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萧邦居

71浏览    13参与
purple

Angel(《罗马日记》修图合集)

今天重温了《天使之城》主题曲《Angel》,依然觉得好好听,于是把之前《罗马日记》修的图整理合成,配上这首BGM做了个短视频。

Angel(《罗马日记》修图合集)

今天重温了《天使之城》主题曲《Angel》,依然觉得好好听,于是把之前《罗马日记》修的图整理合成,配上这首BGM做了个短视频。

purple
purple

女人真是善变,副cp没登场时都口口声声说想看面面,结果昨天时装居一出来,面面居然被嫌弃了,好吧~_~ 发一张魔王单人图,顺便把之前文中修的图重新做了些调整,又为后文修了几张新图,一起发出来,喜欢的自取,禁二传二改商用。修完图已经这个点了,文只有明天更了(=^▽^=)

女人真是善变,副cp没登场时都口口声声说想看面面,结果昨天时装居一出来,面面居然被嫌弃了,好吧~_~ 发一张魔王单人图,顺便把之前文中修的图重新做了些调整,又为后文修了几张新图,一起发出来,喜欢的自取,禁二传二改商用。修完图已经这个点了,文只有明天更了(=^▽^=)

purple
purple
purple
purple
purple
红色路过蜻蜓

近期广告杂志+井然学长  bgm:Whatever it Takes

近期广告杂志+井然学长  bgm:Whatever it Takes

阿雪的红头绳

第一章


他接到组织下达任务,到巴塞尔参加一个酒会,拿一份绝密文件。


“松狮会提前帮你把联络员解决掉,下午四点到凯德大街,他会把入场卡给你,到了内场得靠你自己。"


“这是最后一次,别忘了答应我的条件"


“好!"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许久


“希望你们都能活着"


“会的"


房间里的男人放下电话,干净利落地换了一身黑色西装,头发二八偏分,带上腕表,裹上一件浅灰色风衣,入了地下车库。


下午三点五十八分,他走过凯德广场,看到远处一人一身黑色风衣,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正在街边逗小孩。阳光洒在他身上,脸上还...

第一章


他接到组织下达任务,到巴塞尔参加一个酒会,拿一份绝密文件。


“松狮会提前帮你把联络员解决掉,下午四点到凯德大街,他会把入场卡给你,到了内场得靠你自己。"


“这是最后一次,别忘了答应我的条件"


“好!"


电话那头的人沉默了许久


“希望你们都能活着"


“会的"


房间里的男人放下电话,干净利落地换了一身黑色西装,头发二八偏分,带上腕表,裹上一件浅灰色风衣,入了地下车库。



下午三点五十八分,他走过凯德广场,看到远处一人一身黑色风衣,戴着一副黑色墨镜,正在街边逗小孩。阳光洒在他身上,脸上还带着大男孩一样的笑,他觉得这样的生活才是他该过的,那些走在枪口刀锋上的日子跟这个人有点格格不入。



那人两眼余光向他扫来,四目相对的瞬间,他又觉得自己方才的想法有些可笑。


那人向他走来,就那么一瞬的擦肩,黑色风衣撞上他的手,“晚上老地方见!”


他看着那人,待反应过来那人已经走远,他摸着手里那张卡,他嘴角一勾,露出意味深长的笑。



隐匿在人群中的松狮看着他,穿过中心广场,对上接待的人,在保镖和维护员带领下离开,突然人群中一个熟悉的身影让他眼神中露出一股杀意。



找不到图源太太!看到的麻烦告知



到了会场,他脱了浅灰色风衣,过了三道安检,给那人验了入场卡,过了最后的指纹锁,终于入了内场。


松狮拨通电话,“为什么九命会出现在维护员里?”


不知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他挂了电话,到车库开车,疾驰而去。


到了一个废弃厂房,远处站着一人在那里,嘴里叼着烟,他冲上去一拳把那人打倒在地。那人从地上爬起来,搽了一下嘴角的血,他还没站稳就被松狮揪着衣领拎了起来


“到底谁派九命出去的?”


他有一种不详的预感,九命出任务是必死绝杀,竹子这次全套身份都换了,拿到东西全身而退是意料之中的事,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那人不说话,松狮咬了一下牙,“那我换一种问法,他的目标是谁?”


“松狮,干我们这一行那么久,你怎么还问这么没有意义的问题?看来感情真的会让人犯蠢"


对,他怎么忘了,他们接任务都是由上面直达的,他怎么可能知道,松狮松开了揪紧衣领的手,转身。


“没有人能活着脱离组织,九命的目标是谁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目标,——是你!"


一支枪抵住他的后脑勺


阿雪的红头绳

【与神共谋】公子景/井然@萧邦居

听说我降生那年楼兰经历了大旱,数月无雨,楼兰人信奉天神,可天神似乎遗忘了自己一手缔造的楼兰,祈雨仪式整整持续了七日,可被烈日灼烧的楼兰人依旧等不到半滴雨。祈雨的长老一一逝去,楼兰人最后的希望灭了。


一天夜里,一声婴儿啼哭划破夜空,随之而来的是倾盆而下的雨,那个婴儿就是我。我是把雨带回人间的人,族里的神婆说,是我出生时的啼哭声惊动了天神,天神不忍我随楼兰覆灭,于是一挥手,大雨倾盘,干涸的地面长出嫩芽,沙漠变绿洲,江河,湖海一一形成。


他们说我是被天神眷顾的灵魂,是天神派入凡间的使者。楼兰人为我筑起高塔,让我在高塔上接受万民朝拜。我被楼兰人当作神供奉在神台上,被称为楼兰守护...

听说我降生那年楼兰经历了大旱,数月无雨,楼兰人信奉天神,可天神似乎遗忘了自己一手缔造的楼兰,祈雨仪式整整持续了七日,可被烈日灼烧的楼兰人依旧等不到半滴雨。祈雨的长老一一逝去,楼兰人最后的希望灭了。




一天夜里,一声婴儿啼哭划破夜空,随之而来的是倾盆而下的雨,那个婴儿就是我。我是把雨带回人间的人,族里的神婆说,是我出生时的啼哭声惊动了天神,天神不忍我随楼兰覆灭,于是一挥手,大雨倾盘,干涸的地面长出嫩芽,沙漠变绿洲,江河,湖海一一形成。


他们说我是被天神眷顾的灵魂,是天神派入凡间的使者。楼兰人为我筑起高塔,让我在高塔上接受万民朝拜。我被楼兰人当作神供奉在神台上,被称为楼兰守护者--神子月,也叫公子景。




受了千万年的万民朝拜,我竟然渐渐有了神识,我的右眼渐渐变得与众不同,通过它,我能看到许多奇妙的事物,魑魅魍魉,天神鬼怪都逃不过。


千万年的永生意味着千万年的孤独,最后我终是忍不住这独行于世的孤苦,拿起手中的醉墨,将魑魅魍魉,邪魔妖道一一画于纸上,我落笔之处生出无数恶灵。



那一夜,邪魔妖道闯入楼兰,所有生灵,包括我自己被妖怪吞噬。


我救活的楼兰,最后也被我亲手覆灭。


我以为我终于可以摆脱这永生永世的禁锢,不再做被人朝拜的神子月,也不做万民敬仰的公子景,我想像寻常人一样,在街边自由行走。


然而,那些死去的楼兰人,还有那些被我用醉墨召唤最后无处安生的鬼怪,他们用怨念困住了我的魂魄,让我无法死去。他们诅咒我,让我永生永世不为世人所见。


此后,又逾千万年,楼兰不复存在,世人也不再记得公子景,我看着沙漠、绿洲、沧海、桑田,循环往复地变。


我承受着一世又一世不为人所见的孤独,然后渐渐懂得与这个世界共处,这一世,我不是神子月,也不是公子景,我叫井然,一个有自由和灵魂的凡人。




当年楼兰古国的神婆说,天神因听见我的啼哭,翻手覆雨,救了楼兰,于是我在人间寻找天神的影子。


那日我来到天神创世之初的原点,醉墨在我手中,我依旧可以勾勒出自己的神思,可是却再也无法赋予他们灵魂。





我看到天神降临人间,踩着琥珀色的光,从黑暗与虚无中来,他透过水晶球去窥探我的灵魂,却不知我也在窥探他的。



天神耻笑人类无知,可我却笑他不懂凡人的力量,无知的人类用自己的意念将神禁锢了千万年。


天神为人间创造了秩序,人影渐长,明暗交叠,人间入夜,他唯独为我留了一城日光,与他共赏。他私以为我不懂,可我却笑他无知,我本就不为世人所见,却拥有看见神的能力。





我拿出醉墨,用明暗线条勾勒一座城,神送我一城日光,我便送神一座城吧,即使醉墨不再拥有神识。


我把神束缚在神坛,把天使刻在大理石上,那是神眷顾我的代价,也是我受神眷顾的代价。



神在探究我的画,他竟然没有愤怒反倒有些惊喜,那一刻,我便明白,神也是孤独的,他和我一样,渴望被世人所见,渴望有人同行。




我用神识勾勒了一个新的世界,在那个世界里,人人可见我,教堂和街口相连,神与凡人共处,我穿过人群,在路边买了一束花,走到街边的邮筒,把信寄到神的手中。



神转动了手中的水晶球,他在层层叠叠的时空里穿行,原来他在寻找信的主人。我低头看了一眼手中的信,写下“神的礼物”,然后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入衣兜里。




此后,我看到神成了凡人的样子,他出现在教堂,在海边的港口,他在街边的长椅坐下,拿着书,却更在意手中时间的流逝,我知道,他在等我。





我把信递到神的手中,竟不知,化身凡人的神,不可见我。


那一刻,我才懂得,世间最大的苦,不是一人独行于世,而是,你在等我,却不知,我也在寻你。


—END —

Be 就到这啦!






阿雪的红头绳

【孤独的神】萧邦居@井然

我是超越一切的原始神,创造混沌和秩序,生灭无数宇宙不过一念之间,我是万物之根,是恒古不变的时间之神,生而无形无相,却也可以化身万物存于世间。


这个我一手打造的世界,从颓废荒芜里立起石壁高楼,也生出些有灵魂的生物。我手握凡人之书,有时看他们可笑荒唐,一世不过短短几十载,竟能造出那么多嬉笑怒骂。


扭转时空的水晶球我时常把玩,可从来没有真正动用过它蕴含的能量,凡人一生太短,悲喜自有定数,资质平平的灵魂也不值得我为他们转动时空。


那日我回到创世之初的原点,隐身于教堂光影之中,透过光,我看见他。他坐在一个角落,手中的笔不停在跳动,线条交错,明暗相接,他的思绪竟牵动了我的神识。...


我是超越一切的原始神,创造混沌和秩序,生灭无数宇宙不过一念之间,我是万物之根,是恒古不变的时间之神,生而无形无相,却也可以化身万物存于世间。


这个我一手打造的世界,从颓废荒芜里立起石壁高楼,也生出些有灵魂的生物。我手握凡人之书,有时看他们可笑荒唐,一世不过短短几十载,竟能造出那么多嬉笑怒骂。


扭转时空的水晶球我时常把玩,可从来没有真正动用过它蕴含的能量,凡人一生太短,悲喜自有定数,资质平平的灵魂也不值得我为他们转动时空。


那日我回到创世之初的原点,隐身于教堂光影之中,透过光,我看见他。他坐在一个角落,手中的笔不停在跳动,线条交错,明暗相接,他的思绪竟牵动了我的神识。



我随着他穿过喧闹大街,踩着斑驳光影,凡人眼中日光渐短,车流,人影远去,只为他一人留这一城日光,与我共享。




我私以为他不懂,可他却踏步向前,上扬的嘴角除了喜乐还有点得意。


若不是水晶球里显现他的神思,我一个创世之神竟不知自己被一个凡人耻笑。


我看他在空白的纸上勾勒出一座城,教堂与街口相连,神与凡人共处。他把神束缚在神殿,把天使刻在大理石上,却给凡人会思考的灵魂和随意行走的自由。




可笑的是,我读取他亵渎神的思绪却没有半点愤怒,反倒有些庆幸,有些兴奋,孤独了万世的神,竟然在凡间找到了与之匹敌的灵魂。


凡人不懂神的心思,私以为神皆爱世人的朝拜,殊不知高傲的神,早在与时间共生的千万年中厌倦了这种愚蠢行为。眼前这个敢与神对抗的凡人勾起了我入世的欲望。



他似乎知道我在窥探他的灵魂,他抬头,四下寻找,寻而不得,却无半点遗憾。




他穿过人群,在街边买了一束花,像是要去见一个重要的人,手中的画被放进信封,投入邮筒。




我急切地想知道这个凡人为谁画了一座城,于是我转动水晶球,在交错时空里寻找那封信的主人,可层层时空看遍,却没有一人收到那封信。




我扭转时空,去做那封信的主人,把他勾勒的那座城稳稳地立于世间,受万人青睐,万世敬仰。



于是无形无相之神照着他青睐的凡人模样化成了实体,他行走在街边,让自己被凡人所见。他像无数凡人一样,坐在街边的长椅,像个寻常游客,安安静静地读着手中之书;又像是在等某个重要的人,会在意时间的流逝,会情不自禁地反复看手中的表。





他不知那个凡人何时会来,也不知那封信是否会到他手中。


—上篇完—



purple

【混剪】【朱一龙水仙】罗马日记(井然X萧邦居,小甜饼)

【混剪】【朱一龙水仙】罗马日记(井然X萧邦居,小甜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