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萧策安

185浏览    22参与
贩卖果壳
美人的脖子,俺也想摸。。/字是...

美人的脖子,俺也想摸。。
/字是自己随便找了个类似毛笔笔刷乱搞的,实在是有碍观瞻

美人的脖子,俺也想摸。。
/字是自己随便找了个类似毛笔笔刷乱搞的,实在是有碍观瞻

贩卖果壳
没错俺又菜又喜欢抠 ᵕ᷄ ≀...

没错俺又菜又喜欢抠 ᵕ᷄ ≀ ̠˘᷅

没错俺又菜又喜欢抠 ᵕ᷄ ≀ ̠˘᷅

贩卖果壳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考完证后大头复健.快乐.jpg

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考完证后大头复健.快乐.jpg

爱吃布丁的汤圆儿君

萧驰野大雪里在茶石天坑以牙还牙的那一战

萧驰野大雪里在茶石天坑以牙还牙的那一战

燕三水.
“阒都能打红绢伞的,皆是五品以...

“阒都能打红绢伞的,皆是五品以上的权贵。”

“阒都能打红绢伞的,皆是五品以上的权贵。”

Nekon-niko
离北的风 离北的狼 风来了 狼...

离北的风 离北的狼

风来了 狼来了

真的太喜欢阿野了!

离北的风 离北的狼

风来了 狼来了

真的太喜欢阿野了!

浮筠
是做给自己纪念这篇文的啦 可以...

是做给自己纪念这篇文的啦

可以背景,可以刻章,要注明素材来源,禁止二传二改,禁止其他平台发布。

是做给自己纪念这篇文的啦

可以背景,可以刻章,要注明素材来源,禁止二传二改,禁止其他平台发布。

Nekon-niko

又摸一个情头hhh

奶奶的狼崽~

书还没看完 太好看了 所以慢慢看

又摸一个情头hhh

奶奶的狼崽~

书还没看完 太好看了 所以慢慢看 
风嗷嗷
两个人鼻尖都几乎要碰上了,萧...

 两个人鼻尖都几乎要碰上了,萧驰野的扳指就抵在沈泽川的手腕,捏得那儿都泛了红。

萧驰野说:“既然已经——”

沈泽川仰高头,亲到了他的唇。那柔软相碰,带着凉凉的嘲笑。

“你想不想疯?”沈泽川眼神癫狂,他呢喃着,“你敢么?撕/烂我试试看啊,萧二,我才不在乎。”

 两个人鼻尖都几乎要碰上了,萧驰野的扳指就抵在沈泽川的手腕,捏得那儿都泛了红。

萧驰野说:“既然已经——”

沈泽川仰高头,亲到了他的唇。那柔软相碰,带着凉凉的嘲笑。

“你想不想疯?”沈泽川眼神癫狂,他呢喃着,“你敢么?撕/烂我试试看啊,萧二,我才不在乎。”

风嗷嗷

摸个小狼崽子


话说我的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奇怪:

“萧驰野雷霆之速一脚踹在沈泽川心口”

萧策安啊萧策安,一脚把人往黄泉路上踹啊!踹妻一时爽,养妻火葬场啊。

我的泪点居然给了萧驰野这个哈批的一脚上了,这一脚差点把人踹没了。这把刀有点狠!

我暴哭!!!原来萧策安也知道自己差点把人踹没了啊!早知道内疚你那一脚收收不好吗!我哭!!!

(两张图,右滑第二张不带文字纯图)

摸个小狼崽子


话说我的刀点也不知道是不是很奇怪:

“萧驰野雷霆之速一脚踹在沈泽川心口”

萧策安啊萧策安,一脚把人往黄泉路上踹啊!踹妻一时爽,养妻火葬场啊。

我的泪点居然给了萧驰野这个哈批的一脚上了,这一脚差点把人踹没了。这把刀有点狠!

我暴哭!!!原来萧策安也知道自己差点把人踹没了啊!早知道内疚你那一脚收收不好吗!我哭!!!

(两张图,右滑第二张不带文字纯图)

仰喷三山雪

原乡

天下初定,阒都熬完了最后一个旧冬,迎来了又一个春三月。


萧驰野​偎在塌上,支着头看沈泽川更衣,庄重的绛红掩住了昨夜旖旎的浅红,雪白的领沿着肩颈一线一丝不苟的藏起那情动的痕迹,有零星微光透过那耳边红玉珠,映在领上,宛如红梅染雪。


嗯,好看。


萧驰野望着沈泽川,像少年时望着鸿雁山,吹着风,带着一丝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惬意。


“可看够了?”年轻的帝王回过身,​十二旒交错珑璁,一双含情目掩在后面,眼尾还有些红,氤氤氲氲的,压过了那些坐名堂的威严。


“嗯…”萧驰野挑唇一笑​,“看不够。”沈泽川不理他,迈步要往殿外走,又听见身后那人道:“离北那边儿就非得我去?”沈泽川回头看,那狼...

天下初定,阒都熬完了最后一个旧冬,迎来了又一个春三月。


萧驰野​偎在塌上,支着头看沈泽川更衣,庄重的绛红掩住了昨夜旖旎的浅红,雪白的领沿着肩颈一线一丝不苟的藏起那情动的痕迹,有零星微光透过那耳边红玉珠,映在领上,宛如红梅染雪。


嗯,好看。


萧驰野望着沈泽川,像少年时望着鸿雁山,吹着风,带着一丝自己都察觉不到的惬意。


“可看够了?”年轻的帝王回过身,​十二旒交错珑璁,一双含情目掩在后面,眼尾还有些红,氤氤氲氲的,压过了那些坐名堂的威严。


“嗯…”萧驰野挑唇一笑​,“看不够。”沈泽川不理他,迈步要往殿外走,又听见身后那人道:“离北那边儿就非得我去?”沈泽川回头看,那狼崽望着他,满腹委屈无处说的样子,还不及开口,却已被人抢了白:“薄情郎负我,许我一战可胜,此后年年岁岁时时刻刻再无分离。现今年年岁岁尚未兑现,便把人往出赶!”


沈泽川看他像个顽童似的耍起赖来,也不禁笑起来,凑近那人,压低了声音,耳语道:“二郎夜夜翻这宫墙翻的辛苦,我心疼二郎;我夜夜承欢君下也承的辛苦,二郎也心疼心疼我?”


萧驰野忽地翻身起来​,大逆不道地捏住新帝的下巴,面上凶巴巴地说:“二爷不疼你?”沈泽川看见他眼底那抹笑,后退了一步,离了那桎梏,转身便走,边走边说:“你打的仗,也别把后面那些难缠的调配都留给大哥料理,该吓唬还是该给甜头,你自己拿捏。”


待沈泽川走远了​,萧驰野还站在那里,转着骨扳指,目光望得很远,倏尔又低头笑了。


兰舟啊,不必怕​这阒都会把离北的狼崽困地厌倦,你在这里,这里就有了离北草原的风和鸿雁山的雪,你才是原乡。


Tamako

“有一天我们将驰骋在离北的天空下,那是我足够强大的时候。两百万娶不走离北王的狼崽,这样的聘礼配不上我的萧策安。我在中博,来日就是你坚不可摧的盾。”


“你要娶我,两百万不够,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有一天我们将驰骋在离北的天空下,那是我足够强大的时候。两百万娶不走离北王的狼崽,这样的聘礼配不上我的萧策安。我在中博,来日就是你坚不可摧的盾。”


“你要娶我,两百万不够,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息兮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他野心勃勃,要兰舟往后梦到的只有自己”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他野心勃勃,要兰舟往后梦到的只有自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