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蓝忘机

19.8万浏览    19392参与
wc九墨

这是无线,这是无限,这是我的魏无羡
这是汪叽,这是忘记,这是我的蓝忘机
这是低吟,这是浅吟,这是我的江晚吟
这是碧蓝,这是天蓝,这是我的金如兰
这是年追,这是快追,这是我的蓝思追
哈哈哈哈哈满足我沙雕欲望🌚算了我还是更文吧
这是公鸡,这是母鸡这是我的蓝忘机

这是无线,这是无限,这是我的魏无羡
这是汪叽,这是忘记,这是我的蓝忘机
这是低吟,这是浅吟,这是我的江晚吟
这是碧蓝,这是天蓝,这是我的金如兰
这是年追,这是快追,这是我的蓝思追
哈哈哈哈哈满足我沙雕欲望🌚算了我还是更文吧
这是公鸡,这是母鸡这是我的蓝忘机

桃三岁的魔性笑声
半夜睡不着激情摸鱼√画几个印象...

半夜睡不着激情摸鱼√
画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
*有些地方会与原作有些出入,因为大头Q版有些动作无法解锁qwq
蓝湛第二次醉酒→前世一把刀
       ↑                            ↓
   观音庙告白  ← ...

半夜睡不着激情摸鱼√
画几个印象比较深刻的。
*有些地方会与原作有些出入,因为大头Q版有些动作无法解锁qwq
蓝湛第二次醉酒→前世一把刀
       ↑                            ↓
   观音庙告白  ←  香炉番外🚗
*作者的车技是真的好,看的我都面红耳赤_(:з」∠)_

琉笙夜雨
呃,还是不怎么会上色,有什么素...

呃,还是不怎么会上色,有什么素材就是往上怼,我也不知道蓝二哥哥这花花绿绿的衣服是咋穿上的。背景。。。没有背景。
QAQ。

呃,还是不怎么会上色,有什么素材就是往上怼,我也不知道蓝二哥哥这花花绿绿的衣服是咋穿上的。背景。。。没有背景。
QAQ。

栀夙

(现代paro)游乐园之约

一个小甜饼,两人同为大一
人物ooc
羡羡微量女装,不喜勿入

   “蓝湛蓝湛,明天就周六了,我们去游乐园玩呗!”魏无羡放下手中的手机,懒懒的靠到蓝忘机身上,百无聊赖的伸出手把玩蓝湛的一只手,蓝忘机也任由他动作,只是眼睛不离书“快期末考了。”

    一听这话,魏无羡腾的一下坐起来“复习实在是太无聊了,而且就算我不复习,也能考好啊。”说着说着,魏无羡便蹭到了蓝忘机怀中,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按下他的书,“蓝湛!和你说了这么久你都不看看我,书好看还是我好看啊?况且这些知识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蓝湛见状单手搂住魏无羡,又用另一只手...

一个小甜饼,两人同为大一
人物ooc
羡羡微量女装,不喜勿入

   “蓝湛蓝湛,明天就周六了,我们去游乐园玩呗!”魏无羡放下手中的手机,懒懒的靠到蓝忘机身上,百无聊赖的伸出手把玩蓝湛的一只手,蓝忘机也任由他动作,只是眼睛不离书“快期末考了。”

    一听这话,魏无羡腾的一下坐起来“复习实在是太无聊了,而且就算我不复习,也能考好啊。”说着说着,魏无羡便蹭到了蓝忘机怀中,一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手按下他的书,“蓝湛!和你说了这么久你都不看看我,书好看还是我好看啊?况且这些知识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蓝湛见状单手搂住魏无羡,又用另一只手捏住他气呼呼的脸,道“温故知新。”

  魏婴轻拍掉蓝忘机的手“哼,我不管,明天你一定要陪我去游乐园,我之前说什么你都不会拒绝的。人家都说七年之痒,我们才在一起三年,你是不是就开始嫌弃我了?嘤嘤嘤,蓝二哥哥你好狠的心啊。”言罢将脸埋进蓝湛颈间,肩膀微微耸动。

  蓝湛拍拍怀中撒泼耍赖的人的背“好,依你。不嫌弃。”

  话毕,那原本泫然欲泣的人抬起脑袋,笑嘻嘻的亲了一下蓝忘机“mua,就知道蓝湛你最好了。”

  夜幕揭过,白日到临。蓝湛作息极其规律,因此两人到达游乐园门口时,人并没有很多。两人上半身为情侣T恤,一黑一白,下半首为同款牛仔裤,加上一双运动鞋,显得十分休闲,再配上两人俊秀的容貌,往那一站便如同画一般,前提是魏无羡没有大半个身子都挂在蓝湛身上。

  魏婴懒懒的打了个哈欠“好蓝湛,为什么我们要来的那么早啊,明明可以再睡会儿的”“周六,人多”蓝湛边说边想伸手拿过魏婴一反常态背着的包,魏婴似是一下子清醒,马上站直“诶,没事的,蓝湛你都有一个包了,怪不方便的,我自己来就好啦,我们进去吧”说着便牵着蓝湛的手往里走去。

   鬼屋
  魏婴第一个去的地方就是鬼屋,刚走近便感受到一阵阴沉沉的氛围,进入之后更是感觉凉气袭来,四周被黑暗笼罩,只有诡异的灯光忽明忽暗,耳边充斥着恐怖的音效。
   其实这里魏婴和江澄早就来过多次,他不仅从没被吓到,反而每次都能让工作人员受惊。
    但现在,魏婴整个人都缩在蓝湛怀里,双手环抱兰站的腰“呜……蓝湛我怕,你抱紧我”看着怀中微微颤抖的人,蓝湛不自觉加重了抱着他的力量。他记得这个人以前似乎没这么胆小啊,罢了罢了。于是两人便在魏婴时不时的尖叫和蓝湛面无表情的搂紧怀中小娇妻的情况下走出了鬼屋。

   过山车
“蓝湛蓝湛,我和你说啊,等下这个会有九十度的俯冲,超级刺激的!”看着那人明媚的笑脸,纵然天天都能看到,蓝湛的心跳依旧漏了一拍。
   游戏开始,蓝湛感受着手中微微加重的力量,偏头看向那人,那人也回以他一个灿烂只记得笑容。
   过山车速度很快,周围人大都在尖叫,而蓝湛眼中脑中只有面前这个迎着风肆意叫着的青年,风调皮的将青年原本服帖的头发吹得乱糟糟的,却更是为他增添了一丝张扬和可爱。但更令蓝湛心动的,应是到达最高点往下俯冲时的那声“蓝湛,我爱你!”
  风将青年的声音吹散,再将其全部吹入蓝湛的心间“魏婴,我也是。”他看着青年,轻轻说出这句话,将那十指紧扣的双手扣得更紧。

   旋转木马
  玩了许多刺激的项目之后,魏婴带着蓝湛到了一处充满童趣的地方-旋转木马。“蓝湛我要玩这个,你陪我玩”看着一众小朋友都在排队,蓝湛犹疑了一下“幼稚”
  “我不管,我要玩,羡羡还小!蓝二哥哥,你不玩就给我拍照吧”
   看着那人如同小孩一样兴高采烈的挑了一匹自己喜欢的木马,又在小朋友充满希冀的眼光下,心不甘情不愿地挪到了一匹小马上,那委屈的神情令蓝湛无奈又宠溺地摇了摇头。
  但随着音乐的响起,那人又重新展露笑容,摆出一个个调皮古怪的动作来,蓝湛连忙将镜头对准,拍下他心上的无上珍宝。
  太阳给青年的脸上撒上一层细碎的光,蓝湛立于树下,嘴角带着清浅的笑,静静注视着他。

  情侣竞赛
蓝湛看着面前这个“妙龄少女”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一头如瀑长发垂至腰间,黑色上衣勾勒出玲珑曲线,配上牛仔短裙,一张小脸略施粉黛,当真是倾国倾城的妖精“蓝二哥哥,我美吗?”送上一个wink,双手缠住蓝湛的便开始甜腻腻的发问。蓝湛不答,低头翻找自己包中的东西“诶~二哥哥你耳朵红什么呀,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了哦?”随后便见蓝湛拿出自己的衬衫围在他的腰间,确保到了膝盖了之后才看向魏婴“只许给我看”看着蓝湛一脸严肃的表情,魏婴笑着凑上去给他一个吻“你怎么这么霸道呀,我的蓝二公子,好好好,我知道啦”

  其实魏婴拖着蓝湛来比赛目的只是为了那一对腕表,一黑红一蓝白,蓝白的他找了好多地方都没有,偶然听说今天这个活动,自然不会错过。

  比赛分为两个部分,先是抢答题回答错误将被罚苦瓜汁,后是两人合作完成指定任务。

  抢答题主要考验男方对女方的关心在意程度。蓝湛魏婴无疑是吸人眼球的,毕竟两人颜高腿长气质好。在魏婴落座后,蓝湛细心将衬衫解下,披在魏婴大腿上,确保没问题后才走到另一侧。现场观众更是被这暖心动作圈了粉。
   “女朋友昨晚起了几次夜?”魏婴抢到答题权“没有”异口同声。
     第二题“女朋友的体重?”依然是魏婴,因为在题目还未念完时,她便举起手中的牌子“63kg”
     后面的几题依然如此,主持人便问,“对你的男朋友这么有信心?”“那是自然,况且如果他连这些都不知道,还怎么做我男朋友”说着朝蓝湛露出一个张扬至极的笑来。
    “最近一次牵手?”“刚才”
     但是有一个问题却让两人罚了苦瓜汁,“男方最近一次主动亲吻女朋友?”羡“昨晚临睡前”叽“昨晚他睡着后”饶是魏无羡也红了一张脸,四周起哄声起,蓝湛起身将魏婴抱于怀中。
     问答题后,凭借着两人良好的身体素质和默契,两人轻松完成了抱着女友深蹲30下,蒙眼喂食,双人合作抢绣球等活动。
    两人毫无疑问赢得了比赛。魏婴开心的从颁奖小姐手中接过腕表,冲她露出个笑来“小姐姐长得真好看”
    待到魏婴找到蓝湛时,发现他又一个人别扭上了,不肯看自己,“怎么啦,蓝二公子?”“魏远道”看着蓝湛别别扭扭的样子,魏婴嬉笑着挤到蓝湛怀中,亲亲他的脸颊“蓝湛不是吧,这种陈年旧醋你还吃?我刚才就是看她长得还行夸她一下,采之,蓝采之?”
    “哼”蓝湛拿过腕表,将黑红的替魏婴带上“你是我的”“好好好,我是你蓝二公子一个人的”说着也将蓝白的替蓝湛带上“好啦,这下你也是我的人啦”
   “蓝湛!我走不动了,背我”蓝湛并未多言,蹲下身将魏婴稳稳背于背上,两人就这样,静静的,向着余晖走去。

花间一壶酒

【忘羡】魏无羡配上撒娇是不是有什么不对?

听广播剧和 @恬盗阿戈 半夜聊骚聊出来的脑洞,小段子字数勉强凑篇作文

现代cv设定,一起配广播剧啦~

表白一发路老师和魏超老师!

————————————

江澄靠在监听室的墙上,带着耳机,斜着眼透过面前巨大的玻璃窗看着里面正配着音的两个人。

今天他的戏已经配完了,不得不说,这段戏着实是勾起了不少他和魏无羡小时候的回忆。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他也该下班回家休息了。江澄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剧本,魏无羡的台词前面几乎每句都用中括号标注了一个“撒娇的语气”。

据江澄所知,魏无羡除了会在江厌离面前撒撒娇,从来都是要么浪要么撩要么又浪又撩,哪会对其他人尤其是男生撒娇?

更何况魏无羡这人跟蓝忘机从来...

听广播剧和 @恬盗阿戈 半夜聊骚聊出来的脑洞,小段子字数勉强凑篇作文

现代cv设定,一起配广播剧啦~

表白一发路老师和魏超老师!

————————————

江澄靠在监听室的墙上,带着耳机,斜着眼透过面前巨大的玻璃窗看着里面正配着音的两个人。

今天他的戏已经配完了,不得不说,这段戏着实是勾起了不少他和魏无羡小时候的回忆。

按理说这个时间点他也该下班回家休息了。江澄低头看了眼手上的剧本,魏无羡的台词前面几乎每句都用中括号标注了一个“撒娇的语气”。

据江澄所知,魏无羡除了会在江厌离面前撒撒娇,从来都是要么浪要么撩要么又浪又撩,哪会对其他人尤其是男生撒娇?

更何况魏无羡这人跟蓝忘机从来两看相厌,他倒想看看,魏无羡倒要怎么对着这棺材脸撒娇。

说来,江澄至今没有搞清楚魏无羡到底为什么要接这部跟蓝忘机一起当男主的中抓广播剧。

魏无羡和蓝忘机各自看了看剧本,清了清嗓子。

这一段是《魔道祖师》里面他们少年在藏书阁的一段,简单来说就是一个不停撩骚一个不动如山,倒挺符合魏无羡和蓝忘机本人的性格。

魏无羡凑到话筒边,一开口,把外面的江澄雷得一个踉跄。

魏无羡:“忘机兄?湛兄?蓝二公子,蓝二哥哥,我错了。”

这声音之粘人和委屈,好像魏无羡是个被爱人闹脾气无视的小姑娘,关键在于自然无比,好像这么说过很多次一样,听得江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简直不敢相信这是他从小玩到大的发小发出来的声音。

但他更没想到接下来的对他来说更是五雷轰顶。

“……好吧。”

“忘机兄,你的字真好看。”

“你不要这样看我。”

“别呀,说两句又不理人了。”

“蓝二公子,蓝二哥哥,赏个脸呗,看看我~”

“别这样,我错了嘛……”

【这里请自行代入广播剧】

江澄感受到他的世界观在崩塌。

他一脸便秘地把目光从剧本上移开,想看看魏无羡配的时候是个什么德行。

众所周知魏无羡配戏的时候喜欢乱动,做出什么动作都不为过。

但江澄看清楚的那一瞬间还是想自戳双目。

魏无羡边配边扭,整个人都蹭到蓝忘机身上去了,还不安分地拱来拱去。蓝忘机身形晃了晃,就在江澄惊呆的目光中伸手揽了一把魏无羡,继续面不改色地配着,每个字咬地极为精准。

江澄脸黑如碳地放下耳机和剧本,看了眼死死捂住嘴笑得一脸不可言说的工作人员和导演,推门走了出去。

他大概知道魏无羡为什么会接这剧了。

——————end——————

都说了很短了

大噶听广播剧了吗!!!

阿燁上不了國道
想看老祖羨使出渾身解術調戲含光...

想看老祖羨使出渾身解術調戲含光君的故事
在危險的邊緣試探hhhhh

想看老祖羨使出渾身解術調戲含光君的故事
在危險的邊緣試探hhhhh

鹤忱
夏天就应该窝在冷泉旁边吃冰皮

夏天就应该窝在冷泉旁边吃冰皮

夏天就应该窝在冷泉旁边吃冰皮

蓝柔则

【忘羡 求文】

【求文】

有没有哪位小可爱看过一个忘羡的孕期日常,是不是abo我也忘了,中间有个情节就是羡羡趁汪叽不在家偷玩游戏,被汪叽发现了,然后他把打游戏用的平板放到透明的桌子下面了(看到这一点的时候真的笑死哈哈哈)有哪位小可爱知道吗,求这篇文阿 ​​​😭

【求文】

有没有哪位小可爱看过一个忘羡的孕期日常,是不是abo我也忘了,中间有个情节就是羡羡趁汪叽不在家偷玩游戏,被汪叽发现了,然后他把打游戏用的平板放到透明的桌子下面了(看到这一点的时候真的笑死哈哈哈)有哪位小可爱知道吗,求这篇文阿 ​​​😭

不说话(金凌他家仙子)

【魔道】汝欲成仙

本文主cp:忘羡,曦澄;副:追凌追,聂瑶,晓薛,仪桑,温启,请注意避雷。

还有,一直纠结番外(如果有😅)思追这对究竟是凌追还是追凌,然而看了杀戮秀之后……嗯!就追凌追了!让他俩互攻去(莲花坞终于出了个攻)!

最后!庆祝我,终于考完试啦!至于凉凉什么的,老师说了,一定要相信,我们都凉凉了,其他人肯定也凉了!

哈!哈!哈!ヾ(Ő∀Ő)ノ

以下正文:
九、归处
  空气中的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氛围。
  
  怎么说呢……
  
  蓝忘机那双犹如藏满霜雪的琉璃色眼眸就这么盯着龚艾梣,而龚艾梣也同样用好奇地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位只在小说里才出现过的“含光君”。
  
  “她是谁。”
  
  愣了一会儿,魏无羡这才...

本文主cp:忘羡,曦澄;副:追凌追,聂瑶,晓薛,仪桑,温启,请注意避雷。

还有,一直纠结番外(如果有😅)思追这对究竟是凌追还是追凌,然而看了杀戮秀之后……嗯!就追凌追了!让他俩互攻去(莲花坞终于出了个攻)!

最后!庆祝我,终于考完试啦!至于凉凉什么的,老师说了,一定要相信,我们都凉凉了,其他人肯定也凉了!

哈!哈!哈!ヾ(Ő∀Ő)ノ

以下正文:
九、归处
  空气中的弥漫着一种诡异的氛围。
  
  怎么说呢……
  
  蓝忘机那双犹如藏满霜雪的琉璃色眼眸就这么盯着龚艾梣,而龚艾梣也同样用好奇地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位只在小说里才出现过的“含光君”。
  
  “她是谁。”
  
  愣了一会儿,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蓝忘机这是在问他。看着龚艾梣幸灾乐祸的眼神,魏无羡登时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怎么解释?说她是在那天他莫名其妙的魂魄离体之后又把他魂魄同她绑在一起的异世界的人?
  
  “她是谁。”没得到回应,蓝忘机将话又说了一遍,但眼中的寒冰更胜刚才。
  打量完,龚艾梣收回目光,笑眯眯地说道:“你好呀,我叫龚艾梣。”
  
  “……她叫龚艾梣,这个月我不见确实是呆在她身边……不过,我跟她真的没什么!真的!蓝湛~别生气了,好不好~我这不回来找你了嘛!蓝湛~含光君~含光君~您大人有大量,别生气了嘛,生气多不好……羡羡这不是回来了嘛~”
  
  看着魏无羡挂在蓝忘机身上蹭(dong)来(shou)蹭(dong)去(jiao),蓝家小辈们已经习惯了,但这并不代表龚艾梣也习惯看两个大老爷们……在自己面前亲亲我我。为了保护自己尚且幼小且脆弱的心灵,龚艾梣十分镇定地转过身去,道:“魏无羡,你确定要在未成年人面前上演活春宫?”顿了顿,又补充道,“我莫名其妙跑到这,没钱没地方住都是你害的,现在你还告诉我你不能将我弄回去!我不管,反正在你能把我弄回家之前,我就赖定你了!”
  
  在别人眼里,龚艾梣就是一个被魏无羡“乱始弃终”的可怜少女,可在魏无羡眼里,龚艾梣简直就差在脸上挂上“幸灾乐祸”几个字了好吗!?
  
  所幸的是,蓝忘机也没去追究龚艾梣的来历,而是乖乖听魏无羡和龚艾梣两人解释了这一个月来发生了什么事。
  
  原来,在那天早上,魏无羡一醒来就发现自己不在静室,反而身边还多了位少女——也就是龚艾梣。
  
  一开始,魏无羡本来想自己想办法回去,结果发现他竟然离不开龚艾梣一里之外!不仅如此,就连他所带的地方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什么高楼大厦,什么油柏马路,无论他走到哪,四周都是一模一样的景色,到还不如呆在她身边……
  
  “我就听你吹。”龚艾梣忍住翻白眼的冲动,一边在地上找着什么,一边说道,“别告诉我如果不是因为你是魂体的缘故,我看你早就乐不思蜀了吧!”
  
  “咳咳,那有!”被揭穿的魏无羡有些尴尬地咳了声,“我、我这不是一直在想办法回来嘛!”
  
  龚艾梣从地上的枯枝堆中翻出一把塑料折扇,半包纸巾和些什么,但其他人还没来得及看个清楚,便揣进了口袋里。
  
  “……这些你哪来的?”魏无羡汗颜,谁能告诉他,龚艾梣怎么连这些东西也带过来了?
  
  “来的时候刚跑完操。”龚艾梣将扇子篡在手中,“然后你就把我给弄过来了。
  ”
  魏无羡:……
  
  龚艾梣眨眨眼,展开了笑颜:“你们现在要去哪?我跟着你们一边走一边说吧。”
  
  
  那还得从她初三的时候说起。
  
  那是一个月明风清的夜晚,魏无羡来到她那儿的时候,她好巧不巧,正在女生宿舍,和其他人一块儿……偷偷补作业。
  
  可以想象得出在暗淡的白色灯光下,一个长发飘飘的古装男子出现在你面前的那种惊悚吗?幸亏那天晚上值班的教官人好,见她们是初三,而且认错态度良好,也没去记名,只是在口头上说了几句。
  
  当然,龚艾梣则是当晚就被宿舍里的人给都骂了一遍。
  
  而魏无羡也从此开始了他悠闲的游荡生活。说游荡也算不上,毕竟只能在她百米之内游荡,唯一值得龚艾梣庆幸的是,魏无羡碰不到她,但龚艾梣却是既看得到他,而且只要她想,也是可以让魏无羡碰到东西的。
  
  嗯,也包括菜刀。
  
  当时的龚艾梣在与魏无羡“和平”相处了快一个星期的时候,她的脑子一直都回荡的都是一句话:当年舅舅怎么没把他给淹死!
  
  当然,这些话龚艾梣也就只敢在脑子里想想,嘴上还是很老实的将她的那个世界简单的介绍了一遍。
  
  “对于你们来说,我们这里只是小说?”蓝景仪惊讶道。
  
  龚艾梣点点头:“嗯,也就是……类似于这儿话本。”
  
  “这小说主要是讲了以魏无羡为主,跟……嗯,含光君一路打怪谈恋爱的故事。”龚艾梣将差点脱口而出的“汪叽”给硬生生咽了下去。
  
  “唉!”蓝景仪突然叫到,“那你岂不是知道我们是谁?”
  
  “嗯,知道,蓝公子蓝景仪。”龚艾梣微微笑道。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一路来都朝蓝景仪微笑,那从容不迫的样子竟让本就跳脱的蓝景仪脸上染上一抹绯红。
  
  “那、那你现在……”
  
  “你也看到了,我被魏无羡给弄到这里,一时半会也是回不去了。只能指望几位公子发发善心,收留我这位无家可归的可怜少女啦!”龚艾梣将本应该凄惨的话语用似打趣的语气说出来,让有些尴尬的场面缓和了不少。
  
  众人下山后,来到山下的一座小镇歇脚。小镇里人来人往,各处商贩吆喝不断,十分热闹。
  
  蓝家小辈一路跟着蓝忘机走在大街上,有些年纪还比较小的便忍不住将眼神飘向四周的摊铺。而龚艾梣却是向逛自家后花园似的,悠哉悠哉地跟在两人身后不说,一脸好奇地看着四周买的小玩意儿,脸上一直挂着淡淡的微笑,一点儿也没有因为回不了家的紧张感。
  
  “到了。”
  
  龚艾梣听到魏无羡的声音,抬头看去,原来在不知不觉间,众人已经来到一家成衣店门前。
  
  “自己进去挑衣服,如果不想穿着这衣服游荡回去的话。”魏无羡打了个哈欠,朝龚艾梣说了句话,随即又窝回蓝忘机怀里。
  
  龚艾梣看了眼前两人几秒,随即移开视线,朝身旁的蓝景仪问道:“是你们付钱吗?”
  
  “啊?是、是的。”蓝景仪回过神来,随即又红着脸别过头去。
  
  听到是他们付钱,龚艾梣二话不说,便往店里走去。
  
————————分界线————————
关于“羡羡”:
  那是风和日丽的一天,魏无羡无意间瞧见龚艾梣手机里对他的称呼,成功惊出一身冷汗。
  “龚艾梣!这羡羡究竟是什么鬼?!”
  “对你的昵称啊!”
  “……”
  “不仅有羡羡,还有wifi啊,夷陵撩祖啊,
  “哦,还有魏远道。”
  “……呵。”
  “不过,我还是觉得羡羡好听啦!”
  就在此刻,魏无羡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
  “羡羡!帮我看一下火!”
  “羡羡啊,我给你的试卷你做了吗?”
  “羡羡,这电脑又坏了……”
  “羡羡!”
  “羡羡~”
  “羡……”
  “羡羡羡,羡啥羡!”终于,魏无羡丢下手中的活,忍不住朝龚艾梣喊到。
  龚艾梣无辜地眨眨眼,道:“哦,wifi。”
  “……还想要你的wlan就给我闭嘴!”
  魏无羡沉着脸,回过头。
  在此时,他便发誓,要他羡……呸!魏婴!再听到“羡羡”这两个字,他绝对要用走尸将那人拖去乱葬岗,碎、尸、万、段!

夕颜若紫
“魏婴魏婴,你把鸡拿一下呗!”...

“魏婴魏婴,你把鸡拿一下呗!”
“……为何?”
“赏个脸,拿一下呗~”
“……好。”

第三张成品……(´・_・`)

“魏婴魏婴,你把鸡拿一下呗!”
“……为何?”
“赏个脸,拿一下呗~”
“……好。”

第三张成品……(´・_・`)

七栗_(=з」∠)_
重修了一下这只猫耳叽 考完试上...

重修了一下这只猫耳叽 考完试上色qwq

重修了一下这只猫耳叽 考完试上色qwq

水果玉米
就这样吧不搞了,明天上色emm...

就这样吧不搞了,明天上色emmm……
(flag

就这样吧不搞了,明天上色emmm……
(flag

薛洋最可爱

ooc小段子

魏无羡:“我不能再堕落下去了,我要日理万机。”

然后蓝忘机就听成了“我要日你,忘机”

遂,蓝忘机:“天天”

魏无羡:“我不能再堕落下去了,我要日理万机。”

然后蓝忘机就听成了“我要日你,忘机”

遂,蓝忘机:“天天”

苏门答
【性转注意】---“呀,还有糖...

【性转注意】
---“呀,还有糖糕!走走走,去那边!”
---“……”

今天的蓝二姐姐依旧被吃得死死的√

【性转注意】
---“呀,还有糖糕!走走走,去那边!”
---“……”

今天的蓝二姐姐依旧被吃得死死的√

蓝湛 看我 快看我

【忘羡】镜中人(6) 原著剧情向

镜中人(6)

因没有实体,一路上并没有人能看到忘羡二人,也就无人阻拦。他们跟着魏婴和江澄到了不夜天城外,看着江厌离被医馆大夫接过,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未松到底,江澄忽然抬起拳头,冲着魏婴的脸“砰”的一声砸了下去。

江澄一定会暴怒,魏无羡并不意外,魏婴也不意外,因此魏婴只踉跄退了两步,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蜿蜒而下的血迹,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但是蓝忘机却突然眼神一凛,刚刚见到魏无羡之后解冻的面容又迅速覆满冰霜。魏无羡一看他脸色不对,急忙伸腿出去拦住蓝忘机准备迈向江澄的脚,同时一手抓住他的胳膊道:“含光君息怒,息怒啊!他活该被打,让他长点记性也好!再说你也打不到江澄,他也...

镜中人(6)

因没有实体,一路上并没有人能看到忘羡二人,也就无人阻拦。他们跟着魏婴和江澄到了不夜天城外,看着江厌离被医馆大夫接过,这才松了一口气。

然而这口气还未松到底,江澄忽然抬起拳头,冲着魏婴的脸“砰”的一声砸了下去。

江澄一定会暴怒,魏无羡并不意外,魏婴也不意外,因此魏婴只踉跄退了两步,伸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蜿蜒而下的血迹,抬头看了他一眼,什么话也没说。

但是蓝忘机却突然眼神一凛,刚刚见到魏无羡之后解冻的面容又迅速覆满冰霜。魏无羡一看他脸色不对,急忙伸腿出去拦住蓝忘机准备迈向江澄的脚,同时一手抓住他的胳膊道:“含光君息怒,息怒啊!他活该被打,让他长点记性也好!再说你也打不到江澄,他也看不见你,你连讲理都没人听的呀!”

蓝忘机看了一眼死命拦着自己的魏无羡,面色稍霁,却也不甚和缓,半晌才僵硬的点了下头。

那边江澄已经开始对魏无羡咆哮起来:“你不是说能控制得住吗?这就是你说的没问题?”

他甩出紫电,滋滋作响的电流在几人的静默中格外明显:“魏无羡!我告诉你,我家已经被你毁了,如果我姐有个三长两短,别以为我不会杀你!”

说罢江澄甩手用力向地上一劈,地面瞬间滋啦一声爬上了一道焦黑的痕迹,触目惊心。

他转身进了医馆,只留魏婴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始终没有说话,右手悄悄的握紧了拳头,因为过于用力,连带着身体也微微有些颤抖。出炎阳烈焰殿时划破的血口子依然汨汨的冒着血,浸透了衣服。这一身的狼狈,让蓝忘机的心狠狠的揪了起来。

魏无羡牵着蓝忘机的手绕到魏婴身前,嘚瑟的冲他抬了抬下巴:“活该你!”

魏婴早就看出他们二人不是实体,却并不特别惊讶,可能经历了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他已经对所有怪事都麻木了。魏婴冷冷的盯了他们二人一眼,然而下一刻表情却瞬间扭曲起来。

魏婴:“你们俩干什么!!!”

魏无羡:“牵手啊,看不出来吗?”

魏婴崩溃道:“你和他,他……我和蓝,蓝湛他,他……”

魏无羡“嗯?”了一声,有些奇怪:“你认出来我是谁了?”

魏婴明显已经失去语言表达能力,魏无羡便转身看向蓝忘机,蓝忘机道:“忘记告诉你,你现在是前世的身体,但是外貌是二十有余的模样。”

魏无羡“喔”了一声,跟香炉没差嘛。倒是魏婴这个年岁的模样,与那时与他说话的镜中人一模一样,让他总有些难受。

魏无羡转回身对魏婴举起他和蓝忘机相牵的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得意道:“看见没,你以后就是蓝湛的人了!现在对他说话给我客气点,别动不动就要跟他打架。”

魏婴磨着牙道:“你胡说!”

魏无羡乐了,扭头又对蓝忘机道:“我记得我那时候也挺喜欢你的,应该不会这么排斥啊?”

蓝忘机无奈的摇了摇头,只对魏婴道:“你也进医馆内包扎一下伤口。”

那声音说不上有多温柔,却能听出带着显而易见的关心。魏无羡突然心里又是甜蜜又是不爽。甜蜜的是,看来不论是重生后的魏无羡还是作恶多端的夷陵老祖,只要是他,蓝忘机都是喜欢的。不爽的是,不管怎么样,那都是另一个人哎!蓝忘机怎么可以对别人那么温柔!

思及此,他心中警铃大作,警戒的将蓝忘机拽到身后,活像护崽的母鸡。蓝忘机见他如此,嘴角隐秘的弯了一下,又迅速恢复。

魏婴却不甚在意那些伤口,随意抹了抹身上的血迹,正待开口问二人的来路,却突然被一个御剑降落的人打断了。

是蓝湛。

然而不是平时的蓝湛,平时的蓝湛在魏婴的印象里,是一个永远从容不迫,永远一尘不染的名门仙士,当然他把人家气的暴走那段被魏婴自动忽略了。然而现在的蓝湛,却浑身浴血,衣服破烂,仿佛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刚停下剑就几乎摔了下来。

魏无羡大惊,飞身扑过去想要接住蓝湛从剑上跌落的身体,手却穿体而过,搂了个空。还好魏婴还算敏捷,在蓝湛倒地之前接住了他。

魏无羡看着蓝湛比平日更加苍白的脸,眼神一路冰冷了下来。他的身上爆发出强烈的戾气,这来自鬼道始祖的气势突然遮天盖日起来,甚至隐隐遮过了受伤虚弱的魏婴,他冷声道:“何人敢伤你?”

声音似被冰霜浸透,犹如来自地狱修罗。

蓝湛在魏婴的怀里似乎有些尴尬,挣了挣,却终是被疼痛软了身子。他抬眼看到站在一旁的魏无羡和蓝忘机,常年平静无波的眼睛竟也扬起一抹惊诧。他看向魏婴,魏婴轻声道:“没事,他们暂时没有恶意。”

蓝湛点了下头,抬起手悄悄搭在剑柄上,这才勉强开口道:“刚刚凶尸本已蛰伏,我欲出殿时,却突然又被他们暴起围攻。”

魏无羡瞳孔一缩,指甲在掌心狠狠掐了下去。

镜面相反。

他真是个混蛋!居然又给忘了!

这次竟然伤的还是蓝湛!

只是为什么他碰的明明是穿镜而来的蓝忘机,但是会作用到蓝湛身上呢?

难道是因为蓝忘机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所以所有相反都会作用到当世对应的人身上吗?

而且既然触碰是相互的,那魏婴为什么没有被蓝湛伤害?!

蓝忘机并不知道镜面相反的事情,他的身体映出的镜中人还没来得及给他说这些事情,蓝忘机就让他把自己送到这个世界里来了。他看魏无羡面色不郁,便走向他,伸出手想把他拉到自己怀里。

魏无羡大脑里正一团糟,见蓝忘机靠近,下意识闪电般后退一步:“别碰我!”

蓝忘机一愣,淡色的瞳孔诧异的盯着魏无羡。这是他重生后第一次拒绝自己。

他默默收回了自己的手,指甲在掌心无意识地掐了一下,旋即垂下眼帘把眼中的惊诧和痛色悄悄收了回去,这才抬眼平静道:“怎么了?”

魏无羡见他这个样子,又心软的不得了,只想不顾一切上前抱住他,告诉他自己不是故意拒绝他的,自己再也不会拒绝他了。可是看看躺在魏婴怀里的蓝湛,他又实在没法上前。

他给蓝忘机简单讲了讲镜面相反的问题,顺便也给蓝湛魏婴讲了讲他们二人来自何处,因何而来。

眼看着蓝忘机的眉头随着讲解越皱越紧,魏无羡真怕他不顾那年轻的蓝湛会怎样,一把把自己扯过去。还好蓝忘机只向前了半步,就硬生生忍住了。

魏无羡讲完之后,走到蓝忘机面前,直到近的不能再近才停下,却没有碰到他一丝一毫,继续道:“蓝湛,我实在不能看着你在我面前受伤,即使这只是一个镜面时空也不能。所以,这段时间,我们还是……”

魏无羡说不出来了,但是蓝忘机明白他的意思,纵是万般不愿,也只能勉勉强强的点了个头。毕竟,也不能真的让蓝湛死在魏婴的手里。

蓝湛已经在魏婴的搀扶下站了起来,魏无羡回身看见,急忙过去和魏婴一起扶着蓝湛,虽然是徒劳,因为他什么也摸不到。

蓝忘机眉尖一抽,突然深深理解了刚才魏无羡对魏婴的突如其来的警戒是怎么来的了。

Tbc

对不起>人<我要进入期末复习周了,7.10之前都不会再更了,但是我不会坑这篇的!相信我❤

荼毒

两个芳心纵火犯,后面有羡羡深情对视大图x

两个芳心纵火犯,后面有羡羡深情对视大图x

蓝氏双璧后援会

【双璧百日甜饼挑战】Day13*读心术

「中考应援!中考加油!」
「战俘paro,前文欢迎戳我主页观看」
「甜度+++」

恰好的水温,粉嫩的花瓣,白雾渐渐升腾。蓝曦臣浸在浴桶中,近乎自虐地擦洗自己的皮肤,白皙的皮肤被搓得通红。

“再擦要破了。”屏风后,蓝忘机走出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阻止他的举动。

听了魏无羡的“介绍”,蓝忘机倒是想过这个叫“蓝曦臣”的大将军会很温柔,却未曾想过他温顺如斯。

在牢狱里说出那句话以后,蓝忘机就理所当然地把蓝曦臣抱走了。至于为什么是抱,自然还是因为蓝曦臣中了软骨散无法动弹。但是面对如此羞辱人的公主抱,蓝曦臣也只是挣扎了一下,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乱扭乱动,只是睁着一双有点儿迷茫又有点儿尴尬的眸子盯着他看。...

「中考应援!中考加油!」
「战俘paro,前文欢迎戳我主页观看」
「甜度+++」

恰好的水温,粉嫩的花瓣,白雾渐渐升腾。蓝曦臣浸在浴桶中,近乎自虐地擦洗自己的皮肤,白皙的皮肤被搓得通红。

“再擦要破了。”屏风后,蓝忘机走出来,一把拽住他的胳膊阻止他的举动。

听了魏无羡的“介绍”,蓝忘机倒是想过这个叫“蓝曦臣”的大将军会很温柔,却未曾想过他温顺如斯。

在牢狱里说出那句话以后,蓝忘机就理所当然地把蓝曦臣抱走了。至于为什么是抱,自然还是因为蓝曦臣中了软骨散无法动弹。但是面对如此羞辱人的公主抱,蓝曦臣也只是挣扎了一下,没有破口大骂,也没有乱扭乱动,只是睁着一双有点儿迷茫又有点儿尴尬的眸子盯着他看。

就像此刻,蓝曦臣也是顺从地停下了动作,墨眸盯着他看,像是有些委屈。蓝忘机知道蓝曦臣是觉得那个王爷的触碰让他不舒服了,但这么个自虐的洗法也不行。

其实已经很干净了。蓝忘机看着那些被擦红的肌肤,有点儿心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蓝忘机觉得蓝曦臣并不排斥他的接触。

僵持得久了些,蓝曦臣抽了抽手,敛眸道,“我不擦了…你让我洗完…”顿了一会儿又道,“不必心疼,不痛。”

蓝忘机面上不显,内心愕然:这人会读心术不成?

蓝曦臣看他一眼,“这个世界上没有读心术。人心最难测。”

蓝忘机:“……”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两人身材相似,蓝忘机干脆找了一件自己的衣服给蓝曦臣穿。蓝曦臣擦干了身子,拿起一旁准备好的衣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冷檀香。

还挺好闻的。蓝曦臣心想。

只不过沐浴过后,两人就陷入了沉默的气氛。蓝忘机本身不爱说话,蓝曦臣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两人只好尴尬地对视着。

“嗯…谢谢你。”不管怎么说,还是要为蓝忘机解围的事情而道谢,蓝曦臣小心翼翼地看着蓝忘机的表情,“…你很开心?”

“…”蓝忘机已经不想说话了。反正某人也能“读”到。

“我叫蓝忘机。叫我忘机便好。”蓝忘机看着和自己长相十分相似的蓝曦臣,有一点小小的不适应。“你我长相相似,又比我年长,我便唤你兄长。”

“???”蓝曦臣愣是没有听明白这其中的逻辑。

蓝忘机浅眸凝视着蓝曦臣,一脸认真地说,

“没有人敢伤害我的兄长。”

「今天双更达成!大家不要忘了看前一篇哦!」
「高亮!更新安排有更改哦!」

大順丸丸
二哥哥,我回来啦!来自wifi...

二哥哥,我回来啦!
来自wifi的香炉梦(。’▽’。)♡
(这个到时候想做人形立牌!!

二哥哥,我回来啦!
来自wifi的香炉梦(。’▽’。)♡
(这个到时候想做人形立牌!!

水果玉米
大家好!是我这个年更博主!哈哈...

大家好!是我这个年更博主!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滚x

大家好!是我这个年更博主!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滚x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