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蒂娜

2805浏览    63参与
Kevin丶Q

【三次见面】贰。

纽特和忒修斯。

盖勒特格林沃德和阿不思邓布利多。

莉塔和蒂娜。

————

于是,纽特跟着忒修斯回了家。

看着睡在自己身边,自己一睁眼就能看到的哥哥,纽特终是把在美国纽约时因听到的那句“邓布利多为什么那么喜欢你?”而产生的疑惑和莫名感抛之脑后,他一直不明白他为何感到了浓浓的敌意,也不知从何而来。

算了。

“纽特,我明日要去一趟巴黎,魔法部的人说格林沃德在那儿出现了,他们让我去看看,虽然他未做什么'不允许'的事,但以防万一,所以,如果你不想……”

“我跟你去。”未等忒修斯把话说完,纽特就快速答了一句。

忒修斯一时没反应过来,切菜的手停了下来,转头看着站在门边的纽特,纽特却并未再对...

纽特和忒修斯。

盖勒特格林沃德和阿不思邓布利多。

莉塔和蒂娜。

————

于是,纽特跟着忒修斯回了家。

看着睡在自己身边,自己一睁眼就能看到的哥哥,纽特终是把在美国纽约时因听到的那句“邓布利多为什么那么喜欢你?”而产生的疑惑和莫名感抛之脑后,他一直不明白他为何感到了浓浓的敌意,也不知从何而来。

算了。

“纽特,我明日要去一趟巴黎,魔法部的人说格林沃德在那儿出现了,他们让我去看看,虽然他未做什么'不允许'的事,但以防万一,所以,如果你不想……”

“我跟你去。”未等忒修斯把话说完,纽特就快速答了一句。

忒修斯一时没反应过来,切菜的手停了下来,转头看着站在门边的纽特,纽特却并未再对刚刚的行为话语有任何补充说明。

他躲开哥哥的视线,快步回了房间,“你做饭吧,我去收拾东西。”

看着纽特快速离去的背影,忒修斯忍不住扬了嘴角,继续手中未做完的事。

纽特是喜欢到处走去寻找研究神奇动物的,忒修斯也不忍心让纽特真就为了陪他一直窝在伦敦。

趁着这个机会,就带纽特去巴黎走走,说起来,他还得感谢格林沃德。

第二天,两人以及莉塔就启程去了巴黎,魔法部的人为忒修斯安排了住处,一个小公寓,并不引人注目,但内部布置令人感到舒适。莉塔住在隔壁。

纽特很喜欢这种风格,这让忒修斯心情十分愉悦。

“说起来,若是格林沃德真决定做什么事,我们俩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到时,没准还得请邓布利多出山帮忙。”

纽特拿手指轻轻敲着皮箱,迟疑道,“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若要是对付格林沃德,找邓布利多,可能……可能用处不大。”

忒修斯有些惊讶地看着他,却未说什么反驳的话,有时候,纽特的直觉出奇得准。

时间还早,忒修斯和纽特都不大想窝在公寓了,索性敲了莉塔的门,询问要不要一起出去走走。

莉塔欣然同意。

————

“纽特?”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响起,纽特听此回头,就瞧见蒂娜有些欣喜的面容。

纽特也感到了开心的情绪,在异地见到纽约时结交的好友,如何能不高兴?

“蒂娜,纽约认识的。”纽特微微回头对忒修斯和莉塔解释了一句,忒修斯点了点头算是知晓,默默地对蒂娜打量了一番,对这个女子的评价倒是还算不错。

纽特几人也走了好一会儿了。

正巧碰上蒂娜,干脆便想找了个地方坐下喝茶,就一起走在街道上。

初见莉塔真人,蒂娜不免怔愣了片刻,当初看得纽特皮箱子里的照片时,纽特未告诉她那女子是谁。

瞧见蒂娜的神色,莉塔有些疑惑,便抬头迎上了蒂娜的目光,歪着脑袋,黑瞳中含着笑意。

莉塔的眼睛似一汪漆黑的潭水,平淡无波,虽是非常干净没有杂质的深色,却又深不见底,含着致命的诱惑,蒂娜第一次直视她的眼睛,心竟是漏跳了一拍。

蒂娜并不晓得,莉塔也差点迷失在了她的瞳孔中,纽特说得没错,蒂娜的眼睛很亮,并且非常得好看,迷人。

莉塔忍不住加上后一句话。

莉塔没说话,蒂娜也忘了如何开口,她看着那虽比自己稍矮却气质不凡的女子一步一步走到自己跟前,那双眼睛一直瞧着她,近乎快投入了她的怀里,莉塔才停下了脚步,微微仰着脸笑着。

蒂娜想去触碰她的眼角,又怕扰了那一汪潭水。

“我叫莉塔,你见过我?”

“纽特的皮箱子里,我看见过你的照片。”

莉塔唇角一勾,回身冲着纽特微微一笑,“纽特,我怎么不知道?”

“那是以前……放的。”

“别紧张,纽特,我自然乐得你有我的照片,但我怕你哥不乐得。”

纽特眨了眨眼睛,有些不敢去看身旁忒修斯的眼睛,沉默了一瞬,倒是忒修斯笑着摇了摇头。

“我…我也有哥哥的照片。”声音时大时小,纽特觉得自己应该有些底气,毕竟这是实话,却又有些不想去说这些实话,感觉有些说不出口,大概是因为害羞的情绪作祟。

莉塔开心地笑了,她回过头看着蒂娜,“我也听纽特讲过你,他说得没错,你的眼睛,我很喜欢。”

————

注,见面,指的是纽特和格林沃德,第一次是在纽约的,“邓布利多为什么那么喜欢你?”

劳德是世界珍宝

【授权翻译】他们说,是爱/love, they say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40783

作者:SiderumInCaelo

译者: @GinnySue 

作者授权:

我请人翻译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纳吉尼的那一段


简介:

圆形剧场中的每个角色都做了选择。


如果你问起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们盯着格林德沃的蓝色火焰,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最终都会归结到同一件事上。

克雷登斯想到了有着另一个名字和面孔的格林德沃,他为自己治疗了伤口,轻声说他很特别。他想起了那个抚养他,但却不爱他的女人,还有格林德沃如何知道他的真正家人是谁。克雷登斯不信任...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640783

作者:SiderumInCaelo

译者: @GinnySue 

作者授权:

我请人翻译这篇文章主要是为了纳吉尼的那一段


简介:

圆形剧场中的每个角色都做了选择。

 

如果你问起为什么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们盯着格林德沃的蓝色火焰,都会给出不同的答案,但是最终都会归结到同一件事上。

克雷登斯想到了有着另一个名字和面孔的格林德沃,他为自己治疗了伤口,轻声说他很特别。他想起了那个抚养他,但却不爱他的女人,还有格林德沃如何知道他的真正家人是谁。克雷登斯不信任格林德沃,但是他不信任任何人,至少这样还有机会拥有归属感。

纳吉尼想到了自己刚刚离开的笼子。格林德沃或许会说一些关于自由的漂亮话,但是她知道,他与所有人一样,只感兴趣她能为他做什么。她想到了自己的身体,这是另一个笼子,笼门现在甚至也正缓慢关闭,她发誓,只要她还能掌控,她的身体和她的生命都将属于她自己。

雅各布想到了战争。这个格林德沃说要统治那些麻鸡,雅各布知道,统治别人的第一步就是与他们开战。他想到了打仗之前的生活,他的侄子侄女跑来跑去,他祖母的那些食谱,他想到了纽特和蒂娜为他展现的那个世界,充满了不可思议的生物和美丽的魔咒成果。就雅各布而言,任何人把两个世界都拖进战争的恐怖之中,无论是否为了更伟大的利益,那都是十分疯狂的。

奎妮想到了雅各布。她一看进他的思想,看到他烘焙的快乐、他对周围世界的热情、他笨拙却又热切地觉得她有多漂亮,就知道他是那个人了。她也看过许多男人的思想,足以知道他有多么特别。她想要的生活十分平凡——桌上摆着美味的实物,身边有一个可爱的丈夫,头发像她而鼻子像他的孩子们跑来跑去——但是雅各布可以让她拥有这种生活,她会与任何能够帮助她达成目标的人结盟。

蒂娜记得有人问过自己为什么要做傲罗,她的回答是“为了帮助别人”。无论人们对她说多少次,她很天真,她不能拯救所有人,她都不会停止尝试,如果她现在住手,那就完蛋了。

纽特想到了他的魔法生物,社会上的人都会中伤那些不同的人,他知道格林德沃惯于把对他没有用处的人踢到一边,或者给他们更糟糕的下场。世上已经有太多苦难了,纽特知道,他会竭尽全力阻止格林德沃制造更多苦难。他想到了蒂娜,并大胆地希望,总有一天,他会看到一个他想把孩子带到这里的世界。

尤瑟夫·卡玛看着格林德沃,他很像那个破坏他家庭的男人。他没能除掉莱斯特兰奇最爱的人,但是他会拼尽全力杀死这个男人,这个充满同样傲慢和权利的人。他想到了最后一次看见他的母亲,想到了吞噬父亲的悲伤和愤怒,希望这样足以令他们的记忆得到安息。

格林德沃说他这样做是为了爱时,莉塔希望他在说谎,但是她更加清楚,人们会为爱做出最可怕的事情。她的父亲送她的弟弟远渡重洋。卡玛一生致力于杀死一个他从未见过的人。而莉塔使考维斯溺水而亡,只是因为她想从父亲那里得到一点关注。莉塔把手从格林德沃的手中抽了出来,她想,她宁愿死,也不愿看着别人把爱扭曲成可怕的东西。



米粒MiLi

newtina(p123)和GG(p4)


格皇也太难看了【嫌弃】我再也不想画他了(大概听不出我其实是格吹,也听不出德普是我本命杰米是新墙头【求生欲极强】)


newtina好可爱啊啊啊啊啊,两个超级可爱的宝贝在一起更是可爱上天


newtina那张是我本来打算参考海报宣传图的,结果画了一半发现她居然坐在newt的箱子上!!!刚好newt站在tina旁边,我就照搬了(?什么破理由


tag打好多 我谢罪

newtina(p123)和GG(p4)


格皇也太难看了【嫌弃】我再也不想画他了(大概听不出我其实是格吹,也听不出德普是我本命杰米是新墙头【求生欲极强】)


newtina好可爱啊啊啊啊啊,两个超级可爱的宝贝在一起更是可爱上天


newtina那张是我本来打算参考海报宣传图的,结果画了一半发现她居然坐在newt的箱子上!!!刚好newt站在tina旁边,我就照搬了(?什么破理由


tag打好多 我谢罪

RH
我喜欢西皮怎么都那么甜x

我喜欢西皮怎么都那么甜x

我喜欢西皮怎么都那么甜x

蒂娜的小獾.♡

为什么喜欢文达,奎妮,蒂娜和纽特?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她们和他,都太过柔软和美好.
每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仿佛黑暗和邪恶都和他们不沾边.所有的故事里都只有纯纯粹粹的清爽和幸福.我不愿意看那些把纽蒂性格撕扯得支离破碎的同人,也是一样的原因.
总是喜欢并希望所有的完美善良,美好和宝藏都能够平平安安聚在一起,像磁铁相互吸引.
每当我把目光投过去,就会想要纯粹的去寻求进取,努力像那极致的纯良靠近啊.
新年优秀.如果太难,就要快乐.
如果快乐也太难,那就一定要纯粹.
纯粹的平安,纯善,向上.
纯粹地,排斥蠢蠢欲动的所有黑暗.

雪花飘落在你的衣领,飘落在长椅之上,飘落在沉寂的坟墓之上,和扭曲的围栏,...

为什么喜欢文达,奎妮,蒂娜和纽特?
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终于有了一个答案.
她们和他,都太过柔软和美好.
每当我看到他们的时候,仿佛黑暗和邪恶都和他们不沾边.所有的故事里都只有纯纯粹粹的清爽和幸福.我不愿意看那些把纽蒂性格撕扯得支离破碎的同人,也是一样的原因.
总是喜欢并希望所有的完美善良,美好和宝藏都能够平平安安聚在一起,像磁铁相互吸引.
每当我把目光投过去,就会想要纯粹的去寻求进取,努力像那极致的纯良靠近啊.
新年优秀.如果太难,就要快乐.
如果快乐也太难,那就一定要纯粹.
纯粹的平安,纯善,向上.
纯粹地,排斥蠢蠢欲动的所有黑暗.

雪花飘落在你的衣领,飘落在长椅之上,飘落在沉寂的坟墓之上,和扭曲的围栏,圣诞颂歌充斥着空气,此时你的姐妹不会入眠,她们将等待黎明,这一句老套的圣诞快乐,快乐不该被束缚,沉重的钟表一刻不停,要抓住那些系着红丝带的狐狸可不容易,但人们依旧不停追寻,你那写着诗篇的手如此纤瘦,眼中映出火光,我多想去亲吻你,因为爱情不该被束缚,真理不该被掩埋,要抓住那些系着红丝带的狐狸可不容易,但人们依旧不停追寻,信仰不该被束缚,上帝不会在你的银十字中,但人们依旧不停追寻,永不停止。
A Fine Frenzy《Redribbon Foxes》
真的希望她已经走出了one cell in the sea时的因为恋爱而伤怀希望能有人完整的听这一张专 她的河流她的海她的松树她的悲伤她的航行 这些 像是她的诗 她的日记 每一次听 恍惚间都会觉得真的是有河流 时间的河.
Pinesong.Riversong.Sailingsong……

枢阖

彩墨自调。
禁止转载,私信授权。
调墨累爆

彩墨自调。
禁止转载,私信授权。
调墨累爆

蒂娜的小獾.♡

半AU〔Newtina〕甜向 短 天涯陌路 (2)

我又来更文惹 实在没事干 想了想就决定码一点字 !我又看了几篇总榜上的热文 决定增加一点细节,,,

我不是故意虐的   根本停不下来

——————分割线——————

一片寂静.

那些狂热的追随者们又各奔东西.

格林德沃在他抢占的豪华别墅里,望着月夜.“呵,”自嘲般的一笑.“明明觉得再也不会为你难过了呢,阿尔.”他松开手.银链子缠绕在指尖.死亡圣器的标志垂下. 他摩挲着这条细细的链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是你妹妹死的时候吧.有时候我想,或许更早的时候我们就渐行渐远了.”

他突然停止了低声的喃喃自语.一身黑皮衣干练潇洒的一晃,幻影移形到了大房间的门口. 奎妮站...

我又来更文惹 实在没事干 想了想就决定码一点字 !我又看了几篇总榜上的热文 决定增加一点细节,,,

我不是故意虐的   根本停不下来

——————分割线——————

一片寂静.

那些狂热的追随者们又各奔东西.

格林德沃在他抢占的豪华别墅里,望着月夜.“呵,”自嘲般的一笑.“明明觉得再也不会为你难过了呢,阿尔.”他松开手.银链子缠绕在指尖.死亡圣器的标志垂下. 他摩挲着这条细细的链子.“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不是你妹妹死的时候吧.有时候我想,或许更早的时候我们就渐行渐远了.”

他突然停止了低声的喃喃自语.一身黑皮衣干练潇洒的一晃,幻影移形到了大房间的门口. 奎妮站在那.格林德沃一脸自然地走过去,假装在问克雷登斯的情况.

他的异瞳在闪烁——他又用多少年前和邓布利多在戈德里克山谷的那个晚上,看到的一望无际的月夜加强了自己的大脑封闭.

尽管他知道这很危险——如果他有一丝丝偏离,毕竟那是他最容易回忆起的记忆,身旁这个熟练而强大的摄神取念者就会看到除了星月之外的东西——阿尔,青春岁月,死亡圣器——甚至带着他一起沉沦进那一段令人浮想联翩的回忆——他不会愿意从那段回忆离开的。而且,这位摄神取念者并不会留下任何蛛丝马迹.

他们走到克雷登斯的房间外.恍惚间他听到奎妮,这个被姐姐温柔保护大的甜心,轻轻地说:“他很脆弱.他只是需要保护.”

格林德沃悄无声息地走到了克雷登斯背后.奎妮看到,雕刻成格林德沃的记忆里那种图案的链子在叮当晃动.

奥瑞利乌斯.邓布利多.

奎妮听到格林德沃告诉了克雷登斯他梦寐以求的“身份”——“每个邓布利多家的人需要帮助时,凤凰都会出现.”那只毫不美丽的凤凰静静立在那里,格林德沃心满意足地看着克雷登斯放出了可怕的能量.

但是,他不知道的是那位天生的摄神取念者甚至没有依靠她的天赋,就听到了他的心声.

那是强大的大脑封闭术也掩盖不住的魔力波动——仅仅一点尝试就破除了那一点阻碍—— “多少年了?距离我上次见到邓布利多家的凤凰.还真是舍不得干掉你呢.那就让你们邓布利多家的血液自相残杀吧——”

奎妮惊呆了——邓布利多家的凤凰?几十年前?那毫无疑问,只能是阿不思.邓布利多的凤凰——伟大的巫师,好像还是英国霍格沃茨的校长.“不过伊法魔尼才是最好的魔法学校,”奎妮想着.只是短短一瞬间不小心透露的心声,那一边的大脑又恢复了强硬的阻隔.

她不甘地摇摇头,金色的乱蓬蓬的头发也随之晃动.她努力探寻蒂娜的心声.然而,她再寻不到去年蒂娜出事时强烈的心灵感应,只能看到一望无际,甚至令人忍不住坠落下去的悲伤和痛苦.她还看到一点点光亮.——是纽特吧?

“呵,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真好啊.我走了,莱斯特兰奇也死了,这真是巨大的创伤啊.互相安慰吧你们总能在一起了.只有我知道你们有多孤独而你们对彼此又有多重要.”而她的面包师再也不会回来了.疯子离开懦夫,也只能是她最恶毒的咒骂了.

这不是她第一次想起蒂娜,纽特,雅各布.“这可真讽刺.”奎妮憔悴的笑笑.“谁还会想起你?你不如你的姐姐强大,不如雅各布单纯.你不如纽特善良,过去的时光再也回不去了,你是多余的——你对雅各布不重要,你是个疯子.一个人在这里……”

“阿尔.”突然奇怪的声音闯进她苦涩的思念——这不是她的思想. 抬起头.格林德沃正凝望着克雷登斯的凤凰.克雷登斯的心声非常容易被感知——一片巨大的狂喜,之中却有一点迷茫.

她能感觉到格林德沃在闯入她的思想和记忆.她放出了和雅各布的记忆,也放出了恨和困惑——却深深地藏起了爸爸妈妈死时蒂娜的拥抱,她喊出的甜甜的蒂妮,还有初次见面时慌张的纽特——那都是那么善良的单纯的回忆.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明明已经离开了他们,就是疯子离开懦夫. 是啊,她不缺少爱.可是装在她心里的恨也一样多.蒂娜和纽特永远对付不了她,她知道.她是她的姐姐一生的软肋.

kakapo
姐妹也很可爱鸭 就 tag里好...

姐妹也很可爱鸭  就 tag里好少..!!! >Д<)最喜欢妹妹xdddddd太可爱liu

衣服记不清了  就随手x

姐妹也很可爱鸭  就 tag里好少..!!! >Д<)最喜欢妹妹xdddddd太可爱liu

衣服记不清了  就随手x

蒂娜的小獾.♡

〔半AU〕newtina甜向 短 天涯陌路(1)

咳咳咳首先因为楼主是学生而且马上要月考 不一定能够很快更所以大家当短篇看 原设定是接FB2结局的 我个人觉得会是半AU的原著线 构思很久了但是新换的输入法实在不了解我 所以可能会有错别字和莫名其妙的字符什么的请自动忽略跳过.♡ 因为楼主突然感伤 觉得就是 我们的青春岁月真的不一定能等到奎妮回来或者战死所以就天马行空了一段 考虑配BGM《moon river》赫本的
————————分割(*/∇\*)——————
点点的繁星点缀在夜空中.神奇地,有时孤寂,像一个人在中秋吃的月饼.有时却清明,像夏天的柠檬酸甜.
蒂娜想着,今天的星月一定是最最孤寂和冷清——比过去的二十五年的每一个人日夜都要无...

咳咳咳首先因为楼主是学生而且马上要月考 不一定能够很快更所以大家当短篇看 原设定是接FB2结局的 我个人觉得会是半AU的原著线 构思很久了但是新换的输入法实在不了解我 所以可能会有错别字和莫名其妙的字符什么的请自动忽略跳过.♡ 因为楼主突然感伤 觉得就是 我们的青春岁月真的不一定能等到奎妮回来或者战死所以就天马行空了一段 考虑配BGM《moon river》赫本的
————————分割(*/∇\*)——————
点点的繁星点缀在夜空中.神奇地,有时孤寂,像一个人在中秋吃的月饼.有时却清明,像夏天的柠檬酸甜.
蒂娜想着,今天的星月一定是最最孤寂和冷清——比过去的二十五年的每一个人日夜都要无助和脆弱——在爸爸妈妈去世的时候,她告诉自己,我有奎妮,我要坚强的活下去.
今天,战争仍然没有结束。她却失去了她最亲爱的妹妹. ‘’奎妮."她喃喃地念着.多少年了?她们相依为命,彼此取暖,是过去几十年内彼此的希望。 她的大脑一片空白。过去的记忆好像要浮出水面,却又被什么阻碍住了,又记得那么多年她的博格特——奎妮躺在那里,双眼紧闭,乱蓬蓬的金色头发糊在脸的一侧.她轻轻笑了一声,甚至好奇自己为什么还笑得出来——她不知道自己的博格特会不会变成奎妮穿过蓝色火焰的那一刹那尖叫的样子,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再也喊不出radiculous.她的坚强,又要被击碎了吗?她果真是个勇敢的懦夫.
突然,一双温暖的臂膀环住了她.不用想也知道那是纽特.
也是直到今天她才知道纽特并没有离开她,但那几个仿佛仍然鲜活的身影,一个已经永远变成灰白色,一个定格在了永恒的蓝色之前,那么冰冷,那么令人心碎.
她转过头,金色的灯光下是纽特有着小小雀斑的脸庞.那上面也挂着泪痕。莉塔也离开了你,就像是我的奎妮吧.蒂娜轻轻说着. 突然那双永远澄澈的绿色眼睛变了位置——
纽特。他坐到了她身旁。他关了灯。小小的阁楼上,瞬时撒进窄窄的月光. 那双极其认真的绿色眼睛突然望向了她.他们离得那么近,近的她的心跳几乎要停止了——一只粗糙的手突然又紧紧握住了她的手,那只手很粗糙,有很多细细的伤疤和老茧——
常年与神奇动物作伴的手,一个常年孤独的灵魂,在极端孤独的月光下,清清冷冷地找寻着依靠.
她何尝不是如此呢?为了保护奎妮一直展现出与年龄不相称的成熟与冷静——一直优秀,也一直孤独,无人陪伴.除了奎妮,也没人看得到她的心,她的灵魂.
纽特指着天上璀璨的星河——“我总是相信,死去的人会在天上无数的星星后面躲起来,看着我们。温暖我们的人永远不会离去,她希望我们更好的生活. 奎妮会回来的。她是幸运儿,因为她有你.她从不缺少爱."

他们十指紧扣.灿烂的月河下,我们都在孤独的飞翔,寻找自己的光芒.

——————格林德沃处.

奎妮看着这个全世界最可怕的黑魔头.她的心好像又渐渐恢复了知觉并剧烈地疼痛着——她离开了蒂娜,离开了纽特,雅各布也没有跟她一起来到这里!
梅林的胡子她干了什么!她还想着蒂娜和自己因为雅各布无休无止的争吵,也有她自己和雅各布的争吵——她凄楚地笑了。没了自己,蒂娜,她就会和纽特在一起了吧。雅各布或许会选择忘记一切去做一个简单的面包师看吧——快乐,简单,而且幸福。没有自己,一切都会好了吧。 她读不了格林德沃的心,他有极其强大的大脑封闭术。但她也越发好奇,在那仿佛时间凝固的黑暗中悬着一个巨大的金属一般的圆环,中间是一条直线直直穿过一个三角形——那永恒静止的一段记忆后到底是什么?

LimQ

Part 5 艾菲奥里餐厅



“天哪蒂娜,别这样。”奎妮对着镜子里整理着她精心打理过的蓬松短发,“你难道不想我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已经是五个月前了。”

“戈德斯坦恩小姐,我希望你能意识到自己这次做的事有多离谱。”蒂娜皱了皱眉,并没有回答妹妹的话,“我想你早都已经过了可以随随便便就跑来纽约的年纪了。”她将热好的草莓挞从微波炉里拿出来,又打开冰箱里看了看。

“不过,看样子我们可能得出去吃饭了...或者如果你不介意吃这份...呃,开封了半个月的冷冻披萨的话。”

“哦亲爱的...看来你平常是真的对自己很苛刻。”(蒂娜抽了抽嘴角)奎妮拿起切好的草莓挞递到蒂娜嘴边,“你先尝尝这个吧。我们一定得出去吃饭,刚刚来的路上我看到...



“天哪蒂娜,别这样。”奎妮对着镜子里整理着她精心打理过的蓬松短发,“你难道不想我吗?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已经是五个月前了。”

“戈德斯坦恩小姐,我希望你能意识到自己这次做的事有多离谱。”蒂娜皱了皱眉,并没有回答妹妹的话,“我想你早都已经过了可以随随便便就跑来纽约的年纪了。”她将热好的草莓挞从微波炉里拿出来,又打开冰箱里看了看。

“不过,看样子我们可能得出去吃饭了...或者如果你不介意吃这份...呃,开封了半个月的冷冻披萨的话。”

“哦亲爱的...看来你平常是真的对自己很苛刻。”(蒂娜抽了抽嘴角)奎妮拿起切好的草莓挞递到蒂娜嘴边,“你先尝尝这个吧。我们一定得出去吃饭,刚刚来的路上我看到艾菲奥里还在营业呢。真好,我还以为它也像那家地中海菜一样搬走了呢。”

“你怎么会记得这些?”蒂娜愣了一下,咬了一口因为被再次加热而不那么酥脆的草莓挞,“你上次来纽约不都是很早以前了吗?”

“你不也都记得吗?”奎妮笑了,“我们一起去过的这些餐厅。”

蒂娜没有说话,她整了整大衣,又拿起了一个草莓挞。

“你做的草莓挞一直很好吃。”她咬了一口,露出了看到奎妮以后,第一个很浅的微笑。



“忒修斯...我实在不懂你为什么也要一起来纽约?”纽特看着自己身旁旁边那个高大一点的影子,“我真的不明白你是怎么保住你银行的工作的,我觉得你嘴里的那个比尔博斯先生就是个被从地狱召唤回来的恶鬼。”
“哦,这倒是个不失水准的评价。”忒修斯眨了眨眼,脑海里出现他上司那张令人反感的脸。“的确费了些时间。不过我上个季度业绩很好,加上之前他欠了我一点人情...呃,总之丽塔也在纽约,所以我...对,而且我并不是很放心你。”

纽特安静地听完忒修斯带点少有的磕磕绊绊的叙述以后,并没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哦得了吧...除了不放心我这个借口你就不能更专业一点吗?可是我觉得你有必要提前告诉我...我是说,天哪...你是怎么买到和我同一航班的机票的?而且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要和我一起来,在那天我回家的时候?记得吗,我还带了晚餐回来的那天?你还表现出一副对我很失望的样子?”

“那不如我请你在纽约吃顿晚餐吧。”忒修斯显然不打算回答任何一个问题,他加快了脚步,“艾菲奥里怎么样?很棒的法国菜,我觉得你会喜欢。莉塔应该马上就到了,所以我们快一点吧。”

“可是...嘿,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让女士等待是不礼貌的,纽特。”忒修斯继续加快了脚步,“还有,嘿,别用那个词骂我。我听到了纽特,第二遍我也听到了。“



“所以,讲讲那个柯瑞汉顿*先生吧。”蒂娜陷在艾菲奥里的暖色灯光里,语气比在机场的时候好出很多。这让奎妮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哦你知道。就是那种皮囊漂亮,但心里乌七八糟的男人。”奎妮皱了皱眉,“你几眼就能把他看穿,然后就想迫不及待从他身边逃离。”

“你看人倒是一向很准。”蒂娜小小的喝了一口白葡萄酒,“我得承认这点。”

“哦天哪...你每次这么直白地夸我都让我觉得受宠若惊蒂娜。”奎妮刚刚露出了一个很甜的笑容,邻桌的椅子就被拉开了。她还没来及回头,就看到蒂娜的脸上出现了那种,像是头痛了很久却强装自己没事的表情。


“哦,戈德斯坦因小姐。我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

“晚上好,莱斯特兰奇小姐。我也没想到会碰见你。”


奎妮在听到在邻桌这位刚刚坐下的漂亮的女士称呼蒂娜“戈德斯坦因小姐”的时候,就下意识小小吸了一口气。等到侍者上前询问那位女士需要什么餐前酒的时候,她迫不及待地看向蒂娜。

“她是谁?”

“哦,调来我们部门的那个英国女人。”

“看样子你并不怎么喜欢她。”

蒂娜挑了挑眉,“你在揣测人心这方面还真是有天赋,亲爱的妹妹。”


“嗨莉塔,好久不见了。”奎妮刚想说些什么,旁边桌子就又多出了两个人影。忒修斯大步走上前和莉塔·莱斯特兰奇拥抱,并且交换了一个短暂的吻。纽特跟在后面,也浅浅地和莉塔拥抱了一下。他们坐下后,开始交谈起各自的近况。


“啊,看样子我们的邻桌可以开茶派对*了。”奎妮压低声音看向蒂娜,后者的表情有些不合时宜的严肃,以至于看上去有一点点小小的滑稽。


“哦对了。”奎妮还想说点什么,却听到隔壁桌的那位莱斯特兰奇女士声音突然大了一点,“忒修斯,这位坐在我们隔壁的女士也在巴克莱银行的纽约总部工作。她是美国人,我们现在在一个小组里。向你介绍,蒂娜·戈德斯坦因小姐。”


奎妮看着高大一点的英国男人主动起身和蒂娜握了握手。而蒂娜的表情也在一瞬间恢复成那种她在工作照上的礼貌微笑。随后纽特也被带入了这场和邻桌的寒暄里,却在和蒂娜握手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自己的白葡萄酒。忒修斯急忙起身帮忙撤掉杯子,慌忙间却碰掉了莉塔的刀叉。而快步赶来帮忙的服务生不小心踢到了纽特脚边的行李箱,掉出来的微生物模型落在奎妮的脚边,后者看清这个竹节虫似的东西后,表情十分复杂。


纽约的十二月就是这样。天黑的越来越早,人们在路灯下行色匆匆。风总是很大,从第二大道看向艾菲奥里餐厅里面,会很容易被它温暖的灯光和漂亮的菜肴吸引。而今晚不知情的行人从外面经过时,可能还会因为靠窗这两桌年轻人的姣好面孔微微驻足,然后又快速汇入人群里,全然猜不到自己错过了什么样的精彩。


奎妮小口吃着沙丁鱼沙拉,同时注视着这几位表情纷呈的巴克莱员工和那个依旧脸红着的英国男孩。


这个餐厅又要给蒂娜增添点美好回忆了,奎妮暗暗地想。


*柯瑞汉顿,奎妮之前在打电话时和蒂娜提到的她喜欢过的人。

*茶派对,暗示忒修斯,纽特,莉塔都是英国人。

黄金咖喱体验
我的天我真的好喜欢K姐😂气质...

我的天我真的好喜欢K姐😂气质超棒

我的天我真的好喜欢K姐😂气质超棒

一只獾

【神奇动物】表白尼可勒梅和尤拉利希克斯

嗯,我先奶一口后面几部纽特也会加入邓布利多的这个国际联络网,最好再带着蒂娜一起啦!拉利是伊法魔尼的教授,又那么年轻,和蒂娜差不多的岁数,说不定她和蒂娜认识呢!

表白一下尼可勒梅和尤拉利·希克斯,两个可爱多! 
本来看到演员照片,我以为尼可会是那种儒雅的导师角色,或许有点点像HP小说里的邓老师,结果他是这样的风格,可爱的小老头,拖着脚步走路,一看水晶球里阿不思邓布利多说的事儿真发生了,就焦急地翻开“通讯录”,然而阿不思偏偏不在,幸好拉利在。两人对话中非常具有反差萌:年长又学识渊博的尼可慌张不自信,年轻资历浅的拉利却沉着坚定
尼可“哎呀我不行的呀!”
拉利“你可以!你能行...

嗯,我先奶一口后面几部纽特也会加入邓布利多的这个国际联络网,最好再带着蒂娜一起啦!拉利是伊法魔尼的教授,又那么年轻,和蒂娜差不多的岁数,说不定她和蒂娜认识呢!

表白一下尼可勒梅和尤拉利·希克斯,两个可爱多! 
本来看到演员照片,我以为尼可会是那种儒雅的导师角色,或许有点点像HP小说里的邓老师,结果他是这样的风格,可爱的小老头,拖着脚步走路,一看水晶球里阿不思邓布利多说的事儿真发生了,就焦急地翻开“通讯录”,然而阿不思偏偏不在,幸好拉利在。两人对话中非常具有反差萌:年长又学识渊博的尼可慌张不自信,年轻资历浅的拉利却沉着坚定
尼可“哎呀我不行的呀!”
拉利“你可以!你能行!我们相信你!”

前面特拉弗斯提到邓布利多建了一个非常小的国际联络网,显然尼可和拉利都是联络网的成员,魔法通讯录应该是网络成员人手一本。从尼可和拉利对话来看,这联络网很可能就是用来对抗格林德沃的。


古爷
虽然骨科好吃,但是这一对也很好...

虽然骨科好吃,但是这一对也很好吃的啊!!!
一起嗑啊!

虽然骨科好吃,但是这一对也很好吃的啊!!!
一起嗑啊!

Aao_

小道杂志真的是万恶之源|・ω・`)

大概是脑补了一下大家第一次看见这篇订婚报道的反应(好像有奇怪的人乱入hhhh(被打

【官方真甜(手动折叠)】_(´ཀ`」 ∠)_

小道杂志真的是万恶之源|・ω・`)

大概是脑补了一下大家第一次看见这篇订婚报道的反应(好像有奇怪的人乱入hhhh(被打

【官方真甜(手动折叠)】_(´ཀ`」 ∠)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