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葡萄牙

7379浏览    21033参与
LENSINK
波尔图最美火车站🇵🇹

波尔图最美火车站🇵🇹

波尔图最美火车站🇵🇹

接全职生贺组‖踏月留香

#带着文州出去玩#第二期来了!


这次重点有欧洲最西der罗卡角以及世纪烂尾楼神圣家族大教堂orz

#带着文州出去玩#第二期来了!


这次重点有欧洲最西der罗卡角以及世纪烂尾楼神圣家族大教堂orz

黎布莱尔
不过就是换了个地方写论文嘛

不过就是换了个地方写论文嘛

不过就是换了个地方写论文嘛

东哥视界 SU |PHOTOGRAPHY

【组图9张】Óbidos,第一印象就是一如葡萄牙的其他小城镇一样的干净!一个地方和一户人家的干净程度,必然反映了其成员间的和谐幸福程度。奥比都斯是葡国最美的中世纪风情的小城之一,也再一次证明欧洲的中世纪除了宗教弄出的黑暗,也依然强烈的透出中世纪的人们对家族荣耀、骁勇善战和崇尚自然的执着追求。小镇整体就是一个古堡,城墙围着依山而建,从山顶城堡望下去便是沃野千里。一路拾级而上,天也时晴时雨,转眼就到夏至,今年葡萄牙的夏天不是问有多热,而是问还打算冷多久[奸笑]

【组图9张】Óbidos,第一印象就是一如葡萄牙的其他小城镇一样的干净!一个地方和一户人家的干净程度,必然反映了其成员间的和谐幸福程度。奥比都斯是葡国最美的中世纪风情的小城之一,也再一次证明欧洲的中世纪除了宗教弄出的黑暗,也依然强烈的透出中世纪的人们对家族荣耀、骁勇善战和崇尚自然的执着追求。小镇整体就是一个古堡,城墙围着依山而建,从山顶城堡望下去便是沃野千里。一路拾级而上,天也时晴时雨,转眼就到夏至,今年葡萄牙的夏天不是问有多热,而是问还打算冷多久[奸笑]

Monika GER48

葡萄牙瓷砖与中国青花瓷

(图片由po主拍摄)

早在13世纪,葡萄牙人就喜欢用瓷砖做装饰,葡萄牙瓷砖Azulejo来自阿拉伯语,意为“被打磨的石头”。16世纪初,葡萄牙的船队通过达伽马开辟的新路线,最终到达中国。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17世纪的时候,葡萄牙流行蓝白色的瓷砖图案,据说灵感来自青花瓷。

如今,在葡萄牙大街小巷,从宫殿、博物馆、火车站,到贝伦蛋挞和茶杯,随处可见这种蓝白色的图案。

葡萄牙瓷砖与中国青花瓷

(图片由po主拍摄)

早在13世纪,葡萄牙人就喜欢用瓷砖做装饰,葡萄牙瓷砖Azulejo来自阿拉伯语,意为“被打磨的石头”。16世纪初,葡萄牙的船队通过达伽马开辟的新路线,最终到达中国。受到中国文化的影响,17世纪的时候,葡萄牙流行蓝白色的瓷砖图案,据说灵感来自青花瓷。

如今,在葡萄牙大街小巷,从宫殿、博物馆、火车站,到贝伦蛋挞和茶杯,随处可见这种蓝白色的图案。

接全职生贺组‖踏月留香

这几天带文州出去玩୧((〃•̀ꇴ•〃))૭⁺✧最后一p是喻黄qwqqqqqqqqq记录了西班牙的萨拉曼卡/塞哥维亚和葡萄牙的波尔图的一些风景orz

这几天带文州出去玩୧((〃•̀ꇴ•〃))૭⁺✧最后一p是喻黄qwqqqqqqqqq记录了西班牙的萨拉曼卡/塞哥维亚和葡萄牙的波尔图的一些风景orz

Monika GER48

葡萄牙中世纪节日的B站视频

拍摄 by po主

简介:

此中世纪节日的主题是葡萄牙历代王室的历史,每年讲述的君主都不同。今年主题是14世纪末勃艮第王室最后一任国王费尔南都的故事,从下午到凌晨,小镇的每个角落都可能会上演大大小小的各种表演,展现费尔南都国王时期从王贵到平民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

葡萄牙中世纪节日之阿维什骑士团与医院骑士团 (点击B站链接)

情节介绍:阿维什骑士团是葡萄牙专属骑士团,而医院骑士团成立于耶路撒冷,后来总部转移到罗德岛,在欧洲各国都有军队。葡萄牙王后出身卡斯蒂利亚(西班牙)王室,暗中策划西班牙吞并葡萄牙的阴谋,命令医院骑士团逮捕葡萄牙王位继承人阿维什大...

葡萄牙中世纪节日的B站视频

拍摄 by po主

简介:

此中世纪节日的主题是葡萄牙历代王室的历史,每年讲述的君主都不同。今年主题是14世纪末勃艮第王室最后一任国王费尔南都的故事,从下午到凌晨,小镇的每个角落都可能会上演大大小小的各种表演,展现费尔南都国王时期从王贵到平民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

葡萄牙中世纪节日之阿维什骑士团与医院骑士团 (点击B站链接)

情节介绍:阿维什骑士团是葡萄牙专属骑士团,而医院骑士团成立于耶路撒冷,后来总部转移到罗德岛,在欧洲各国都有军队。葡萄牙王后出身卡斯蒂利亚(西班牙)王室,暗中策划西班牙吞并葡萄牙的阴谋,命令医院骑士团逮捕葡萄牙王位继承人阿维什大团长。阿维什骑士团与医院骑士团打起来,可是阿维什大团长阻止自家骑士团作战,让医院骑士团抓走。

葡萄牙中世纪节日之王国之花 (点击B站链接)

情节:费尔南都国王与王后相恋并结婚,不料王后背叛了他,给他下毒。

葡萄牙中世纪节日之费尔南都国王的战斗 (点击B站链接)

情节:费尔南都国王在医院骑士团的帮助下,先后击退入侵葡萄牙的英国和卡斯蒂利亚(西班牙)。不久后国王病逝,阿维什大团长约翰继承王位,开启阿维什家族的统治。

Monika GER48

伊比利亚人


葡哥家的中世纪节日照片精选

葡哥家的美人比德国的多很多,以后再也不说葡萄牙人丑了||||||||

伊比利亚人


葡哥家的中世纪节日照片精选

葡哥家的美人比德国的多很多,以后再也不说葡萄牙人丑了||||||||

倾城一时只为搏你一笑

Sua culpa.(她的罪)(一)

(这里的西葡是葡姐,但葡姐是女扮男装,男装叫佩德罗。)


  我站在KTV包厢外,靠在墙壁上,目光不时瞟向远处。


  烟草味,酒精和女人的尖叫构成了这混乱又狭小的世界。


  我叫克里斯蒂娜,来自梅塞塔沙漠训练营。


  四年前,我接到了一项任务,将一个跨国贩毒集团剿灭。从此后的四年里,我一直卧底在这个集团中,以男人的身份。


  在这里,我叫佩德罗。


  我点了支烟,夹在指尖,任由烟雾顺风飘走。


  我用了四年的时间爬到了这个集团老大的身边,得到了他的信任。


  在这里的一年,我受的伤和用掉的脑细胞堪比我在训练营的五年。


  卧底真的好累。...

(这里的西葡是葡姐,但葡姐是女扮男装,男装叫佩德罗。)


  我站在KTV包厢外,靠在墙壁上,目光不时瞟向远处。


  烟草味,酒精和女人的尖叫构成了这混乱又狭小的世界。


  我叫克里斯蒂娜,来自梅塞塔沙漠训练营。


  四年前,我接到了一项任务,将一个跨国贩毒集团剿灭。从此后的四年里,我一直卧底在这个集团中,以男人的身份。


  在这里,我叫佩德罗。


  我点了支烟,夹在指尖,任由烟雾顺风飘走。


  我用了四年的时间爬到了这个集团老大的身边,得到了他的信任。


  在这里的一年,我受的伤和用掉的脑细胞堪比我在训练营的五年。


  卧底真的好累。


  之前在反恐都算是小儿科,在这里我还要学会怎么隐藏自己的性别,隐藏自己的真实实力和想着怎么圆话,免得那老大一不开心把我毙了。


  真是比在亚瑟面前说谎话都难。


  按照以前我的性格,直接把那老大掰掉就好,可我这次要从他的手里套出不少的交易情报。


  卧底真的好累。


  最过分的是,老大他的女人还看上了我。


  随时随地揩油那种。


  过分。


  四年前,刚潜进来时,集团里的几个最低等级的毒贩带我去了窑子。


  真的是在逛窑子。


  他们几个左搂右抱,只有我弱小可怜又无助地坐在沙发上喝果汁。


  他们看到我默不作声的模样,开玩笑问我是不是萎。


  呵,男人。


  我廉洁自爱不行吗,主要还是我没那根东西。


  他们看我不说话,停止了大笑,扔下女人,有些慌忙,告诉我还有救什么的。


  好兄弟。几年后我一定把你们亲自送进监狱。


  但没过多久,他们就不见了。


  在一次交易中,警察突然出现,这次交易是他们负责的,我当时本来也应该参加的,但我那时有事。这次交易出了意外,为了保证秘密不被泄露,他们几个就被灭了口。


  那时我在濠镜的赌场修养,我接到的其中一个人的电话,他告诉我,


  “快点逃。”


  那几个人啊,都是因为没钱才回去做这种事。


  普通人怎么可能会冒着生命危险去贩毒啊?


  我不顾濠镜的阻拦,开车到我们临时租的房子里。


  血味,硝烟味和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


  瞧,他们死了。


  就像曾经我在沙漠里杀死的狼一样,一动不动地躺着,喘着粗气,等待着剥皮割肉。


  什么狼啊,不过就是最底层的狗。


  连反抗都做不到,只能任由人宰割的狗啊。


  我眯着眼,逆着光端详那个持枪的男人。


  我好生气啊。


  “你想怎么死?”


  我蹲下来,合上死人的眼,满不在乎一手的血污,将遮眼的头发撩开,对上对方的眼。


  他是一匹狼。


  黑暗中闪烁的绿色眼睛,充满着杀机。


  好巧啊,我也是头狼。


  一头刚刚失去同伴的孤狼。


  “呵。”


  我听到他哼笑一声,随后便听见枪套打开又合上的声音。


  他把枪收了起来。


  “你很有意思,我觉得你和我是同类。”他语气轻快,一步一步走到灯下。


  昏暗的灯光照在他的脸上,同我一样栗色发和绿色眼睛。


  “他应该会很欣赏你的。”


  那个他就是老大,我也依靠这件事,越过一大步,打入集团内部。


  我明白了亚瑟对我说的贩毒集团的真正面目,甚至比训练营还恐怖的原因了。


  我就是踩着“同伴”的尸体,上去的啊。


  这就是我和安东尼奥第一次的碰面,很不愉快。


  在组织里,安东尼奥是老大身边的人,几乎老大知道的事,他都知道。


  但他被所有人喊做卡里埃多,他只让我一个人喊他叫安东尼奥。


  我问他为什么。


  他说他很喜欢我,说我声音好听,喊他这个名字很好听。


  你怎么还没死啊,混蛋。


  我吸了口烟,然后缓缓吐出一个烟圈,目光落在走廊的尽头,随后转头看向出口处。


  那里在进行一场小交易,而我要做的就是提防警察。


  比起之前的海轮交易来说,这种交易简直就是小孩子过家家,但最烦的就是警察的围剿。


  外套口袋中的手机振动了几下,有人给我发了消息,大概就是里面的人问我有没有可疑的人。


  有什么可疑的人啊?宝贝。你不就是吗?


  我发过去两个字,没有。


  然后想了想,问他们什么时候好,我想去上厕所。


  扯蛋,我只是不想再听我后面包厢里的人唱歌而已。


  什么廉价KTV连隔音都做不好。


  下次带亚瑟他们唱歌,一定要去挑个隔音好的,他们喝完酒什么事都能做出来。


  或许是因为我是老大身边的人,他们不敢怠慢,对我说话也很客气。


  那人说,很快就出来。


  我深深吸了口烟,翻了一下手机的显示屏,才发现安东尼奥给我发了条短信。


  “我听说,你这次检查的是几小包子的牙签,但里面貌似有钻石。我觉得有些不对劲,小心点。”


  是了,不太对劲。


  明明是一个小交易,交易的是牙签,却让我来看点。


  但钻石这种质量高的毒品一般不会出现在这种小交易上,除非有人私藏。


  或许老大真的意识到了什么。


  而且包厢里的几个人我也见过,都是组织外部的成员……


  “咔嚓——”


  一声猛烈的关门声把我惊醒,手机再次响起,一条短信发了过来。


  “老大刚才让我检查了货,少了几小包子的钻石。”


  短信刚发过来,包厢里传来一阵糟乱。


  看来交易里面有卧底。


  我听到楼梯口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看来是真的应验我的直觉了。


  果然女人的直觉很准。


  我也算明白了老大把我调过来的原因。


  交易里有卧底,交易里也有私货。


  这里是四楼,在交易前我就已经把地形勘察了一遍。


  警察现在在楼梯口,我一定是不能出去的,但从四楼包厢的厕所窗户里可以出去。


  我想着,反手打开一个空包厢,从里面卫生间的窗户翻出,顺着水管爬到尽头包厢的厕所窗口,轻轻打开窗户,进去。


  感谢亚瑟对我的严格要求,让我如此优秀。


  包厢里交易的是四个人。


  其中有两个警察。


  看到那两个毒贩被压制的场景,我不禁感叹这个贩毒集团的未来。


  笑还是要笑的,活还是要认真干的。


  包厢的门应该是从里面反锁了,外面的警察应该也很快就会赶到。


  主要的是,我还不能被警察抓住。也不能误伤同行。


  卧底真的好累。


  我蹲着,从厕所的死角看到了货的位置。


  一边思考,一边手就动了起来。


  我将手机顺着地板扔进包厢里,包厢很大,普通人反应的速度足够我的行动。


  手机顺着地板碰到墙上发出的声音吸引了他们,随后手机的音乐准时打开发出一阵混乱的声音。


  这是我特地为了保险起见录的声音。


  用来遮挡我的行动声音。


  普通人的反应跟不上我的速度。


  梅塞塔沙漠训练营的特种兵可是连子弹都能躲过的。


  只可惜了有一个猪队友。


  “佩德罗!救我!”


  在我从厕所的出来的一瞬间,一个眼尖的毒贩看到了我,并大声喊出了我的名字,成功把那两个警察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该死。


  还好货还是放在手提箱里的。


  我连忙提着箱子转身回奔。


  “咔嚓。”


  我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随后便是右肩的一震。


  灼热感和刺痛。


  久违了的感觉。


  痛的差点让我脱口骂娘。


  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向前倾倒,右臂发麻得痛。


  真香。


  我脑子里突然想起来这两个字。


  我左手撑着窗户,翻过去,跳到建筑外的凸起上,一路向下,跑进闹市的街道。


  大概兜兜转转了半小时,我甩掉了警察。


  子弹镶进身体里的感觉真的不好,我内衬的白衬衫已经被血染红了一半,再不快点回去,我迟早要失血过多而死。


  可惜手机已经被我扔掉了。


  我的头有点晕,枪伤在右肩,没办法做暂时的应急处理。


  只能看看有没有好心人愿意救我了。


  我坐在一堆的废弃物旁边,装着毒品箱子被我放在身旁。


  倘若在以前,即使面对野兽的群攻,我也没有放弃一丝生的欲望,而现在我干脆在等别人救我。


  感觉这四年时间让我变了好多。


  主要还是怪安东尼奥,他简直让我依赖的不得了。

  

  一开始,因为那件事我不喜欢他,他却主动靠近我。


  在我干活时,对我的指点了不少,也告诉我不少关于老大的事。


  如果我是个男人,我一定会很反感他。


  但我是个女人。


  即使我再强大,我还是个女人。


  我有着女人该有的善良和对男人的感觉。


  好吧,我承认我有一点点喜欢安东尼奥。


  一个阳光帅气的男人谁不喜欢,只可惜他曾经让我看到了他的真正的嘴脸。


  一个披着羊皮的狼。


  三年里,我不止一次见到过他的凶狠和残忍,但我还是被他吸引了。


  我有几次甚至怀疑他知道我是个女人的事,和我是卧底的事。


  他隐藏的太好了。


  如果在四年前,我说不定能和他打个平手。


  但现在的我已经退化了,曾经梅塞塔训练营的我连子弹都能躲过,现在只能说句真香。


  我迷迷糊糊中,仿佛听到了安东尼奥的声音。


  真是在做梦,他怎么能找得到我,我自己都不一定能从这个闹市里绕出去。


  我感到我被谁抱起。


  失血过多已经让我大脑出现幻觉了吗?


  可那真的是一个温暖的抱。


  如果是有人真的把我抱起来了。


  我希望是安东尼奥。


  完了,真的栽了进去。


  ·TBC·


  克里斯蒂娜。身高175cm,体重55kg。葡姐长的很英气,男装不是问题。如果想杠葡姐为什么四年没被发现是个女孩子,那请告诉我花木兰从军这么多年,怎么也没被发现。上面写了葡姐在澳门赌场修养是经期。葡姐是靠着王家的地位进入集团的,老王一如既往的很屌。一般葡姐经期会到澳门赌场修养,快快乐乐地做回小女孩。小澳小时候被葡姐救了,但葡姐因此受了伤。几年后葡姐被老王和英sir从非洲(划掉)召回,接到这个任务。老王一如既往的黑白道通吃,这个组织之前损害过老王的利益,被老王记了仇,而葡姐同意接这个任务一部分也是因为自己家庭的原因。总之后面会写。


哈默林

罗卡角

——Onde a terra a caba e o mar começa

       “大陆的尽头,海洋的开始”

峭壁圈起海湾,云从天空沉下,在山外筑起北境长城。视野的一半是翻滚的绿,一半是无垠的蓝。话语都被海浪吹碎,被狂乱的气流卷起沙砾剥夺感官的清晰。人们依靠着站立于乱石之间,眯眼望向汪洋的不明处。

——Onde a terra a caba e o mar começa

       “大陆的尽头,海洋的开始”

峭壁圈起海湾,云从天空沉下,在山外筑起北境长城。视野的一半是翻滚的绿,一半是无垠的蓝。话语都被海浪吹碎,被狂乱的气流卷起沙砾剥夺感官的清晰。人们依靠着站立于乱石之间,眯眼望向汪洋的不明处。

倾城一时只为搏你一笑

Meu Criminoso.(我的罪)一

  “我们从来都没有错。”


  “所有的一切都是原罪。”


  “你我皆是棋盘里的棋子,只是我们的所代表的颜色不同。”


  “醒来吧,卡尔·莱因恩。”


  佩德罗从噩梦中惊醒,恍惚间定下神,发现自己已经趴在桌上睡了很久了,双臂都因为长时间的枕压而发麻。


  冷汗浸湿了洗澡前刚换下的新衬衫,皱巴巴的沾在身上让佩德罗十分难受。


  “……该死。”


  一直处于待机状态中的大脑突然回想起睡前正在处理的工作,现在他亲爱的助手已经黑屏了。


  像这种携带式笔记本电脑需要充电,但佩德罗就像有些人对待还有百分之二十电量的手机一样,心想玩一会再去充电...

  “我们从来都没有错。”


  “所有的一切都是原罪。”


  “你我皆是棋盘里的棋子,只是我们的所代表的颜色不同。”


  “醒来吧,卡尔·莱因恩。”


  佩德罗从噩梦中惊醒,恍惚间定下神,发现自己已经趴在桌上睡了很久了,双臂都因为长时间的枕压而发麻。


  冷汗浸湿了洗澡前刚换下的新衬衫,皱巴巴的沾在身上让佩德罗十分难受。


  “……该死。”


  一直处于待机状态中的大脑突然回想起睡前正在处理的工作,现在他亲爱的助手已经黑屏了。


  像这种携带式笔记本电脑需要充电,但佩德罗就像有些人对待还有百分之二十电量的手机一样,心想玩一会再去充电。


  然后它总能光荣关机。


  也许是已经习惯这种事,佩德罗也就养成了一个经常把视频备注的习惯。


  哦,对了。佩德罗是一个剪辑师。


  一个电影剪辑师。


  平时也接一些广告的单子来混口饭吃。


  咖啡机里的咖啡已经凉透了,黑壳的机器一闪一闪地亮着红灯,闪得佩德罗眼花。


  “哈……正好可以喝冰咖啡了。”


  半天,佩德罗轻笑一声,自我安慰着。


  话说着,还是把凉掉的咖啡倒进下水道。


  由于长时间的饮食不规范,他的胃已经受不住这种凉掉的咖啡了。


  主要还是在两天没吃饭的情况下。


  冰箱里空空一片,只有几罐啤酒孤零零的呆在里面。翻箱倒柜了半天,终于在厨房的橱柜上发现了包装完好的面包。


  倒不是他没钱的缘故,主要是这段时间为了赶“作业”,已经快一星期没出门了。


  将面包放进微波炉加热,速食食品的优点在此时展现出来了——快速填饱饥饿的肚子。…


  说实话,他是饿醒的。


  但为了自己的健康,佩德罗还是忍住了直接撕开包装狼吞虎咽将面包吃下去的想法,冰冷的食物对胃很不好。


  一个几天不吃饭的人还能考虑到伤胃,这很矛盾。


  但他不吃饭纯属是因为忘记了,他需要忙碌的工作来麻痹自己。


  他不是一个工作狂,但他需要用工作来麻痹掉不愉快的过去,麻痹掉存在着的饥饿感,麻痹掉最真实的自己。


  在吃完久别的一餐后,佩德罗回到了卧室,将备份优盘插入电脑中,开始了最后一段的工作。


  这次的工作是给一家口碑比较不错的化妆品公司的广告进行剪辑,广告的代言人是现在当红男星——安东尼奥。


  听说今年刚夺下了影帝之位。


  佩德罗捏起手边的眼镜,试图回忆起关于这个明星的背景。


  父母都是演员,安东尼奥从小也就被父母培养成了演员。从小便展现出他天才般的演技,但再火在那时也只是个童星,真正火起来大概在七年前。


  七年前……


  佩德罗紧紧闭上了眼,摇了摇头,尝试将那些混乱的东西挤出脑袋。


  七年前,太痛苦了。


  他的指尖在颤抖,但仍固执地伸向键盘。


  只有忙起来,我才能忘记这些。


  绿色的幽潭下隐藏着阴霾,不似它表面的璀璨。


  “亚瑟,什么事?”


  在工作完成后,刚刚发给那个化妆品公司,放桌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来电的是他的好友,亚瑟·柯克兰。


  “现在我有一个电影缺个剪辑师。有兴趣吗?”对方清冷的声音响起,让佩德罗心头一颤。


  大概多久没和旧友聊天了?


  一个星期,一个月,还是一年?


  佩德罗没有立刻回复他,而是从椅子上站起来,环顾着自己的“世界”。


  所有的一切都熟悉而又陌生。


  他似乎已经逃避的太久了。


  “佩德罗,已经十年了。”


  是啊,已经十年了,他仍记得曾经那个自信开朗的演员对刚入行的导演的承诺。


  十年前的那个承诺,足够将自己缝补了七年的伤口再次撕开。


  “好……”


  佩德罗闭上了眼,声音颤抖着。


  “我去当你的剪辑师,一切都按老样子办。你来接我。”


  即使知道亚瑟的话是个幌子,他也要去同意。


  就像七年前,躲不掉的,所以他选择了逃避。


  而在现在,他躲不掉了,还不如去面对一次。


  .


  TBC


  .


因为开学了,我的月假结束了,我又回合肥了(我想回家嘤嘤嘤)。

这篇文的质量应该蛮高的吧……?但我没整体修改,你们先看看,等星期天发手机我再改。

以后就周更好了,对我这个鸽子来说,其实是个挺难的挑战。

而且这篇算中长篇。

觉得好,多夸夸我这个有虚荣心的女人吧。buni

就像一些作家写的那样吧?作家手下的人物反应的恰恰就是作家本人的心里。这篇的佩德罗的一些心里有些像我,比如说忙起来就不会想起痛苦的事,很像我刚来合肥,差点因为闲下来的胡思乱想哭掉什么的。

感觉我写的葡哥总是那种小犹豫,但感觉写起来超棒啊buni

佩德罗在这篇里面是非常非常矛盾的,所以不要细入orz(感谢葡哥为我背锅)

算了我就是个小文渣,说这么多也写不好buni

好了好了,废话不说了,我马上收手机了,拜拜,下周见。


H龙仔H
费尔盖拉什灯塔,位于葡萄牙,奥...

费尔盖拉什灯塔,位于葡萄牙,奥波托。
Marco Nuno Faria

费尔盖拉什灯塔,位于葡萄牙,奥波托。
Marco Nuno Faria

Do what you love
20180213 葡萄牙 波尔...

20180213

葡萄牙 波尔图

人不都是自私的  

但自私的人比较幸福


20180213

葡萄牙 波尔图

人不都是自私的  

但自私的人比较幸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