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萧驰野

5842浏览    160参与
左杨川

学校发的卷子裁了来摸鱼(其实写着挺舒服的)

学校发的卷子裁了来摸鱼(其实写着挺舒服的)

花珏
摸。。鱼。?过几天画到电脑上

摸。。鱼。?过几天画到电脑上

摸。。鱼。?过几天画到电脑上

青岑生吃玻璃渣

【将进酒|策舟】野兽(AO3)

“你想不想疯?”

“你敢么?撕烂我试试看啊,萧二,我才不在乎。”


我被屏蔽得没有脾气了

“你想不想疯?”

“你敢么?撕烂我试试看啊,萧二,我才不在乎。”



我被屏蔽得没有脾气了

咸鱼白几⭕️

把一个月以前的二爷重置了一下

P1今天画的

P2    9.7画的

把一个月以前的二爷重置了一下

P1今天画的

P2    9.7画的

谋长风

兰舟好诱!!!

正楷很久不写几乎就是不会了啊c
p1原图后面是用软件随便加的特效
有点丑

兰舟好诱!!!

正楷很久不写几乎就是不会了啊c
p1原图后面是用软件随便加的特效
有点丑

川鸢的cp粉头

俺不会写萧,一如既往的菜。
但是我真的好爱狼崽!!

俺不会写萧,一如既往的菜。
但是我真的好爱狼崽!!

云破
高产本人。好好写字我太难了。

高产本人。
好好写字我太难了。

高产本人。
好好写字我太难了。

_MINNNK
看得停不下来,等看完再认真画,...

看得停不下来,等看完再认真画,狂草一通

吾家狼崽、吾家狼崽、吾家狼崽

mdkswl


看得停不下来,等看完再认真画,狂草一通

吾家狼崽、吾家狼崽、吾家狼崽

mdkswl


無魚有乔

【策舟】冰与火之诗

现代AU‖


日常甜向短篇‖


萧驰野🔥-沈泽川❄️‖


流水账ooc警告‖


  


  热先生不姓热,冷先生也不姓冷。


  之所以有这样的称呼,是因为热先生体力强健,性子野爱运动,能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聚餐的时候又出手阔绰,富二代少爷没有骄纵的架子,看着爽朗又热情,但他特别怕热;冷先生经常吃药,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他具体是什么症状,但看着体弱,一到天凉就容易手脚冰凉,特别怕冷,性格更冷,像温水下面藏着冰碴。...


现代AU‖

 


日常甜向短篇‖

 
 

萧驰野🔥-沈泽川❄️‖

 
 

流水账ooc警告‖

 
 

  

 
 

  热先生不姓热,冷先生也不姓冷。

 
 

  之所以有这样的称呼,是因为热先生体力强健,性子野爱运动,能很快和大家打成一片,聚餐的时候又出手阔绰,富二代少爷没有骄纵的架子,看着爽朗又热情,但他特别怕热;冷先生经常吃药,虽然大家都不知道他具体是什么症状,但看着体弱,一到天凉就容易手脚冰凉,特别怕冷,性格更冷,像温水下面藏着冰碴。

 
 

  这样的两个人却恰好坐在阒都会社同一间办公室里正对的两个工位上,刚开始时是有些别扭的。

 
 

  冷先生将空调温度往上调几度,热先生额头就会冒汗;热先生将空调温度往下调几度,冷先生后背就会发寒。

 
 

  所以最初两人在空调温度这件事上稍微有点较劲,谁也不相让。

 
 

  萧驰野觉得这人长的显秀气,体格又单薄,看着两下就能撂倒了,不笑不说话的时候看着冷得不近人情,实际上他有好多次抬头看见沈泽川在改策划案的时候会不自觉地咬指甲,好看的眉轻轻皱着,勾的人想伸手把它抚平。

 
 

  萧驰野的手指不自觉在桌面上压了压,他比沈泽川高出大半个头,那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一双乌黑的眼睫扑闪,像蝴蝶扇动的翅膀。还有那双耳垂,生得既白又软,像暖灯映着润玉似的。他见过许多坠着金银珠串的女孩子,走路的时候耳环会随着步子摆,好像就只是个装饰的玩意儿,要是能坠在那人耳朵上,一定不比姑娘家看着差……

 
 

  萧驰野被自己这些奇怪想法惊了一下,回过神后只把人的短处放大了:

 
 

  只有小孩子才啃指甲。

 
 

  自己不和小孩子一般见识。

 
 

  

 
 

  已经是这周第四次发现对方上班时间盯着自己看的沈泽川觉得这人奇怪又好笑。他习惯性的把情绪都藏在心里,熟悉了自我消化,但唯独在面对萧驰野的时候,觉得有些莫名的情绪随时可能达到峰值。

 
 

  这不是个好兆头。

 
 

  沈泽川决定直接问出来,他放下手上的钢笔,右手小指在写字时沾了些墨也没太在意。“盯着我看?”

 
 

  萧驰野这次没有来得及收回视线,两双眼睛一个不露情绪也含着情,一个目光平和却带着天生的霸道,视线撞在一起。他不觉得自己需要刻意躲着,反倒恶霸似的强词夺理,靠在椅背上抱着胳膊,眼神里透出玩味的笑,恶劣道:“你没看我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心里却想着,这人声音可真好听。

 
 

  沈泽川不由失笑,对面这人长了快一米九的个子,看着身上都是肌肉,背后没少社内广大单身人士被列成心选,结果一说话发现是小学生斗嘴风格的,他想起最近社里小姑娘们经常嚎叫的“反差萌”,萌个……沈泽川近乎刻薄的涵养让他压下后面的话,在心里给萧驰野打上新的标签,嘴角却轻轻地上扬了几分:

 
 

  恶劣又幼稚的富二代。

 
 

  

 
 

  所以虽然有矛盾,但在两个人百转的心思下也不至于闹得出格,而是很默契地采用了一种温和的竞争方式。

 
 

  谁早上先到办公室,谁就能决定当天空调的温度。

 
 

  鉴于萧驰野住得离公司更近,夜里也不用归宿,有时间就被一群少爷们拉上开着跑车四处扫荡,还能完美躲避拥挤的早高峰,所以总体说来是他早到的次数多一些,能让这只容了两人的小办公室在炎炎夏日中多几分凉风。

 
 

  对此沈泽川都认账,只是在椅背上多搭一件外套,觉得冷了就披上。

 
 

  情况反过来的时候,萧驰野也不恼,他拿了个小纸板,把天花板上的空调出风口挡着,引了凉风直接对着自己吹,倒也清爽。

 
 

  于是屋里的氛围就以这种方式维持着平衡,又因为两人都有意无意地观察对方的情况,温差也不至于太大,有时暖一点,有时凉一点,总之会在双方都能接受的范围内。

 
 

  直到有一天沈泽川熬夜加了班,没休息好,第二天早上再来上班时觉得脑袋发昏,带着间歇性的一阵阵刺痛,身上也发冷。再被头顶上出风口的冷风一吹,鼻涕都快淌下来了,沈泽川不得不一边忙着工作一边抽了纸巾擦着鼻子,披着的薄外套没能缓解这种情况,他整个人被罩在有些宽大的外衣里微微蜷着,袖口盖住了半只手掌,露出白得像葱玉似的指节用力握着笔,模样有几分狼狈。

 
 

  中途他递一叠资料给萧驰野时,手上没力气,没拿稳,资料纷纷往下掉,萧驰野探身去接,结果纸张没抓住,反倒是正好把沈泽川的手握着了。

 
 

  两人皆是一怔,一瞬间抬头对视。萧驰野看见对方因为没休息好,眼里泛着浅浅的红血丝,一片薄红直漫到了眼尾,含情眼染了无辜的艳,加上病气的缘故,嘴唇没什么血色,原本就偏秾丽的相貌让沈泽川有了几分都市传说里吸血鬼的意味。

 
 

  “阿嚏!”

 
 

  萧驰野还没来得及再想什么,就被一个喷嚏打到了脸上。

 
 

  空气在尴尬中陷入了两秒的死寂。萧驰野感觉到指间的温度被抽离,对面的人已经蹲在地上收捡资料,只露出乌黑柔软的发顶和衣领下一段脖颈。

 
 

  他真的很白。萧驰野这样想着。

 
 

  后脑勺发尾下的皮肤是瓷一样润的颜色,脖颈纤细修长,像是一手握住就能把控这人的命门,摸着应该也很软……萧驰野觉得这屋子里凉风开的太足了,吹得他嗓子发干,喉结上下滚动,不动声色地从沈泽川脖颈上移开了视线。

 
 

  “抱歉。”对方的声音从底下传来,原本透亮的声线听起来闷闷的,气息不稳,多了些精神不济的暗哑。

 
 

  萧驰野随意应了声,蹲下帮他捡资料,室内一时无话,两个人各自在心中纠结。

 
 

  沈泽川平日独来独往惯了,不卖人情也极少承情,他习惯了自我强大和被依靠,类似于接受帮助的行为会让他有负担。他知道这不是积极的意识,但也不打算改。适当距离感和拒绝被观察是他处事的界限,也是沈泽川划分自我和外界的一道墙,但萧驰野在慢慢侵蚀这堵墙。

 
 

  他拒绝给别人添麻烦。萧驰野的靠近就像一个大麻烦。

 
 

  另一边萧驰野还在指间残留的冰凉触感里回味沈泽川的声音。鼻子被堵住了,沈泽川说话的时候像是被人欺负过,听着带点委屈的腻味。他们两个虽说坐在同一间办公室,但平日里连话都说不上几句,可萧驰野这阵就突然想知道,真把人欺负哭了会是什么样的……

 
 

  之后一切都还像往常那样继续,两人各忙各的工作,似乎没什么不同。等手头的活儿暂时告一段落,沈泽川突然意识到,头顶的冷风已经有好一会儿没吹了?披着外套还觉得此时屋里有点热。

 
 

  他发现空调温度定格在自己往常最习惯的数字上,而不是早上一来时对方设定的温度。

 
 

  正巧这时候萧驰野去楼下搬了几大箱日常办公用品上来,进门时热得额头上都是细细的汗珠,却也没有要去调低温度的意思。萧驰野放下手里的东西,活动了两下胳膊,指了指门口那堆:“顺道给你拿上来了。”然后转身打开饮水机接了冰水,猛灌了几大口。

 
 

  沈泽川看了他一眼,也没客气,说了句谢谢。声音很轻,也难得的透了情绪。就像他这个人一样,润得像山雨浸过之后,松林里将化未化的雪。

 
 

  萧驰野心情好,懒懒地靠在椅子上一边喝水,一边看着沈泽川蹲在地上收拾东西,嘴上还是欠:“不客气,怕你这小身板承受不住。”还没待沈泽川答话,萧驰野站起身,挺拔的身量在沈泽川面前罩出一片阴影:“诶,咱俩也算同一屋檐下待了这么久,真想谢我,以后多跟我说几句话,什么不能帮你做了。”

 
 

  余晖携着凉风斜斜地打进窗帐,沈泽川手上动作顿了顿,仰起头看他,萧驰野笑里有一种痞气,眼神炽热又明亮。室里没有人说话,抬头是肆意的暖阳和卷着云的风,低头是白亮透彻、温柔清冷的光。

 
 

  

 
 

  之后几天,每天都是萧驰野来得比较早,可办公室里一直都是让沈泽川觉得舒服的温度。

 
 

  他注意到对面萧驰野微微发红的脸色。萧驰野的头发被他胡乱抓了几把搭在头顶上,几缕发丝粘在了一起,露出的额头上能看到鬓角的细汗。沈泽川出了会儿神,敛眸站起身去把空调温度往下调了些。

 
 

  天花板上的风口重新开始吹风,带来些许响动,正在埋头工作的萧驰野愣了一下,抬头看向还站在空调开关旁的人:“你感冒好了吗?没好先别吹风了。”

 
 

  “我没事。”沈泽川走回工位坐下,自然地掏出手机,打开外卖网站,“公司楼下新开了家奶茶店,买一送一,我请你喝吧,挺热的。”

 
 

  萧驰野有点惊讶,一般大老爷们都不会喜欢喝这种甜腻腻的东西,但他是个例外,沈泽川是怎么发现的。萧驰野也没推辞,沈泽川难得一次跟他说这么多,无论是出于什么想法他都还挺高兴的,一来一回,以后自己要做什么也方便。

 
 

  

 
 

  奶茶送到的时候,萧驰野发现自己那杯奶茶的杯盖上特意备注了一句“多加冰”。沈泽川注意到对方往他这边看的时候正咬着吸管,珍珠卡在底端吸起来有点费力,他就着这个姿势对萧驰野笑了笑,比了个OK的手势,萧驰野明白他是说不客气的意思。

 
 

  那一瞬间,明明手里握着的奶茶很清凉,萧驰野仍然觉得心头猛然热了一下。

 
 

  不得不说,合伙点奶茶这种事,只有零次和无数次。虽然有种诱人发胖的罪恶,但有人搭伴一起喝,就好像找到了一起干坏事的同伙,有种让人欲罢不能的,暗搓搓的快乐。

 
 

  两个人你来我往轮流点着单,很快就把新开奶茶店的各种口味都尝了个遍。萧驰野本来盘算着把人喂胖,再借机邀沈泽川下班之后一起去健身。

 
 

  他太瘦了。

 
 

  萧驰野觉得按自己那点想法可能还没干什么,沈泽川就得折了,结果楼下奶茶店都问了好几次要不要办卡了,这人体重还是一点不见长,他只好垂头丧气地装出一副像是自己胖了一圈的样子,还美其名曰有人监督总是比自己偷懒要更有效率一点。

 
 

  “你胖了?”沈泽川撩起眼皮看着半蹲着、下巴抵在自己桌边的人。萧驰野没答话,对他眨了眨眼,笑得张扬:“赏个脸?”

 
 

  不知道前天是谁公司篮球赛连上两个三分,球服很宽大,萧驰野跳起来抢篮板的时候八块腹肌清清楚楚地露了一半,引得下面尖叫一片。

 
 

  沈泽川没戳破他,答了声好。

 
 

  

 
 

  沈泽川在跑步机上跑过一刻钟,脸色变得有些红,却没怎么出汗,萧驰野等着他累,能趁机展现一下,没想到沈泽川练了半天看起来却不怎么费力,大气也不喘。

 
 

  不知不觉间,两人间的接触以办公室为原点,逐渐往外蔓延扩散,从上班到下班,从工作到生活,从公司内部到外围奶茶店、健身房、美食街、电影院、甚至是很远很远的旅行的地点……

 
 

  某一天沈泽川回过神来时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哪里都有另一个人相伴,躲不掉避不开。

 
 

  “干嘛避开我?”萧驰野笑得一如既往地张扬,他将精心挑选的耳钉夹在沈泽川左边耳垂上,将对方有些凉意的手紧紧握在自己宽大的手里,挑了挑眉:“啧,可惜不能拿条链子把你锁起来。”

 
 

  沈泽川反手将萧驰野的手扣紧,感受到对方掌心暖烘烘的,牵在手里有种很奇妙的悸动。他晃了晃两个人握着的手,笑着说了声:“嗯,锁住了。”

 
 

  两人就撑着同一把伞,在落着小雪的老街道上慢慢走。

 
 

  沈泽川怕冷但是又不好好穿衣服,总是不记得带上外套。

 
 

  萧驰野每次都会猫着腰,给他拉上拉链:

 
 

  “能不能好好穿衣服,受凉了怎么办。”

 
 

  可是他在这些事上手脚不太利索,每次被沈泽川调侃:

 
 

  “紧张什么,这是穿衣服又不是脱[]衣服。 ”

 
 

  萧驰野抬头看他,在沈泽川脸上捏了一把:

 
 

  “你等着一会儿脱[]衣服的时候是哪个紧张。”

 
 

  这里已经不是他们之前所在的那座城市了,那里冬天太冷,夏天太热,工作发展前景又受限,两人都不喜欢,索性双双辞掉工作,找了个环境宜人也更有发展机会的新城市一起闯荡,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的,发现共同努力的成果很不错。

 
 

  当然这里的四季还是分明,但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春天的和风挤进书页间,夏天的黄昏浮着花草香,秋天的月色停在路灯下,冬天的细雪敲打玻璃窗。见过你之后,风花雪月都黯淡无光。

 
 

  

  『请把温柔的头靠向我,

 
 

  让我心情平静地入睡,

 
 

  当欢乐的白天在倒下,

 
 

  当黑夜的暗影正迫近。』

 
 

  

 
 

  END

 
 

——————————————————

 
 

下一篇策舟打算写共浴剃毛羞耻play

 
 

指路176/177两章

 
 

看到的时候我就狼血沸腾,萧二太会玩儿了,点名表扬!不愧是你.jpg

 

九分糖
#将进酒#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

#将进酒#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策舟含糖量过高入股不亏!

#将进酒#

“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策舟含糖量过高入股不亏!

暮雨倾君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p2是手写原图,laji摆拍...)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p2是手写原图,laji摆拍...)

风嗷嗷
两个人鼻尖都几乎要碰上了,萧...

 两个人鼻尖都几乎要碰上了,萧驰野的扳指就抵在沈泽川的手腕,捏得那儿都泛了红。

萧驰野说:“既然已经——”

沈泽川仰高头,亲到了他的唇。那柔软相碰,带着凉凉的嘲笑。

“你想不想疯?”沈泽川眼神癫狂,他呢喃着,“你敢么?撕/烂我试试看啊,萧二,我才不在乎。”

 两个人鼻尖都几乎要碰上了,萧驰野的扳指就抵在沈泽川的手腕,捏得那儿都泛了红。

萧驰野说:“既然已经——”

沈泽川仰高头,亲到了他的唇。那柔软相碰,带着凉凉的嘲笑。

“你想不想疯?”沈泽川眼神癫狂,他呢喃着,“你敢么?撕/烂我试试看啊,萧二,我才不在乎。”

一座城池
沈泽川抬起萧驰野的下巴,注视着...

沈泽川抬起萧驰野的下巴,注视着他,说:“天授奇才必有其用,时候不到罢了。策安策安,离北的盼望皆在这两个字里了。”

萧驰野沉声而笑,猛地翻身压住他,萧驰野沉声而笑,猛地翻身压住他,与他抵额相对,说:“要我不要?”

沈泽川腰酸背痛,缓劲时捏了捏萧驰野的后颈,沙哑地说:“给我不给?”


萧驰野俯首吻他,拉高了被子。


《将进酒》- 第七十六章


拉高了被子,萧二真香


沈泽川抬起萧驰野的下巴,注视着他,说:“天授奇才必有其用,时候不到罢了。策安策安,离北的盼望皆在这两个字里了。”

萧驰野沉声而笑,猛地翻身压住他,萧驰野沉声而笑,猛地翻身压住他,与他抵额相对,说:“要我不要?”

沈泽川腰酸背痛,缓劲时捏了捏萧驰野的后颈,沙哑地说:“给我不给?”


萧驰野俯首吻他,拉高了被子。


《将进酒》- 第七十六章


拉高了被子,萧二真香


暴躁的烈烈

我受够人生了……我得搞搞我的cp
猛好像被画得有点傻ohnevermind_(:з」∠)_

我受够人生了……我得搞搞我的cp
猛好像被画得有点傻ohnevermind_(:з」∠)_

三水分行
“他永远无法驰骋在草原,他的双...

“他永远无法驰骋在草原,他的双翼诞生于漆黑的深夜。”


背景感谢 @⚡️GENIUS ! 

“他永远无法驰骋在草原,他的双翼诞生于漆黑的深夜。”


背景感谢 @⚡️GENIUS ! 

徐奈何

企图用拍摄角度来掩饰我的字丑

▶先生授你以诗书,许你表字为兰舟。

▶今夜以后,我的兰舟就是中博枭主。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企图用拍摄角度来掩饰我的字丑


▶先生授你以诗书,许你表字为兰舟。

▶今夜以后,我的兰舟就是中博枭主。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