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萤丸

15.8万浏览    5322参与
枫厢醉

呐呐,今天是就任的第四天。
今天放学后做完作业才玩了一会儿。
今天没有闯新的地点哦,只是带着一队在前面几个地图里刷等级,然后今天又有两个上了二十级,分别是萤丸和髭切。
然后出乎意料的是今天萤丸都没有怎么抢誉哎,大部分誉都让髭切和小幸运拿走了。
今天的内番也安排好了(●°u°●)​ 」,话说通过昨天内番的汇报,我发现不能让那些我们萌的cp在一起干活,因为昨天三个内番全都是零@(—-—)@!
嗯……然后就是日课三刀,没有新刀!
我怀疑我现在变得特别非,今天把刀装想锻满,结果从73到100,只有最后一个单独锻才有一个金刀装,我真的要死了●﹏●,::>_<::
索拉,今天就只有...

呐呐,今天是就任的第四天。
今天放学后做完作业才玩了一会儿。
今天没有闯新的地点哦,只是带着一队在前面几个地图里刷等级,然后今天又有两个上了二十级,分别是萤丸和髭切。
然后出乎意料的是今天萤丸都没有怎么抢誉哎,大部分誉都让髭切和小幸运拿走了。
今天的内番也安排好了(●°u°●)​ 」,话说通过昨天内番的汇报,我发现不能让那些我们萌的cp在一起干活,因为昨天三个内番全都是零@(—-—)@!
嗯……然后就是日课三刀,没有新刀!
我怀疑我现在变得特别非,今天把刀装想锻满,结果从73到100,只有最后一个单独锻才有一个金刀装,我真的要死了●﹏●,::>_<::
索拉,今天就只有这么多。
话说,我想说一句题外话,能在学校做完的就真的要赶紧做完,不然要死的。还好我已经适应了好几年了(✪▽✪)
三分感恩(≧∇≦)

枫厢醉

今天是就任的第三天
闯只闯到了本能寺,然后就是带刀升等级,结果每次每个刀升到了五六级,就脸红了,所以我又换了一批,把已经得到的(包括今天的)33把刀全给升到了五六级,当然有个别的升到十几级的。
其中小幸运今天特化啦!撒花🌸🌸🌸🌸
然后我是见证到了萤总的夺誉狂魔,到刚才,所有的到都红过脸了,除了萤总,一直樱吹雪,厉害!
然后就是锻刀获得了几把新刀,有一期尼,明石,鲶尾,岩融,千子村正。
然后就把重复的刀全部习合了。
话说你们都没关注我的本命刀是哪个,好啦,我的本命是前田!前田超可爱,虽然也没有五虎退可爱,但就是有种莫名的感觉!前田最棒,我要给他打call↖(^ω^)↗
接下来就晚安啦,顺便一提,第一个...

今天是就任的第三天
闯只闯到了本能寺,然后就是带刀升等级,结果每次每个刀升到了五六级,就脸红了,所以我又换了一批,把已经得到的(包括今天的)33把刀全给升到了五六级,当然有个别的升到十几级的。
其中小幸运今天特化啦!撒花🌸🌸🌸🌸
然后我是见证到了萤总的夺誉狂魔,到刚才,所有的到都红过脸了,除了萤总,一直樱吹雪,厉害!
然后就是锻刀获得了几把新刀,有一期尼,明石,鲶尾,岩融,千子村正。
然后就把重复的刀全部习合了。
话说你们都没关注我的本命刀是哪个,好啦,我的本命是前田!前田超可爱,虽然也没有五虎退可爱,但就是有种莫名的感觉!前田最棒,我要给他打call↖(^ω^)↗
接下来就晚安啦,顺便一提,第一个集全的是来派!祝贺萤总,萤总万岁!

拾伍司(154)

仿真水彩……吧

给很久没填的坑画了个封面,然后开始填坑

仿真水彩……吧

给很久没填的坑画了个封面,然后开始填坑

立方ririka

刀刀日常搞出来啦~有贴纸和大头吧唧哦ww详情看tb页面

佛系卖谷指路tb店铺【立方体cube】

*抽奖*从喜欢和推荐里抽两位送贴纸一张~30号开

(不是很懂怎么抽orz应该会闭眼划然后点到谁就谁?)

刀刀日常搞出来啦~有贴纸和大头吧唧哦ww详情看tb页面

佛系卖谷指路tb店铺【立方体cube】

*抽奖*从喜欢和推荐里抽两位送贴纸一张~30号开

(不是很懂怎么抽orz应该会闭眼划然后点到谁就谁?)

用生命丈量墙头

【刀剑乱舞|日常】《到底是谁传染的迷路!!!》02

暴躁女婶与她的部队长们的恩怨情仇(噫——)

刃们这么皮,基本都是暴躁婶惯的

私设有,取药哥极化后身高有变化一说

=========================

天守阁外间的情况并未反应在天守阁内间。或者说有的人是没办法察觉,而能察觉的刃则不在意这些。早在审神者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内间之前堪称轻松的、左耳听右耳冒的挨训气氛直接滑落向了不可挽回的紧绷深渊。


药研藤四郎立于最接近审神者的位置,身姿挺拔规整,身上还带着出阵后仍未散去的硝烟与血的气息。先前看着审神者暴怒跳脚时的轻松闲适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短刀冰冷而沉静的神情。那双不起波澜的眼睛直接将审神者差点脱口的脏...

暴躁女婶与她的部队长们的恩怨情仇(噫——)

刃们这么皮,基本都是暴躁婶惯的

私设有,取药哥极化后身高有变化一说

=========================

天守阁外间的情况并未反应在天守阁内间。或者说有的人是没办法察觉,而能察觉的刃则不在意这些。早在审神者说出那句话的时候,内间之前堪称轻松的、左耳听右耳冒的挨训气氛直接滑落向了不可挽回的紧绷深渊。

 

药研藤四郎立于最接近审神者的位置,身姿挺拔规整,身上还带着出阵后仍未散去的硝烟与血的气息。先前看着审神者暴怒跳脚时的轻松闲适消失得一干二净,取而代之的是短刀冰冷而沉静的神情。那双不起波澜的眼睛直接将审神者差点脱口的脏话又给瞪了回去。

 

大和守安定抱着刀,双手抄在了胸前。历来习惯给审神者微笑的脸上略微起着寒霜,双唇紧抿似乎在忍耐着什么。

 

小豆长光,小豆长光什么都不敢说什么都不敢问,他深知这次路痴可能是自己传染的,其他三个队长可能只是受到牵连挨训。虽然一直跟随作战部队,但是小豆长光对于这样的争执并不熟悉。

 

而比起尚算新人的小豆长光,萤丸对这样的情况可要熟悉得多。身为第三部队队长的大太刀甚至还有心情摇摇头,不是那么赞同的对审神者开口。

 

“这样的话阿鲁金不可以再说咯。语言是最古老的咒语,哪怕是无心之言也会有神明聆听并实现的哦。”

 

“总、总之!那都是假设!”

 

审神者梗着脖子倔强地继续和药研藤四郎对视,谁都不肯先错开眼神。扎着马尾的姑娘并不服气,也不肯认错。她绷紧了嘴角,固执得像个小孩子。

 

“死亡没有那么容易降临,我活到现在就是最好的证明。”

 

不肯认输的审神者继续在四个部队的部队长面前反复横跳,花式踩雷。药研藤四郎已经压到最低的呼吸在审神者话音落下的那一刻有了停顿。大和守安定放下了交叠的双臂,握住了他的刀柄。

 

“大将。”药研低沉的嗓音中凝着几分冷意,“可以谈谈吗。”

 

完全肯定的、不允许反驳与推脱的陈述句。

 

短暂的沉默后,内心有那么一丢丢觉得自己没什么威严的审神者看着其余的三位部队长,带着点尴尬小声道:“你们,你们先出去吧。”

 

“为什么?”孩童模样的大太刀不解地歪着头,“是什么不能听的事情吗?”

 

审神者面色一僵,尴尬之情更胜之前。她与药研应该不会说出什么不能听的话,但是莫名的骄傲还是让审神者不想现在与其他人说明那些事情。

 

所以,她选了一个错误回答。

 

“我要和他单挑!”

 

女孩儿气急败坏地指着桌子边的近侍。

 

……嚯!

 

萤丸和小豆长光向他们的阿鲁金投向了看烈士的眼神。

 

“单挑的话……”大和守安定终于露出了和善的微笑,与之相对,他举起了自己的本体打刀,“我希望可以排号第一个,药研你不介意让给我吧?”

 

黑发的短刀扫了一下自己胸前不存在的灰尘:“啊,请便。”

 

……不!我觉得不可以!!审神者后退一步,拼命向着小豆长光与萤丸使眼色。

 

最终,长谷部也没能冲进天守阁内间拯救他家阿鲁金。

 

在他拉开门的准备冲进去的那一刻,萤丸从里面迈出了一只脚。

 

撞在萤丸身上的本丸大管家十分屈辱的倒在了地上,堪比加州清光脸撞石切丸。高高大大的付丧神倒在孩童模样的大太刀脚下,怎么看怎么滑稽。

 

“萤丸!你们怎么出来了?”爱染双手拢在嘴边,做着喇叭的模样用气音问话。

 

大太刀回头回答了小伙伴的问题,脸上的表情还有那么一丝不忍:“阿鲁金觉得我们限制了她的发挥,准备和药研先生单挑。”

 

趴在扶手上的爱染沉默了,与他一同沉默的还有第一部队的短刀们。小孩子模样的极短爸爸们面面相觑,眼神里是如出一辙的怜悯。

 

到底是谁给的审神者勇气,让她觉得她可以和她的第一部队队长单挑?

 

回答了爱染的问题后萤丸就连忙回头,继续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和小豆长光一同努力拖拽着手上的刃。边拖嘴上还不停的念叨着,和长船派的另一位付丧神一起做着劝说。被拖着的那个刃也不老实,从加州清光的角度正好能看见门内晃动的羽织,以及对方连着鞘一同举起来的本体打刀。

 

隐隐约约,天守阁三楼的付丧神们都能听见第二部队队长念叨着‘首落’两个字。

 

……噫!!自家审神者又在里面干什么了!!

 

围在外面的年轻刃们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

 

“好了好了大和守殿,决斗不急于一时我们先出来。等等!请不要拔刀!那是阿鲁金啊!!”

 

大概是深知自己传染路痴罪孽深重的缘故,哪怕大和守安定举着打刀本体又要冲回去了,小豆长光依然好脾气的努力地夹住第二部队的队长把刃往外拖。也不知道大和守安定到底是有多愤怒,竟然可以打破刀种限制,顶着小豆长光与萤丸一振太刀和一振大太刀两振刀的力量,愣是把身边的两个刃又拖回去了几步。

 

太可怕了!他们本丸这到底是什么弑主氛围!

 

顾不上扶起已经自动自觉滚动挪开位置的长谷部,烛台切光忠和歌仙兼定一同上前帮了萤丸和小豆长光一把,拽着大和守安定的衣领把刃往外拽。加州清光更直白,直接挤到了四刃之间抱住了大和守安定的腰,奋力向外拖。

 

“安定你等一等!一会儿去手合室!”

 

“都放开!”

 

大和守安定一意孤行就要往里冲,抽出的打刀上泛着寒光。身后有五个刃在拖都没能让少年模样的付丧神改变主意。第二部队的队长努力压抑着暴起的愤怒,蔚蓝的眼中闪动着迫人的锐利。安定抖着嘴角,几乎是咬牙切齿的挤出了噎在喉咙里半天的那句话。

 

“您还记得上次在池田屋,您说宁可被捅死也不要在房顶上蹲点的话吗?”身披羽织的打刀挥动本体,直接扎在了榻榻米上,“结果您直接被高速枪捅了一个对穿!”

 

“还有在厚樫山清扫战场的时候,您说这片战场再这样安逸下去,连检非违使都别想砍到您身上。”

 

“结果我们遇到了三波检非违使!六杆枪兵!!!”

 

“阿鲁金您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个开光嘴啊!!”

 

大和守安定满含绝望的呐喊令天守阁的气氛再一次沉寂了。

 

“大将。”还站在审神者办公桌前的药研藤四郎握着自己的本体,冷静沉着的不像是刚刚与审神者互怼的刃。

 

“!?”

 

与药研冷静的模样不同,办公桌后的审神者在听见短刀的声音之后,几乎毛都炸开了。先前坚毅混杂着愠怒和一点尴尬的神情也消退了几分,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熟悉的警惕。

 

“干什么?”审神者谨慎的问道。

 

药研抬起头,锐利透亮的紫色瞳仁盯着面前的主人,神情严肃郑重:“谈谈的事情稍后再叙吧。我果然还是觉得,您需要冷静的清醒一下。”

 

与药研对视的审神者思维停转了几秒,忽然就懂了他的意思。下一秒,短刀的左手已经攥住了审神者的衣领。

 

还在天守阁外屋观望的刃们再一次倒抽了一口冷气。乱顾不上是不是失礼的问题,仗着极短的机动直接冲进了天守阁内间。

 

“等一下!药研你冷静点!放开阿鲁金啊啊啊啊啊!!!”

 

反应过来的信浓紧接着冲进了天守阁:“不可以!那里是阳台!!!”

 

“不行!不可以!药研哥你等一等啊!把阿鲁金扔下去粟田口会还债还到天荒地老的啊!!!”

 

“谁、谁进去制止一下啊!第一部队长发疯了!”

 

“兼桑你让一下!你堵在这里我过不去啊!”

 

“诶呀,兄弟你往旁边站一站,小心不要被撞、哦!要扔下去了!”

“……兄弟,闭嘴。”长谷部已经在瞪你了。

 

“停!快停下!!喂!第一部队的刃呢!!你们药研疯了啊!!”

 

整个天守阁三楼外屋在药研拽住审神者的那一刻彻底沸腾了。久经战阵的第一部队队长并不是那么好拦截的存在,极化短刀的机动在阳台到办公桌间那短短的距离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让刃绝望。

 

背对着鸡飞狗跳的天守阁外间,被审神者塞进太刀队做监工的三日月宗近面对着已经爬起来的压切长谷部、实在是挤不进去只好等在外面的烛台切光忠、已经放弃掺和只想着一会儿怎么帮审神者留个全尸的歌仙兼定拍了拍手,哈哈笑了几声道。

 

“既然已经结束了,那么我们来讨论一下之后的处罚问题吧。”位列天下五剑之一的三日月宗近温和地笑着,“鉴于阿鲁金之后可能没办法前往手合室。”

 

噫!!原来你也支持的吗!!看热闹的小龙景光震惊地转过头,看着写作天下五剑读作太刀队监工的三日月宗近目瞪口呆。

 

一旦审神者开始掀起腥风血雨,无论是在本丸内的还是已经出征的,在这场暴风雨中没有一个刃可以独善其身。

 

奔波了许久的远征队好不容易走到了有信号的位置,一期一振的终端就开始了疯狂抖动。以为远在本丸的审神者有什么紧急的通知,没多想的粟田口家太刀当着队员们的面打开了终端。连影像都没有展开,嘈杂的声音就从里面冲了出来,其中乱的声音最清晰。

 

“我抓住了!等、等等!阿鲁金你不要挣扎!”

“不行药研你冷静点不要上去补刀!!”

“拉住药研啊啊啊啊啊!”

“谁把大和守殿放进来了!!”

“石切丸殿!你快点闪开啊!阿鲁金在上面!!”

“噫!!!阿鲁金!!!!!”

“一期哥你快点回来啊!药研把阿鲁金从阳台上扔下去了!!”

 

一期一振:……

一期一振:???????

 

粟田口的大家长在夕阳下几乎变成了灰色。恍惚了几秒稳定住情绪,一期一振刚要开口问具体的情况,信号又断了。

 

“……”维持着不变的微笑,一期一振握在左手的终端几乎被他捏出了响。

 

“嘛,时政的终端信号一直烂。”明石国行坐在一处凸起的青石上,懒散地劝慰了一下已经开始飘起黑气的一期一振。

 

等到一期一振披星戴月好不容易带着后勤二队从远征中抽身回到本丸时,看见的就是两个身高差不多的身影站在本丸大门口的回廊内靠着墙壁罚站的模样。药研藤四郎与审神者站在一处贴靠着墙壁,罚站的军姿标准规整,一人一刃头顶上都摆着一只海碗,看两个人头都不敢动的模样,里面估计是里面盛满了液体。

 

不过等走进了一些一期一振才看清,头顶上的海碗固然让两个一同罚站的难兄难弟不敢动,但更多的是因为没有闲暇去活动。两个人的面前都展开着终端的光屏,文件与数据飞快的在荧蓝的数拟屏幕上划过。

 

审神者的光屏上满是地图与统计性的文样,各类的统计图挤挤挨挨将数拟屏幕上占据得没有一丝空隙。药研藤四郎面前的光屏内容从排版上更整洁一些,然而上面划过的数据量却完全不输于审神者那挤挤挨挨的屏幕,甚至偶尔还划过了一两张刃体数据。

 

一期一振掐着自己的刀柄,有点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应该走过去打扰已经完全沉浸在工作中无法自拔的两个人。

 

“嗯?哟,一期哥。”

 

粟田口家的太刀还在纠结时,沉迷工作无法自拔二人组中的自家弟弟就已经察觉到了那道属于兄长的气息。虽然头还是没办法动,但药研藤四郎的视线已经落在了一期一振的身上。而听到药研声音的审神者也终于从数据的海洋中脱身,把注意力分给了自家近侍的兄长。

 

“哟,一期哥。”审神者爽朗的问候与身边的短刀如出一辙。

 

几乎一模一样的句式令已经走近的一期一振有些好笑。他走近了些,靠在回廊的木质梁柱上放松地看着似乎已经从争吵的硝烟中平复下来的两个人。

 

“已经这个时间了,罚站什么时候结束?”

 

并未有什么求情的意思,只是单纯的想要知道,太刀打量着罚站二人组这样问道。药研藤四郎的身上仍然是出阵服,身上还带着点血气的味道,他旁边的审神者同样穿着利落的出阵服,有别于世家白衣绯袴的暗色军装在深夜是极好的保护色。

 

打远一瞅还以为是两个粟田口在回廊下面罚站。

 

“要站到第二天早上。”审神者不在意地撇撇嘴,丝毫看不出被自己近侍拽着衣领从三楼阳台扔下去的狼狈,“正好来得及把报告和文件整理完。”

 

药研藤四郎在审神者的身边笑了笑,低沉带着笑意的嗓音满是安抚,完全看不出拽着审神者扔下天守阁的暴躁模样:“一期哥先去休息吧,远征辛苦了。我和大将总结完工作就可以结束了。”

 

“通常。”审神者做出补充,“是在第二天早上万物苏醒的时候结束。”

 

简称通宵加班。

 

不知道为什么,一期一振在心中突然涌起了对审神者的无限同情和对自己乖巧懂事弟弟的心疼。

 

总是加班会把身体拖垮,审神者到还没什么,作为第一部队队长的药研在出阵结束后还要加班果然还是不行,唔、明天去和长谷部说说好了。一期一振面上微笑不动声色,内心已经制定好了一系列谈判计划,每一份都将审神者排除在外,充分展示了弟控滤镜三米九是个什么模样。

 

“总之快回去休息吧。”审神者抬起手小心的挥动几下,脸上的表情有些扭曲,看上去应该是很长时间没有活动手臂而导致的,“这个星期忙完之后,后勤部队和战斗部队就可以暂时轮班休息了,明天还有远征任务,去休息吧。”

 

一期一振将蜜色的双眼转向了药研藤四郎。懂事稳重的粟田口短刀对上兄长的视线,在确保海碗内的液体不会洒出来的情况下,承诺般地略微颔首冲着兄长承诺。

 

“放心吧一期哥,我会看着大将的。”

 

不,药研先生,你的兄长完全没有担心过你家大将,她一直都是勉强顺带的那个。

 

自知之明卓越的审神者扯扯嘴角,在心中发出了一连串冷笑。

 

tbc.

夜曦是只呆毛兔

我家婶婶作死日常



——大和守安定


今天主人很兴奋的跑过来,说天太热,给我变个魔术让我凉快一下。


不过,要闭上眼。


我盯着主人看了一会,满怀期待的闭上眼。


主人的嘴唇,好像很冰凉的样子……


我等了半天,感觉下衣好像被什么拽住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是主人在努力将我的绔衣下摆掀起来。


#嗯?为什么这个裙子掀不起来!!我拽!#


原来是想掀我的衣服吗……


主人艰难的和我的衣服斗争了半小时。


然后主人放弃了,自暴自弃的打算扒了我的衣服踩几脚泄愤。


#我靠(`Δ´)!这个衣服跟劳资过不去了!!#


#你穿衣服,又不是上战场,这么严谨干什么(=_...



——大和守安定


今天主人很兴奋的跑过来,说天太热,给我变个魔术让我凉快一下。


不过,要闭上眼。


我盯着主人看了一会,满怀期待的闭上眼。


主人的嘴唇,好像很冰凉的样子……


我等了半天,感觉下衣好像被什么拽住了。


我睁开眼睛,发现是主人在努力将我的绔衣下摆掀起来。


#嗯?为什么这个裙子掀不起来!!我拽!#



原来是想掀我的衣服吗……


主人艰难的和我的衣服斗争了半小时。


然后主人放弃了,自暴自弃的打算扒了我的衣服踩几脚泄愤。


#我靠(`Δ´)!这个衣服跟劳资过不去了!!#


#你穿衣服,又不是上战场,这么严谨干什么(=_=)#


主人,你想让我脱吗……


#我来帮你吧,主人!#


#会发生什么我可不管哦,小猫咪(笑)#


#婶婶作死日常#




——鲶尾藤四郎


今天,主人神秘兮兮的把我拉过来。


喂,鲶尾,我要去拍小骨头美少年的出浴照,等等你帮帮我!


我想了想,然后冷酷无情的拒……答应了她的请求。


#主人,先把我的本体放下,我干!#


#不要把本体放到我头上,呆毛不可以动!#


然后我把主人藏在温泉的某个角落里,约着兄弟一起去泡澡。


三个小时后……


我在角落里找到了脸颊通红害羞得不行的主人。


然后笑嘻嘻的问她这次我干的好不好。


主人非常温柔的摸着我的头,然后用力往下拽我的呆毛。


#神特么害羞,劳资是被你气的!#


#在温泉还唱什么歌!吵死了!!#


#你个傻子!为什么挡小骨头的镜头!!我要宰了你!!#


#唉!抱歉,不过这样不也挺好,反正我们是双生子,身材差不多嘛!#


#谁要看你那个没有一点看点的身材!!#


#嗯?被质疑身材了呢!那么让我来给你证明一下吧~#


#反过来也可以吧!哎嘿,,Ծ^Ծ,,#



——骨喰藤四郎


今天主人好像很奇怪的样子……


也不算奇怪,平常她也是喜欢盯着我……


不过……今天的眼神好炽热!


感觉好像被什么盯上了,有点冷飕飕的感觉。


然后兄弟提议去泡温泉,我去了。


不过大热天的泡温泉行吗?


#兄弟……你为什么动来动去?#


#难不成兄弟很喜欢温泉……#


回去的时候,兄弟让我一个人先走,他去找一只可爱的小猫咪。


#……今天的兄弟真奇怪……#


不久后,我接到堀川的通知……


#嗯?兄弟在温泉踩到肥皂摔成重伤了!#




——萤丸


今天出阵完了之后我在房间里换衣服。


呼~今天好累啊。


等等去给正在办公的主人拿点金平糖好了!


我掀起一半衬衫,突然侦查到一阵熟悉的目光。


我小心翼翼的回望过去……


主人趴在她房间的窗子的玻璃上眼睛发红光使劲的盯着我,旁边是头上跳青筋的山姥切国广。


#嗯…真困扰呢!#


#是慢悠悠的掀开比较好,还是表现一下男子气概猛地一下把衣服甩出去呢!#


#今天的主人也好可爱啊#


#啊,被敲头眼泪汪汪的主人也好可爱#


——龟甲贞宗


今天晚上狗修金撒嘛把我叫过去。


还让我拿我的绳子,越多越好。


我很兴奋的把自己收拾干净,晚上去了她的房间。


然后,发现一群小短刀在里面。


哦,还有大太刀萤丸,主人最宠爱的令人嫉妒的家伙。


狗修金撒嘛朝我招手。


#龟甲,你来了,等你好久了!#


我一脸兴奋的跑过去……


#然后教了一夜他们翻花绳#


#这是什么新的游戏么,狗修金撒嘛……#


何需花烬繁
day2打卡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

day2打卡
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有人追剧吗?

day2打卡
今天也是愉快的一天,有人追剧吗?

容姝砚

从婚礼的花童谈论到萤丸的矮,再到萤丸立绘的大头,后来证据确凿,萤丸是三鹿奶粉的受害者,所以明石这个是因为保姆没当好所以特别疼萤丸,好了,就是这个设定!

从婚礼的花童谈论到萤丸的矮,再到萤丸立绘的大头,后来证据确凿,萤丸是三鹿奶粉的受害者,所以明石这个是因为保姆没当好所以特别疼萤丸,好了,就是这个设定!

夜曦是只呆毛兔

婶婶请不要皮一下【婶婶发量危机】

——数珠丸恒次


今天早上醒过来


发现主人拿了剪刀蹲在我旁边


神色阴沉又无助


#珠子,婶婶要没头发了把你的给婶婶吧!#


我很无语…


#主人你接我的头发还不如去买生发剂#


#再说我和你的头发一半颜色不一样啊#


——和泉守兼定


嗯,今天主人用迷恋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一天


我以为她被我帅气的外表迷住了


所以我非常自觉的去了她的房间


直到她含泪拿出剪刀


#黑长直我对不起你,可是婶婶要头发啊!#


#你不应该说对不起我吗!#


然后我被她拿着剪刀追着在本丸跑了八圈


——大和守安定


今天看主人追和泉守却不小心绊倒...

——数珠丸恒次


今天早上醒过来


发现主人拿了剪刀蹲在我旁边


神色阴沉又无助


#珠子,婶婶要没头发了把你的给婶婶吧!#


我很无语…


#主人你接我的头发还不如去买生发剂#


#再说我和你的头发一半颜色不一样啊#


——和泉守兼定


嗯,今天主人用迷恋的眼神盯着我看了一天


我以为她被我帅气的外表迷住了


所以我非常自觉的去了她的房间


直到她含泪拿出剪刀


#黑长直我对不起你,可是婶婶要头发啊!#


#你不应该说对不起我吗!#


然后我被她拿着剪刀追着在本丸跑了八圈


——大和守安定


今天看主人追和泉守却不小心绊倒


我急忙丢下扫把去扶她


就在我以为会得到主人感谢的星星眼的时候


被甩出去的剪刀正好从我身后擦过


弄断了我的发绳,头发散开


主人的眼睛亮了,发着绿光


然后主人拿着剪刀改追我了


#安定原来你才是隐藏最深的,发量超级多#


#不,主人你冷静!#


——堀川国广


今天卡内桑来找我的时候


我的洗衣盆直接被我捏碎了


谁干的!!


卡内桑的头发呢!!!


#喂!刀男生发剂中心吗?!#


#快把你们这里的生发剂都卖给我!!#




——药研藤四郎


今天大将拿来一大把头发


泪眼朦胧要我给她接上去


我在她饱含希望的眼神中拿起一堆头发


不行啊,大将你的头发太细了,接不上


大将的眼神失去高光


然后大将偷了博多的卡作为经费让我研究生发剂


#该不该告诉大将生发剂不存在呢#


#药研,我最喜欢你了!#


#大将,放心,我可以!#


——萤丸


今天主人的呆毛好像很高兴


主人蹦蹦跳跳的来找我


说她的头发有救了


我顺水推舟的给了她膝枕


然后顺理成章的和她一个房间睡觉了


#主人,不要把脚搭在我腰上#


#呼呼~(睡死加睡像糟糕的婶婶)#


#发生什么我可不管了哦~#


墨锁锁

听到萤总跟你说“窝窝头”是种什么体验(日常记录)

如题,今天本咸鱼在半梦半醒中碰到了这个事情……


大概就是萤总非常开心地对你说——“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虽然很想吐槽这个人设真的没问题吗,但是一听“嘿嘿”这俩字……居然莫名合拍了……


完了这是什么新的洗脑循环吗?我方了……

如题,今天本咸鱼在半梦半醒中碰到了这个事情……


大概就是萤总非常开心地对你说——“窝窝头一块钱四个,嘿嘿”。


虽然很想吐槽这个人设真的没问题吗,但是一听“嘿嘿”这俩字……居然莫名合拍了……


完了这是什么新的洗脑循环吗?我方了……


泷泠

就任两周年了,刚好在别的婶婶那里看到这个30天挑战,就从两周年那一天开始一天一个问题吧

Day16:

现在的第一部队是极化后的几振刀剑加上往满级培养的爷爷。

阵容如下:

1,加州清光(极),打刀

2,大和守安定(极),打刀

3,药研藤四郎(极),短刀

4,萤丸(极),大太刀

5,次郎太刀(极),大太刀

6,三日月宗近,太刀

就任两周年了,刚好在别的婶婶那里看到这个30天挑战,就从两周年那一天开始一天一个问题吧

Day16:

现在的第一部队是极化后的几振刀剑加上往满级培养的爷爷。

阵容如下:

1,加州清光(极),打刀

2,大和守安定(极),打刀

3,药研藤四郎(极),短刀

4,萤丸(极),大太刀

5,次郎太刀(极),大太刀

6,三日月宗近,太刀

夜曦是只呆毛兔

最萌大太的千层套路【萤丸篇】

嘿嘿,我要对我家萤总下手了。

可以去看看作者君的其他文了解一下我家萤总的性格哦(´-ω-`)

虽然也没有写几篇啦(摆手)!

可能会ooc哦~(搓手)

建议(强推)配合bgm【千层套路】食用哦!

————————————————————

在本丸搜索(攻略)的对象

复习(相关资料)要做得滴水不漏

啊啦,单纯可爱的主人(攻略对象)出现了

现在开始正戏吧!

黑色的禁欲军装配上诱惑的吊带袜

表现反差萌的大太刀一定要背上

想要迷惑住这个不解风情的主人的话

正太小胖腿加撒娇

这个心机刀(安定)是主人喜欢的黑长直高马尾

那个粉毛变态(龟甲)想凭借欧皇身份趁机上位

但...

嘿嘿,我要对我家萤总下手了。

可以去看看作者君的其他文了解一下我家萤总的性格哦(´-ω-`)

虽然也没有写几篇啦(摆手)!

可能会ooc哦~(搓手)

建议(强推)配合bgm【千层套路】食用哦!

————————————————————

在本丸搜索(攻略)的对象

复习(相关资料)要做得滴水不漏

啊啦,单纯可爱的主人(攻略对象)出现了

现在开始正戏吧!

黑色的禁欲军装配上诱惑的吊带袜

表现反差萌的大太刀一定要背上

想要迷惑住这个不解风情的主人的话

正太小胖腿加撒娇


这个心机刀(安定)是主人喜欢的黑长直高马尾

那个粉毛变态(龟甲)想凭借欧皇身份趁机上位

但我才是主人最爱的大老婆!

正宫在这里哦~

专业摆出撒娇又无奈的可爱表情

看着她诉说委屈的眼睛

手不经意的解开军服的扣子露出诱惑的锁骨

一定要看着她哦,目不转睛~

往左八度是魔法的角度

帅气度会暴增一百

一刀三个来帅气的吸引住她的视线

萤火虫唯美背景出现的时机要准确无比

故意空出一米的距离

接着以马赫的速度贴近

不会让你逃掉的哦~


最攻的大太应该牢牢记住

A. 真拿你没办法呢!

B.要摸摸吗?

C. 可以膝枕哦~

D. 不要把我当成小孩子哦~

E. 要再来一次吗~



不要被我萌哒哒的外表迷惑而忘记我是大太啊

那个地方可是一点也不小哦~

但是为了降低她的警戒心

所以还是装作什么也不知道比较好

事后就可以轻而易举的

将—她—俘—虏~(完全攻略)


我的衬衫她的领带

叠加在起来的

战略性又艺术气的

这么个无敌的绝—佳—套—路

这个咚咚那个锵锵

叠加起来就是她逃脱不掉的连—环—套

猛烈又鲜明

这就是我萤总攻略她的最—佳—路—线!



她出现天真迷糊的可爱表情

这个机会可不能放过

不要顾虑的火力全开

这里开始才是真正的重头戏

慵懒的低低笑出声

借机让刘海掩盖住复杂的表情

露出属于大太的攻气满满的深色眼神

在她神情恍惚的时候把她迷个神魂颠倒

想摸的话就快求求我

想后退的话就给我撒撒娇

说不定我会同意的哦~

战略性的会心一击


什么东西都得充分利用

用萤色的星光渲染不明的气氛

用无法拒绝的眼睛紧紧盯着她

仿佛是浮现的错觉艺术

正太的诱惑她是拒绝不了的

快点直接迎面而上不要怂

潜移默化的让她习惯我的存在

这样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她变成我的私有物

问的话就告诉她

“嗯?你讨厌我了吗?!”



作为本丸正宫屹立不倒的绝对守则

A. 要学会撒娇卖萌

B. 要一刀三个表现男友力爆棚

C. 时时刻刻关注她

D. 给她欲拒还迎的福利

E. 牢牢抓住她的一切



拖家带口的我会引起她的同情心

抓住机会使劲扬起坚强可靠的微笑

啊,没关系的我可是大太刀哦

然后抓住明石来个风来吴山

看,我很可靠吧!

都交给我吧!


短裤加上黑色丝袜

叠加起来的

革命般的又惊人的

这么个无敌的攻略套路

这个微笑那个回眸

叠加起来就是连环套

绝妙又巧妙

这就是萤总大魔王的真正水平!




没有她的笑容,就没办法战斗

没有她的声音,就没办法安心

不愿想起在深海里咸涩孤独的滋味

所以绝不放走救赎我的唯一阳光

不计代价的一定要和她永远在一起




她的发丝我的手掌

叠加起来的

战略性又艺术气的

天生一对具有最萌身高差的我们



这个嘴唇那个耳畔

叠加起来的就是完美

猛烈又鲜明

这就是她的必备攻略




这只手上那只手

叠加起来的

革命般的又惊人的

我们的爱的证明

绝妙又巧妙

这就是我成功的千—层—套—路!






















































西舟
太可爱了x 又强又可爱

太可爱了x

又强又可爱

太可爱了x

又强又可爱

夜曦是只呆毛兔

婶婶的疯狂双十一计划

双十一前夜

婶婶(陷入癫狂):买买买!这个那个啊啊啊!快了!

萤丸(大老婆):主人!这是我全部的私房钱,够用吗?不够的话我去抢!

爱染:什么你的私房钱?!那是来派所有的资产!明石快起来!咱家要倾家荡产了!!

大和守安定(二老婆):主人会给我买什么呢!真是苦恼啊!

清光(嫉妒得咬牙切齿):苦恼就给我啊!你炫耀个什么!

骨喰藤四郎(原小老婆,现三老婆):……会借给你钱的……别这么看我……

龟甲贞宗(婶婶立flag成功上位,现小老婆):狗修金撒嘛,无论您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您的,是要皮鞭吗,还是手铐,还有……唉!要我闭嘴,啊,您真是.......

物吉贞宗:嗯?要我陪在您身边吗,好的...

双十一前夜

婶婶(陷入癫狂):买买买!这个那个啊啊啊!快了!

萤丸(大老婆):主人!这是我全部的私房钱,够用吗?不够的话我去抢!

爱染:什么你的私房钱?!那是来派所有的资产!明石快起来!咱家要倾家荡产了!!

大和守安定(二老婆):主人会给我买什么呢!真是苦恼啊!

清光(嫉妒得咬牙切齿):苦恼就给我啊!你炫耀个什么!

骨喰藤四郎(原小老婆,现三老婆):……会借给你钱的……别这么看我……

龟甲贞宗(婶婶立flag成功上位,现小老婆):狗修金撒嘛,无论您想要什么我都会满足您的,是要皮鞭吗,还是手铐,还有……唉!要我闭嘴,啊,您真是.......

物吉贞宗:嗯?要我陪在您身边吗,好的!会把幸运带给阿鲁金撒嘛的!

太郎太刀(一旁沉思):原来这就是尘世的光景吗,真是闻所未闻......

次郎太刀(拿着酒猛灌):小主人,别忘了买人家的簪子哦~

还有大哥,你的除秽仪式还没有结束吗?

—————————————————

双十一零点前十分钟......

山姥切国广(坐在会议室中间的桌子旁):安排好了吗?

一期一振(正襟危坐):安排好了。

长谷部(拿出小本本):萤丸,大和守以及骨喰出阵去捞南海去了,现在回不来,龟甲被支出去了。

博多(现场唯一小短裤,推了推眼镜,一片反光):小判和甲州金是不可能付出东流的!

笑面青江(拿出绳索):所以…要开始了吗,真是让人脸红心跳啊……我是说这次行动!

—————————————————

婶婶(被迫绑住,放在静心室):唔唔,呜呜呜【放开我!我要去买!!!】

数珠丸恒次(闭眼念经,一心不乱):妙法莲华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据说当天婶婶还是在好心刀子精的帮助下成功完成双十一剁手计划。

据说那一天整个本丸充斥着博多的哀嚎和长谷部的呐喊……

据说那天根据不明粟田口路过刃士表明,不知为什么鲶尾哥被山姥切国广安排无缝远征一个月……


AY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是我描过线...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是我描过线了的【躺平.jpg】

说来你们可能不信,这是我描过线了的【躺平.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