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萝月

5759浏览    113参与
筱七雨
可以发了。是贴吧的二周年同人企...

可以发了。是贴吧的二周年同人企划,画了萝月
(另一张罗修的有点丑就不放了´_>`)

可以发了。是贴吧的二周年同人企划,画了萝月
(另一张罗修的有点丑就不放了´_>`)

复织和
“哼,这里算什么繁华啊!有机会...

“哼,这里算什么繁华啊!有机会我一定要带你去看看我南海的家,那才叫珍宝满目珠玉琳琅……啊走快点走快点,我闻到前面有肉包子的香味了!”

————
叠了特效滤镜
背景是临摹了以前旅游拍的照片
我太菜了 无能狂怒

“哼,这里算什么繁华啊!有机会我一定要带你去看看我南海的家,那才叫珍宝满目珠玉琳琅……啊走快点走快点,我闻到前面有肉包子的香味了!”

————
叠了特效滤镜
背景是临摹了以前旅游拍的照片
我太菜了 无能狂怒

暮霭沉沉楚天阔

愿我【主司篁女指】【副安托女指,萝月女指】

        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虽然我开的坑一个都没填,但是群里小伙伴的要求还是从了吧,这里暮沉,七都的大家请眼熟我😂

        ps:此处司篁萝月亲情线,司篁/萝月/安总→女指→安总/司篁/萝月,这样一看,我家的女指有点太多情了_(:з」∠)_以及女指有所有轮回记忆,但唯独没有司篁线的【搞事情的微笑.jpg】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女指不用自己的游戏名字?因为我怕认识我的小伙伴看到名字会比较出戏_(:з」∠)_

   ...

        答应的事情就要做到,虽然我开的坑一个都没填,但是群里小伙伴的要求还是从了吧,这里暮沉,七都的大家请眼熟我😂

        ps:此处司篁萝月亲情线,司篁/萝月/安总→女指→安总/司篁/萝月,这样一看,我家的女指有点太多情了_(:з」∠)_以及女指有所有轮回记忆,但唯独没有司篁线的【搞事情的微笑.jpg】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女指不用自己的游戏名字?因为我怕认识我的小伙伴看到名字会比较出戏_(:з」∠)_

        pps:ooc预警!ooc预警!ooc预警!

        【司篁】

        最迷茫的时候,我捡到了萝月,那孩子,是我生命中第二位重要的人,我愿意给她一切好的事物,也希望她的路由她自己选择。而那个叫做星辰的女孩子,大概就是我生命中为数不多的悸动,若是殉道后在她怀中安眠,也算圆满了。——司篁

        决定来到交界都市的那天,南海正有微雨,我笑着看着萝月那孩子像是孩童一般在雨中嬉戏,这般岁月静好之感也教我有些沉溺其中。忽然,一股力量笼罩整个世界,一切都被改写了死期,竟都是统一的第八天,而异样的源头直指北方——交界都市。而我也有种预感,或许,去往交界都市,我会彻底领悟自己的“道”。

        第一天到达交界都市,萝月便要去搜集宝物,我一向希望她自由选择便应了她,见她欢欢喜喜离开后,也自己随意逛逛这个黑门事件中最大的神器使聚集地。不知不觉,已到傍晚,我决定回到东方古街,路途间路过中央城区,一片寂静的街道上,只有一人还在走着,那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棕发棕眸,气息温柔,凭着来时听萝月说过的话,我立刻反应过来,她就是中央庭的第二位指挥使——星辰。

        那时自己对她的第一印象,也仅仅是温柔,普通,坚韧,仅此而已。不算出彩,却又不可或缺,是最重要的宝物,是萝月的评价,我心中记下这个评价,但并没有过多思考,毕竟,未知全貌,不予置评。没有过多停留,我越过指挥使,足尖轻点加速回了东方古街。而当时的念头也仅仅只是,这个人的死期无法窥见……

        第二次见她,已经是第三天了,指挥使和钟家兄弟就在不远处走着,不过须臾,那三人已经回过头来与我直面,因着指挥使异样的死期,我对她的关注也仅仅停住一瞬,然后便看向已经快要沉溺沦为恶鬼的钟遥,这个人,若再不救,便要彻底沉沦黑暗了。

        “嗯?这个气氛,是要比划一下的意思?”

        钟遥说着手中已燃起青色的火焰,我轻轻拧转自己手中的法杖,身后也亮起法阵。

        “既然在此处狭路相逢,就不可视溺不援,任由你沦为恶鬼。”

        无视对面那人嘀咕中所谓不和女人动手的语义,法杖轻抬,法阵便荡起涟漪,层层叠叠的能量向着钟遥行去,即将将他笼罩,然交锋也只是一瞬间,钟遥已然躲过,青黑色的物质从他身上升起,我不禁皱眉,已经到了……这一步了吗?

        心念一动,法阵凝结成屏障挡下袭来的钟遥,而同一时间法阵再次浮现,法阵光纹与青黑能量正要再次交锋,却被赶到的方相祭符拦截,钟函谷立在不远处,仍旧是那嬉笑的表情。

        “嗨嗨,点到为止就行了。”

        钟函谷一瞬间来到我和钟遥之间,为这场战斗做了暂时的调停,他仍旧认为要以温和的方式“治疗”他的弟弟,而我只觉钟遥不仅同曾经遇见时一样危险,并且比那时更不可控。无奈之下,钟函谷提起在一旁安安静静的女孩,中央庭的指挥使——星辰,此一刻,我的注意力却是真的被转移了,我有些想不通,为何只有她一人死期无法窥见,全然不觉我的目光有多么让人觉得难受,直到她终于有些怯怯的瑟缩了一下。

        我努力让自己温和一点,但终究出口的话语还是往常的毫无波动。

        “在下司篁,是一名术士。我的徒弟萝月在不久前来到过交界都市,我想你们都认识了。”

        这不是第一次见面,但却是第一次我们正式的认识彼此。

        【星辰】

        一个人,该是怎样的胸怀,才能装得下这个世界?那一刻,司篁的身影和安托涅瓦的身影重合了,我一时分不清我的心痛是为了谁,但我想,总还是有司篁的,或许,这算是多情?滥情?可是啊,于我而言,重要的人未必关乎爱情,我只知道,这一次,我终究没有找到,让所有人都圆满的可能性。——星辰

        人的死期对我来说有些遥远,可面前的女子面不改色的说出了所有人的死期被改动,也同样说出了我的死期——无法窥见。这大概是我在无数次轮回后醒来又一次遇见难题,我很清楚为什么死期变动在第八天,而我的死期无法窥见,因为,在这无尽的轮回中,第八天世界毁灭,只有我会在世界毁灭的一瞬间回到最初之时,而每一次轮回都不相同。虽然也不是没有死去的时候,但毕竟为了找到所有人圆满的方法,我一直是“存在”的。除非神器特殊,不然,每一次轮回,大家都要……重新认识。

        看着质问司篁的雯梓,我也是有些头痛,虽然不想承认,但的确,五行大阵落成之时,雯梓就会“消失”,而脆弱的五行大阵也仅仅只能保护这个世界三天,三天后,世界毁灭。但我同样知道,这件事不能和雯梓说,毕竟,那上面的人,可不止塞拉菲姆啊。

        “那个……雯梓,我想,司篁说的没错。”

        虽然不能全盘说出,但我还是抱着一丝希望,想要雯梓明白这世间终究有人是特殊的,到了最后,洞悉轮回也不是没有可能,就像……那个永远为了世界牺牲自己的女子——安托涅瓦。虽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有点让人害怕……

        “每一个神器使的能力都不同,也确实有可以窥见未来或者其他的事物的神器使不是吗?就像安托涅瓦,她可以通过方舟了解到平行世界。”

        虽然胆怯,但在司篁逐渐温和的目光中,我还是鼓起了勇气,不知道为什么,司篁给我的感觉,让我想起了安托涅瓦……啊……是了,这两个人虽然气质不同,但终究本质相同的,她们都有一种给人安全感的特质,虽然其他的感觉说不清楚,但我能清晰的感觉到,司篁和安托涅瓦很像。

        雯梓点点头,算是同意了,我松了口气,我有点难以想象如果这两个因为理念不同而出手会怎么样,那大概是很可怕的局面吧,虽然,这样的事情可能不会出现,毕竟,两人都是一方巨擎,求同存异嘛。我说这些也是想试探一下,上面的人会如何,看来,我这些话也不会影响什么。好吧,或许我说的只是废话也说不定……

        正当所有人还算和谐的说话,钟函谷提起了萝月,虽然他的评价不算好听,但也确实萝月有时候真的有些执拗,对宝物的执着,对宝物赝品与否的较真,我忽然想起来她笑着说找到了最重要的宝物的模样,一时间有些愣怔,转而化为语言脱口而出。

         “我觉得萝月很好,虽然有时比较执拗还总是要买下一切就像土豪,但是她为人仗义,待人待事温和有度,我很喜欢。”

        “哼,我就知道钟函谷你这个家伙会趁我不在在我师父面前诋毁我,还是星辰好。”

        【萝月】

        我最重要的宝物,她善良,温暖,包容,坚韧,却也平凡,不算出彩,却不可或缺。——萝月

        东方古街不愧是东方韵味最浓的地方,宝物也很多,虽然并不是每一个都值钱,但是有些东西并不能用价钱衡量,比如我在这里找到的最重要的宝物,不是物,而是人。

        听见一家店铺的店员说着街上的战斗,那般描述让我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是钟遥和师父在打,而同一时刻我想起那个人是和钟遥在一块的,他们一定会遇见的,不过我倒是不担心别的,只是那家伙别被师父吓到就好,毕竟,师父给人的第一印象总是冷冰冰不好相处。

        赶到现场,我便听见她反驳钟函谷的话语,嗯,不愧是我最重要的宝物,夸我的样子也很好看。好吧,想起来曾在一本书中看过在喜欢的人面前要矜持,但是亲人便可以不顾及了,所以我直接扑进师父怀里,抱住她的手臂不放手,嘿嘿,好吧,虽然也仅仅是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师父,但我还是很想师父的。

        “师父师父,这里怎么样,肯定很好吧,我知道有个很好玩的地方,下次带师父一起去吧!”

        “不必,你随心便好,不用过多考虑。”

        “咳咳……”

        “嗯?星辰你怎么了?”我有点疑惑,为什么星辰像是因为师父想到了什么在掩饰呢?

        “啊……那个什么,没事,我就是忽然嗓子有点不舒服……”

        嗯……要给喜欢的人空间!不能多问!我连连点头,反正星辰那么好,我总会知道的。

        而另一边,雯梓姐似乎是接受了什么,要请师父喝酒,师父也仅仅是婉言……好吧,是有些直接的拒绝,“我不饮酒。”

        钟函谷在一旁打圆场,这个我倒是知道,在东方古街,喝一杯是表示感谢或道歉,师父果然缓和了脸色,雯梓姐也就和师父相约,事情结束,一起喝一杯,当然,星辰也得去,毕竟这一切也有中央庭的参与,作为中央庭名义上的最高领导,希罗不在考虑范围内那就肯定是星辰啦!

        临走之前,师父不放心钟遥,仍然问了几句,钟遥却说不记得了,这个我也知道!据说打散魂魄的人重新聚魂重生是会遗失记忆的。师父说,星辰和钟遥就是两大变数,放在一起,可能就会引起更大的变数,这一点,星辰也赞同……嗯?星辰知道那么多事情吗?不愧是我最重要的宝物!

        于是,接下来的行动中,都是星辰和我们一起啦!

        【星辰】

        嗯……好吧,司篁不愧是给我的感觉和安托涅瓦一样的人,也确实有工作狂的感觉,听到她说要去收集黑核,我忽然想起来每一个轮回里帮安托涅瓦批文件以及晏华每次在我解放一个区域后的私信……

        拍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下,还是不想了,有点可怕,虽然不谈工作的晏华很温和,但是谈起工作真的可怕!希望司篁不会这样……好吧,事实证明,我想多了,司篁只是知道黑核与拯救世界至关重要,并不是工作狂……而且给我发私信的不再是晏华,而是萝月……等等……司篁知不知道净化黑核的代价?她居然自己净化黑核而没有让我来……

        司篁第一次净化黑核时变了脸色,看来她也是明白了净化黑核的代价了。

        “你……净化黑核是有没有什么异样的感觉?”

        “你知道了啊……的确,净化黑核需要人的生命力,从前也都是指挥使这样,虽然知道极个别的神器使有这样的能力,我也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

        听到我的话,司篁似乎很惊讶,那一向未有波动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不同的表情,“你……不会觉得不妥?毕竟是消耗你自己的生命。”

         “一开始知道的时候确实很惊讶,后来也明白,我不踏出这一步,也终究会有下一个人,可是如果我不上,现有的时间也不会有第二个人了,世界终究大过我们所有人,何况还有一个希罗虎视眈眈,最重要的是,有一个人……不,很多人的愿望都是希望拯救世界。”脑海里闪现曾有的轮回中安托涅瓦的身影,是啊,因为她的愿望是拯救世界,所以我才能有无限的勇气奋不顾身。

        “不……关于这一点,我想,我需要去中央庭谈一谈。”

       【安托涅瓦】

        借由方舟洞悉无数次的轮回,我知道自己注定会“离开”,但没想到,有一个人,会为了我的愿望,为这个世界奋不顾身,当她说出关于我的那些话时,我知道,虽然在我心中还是世界大于一切,但她在那一瞬间已经高于世界了。——安托涅瓦

        对于司篁和星辰的到来我并不意外,而且是意料之中,作为多年的知己,我很清楚,以司篁的性格,如果知道净化黑核的代价,一定会来找我。只是,我没想到,星辰居然知道净化黑核的代价,并且坦然接受了……

        “星辰……谢谢你愿意选择这个世界。”不论出于什么原因,她愿意选择世界,我都会很开心,悄悄按捺因其他平行世界她的表现所悸动的心思,我只是微微笑着看着她,不是没有怀疑过她是不是知道那些“过往”,可是,如果只是因为别的原因知道的呢?

        “安托涅瓦,可以请你用方舟暂时弄出一个独立的空间吗?”

        虽然有些惊讶,但我还是照做了,毕竟,这对我来说很简单,我想,这也大概是这个轮回里我做的最好的决定了。我们一起进入这个独立的空间后,她便将她所知道的和我全部说出口了。

        “安托涅瓦,我想,你应该有所察觉了,为什么我会知道净化黑核的代价……没错,我拥有很多个轮回的记忆……”

        我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惊讶,虽然之前已有猜测,但没想到,这是真的,以及,我也看到了司篁惊讶的模样。

        “而且,我愿意做这样的选择……是因为你。不记得是哪个轮回了,总之那时候的我最开始记得了你的愿望,所以,往后的轮回里,我都有一个执念,那就是拯救世界,再后来,当我一点点想起来过往轮回的记忆的时候,我发现自己喜欢……不,那应该也许是爱……我心动于驾车带我的你,喜欢上为了所有人而抛却自身的你,最终爱上了为了这个世界明明自己得救了却仍然牺牲自己的你。我从来没有所谓大义的心胸,我愿意拯救世界,也仅仅是为了你而已。”

        我感觉到了动摇的自己,世界真的比一切重要吗?答案是肯定的,可是,这一刻,这个女孩,在那一瞬间在我心中,已经比世界重要了。

        【司篁】

        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觉,那大概是触动……或者说悸动了吧……那个女孩,不为世人,没有大义,却打动了我,因为她的爱人之心。我可以肯定,如果不是真的爱上了,是不会做出这样舍弃自身的选择的。这一天,我们趁着这个独立空间的时间流速与外界不同聊了很多,也约定好,净化黑核是我和星辰一同完成。

        解放区域,巡查,净化黑核,这一次,我们去了中央城区,那里的街道很繁华,与中央庭的大方,高校学院的生命力以及东方古街的古韵不同,中央城区的繁华是拥有现代的生命力的,与各处都不一样,我早已习惯这般清场从而游逛店铺的方式,星辰却是很惊讶,我想她大概是不喜欢这种清静的采购吧。

        “啊……原来星辰不喜欢这样购物嘛……我知道啦!下次我一定把整条街买下来。”

        观察着旁边的星辰因为萝月前一句话放松下来又因为萝月后一句话惊讶起来的表情,我也不禁嘴角微勾,这两个孩子,都有些可爱,萝月是我看着长大的,而她……这也大概是我清修多年第一次动心吧。

        “司篁……”

        看向星辰因为无奈而向我求救的模样,我想,她可能是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便看向萝月,“萝月,下次记得早点把整条街买下来。”

        不知为何,星辰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又一日,已是第四天,这一日钟函谷叫萝月送来他弟弟的长明灯,我便知道,他要向我讨要一个承诺,不做他想,我便将星宫召出,遂带着星辰与萝月一同进了星宫。

        星辰许是第一次见到这些与修道相关的法器,整个人惊讶的张开了嘴,我没有过多说明,只是让她随意看看,然后吩咐好萝月,便准备起给钟遥改变死期。终究还是净化黑核消耗过大,虽是和星辰一起,但消耗生命力也是无法弥补的,不觉有些支撑不住。然而不过须臾,一股强大的幻力瞬间注入体内,很快,改变钟遥的死期完成了。而那一瞬间,我看见了许多事情的发生,那是……星辰口中的无数轮回。

        其实我不愿有人在旁帮扶,也是多年来一个人做事习惯了,即便有萝月在身边,也是各做各的。我正想对星辰说些什么,却被她先行开口了。

        “既然都已经这样虚弱了,就不要逞强啊!有些事情,并不是一个人努力撑着就能完成的,而且,只要你开口,大家都愿意出手,为什么不尝试着伸出手?稍微依赖一下我们也是很好的选择啊!”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该如何回应眼前人的话,大概是因为她眼中的担心让我不知该如何回应吧,以往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也因为萝月一直支持着我,不会说太多。

        我不记得自己当时说了什么,只记得那一句清晰的“好。”

        【星辰】

        知道安托涅瓦可能会不行了的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呢?是意料之中,也是无比心痛,我明知道如何做可以救她,却偏偏没有做那个选择……

        “不要哭啊星辰,我相信你可以的。”

        原来……我哭了吗?摸摸脸上,确实冰凉一片。定定心神,我便与司篁萝月一起乘上方舟,去寻找三青鸟之翎剩下的两只。

        那是……我能想到的,抓住的,最后的希望。

        【萝月】

        收集三青鸟之翎回来,我有点恍惚,因为安托涅瓦的遭遇,也因为星辰的难过,还因为……自己的无力,如果……如果当初自己努力学习师父的那些术法,会不会现在我就可以帮助她,帮助星辰,帮助安托涅瓦?

        或者……如果我来代替师父,会不会师父就不用付出那么大的代价了?

        “萝月,我理解你的想法,可是,每一个人的生命都很珍贵,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或许我这样说有些冷血,但终究人各有命,如果可以代替,我想我也会那么选择,可是,不行,如果是注定的结局,无论如何努力,也只是将结局延期而已,我选择与司篁一起寻找三青鸟之翎,也只是因为抱着那么一点点的希望,存着一点希翼认为可以改变,如果真的不行,我会阻止司篁,毕竟,我不想……在失去安托涅瓦的同时……还失去司篁。”

        星辰还是那么温柔,但是……也有些残忍,这几乎是在说,如果一旦有差错,她会保下师父而放弃安托涅瓦,但是……师父说过,星辰很喜欢安托涅瓦,做这样的选择,她也很痛吧。

        这时的我还不知道,这个结局……会来的那么快。

        【星辰】

        “司篁!够了!不要再尝试了!安托涅瓦的死期是注定的,如果不是回到过去取得不死结晶,是不会有任何转机的……”

        是啊……我明明知道的……

        “当一个人的结局在轮回中被注定,那便不会被改写,因为改掉一个,还会再出现新的,做再多的努力……也只是延期啊……”

        如果我一开始选择回到过去……

        “我不想同时失去你和安托涅瓦!”

        我在说什么呢……明明是我没有做这个选择才会导致现在的状况……

        “司篁……去见她最后一面吧……”

        【司篁】

        我推开星辰,满腔悲愤在她的满面泪光中消失殆尽……是啊……轮回过的她知道救她的方法,可是她选择了世界,尊重了安托涅瓦的选择……

        “星辰,不要哭啊……这都……是我第二次这样……对你说了。”

        这两个人是那么相似,温柔又残忍……

        “抱歉,安托涅瓦,我明明知道救你的办法,却没有选择……”

        我听的很清楚,星辰吐字中的颤音,那是极力忍住莫大的痛苦露出微笑造成的,可我分明明白,那种笑容比哭还要难看。

        “不会啊,星辰,你已经……做的很好了,我知道,你会尊重我的选择的……对不起啊……司篁小姐,这是我的命运……也请你……将保护我的结界去掉吧……”

        结界撤掉的那一刻,安托涅瓦已经没了呼吸,这不是我第一次直面死亡,却是让我最震撼的一次,因为什么?因为安托涅瓦的慷慨赴义,因为她和星辰的此情不悔,也因为她们的……心有灵犀。放弃自己,选择世界,我想,我已经明白我追寻的“道”是什么了。

        【星辰】

        我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当我恍惚“醒来”,我已经在星宫之下了,抬头仰望,我知道那上面的人的心情和我是一样的,是因为已逝之人的痛苦,也是因为对命运的无力,但谁又能说命运真的不可改变呢,只不过是方法方式不逢时罢了……

        又是一天,彻底解决钟遥的死期后,司篁的状态比起之前要好很多,终究一件事的成功总比一次次失败来的振奋人心。不必多言,我们都知道,所谓的世界的死期已经临近,无论如何,没有人会退缩,因为,我们的愿望都是一样的。

        安静的,长久的,我们就这样彼此对视,一起等待着最后期限的到来。

        终焉之日,巨大的黑门降临,不……不对,过往的轮回中,没有一次是这样的,这分明是……

        “没错哦,因为你们“犯规了”,所以我也用了一点其他的手段,让这个世界的终点更加黑暗~”

        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在星宫内,那是……活骸的零……不,不是,她是天空之上的另一位神明。

        “说什么犯规,其实只是因为我们的表现让你不满了吧,一直以来,你都是站在希罗身边,帮助他毁灭世界。”

        “呵,不愧是塞拉菲姆那丫头选中的人,的确,天空之上的神明,只有塞拉菲姆是希望找寻到所有人都圆满的方法,其他的神明包括我,都是对你们这群蝼蚁的挣扎看笑话而已,而刚好,希罗是唯一一个与你们这些蝼蚁不同的人。”

        这一次,“活骸零”的力量比起之前的轮回要强大不止一星半点,稍有差池,就会死。

        终究,司篁完全释放三青鸟之翎的力量与星宫融合,战胜了那位,不可一世的神明。

        我也清楚,这真的是最后一刻了,正如那句“一期一遇,后会无望”。

        总要有人做出牺牲,忽然,名为保护却是禁锢的结界张开,除了无法再撑下去的钟遥,所有人都被司篁护在身后。

        【司篁】

        这大概就是身无所怖,心有所护了吧,把重要的人护在身后,才能无所顾忌向着那天穹之上去挣扎去打破。

        层叠的能量将一切化为“无”,我已经感知不到任何事物了,眼不能视,耳不能听,已无触感,鼻无所嗅,味不能尝。只有朦胧的记忆中,那个向我伸出手的少女,是了,是因为她,因为这个世界,我才要勘破这“道”来守护!

        【萝月】

        我死死拦住星辰,不敢让她有所动作,一旦放松,她就会突破结界到师父那里去,接连失去重要的人,真的很痛苦,可我知道,如果没有拦住她,还会再失去一个人。

        忽然,天空之上光芒万丈,我知道,师父成功了,但也失败了,拯救了世界,牺牲了自己。

        不知是不是错觉,天空之上传来莫名的声音,“竟然有人能以肉身触及到那个层面,真是个可怕的女人,但她再也不可能说出世界的秘密了,而这个世界也会在之后重置,五感全失,如同木偶般停留在所爱之人怀中,对于天道反噬来说,已经是非常好的结局了,真是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不知何时,我已经松开了手,星辰已经冲上去接住了师父坠落的身影,那一瞬间,我只觉得,我好像不止失去了师父,还失去了星辰。

        【END】

没有形体的鬼
意外觉得高冷仙女师傅和古灵精怪...

意外觉得
高冷仙女师傅和古灵精怪徒弟很萌
有人吃这对吗?

意外觉得
高冷仙女师傅和古灵精怪徒弟很萌
有人吃这对吗?

君言家的裴叶

【永远的7日之都】拿铁咖啡

※预写注意 

※钟家兄弟X指挥使+萝月X指挥使修罗场

※也许之后会有司篁X女指

※ps也许之后会出现钟家兄弟的车吧(小声)


指挥使是甜食爱好者。


没什么是一杯加了五块方糖的拿铁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加五块方糖。


萝月小姑娘到万葬亭的时候你才刚刚离开,替她准备好的小笼包还散发着热腾腾的香气,小姑娘用筷子挑破皮儿,不太顾及形象地狼吞虎咽。


“他学会做拉花咖啡了。”萝月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小小的饱嗝,意有所指地提起同你出去巡查的钟遥。


“哦呀?”钟函谷漫不经心地切开一个咸...

※预写注意 

※钟家兄弟X指挥使+萝月X指挥使修罗场

※也许之后会有司篁X女指

※ps也许之后会出现钟家兄弟的车吧(小声)




指挥使是甜食爱好者。


没什么是一杯加了五块方糖的拿铁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再加五块方糖。


萝月小姑娘到万葬亭的时候你才刚刚离开,替她准备好的小笼包还散发着热腾腾的香气,小姑娘用筷子挑破皮儿,不太顾及形象地狼吞虎咽。


“他学会做拉花咖啡了。”萝月心满意足地打了个小小的饱嗝,意有所指地提起同你出去巡查的钟遥。


“哦呀?”钟函谷漫不经心地切开一个咸鸭蛋。


“是呀是呀,安小姐和我说的时候还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唔,似乎是对乳糖不耐受的人学会做牛奶料理有些不可思议。”


“安小姐和我说,他学的拿铁咖啡的拉花是最困难的那种,但是他还是学会了。”


“听说是为了重要的人特别学习的。”萝月说这句话的时候软着嗓子,语气也有些绵柔,“我也……和安小姐学习了。”


小姑娘一大段话说到最后,拐回了正题,她的眼睛明亮:“钟函谷 —— 你说她会不会喜欢我做的咖啡?”


虽然这句话在钟函谷听起来怎么都像在询问‘你说她会不会喜欢我。’


钟函谷忽的想起你在走之前,特别炫耀似的晃了晃新换上的缀满蕾丝珍珠和人造宝石的衣裙,眼神和现在的萝月相似,笑意盈盈地询问他:“钟函谷,你说他会不会喜欢我 —— ”


你像恶作剧的特别停留了一段时间,才说出下文,“……的新衣服。”


他强压下心中涌上来的钝痛,像是之前对你一样回答面前的萝月:“……她会的。”




————

PS.如果有想看的人我会之后放出全文

复织和

p12模仿TV风失败作 p3沙雕表情包
我太喜欢师徒组了

p12模仿TV风失败作 p3沙雕表情包
我太喜欢师徒组了

Nezu

嗯~ 是很可爱的一幕,司篁小姐真可爱~
宝物下了点彩蛋 🙃🙃🙃

嗯~ 是很可爱的一幕,司篁小姐真可爱~
宝物下了点彩蛋 🙃🙃🙃

RAIN-时语
新线相关摸鱼,服装是自己在基本...

新线相关摸鱼,服装是自己在基本不改变人物气质的前提下的胡乱设计,根本原因是在学校画看不到设定图(???

lofter滤镜怎么这么强大啊!

新线相关摸鱼,服装是自己在基本不改变人物气质的前提下的胡乱设计,根本原因是在学校画看不到设定图(???

lofter滤镜怎么这么强大啊!

沐崽_

【钟家兄弟&司篁萝月线】简易攻略及重要分支节点

第一个结局简直杀我!!!!!阿伟今天又死了!!!!!

钟老板他有辣——————么————————好!!!钟遥他有辣——————么————————好!!!司篁她有辣——————么————————好!!!萝月她有辣——————么————————好!!!

【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

质量很高的两条线,兄弟相杀也看到了,改变命数也看到了,富婆给你包下整条街也看到了(?),不变的是每周照常的安托离开了你,以及无处不在的NPC晏华


直接进重点,因为两条线的分界非常明显,关键分支在正数第3天的对话中,而且只有打完第一条线才能打第二条线,这里重点提一下两条线各自的要求。


首先,两条线都必须做的事情...

第一个结局简直杀我!!!!!阿伟今天又死了!!!!!

钟老板他有辣——————么————————好!!!钟遥他有辣——————么————————好!!!司篁她有辣——————么————————好!!!萝月她有辣——————么————————好!!!

【你吼那么大声干什么

质量很高的两条线,兄弟相杀也看到了,改变命数也看到了,富婆给你包下整条街也看到了(?),不变的是每周照常的安托离开了你,以及无处不在的NPC晏华


直接进重点,因为两条线的分界非常明显,关键分支在正数第3天的对话中,而且只有打完第一条线才能打第二条线,这里重点提一下两条线各自的要求。


首先,两条线都必须做的事情如下:

1. 在第1天时,点击

论坛-传闻-【论坛】东方古街的“鬼魂索命”传闻-确认-去东方古街看看

目标变化 - 探查东方古街的异常(此时高校会被锁,直接推东方古街)

要在这一天内推完东方古街


2. 在第2天结束前,和钟遥巡视三个地方:中央庭、古街和中央城区


之后会在第3天做出线路选择:


钟家兄弟线

结局#250「无尽寂地」



达成钟家兄弟线必须要做的事情有:

1. 在第3天的剧情中选择【站在钟遥这边】

2. 在第4天结束前完成【确保钟遥状态稳定】中的5次巡查

3. 在第6天结束前完成【寻找钟遥】的前3次巡查

4. 在最后一天结束前完成【寻找钟遥】的最后一次巡查



司篁萝月线

结局#251「复还」



达成司篁萝月线必须要做的事情有:

1.  在第3天的剧情中选择【司篁说得有道理】,注意只有通过一次钟家兄弟主线,才会触发这个选项,选择这个进入司篁线

2. 在第5天剧情战目标变化后,完成三次中央庭巡查,收集三青鸟之翎

3. 在最后一天结束前集齐全部黑核(注意只需要每个地方巡查一次即可,无特殊要求)

4. 在最后一天结束前幻力值满150(也就是说你可以建完建筑再去推港湾区,这样不用强推)

5. 来自影縫丝的补充,第3天内必须巡查高校学园,不然会回到钟遥线


下收两条线的简易攻略,末尾有些截图的剧情收藏,有需要就往下翻吧

Day 1

论坛-传闻-【论坛】东方古街的“鬼魂索命”传闻-确认-去东方古街看看

目标变化 - 探查东方古街的异常(此时高校会被锁,直接推东方古街)


1. 中央庭修建幻力+5

2. 推图古街1

3. 推图古街2

4. 推图古街3

5. 巡查中央庭 - 安托的引荐

6-11 推图高校学园

12. 高校建地下研究所


晚上的剧情会带你去万藏亭-对话选项随意


Day 2

早上进入剧情


1. 高校修建公共图书馆

2. 中央庭修建黑门监测站

3-8 解放中央城区

9. 巡查中央庭 - 主线【邪崇,术士,捉鬼人】-选项随意

10.巡查东方古街 - 主线【记忆之匣】

11. 巡查中央城区 - 主线【梦魇漩涡】

12. 中央城区修建情报中心(钟家兄弟线后续剧情要用)


晚上剧情 - 选项随意


【分支点】Day 3 钟家兄弟线

早晨进入剧情 - 选项选择【站在钟遥这边】

目标变化 - 确保钟遥状态稳定


1. 巡查东方古街 - 主线【宿命与选择】

2. 回复乌鹭私信,巡查高校学园 - 主线【向阳之处】

3-8 解放研究所

9. 高校修建地下研究所

10. 高校修建市立研究中心

11. 中央庭修建市立工程大厦

12. 中央城区修建市立情报局


晚上进入剧情,选项后的剧情不同,但是不影响后续发展


Day 4

早晨剧情-选项随意


1-6 推图海湾侧城

7. 巡查海湾侧城 - 主线【他人的视角】

8. 巡查研究所 - 主线【不可触碰的记忆】

9. 巡查东方古街 - 主线【让雨安歇】 - 至此钟线第一阶段巡查完成

10. 东方古街修建幻力+10

11. 东方古街修建幻力+10

12. 推图旧城区1


剧情 -选项随意-得到CG#245「背道而驰」


Day 5

目标变化 - 寻找钟遥


1. 巡查中央庭 - 主线【原始的活骸】

2. 巡查中央城区(如果现在不做,要在Day1之前完成)- 主线【时间不会流转之地】

3. 中央城区修建情报+10

4. 中央城区修建情报+10

5. 巡查东方古街 - 主线【提灯引魂之人】

6-10 推图旧城区


注意:最后一次巡查只能在最后一天做,所以Day 7之前的时间可以选择推图港湾区或攻略神器使


Day 6 自由发挥,晚上的剧情选项随意


Day 7

在本日内,巡查旧城区 - 主线【再见】

晚上剧情-选项随意 - 得到CG#246「若有来日」



【分支点】Day 3 司篁萝月线

早晨进入剧情 - 选项选择【司篁说得有道理】(只有通过一次上一条主线,才会触发这个选项,选择这个进入司篁线)

剧情-目标变化-和司篁一起收集黑核


1-6 解放研究所

7. 巡查高校学园 - 高校学园·黑核 (和司篁的对话中的意思是,今天一定要去高校和司篁碰面,包括萝月的私信也会提醒你,但我不确定是不是必要条件,保险起见建议今天还是巡查高校)

8. 巡查东方古街 - 东方古街·黑核

9. 巡查中央城区 - 中央城区·黑核

10. 巡查研究所 - 研究所·黑核

11. 高校学园修建地下研究所

12. 高校学园修建市立研究中心


剧情 - 选项随意


Day 4

剧情 - 选项随意


1. 中央庭修建市立工程大厦

2-7 推图海湾侧城

8. 东方古街修建幻力+10

9. 东方古街修建幻力+10

10-12 推图旧城区1-3


剧情 - 剧情战 - 可使用钟遥(Very有意思的一个角色,可以满场到处乱跑然后疯狂叠被动)


Day 5

剧情 - 剧情战

目标变化 - 收集三青鸟之翎(最后一天目标会变回收集黑核)


1. 巡查中央庭 - 主线【异时空的流放】

2. 巡查中央庭 - 主线【司篁的师父】

3. 巡查中央庭 - 主线【南海的居所】

4-6 推图旧城区

7. 巡查海湾侧城 - 海湾侧城·黑核

8. 巡查旧城区 - 旧城区·黑核


(剩下要做的事情就是,让幻力达到150,解放港湾区,巡查港湾区得到黑核)


Day 6

早晨剧情 - 

选项不影响,但是如果选择【你也要小心】会得到影装【弗莱格】(我感受到了编剧的恶意

得到CG#247「不易的宿命」-安托离开你


晚上剧情 - 得到剧情CG#248「眷念」


Day 7

目标变化 - 最后的准备

1. 解决魇毒隐患 (这个应该是完成了【收集三青鸟之翎】就会完成)

2. 收集全部黑核

3. 幻力值满150


注意,任一条件不满足都会达成灭世结局!!!【小号血的教训


最后一天剧情战后会得到CG#249「死生不咎」


结算方面:

钟家兄弟线我攻略了3个人,最后得分1088

萝月司篁线攻略了2个,最后得分1179


最后分享一些剧情截图(。・∀・)ノ゙

1. 快看年轻的兄弟俩!!!嫩的流油简直!!!




2. 我自己在和自己斗嘴XD【声优梗




3. 世纪弟控钟函谷



4. 我第一眼看到这句台词,就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搞黄色禁止



5. 打咩!打咩得死!



6. 扎心了老哥



7. 这张真的巨————————好看,钟遥对钟函谷是真——————爱啊!!!



好的没有了( ´・∀・`)

有问题可以在评论留言或者私信我,祝大家快速顺利通新线!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永远的7日之都 新篇章「终焉的...

永远的7日之都   新篇章「终焉的命轮」剧情前瞻发布!

命运的星盘,自长明灯复燃的那一刻开始转动。
毁灭之时将至,错综复杂的威胁,将世界推向既定的死期。
「终焉的命轮」即将开启,于绝境中求转机。 

永远的7日之都   新篇章「终焉的命轮」剧情前瞻发布!

命运的星盘,自长明灯复燃的那一刻开始转动。
毁灭之时将至,错综复杂的威胁,将世界推向既定的死期。
「终焉的命轮」即将开启,于绝境中求转机。 

莫九九

萝月——资质考试对话

「考前」

考试这种东西,可是难不倒我的!

「技巧测试开始」

这种事情是难不倒我的。

「技巧测试结束」

呼……剩下的一半我也可以轻松完成的!

「灾害测试结束」

……这些可不足以打败我。

「实战演练结束」

 果然只是演习的程度,快点让我认真起来吧。


「阿岚」

阿岚:听说你鉴赏古画的能力不错啊,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

萝月: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一起试一试。


「艾露比」

艾露比:呜嘻嘻~你不记得摔碎了的宝物才是最好的吗?

萝月:……不能摔碎的!


「爱缪莎」

萝月:塔罗牌是什么?难道和符咒一样贯通六壬,可以筮取天下?

爱缪莎:也可以...

「考前」

考试这种东西,可是难不倒我的!

「技巧测试开始」

这种事情是难不倒我的。

「技巧测试结束」

呼……剩下的一半我也可以轻松完成的!

「灾害测试结束」

……这些可不足以打败我。

「实战演练结束」

 果然只是演习的程度,快点让我认真起来吧。


 

「阿岚」

阿岚:听说你鉴赏古画的能力不错啊,有没有兴趣和我合作?

萝月:有机会的话,倒是可以一起试一试。


「艾露比」

艾露比:呜嘻嘻~你不记得摔碎了的宝物才是最好的吗?

萝月:……不能摔碎的!


「爱缪莎」

萝月:塔罗牌是什么?难道和符咒一样贯通六壬,可以筮取天下?

爱缪莎:也可以这样理解,就让我们看看谁算得更准吧!


「安托涅瓦」

萝月:请问安托涅瓦,中央庭有没有交界都市的藏宝图?

安托涅瓦: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我会为萝月找找看的。啊,顺便把我之前看的几本书也送给你吧。


「奥露西娅」

萝月:对你而言,最重要的宝物是什么?

奥露西娅:小姑娘,你提了一个很好的问题呢~最重要的宝物,当然是爱了    

萝月:嗯,我也有些人认同这个说法。

xx:我觉得你们说的根本不是同一件事……


「白」

白:如果主人有萝月这么多的宝物,能给白买多少小鱼干呢?

萝月:小鱼干啊……十年份还是很容易办到的。

白:十年份!但是……白不会因为小鱼干背叛主人的!一定!

旁白:就算这样说也还是很扎心啊!


「巴裘拉」

巴裘拉:石头……亮……

萝月:你是说这颗珍珠吗?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战斗结束以后给你一颗倒也不是不行。


「达格」

达格:那个亮闪闪的东西,好像很好吃的样子……达格可以吃吗?

萝月:难道你说的是珍珠?如果你真的想吃的话,等结束以后我给你些珍珠粉吧。


「珈儿」

珈儿:啊!衣服亮闪闪的好可爱……不过作为战斗对手,我是不会放水的!

萝月:如果对手是珈儿的话,我很满意。那么开始吧。


「伽梨耶」

伽梨耶:萝月,我们要不要约定好二十年后的酒会定在哪里呢?

萝月:诶?二十年后吗?可是,我不敢保证二十年后自己会不会喜欢喝酒啊……

伽梨耶:说什么呢,所有的大人都会喜欢上喝酒的!

旁白:不要自作主张就替所有的大人定下结论啊!


「莱奥斯」

萝月:这就是传说中的偃甲吗?没想到交界都市里也有精通木甲之术的偃师。

旁白:才不是那回事啊!


「丽」

丽:比起购买高昂价格的货物,我对物品的变现价值和潜在市场更为关注。

萝月:我只要拥有双眼所见的一切宝物就足够了。至于它们究竟有没有商业价值,我并不在意世人的评定。

旁白:有钱人的世界观竟然也有这么大的区别吗!


「李若胤」

李若胤:最近接到了一个案子,其中关于珠宝的真假这方面的判定我有些外行,不知道能不能请你来帮个忙?

萝月:当然可以啊,我会和指挥使一起去的。

李若胤:那再好不过了。


「璐璐」

萝月:三垣四象二十八星宿,星象之事我也研习过的。

璐璐:果然比某位草履虫强了太多呢。战斗结束后,来我爷爷的店里坐一坐吧。


「米菈」

米菈:摇滚就是米菈的宝物!

萝月:我觉得我们对宝物的理解可能不太一样?


「穆娅」

萝月:这就是你的神器吗?看这耀眼的光泽,是件出色的宝物。

穆娅:是的,它对我非常重要,自从有了它,穆娅已经不觉得疼了。来吧,和我一起沉溺在这美好的世界吧。


「妮维」

萝月:这就是西方传说中的三头犬吗?多少钱能卖给我?

妮维:多少我都不会卖的!接招吧!


「赛哈姆」

萝月:你怎么带着这么多的……这是……

赛哈姆:……你可以把这些统一理解成枪。

萝月:原来如此,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枪。早就想试试它们的威力了。

赛哈姆:那么今日便来个尽兴。


「赛斯」

赛斯:异乡的小姑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神官可以倾力为你完成哦!

萝月:未了的心愿么……我希望的事情靠我自己的努力就能完成,不需要你来帮助。不过还是谢谢你了。

萝月:下面就让我们公平地比试一场吧!

赛斯:现在的孩子未免把人生看得太通透了吧。好吧好吧,那我也只好应战了呢。


「瞬」

瞬:需要获取有关宝物的情报吗?姐姐这里可是应有尽有呢~

萝月:应有尽有么?姑且相信你,希望你能带来出色的宝物。

瞬:真是个懂事的孩子,姐姐不会让你失望的~


「泰丝拉」

萝月:这个武器!难道这就是师父所说的稀世之珍?

泰丝拉:是吧是吧!试试看重炮的威力吧!


「薇拉」

薇拉:虽然你外形娇俏,我是不会因为可爱的模样就对你手下留情的。

萝月:正合我意,那么开始吧!


「雯梓」

雯梓:在东方古街要是有任何不适应的事情,尽管和我这个当家的说啊。

萝月:不适应倒是没有,如果有需要修复的古书古画,尽管交给我就好了。我会认真修复的。

雯梓:那真是帮了大忙了啊。


「乌鹭」

乌鹭:如果太孤单了的话,孤儿院随时欢迎你的,萝月。

萝月:不会孤单的,我比你们以为的要成熟很多!


「巫殷」

巫殷:你竟然还没有注册网络帐号。

萝月:……那是很重要的东西吗?等结束战斗我就去买。

旁白:并不是需要买的东西啊!


「西比尔」

西比尔:萝月要不要来高校学园学习呢?这里能交到许多新朋友,也能学到很多新的科学知识。

萝月:听说科学知识很有道理,但我还是对术法更感兴趣。没什么比术法更神奇的知识了。


「幽桐」

幽桐:萝月有什么喜欢的音乐吗?

萝月:我非常喜欢师父行术法时响起的悠悠丝竹之声,感觉飘渺得像从天际传来的一般……

幽桐:总感觉自己和萝月不是同一个时代的人呢……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永远的7日之都  新篇章「终焉的命轮」PV发布!

视频:点我
星辰周而复始地转动,命理缓缓朝着既定轨道前进。
天道之下,人的力量固然微薄。但仍然在一点一滴地……带来变数。

永远的7日之都  新篇章「终焉的命轮」PV发布!

视频:点我
星辰周而复始地转动,命理缓缓朝着既定轨道前进。
天道之下,人的力量固然微薄。但仍然在一点一滴地……带来变数。

朔风裁骨
四舍五入老婆出主线了(

四舍五入老婆出主线了(

四舍五入老婆出主线了(

巫雀

【all女指】醉挽风来(2)

古风汤底
ooc警告
如果能接受的话,3,2,1

——————————————————————————

萝月就着一豆烛光清点刚到的一批新货时,身侧雕花的木窗被推开一扇,一个人影披着朦胧的月色和雨水半跪在窗棂上。

“谁?!”萝月反应向来是快的,转瞬,发簪尖端已抵上了来人的喉咙。

“东方古街,小柒。”

少女清亮的音色里浸着月光。

萝月讶异,收回发簪,将它放在一旁的檀木桌上,起身将另半扇窗打开,声音带了些许嗔怪,道:“夜半冒雨到访,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却是欣喜的。

难逢雨夜故人来。

“所以,综上所述,除了十玖让那蒙面女背部挨了一刀以外,我们对十玖留的活口什么有用的也没有问出...

古风汤底
ooc警告
如果能接受的话,3,2,1

——————————————————————————

萝月就着一豆烛光清点刚到的一批新货时,身侧雕花的木窗被推开一扇,一个人影披着朦胧的月色和雨水半跪在窗棂上。

“谁?!”萝月反应向来是快的,转瞬,发簪尖端已抵上了来人的喉咙。

“东方古街,小柒。”

少女清亮的音色里浸着月光。

萝月讶异,收回发簪,将它放在一旁的檀木桌上,起身将另半扇窗打开,声音带了些许嗔怪,道:“夜半冒雨到访,也不提前打声招呼。”

却是欣喜的。

难逢雨夜故人来。

“所以,综上所述,除了十玖让那蒙面女背部挨了一刀以外,我们对十玖留的活口什么有用的也没有问出来。”
这是柒柒坐在萝月面前时,一张小脸皱成苦瓜,吐露出来的信息。

“没关系,”萝月安抚的摸摸柒柒的发顶,“比起小柒你夜闯民宅而我没有将你丢进官府,这件事不算什么。”

柒柒睁大眼睛:“你还打算把我丢进官府?”
萝月:“……你为什么这么理直气壮?”
“不然呢,你还想得到什么更好的罪名么?”

“萝月,”柒柒很忧伤的叹气,“你是不是认识了一个古街的,占星术很厉害的女孩?”
“你说璐璐?”
柒柒小声嘟囔,“谁想得到在长安也逃不开璐璐的毒舌啊……”
“当然认识啦,”萝月瞟了眼柒柒的剑穗,“她还给我看过星象呢。”

“哦,结果如何?”
“你猜。”

月亮彻底没在云中。

萝月起身离去,不久后回来,递给柒柒一套换洗衣物,“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吧。——看在久别重逢的份上,”她狡黠的眨眨眼,“我就姑且不收你房费了。”

天明后,柒柒穿过街道。接连问了几个人之后,才找到马缨巷。
柒柒在巷子里七拐八拐,找到了躲在巷子深处的一处院落。
她抬手,扣门。

木门里传来渐近的脚步声。
随后,门开了,里面露出一张很年轻的男人面孔。

“可是柒姑娘?”问话的男人一头鸦羽似的墨发垂在身后。神色淡淡,只一双湛蓝的眼——像是从头顶的天空上摘了抹蓝嵌进去——轻轻一扫,就不知耽误了多少闺阁少女的终身。

柒柒点头,“正是。若小柒没记错的话,”她正色,向着年轻人执晚辈礼,“小柒见过青檀公子。”

青檀略略慌了手脚,忙扶她起来,道:“姑娘不必这般,在下不过虚长姑娘数岁,这些虚礼便不必了。”又望向柒柒背后古朴的长剑,有刹那的失神,旋即反应过来,侧身将柒柒往院内领,“还请姑娘进来说话吧。”

柒柒看着青檀沏茶。
金黄色的茶汤让她想起一双似曾相识的眼。

“柒姑娘,”她回过神来,看见青檀略担忧的看着她,“可是这金骏眉不合口味?”

“并无,青檀公子多虑。”

青檀眸中仍有疑色,却也没有再问下去。

柒柒深吸口气,道:“青檀公子,我来此拜访的目的,重渊师傅是否告知与您?”在得到肯定回答后,她接着说下去,“那么,您的回答是?”

青檀不答,反而不动声色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孩。

一袭利落的白衣,上面用金线勾了竹纹,及腰的棕发被款式简洁又不失精巧的羊脂玉簪绾起,琥珀色的鹿眼里映着他的影子。

柒柒也不发声,静静等着青檀的答案。

“柒姑娘这簪子很是精美,与姑娘甚配。”

青檀突兀的开口。

柒柒左手不自觉抚上簪子,“这发簪是友人相赠所得。”

“想必是知心好友,——出手如此阔绰。”

这话可以说是很不客气的了。

柒柒眯起眼,“公子这话何意?”

“姑娘所理解的又是何意?”青檀将空掉的茶盏放在手中轻巧的把玩,质地细腻的雪瓷与画师骨节分明的手相得益彰,“姑娘既认识萝月小姐,又何苦来在下这里讨不痛快?”

柒柒蹙起纤细的眉,“公子这可是明知故问了——萝月小姐是给不了重渊师傅要的答案的。”

“所以在下便可?”

“小柒知道,公子心中自有答案。”

青檀不答,只是侧开身,道:“在下忽然想起,还有一幅画作尚未完成。买家今日便要来取了。”

这便是要送客了。

柒柒站起身,向门外走去。

“告辞。”

青檀不动,“恕不远送。”

柒柒推开一扇门,又想起了什么似的,扬声道:“重渊师傅种了一池的莲花。——明年夏天,应会开的很好。”

少女的声音在古巷里回荡,也扣开了青檀一直不愿直面的心意。


“怎么,不喜欢这连翘?”

“重渊师傅错意了。在下只不过觉得,若是莲花,应会长的更好些。”

“……”

“是吗。那明年,青檀公子再来看看吧。”

——————————————————————————

直到现在才水出来了几个人物啊,我好菜……

重青线石锤了

那和女指组cp的话,只能是百合了

小声逼逼:【不过百合多好啊可可爱爱的女孩子谁不喜欢呢】

这个系列完全就随心了,也算是对另一种写作风格的一种尝试吧

不喜轻喷

羞愧到不想打tag


贡多拉Gondola
给一位养萝月(被萝月养?)的大...

给一位养萝月(被萝月养?)的大佬的生贺~

生日快乐~>W<~!

给一位养萝月(被萝月养?)的大佬的生贺~

生日快乐~>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