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葡哥

30075浏览    473参与
秦中不语自有歌

zzzzzz。
双十一给葡葡买的新衣服和假毛到了!快乐(σ′▽‵)!
话说头毛真的好难撸啊草急求娃娘在线教学(。

zzzzzz。
双十一给葡葡买的新衣服和假毛到了!快乐(σ′▽‵)!
话说头毛真的好难撸啊草急求娃娘在线教学(。

乂萧莫渊
看着你依偎在他人怀里睡着的样子...

看着你依偎在他人怀里睡着的样子。我只能抱住自己,
假装那双手抱着你。
假装那双手就是你。
紧贴着我的胸怀。
你真实的温度早已逝去
却在这心底撩动起了火焰。

看着你依偎在他人怀里睡着的样子。我只能抱住自己,
假装那双手抱着你。
假装那双手就是你。
紧贴着我的胸怀。
你真实的温度早已逝去
却在这心底撩动起了火焰。

秦中不语自有歌
万圣节快乐(。ˇε ˇ。)今年...

万圣节快乐(。ˇε ˇ。)今年画了伊比利亚

万圣节快乐(。ˇε ˇ。)今年画了伊比利亚

Prokaryotes

最近的摸鱼…
我太难了
我根本不会好好画画

最近的摸鱼…
我太难了
我根本不会好好画画

秦中不语自有歌
“葡萄牙人拥有着十足的干劲,...

  “葡萄牙人拥有着十足的干劲,富有活力的骄傲而鲁莽的勇气和对荣耀的渴望。”
  Seguiremos momentos de glória.

  “葡萄牙人拥有着十足的干劲,富有活力的骄傲而鲁莽的勇气和对荣耀的渴望。”
  Seguiremos momentos de glória.

秦中不语自有歌
摸鱼。“Bruscos e d...

摸鱼。
“Bruscos e doloridos, refulgimos,
唐突而痛苦,却又闪闪发光,Bruscos e doloridos, refulgimos,
猝然而心痛,倒也熠熠生辉。”
超喜欢这句歌词(。ˇ  ˇ。)很葡萄牙的感觉。

摸鱼。
“Bruscos e doloridos, refulgimos,
唐突而痛苦,却又闪闪发光,Bruscos e doloridos, refulgimos,
猝然而心痛,倒也熠熠生辉。”
超喜欢这句歌词(。ˇ  ˇ。)很葡萄牙的感觉。

米御
泪痣……反了orz

泪痣……反了orz

泪痣……反了orz

矞和橘是有区别的

【aph乙女向】枕边的花

●葡x你
●文笔很烂
●会有漏洞(土下座)
●算是给自己的一篇辣鸡生贺x

————————————————

『Take them,as I used to do.
Thy flowers,and keep them where they shall not pine.
Instruct thine eyes to keep their colours true,
And tell thy soul,their roots are left in mine.

请收下吧,就像我惯常接受你的花。
好生地护养着,别让它褪落了颜色。
       ...

●葡x你
●文笔很烂
●会有漏洞(土下座)
●算是给自己的一篇辣鸡生贺x

————————————————

『Take them,as I used to do.
Thy flowers,and keep them where they shall not pine.
Instruct thine eyes to keep their colours true,
And tell thy soul,their roots are left in mine.

请收下吧,就像我惯常接受你的花。
好生地护养着,别让它褪落了颜色。
          ——《葡萄牙人抒情十四行诗集》

葡/萄/牙,欧罗巴大陆的最南端。
你能在史书中追寻他故事的机会少之又少。
可你却在偶然之间,
与他相遇。

那是你在葡萄牙旅游的时候。有些怕生又迷路的你,只得紧紧盯着手中的旅游指导书,企图从书中的文字中看出写道路来。
他在涌动的人潮中看见了你紧皱的眉头,便走上前来,用着些许的“葡式”英语询问你是否需要帮助。你犹豫再三后点了点头,便这样获得了一位不用被迫强制性销售的(划掉)免费导游。
在解说时,他总会时不时地说些中文,使你在异国他乡中倍感亲切。当然有时你也会纠正他读音的一些问题。
相对于最西端的罗/卡/角,在世界的尽头——圣/维/森/海/角欣赏落日的游人似乎少得多。你们俯瞰着大海,面前的碧海显得如此平静。远处红白相间的孤独灯塔,伴着阵阵海鸥的歌声提醒着你,面前的就是大西洋。
你无意间看见了他嘴角溢出的微笑……

“好看吗?这里便是陆之尽头;海之伊始。”

每每下午茶时,你总喜欢盯着他眼下的泪痣发呆。看着你的眼神,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脸颊,确认没有什么小东西粘在上面后,无奈地笑了笑,抬手揉了揉你的发旋。

“就算一直对着我发呆,茶杯中的红茶也不会自动加热。”

他总是喜欢带你去一些偏僻的酒馆,在雨天的夜晚。听着台上披戴着黑头巾女士的凄凉优美的歌声,整个世界似乎只有馆外淅淅沥沥的雨在鼓掌。

「Há gente que fica na história,
史书上有很多名字,
da história da gente,
永垂青史,
e outras de quem nem o nome,
更多的是芸芸众生,
lembramos ouvir,
逝去 如烟云。 」

芸芸众生?不,他不会的。曾经的大航海时代使他多么繁荣,多么强盛。可如今却是默默无闻。
他是不可能屈服的。
曲毕,你睁开了眼。坐在一旁的他似乎一直在盯着杯中的葡萄酒发怔。

“怎么了,佩德罗?”
“没有没有,回家吧。”

这日,你特意起的很早。你将细心准备的香包小心翼翼地放在了他的枕边。便默默端详着他的睡颜。欲转身离去时,未曾料到身后有一双手环在你的腰间,带着些许然然呼呼的嗓音

“生日快乐。”

空青不是药🇬🇧

葡英/一段无营养的对话

-旧号爆炸补档

-全程对话

-知心爸爸王耀吃狗粮的那些年


  

——————

  

  

  非常难得,佩德罗•梭罗和亚瑟•柯克兰冷战了。

  

  最先发现的是隔着十万八千里的王耀,接着欧洲的一群国家才后知后觉他们之间奇怪的气氛,其实这不能怪欧洲国家迟钝,并不惹眼的葡萄牙和光荣孤立的英国,不仅聚少离多而且私下生活很少有矛盾,况且他们各自家里要乱上天了,哪儿注意得到这两个死现充的诡异气氛。可王耀家里既没有建筑物被烧也没有难民涌入,每天抱着西瓜和门口大爷下象棋的最年长国家心思细腻,发扬着自家广场上跳舞的阿姨们拥有的良好美德,向这个全西欧唯一一个有意愿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表达了关心。

  

  “这不怪我。”亚瑟...

-旧号爆炸补档

-全程对话

-知心爸爸王耀吃狗粮的那些年


  

——————

  

  

  非常难得,佩德罗•梭罗和亚瑟•柯克兰冷战了。

  

  最先发现的是隔着十万八千里的王耀,接着欧洲的一群国家才后知后觉他们之间奇怪的气氛,其实这不能怪欧洲国家迟钝,并不惹眼的葡萄牙和光荣孤立的英国,不仅聚少离多而且私下生活很少有矛盾,况且他们各自家里要乱上天了,哪儿注意得到这两个死现充的诡异气氛。可王耀家里既没有建筑物被烧也没有难民涌入,每天抱着西瓜和门口大爷下象棋的最年长国家心思细腻,发扬着自家广场上跳舞的阿姨们拥有的良好美德,向这个全西欧唯一一个有意愿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表达了关心。

  

  “这不怪我。”亚瑟•柯克兰接过王耀沏的毛尖儿,“事实上我都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搞成这样。”

  

  “你们这个模样多久了?”

  

  “一周,整整一周。”亚瑟•柯克兰皱起眉,“十分莫名其妙,上周三的早晨开始就奇奇怪怪的。”

  

  哦好吧。王耀坐到了亚瑟的对面儿,他阻止了英国人准备往绿茶里放奶油的行为,“……绿茶里不能倒奶油。你还记得上周二夜里发生什么了吗?”

  

  英国人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红,自暴自弃地躺在沙发上,以极小的声音回答:“做///爱。”

  

  “然后呢?发生什么特别的了吗?”

  

  “非要说特别……”英国人仔细回想着,“他问我之前的情人名字——说实话他明明都知道,我从来没有隐瞒过。”

  

  王耀肃然起敬:“年轻人的情趣。”

  

  “那天晚上他问这个问题就很反常了——尤其是我说安东尼奥的时候。”英国人一顿,“嘶,安东尼奥,他最近是不是又什么地方惹佩德罗了,这样糟糕的兄弟关系我还是很有体会的。”

  

  哦你的情人。相当清心寡欲的中国人早对英国够写好几套言情小说的情史有所耳闻,所以他并没有惊讶到哪里去,“我说为什么今天会议佩德罗一副想要揍安东尼奥的样子。”

  

  “我也发现了,虽然我私心也很想揍安东尼奥,但是最近他家对于脱欧采取的措施让我不得不保持理智,你知道我看到西班牙给出的对策时我甚至怀疑这个国家别是另有所图,这么好心——”

  

  “说佩德罗,我亲爱的柯克兰先生。”

  

  “抱歉。总之我是对眼下没有对策了。”

  

  “你们是吵架了吗?”王耀觉得佩德罗不是会和恋人吵架的类型。

  

  英国人又抿起了茶杯。“不没有,事实上我们两个根本吵不起来,过日子哪儿又不吵架的呢?然而过日子就是有不吵架的,我们太熟悉了,我倒希望吵一吵好了解我这个盟友脑子里偶尔会想什么我不知道的。”

  

  “老夫老妻了怎么吵得起来。”王耀看亚瑟挑起了一边的眉毛,他喝了口茶好让自己别笑出来,“我是说…你们上一次这个样子是怎么解决的。”

  

  上一次?亚瑟•柯克兰觉得王耀问了个好问题,他是真的想了好一阵子,“三百年前?或者两百年前?反正很久了。”

  

  王耀不知道该摆出什么表情,“看来你们是真的吵不起来,那么那次是为什么冷战?”

  

  “1650年封锁里斯本那次,冷…不,热战了四年。”

  

  “可你们在1653年还加强了同盟关系——更何况那次根本不是你们两个的私人问题。”

  

  “我看到你查百度了,王耀。”亚瑟•柯克兰把自己的头发揉的更乱,“所以说我不记得我们两个有冷战的时候,如果排除所有国家因素的话。”

  

  很好。这确实是个难题。不知道为什么冷战、想不起来之前有过冷战,就算是亚瑟•柯克兰去低个头也没个低头的理由,王耀第一次觉得感情问题这么难办,其实他有想到最简单的方法,他眨眨眼,看着对面苦大仇深的英国人:“我家有句话,床头打架床尾和。”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耀。”亚瑟•柯克兰哭笑不得,他确实想过这个方法,不过最近他们都该死的忙,忙到头都快掉了,他现在就要困死了,“比起这个,你介意我睡几分钟吗,该死的法案,我怀疑他这辈子都没办法通过了。”

  

  “你随意。”王耀站起来,成天勾心斗角的国外他看着都累。而得到允许的亚瑟•柯克兰便珍惜时间地直接歪头靠到沙发上小睡,中国人放轻脚步从隔壁房间取来了毛毯,他敢保证全程没有三分钟,可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内,葡萄牙坐到了亚瑟•柯克兰身边,后者已经睡着了。他看着刚才的话题中心低头吻了吻亚瑟的皱着的眉心,像是得到什么安慰,英国人在这一吻后舒展开来,似乎无意识的朝热源蹭过去。佩德罗接过王耀递来的薄毯,小心翼翼地给最近劳心劳力的恋人掖上。

  

  王耀又走了出去,他死活看不出来这是冷战的反应。

  

  “怎么了,先生?”路过的澳门好心关怀。

  

  “没什么,只是突然觉得英国和葡萄牙冷战都这么亮。”

  

  什么?澳门停下脚步,“他们两个根本没有冷战啊,英国先生上楼前还在电梯里和葡萄牙先生接了吻。”

  

  ——所以说欧洲国家才对他们两个爱理不理吗。

  

  艹。

  王耀突然明白亚瑟刚才不断抿茶杯的紧张行为是怎么回事了 。

  

  

  

————


lof排版给我爬


花橼大西洋蹦迪
香料六十分。 好了我可以开始我...

香料六十分。

好了我可以开始我的英伊比和伊比利亚的点文了

香料六十分。

好了我可以开始我的英伊比和伊比利亚的点文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