活就来源于梦境。但是昨晚,他梦到了自己的死,死在自己公司门外。


  我把哭哭啼啼的他送了回去,看着他颤抖着写下了遗书。我告诉他会没事的。


  第二天他还是死了,死在公司门外。尸体的样子,还有落地的地方都和他说的一模一样。介于他在遗书中提到了自己的死,警方就定性为了自杀。


  看到这个结果,我不禁长出了一口气。这样,就和我没关系了。


  

礼服疯子

超能力(极短篇)

  这是个有超能力的世界,而我是唯一的普通人。不过我觉得也许普通才是最大的特殊吧。


  说起来,前几天翻出来以前的日记。小时候的我真是单纯,居然还相信自己有超能力,还是说出的话一定会被相信。


  要是真有那么厉害的能力我怎么会不知道啊。

  这是个有超能力的世界,而我是唯一的普通人。不过我觉得也许普通才是最大的特殊吧。


  说起来,前几天翻出来以前的日记。小时候的我真是单纯,居然还相信自己有超能力,还是说出的话一定会被相信。


  要是真有那么厉害的能力我怎么会不知道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