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葬仪屋

14.3万浏览    1069参与
。

『黑执事』凡多姆家主与棺材铺不得不说的故事①

―是文葬文向

―初试水

位于伦敦东区街角的棺材铺常年不被阳光所眷顾、同样的,月光女神也弃它于不顾,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皆笼罩在浓郁的死之气下。人类对未知向来抱有或多或少的恐惧,即使是穿过叶片照耀在青石上却通往远处深林的阳光也会被他们所恐惧,更何况是堆积一向被人们所惧怕的尸体之处呢?

因此,即使是最为大胆的流氓匪徒也不敢去冒犯、去侵占,生怕为自己招惹来了不幸。――当然,这并不是他们所不敢去招惹的主要原因。

说到这棺材铺就不得不提及它的主人。

它的经营者是一位常年穿着黑袍的男人。尽管身处棺材铺却有着与之不符的银灰色长发,是在这黑色覆盖的土地上唯一的亮色。――噢对,当然了,照明所需要的东西...

―是文葬文向

―初试水

位于伦敦东区街角的棺材铺常年不被阳光所眷顾、同样的,月光女神也弃它于不顾,无论是白天、还是夜晚皆笼罩在浓郁的死之气下。人类对未知向来抱有或多或少的恐惧,即使是穿过叶片照耀在青石上却通往远处深林的阳光也会被他们所恐惧,更何况是堆积一向被人们所惧怕的尸体之处呢?

因此,即使是最为大胆的流氓匪徒也不敢去冒犯、去侵占,生怕为自己招惹来了不幸。――当然,这并不是他们所不敢去招惹的主要原因。

说到这棺材铺就不得不提及它的主人。

它的经营者是一位常年穿着黑袍的男人。尽管身处棺材铺却有着与之不符的银灰色长发,是在这黑色覆盖的土地上唯一的亮色。――噢对,当然了,照明所需要的东西也用,可那些幽蓝的烛光在其他人看来无异于从尸体上冒出来的鬼火。没有人知道他是如何将象征光明的火焰侵染成这副冷漠冰寒的色泽。话虽如此,但除了这点却无任何地方不与棺材铺相处融洽,他那怪异的笑声和长长的指甲时常被与他居住在同一片区域的人们诟病。理由?――这混乱的时代所构造出的社会荒唐而充满暴戾。随便一个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足以让他们对无辜者大打出手。

那么,这位棺材铺古怪的主人为何没有遭到暴徒的毒手呢?不知情的人们将它归于不时出现在棺材铺门前的贵族身上――那些居住在繁华世界的、伦敦西区的人,那些拥有无尽财富和势力的人、那些身着华丽服饰的贵族绅士女士身上。

――不,这只是一部分原因,身处黑色的他们更能了解在这披着繁华皮囊的、光怪陆离的伦敦之下的黑暗面,那些隐于华贵礼裙精致糕点之下的腐朽骨骸。而凡多姆的威名响彻整个黑暗世界,他们曾有幸见到那位笑容和煦,却手段果断残忍的家主――身处贫民窟的他们自然没有见过那个小小年纪就统领整个黑暗世界的家主,却可以从旁人口中了解一二。

他们听见了,那位被他们所排斥的、所厌烦的古怪棺材铺老板如此叫他:

“凡多姆海恩的家主来找小生所为何事?”

北楠谂

【葬夏】小小车⑦



葬仪屋Ⅹ啵酱


之前本来可以早更的,主要是三次有事情,有一次稿打好了,手机被砸了,那稿就没了,本谂也有点拖延症,拖更好久了,稿在纸上写好了,可是我母上大人把手机没了,我拿不到手机,所以拖更了,以后可能也没有很多时间更了,(但是我尽量找时间拿到手机更的)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对不起!【鞠躬90度】


正文:


啵酱终于在女王陛下的‘关切问候

’中脱离了出来。


  “呼——,女王陛下果然是疑心我了,这次事情看来得快速处理。”啵酱走在长长的走廊上赛巴斯在伯爵身后跟随。“少爷,请问女王陛下赐的那位,您该怎么处理?”“明知故问,肯定不能把他撵走,而且他还死不了,先把他安顿在府里...



葬仪屋Ⅹ啵酱


之前本来可以早更的,主要是三次有事情,有一次稿打好了,手机被砸了,那稿就没了,本谂也有点拖延症,拖更好久了,稿在纸上写好了,可是我母上大人把手机没了,我拿不到手机,所以拖更了,以后可能也没有很多时间更了,(但是我尽量找时间拿到手机更的)在这里向大家道歉,对不起!【鞠躬90度】






正文:



啵酱终于在女王陛下的‘关切问候

’中脱离了出来。


  “呼——,女王陛下果然是疑心我了,这次事情看来得快速处理。”啵酱走在长长的走廊上赛巴斯在伯爵身后跟随。“少爷,请问女王陛下赐的那位,您该怎么处理?”“明知故问,肯定不能把他撵走,而且他还死不了,先把他安顿在府里”“Yes, My lord.”


  啵酱回到换衣间,一个黑影快速掠了进来,双手一推把赛巴斯关在了门外。“谁!”啵酱转身,警惕的望着周围,“伯爵,是小生呀。”听见是熟悉的声音,啵酱才慢慢的转向声源处。“亲爱的伯爵,请小生为您更衣,作为以后您的仆人,这点事情是要学会去做的,而且您也要学会适应呢~”


  啵酱:“哈?”


  话落,葬仪屋靠近,在啵酱呆愣的瞬间,解下了几枚扣子。回过神的伯爵,立马推开了面前正在自己胸前作祟的人,还退了几步。“葬...葬仪屋,你干什么...”“小生在履行作为仆人的职责。”葬仪屋现在恭敬的态度仿佛刚才那解扣子的事与他无关。“不...不用了,这件事不用你操心,赛巴斯呢?”“执事大人啊,他正在忙呢...”葬仪屋指了指门的方向,门的那边似乎隐隐传来喵咪的叫声。

 

  啵酱:“原来如此...等等,女王的宫殿里怎么可能会有猫出现!”


  “呀呀呀,小生最近和女王提议了一下养猫的事情...”葬仪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似是在观赏房间,眼神到处瞟。“...”啵酱。无奈的,转过身去,说了一句话,门瞬间被打开,赛巴斯出现在门口,身上还没有一丝猫毛。


  葬仪屋就这样在啵酱的命令下,被扔出了门外。

 

“少爷真是狼狈呢,一点都没有看出贵族的风范呢。”被打扰的某执事,带刺。“呵,还不是葬仪屋搞的事情。”啵酱拍拍衣服道。


  门外的敲击声不绝,里面的人似乎没有听到似的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渐渐的,声音减弱直至消失。

 

声音消失,啵酱才打开门,整个脸都黑了。外面有许多在王宫服侍的侍女,侍女们驻足停留,似乎在谈论什么。啵酱低头,葬仪屋坐在地上,双手环抱着自己的腿,垂落下来的长发把脸都遮着没有一丝空隙,整个人硬是缩成了一个,整个人散发出凄凉的气息。


  啵酱:“快把这人给我拎上马车。”

 

  马车上,两人默默无言,这安静,一直持续到马车回到府邸之后。


  啵酱下了车 ,仆人们在门口迎接(因为赛巴斯猫头鹰传信让他们在门口等候,说是有事情公布。)在临近府邸时,葬仪屋就已经显得格外激动,但却异常乖乖的跟在矮小伯爵身后,像一个乖巧的小媳妇...


  “不不不,你在想什么”啵酱摇摇头,将“小媳妇”甩出脑袋。


  “介绍一下,这是葬仪屋,以后就会和大家一起相处了。”啵酱侧身却见某死神已消失不见,只见每个人手上都捧着莫名出现一个包装精致礼物。


  “请大家拆开小生特意准备的见面礼,里面包含了小生对以后在伯爵府邸中生活的向往和以后希望和你们好好朝夕相处的愿望,那么请大家拆开礼物吧!~”葬仪屋双手摆成一个心形,期待的看着他们拆礼物的样子。


  巴尔德(厨师)拆开礼物还没来得及看旁边就传来了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


  梅林(女仆)尖叫着,拆开的礼物盒里赫然放在是一个人的头骨。



  菲尼(园丁)低头看了被自己拆开的礼物,是一个人的脊柱,菲尼没有感到丝毫的害怕,反而单手举起脊柱,问:“这是给我浇花的是吗?谢谢你!我很喜欢。”


  梅林一脸惊讶并颤抖着看着菲尼。


  巴尔德看了礼物盒,一只手骨...(梅林:啊啊啊,这个世界好可怕。)“这给我铲菜?巴尔德晃着手骨问。“对啊,这样不就可以更大面积的铲菜了吗?

”葬仪屋双手合十,一副你懂我的样子。

 

  田中捧着一个带着古朴花纹的茶杯对着众人笑。


  梅林:“我们的礼物怎么就这么不正常呢...”


  “伯爵的礼物,小生在晚上给您一个大惊喜。”葬仪屋笑着还开心的在原地转了几圈。“啊,对了执事大人的礼物啊,小生私下给您,毕竟也是个惊喜呢~”“在下不胜荣幸。”执事优雅道谢,葬仪屋眼里阴霾可却转瞬即逝。


  “好了,大家先散了,赛巴斯,去给葬仪屋整理一个房间。”啵酱挠挠头,吩咐完后,便径直向书房走去。


Demon!Ciel

此处商业互吹大法好
(严格来讲应该是“互埋彩蛋”)

此处商业互吹大法好
(严格来讲应该是“互埋彩蛋”)

是蠢剑呀_

#黑执事##Black Ministers##葬仪屋##死神##undertaker##葬葬##cosplay#

『Paint      ·     Roses』

         ——亡霊の声を聞く……

      出镜:蠢剑(我自己)
      摄影:御用
     ...

#黑执事##Black Ministers##葬仪屋##死神##undertaker##葬葬##cosplay#

『Paint      ·     Roses』

         ——亡霊の声を聞く……

      出镜:蠢剑(我自己)
      摄影:御用
      后期:彡氺

岳阳这大风吹死我了……趁着天冷文化节院里第一心情愉悦发个葬仪屋的正片吧⁽⁽꜀(:3꜂ ꜆)꜄⁾⁾

Demon!Ciel
老前辈的手写体,这个算不算好看...

老前辈的手写体,这个算不算好看啊😂

老前辈的手写体,这个算不算好看啊😂

染.

【葬克】4.那个死神,工作

*私设有

*时间线为葬仪屋尚未退休

*葬克向he

【以上ok?go↓】


伦敦——这个美丽的城市即使到了夜晚也透着神秘的气息。


葬仪屋慵懒的站在屋顶上,少有的穿着黑色风衣,如瀑的长发被梳成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高马尾,​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正翻看着今日份的灵魂回收簿。


"啧啧,今天夜晚需要回收的可悲灵魂居然比平常多了一百个~真是伤脑筋呢…"​


葬仪屋暗自嘟囔着,从衣夹中翻出眼镜戴上,挥动着冒着莹绿光芒的死神镰刀,足尖轻轻发力,便如羽毛一般轻盈的赶到下一个灵魂回收地,他嘴角勾起,一本正经的样子与平时那个银发怪人判若两人​。


"作为死神的典范,没办法,只...

*私设有

*时间线为葬仪屋尚未退休

*葬克向he

【以上ok?go↓】


伦敦——这个美丽的城市即使到了夜晚也透着神秘的气息。


葬仪屋慵懒的站在屋顶上,少有的穿着黑色风衣,如瀑的长发被梳成了一个干净利落的高马尾,​骨节分明的白皙手指正翻看着今日份的灵魂回收簿。



"啧啧,今天夜晚需要回收的可悲灵魂居然比平常多了一百个~真是伤脑筋呢…"​



葬仪屋暗自嘟囔着,从衣夹中翻出眼镜戴上,挥动着冒着莹绿光芒的死神镰刀,足尖轻轻发力,便如羽毛一般轻盈的赶到下一个灵魂回收地,他嘴角勾起,一本正经的样子与平时那个银发怪人判若两人​。



"作为死神的典范,没办法,只能完美的完成工作了~"​



身为死神兼英国黑社会的地下情报收集者,葬仪屋的一天也算十分忙碌,白天收集情报,夜晚干着千篇一律的工作,这让他不禁有点儿期待退休生活的到来​。



-夜已过了大半,远处黎明即将破晓​,葬仪屋站在一群贵族别墅的屋顶,嘴里叼着红色印章,嘟囔着说:



"安东尼特.史蒂夫,因脑出血而死亡,备注:无特别备注。"



顺带着在灵魂回收簿上轻快的盖上印章,葬仪屋合上记的满满的小本,疲倦的伸了个懒腰,



“终于结束了~小生也要去休息啦~”​




葬仪屋一跃而下,银发在朝阳的照射下闪着好看的光芒,他心情愉快,丝毫没有注意到不远处贵族花园里灰发的少女朝这边投来的好奇的目光。


tbc.

私心:我想要评论…







麻薯球君
是好久以前的葬仪屋了他真好看…

是好久以前的葬仪屋了
他真好看…

是好久以前的葬仪屋了
他真好看…

Demon!Ciel
关于那个莫名其妙的“葬仪屋的绿...

关于那个莫名其妙的“葬仪屋的绿色眼睛亮起时整个伦敦的死者都会复活”的说法:
实际上原话是《black record》里的“彼の瞳が緑色に光る時、ロンドンの町にまた死体が生まれる——?”
“当他的眼睛发出绿色的光时,伦敦的街区又出现了尸体——?”
应该是表示他对死亡的气息相当敏感的意思。
是个误译问题。

关于那个莫名其妙的“葬仪屋的绿色眼睛亮起时整个伦敦的死者都会复活”的说法:
实际上原话是《black record》里的“彼の瞳が緑色に光る時、ロンドンの町にまた死体が生まれる——?”
“当他的眼睛发出绿色的光时,伦敦的街区又出现了尸体——?”
应该是表示他对死亡的气息相当敏感的意思。
是个误译问题。

Cooper.SL

整理前几年的一些东西,翻到的涂鸦

整理前几年的一些东西,翻到的涂鸦

温良。
非原创非原创非原创 重要的事情...

非原创非原创非原创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个太太画的葬葬,实在太喜欢了就临摹了

非原创非原创非原创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一个太太画的葬葬,实在太喜欢了就临摹了

Demon!Ciel

之前枢娘的投票活动里,阿洛伊斯取得第31名,在漫画角色占绝对优势的竞争中已经相当不凡。

当时参与评选的非漫画角色除阿洛伊斯外,只有多罗塞尔·凯因斯(第48名)、克劳德(第61名)、埃瑞克(第43名)和阿兰(第55名)。

(貌似亚修与安洁拉、布鲁托、玛蒂尔达、汉娜、卢卡都没有参与)。

不过,阿洛伊斯也只拿到16票。塞巴斯酱的4014票和啵酱的3158票确实是压倒性的。

排名第三的葬仪屋,票数就掉到了1284,第四名格雷尔则直接降到了779,可见主仆两人的偶像光辉之强大。

之前枢娘的投票活动里,阿洛伊斯取得第31名,在漫画角色占绝对优势的竞争中已经相当不凡。

当时参与评选的非漫画角色除阿洛伊斯外,只有多罗塞尔·凯因斯(第48名)、克劳德(第61名)、埃瑞克(第43名)和阿兰(第55名)。

(貌似亚修与安洁拉、布鲁托、玛蒂尔达、汉娜、卢卡都没有参与)。

不过,阿洛伊斯也只拿到16票。塞巴斯酱的4014票和啵酱的3158票确实是压倒性的。

排名第三的葬仪屋,票数就掉到了1284,第四名格雷尔则直接降到了779,可见主仆两人的偶像光辉之强大。

Demon!Ciel

不行我有点上头
双倍的女装它不香吗!!!
多好啊!!!
而且这对我是双向的!
一个明骚痴女发情体
一个闷骚温柔黑切粉

不行我有点上头
双倍的女装它不香吗!!!
多好啊!!!
而且这对我是双向的!
一个明骚痴女发情体
一个闷骚温柔黑切粉

小魚仙生

是葬仪屋呀,击中你的心脏了吗?

是葬仪屋呀,击中你的心脏了吗?

惊破霓裳羽衣曲

【黑执事乙女向】当你提出分手

分手吧!当然这只是一个恶作剧!优秀如他们!怎么舍得分手!

时隔几个月后我又会来更文了!


【啵酱】​


「啵酱,分手吧!」​


「哈?你脑子发烧烧坏掉了?我可不记得跟你在一起了。」​


他伏在桌上写着什么,听到你的话之后匆匆瞥了你一眼。他的目光很柔和,与面见其他客人时截然不同。


「……」​


你就知道会是这样,本来想稍微恶作剧一下的。结果少爷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你有些沮丧地低下头。看到你失落的表情,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双手环在胸前靠在椅子上,他看上去有些慌乱,似乎在因为刚才对你说的话而懊恼。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你身上,表现出往日的平静模样。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总得先...

分手吧!当然这只是一个恶作剧!优秀如他们!怎么舍得分手!

时隔几个月后我又会来更文了!


【啵酱】​


「啵酱,分手吧!」​


「哈?你脑子发烧烧坏掉了?我可不记得跟你在一起了。」​


他伏在桌上写着什么,听到你的话之后匆匆瞥了你一眼。他的目光很柔和,与面见其他客人时截然不同。


「……」​


你就知道会是这样,本来想稍微恶作剧一下的。结果少爷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你有些沮丧地低下头。看到你失落的表情,他放下手里的文件,双手环在胸前靠在椅子上,他看上去有些慌乱,似乎在因为刚才对你说的话而懊恼。随后他的目光又落在你身上,表现出往日的平静模样。


「别用这种表情看着我。总得先在一起才能提分手……咳,你别误会!我这么说只是为了让你的说法成立!」​






【老恶魔】​


「亲爱的恶魔先生,我们分手吧。」​


「遵命。」​


他回答的很快,如同平常一样,像是接到了一个平平无奇的命令,也没有半点感情。


「???」​


这真是个失败的恶作剧。你叹气,恶魔可能真的没有心。而他却突然露出笑容,像是看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一样。


「小姐的表情变化还真是有意思。因为我的回答而感到失落了吗?」​


他走到你的身边,弯下身子,优雅却又带着极强的压迫力,棕色的瞳仁渐渐被红色覆盖,他似乎是生气了。


「这并不是个高明的恶作剧。就算恶魔没有心,但是他们也有自己的脾气。别再说出这样让我头疼的话了,明白了吗,我的小姐。」​






【葬葬】​


「老板,我们分手吧。」​


​「这是今天的笑话吗?不好笑哦。」


他的长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你看不到他的表情,但是他的语气明显有些僵。


「小生认为,在一方死亡的情况下,才能叫做分手。死神是不会轻易死亡的,既然如此那不如小生亲自送你上路吧。」


他贴在你的耳畔,黑色的指甲划过你都脖颈,怪异的笑声让你不寒而栗。


「不,不了吧老板!我说着玩的!我还要为社会主义建设添砖加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姑娘把小生的话当真了?那么这样的恶作剧我们就扯平了。」


「小生会找到永远留住小姑娘的方法的。」


他从身后拥住你,如此对你承诺着。







【格子】​


​「格子,我们分手吧。」


他的死神镰刀好像出了点问题,你说话的时候他打开了电锯的开关一直在调试。巨大的杂音使得他根本就没有听清楚你说的话。


「你说什么?」​


他拿着死神镰刀向你露出笑容。你有些不太确定他是真的没听清还是装作没听清了,这诡异的笑容和他手里挥舞的死神镰刀看上去更像是一种警告。


「我……分……分手……」​


「什么?」​


他挥舞着死神镰刀​砍断了一颗树,红色的长发在风中十分飘逸,他的语气听上去像是威胁性地反问。难道他在暗示这就是分手的下场?你咽了一口口水,光速离去,生命可贵,保命要紧。


看着你离开的身影他放下了手里的死神镰刀,满脸疑惑。


「这小丫头话还没说完呢跑什么呢。人家今天可是特地打扮了,也不夸两句再走吗?」​







【查尔斯格雷】


「分手!」


听到你的话后,他放下了手里的食物,用一种观察神秘生物的眼神看着你。


「你确定?」


他反问你,这倒让你开始心虚了。他见你没有回答,便丢给了你一份清单。上面写的是各个贵族名媛的名字以及她们送的礼物。你突然感受到了空前的危机感!不夸张的说,追他的人可能真的会从这里排到法国!


「看完了?再问你一次,真的要分手?」


他又吃起了甜点,自信的微笑着等待你的答复。






【罗纳德】


「我们分手吧,我不想做你女朋友了!」


「我懂了!那就分手吧!」


他倒是一副开心的样子,还笑得特别灿烂,你百思不得其解,分手能这么开心?随后你看见他从怀里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他向你单膝下跪,缓缓打开盒子。格子里的戒指闪闪发光,你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刚好我也厌倦这样了!所以,嫁给我吧,my princess!」



Demon!Ciel

前辈,这些年你发生了什么啊,前辈😂
(严格来讲p1应该是威廉的想象图😂😂😂)

前辈,这些年你发生了什么啊,前辈😂
(严格来讲p1应该是威廉的想象图😂😂😂)

木子易

【黑执事乙女】笼中鸟

葬仪屋

       漆黑的棺材被打开,里面躺着栩栩如生的少女

    “早上好,小姐~”黑衣服的葬仪屋来道早安

    “嘻嘻嘻,昨晚睡得好吗,我亲爱的小姐哟”葬仪屋将你抱起来搂在怀里,下巴搁在你的头上

    “虽然我还是喜欢吵吵闹闹的小姐,但是只有这样的小姐才能留在我的身边啊,果然尸体什么的才是最美丽的,嘻嘻嘻嘻嘻嘻嘻,让小生讲个笑话给小姐吧。”


塞巴斯蒂安...


葬仪屋

       漆黑的棺材被打开,里面躺着栩栩如生的少女

    “早上好,小姐~”黑衣服的葬仪屋来道早安

    “嘻嘻嘻,昨晚睡得好吗,我亲爱的小姐哟”葬仪屋将你抱起来搂在怀里,下巴搁在你的头上

    “虽然我还是喜欢吵吵闹闹的小姐,但是只有这样的小姐才能留在我的身边啊,果然尸体什么的才是最美丽的,嘻嘻嘻嘻嘻嘻嘻,让小生讲个笑话给小姐吧。”

 

塞巴斯蒂安

     “早安,小姐。”黑色的窗帘被拉开,黑色的执事向你道早安

       手上和脚上银色的镣铐终于不再哗啦啦的作响

     “今天的小姐好安静呐,是昨晚没休息好嘛?”恶魔执事端来丰盛的早餐

    “放了我”

    “不行哦~”

      恶魔是不会放过他的猎物的,人类又怎么可能逃出恶魔的牢笼呢。

 

 


祈泷
憨憨日常临摹,是个画渣请轻点喷...

憨憨日常临摹,是个画渣请轻点喷|˛˙꒳​˙)♡

憨憨日常临摹,是个画渣请轻点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