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蒸汽朋克

74413浏览    2275参与
Verwirrt.

☀ ʟɪᴠɪɴɢ ɢᴏᴅs ☽ 人 間 耶 穌〔 蒸 気 波 嘗 試 〕

“她要为她的主,为我,建立起祂们地上的国。”

匆忙的做了一个,来不及调色了。

(并不像是蒸汽风格的亚子)

下一个片也是蒸汽波,一定认真弄哈哈♥

 @鱼酱ooO 鱼鱼你康康!这个风格肿么样!

☀ ʟɪᴠɪɴɢ ɢᴏᴅs ☽ 人 間 耶 穌〔 蒸 気 波 嘗 試 〕

“她要为她的主,为我,建立起祂们地上的国。”

匆忙的做了一个,来不及调色了。

(并不像是蒸汽风格的亚子)

下一个片也是蒸汽波,一定认真弄哈哈♥

 @鱼酱ooO 鱼鱼你康康!这个风格肿么样!

Durian

【Steampunk/吉良忍】从你开始 五章

1.0. 这章还是有露铃关系的描写。坚持到20%了,看了下字数是2万3千多,后面还有不少内容。看了一下这章很重要。

1.5. 工作到现在,抽空更一章


05

 

云中留晓月,恋恋不思还。

——清原深养父(?——?)


岸边露伴正走去帝都大学的电报室,适逢有一封来自美国的电报传送了过来,是来自特斯拉的。研学家特斯拉素来与发明大王爱迪生不和,由于特斯拉性格怪异,而爱迪生则是以专利无所其极地盈利的商人。但他们二者都与岸边露伴保持着不同程度的联系,当然其中也有彼此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的原因。特斯拉与爱迪生此时都位于美国,而岸边露伴此时位于日本。...


1.0. 这章还是有露铃关系的描写。坚持到20%了,看了下字数是2万3千多,后面还有不少内容。看了一下这章很重要。

1.5. 工作到现在,抽空更一章


05

 

云中留晓月,恋恋不思还。

——清原深养父(?——?)


岸边露伴正走去帝都大学的电报室,适逢有一封来自美国的电报传送了过来,是来自特斯拉的。研学家特斯拉素来与发明大王爱迪生不和,由于特斯拉性格怪异,而爱迪生则是以专利无所其极地盈利的商人。但他们二者都与岸边露伴保持着不同程度的联系,当然其中也有彼此之间的距离实在太远的原因。特斯拉与爱迪生此时都位于美国,而岸边露伴此时位于日本。

 

恰巧,广濑康一也在电报室中。

 

“啊,岸边露伴教授。”广濑康一开口跟他打招呼,“你也是来接收电报吗?”

 

岸边露伴点了点头,“你呢?”

 

“一样。”

 

“你的电报是从哪里来的?”岸边露伴顺口问道。

 

“京都的间田敏和。他是我在乡下的玩伴。”从蒸汽电报机的下端吐出了一张印了黑色铅字的白纸,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片假名与汉字。康一把这张纸取出,夹在自己的腋下,走去泡咖啡。

 

电报室旁边便是茶水间。里面放了一个正燃烧着煤的灶头,上面放着一个咖啡壶。自黑船事件以来,日本被迫开埠,许多来自西方世界的事物乘着船来到这个曾经闭关锁国的东方国度。人们脱下原先的和服,换上舶来的洋装。江户——这个最靠近海洋的大城市——成了最受西洋文化影响的地方。康一与露伴此时正穿着舶来的洋装,用着蒸汽咖啡壶煮着咖啡。康一走去一边的木质柜子旁,取出一罐非洲运来的咖啡豆。他用勺子舀了一些咖啡豆放入咖啡壶中,露伴去取水,很快回来了。他把手中的水壶递给康一。康一把水壶中的水倒入咖啡壶中,盖上了盖子,让里面的咖啡豆软化,最后化成香醇浓稠的墨色咖啡。很快从壶嘴飘出一股白堇色的蒸汽。咖啡的香味随即飘逸到空气当中。康一关了灶头,走去拿了两个咖啡杯,中国白瓷制的咖啡杯被放在了咖啡壶旁的空位上,康一把咖啡倒了出来,均匀地分布在两个杯子当中。他往两个杯子里都倒满咖啡,其后把其中一杯递给了露伴。

 

露伴拒绝,这般提议道:“我先去把特斯拉给我的电报取了。你能把咖啡放在你的办公室里吗,康一?”

 

康一点点头,露伴立即退出茶水间,走去隔壁的电报室取电报。他刚刚的步调完全跟随着康一来了,完全忽略了自己必须要做的事。现在只能回去把自己要做的事理清。

 

露伴绝对不是那种对同性抱着爱恋的人,而是在康一身上似乎笼罩着一层会吸引人的光晕。每个人会不自觉地被那个光晕吸引,跟随着他做出正确的选择。在与康一交往的这些年里,露伴深知对方并不是个小人,而是个正直的人。

 

露伴看向了特斯拉给自己的电报。对方明显地表示对露伴研究的灵学与研学合作的项目的兴趣,并询问了以太能源相关的事。

 

看到此处,露伴赶紧走去找康一。

 

“康一,我们一直研究的研学与灵学合作的研究项目有了成效!就连特斯拉对此产生了兴趣!”

 

露伴兴奋地道,把手搭在康一肩上。

 

没错,研学与灵学合作研究的基础源于特斯拉一直在研究的以太能量相关的。特斯拉在地底矿中发现了以太矿产,并将其命名为“以太矿”,而通过燃烧以太矿获取的能量被他命名为“以太能量”。以太矿多数集中于火山附近。日本本岛及其周围火山众多,因而以太矿矿产资源丰富,这为日本本土的经济与技术发展提供了能源支持。

 

此时的特斯拉醉心于露伴告诉他的灵界相关研究,并给露伴提供了许多技术方面的帮助。

 

“太好了!”康一对他微笑。

 

“那么我们要再接再厉才行,努力铺出人间界与灵界之间的万寿菊(3)之路。”

 

“不过我还是要赶紧收拾去京都的行李。”康一朝他挥挥手,属于他的咖啡杯已空,而另一杯属于露伴的咖啡还满当当地摆在桌上,露伴拿起了它,一饮而尽,“我跟校方已经申请了假期,由花子等着我呢。”

 

“你真的决定去京都了?”

 

“嗯,我打算去京都待一个星期。”康一把桌上散乱的资料收拾好,堆叠在一边。

 

他缄默了一阵子才道,“当然会跟由花子一起。”

 

“好吧,那我祝你们旅途愉快。”露伴不假思索地道,“我就待实验室里继续研究算了。”

 

“你不去吗?我可是从铃美小姐那边听说了跟你小时候相关的事哦。”康一毫不客气地说道,“她说你跟她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

 

“……”露伴迟疑了一下,道,“可是我没有相关的任何记忆。”

 

“可能是因为你那时的年纪太小了吧。”康一道,“总之她对你的感情很深。”

 

“你这么说……我觉得是因为你想去京都吧。”露伴毫不犹豫地拆穿了他,“反正我还是在江户的研究室里继续研究研学吧,而且我本身的职业也是研学家……”

 

见康一连上出现了不悦,露伴立即改口,“算了算了,我还是跟你一起去吧。反正老窝在研学研究室里也挺容易发霉的。”

听到他这么说,康一立即把脸转了过去,道,“铃美小姐你听到了吗?岸边露伴教授答应要去京都去寻找你死亡的真相了。”

 

“原来你把铃美小姐请到这里来了啊。”虽然被康一欺骗,但露伴没有生气,“但我没有可以看到灵体的阴阳眼,你能把可以看到灵体的研学器具给我吗?”

 

“当然可以。”康一从口袋中拿出灵界视眼镜与能听到灵界的声音的耳机,递给了他。看来康一已预料到了他的反应,早早地准备了相关的材料。

 

“总有一种被你摆了一道的感觉。”露伴小声不满地嘟囔,依旧没有生气。他自然地戴上了耳机,将眼镜举到自己的眼前,少女曼妙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脑海中,而非眼中。少女的声音……不对,她尚未发出自己的声音。

 

“那,铃美小姐会跟我们一起去吗?”露伴随口一问。

 

“不。我变成了怨灵。”少女平静地回答,“永远被束缚在杀人凶手的附近。只要杀人凶手去到哪里,我就会跟着他去到哪里。”

 

“居然有这种事?”露伴讶异。

 

“灵界与你们人间界一样都是很奇妙的存在。”少女的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难过,但还是被露伴小心地捕捉到了,“我无法离开江户。”

 

“那在江户中调查不就行了吗?”露伴多嘴,“反正凶手就在江户城当中。”

 

“你可要想想。江户现在可是人口超一百万的大都市。”康一毫不犹豫地补刀,“这无疑等同于大海捞针。”

 

“……但是去京都调查也不一定有结果啊。”露伴反驳,“京都可是前都城,人口也超五十万了吧。”

 

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政府便把首都从京都迁往了江户。由于首都的变化,学术研究、经济贸易等主要命脉的重心也随即从京都迁往了江户。自然而然,研学家岸边露伴的研学研究室位于江户。

 

“不过,小露伴应该不知道如果是与被害灵体有渊源的人去调查相关的真相的话,真相会相对容易地浮现出来。”耳机里传来了铃美健气的声音。

 

“我还以为你会是那种氛围阴郁的存在。”露伴忍不住吐槽。

 

“毕竟你不了解灵界啊。”

 

“或许吧,毕竟专业不是这一行。康一更熟悉相关的吧,他可是灵学家。我干的不是这一行,所以不了解也很正常。”

 

“对了,我能感觉到……凶手的灵魂已经被分成了不同的碎片……或许此行对你们来说会是一个艰辛的过程。”

 

“凶手的灵魂被分成了不同的碎片?”露伴疑惑,一边的康一则是神色凝重。

 

“或许在江户的这位凶手只是‘他’的一部分,并不是‘他’的整体。”铃美的话语越发深奥,露伴感觉她说的话已逸出了他思考的常规。

 

“等一下,铃美……你说的话我不懂啊……”露伴的额上沁出了汗珠。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分裂,但‘他’的确是不完整的。”铃美没有正面地回答露伴的问题,而是自顾自地把话语说了下去。

 

“你们讨论得如何了?”仗助此时走入了康一的办公室,“亿泰无法走开,但他可以协助我们问铃美小姐相关的更多信息。”

 

“我也不大清楚。反正先去京都查找相关的线索比较好。”康一把双手交叉在脑后。

 

“唔,好。”仗助答应。

 

露伴有些担心地瞥向铃美所站的地方,他不像康一那样拥有一对窥探灵界事物的敏锐的双眼,透过那原始与先进兼备的灵研学——露伴姑且这么称呼道——眼镜,他才能朦朦胧胧地看到她的身影,放任于想象才能得出她的真实姿态。

 

直到康一喊他的时候,他才反应过来。

 

“别看了,露伴老师。等我们的灵学眼镜再发达些,你就可以看清楚铃美小姐了。”

 

(3)出自《寻梦环游记》


TBC

王已

一个拖了很久的蒸朋女儿。
scissors(塞瑟斯)

(挑了两个自己比较喜的滤镜

一个拖了很久的蒸朋女儿。
scissors(塞瑟斯)

(挑了两个自己比较喜的滤镜

Mr.非也【备考】

来一波约稿
不织布,蒸汽朋克都可以🉑
❤️欢迎约稿哦。老顾客有福利

来一波约稿
不织布,蒸汽朋克都可以🉑
❤️欢迎约稿哦。老顾客有福利

卡斯蒂亚家的蓝斗篷

【双男主/蒸汽朋克/血族&血猎/正剧向】当冰雪消融之时(6)

(六)

当柯尔·谢瓦利埃赶到那家餐厅的时候,彼得·英格玛并不在那里。他估摸着这个自说自话的小伙子大约是去巡逻了。于是他随便拉了张椅子坐下,随便点了些食物。原本他是想要几杯酒的,或许那样会显得自然一些,更利于他的观察,就像那些刚刚下了班的工人们那样——不过现在还是太早了些,那些工人们至少要等到十点才会从工厂里走出来,而现在,不过是夕阳西斜的黄昏而已。


他看到如血的残阳将云层染的通红,与街边刚刚点起煤油灯的小酒馆的暖黄色灯光交相呼应。黄昏……如果说白天的日光是猎人们保护伞,那么黑夜暗淡的月光则是吸血鬼们的引路人,而作为晨昏分界线的夕阳,是猎人们提高警...

(六)

当柯尔·谢瓦利埃赶到那家餐厅的时候,彼得·英格玛并不在那里。他估摸着这个自说自话的小伙子大约是去巡逻了。于是他随便拉了张椅子坐下,随便点了些食物。原本他是想要几杯酒的,或许那样会显得自然一些,更利于他的观察,就像那些刚刚下了班的工人们那样——不过现在还是太早了些,那些工人们至少要等到十点才会从工厂里走出来,而现在,不过是夕阳西斜的黄昏而已。

 

他看到如血的残阳将云层染的通红,与街边刚刚点起煤油灯的小酒馆的暖黄色灯光交相呼应。黄昏……如果说白天的日光是猎人们保护伞,那么黑夜暗淡的月光则是吸血鬼们的引路人,而作为晨昏分界线的夕阳,是猎人们提高警惕的警钟。

 

“如果你的同伴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完成他的任务且他的失职不影响吸血鬼猎人的任务,作为一名称职的猎人,他应当继续执行他的任务。”吸血鬼猎人手册上这么写着。直到柯尔例行巡视这篇区域,在待到工人们三三两两地从工厂里出来的时候,他依旧没有见到彼得。这有些反常了,柯尔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头发。现在他应该做的事情是将这一情况上报给“实验室”,再由实验室通报给负责这块区域巡逻的猎人们。但他并不想上报,因为这除了会给彼得带来玩忽职守的不轻不重的处罚外,并不会有其他任何好处。巡逻猎人的工作并不危险——不涉及与吸血鬼的直接交锋,最多就是个打探情报的便衣警察,设定这种处罚的官员简直就像是在哄着五六岁的小孩“吸血鬼会抓走不听话的小孩子,吸光他们的血!”

 

柯尔向来不是遵守规矩的人,他并不打算把这件事上报给总部。他整理了自己的装备,站起来——等见到彼得,我准得问他去干了什么,他想。

 

吸血鬼猎人是份不受欢迎的工作——针对上流社会。吸血鬼猎人吃力不讨好:辛苦追查了几年的吸血鬼突然间销声匿迹;每次搭档刚磨合好就死在某一次任务中;男猎人没人敢嫁,女猎人没人敢娶,猎人夫妻中每年至少会多出一位寡妻或鳏夫——但这还是幸运的,因为经历过这些起码说明这位老猎人活了下来。猎人的老不代表年龄而是指经验。判断一个猎人是否是老猎人的方法是看他在笑起来的时候,眉间是否有深深的皱纹。“眉头皱久了就展不开了。”塔利亚达的纺织女工都这么说。她们年轻的挤在脏乱的工人宿舍里听老太婆这么说,过了些年后在纺织机前对自己说,三十多岁的时候——她们已经是老太婆了——躺在薄木板上听人这么说,然后被一把土埋掉。她们大概是愿意做吸血鬼猎人的,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是她们从小没吃过几口饱饭的身体让她们错过了被机构选中的机会,而她们的子女的处境更糟——更加瘦弱的身体甚至难以承受出工厂工作的艰辛,以至于他们在更早的时候辛劳,酗酒,然后死去。对于上流社会的人来说,吸血鬼猎人出生入死,却难以取得功绩;他们中追求荣誉,更愿意在军队里摸打滚爬,冲锋陷阵——只有那个着手建立国家统一的血族研究与驱逐机构的奥姆伯班其家族才会养育贵族吸血鬼猎人。更多的吸血鬼猎人是像彼得那样贫穷却能让吃泡饭的市民,以及柯尔这样偏远中部平原远道而来的打拼者。

 

因此,为了吸引符合条件的年轻人,猎人的待遇相当不错。比如这间双人宿舍,比起工厂里的工人宿舍和床底下藏着老鼠和苍蝇的小旅馆要好上太多。“英格玛。”他叫了一声,没人回应。他本想等彼得回来问个究竟,可当他靠着座椅从皑皑白雪的梦中惊醒的时候,英格玛依旧没有回来。柯尔掏出怀表,时针指在一点钟的方向,他的心脏忽然像火车的轮轴那样疯狂的转动起来。

 

他想起了当他再餐馆蹲守时那种不自在的感觉。

 

他和彼得分到的住处离“实验室”并不远,只是隔了条街。柯尔推门而入,想找值夜班的猎人,却只见着登记室的文职人员。

“您是说您的搭档失踪了是吗?……哦,哦……还没回来……哦。那好,我在这里登记一下。您的姓名写在这里。”文职人员一边打着哈欠一边说。

“你可别慢慢悠悠的了!”柯尔将笔一甩,猛地站起来。“现在不是走流程不走流程的问题!我现在需要找值班的猎人!通知他们找人!彼得·英格玛是在执行任务的时候失联的!”

“那也得等啊,等猎人换班的时候。总不能现在就把所有猎人都召集起来吧。”文职人员撑着脑袋,瞟了一眼柯尔的领夹,让他突然想取下这两枚带着两轮光芒的太阳造型饰品——若是这上面的光晕能减少一轮,花纹再精细些就好了。“而且先生,放轻松,猎人彻夜未归是件非常正常的事情。您刚来,我知道,您不太熟悉这里的规矩。”

柯尔本想争辩几句,然而他刚开口,就觉得他的猎人的直觉等等在这个困倦的文职人员面前无比无力。于是他匆匆填完登记表便摔门离开。他得自己去解决这个问题——不,应该找一个懂行的猎人和他一起解决问题。可是他上哪儿找这么一个懂行人呢?为了安全,机构为猎人安排的住处分散,而他也没打听过其他猎人的住处……

他刚跑到大厅,就见着一个深蓝色的身影从对门的旋梯走下。“谢瓦利埃先生,有什么事吗——我记得您这时候已经下班了。”卡斯蒂亚说,一时间柯尔看着他扬起的眉毛,觉得他像是在寻自己开心似的;但既然正巧碰到了卡斯蒂亚,那不如……。“卡斯蒂亚,你说过,我有什么困难可以找你对吧。”他以极快的语速描述前因后果。事后柯尔想起来觉得十分不可思议,他——吸血鬼猎人——居然向一个药物研究院请求帮助,去找另外一个猎人,还是在最危险的深夜。更不可思议的是,卡斯蒂亚居然毫不犹豫地答应了。

 

“我明白了。您带我去您觉得有问题的地方,我大概能帮上些忙。”

 


Durian

【Steampunk/吉良忍】从你开始 四章

04


鱼梁时隐现,两岸正迷蒙。

——权中纳言定赖(995—1045)


浩作总算从龟友贸易公司中归家了,在他回家的那样一刻,忍已经熟睡。他的公文包中装着一只新鲜的、从年轻女性身上剥下来的断手,上面还沾染着新鲜的红色血迹。见忍已陷入熟睡,他便随心所欲地把那只断手藏在了自家的浴室中。


他装作一脸安然无恙地走回自己与忍同寝一塌的卧室中。忍被他的动作惊醒,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着他的脸。川尻浩作把身上的蓝色外套和服脱下,拉开木质衣柜的门,想从衣柜中取出一套宽松舒适的和服,打算在洗澡的时候与那只断手相处。不仅在忍离开江户回到娘家的那一个月的时间内,之前...

04

 

鱼梁时隐现,两岸正迷蒙。

——权中纳言定赖(995—1045)

 

浩作总算从龟友贸易公司中归家了,在他回家的那样一刻,忍已经熟睡。他的公文包中装着一只新鲜的、从年轻女性身上剥下来的断手,上面还沾染着新鲜的红色血迹。见忍已陷入熟睡,他便随心所欲地把那只断手藏在了自家的浴室中。

 

他装作一脸安然无恙地走回自己与忍同寝一塌的卧室中。忍被他的动作惊醒,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看着他的脸。川尻浩作把身上的蓝色外套和服脱下,拉开木质衣柜的门,想从衣柜中取出一套宽松舒适的和服,打算在洗澡的时候与那只断手相处。不仅在忍离开江户回到娘家的那一个月的时间内,之前他经常乘坐蒸汽船出差到大陆的上海,与当地的黑帮头目见面。他在那里染上了每天都要抽一点O片的恶习。尽管是浅尝辄止,但毒O总会在他的脑海中构造出奇妙的幻觉,他开始觉得自己附近出现了无数只令人垂涎欲滴的手,它们在他的幻觉中化为了智慧树上结着的果实般的甘美事物。

 

在那片诞生着罪恶之花的大陆上,战乱与动荡不安地笼罩了那片不祥的大地,但龟友贸易还是在那片大地的距离海边最近的港口上,通过O片贸易赚取了大量利润。那片大地上羸弱且腐败的政府多次颁布了相关法律禁止相关货品流通,战乱却使得这些变成一纸空文。

 

川尻浩作承认自己在这段时间发的都是战乱财,但发战乱财的何止他一人呢?许多“贸易公司”借助横滨这个优良港口,与欧洲人、俄国人、美国人与中国人贸易,还有一年与美国缔结的条约就要截止了。

 

龟友与那些“贸易公司”不一样,它把总部搬到了江户,打算在江户发展别的业务。至于面向大陆的鸦片贸易,现在虽是业务之一,但比例已逐年降低。当年它通过O片贸易,积累了大量的原始财富。就如当年称霸海上的东印度公司。在O片禁令逐渐在那片大陆上被推广的那一瞬,龟友总算把握住了机会,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家集房地产开发、研学技术研发等多项于一体的巨鳄。

 

川尻浩作蛰伏在这条巨鳄的内部,他以杀人为舒缓在企业内部积攒的苦累的方法,同时在那片大陆上染上的烟瘾令他的这种欲望更为浓烈。他洗完澡,用毛巾擦了擦黑色的头发,看向了床上躺着的忍。忍已酣睡,褐色的头发稀稀拉拉地碎在白色的枕间。她身上的红色枝梅纹路的和服松垮垮地披在身上。浩作轻声叹息,也脱下身上的和服,躺在了忍的身旁。他的身上飘荡着清香的肥皂的香味,与忍身上同样的肥皂香味交融,混合在一起。

 

当他进入被窝的时候,忍睁开了眼睛,蜜橙色的瞳孔中映出了浩作的脸,“你回来了?”

 

“嗯。”浩作短促地回答。

 

“你的态度还是跟回娘家之前的一样的老样子。”忍毫不犹豫地指摘,“总是这么冷淡地对待我。”

 

其实,忍说的是仅有一半是实话,而另一半则是在担心睡在楼上的早人的状况。此时的浩作未见过早人,不知道位于楼上的早人是自己的孩子,还是来自20年后的江户。

 

忍习惯了浩作的冷淡,不介意他的态度。她的牢骚只是一种来自潜意识的反击,浩作微微地蹙起了眉头,没有反击她的话语。他用手指抚摸着忍的脸颊,忍没有拒绝,只是默然地握住了他的手。

 

“你变了……”忍低声呢喃,似乎刚刚的抱怨她已经忘记。回到娘家的这一个月,她没有办法与浩作联络,不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出于女性的直觉,她感受到他身上的转变,细声且强硬地问道。

 

“没……没什么……”浩作迟疑了一下,道。

 

“其实,我想去工作。”她忽然说道。

 

“怎么那么忽然?”

 

她这样的想法并不是忽然产生,而是一直以来存在。心底里的反叛精神令她想在这男主外女主内的日本社会中寻找一份得体的工作,好让自己与丈夫川尻浩作和谐地生活下去,而不是维持这样冷淡的关系。

 

“总觉得再这样我就要发霉了。”忍叹了口气,“一直以来我做的都是家庭主妇的工作。好歹我以前在这边修读过护士相关的课程,所以我觉得可以利用这些学到的知识在江户城中找到一份工作。”

 

“可是……女人就必须待在家里做家务相夫教子啊!这是从历史与祖宗那时流传下来的规矩吧。”

 

他的语气如此自然,云淡风轻。

 

川尻浩作的脑海中依旧是那些老旧的想法。日本离那些闭关锁国的日子已有好几十年了,怎么他的脑海里还是这些过时的玩意?忍听着他这么说,有些不甘心地咬着下唇。她不知道该以何种方法去驳斥他脑海中这些陈腐的想法。不过再认真一想,她根本没有办法反驳它们,因为它们如此的根深蒂固,存在于每个日本国国民的心中。

 

她只能沉默下去,以冷淡的态度反击。

 

其实她真的很想反驳一句,“你的脑子究竟是不是被那些老旧思想填满了,成了快生锈的老人了。”最后还是默不作声,只好双手抱着枕头看向窗外。从家中的窗外看出去,能看到大片大片的绿色农田,以及从深蓝色逐渐转变为靛蓝色的天空。此时,天快要亮了。

 

以及Q。

 

为什么Q会在这个尴尬的时刻来到这里?

 

忍吓了一跳,身体止不住颤抖。一方面惊奇于Q的忽然出现,另一方面害怕睡在自己身旁的浩作发现自己身上的异样。浩作背对着她,背部贴着她的,他的肌肤有些冰凉,她的皮肤上渗出汗珠,悄悄地渗在他的肌肤上面。由于背对着他,忍看不到他的表情,但忍看到了Q确实在一步一步地穿过自家的窗户,走到她的面前。

 

“忍。”Q唤出她的名字。明明自己根本没有把名字透露给Q听,那么他为什么会知道自己的名字?

 

忍惊讶不已,可是此时让身后的浩作发现自己的异样,情况则会变得更为危险。

 

“……”忍不知所措,只好用手捂住嘴巴,楼上的早人,面前的Q,身后的浩作……三重的攻势之下,她的心仿佛要在时间停顿的这刻跳出来。

 

Q忽然伸出手来。他的手上戴着白色手套,上面起了些皱褶。忍以为他打算抚摸自己的脸庞,处于心理中对陌生人的恐惧,她忍不住皱起眉头。似乎感觉到她的抗拒,Q的手在半空中就定住了。

 

“请小心一点。”Q简短地说道。可这句话里蕴含着太多的担心,忍没有察觉到,只是疑惑地看着他。

 

但他无法对她说太多的话语,只好转过身去,背对着忍,离开了她的身旁。

 

Q的身影迅速湮灭在川尻家的空气当中。天已大亮,白光溢满了整间屋子。四周仅剩下死一般的寂静。

 

“忍,你还醒着吗?”浩作低声呼唤她。

 

“唔。”

 

忍以为他会说出一些令她胆战心惊的话语,譬如他已察觉到刚刚的紧张与失态,有些不情愿地以鼻息回应他。

 

“我在想……我们的孩子该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他的声音低沉,带着令忍无法抗拒的魔力,话语当中的内容令忍感到一丝沉重。

 

孩子……在他们结婚之后,他们很少水O交融过。忍以为是因为他工作忙才不愿意与自己O合,但这句话似乎蕴含着一种他希望再与自己进行夫妻生活的欲望。比起现在的冷淡的关系,忍的内心中更希望能修复这样的关系。她并不是不爱川尻浩作,只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沟通实在太少。她一时间不知道该从哪个方面去爱背后的那个人。

 

“叫……早人吧……”她紧张地回答。

 

“嗯,好,就叫这个名字。”浩作应允,然后换了个话题。

 

“还有就是……刚才对不起了……”很罕见的,浩作居然会道歉,“你说你想要出去工作,果然还是让你出去工作比较好,一直以来在家里当家庭主妇一定很闷吧。”

 

“啊……这倒是没有。”忍轻声地回应他,“我很开心你会答应。”

 

“不过我这边不认识医院相关的人,所以工作估计只能你自己找了。”

 

“没关系。”忍答应。

 

对川尻浩作来说,忍出去找工作倒是个好机会。他潜藏心中许久的,一直隐瞒着忍的杀人欲望与剥夺年轻女性的手的欲望总算借助妻子外出工作的机会尽情发挥。

 

浩作在内心中窃喜,他几乎要把这种情绪外露出来。转过身来看忍的背部,听到丈夫答应让自己外出工作,她很快就酣睡了过去,肩膀稍稍地起伏着。她那头如河川般的褐发散落在床上,安稳的睡脸上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看来她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浩作轻轻地叹口气,翻了个身,也睡去了。


TBC


消除伏字版:点我这里

Mr.非也【备考】

“The key forgotten by the witch”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小客人那边不要了,但我觉得设计出来的感觉还是很好的就把它做了出来
有些可惜带不走它了哎

“The key forgotten by the witch”

因为一些特殊原因,小客人那边不要了,但我觉得设计出来的感觉还是很好的就把它做了出来
有些可惜带不走它了哎

SEPWEEN
就是一个不怎么走心的板绘 一开...

就是一个不怎么走心的板绘


一开始想的是蒸汽朋克风格的Landscape

结果太懒了

最后是仿照da Vinci的Invention Script画的

就是一个不怎么走心的板绘


一开始想的是蒸汽朋克风格的Landscape

结果太懒了

最后是仿照da Vinci的Invention Script画的

豹男BOBBY
一只黑色的小狐狸,也是文画合作...

一只黑色的小狐狸,也是文画合作的。(私设勿用)

一只黑色的小狐狸,也是文画合作的。(私设勿用)

静之蝉

蒸汽朋克

@出镜&后期:围观
摄影:一寸灰
同行:小郎

蒸汽朋克

@出镜&后期:围观
摄影:一寸灰
同行:小郎

渣摄影枫和渣后期镜

轻蒸汽朋克 其二


这个眼镜道具,赞~

轻蒸汽朋克 其二


这个眼镜道具,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