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蒂姆波顿

868浏览    71参与
7102巾巾、
好久没更文字了放一个昨晚在so...

好久没更文字了
放一个昨晚在soul写的梦境
蒂姆波顿风格的梦
写完才发现没办法复制
直接截图吧因为太长了我实在写不动第二遍

好久没更文字了
放一个昨晚在soul写的梦境
蒂姆波顿风格的梦
写完才发现没办法复制
直接截图吧因为太长了我实在写不动第二遍

易辰Lily
机器人男孩 史密斯太太和史密斯...

机器人男孩

史密斯太太和史密斯先生美满幸福,
他们是很平凡很快乐的妻子和丈夫。
那天他们得知了一个好消息,
这消息让史密斯先生欢天喜地。
史密斯太太要当妈了
所以他就要做爸了!
然而他们的喜悦结晶却出了点儿岔
它怎么看怎么不像个人,
它是个机器娃儿!
他既没温度也不惹人疼,
他甚至没肤又没皮
除了冷冰冰、薄怯怯的一层锡,
还有那头上伸出的管子和电线。
他躺在那儿目不转睛
非死亦非生。
唯有接上延长线
插入墙上的电插头,
那一刻他才显得灵气活现。
医生回以轻声细语
“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
听起来实在难以置信。
不过你并非是
这怪小孩的亲生父亲。
你看,连小孩到底是男是女,
到现在依旧扑朔迷离
不过我们认为孩子的亲生父亲,
是一只微波搅拌机。”
从...

机器人男孩

史密斯太太和史密斯先生美满幸福,
他们是很平凡很快乐的妻子和丈夫。
那天他们得知了一个好消息,
这消息让史密斯先生欢天喜地。
史密斯太太要当妈了
所以他就要做爸了!
然而他们的喜悦结晶却出了点儿岔
它怎么看怎么不像个人,
它是个机器娃儿!
他既没温度也不惹人疼,
他甚至没肤又没皮
除了冷冰冰、薄怯怯的一层锡,
还有那头上伸出的管子和电线。
他躺在那儿目不转睛
非死亦非生。
唯有接上延长线
插入墙上的电插头,
那一刻他才显得灵气活现。
医生回以轻声细语
“我接下来要告诉你的事
听起来实在难以置信。
不过你并非是
这怪小孩的亲生父亲。
你看,连小孩到底是男是女,
到现在依旧扑朔迷离
不过我们认为孩子的亲生父亲,
是一只微波搅拌机。”
从此史密斯家的生活,
雪上加霜且鸡犬不宁。
史密斯太太恨她老公,他则恨他老婆。
他永远无法原谅,
老婆背着他暗地私通,而对象竞然会是
厨房的一台电器。

如今机器人男孩,
已长成一位年轻男子。
虽然他老被人错认为是一只垃圾箱。

yuki_Wanluoke

画几张最爱的电影~


依然最最爱的

❤️TIM BURTON&JOHNNY DEEP

画几张最爱的电影~


依然最最爱的

❤️TIM BURTON&JOHNNY DEEP

7102巾巾、

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这是什么绝世小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

辛冶之森

《僵尸新娘》:爱情“见了鬼”


辛冶/文        源于网络/图


这是一个鬼气森森的故事:即将大婚的新郎官误将婚戒戴在了一个枯骨新娘的手上,然后被僵尸新娘连追带吓逼婚还要求见男方父母,造成了人间准新娘家人的误会,最后,善良的僵尸新娘弃权,谋财害命的坏人受到惩罚,历经波折的原配新人终成眷属,嗯……角色设定非常棒,就是剧情有点俗。

总的来说还不错,尤其是表现僵尸新娘优雅飘逸又阴森的月下身姿时,还有她“嘭”地习惯性掉一只眼球、甩丢一只手时,前者有诡异的美,后者是惊吓味儿的笑料,哥特风,重口味,同时又温馨动人,很鲜明的蒂姆·波顿...


辛冶/文        源于网络/图


这是一个鬼气森森的故事:即将大婚的新郎官误将婚戒戴在了一个枯骨新娘的手上,然后被僵尸新娘连追带吓逼婚还要求见男方父母,造成了人间准新娘家人的误会,最后,善良的僵尸新娘弃权,谋财害命的坏人受到惩罚,历经波折的原配新人终成眷属,嗯……角色设定非常棒,就是剧情有点俗。

总的来说还不错,尤其是表现僵尸新娘优雅飘逸又阴森的月下身姿时,还有她“嘭”地习惯性掉一只眼球、甩丢一只手时,前者有诡异的美,后者是惊吓味儿的笑料,哥特风,重口味,同时又温馨动人,很鲜明的蒂姆·波顿式的暗黑甜蜜童话。

这种关于“另一个世界”的奇异想象力在我看来比不上动画影片《鬼妈妈》,而将《僵尸新娘》中的“鬼”换个人类身份便只是狗血剧了。还有,为什么把新娘跟神秘联系起来有一种凄艳恐怖的感觉?类似《神探夏洛克》大电影中邪恶的新娘给人的观感,美丽,脆弱,残忍,迷蒙。

红颜枯骨转瞬间,这种映照,仿佛是《红楼梦》里的魔镜“风月宝鉴”,正面照见美人,反面照出骷髅,它寓意“色即是空”,而在这部电影里,被僵尸新娘吓得不轻的准新郎,感受到的正好相反,他突然就悟到了活生生的、有心跳有呼吸对之有好感的准新娘的美好,僵尸新娘再多的好,也比不了一个活人能给予的情感、陪伴、生机,所以,观者多少也为僵尸新娘感到惋惜和同情,即便她“非我族类”。也许是没有对比就没有深刻的教训,没有“见鬼”就体会不到正常生活的幸运,给爱情来点刺激,有利于保持新鲜?什么鬼……

两相对照的,还有片中阴阳相隔的亲情,见了“鬼”为什么要害怕?“他们”曾是活着的人的亲人,能有机会回到“楼上”第一个要找的就是家,恐怖片秒变大型认亲现场,也是相当感人的。这种怪异的温柔,怎么说呢,有点酸爽,有点暖。

至于被众“鬼”围观的“自杀式”婚礼,起因很突兀,我并不理解准新郎为什么那么容易就答应了下来,“人鬼”双方做出的选择可能是影片想意有所指——成全不等于爱,为对方放弃自己的生命也不等于爱,珍重、保护对方的生命才是对他的爱意,而不是自私地将他据为己有……吧。

其实准新郎和僵尸新娘之间谈不上什么深刻的爱情,她的出现,正是让他领悟爱的真谛,有勇气打破自卑去追求近在眼前的有血有肉的爱人,鬼知道如果僵尸新娘没有搅和这么一遭准新郎会不会从即将举行的婚礼上逃跑,他的神经质和胆小笨拙弄砸了婚礼彩排闹得满城风雨,几乎要让他打退堂鼓了。

所以,活着的人啊,且遇且珍惜,即便没有僵尸新娘横空而出,也不能弄丢了自己的“马冬梅”再去追悔不是吗?

肥啾家的咸鱼
指绘像素卑微,你们喜欢蒂姆伯顿...

指绘像素卑微,你们喜欢蒂姆伯顿么(*≧ω≦)

指绘像素卑微,你们喜欢蒂姆伯顿么(*≧ω≦)

一柒

消逝的午後時光

  作品:Dark Shadows (2012) 

  等級:FRM

  配對:波拿巴・柯林斯(Barnabas Collins) × 安潔莉卡・布夏(Angelique Bouchard)

  摘要:「有情人不是終能成眷屬。」這一句話安潔莉卡直到最後一刻,心臟在她耗盡最後一絲力氣抬起的手中碎裂成片,她也沒能理解。一個有關一百九十六年前的故事,以及那之後的一些展開。

  節錄:火紅的車身如同她那張狂的性格,如同那份她給予那人鮮明熾熱的愛,如同那顆她能為了證明愛意而掏出來、獻給那人的跳動著的鮮紅心臟。

  備註:此為電影《黑影家族(2012)》...

  作品:Dark Shadows (2012) 

  等級:FRM

  配對:波拿巴・柯林斯(Barnabas Collins) × 安潔莉卡・布夏(Angelique Bouchard)

  摘要:「有情人不是終能成眷屬。」這一句話安潔莉卡直到最後一刻,心臟在她耗盡最後一絲力氣抬起的手中碎裂成片,她也沒能理解。一個有關一百九十六年前的故事,以及那之後的一些展開。

  節錄:火紅的車身如同她那張狂的性格,如同那份她給予那人鮮明熾熱的愛,如同那顆她能為了證明愛意而掏出來、獻給那人的跳動著的鮮紅心臟。

  備註:此為電影《黑影家族(2012)》的二次創作。

     捏造架空要素有請注意。


  A/N: 太為安吉的執著所著迷,誰能想到我還留有能寫正常向CP的能力

  1776

  正值盛夏,緬因州的天氣舒適宜人,海風攜帶著涼爽的氣流來到柯林伍德莊園的一角,那正敞開著通往陽台的玻璃門的書房,也正是柯林斯現任家主與他的一名莊園僕人所在之處。

  這是一個普通也一如往常的午後。不久前波拿巴剛處理完今日的公務,現在是他的悠閒時間,而顯然他也使用得十分充分恰當,波拿巴・柯林斯正倚靠在陽台擺設的沙發上津津有味地——儘管臉上看不出任何情緒——翻閱著一本前幾天尚未看完的法國浪漫小說。

  他端著書體態端正地坐在沙發上,身上穿著絲綢製作的襯衫與背心,頸間繫著純白的領巾,貼身的褲子有著當季流行的花紋,完美地呈現上流人對於時尚潮流永不停歇的追求,手工定製的衣物也將身穿之人的良好身形勾勒出來。

  男子的模樣儀表不凡,斜下方卻有著一位容貌動人卻不出眾的女子坐在擺在地的枕墊上頭、垂著頭將臉貼在他的大腿上。她的身上穿著的是不曉得洗了多少次、穿了多少年的褪色長裙,質料與長度也不合季節地厚重又長。

  這是莊園的僕人,在幼年便和母親一同來到柯林斯家,對尚年幼的波拿巴一見傾心至今的安潔莉卡・布夏。

  一個半小時前

  在完成今日的份內工作後,安潔莉卡脫下了工作的制服,打開衣櫃看著裡頭寥寥無幾的裙子,挑出一件洗乾淨的、勉強不簡陋的長裙,然後用她的魔法找到了柯林斯現任家主位在的地點,心情雀躍地來到了書房,反手關起門,順道落下鎖,走向了陽台。

  波拿巴聽見了那細小輕盈的腳步聲,也感覺到了身邊湊過來的溫軟軀體。他眼也沒抬地繼續翻著手中的書,顯然對那不請自來的人瞭然於心。

  「波拿巴大人⋯⋯」安潔莉卡蹭到沙發上,跪在那上頭。看著心愛的男人,她的雙眼發光,訴說著愛意的眸子熠熠生輝,儘管無精緻的妝容與裝扮,這一刻的她仍然十分動人。她用雙手按著波拿巴的肩,輕輕地吻了一下他的臉頰。  

  「如此大膽的行為不是淑女得體的舉止。」波拿巴皺起眉頭,繼續目不斜視地悠閒地看著書,「別讓我又一次為妳的禮儀大失所望。」畢竟在室外,外人也隨時可能出現打擾的地點他還是非常克制親暱舉動的。

  「我鎖了書房的門。」安潔莉卡像偷了魚的貓般,微微揚起嘴角說。

  「那我想這就沒辦法了。」波拿巴也乾脆地闔上看到一半的書本,「只好不浪費午後的閒暇時間,來做些安逸自在的事。」

  安潔莉卡得逞地笑了一下。

  波拿巴也放下書,手摟上眼前的腰肢。那人在得到允許後爬到了他的腿上,用手指隔著衣物撫碰著他也開始明顯起伏的胸膛,幫他解開了領巾、衣鈕、腰帶⋯⋯直到他的襯衫大大地敞開,袒露白皙結實的胸膛。

  安潔莉卡將頭靠在波拿巴的頸間,緩緩地壓低身子前後擺動起了腰身,貼著眼前形狀姣好的耳朵,輕喘著說,「快給我那我渴求的,那您我都渴求的,我太想您了!」

  波拿巴的氣息也逐漸不穩了起來,鼻息粗重低低地回道,「不過也就隔了幾日!」他對於安潔莉卡的說詞感到質疑。

  「不,那是整整半個白天又三個夜晚!」安潔莉卡高聲反駁,然後抱緊波拿巴的頭,垂下雙眼,「我早已無法離開您,請您別離開我,永遠都別⋯⋯」

  波拿巴握著那腰肢,聽見了安潔莉卡的喘息,也聽見了那祈求,卻沉默了下來不給予回覆。

  事後,安潔莉卡坐在掉落在地的枕墊上,身上的長裙微微凌亂,將還透著潮紅的臉貼在波拿巴的大腿上方,靜靜地依靠著。

  盛夏的晴天,金燦燦的太陽在白色雲朵的後頭高掛在空,海鷗的鳥鳴與海浪聲時不時從不遠方傳來,在眺望著大西洋的陽台,兩人相靠在一起,享受午後暖暖的陽光與閒暇的時光。

  徐徐的風輕柔地拂在兩人身上,宛如戀人間的親吻那般的溫柔。

  「為什麼您就不能愛我呢。」她輕輕又不甘地問。

  波拿巴正巧看到一頁的最後一段。優雅地翻了頁後,他淡淡地道,「安潔莉卡,與妳共處在一室我的心無法如被捕捉的鹿亂撞鐵籠般跳動,看見的世界也無法同迎接過春天的洗禮一般迎來豐富的色彩,那初萌生的青色嫩芽與五光十色的綻開的花朵的五彩繽紛將離我而去。」

  安潔莉卡對此感到不甘又憤怒。她迅速地仰頭凝視著波拿巴,語氣嘲諷地說,「不久前您還擁抱著我,伏在我身上佔有著我,胸膛劇烈地起伏著,底下的心臟為我為您而激烈地跳動著!」

  波拿巴不將一點視線分給憤怒地質疑他的安潔莉卡,垂著眼瞼看著小說,漫不經心地道,「或許這就是我還願意接納著你的緣故。」語氣帶著高高在上的傲慢,也絲毫沒有因為找到了『命定愛人』而潔身自好的跡象。

  「哦?」安潔莉卡怒極反笑,再一次咄咄逼人地追問,「那麼,每當您擁抱她時,能同與我時一樣動作急不可耐,吻來得如暴風雨般洶湧,內心如同渾身燃燒得炙熱嗎?您愛著我,我能用這副身體切身感覺到,您無法否認。」她感到一片深黑的絕望中還是有一絲明亮的希望。

  波拿巴對此不置可否。男人總有一些弱點。他這麼想,然後輕描淡寫地給予了安潔莉卡回答,「單單輕輕一吻,我的心便能湧現出澎湃的情緒,如此便足夠回答喬賽特和妳的不同。」他瞥了一眼在他的大腿上趴著的女子,「無需身體的迷戀,我也願意留在她的身邊。」閉眼回憶了一下喬賽特的模樣後,又感慨地道,「那臀部有著很能生的形狀倒是顯著的事實。」

  「不過與喬賽特纏綿的時機尚未到來。」他可還得先準備足夠的錢和羊來取得對方的芳心,以及對方雙親對於這門婚姻的同意。

  「我也能為您生孩子!我們能生很多、很多,只看您想要多少後代、多龐大的家族⋯⋯!」安潔莉卡抬起身,像落於一片大海中抓著僅有的浮木般,徬徨失措地攥著波拿巴的衣袖,將今早僕人熨燙平整的袖口捏出條條皺痕。

  波拿巴的神情始終不變,嚴謹又沉穩。他那翻頁用的手正被安潔莉卡緊緊抓著不放,這令他皺了下眉頭,只好將書換到這隻手拿著,改用另一隻空出來的手翻頁。眼看這個小問題解決了,他便繼續閱讀他的書,從未分出一絲神想過為何不下命令讓身為僕從的安潔莉卡放手,甚至更直接一點讓她離開別來打擾他的午後悠閒時間,而是處處配合著她。

  「抱歉,我並不需要。」他只是神色毫無波瀾,聲調也毫無波動地這麼回道。

  「您會後悔的。」安潔莉卡不願臣服於波拿巴的拒絕。

  不久後,她也下了惡毒的咒語與詛咒,讓心愛的人變成永生的非人,讓那人『心愛』的人跳崖消逝。

  1972

  一百九十六年後,在精心打扮了一個午後,安潔莉卡不請自來地前去參加柯林斯一家舉辦的派對,一個『現代』版本的舞會。

  想用上流社會的宴會來攏絡人脈,果然是他保守又古典的作派。她邊想邊將鑰匙扔給門口的僕役,不顧對方的攔截走進和印象中不盡相同、和上一次造訪相比卻有在逐漸恢復當年興盛模樣的宅邸,在盛大的舞會中快速穿梭,尋找著那人的身影。

  沒想到當她找到時,卻又一次撞見了波拿巴與那和喬賽特相似的女孩的親吻。

  還是同樣的柯林伍德莊園,還是同樣的陽台,還是同樣的熱切擁吻的對象不是自己而是她最嫉妒的那人!

  安潔莉卡迅速地轉過身,不想再看下去,卻還是止不住眼眶泛酸,胸口劇烈地上下起伏。

  耳邊除了樓下轟鬧的聲音,聽得更清晰、被放大無數倍的是背後陽台上的那兩人交融般地激烈擁吻的水聲。

  安潔莉卡反手抓破牆壁,宣洩著內心洶湧澎湃的負面情緒,強迫自己聽完兩人點到為止的親密舉動,在被發覺之前如同前一次一樣,獨自先行離去。

  在荒無人煙的漆黑道路上,藉著朦朧的月光,她敞開頂棚,駕駛著跑車漫無目的地急速向前開著。

  跑車火紅的車身如同她那張狂的性格,如同那份她給予那人鮮明熾熱的愛,如同那顆她能為了證明愛意而掏出來、獻給那人的跳動著的鮮紅心臟。

  她將收音機開得無比響亮,不甘的淚水從她眼眶中流下,然後被從臉頰邊呼嘯而過的夜晚的冷風帶走。她張口欲圖用大哭來發洩心中的不甘與悲痛,卻發現發不出任何聲音,大腦與胸口撕心裂肺地抽痛著,只剩下大顆大顆落下的眼淚彷彿能感受到她的痛苦。 

  柯林伍德莊園的宛如城堡般壯麗的宅邸,到了這個年代已不會有人比安潔莉卡更瞭解,甚至是曾經的家主,波拿巴・柯林斯。

  當初宅邸剛完建後,身為僕人的她比柯林斯一家要早搬進了莊園。

  從那一日起,四季季節變換著,歲月流逝著,她擦過了每一塊地,摸過了每一個暗鍵,知曉了每一扇暗門的所在位置,也曉得了更多瑣碎的事,像是⋯⋯

  有幾個僕人總愛混水摸魚,從不循規蹈矩地打掃樓梯,只將灰塵偷懶地掃入地毯底下,以為無人看見;

  也總有幾個僕人不好好地幫實木扶手上蠟,任由濕氣滲透到木頭裡,最後變得黯淡無光。

  安潔莉卡幫這些傢俱處理這些『不適』,像是照顧病人的不符合時代的女醫師,幫這群會在深夜用僅有女巫能聽見的聲音哭嚎的傢俱們『看病』,『診斷病狀』以及『消除病痛』。

  所以相隔近兩百年,當那一晚她抱著堅決的心來到了宅邸大動干戈。無需她使出太多魔力來驅使宅邸,本來便擁有了生命的傢俱們在能動後便願意幫助她,站在了她這一側。

  「安潔莉卡,滾出我的房子!」現任柯林斯女家主用槍射擊安潔莉卡。

  「你、的、房、子?」安潔莉卡歪著頭回問。

  安潔莉卡總想著,沒有人比她更瞭解柯林伍德莊園,更願意奉獻自己;

  沒有人比她更瞭解波拿巴,更深愛著那人。

  然而「有情人不是終能成眷屬」這麼一句話,直到最後一刻,直到她耗盡最後一絲力氣抬起的手伸向就在前方的男人,那緩緩皺起了眉、雙眸難得透露出了點情緒的她所深愛的波拿巴,心臟在她的掌心中碎裂成片,她也沒能從執著中清醒過來,醒悟到那麼一句話。

  1973

  自從波拿巴和維多利亞,或者該說是喬賽特,確認關係後已過了一年。

  被燒毀的柯林伍德莊園的重建還在進行中,曾經住在宅邸的人們與非人們一同搬到另一個住處,那被翻修過無數次,卻還是保留與還原了不少原貌的一棟復古別墅——那兩百多年前,波拿巴隨著雙親飄洋過海來到新大陸曾住過十五年的住宅。

  波拿巴坐在書桌後辦公時,偶爾會放下鋼筆,像是在等待那總會在能估算到的時間點不請自來的那人,以防自己又被開門的聲響在公文上寫下一手歪字,卻忘了時間已過了兩百年許多事早已物是人非,也早已沒有那人需要他防備。

  回過神來後,他抿了抿嘴,垂下看不清情緒的雙眸,繼續手上的工作。

  偶爾波拿巴工作得口渴時,會伸手想拿桌前的玻璃杯飲用,卻往往摸了個空。當他想搖鈴來喚人給自己準備些喝的時,才想起現在為了階級和平,不再請全年無休的傭人。而那在兩百多年前總讓管家將打掃工作安排到他所在的區域,時時刻刻用心做事卻也留意著他的需求的那人,早因她的貪得無厭而遭到了報應,如他所願下地下了地獄。

  他不該總想起那惡毒的妖女。波拿巴皺著眉想著。一定是因為回到了熟悉的環境,才會如此,也又或許是破除詛咒的緣故。畢竟,那由於解決了長年懸掛在心上的煩惱來源,內心也像是空出了不少空間、輕鬆了不少的感受並無法說謊。

  那萬惡的女巫終於不會再像條生鏽沉重的鐵鍊,無時無刻盤旋纏繞在他心頭上。他不用再時時刻刻堤防她對深愛之人下手,再想方設法扳倒對方取名取得毫不知恥的公司(其實這倒不難,他坦承),再想辦法尋找雙親之死的真相——甚至在曉得了緣由後,連欲圖詛咒兇手該下地獄、接受最嚴厲的懲罰也再無用處。

  ——不用再想著那罪惡的、迷惑人心的安潔莉卡。

  以端正的坐姿坐在辦公桌後方的波拿巴醒悟了後,挺直的背脊上方不知何時緊緊繃起來的肩頭本該鬆懈下來,不曉得為何胸口卻更加不適,空蕩蕩的感覺尤其明顯。

  他緩緩抬起手,摸了一下那裝著早已不再跳動的冰冷心臟的所在之處,用指背隔著衣物輕輕地靠在了上頭,靜靜聆聽那內心的聲音,終於領悟到那是他曾經歷過兩次的感受。

  偶爾在夢裡,波拿巴還是會夢見那些遙久以前的回憶。

  陽光明媚的盛夏,氣候溫暖怡人,記憶中的陽光灑在身上的溫度是那樣的溫暖又柔情,如同輕輕拂過的海風,圍繞著處理完今日份內工作的兩人。

  『我鎖了書房的門。』印象中,安潔莉卡在強吻了他的臉頰後,用歡快的聲音輕快地說著。

  「那我想這就沒辦法了。」他也果決地將尚未看完的書本蓋了起來,「只好不浪費午後的閒暇時間,來做些安逸自在的事。」

  他將書放在一旁,伸出雙臂攬住眼前的腰肢,看著安潔莉卡滿意又得意地笑了一下。
 
電影裡,波拿巴也承認了他也許曾經能愛安潔莉卡(”You know, there was a time when I might have loved you. We could have spent eternity together.”)
我糾結著這兩句。既然提到了永恆,應該代表這是波拿巴被詛咒變成吸血鬼之後才得出的理論(至少後一句)
不過這樣的話,也代表他已遇到了真愛(不論是喬賽特或者『維多利亞』),那麼他怎麼還能和安吉一起度過無窮的光陰
(當然也許是指兩個非人類一起純友誼做朋友)
然後我想起了波拿巴起初是不願轉化『維多利亞』,所以波拿巴的這番言論應該是建立在陪著真愛過完人類百年壽命後的——大概便是這樣了

備註一下:截圖中波拿巴笑得那麼溫柔,是因為他當時剛睡醒迷糊著,沒發覺到握手的女子是安吉

谷上森樱

大胆的想法天天有啊……

为什么我总是在构思新derAU=͟͟͞͞(꒪⌓꒪*)

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僵尸新娘》这部电影,导演是蒂姆伯顿,我还挺喜欢他负责编剧的各种哥特风der电影。

或许写一个蒂姆伯顿传说(TimBurton Tale)?

然后以《僵尸新娘》的剧情为主线,福来扮演维克特,猹来扮演维多利亚?然后把g改成女der,由她来扮演艾米丽?之后的剧情再穿插一些伯顿导演过的其他的电影比如把雪镇改成《圣诞夜惊魂》里der万圣节小镇,

把核心改成《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里威利旺卡的工厂???

将mtt改成《剪刀手爱德华》里的机器人爱德华,

再将小犬汪改成《科学怪狗》里类似僵尸一样的狗。

将宅龙改成《断头谷》...

为什么我总是在构思新derAU=͟͟͞͞(꒪⌓꒪*)

不知道你们看没看过《僵尸新娘》这部电影,导演是蒂姆伯顿,我还挺喜欢他负责编剧的各种哥特风der电影。

或许写一个蒂姆伯顿传说(TimBurton Tale)?

然后以《僵尸新娘》的剧情为主线,福来扮演维克特,猹来扮演维多利亚?然后把g改成女der,由她来扮演艾米丽?之后的剧情再穿插一些伯顿导演过的其他的电影比如把雪镇改成《圣诞夜惊魂》里der万圣节小镇,

把核心改成《威利旺卡的巧克力工厂》里威利旺卡的工厂???

将mtt改成《剪刀手爱德华》里的机器人爱德华,

再将小犬汪改成《科学怪狗》里类似僵尸一样的狗。

将宅龙改成《断头谷》里柯瑞恩那样胆小又晕血的科学家,

羊妈和羊爸改成《理发师陶德》里的洛薇特夫人和陶德,羊妈做的派改成之前掉下来的几个人类做成的人肉派。

剩下的还没想好但是我觉der不错_(:з」∠)_

谷上森樱
emmm……尝试着用蒂姆波顿的...

emmm……尝试着用蒂姆波顿的哥特风画个kate_(:з」∠)_如果我的AU是这样的画风你们可以接受吗……

emmm……尝试着用蒂姆波顿的哥特风画个kate_(:з」∠)_如果我的AU是这样的画风你们可以接受吗……

陌君的观影留念册

【欧美】#大鱼##Big Fish#
一个好温暖的故事啊
讲述了一位父亲的一生,其中五彩缤纷的魔幻色彩让人着迷
配图是最让我感动的几个镜头
尤其是最后1p,“死亡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他就是那条大鱼啊,他成了传奇本身,他是不朽的
这部电影有一种不可言说的美
它很像个童话故事,但它却是真的
Tim Burton真鬼才

【欧美】#大鱼##Big Fish#
一个好温暖的故事啊
讲述了一位父亲的一生,其中五彩缤纷的魔幻色彩让人着迷
配图是最让我感动的几个镜头
尤其是最后1p,“死亡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
他就是那条大鱼啊,他成了传奇本身,他是不朽的
这部电影有一种不可言说的美
它很像个童话故事,但它却是真的
Tim Burton真鬼才

Revenger☄

我波顿亲身证实了一个科学原理:
岁月总是让人脸圆
导演导着导着总会被颜值抛弃
(小声bb:想看以后韦斯安德森会怎样)

我波顿亲身证实了一个科学原理:
岁月总是让人脸圆
导演导着导着总会被颜值抛弃
(小声bb:想看以后韦斯安德森会怎样)

小年姐儿
想起大一的时候,非常喜欢Joh...

想起大一的时候,非常喜欢Johnny deep 和Tim Burton。翻出俩人所有的电影看了一遍,有些反复看了很多遍。写了很多观后感。特别是Johnny的,天生自带忧郁的气质,所以画了他的一张照片,留着电影刊物上的这两页。

想起大一的时候,非常喜欢Johnny deep 和Tim Burton。翻出俩人所有的电影看了一遍,有些反复看了很多遍。写了很多观后感。特别是Johnny的,天生自带忧郁的气质,所以画了他的一张照片,留着电影刊物上的这两页。

Monica loves you.

Dark Shadows 里的 Hollywood Vampires
🦇🦇🦇🦇🦇🦇🦇🦇🦇🦇

12年看的黑暗阴影 不经常想起来了 然后我就在今天重新刷的时候从片头乐到片尾

我们的普同志在和Alice Cooper玩乐队 乐队名字叫好莱坞吸血鬼 大家都是知道的 所以第一张截图就是吸血鬼普在台底下看着Cooper表演😂😂😂
Seriously这么巨大的彩蛋啊 对 吸血鬼同志您的确非常喜欢这个时代的音乐
不过我现在想科洛莫瑞兹向普同志介绍AliceCooper还是蜜汁尴尬

整部电影里其实除了普和Cooper两位好莱坞吸血鬼成员 扮演船长的Christopher Lee爷爷(愿安息) 也是...

Dark Shadows 里的 Hollywood Vampires
🦇🦇🦇🦇🦇🦇🦇🦇🦇🦇


12年看的黑暗阴影 不经常想起来了 然后我就在今天重新刷的时候从片头乐到片尾

我们的普同志在和Alice Cooper玩乐队 乐队名字叫好莱坞吸血鬼 大家都是知道的 所以第一张截图就是吸血鬼普在台底下看着Cooper表演😂😂😂
Seriously这么巨大的彩蛋啊 对 吸血鬼同志您的确非常喜欢这个时代的音乐
不过我现在想科洛莫瑞兹向普同志介绍AliceCooper还是蜜汁尴尬

整部电影里其实除了普和Cooper两位好莱坞吸血鬼成员 扮演船长的Christopher Lee爷爷(愿安息) 也是好莱坞吸血鬼的乐队成员 在乐队目前发行的唯一一张专辑里录了开头的vocal

还有第三章图片里硕大的Iggy Pop啊😂那个金框框是我标的不要介意 普先生这真的是非常迷弟了
所以让我想起来吉姆老贾(forgive me)在某一个采访里说我们的普先生:
“还有些人是一体机那个类型的,身兼数职。举个例子,约翰尼·德普,往根儿上刨,他就是个音乐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