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萨拉赫

10170浏览    199参与
sushi
10.01-11.2 新赛季的...

10.01-11.2



新赛季的利物浦❤️



拜托今年联赛冠军吧!



渣渣叔加油

10.01-11.2




新赛季的利物浦❤️




拜托今年联赛冠军吧!




渣渣叔加油

埃及王的白眼

新的GQ视频,momo和安布罗休的迷你答题比赛,momo回答关于时尚的而安布罗休回答关于足球的。momo很懂嘛,知道美国vogue的主编是谁,还知道CL高跟鞋的设计最出名的是那个红色鞋底,还行啊并不是时尚荒漠嘛🤪就是那句老佛爷说过的话不知道哈哈哈,还试图用点指点鸡鸡黑魔法点出答案;安布罗休好可爱,不过还是输了哈哈哈,没有答上momo在国家队的号码和某位足球教练的名言,但是关于埃及国家队的昵称倒是猜得很准~

新的GQ视频,momo和安布罗休的迷你答题比赛,momo回答关于时尚的而安布罗休回答关于足球的。momo很懂嘛,知道美国vogue的主编是谁,还知道CL高跟鞋的设计最出名的是那个红色鞋底,还行啊并不是时尚荒漠嘛🤪就是那句老佛爷说过的话不知道哈哈哈,还试图用点指点鸡鸡黑魔法点出答案;安布罗休好可爱,不过还是输了哈哈哈,没有答上momo在国家队的号码和某位足球教练的名言,但是关于埃及国家队的昵称倒是猜得很准~

埃及王的白眼

真的好像夫妻斗嘴,just do one for me🤣好像是玩游戏输了,Mo和洛老板约好输的人要给赢的人做一份什么东西,然后洛老板输了(你怎么老输😂)但是他说只做给自己,然后mo就just do one for me🤣这个到底是在谁家里不清楚,我感觉有点像洛老板的家(不过mo你很悠闲自在啊,光脚踩在茶几上2333把这当你家了吗,就跟在洛老板的法拉利副驾驶座上盘腿坐一样自在)

真的好像夫妻斗嘴,just do one for me🤣好像是玩游戏输了,Mo和洛老板约好输的人要给赢的人做一份什么东西,然后洛老板输了(你怎么老输😂)但是他说只做给自己,然后mo就just do one for me🤣这个到底是在谁家里不清楚,我感觉有点像洛老板的家(不过mo你很悠闲自在啊,光脚踩在茶几上2333把这当你家了吗,就跟在洛老板的法拉利副驾驶座上盘腿坐一样自在)

埃及王的白眼

洛老板是我的快乐源泉😂


“sadio(的这个广告牌)比我还大只”  


“mo我喜欢你微笑的样子”


“sadio一定是给这个广告牌投钱了”(背景是mo和杜牧的魔鬼笑声)


“你怎么这么小啊”


然后他还回复阿德里安说马内在这块广告牌上起码7feet!(查了一下就是说起码两米这样哈哈哈哈哈)

洛老板是我的快乐源泉😂


“sadio(的这个广告牌)比我还大只”  


“mo我喜欢你微笑的样子”


“sadio一定是给这个广告牌投钱了”(背景是mo和杜牧的魔鬼笑声)


“你怎么这么小啊”


然后他还回复阿德里安说马内在这块广告牌上起码7feet!(查了一下就是说起码两米这样哈哈哈哈哈)

馒头(ノ_<)

感到温暖的三张照片

一时分不清是亲吻头发还是额头呢

感到温暖的三张照片

一时分不清是亲吻头发还是额头呢

埃及王的白眼
可爱男人中 抱歉拖了这么久,A...

可爱男人中

抱歉拖了这么久,AO3上也有更新,如果这里看不清楚请去AO3吧,可以从我之前放的文章链接进入

可爱男人中

抱歉拖了这么久,AO3上也有更新,如果这里看不清楚请去AO3吧,可以从我之前放的文章链接进入

AC君
Movren’s Marria...

Movren’s Marriage🥰


在这个没有糖的世界里得自己生产

Movren’s Marriage🥰


在这个没有糖的世界里得自己生产

埃及王的白眼

有人写个吃醋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视频来自ins@m.salah10_11x)

有人写个吃醋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视频来自ins@m.salah10_11x)

埃及王的白眼

忘记消去头像了🤪🤪🤪重发,球迷们有毒哈哈哈

忘记消去头像了🤪🤪🤪重发,球迷们有毒哈哈哈

埃及王的白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面一水人说“jealous”,还有“he abandoned you”笑死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面一水人说“jealous”,还有“he abandoned you”笑死我了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沙漏)怜香惜玉

Summary:

对阵莱斯特城是洛夫伦本赛季第一次联赛首发。


Notes:

*结尾有互相帮助

*好久没产粮了手感全无(连车也开不下去了!)甚至感觉无差?救命!


(See the end of the work for more notes.)

换乘车见评论区,起床再补链接。

FIN.

Summary:

对阵莱斯特城是洛夫伦本赛季第一次联赛首发。


Notes:

*结尾有互相帮助

*好久没产粮了手感全无(连车也开不下去了!)甚至感觉无差?救命!


(See the end of the work for more notes.)

换乘车见评论区,起床再补链接。

FIN.

馒头(ノ_<)
希望mo的伤没有大问题 可以赶...

希望mo的伤没有大问题 可以赶快好起来 洛也一直在❤️😭

希望mo的伤没有大问题 可以赶快好起来 洛也一直在❤️😭

AC君
模仿Brokeback Mou...

模仿Brokeback Mountain的海报的成果

🤣I’m back

模仿Brokeback Mountain的海报的成果

🤣I’m back

馒头(ノ_<)

190916-17 

沙漏出行日常(1/1)

190916-17 

沙漏出行日常(1/1)

AC君

Take it easy. No need to be jealous.

🤣🤣🤣Dej就是不希望Mo的美好肉体被其他人看见。

好久没吃到这么甜的糖了🥰🥰🥰

Take it easy. No need to be jealous.

🤣🤣🤣Dej就是不希望Mo的美好肉体被其他人看见。

好久没吃到这么甜的糖了🥰🥰🥰

其叶蓁蓁 其鸣丁丁

(V沙漏)人必争趋04

*vvd, mo,洛夫伦大三角

*时隔一年的更新,希望前后风格不要差太多()还有一点之前忘了提,这篇感情线弱,也比较意识流

萨拉赫后来常常思索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洛夫伦投以额外关注的——他是作画者,用生活中的每一分钟捕捉惊艳的瞬间并用画笔记录下来,在这个过程中他是单纯的复制加工者,且因为他记录的画面太多,每一张画也就显得平凡。正因如此,洛夫伦在他生活中反复出现,像一个一般化定理意外的特例,这才是一件怪事。

萨拉赫在利物浦大学里的第一个朋友居然是这样认识的,不是他的同学或者直系学长,而是一个港口时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在那个混乱的开学典礼之后他与这位陌生人约了饭,了解到洛夫伦是同校人力资源...

*vvd, mo,洛夫伦大三角

*时隔一年的更新,希望前后风格不要差太多()还有一点之前忘了提,这篇感情线弱,也比较意识流

萨拉赫后来常常思索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洛夫伦投以额外关注的——他是作画者,用生活中的每一分钟捕捉惊艳的瞬间并用画笔记录下来,在这个过程中他是单纯的复制加工者,且因为他记录的画面太多,每一张画也就显得平凡。正因如此,洛夫伦在他生活中反复出现,像一个一般化定理意外的特例,这才是一件怪事。

萨拉赫在利物浦大学里的第一个朋友居然是这样认识的,不是他的同学或者直系学长,而是一个港口时有过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在那个混乱的开学典礼之后他与这位陌生人约了饭,了解到洛夫伦是同校人力资源的大四学生。这很魔幻,虽然他们国籍民族信仰相差甚远,年龄专业工作也不尽相同,但两个世界的人还是在种种巧合的作用下反复相遇,最终成为朋友。

当然,萨拉赫没有告诉洛夫伦这个“反复相遇”的含义,后者还没去过前者的画室,前者也无意把几个月前偶然的写作翻出来看。萨拉赫那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这种隐瞒会给他们的关系带来什么改变,在单纯的埃及人心中,用这张画去套近乎才是不能理解的行为。

与之相反的是洛夫伦的动作。他陷在毕业焦虑与工作恐惧中,而刚入大学的萨拉赫带着十八岁人特有的懵懂天真,像是一道光照入他黑暗的生活。在这段关系中洛夫伦表现得足够殷勤,大四生活清闲得很,他就着萨拉赫几乎排满的课表选课,尽力和对方约上同样的通选或讲座。他之前用实习与兼职攒的积蓄买了一辆二手车,但周中五天往返于宿舍教学楼食堂,没什么太多必要,如今结识了萨拉赫,这车倒能物尽其用——像每一个为艺术而倾倒的品味高尚者一样,他们开车去过利物浦的歌剧院,又化身顽皮的大学青年,疾驰向街道尽头的歌厅酒吧。

在岛屿的西北角,十月份秋意渐浓,行过乡间小道是独一档的快乐事。在他们友情的起始阶段,萨拉赫还能为自己的蹭车行为害羞不已,缩在后排座位沉默一路。但他很快发现,洛夫伦不是前两次见面那样忧愁深沉的人,他欢乐、逗趣、富有活力,自己并没有必要矜持地藏在安静的面具后面。到现在萨拉赫已经完全放下心理负担,每个周六轻车熟路地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座系上安全带,顺便伸出手重重地拍着驾驶员的左肩,示意快点开车。洛夫伦有时腾出挂挡的左手揉一把好朋友的头毛,再被恼羞成怒的后者拍开,“专心开车!”

怎么可能专心呢,洛夫伦想。因为他和萨拉赫共处的每一刻都是愉快欢乐的,这种快感令人沉溺,所以他放任自己思绪漂流,在过一秒少一秒的欢愉中游荡。然而他又时常不得不拔身,转而去解决那些生活中无法避免的难题。说到底萨拉赫的出现只是给他原本无聊空白的一部分生活抹上色彩,但糟糕的部分没有减弱也没有消失。他又不想让这二者互相干扰,萨拉赫是他的好朋友,不是他坏情绪的垃圾桶,他不愿让那束光蒙上尘埃。

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尽管他的左手老老实实挂在方向盘上,萨拉赫仍然捕捉到了洛夫伦走神的瞬间。洛夫伦思绪放空时神情完全是另一个状态,是由忧愁引起但又与忧愁不尽相同,或许用“超脱”来描述更加合适,他眉毛柔和地散下去,眼睛无意识地睁大,无辜的温柔覆盖了整张脸。萨拉赫只需扭过头观察洛夫伦的侧脸,就知道他的好朋友又想起了什么不便吐露的烦心事。

虽然当时吸引他目光的是那个海港的沉思者,但自己显然有义务把洛夫伦从泥淖中解救出来。萨拉赫作一次深呼吸,说出这种话比初遇搭讪要难得多,“是不是想到什么了?”

他说完,几乎想咬下舌头。他虽然不知道这句话最好的表述方式是什么,但显然有几个选项比自己已经说出口的这句更好:可以问“有什么”而不是“是不是”,也不能用“什么”这样模棱两可的字眼……他憋了半秒钟,脑海里飞速运转,勉强做了补救,“我是说,烦心的事。”

洛夫伦叹了口气。他自己表面活泼内心细腻,他的好友当然也一样,指望独自忧愁而瞒过萨拉赫几乎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在想实习和工作。”

即将毕业的人经常在考虑这些。萨拉赫难以共情,但还是点了点头,期冀自己的回应能予以洛夫伦些许安慰。他嘴唇微张,还没想好要配什么话,被洛夫伦的补充抢了先,“这周时间不够,等圣诞节长假,可以坐火车去南安普顿玩。”

他说是玩,但萨拉赫明白,那是一次打着玩耍旗号的有故事的旅行。可能是揭开法国港口之谜,他为自己脑海里这个隐匿的秘密笑出声来,又不合时宜地憋了回去。不管怎样,如果寒冬时节往返九个小时的火车能让洛夫伦从漫长的忧虑中解脱出来,那他乐在于此志在于此,长途跋涉在所不辞。这种单方面怀有心事的感觉很奇特,但又不赖,自己牢牢握着对方很久以前的一段记忆,且这种经历是萨拉赫私有的、独家的,任何人都不能穿越时空回到过去改变乃至夺走它。甚至洛夫伦本人也不能,他是主人公,但他在萨拉赫心里的第一印象是敲定了的,这是属于观察者而非被观察者的权利。

现在,他们驱车在利物浦城市以外的大片田地间。市区和乡村其实没什么区别,利物浦不算大城市,少有高楼或奇形异状的地标建筑,走到哪里都是低矮的房屋,无非是沥青路还是土路、广场还是农场的区别。十月份已经是牧草枯零的季节了,萨拉赫摇下车窗看着路边层层堆砌的为冬天准备的草包,收割过的草香逆着风飘过来,隐隐约约还有泥土的湿润味道。是秋天啊,他感慨到,思绪回到了几个月前,在另一个国家的另一座滨海城市,它也同样沉浸在这样的风里,迎接一切故事的开始。他并不清楚困扰洛夫伦的是什么,也不知道那件事或者那个人是否仍然与现在的境况有关。但是这阵风把他吹了回去又裹挟回来,他下定决心,和好友好好谈一谈。

“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详细讲讲吗?”

 

“我一直在这里的一家银行实习,毕业后也会留下来,我想不到离开它我自己能去哪里……”

他们从郊区回来后来到一家咖啡馆,面对面坐下来。洛夫伦端起杯子象征性抿了一下,可能根本没喝到咖啡,为自己的措辞而皱起眉头,“我是说,我从来没想过不留在那里。”

“就业形势不好吗?”

“名额不少,但竞争很激烈。”

萨拉赫点了头,自己也灌了口饮品,卡布奇诺烫得他回复都慢了一会儿,“长期实习后转正入职也会受名额限制吗?”

洛夫伦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从听到那个荷兰人要挤走自己的谣传开始,他就受困于同样的疑惑,自己从大一开始忠心耿耿干了三年,临毕业了却被陌生人一脚踹走。他的补充盛满了委屈,“按说是按资历来,但事实是我可能会被一个很小——一个比你大一岁的人挤走。他也是南安普顿来的。那里来利物浦的人很多。”

的确很多——萨拉赫脑海里闪过一个模糊的影子。他初来乍到,在当地社交圈不大,学校以外认识的人限于十个以下,然而一个高大的荷兰人恰好满足洛夫伦口中的一切条件。他为这种巧合停顿了一秒,几乎要接上一句“的确很多,我就认识一个”,但鬼使神差地,他为这半个陌生人而向自己最好的朋友缄了口,把那个人的名字烂在肚子里。萨拉赫诡异地停顿了一会儿,在他思索是否开口的一秒钟内他并没心思去控制脸上的表情,自然也没顾及看到这一切的洛夫伦的反应。后者当然敏锐地感觉到了他的异常,并把这种异常当场剖开,“你也想起了谁?”

“没,没那么巧……”萨拉赫这次再次选择了隐瞒,他已经为自己的举动找好了借口:不过是一面之缘的陌生人,开学后他回去了,再没来画室找过自己;范迪克还在南安普顿上大学,而洛夫伦大概率指的是在南安待过但现在位于利物浦的大二学生;自己提这一个人毫无用处,对扩展洛夫伦的人脉没有帮助,他在南安读中学,消息渠道比自己宽广多了……林林总总三四条理由,读着条理通顺无比正当,在心理上完美地填充了萨拉赫因无端沉默而萌生的罪恶感。

他又端起杯子,不到一分钟的功夫,温度丝毫没降下来,但萨拉赫还是痛快地喝一大口。他突然想到刚才下意识就领着洛夫伦来了这家咖啡馆,而那天和范迪克意料之外的谈话也在这里发生,他聊天的两个对象,承受着同样类型的焦虑。也许因为他们专业方向完全不同,也许因为刚入学与大二大三大四本质上大相径庭,萨拉赫想不出能如何在言语上安慰自己的好友,更不能提供任何实质性的帮助。

但就算是这样无意义倾诉的发起者、陷落在这样焦虑中的洛夫伦仍然没忘记他深沉的温柔。他伸出手来,像隔过挡位那样穿越桌子,手指落在萨拉赫柔顺的卷发上。他轻轻揉了揉,动作谨慎、克制且焦灼,眼神里笑意也很生涩。

萨拉赫喉结动了动。在那一瞬间,他在洛夫伦的眼里,望见了颤抖落下的夕照。

TBC.

我发现我笔下的大三角本质就是各种隐瞒与误会,以及谁都不肯好好说话的意识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