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萤草

18.6万浏览    4762参与
啊嘌piu

把平安奇谭的主线过了,以下就是打的时候内心的吐槽和一些经验吧。

其实我就是想说,白藏主是爹,不知火是妈,萤草依旧是祖宗,乖乖攒被动的酒吞是大爷,

有光切,预警。
 
第一节
 
没啥难的,就很容易过了。

第二节
  
草爹留着。六星满,轮入道狰招财你随便配。后面草爹救我狗命。
 
打源赖光的时候会扣血量上限,然后我就在吐槽源赖光你怎么只打你老婆。
 
然后他下一刀就砍向酒吞。
 
 ...

把平安奇谭的主线过了,以下就是打的时候内心的吐槽和一些经验吧。
  
  
其实我就是想说,白藏主是爹,不知火是妈,萤草依旧是祖宗,乖乖攒被动的酒吞是大爷,
  
    
有光切,预警。
 
第一节
 
没啥难的,就很容易过了。
 
 
第二节
  
草爹留着。六星满,轮入道狰招财你随便配。后面草爹救我狗命。
 
打源赖光的时候会扣血量上限,然后我就在吐槽源赖光你怎么只打你老婆。
 
然后他下一刀就砍向酒吞。
 
 
最后打合体兵甲人的时候我是读过一次档的,一天只能读十次。
   
第一次打合体兵甲人很完美的诠释了白藏主是你爹的概念。
 
第二次学乖了。
  
 
第三节
 
源赖光你怎么那么大只!!!怎么那么大只!!!
   
第三节加入源赖光,源赖光的被动有一个是治疗变成护盾,也就是说治疗不会直接加在式神身上,这个护盾也很隐蔽。在式神jio下。红圈。

第三节我感觉难的地方就在打老师那里。OK,这就是我说留着草爹的地方。
  
不要着急解决蟹姬,先解决吸血姬清姬或者两个海兵
 
然后就差点翻车。还好六星草爹救我。
 
个人感觉有个拉条会比较好。
 
再后面打大岳丸就比较简单了,有不知火带酒吞挺简单的。

萝贝丝

是小蝴蝶和萤草的鬼灭设x其实两位都是辅助类啦佩刀只是为了防身(?)

是小蝴蝶和萤草的鬼灭设x其实两位都是辅助类啦佩刀只是为了防身(?)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会如何(十三)

作业分镜快画吐了QWQ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第二天一早,境梦神彩熠熠的回到了寮里,然后就知道了两个她喜闻乐见的事儿:夜叉和青坊主正式在一起了,晴明和源博雅也正式在一起了。

  这两对儿在一起是迟早的事儿,不至于什么吃惊。但境梦没有想通的是,夜叉和青坊主就算了,她已经点明过了青坊主的心意。可晴明和源博雅又怎么回事,这两个木瓜脑袋怎么就突然开窍了?

  消息是八百比丘尼给她说的。境梦站在庭院中央,思考着是谁神助攻了一把。她也只能考虑到这个情况了,否则这进度快的有点不可思议。

  神乐...

作业分镜快画吐了QWQ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第二天一早,境梦神彩熠熠的回到了寮里,然后就知道了两个她喜闻乐见的事儿:夜叉和青坊主正式在一起了,晴明和源博雅也正式在一起了。

  这两对儿在一起是迟早的事儿,不至于什么吃惊。但境梦没有想通的是,夜叉和青坊主就算了,她已经点明过了青坊主的心意。可晴明和源博雅又怎么回事,这两个木瓜脑袋怎么就突然开窍了?

  消息是八百比丘尼给她说的。境梦站在庭院中央,思考着是谁神助攻了一把。她也只能考虑到这个情况了,否则这进度快的有点不可思议。

  神乐可能去助攻一把夜叉青房主,但并不会对博雅他们下手,因为这小家伙到现在为止都还在纠结谁攻谁受。

  八百比丘尼跟雪女都采取观望态度,不到实在进展不下去,都是懒得动手的。剩下的就只有萤草跟三尾狐了。小青是sr,晴明和博雅是她们的阿爸……好吧,不用猜了。

  境梦使劲一敲自己的脑袋,自己怎么那么笨呢?

  能在寮里、敢在寮里折腾出这么大事儿的,就只有那个天不怕地不怕还谁都惹不起的草爹了呀!

  境梦摇了摇头往萤草所在的院子走去。

  “呀,境梦阿妈你回来啦~”

  境梦找到萤草时,她正在思考今天穿哪一套衣服(哪一个皮肤),见到境梦就直接问了:“境梦阿妈,你说我穿哪一套好看啊?是阿爸新给我买回来的这一套呢,还是原来这套蓝色的呢,还是……”

  “穿你最开始的那一身吧,你好久都没有穿过了不是吗?”境梦毫不犹豫的回答道,谁叫她并不喜欢两个商城皮肤呢?(当时只有枫叶皮和煤球)

  “嗯,的确好久没穿,那就这么定了!对了,阿妈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吗?”

  境梦扶额,这家伙还知道自己来找她是有事儿啊:“来来来,小草我问你,你晴明阿爸他们,和青坊主夜叉他们是什么情况?”

  “唔……不太好说。这样吧,我给境梦阿妈你看样东西。”萤草想了想,觉得以自己的表述能力并不能说清楚,于是就直接把装着药小瓶子给了境梦。

  粉色的液体……看起来有点可疑啊……

  打开瓶盖,境梦将瓶口放在鼻子底下轻轻一闻,陌生的气味充斥着她的鼻子,但她的脑海里却清晰而准确的给她反应了一个信息——□□。(不要问某为什么境梦可以直接辨别,她现在的设定是失了忆的。至于其他文,到处都有她orz。不太感兴趣的就当一个有限制的全能吧(什么鬼))

  接下来的事情根本不用萤草解释,因为她做的糕点八百比丘尼她们还专门留了一个给境梦。当然,萤草给阿妈们的是没有加药的。

  于是,整个寮就发现境梦跟疯了一样,喊着听不懂的话在寮里跑来跑去。还好,这种现象只持续了一天。

  当天的境梦:“(中文)我为什么不回来啊?我为什么要昨天去啊?居然错过了现场生肉,而且错过了两趟!!苍天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啊!……(以下省略无数字)”

  在无数次“我是为了以后吃酒茨肉而牺牲”的自我催眠下,境梦总算在第二天恢复了正常。似乎是看出了她的失落,三尾狐主动要求给她描述一下当夜的场景。

  于是境梦咬着小手绢儿,听完了三尾狐绘声绘色的描述后稍微好受了那么一点。

  咱们寮的青夜这么甜,甚好、甚好。(写这里的时候某突然想到了隔壁的爷爷……咳。)

  虽然有点在意青坊主那个第二人格的事,但听起来不是坏事也就没有多想。

  不过,自己在昨天没有看到夜叉倒是很正常。但同样吃下了糕点的博雅却是生龙活虎的在那呆着,还问自己要不要直接跟他比试一场,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初次被攻后的样子。所以那晚上晴明和源博雅到底发生了什么?

  在强烈的好奇心下,境梦去问了八百比丘尼和神乐。她们房间隔得那么近,怎么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这一问,一个有趣的现象就发生了。八百比丘尼笑嘻嘻的告诉她情况很正常,源博雅闹着别扭被压了。但神乐那里,境梦又听到了不同的答案。神乐告诉她并没有怎么听到自家哥哥的声音,而是听到了更多晴明的声音。

  虽然神乐房间稍远,只能听到是谁在出声,内容听不真切。但是,讲道理,一般是受的声音多吧?

  可博雅不是吃了药的吗?难道是晴明自我牺牲?境梦想到这里,抬头看了眼院子里喝茶的晴明,这个除了为自家式神,其他地方绝不吃亏的家伙,默默把脑海里的这种想法掐掉了。

  管他呢,反正下次自己亲眼确认一下就好了嘛~(别人只是听听墙角,你这是要看现场直播啊!)

  寮里发生了这么多事,大江山上又怎么样呢?

  当时,因为小妖的报告而主动找到境梦的酒吞和茨木,在她的要求下又返回了喝酒的地方。境梦举起手里的小酒坛,笑眯眯的对两妖说:“这是我酿的,独家秘方,坛坛像而不同。嘛~由于这是新酿的,我来这边也不久,时候略有不够。”

  “你还会酿酒?”听到酒,酒吞的耐心稍微好了点。境梦抓紧这个机会坐到了茨木旁边,隔着茨木回答酒吞:“为什么不能会?我可是很爱酒的,只是我不会把自己喝到烂醉。”

  “……”

  境梦话里指的谁,再明显不过了。茨木刚想开口,又被酒吞拦了下来。

  “酒,给本大爷尝尝。”

  “咯咯咯,”境梦不慌不忙地取出三个酒杯,倒上酒,把其中两个递给了茨木,“若不是给两位喝的,我带着它作甚?”

  酒香很淡,但酒吞和茨木都能从里面感受到这坛酒的潜力。的确如境梦所说,这酒只是时间不足而已。 

  茨木接过酒杯,不放心的闻来闻去,看起来就像一只大型犬。酒吞一抬头,就看到境梦正给他递眼神。顺着看去,酒吞也发现了那个毛茸茸的犬型茨球。

  刷的一下,酒吞的脸就红了。头立刻转了回去,但眼睛控制不住的瞟向茨木白色脑袋。境梦看的乐开了花,她把酒坛放到了地上,自己则跑到对面的树下去坐着了。

  “放心,没毒,我这不是也在喝吗?而且,我区区一个人类哪来毒得到你们的药?”境梦说着,就抿上了手中的酒杯。

  茨木看到了总算是放心了,把刚刚检查的最仔细的那杯递给了酒吞。

  酒吞感觉境梦就是来看自己难堪的(不,是来吃狗粮的),但看着酒的面子上,并没有马上赶人。

  说起来,这酒确实不错。

  境梦有一点没给他们说,那就是她这酒的劲儿,比它喝起来的感觉强多了,连她自己一次都只敢和两小杯。不过她是存心不说,目的就在看能不能把他们喝醉。

  妖怪的酒量应该比较好吧?(你把喝醉的鬼王放到了哪里?)

   




那啥,先补充一个说明:咱们境梦是会说日语的,并且来到这边后说的一直是日语。所以当境梦说中文的时候,其他人当然是听不懂的啦╮(╯_╰)╭

顺便,这种明知容易喝醉,还忍不住喝的酒,从来都是助攻好帮手(??????)??


提爾詩

【蛇草】Pocky Day

P1.因為螢草一緊張就會低下頭,為了預防螢草瞬間弄斷餅乾,八岐大蛇搶先一步阻止螢草低頭了。

P2.螢草太晚注意到自己的發言讓八岐大蛇有機可乘。

【蛇草】Pocky Day

P1.因為螢草一緊張就會低下頭,為了預防螢草瞬間弄斷餅乾,八岐大蛇搶先一步阻止螢草低頭了。

P2.螢草太晚注意到自己的發言讓八岐大蛇有機可乘。

白凌霄

昨天参加网易电竞的
这些真的好可爱
可惜到我的时候妖琴师妖狐雪女鲤鱼精都没有了
所以就拿了一个可爱的萤草

昨天参加网易电竞的
这些真的好可爱
可惜到我的时候妖琴师妖狐雪女鲤鱼精都没有了
所以就拿了一个可爱的萤草

丶清音幽韵

【阴阳师】烟姐的暗中观察日记

1

今天是妖狐来到我们寮的第一天。

虽然答应了晴明打扰不再残害少女,但他的目光还是一直黏在那些可爱的女孩子身上呢。

老实说,在看到他的目标时,我真是有点担心他呢。

嗯,妖狐小弟弟,保重吧。

2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我们寮资历最老的雪女姑娘。她现在已经退居二线,偶尔去打打斗技和结界突破,蛮清闲的,于是晴明大人便让她带妖狐去熟悉环境。

现在的雪女姑娘,已经染成了黑发,换上了和服,有了许多“人”气。

但是毕竟她还是来自雪原的雪女,掌握着冰霜之力的雪女。

于是,当我再一次看见妖狐时,他已经被冻成一个冰块了。

大天狗在一旁摇扇子,笑而不语。

3

他的第二个目标,是萤草。

对此我只...

1

今天是妖狐来到我们寮的第一天。

虽然答应了晴明打扰不再残害少女,但他的目光还是一直黏在那些可爱的女孩子身上呢。

老实说,在看到他的目标时,我真是有点担心他呢。

嗯,妖狐小弟弟,保重吧。

2

他的第一个目标,是我们寮资历最老的雪女姑娘。她现在已经退居二线,偶尔去打打斗技和结界突破,蛮清闲的,于是晴明大人便让她带妖狐去熟悉环境。

现在的雪女姑娘,已经染成了黑发,换上了和服,有了许多“人”气。

但是毕竟她还是来自雪原的雪女,掌握着冰霜之力的雪女。

于是,当我再一次看见妖狐时,他已经被冻成一个冰块了。

大天狗在一旁摇扇子,笑而不语。

3

他的第二个目标,是萤草。

对此我只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

别看萤草外表柔柔弱弱的,晴明先生可是靠她才第一次打败了八岐大蛇,此后萤草小妹妹就在带狗粮轮大蛇了……

意思意思心疼一下妖狐小弟弟。

他俩的初次见面还挺愉快,两妖相谈甚欢,萤草还邀请妖狐去打大蛇。

妖狐在吃掉一堆达摩后自我感觉良好,于是他很开心地答应了。

然后被对面的觉一狼牙棒砸晕了……

萤草身旁的白狼摇了摇头,让盗墓小鬼把他拖到一旁观战。被帚神打醒的妖狐做在边上目瞪口呆,他甚至感觉大蛇在看到萤草时开始发抖……

“这,这套针女你先拿着用吧,下次,下次我再给你打套更好的!”萤草低着头把御魂塞给妖狐,然后拉着白狼走了。

妖狐看了看倒地不起的大蛇,又看了看手里金光闪闪的御魂,陷入了沉思……

从此以后,妖狐小弟弟每次看到萤草小妹妹都有多远跑多远。

有一次萤草还跑来问我:“烟姐,妖狐他是不是讨厌我啊?为什么每次见我他都跑的那么快呢?”

我摸了摸她的头道:“妖狐他可能有什么急事吧,你这么可爱,他怎么会讨厌你呢?”

“这样啊……我还给他准备了礼物呢,可惜每次都叫不住他,烟姐你帮我转交给他吧?”

在看到那排列整齐的五十个大蛇鳞片后,妖狐见到萤草跑的更快了……

4

他的第三个目标,是白童子。

啊,没错,他把白童子认成女孩子了……

毕竟白童子真的很可爱呢。

嗯……于是他被失控的黑童子拿镰刀追着砍了八条街。

鬼使白想上去制止,被唯恐天下不乱的鬼使黑拉住了。

正直的判官想上去制止,被无聊的,好不容易找到乐子的阎魔大人拦住了。

孟婆?

孟婆在和山兔赛跑呢。

可怜的牙牙和蛙先生……

5

他的第四个目标,是辉夜姬。

辉夜姬也是刚来到我们寮,据说她之前一直被困在竹子里,后来又被关到一间屋子里,所以不谙世事。

单纯的辉夜姬小妹妹和妖狐聊的很开心,妖狐给她讲了许多有趣的故事,辉夜姬很感兴趣,一双明亮的眼睛中带着新奇。

就在我想着要不要现身把辉夜姬带走时,万年竹路过了。

他看见妖狐的时候先是皱了皱眉头,然后又很快舒展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样自然地加入两人中又不动声色地转移了妖狐的注意力,把匣中少女介绍给妖狐后,他就带着辉夜姬离开了。

单蠢的妖狐小弟弟连自己被坑了都不知道,和匣中少女聊得很开心。匣中少女还介绍了百目鬼和面灵气给他,并热情地邀请妖狐去看她们的收藏……

然后?

没有然后了^_^

6

啊,当然,我指的并不是妖狐被她们怎么样了,而是妖狐不敢对她们怎么样了。

此后妖狐看见女性都要抖三抖,并且也没心思去勾搭少女了。

7

那天,妖狐坐在樱花树下发呆,跳跳妹妹牵着番茄出来溜达,看见他,突然眼睛一亮,扔下番茄就往过跑……啊不,是往过跳,一把就抱住了妖狐……的尾巴。

妖狐吓了一跳,大概是因为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状况,他定了定神才开口:“可爱的少女,你……可以放开小生的尾巴吗?”

跳跳妹妹仿佛完全没有听到他的话,仍然抱着他的尾巴不松手:“叔叔!你的尾巴真好摸!比番茄的好摸多了!又软又暖和!”

“番茄……?”妖狐一脸懵逼,“等等,叔叔?至少要叫哥哥吧?少女,你……”

“你这混蛋色狐狸想对我妹妹做什么!”跳跳哥哥抡起棺材就往妖狐头上砸。

“诶?大哥你干嘛?叔叔没对我怎么样啦。 ”跳跳妹妹抬头,认真道。

“就是就是,明明是她想对小生怎么样……”妖狐小声道。

“比起这个……叔叔尾巴很好摸的!大哥你也来摸摸!”跳跳妹妹兴奋地把妖狐的尾巴捧起来,一脸期待地看向跳跳哥哥。

跳跳哥哥不情愿道:“好吧,我摸摸……诶?手感真的好棒啊!”

“你们可以考虑一下小生的感受吗……”妖狐欲哭无泪。

“你们……在做什么啊!”被番茄拉来的跳跳弟弟扶额,这也不是他第一次给自家这两只脱线的收拾烂摊子了。

“你也来摸摸!”

“够了!快放下人家的尾巴!”

真是同情妖狐小弟弟呢,这一家子可真够闹腾的。

结果就是,跳跳哥哥委委屈屈地放手了,跳跳妹妹还死活不肯撒手,妖狐站在中间一脸无奈,番茄冲着妖狐又吼又叫,要不是跳跳弟弟拉着,说不定就对着妖狐的尾巴一口咬下去了……

真够混乱的。

8

我悄悄现身,倚在樱花树旁看着这些小妖怪们打闹,却生出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不管怎样,能遇到晴明大人,遇到他们,真是太好了。

——————————————————————

7是扩写(bushi跳妹传记

很久之前写的啦,今天整理书翻出来的,就放上来啦

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留条评论让我觉得是有活人看的(泪)

步入老年
给朋友的生贺,背景除了三角形都...

给朋友的生贺,背景除了三角形都是贴纸

给朋友的生贺,背景除了三角形都是贴纸

有了阿离老婆再改名

我也太菜了叭
吞吞的盛世美颜的万分之一我都画不出来。
猛猪落泪

我也太菜了叭
吞吞的盛世美颜的万分之一我都画不出来。
猛猪落泪

诸葛喵喵
渣画奉上,论闺女为何总不奶我一...

渣画奉上,论闺女为何总不奶我一口,阿妈我莫得感情(*꒦ິ⌓꒦ີ)

渣画奉上,论闺女为何总不奶我一口,阿妈我莫得感情(*꒦ິ⌓꒦ີ)

古临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cp:狼草(大概是爱情向?)

普天盖地的黑色晕染了一整个平安京,那是属于平安京的夏天独有的夜色。黑得纯粹的天幕上,闪过了一道金色的光线,随后,更多的光线出现,它们泼洒着、奔腾着,千丝万缕的金色交织成一幅火树银花的美景。这就是平安京一年一度的夏季花火大会。

临江的街上挨挨挤挤堵住了路的看烟火的人和吆喝着各样小吃的摊贩。纸灯笼温馨的暖黄色灯光下,居酒屋里传出来阵阵的欢声笑语。晴明众人就在这里度过了这属于全平安京的节日。晴明大人很精明,他今天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所有式神都拉来之后喝了酒。于是,大家都见证了猫掌柜的烧酒是多么可怕的东西。

萤草...


🔘ooc警告

🔘小学生文笔警告

🔘cp:狼草(大概是爱情向?)

普天盖地的黑色晕染了一整个平安京,那是属于平安京的夏天独有的夜色。黑得纯粹的天幕上,闪过了一道金色的光线,随后,更多的光线出现,它们泼洒着、奔腾着,千丝万缕的金色交织成一幅火树银花的美景。这就是平安京一年一度的夏季花火大会。

临江的街上挨挨挤挤堵住了路的看烟火的人和吆喝着各样小吃的摊贩。纸灯笼温馨的暖黄色灯光下,居酒屋里传出来阵阵的欢声笑语。晴明众人就在这里度过了这属于全平安京的节日。晴明大人很精明,他今天唯一做错的事情就是把自己所有式神都拉来之后喝了酒。于是,大家都见证了猫掌柜的烧酒是多么可怕的东西。

萤草被是白狼拉来的,白狼才是是晴明的式神,她并不是。白狼想借这个机会向博雅大人讨教弓道,可是自己不敢,就像许多少女一样拉着自己的朋友来了。不过眼前这个样子,聊弓道显然是不合适的,因为博雅正忙着收拾不争气的晴明大人留下的烂摊子。 白狼拍了拍身边的萤草,转身和博雅告辞。

回黑夜山的路其实并不长,可能是那一杯可怕的烧酒的缘故,窄窄的小道被拉成了长长的一条,似乎还有好远好远的路。长长的山路上,总有那么一点浅绿色的荧光幽幽地跟在两人的脚下,那是萤草那棵大蒲公英发出的光芒,很微弱,但是刚好可以照亮脚下的路。

“明明说好了向博雅大人讨教弓道的,结果怎么就这么回来了?”白狼开始后悔自己的决定,为什么不再等等呢?也许等博雅大人忙完了之后他其实还是愿意指导她的呢?身后的箭筒颠簸着洒了一路叮叮咚咚清脆的扣击,白狼听见的却分明是一串抱怨。果然,自己还是应该多把精力放在修行上,没准儿自己准备向博雅大人讨教的问题自己就解决了呢?

“白狼,你能走得慢一点吗?我快跟不上你了。”萤草手里的蒲公英摇摇晃晃地撞进了白狼视线,白狼方才想着自己心事结果就一时忘记了自己身边的萤草。“萤草的脸都红了,看样子晴明大人的烧酒确实杀伤力不小啊。”白狼很自然地挽住了萤草的胳膊,那张点点萤光间的笑脸是那么样的迷人。

依旧是漆黑的山道,依旧是慢悠悠移动的两个人。“白狼,博雅大人在临走前嘱咐了我一件事。”一听见“博雅”这个名字,白狼的脸就不由得红了起来。“这……博雅大人,他有说什么吗?”“是关于白狼的事情呢。他想让我转告你,不可闭门造车,还有,不要忘记你的箭是为了什么而射出的。”“嗯,我知道大人他的意思了。谢谢你,萤草。”“白狼和萤草不是朋友吗?朋友之间有什么谢谢好说的?”白狼分明感觉到拉着她的那只手家大了力道。

之前划过金色焰火的天幕早已又重新回到了手捏着一片纯粹的黑色,终于可以看到黑夜山的那座熟悉的小院子了。两人刚踏进院子,就不约而同地把自己瘫成一个球。白狼觉得自己身后怪怪的,像是有什么东西压在上面,她回头一看发现自己的尾巴上长成了一个人头——萤草就枕着自己的尾巴睡着。白狼舍不得叫醒眼前的人,但还是忍不住揉了一把萤草的脸蛋。

“唉,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白狼小心地侧过身子,把自己肩上的箭筒卸下来,然后把萤草提了起来。或许是这一提白狼又忘记了要控制自己的力道,萤草醒了,顺带发现自己被白狼拎在手里。

萤草很灵巧地从白狼的胳膊间滑了下来,冲白狼一笑::“咦,白狼的脸很红呢。萤草有很沉吗?”“没有……”白狼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这感觉就好像自己不知道射出去的箭到了哪里一样。一样的紧张,一样的忐忑,一样的狼狈。

“白狼,萤草想告诉你一个秘密。”萤草踮起脚尖,一个小小的脑袋凑到了白狼长着白毛的耳朵边。“萤草有一个愿望,我希望能与你比肩而立。① ”温柔的月光注视着平安京,在黑夜山的小院子里撒下了一层薄薄的雾气,与小院中的丛丛花草一起染开了一抹浅绿色。一次唇齿相亲,就这么猝不及防地,发生了。

夜色厚重而延绵,顽皮地挡住了月亮,也挡住了小院里的不经意间惊喜,和两颗不由自主加快心跳的心脏。

PS:①处的出处是陵源山河太太 @陵源山海 的一幅狼草的画的配字

以及是我过于辣鸡,毁了太太绝美的配字(😭)








嬴夏

【梦之平安京】轮回壹「神乐博雅比丘尼」

〖神乐篇〗化萤

那是一个……草绿色的女孩,稚嫩的脸上满是单纯,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怯懦。

她拿着那个巨大的蒲公英,看起来……好可爱好可爱

她看着我,略有些慌乱地说:“您……是召唤我的阴阳师大人吗……”

“虽然我只是一个弱小的草妖……也只会治疗而已,能力也比不上别的妖怪,但是我会努力的去保护您的!”她握了握拳头

我有些感动“没关系,我能保护好自己的,而且治疗是一种很棒的能力呀,我觉得先保护好自己最重要了。

她闻言眼睛一亮,问我真的吗,我笑着点了点头。她便开心的跳了起来


我想,自从醒来之后还没有好好的看过平安京,便拉着萤草一起去逛街。

同是女孩子,相处的自然很融洽

她...

〖神乐篇〗化萤

那是一个……草绿色的女孩,稚嫩的脸上满是单纯,看着我的眼神有些怯懦。

她拿着那个巨大的蒲公英,看起来……好可爱好可爱

她看着我,略有些慌乱地说:“您……是召唤我的阴阳师大人吗……”

“虽然我只是一个弱小的草妖……也只会治疗而已,能力也比不上别的妖怪,但是我会努力的去保护您的!”她握了握拳头

我有些感动“没关系,我能保护好自己的,而且治疗是一种很棒的能力呀,我觉得先保护好自己最重要了。

她闻言眼睛一亮,问我真的吗,我笑着点了点头。她便开心的跳了起来

 

我想,自从醒来之后还没有好好的看过平安京,便拉着萤草一起去逛街。

同是女孩子,相处的自然很融洽

她一路上蹦蹦跳跳的,好似从没来过京都,看什么都觉得稀奇,都觉得好玩,一会奔到这边铺子一会又蹦到那边,不时问这问那的,整个人都散发出出快乐的气息。

我笑着看着她,想,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小妖怪陪伴自己,蛮好

〖博雅篇〗箭

那是长相像狼的女孩,名字叫做白狼。此时正拿着她那副大大的弓箭一脸激动地看着我,又欲言又止

我有些奇怪“你是谁,我们认识吗……”

她的耳朵垂了下来,泄了气,失望的说“博雅大人不记得我了吗……罢了……都是往事……但还是可惜了啊。”

却又是重新兴奋起来“博雅大人您能教导我箭术么?”

“你…看上去练过很久的弓箭箭,先射一箭让我看看”

“嗖”的一声,箭矢划过长空,落在了远处的树上

我却是皱紧了眉头“看上去你像是在一直模仿一个人的箭术……这样怎么会有长进呢?”

“只有有了自己独特的方法,才会有进步啊”

“是吗……”白狼喃喃道

“可是……我只想追随着博雅大人您那……”她低声说着

我并没有听清她的话,只是又给了她一点让箭术进步的建议

“好好练习吧,不要只拘泥于那一种”

“放心吧博雅大人,我一定会做到的!”她坚定的说着,脸上写满了自信。

〖比丘尼篇〗遇风

他曾经是一名风神,靠人们的信仰化形,一直守护着自己的子民,想尽办法保护他们,甚至愿意以一只眼睛为代价去抵挡本不在自己能力范围内的洪水,虽然最后村民渐渐离开了,神社也走向破败,却仍无怨无悔。

现在……却自愿堕为了妖,只为继续守护自己的子民,哪怕失去作为神的身份。

他失去了右眼,却仍然能温柔的看着我

“阴阳师大人,您放心吧,我会风的力量,去保护您的”

温柔的风拂过,隐隐听到龙吟声

他清浅的笑着,眼神中不带有任何杂质,只有着暖意

却是……如此的叫人心疼

明明早已被人所遗忘,却仍无怨无悔,明明是以失去一只眼睛为代价,却仍义无反顾。他是一个如此温柔的神明呐,即使成为了妖怪,那温柔也不减分毫。

我想,或许遇见他,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事情了。

我就是叫做藤瓜严七郎的
摸鱼好久没画过草爹了害,我好难

摸鱼
好久没画过草爹了
害,我好难

摸鱼
好久没画过草爹了
害,我好难

参差不齐的蛇莓

决战平安京

和对象#用的头像也存一下档吧。

决战平安京

和对象#用的头像也存一下档吧。

奶瓶

阴阳师萤草同人曲《流萤逐光》

原曲《九万字》

三年一梦 流萤逐光

稚嫩脸庞 坚韧眼神

总轻描淡写的带过

舔舐伤痕

有谁不是 向阳而生

惺忪翠绿 晨露凝光

看罢了平安浮浮沉沉

望不进最怜悯的眼神

以救赎这世人

却不曾 治愈自身

她也算妙手回春 实非妖魔

流连世间 伴光而生

最是良善之妖

怜悯众生 草木称臣

我慕她明月清风 清澈眼神

一见倾心  裙下之臣

一颗腐败心脏

净化心灵眼神 萤火撩人

有谁不是 烟火浮尘

仍是妖魔 仍存人心

山涧中轻灵绝响歌声

书中有最绚丽的字文

以渲染这庸人

我羡她 璀璨眼神

她也算妙手回春 实非妖魔

流连世间 伴光而生

惺忪翠绿朝露

梦醒时分 滑落心神

我看她救死扶伤 草木丛生

翠绿裙摆 牵人心神

她于风中起舞 举动勾人心神

萤火纷纷  ...

原曲《九万字》

三年一梦 流萤逐光

稚嫩脸庞 坚韧眼神

总轻描淡写的带过

舔舐伤痕

有谁不是 向阳而生

惺忪翠绿 晨露凝光

看罢了平安浮浮沉沉

望不进最怜悯的眼神

以救赎这世人

却不曾 治愈自身

她也算妙手回春 实非妖魔

流连世间 伴光而生

最是良善之妖

怜悯众生 草木称臣

我慕她明月清风 清澈眼神

一见倾心  裙下之臣

一颗腐败心脏

净化心灵眼神 萤火撩人

有谁不是 烟火浮尘

仍是妖魔 仍存人心

山涧中轻灵绝响歌声

书中有最绚丽的字文

以渲染这庸人

我羡她 璀璨眼神

她也算妙手回春 实非妖魔

流连世间 伴光而生

惺忪翠绿朝露

梦醒时分 滑落心神

我看她救死扶伤 草木丛生

翠绿裙摆 牵人心神

她于风中起舞 举动勾人心神

萤火纷纷   

看一缕 拨云见雾的阳光

散落人世 花草滋生

向来良善的人

沁人心脾 感染苍生

古言说 妖魔嗜心戮世人

不听古言 固执爱恨

那些良善之妖

其名称之萤草

流萤纷纷


【-Dearloser-】
草爹牛批ψ(`∇´...

草爹牛批ψ(`∇´)ψ,给草爹疯狂打callヾ(*ΦωΦ)ノ
(请忽略我的错别字)

草爹牛批ψ(`∇´)ψ,给草爹疯狂打callヾ(*ΦωΦ)ノ
(请忽略我的错别字)

凌x渏2

【阴阳师】腐女进寮会如何(九)

感觉回顾了一下开荒远古时期的艰辛hhh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源博雅这次足足有半个月没有回寮,除了晴明本人,寮里的人和妖都看出来他心情很不好。比如说吧,走在路上总是无意识的放出低气压,弄的周围的式神和人都。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某红黑头发的家伙带着弓回来。

  可不要以为是晴明的低气压消失了,而是直接变成放冷气了。

  境梦看着躺在床上病怏怏的源氏公子,捂脸感叹自己又会了个毒奶技能——这家伙真的把自己整垮了。

  “博雅,喝药。”晴明端着...

感觉回顾了一下开荒远古时期的艰辛hhh

前文见合集,谁出场打谁tag,所以感兴趣的亲请关注一下某或者订阅一下某的tag,以免错过更新哦

————————————

     源博雅这次足足有半个月没有回寮,除了晴明本人,寮里的人和妖都看出来他心情很不好。比如说吧,走在路上总是无意识的放出低气压,弄的周围的式神和人都。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某红黑头发的家伙带着弓回来。

  可不要以为是晴明的低气压消失了,而是直接变成放冷气了。

  境梦看着躺在床上病怏怏的源氏公子,捂脸感叹自己又会了个毒奶技能——这家伙真的把自己整垮了。

  “博雅,喝药。”晴明端着一碗黑乎乎的药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萤草。

  “唔......是晴明啊,麻烦你了。”源博雅见是晴明,撑着身子坐了起来,乖乖接过药面无表情的灌了下去。

  晴明见源博雅如此配合,脸色稍稍好了一点,转头又不放心的让萤草给博雅再检查一次。(某草:阿爸,我是外伤科的,你让我来看生病我也看不来啊。)

  境梦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看两人无意识的虐待小动物(狗),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悲伤。要不是源博雅是为了自己的弓才累病的,她才不想在这里吃两个毫无自觉的人发的狗粮。

  嘛,如果是有自觉的话,那另算。

  晴明一边责怪源博雅,一边又关心他感觉如何,博雅也老实的听着应着。看着两人那样,境梦控制不住的想把两人按到一起,最好是直接把博雅塞到晴明怀里。可惜,现在是不现实的。为了防止自己失控,境梦拉着呆住的草爹离开了房间。

  “晴明阿爸和博雅阿爸的关系真好啊~”草爹举着蒲公英,眨着大眼睛感叹到。

  境梦侧头看着寮里扛把子之一,思考着把草爹带腐的可能性。可是看了半天,一向对自己眼光很自信的境梦竟然得不出结论。

  “嗯?境梦阿妈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也许是镜梦的眼神太过强烈,萤草歪歪头问道。

  “没有没有。小草来来来,阿妈给你讲点好玩的。”自从境梦开始修行阴阳术,寮里的式神们就开始把她也喊做“阿妈”,可把她兴奋了好一阵子。

  “有趣的事?我要听我要听!”萤草听到有好玩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境梦:既然看不透,那就直接实验好了。可是为什么感觉比去见酒吞还紧张呢?

  境梦简单试探后。

  “哦哦,原来晴明阿爸和博雅阿爸是那种关系啊。”萤草一脸恍然大悟。

  “不是‘是那种关系’,是可能是那种关系。”镜梦摆摆手,纠正到。

  “唉~还不是吗?我以为他们已经在一起了呢,那么黏。”听到这么说,萤草的脸立刻就垮下来了。

  看到萤草的反应,境梦长长的舒了口气,随即一改刚才的小心翼翼放开了来说:“是不是看起来很累?明明都那样了还不自知,让我们心焦自己还没有感觉?”

  “就是就是!两个阿爸太狡猾了!”萤草嘟着嘴,经过境梦的这么一点,那两人原来很多看起来没什么特别的互动,在她的记忆里慢慢变了味。

  镜梦抓紧机会提议到:“所以啊,小草要帮阿妈才行。我们得让那两人明白他们之间的感情,等他们真的在一起,至少不会这么别扭了。”

  “嗯嗯,萤草都听阿妈们,会努力帮上忙的!”

  境梦脸都要笑坏了,要知道这可是超越ssr存在的草粑粑啊!她能帮的忙实在是太多了……嘿嘿嘿……(某:境梦!你醒醒!别激动!快,快草爹来奶一口!草:境梦阿妈怎么突然晕了?)

  由于博雅生病,晴明这几天一直待在寮里,原定的给姑姑打皮肤的事就落到了神乐和八百比丘尼身上。除了皮肤,小夜叉的觉醒材料还差那么一点点,就只能境梦带着去打了。

  这是境梦第一次自己带式神出战,哪怕只是无聊的觉醒副本,她也干劲十足。

  既然是叉子的觉醒,青坊主和夜叉本妖是肯定要去的,再加上一只五星雪女和两只坐观战席的“次沐童子”,就是这次出战的阵容。

  过了这么久,妖狐已经四星,叉子也到了三星满。至于为什么叉子还没有觉醒,是因为寮里又来了个桃花小姐姐,晴明先觉醒桃花去了。

  “我原来刷觉醒的运气还是不错的,今天一定要让小夜叉你觉醒!”境梦看起来比当事的两人(为什么是两人)还激动,至于原因嘛,大家都懂,骚叉觉醒后的衣服……乛乛

  少年版的叉子已经初显风骚,时常无意识的“勾引”着青坊主,让小青脸红心跳,却只能强装镇定。

  境梦见了很满意,这对算是不用自己怎么操心,只用到时机成熟之时稍稍一点,一切水到渠成。


————————————————

以及别问,问就是全员ooc

原来加成是稀有货,哪里像现在可手动开关还到处领用不完......都是一把辛酸泪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