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蓝忘机

28.5万浏览    26549参与
子禾四季

受受得攻【二】(洛冰河×沈清秋、蓝忘机×魏无羡)

第二章

感觉喜欢的人还挺多的,决定续写脑洞,终于撸出来一小段。。。。

魏无羡和沈清秋并排站在避尘上,两人之间却隔着一小段距离,和蓝家的一众弟子一行人向着林家庄方向前进。

飞在后面的的一名蓝家弟子小声的对旁边的人说到:“平时魏前辈和含光君不是超级黏糊的,今天怎么怪怪的”。

“哪里怪了?”另有一名蓝家弟子的好奇心也被勾了上来,自从魏无羡来到云深不知处之后很多蓝家弟子就不知不觉的变得八卦了起来,虽然家训石上还是深深的刻着“不得背后语人,不得小声交谈等”但是还是架不住这股八卦之力在众多蓝家弟子之中蔓延开来。

发现异常的那名弟子有些颇为得意,他拉长了声调,卖了一个关子:“你们一点都没察觉到吗”。

旁边的一...

第二章


感觉喜欢的人还挺多的,决定续写脑洞,终于撸出来一小段。。。。



魏无羡和沈清秋并排站在避尘上,两人之间却隔着一小段距离,和蓝家的一众弟子一行人向着林家庄方向前进。


飞在后面的的一名蓝家弟子小声的对旁边的人说到:“平时魏前辈和含光君不是超级黏糊的,今天怎么怪怪的”。

“哪里怪了?”另有一名蓝家弟子的好奇心也被勾了上来,自从魏无羡来到云深不知处之后很多蓝家弟子就不知不觉的变得八卦了起来,虽然家训石上还是深深的刻着“不得背后语人,不得小声交谈等”但是还是架不住这股八卦之力在众多蓝家弟子之中蔓延开来。



发现异常的那名弟子有些颇为得意,他拉长了声调,卖了一个关子:“你们一点都没察觉到吗”。


旁边的一个着急的说到:“你倒是说啊”一边小心翼翼地看向前方,魏无羡等人有没有发现。

“咳咳”他清了清嗓子说到:“从今天早上我就发现了,含光君和魏前辈之间的沟通非常少,,虽说含光君平时话也不多,但是吧,和魏前辈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多多少少的说几句,但是今天两人几乎没什么交流。”


“我还以为什么呢,说不定是魏前辈又惹含光君生气了”。


“那也不会这样,你看两个人现在的样子,特别是你看含光君和魏前辈之间还隔着那么大一段距离就和压根不熟似的,怎么可能是单单因为吵架那么简单。”


虽然魏无羡无法御剑,但是听力还是挺不错的,他们说的话都被听的清清楚楚,同样听的清清楚楚的还有御剑的沈清秋,他内心忍不住的想到,刚刚那个蓝家弟子这么一副八卦的样子,倒是和尚清源有些像,也不知道现在苍穹派还好吗。


一行人御剑了一整天,终于在快要傍晚的时候到了,沈清秋发现越是靠近林家庄,越是有一种令人不适的感觉。


“魏兄”沈清秋低声叫魏无羡。“这周围充满了一股凶煞之气”。


“看样子他们碰到的事情不简单呐”说罢魏无羡就拿出陈情吹了起来,不一会林子里就出现了各种大大小小的游魂,男的、女的、孩子、老人都在其中。不过好在他们似乎都没有意识,魏无羡的笛音停止之后他们也就三三两两的散去了。


“周围竟然有那么多游魂,那含光君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一名蓝家弟子问到


“信号源离这里还有多远”


“就在前面了”


沈清秋深思片刻“我先过去,你们在这里待命”。说完御剑带着魏无羡往信号源方向飞去。


头顶天空的云不知何时,已经变得漆黑无比,暗沉沉的压的很低,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


林家庄曾是一座非常大且豪华的庄园,不过现在花草凋败,周围乱石树叶洒落一地,已经很难看出它先前华丽万千的样子了,空气中的风似乎隐隐带着呜呜的哀嚎声,就像是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哭泣似的。

魏无羡先一步跳下避尘,径直朝着众多房间中的其中一件房间叫到:“孩儿们我来救你们了”。


“谁是你孩儿们啊!”一个穿着黄色胸口印着牡丹校服的少年一脚踹开了门。


这应该就是兰陵金氏了吧,沈清秋心中暗道。


“金陵”一个头上绑着抹额的少年走了出来,他看到魏无羡又向着他拱了拱手。


魏无羡环视周围,问到:“是什么东西让你们都不得不发信号单求救了”。


“其实,我们也不太清楚”;蓝景仪说道“一开始我们由林家庄的管家和两个人长工带着来这里驱除邪祟,但是还没讲两句,突然来了一道剧烈的黑风,一眨眼的功夫,管家和两个长工就在我们面前被吸干了所有鲜血,然后这道风又快速的向我们袭击来,幸亏衣服上的咒文才没什么事,我们只能先躲进其中一件房间,用符封住门和窗户,但是那东西不断的撞门和窗,我们根本也没有办法出去,而且还会发出各种不同人的声音,眼看符上的金光也越来越淡了,我们也无计可施,只能发信号弹了。”

性感荒颜在线扩列

羡狐(6)

#今天也不知道我在干森么

半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转眼就是魏无羡的十八岁生日.
按理说魏无羡应该很高兴才对,然而......

事实并不是这样.

“卧槽槽槽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啊啊啊啊我还没准备好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妈呀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要疯了!!!!!!!我不想让蓝湛想起来啊呜呜呜呜可是....可是....”

他现在已经慌成了一只狗.

完了完了.
这样不行.

但是....
他真的是完全没办法拒绝蓝湛的啊……

....或许.....
可以用酒?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
蓝湛他是个一杯倒啊!

本来蓝忘机打算带魏无羡去外面餐厅吃,不过被拒绝了.
理由是魏无羡觉得自己动手更有意义...

#今天也不知道我在干森么








半月的时间一晃而过.
转眼就是魏无羡的十八岁生日.
按理说魏无羡应该很高兴才对,然而......

事实并不是这样.

“卧槽槽槽怎么这么快就到了啊啊啊啊我还没准备好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妈呀怎么办怎么办啊啊啊啊啊啊要疯了要疯了!!!!!!!我不想让蓝湛想起来啊呜呜呜呜可是....可是....”

他现在已经慌成了一只狗.

完了完了.
这样不行.

但是....
他真的是完全没办法拒绝蓝湛的啊……

....或许.....
可以用酒?

对啊他怎么没想到!
蓝湛他是个一杯倒啊!

本来蓝忘机打算带魏无羡去外面餐厅吃,不过被拒绝了.
理由是魏无羡觉得自己动手更有意义.

傍晚的时候两人去了趟超市买了一堆食材.
准备回来大秀身手.

晚上吃饭的时候,魏无羡开了一瓶酒.
淡淡的酒香溢出,飘散在二人周围.

魏无羡晃了晃酒杯,红色的液体随之晃荡.
“蓝湛,今天我可就十八岁了,这酒....”话一顿,轻笑一声,“我可以喝了吧?”
“嗯.”
“那你是不是要陪我呢?”
“好.”

成功上钩.

......

“蓝湛?蓝湛?”魏无羡凑近趴在桌子上的人,叫道.
没反应.
看来是睡着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这人弄到了床上.
“呼——累死我了.”魏无羡喘了口气,抬头就撞进了一双琉璃色的眼眸.

“额....蓝..蓝湛你醒了啊……”魏无羡有点慌.

蓝湛离他越来越近了.
魏无羡紧闭双眼,呼吸都好像停止了.
只听得到心跳声,咚咚,咚咚.
熟悉的檀香涌入鼻间.

脖子上突然多了一块凉凉的东西.

“诶?这是什么?”魏无羡睁开眼,低头看了看.
“玉?还是块充满灵力的玉?”
“这是......”
“礼物.”蓝湛顿了顿,“护你周全.”

听到这里,魏无羡懂了.
里面的灵力....是蓝湛的.

眼眶蓦的有点湿润.
蓝湛....
你说....
你怎么就对我那么好呢……
好到....
就像是一场梦一样.


眼前身影一晃.
猝不及防.
人被抵在床头.
唇上传来温热的触感.












更新了更新了!
短小君出没请注意.
对不起_(¦3」∠)__
我卡肉了.
大锅们别打我嘤嘤嘤.

十九
感觉烂尾了,求不要掉粉,求小心...

感觉烂尾了,求不要掉粉,求小心心

感觉烂尾了,求不要掉粉,求小心心

苏乔"

这里是苏乔,第一次发帖o(*////▽////*)q混魔道,凹凸和第五。就拿之前画的图混一下吧o(*////▽////*)q

这里是苏乔,第一次发帖o(*////▽////*)q混魔道,凹凸和第五。就拿之前画的图混一下吧o(*////▽////*)q

兰婉君的远道

嗯……感觉特别适合做壁纸
其实还有一张温宁小天使的,但只能发十张……无奈

嗯……感觉特别适合做壁纸
其实还有一张温宁小天使的,但只能发十张……无奈

小鸢kura.

【魔道乙女】

※ooc慎入

※小甜饼

※沙雕脑洞

※前方高甜🍓

☆当下雨没带伞

ˇ魏无羡.

拿起伞就走

御剑追你

结果

你没淋到多少

他却是浑身湿透

ˇ蓝忘机.

怕你淋雨

把你牢牢地禁锢在怀里

带着你御剑而去

ˇ江澄.

小声骂你

说你只会添麻烦

到头来

还不是给你送伞来了

还带了换洗的衣物

ˇ蓝思追.

为你撑伞

伞柄倾斜离你更近

一心只为你

不曾发觉渐渐湿透的肩膀

ˇ金凌.

金星雪浪袍脱下来

盖在你头顶

抓着你的手

迅速跑到屋檐下

ˇ蓝景仪.

二话没说拉起你就跑

怕你冷

双手紧紧裹着你的手

对着吹气

ˇ薛洋.

宽大的袖子一遮

带你...

※ooc慎入

※小甜饼

※沙雕脑洞

※前方高甜🍓














☆当下雨没带伞












ˇ魏无羡.

拿起伞就走

御剑追你

结果

你没淋到多少

他却是浑身湿透















ˇ蓝忘机.

怕你淋雨

把你牢牢地禁锢在怀里

带着你御剑而去














ˇ江澄.

小声骂你

说你只会添麻烦

到头来

还不是给你送伞来了

还带了换洗的衣物














ˇ蓝思追.

为你撑伞

伞柄倾斜离你更近

一心只为你

不曾发觉渐渐湿透的肩膀














ˇ金凌.

金星雪浪袍脱下来

盖在你头顶

抓着你的手

迅速跑到屋檐下












ˇ蓝景仪.

二话没说拉起你就跑

怕你冷

双手紧紧裹着你的手

对着吹气













ˇ薛洋.

宽大的袖子一遮

带你去吃米酒暖暖身子













ˇ蓝曦臣.

事先准备了伞

你问为什么只有一把

他眯起眼睛莞尔一笑

“因为想要时时刻刻与夫人在一起啊。”















※好吧,蓝大那个算犯规了(∩❛ڡ❛∩)

※诶~但我就不承认🍡

※喜欢读评论🐟

※快来给我评论丫🍭

※喜欢的请关注我⭐️关注我⭐️关注我⭐️

允山绵

【忘羡】夏天一发竹林凉快一下

我爬墙回来的证明被删掉了
唉๑•́₃•̀๑再发一遍吧
链接走→
https://shimo.im/docs/mwje66QUfwolu2kx

我爬墙回来的证明被删掉了
唉๑•́₃•̀๑再发一遍吧
链接走→
https://shimo.im/docs/mwje66QUfwolu2kx

今天唐七和墨香圆房了吗

恭喜镇魂上分

这是得加多少。。 。

魔盗死全家哟

(占tag抱歉)

恭喜镇魂上分

这是得加多少。。 。

魔盗死全家哟

(占tag抱歉)

是最可爱的咕啾欢

当魔道众人看到他们的同人作品时29

依旧渣文笔
依旧ooc

“今天无良作者依旧只这在写魔道。”
“所以他当初挖渣反和天官是干嘛的?”
“闲的。”
我:你们就不能一天不吐槽我,

《何以歌》

入梦的,带不走,
初醒的,看不透。
重逢前,临别后,
拨雪寻春,烧灯续昼。
少姐姐:所以说,羡羡为什么情商那么高的娃,还看不出来忘机喜欢自己呢。
九妹妹:你没有听说过恋爱的人都是傻逼吗?
老六哥:爱情使人智障。
沈清秋:?他那个时候就已经谈开了?
少姐姐:你不是也在前面的时候认为自己拿错剧本儿了吗?
沈清秋(∑( ̄□ ̄;)):就是拿错了呀,明明该背反派的剧本儿干嘛丢了我女主的剧本。
老六哥(严肃):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一个阴谋。
沈清秋(深思):有可能!故意掰弯我,让...

依旧渣文笔
依旧ooc







“今天无良作者依旧只这在写魔道。”
“所以他当初挖渣反和天官是干嘛的?”
“闲的。”
我:你们就不能一天不吐槽我,


《何以歌》

入梦的,带不走,
初醒的,看不透。
重逢前,临别后,
拨雪寻春,烧灯续昼。
少姐姐:所以说,羡羡为什么情商那么高的娃,还看不出来忘机喜欢自己呢。
九妹妹:你没有听说过恋爱的人都是傻逼吗?
老六哥:爱情使人智障。
沈清秋:?他那个时候就已经谈开了?
少姐姐:你不是也在前面的时候认为自己拿错剧本儿了吗?
沈清秋(∑( ̄□ ̄;)):就是拿错了呀,明明该背反派的剧本儿干嘛丢了我女主的剧本。
老六哥(严肃):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是一个阴谋。
沈清秋(深思):有可能!故意掰弯我,让我去接手那个爱哭鬼。
冰妹:师尊~
这个爱哭鬼不是你培养出来的吗?
话说一开始我们在讨论什么来着?
魏无羡:我一点儿都不想知道。

此身葬风波,还以为相忘旧山河,
你我往生客,谁才是痴狂者。
百鬼过荒城,第几次将横笛吹彻,
而此刻,又何以为歌?
少姐姐: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把羡羡丢到花花去会怎么样?
九妹妹:骚年,你这个想法很大胆啊。
花城:那又怎样?
蓝思追:魏前辈是专门御鬼御尸的。
花城:那他也奈何不了我呀。
魏无羡:可是你下面那些小鬼我就可以办啊。
少姐姐:还有戚容宝宝的那些尸体。
…………
你二嫂永远都是你二嫂。
魏无羡:花花啊,我吃过的辣椒比你吃过的米还多。
花城:我本来就没怎么吃过米。
魏无羡:才多大的小屁孩儿,再长几年吧。
花城:我已经800多岁了。
九妹妹:就算你是个万年老鬼,你二嫂依旧比你大。
花城:…………
不就是比我破壳早吗,哼!

是跌碎尘埃的孤魂,在天涯永夜处容身,
听谁唱世外光阴,洞中朝暮只一瞬。
是生死不羁的欢恨,问琴弦遥祝了几程,
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
少姐姐:忘羡一曲远,曲终人不散~
九妹妹(搭肩掰指头数):歌曲吧,魔道有忘羡,渣反有春山恨,用品吧,魔道有香炉和抹额和……嗯哼,渣反有春山恨冰秋吟和捆仙锁,所以天官有什么?
沈清秋:这样突然开车真的好吗?还有小孩子啊。
尚清华:我去,刺激。
在场的小孩子:你以为我们多大?还有早就习惯了好吗?
老六哥:……貌似,有好多诶。依照花花的玩法,说不定有什么呢?七七四十二种变化九九八十一种玩法,不带重样的。
唉,最会玩儿的就是花城了。
谢怜(害羞)
少姐姐:事实证明,技术与等的时间是成正比的。
沈清秋:那我是不是应该让他在多等几年呢?
洛冰河:师尊,对不起~我……
九妹妹:不用,忘了你们有现成的教科书了吗?
一本春山恨冰秋吟,比什么都有用。
你大哥还是你大哥,学霸的buff谁都没法比。
金光瑶:我们也有很多学霸呀!
…………
少姐姐:你没有比春山恨还要详细的教科书啊。
九妹妹:柳师姐干得漂亮!
柳溟烟:深藏功与名……

长行的,不停留,
归来的,飘零久。
临别前,重逢后,
林泉渡水,白云载酒。
老六哥:我有一个问题,洛冰河是大哥对吧。
是滴。
老六哥:蓝忘机的兄长是泽芜君对吧。
蓝曦臣:感觉要被坑。
老六哥:那么,蓝曦臣和洛冰河是什么关系?
…………
蓝忘机:兄弟……
???
蓝曦臣:忘机的意思是,洛公子是他大哥,不过比我大,所以也是我的哥哥。
沈清秋: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尚清华:不知道,亲兄弟之间的感应?
那洛冰河为什么不行?
少姐姐:那以后查户口的时候,含光君和泽芜君要注意了,问起你哥哥是谁?含光君你要好好想想,是回答洛冰河还是蓝曦臣,泽芜君也要好好想想,赤回答洛冰河还是聂明玦。
洛冰河:关我屁事,破壳早怪我喽?

此身赴风波,还以为今时不识我,
惆怅人间客,谁才是忘情者。
清风过故城,又一次将横笛吹彻,
而此刻,又何以为歌?
少姐姐:其实,一开始魏无羡死不要脸不承认的时候,忘机也是很伤心的吧。
蓝曦臣:的确,无羡不承认时,忘机的确有些不开心。
魏无羡:蓝湛,对……(捂嘴)
蓝忘机:我们之间,不准说对不起。
魏无羡(笑):好。
九妹妹(看着众人):叫你们不早准备,闪瞎狗眼了吧?
沈清秋:没有啊,我躲冰河怀里了。
谢怜:三郎刚才把我眼睛耳朵捂住了。
九妹妹:有对象了不起啊!
沈清秋和谢怜对视一眼,很认真的点了点头。
九妹妹:少姐姐,我搞不定了,你来。
少姐姐:为什么?
九妹妹:少姐姐你不爱我了。
少姐姐:为什么要搞呢,反正他们回去也照样下不了床,就和这坐月子的人一样,还不能下床和我们一起游山玩水,吃喝玩乐,浪的蹦迪。
老六哥:而且还不能勾搭别的小哥哥小姐姐。
沈清秋:不好意思,我家冰河做饭好吃,我不需要。
谢怜:不好意思,除了三郎,我自动给别的活生物打上了马赛克。
注意,是活的生物,不分男女。
…………我擦……

是跌碎尘埃的孤魂,在天涯永夜处容身,
听谁唱世外光阴,洞中朝暮只一瞬。
是生死不羁的欢恨,问琴弦遥祝了几程,
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
少姐姐:魔道全书就这里最虐,其余的都是一脸姨母笑
九妹妹:渣反的话,就是沈老师自爆和结局冰妹黑化最虐,其余的由于沈老师的吐槽属性,我完全都是笑着看下来的。
那天官呢?
………………
老六哥:刀子里找到点点糖,其余的全都是玻璃渣。
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花花的怂,
还有那些人的脑子,真是,射我家怜怜干嘛,有病。信不信我拿鞭子抽你们。
花城:我只是因为不想失去而已。
有区别吗?
事实证明,这世道不值得你救。
少姐姐:怜怜啊,我跟你讲,下一次要是再有人这么对你,管他是个人还是众人还是世道,直接一把火烧了。什么都不用管,直接打。
谢怜:好,好暴力啊。
天官:感觉自己往后要凉凉,暴力是不可以解决问题的。
但是暴力可以解决制造问题的人啊。

长行的,不停留,
归来的,飘零久。
临别前,重逢后,
林泉渡水,白云载酒。
老六哥:为什么他们总是要等自己媳妇儿表白啊?
还不是因为怂。
老六哥:就不怕一个玩脱了,媳妇儿跟人跑了。
可也要打得过他们啊……
如果你媳妇儿和别人互相喜欢上了,你会怎么样?
洛冰河:杀了那个人,把师尊抢回来,不对,这样太便宜他了,要把他五马分尸,做成人棍。
沈九:你可千万别提人棍这两个字,一提到我就打哆嗦
冰哥:师尊,对不起嘛~我错了嘛~
花城:嗯,那就把那个人挫骨扬灰好了。
这么狠?这可是直接死亡的。
蓝忘机:…………
蓝曦臣:忘机,不可,要雅正,知道在喜欢的人面前可以不用雅正,但你也不能直接不分青皂白把那人凌迟了啊!
魏无羡:蓝湛,你吓到我了。
我觉得还少了一个步骤,如果真发生了的话,受的后果就是下不了床。

是风云浴血的故人,在天地静默处启唇,
低唱过世外光阴,洞中朝暮只一瞬。
是出鞘即斩的霜刃,避不开心头旧红尘,
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
蓝忘机其实没怎么反应,但是在这一刻,紧紧的搂着魏无羡,好像一撒手,眼前的人就要消失殆尽,再也抓不住了一样。
魏无羡:蓝湛啊,你不用抓我抓的那么紧,我不会跑了,再也不会跑了。
沈清秋:这台词,有点耳熟啊!
洛冰河:师尊,当初你也说再也不会跑了,可最后还是跑了。
开着又要哭的洛冰河,沈清秋头都要炸了:我这不是在这吗,好啦好啦,我不会再跑了。
洛冰河:真的吗?
沈清秋(认真):真的。
谢怜:三郎啊,好像就我没跑。
花城:哥哥想跑也跑不了啊。
好像就沈老师悲催,被日了还要安慰日人的……


是跌碎尘埃的孤魂,在天涯永夜处容身,
听谁唱世外光阴,洞中朝暮只一瞬。
是生死不羁的欢恨,问琴弦遥祝了几程,
就用这无名一曲诺此生。
对了,你们都是怎么入的腐啊?
九妹妹:本来就腐,因为我是弯的。
!!!
沈清秋:我去,妹妹,你搞百合啊!
九妹妹:不可以吗?
少姐姐:我,我是被小九带坑里去的。
沈九:请你说清楚,不然容易误会。
老六哥:我其实是因为魔道入的。
魏无羡:我噻,那我们厉害啦。
其实就是有一天,我莫名其妙的搜了这本小说,
以为是bg,就看了。
然后?
我就再也没有看过bg了……


茜芈露

【魔道同人】蓝二哥哥的心理活动

1。在大梵山上听到羡羡吹笛子
  内心:这曲子好耳熟啊(๑òᆺó๑)
           我好像以前唱给羡羡听过(#゚Д゚)
           只有他一个人诶(。ò ∀ ó。)
           难道羡羡回来了⊙▽⊙
  ...

1。在大梵山上听到羡羡吹笛子
  内心:这曲子好耳熟啊(๑òᆺó๑)
           我好像以前唱给羡羡听过(#゚Д゚)
           只有他一个人诶(。ò ∀ ó。)
           难道羡羡回来了⊙▽⊙
           哇,好开心!好激动!
           过去看看……
2。二哥哥上山,看见莫玄羽
内心:这不是莫家庄的那个疯子吗,他就是羡羡Σ(っ °Д °;)っ八成就是他了!
         啊啊啊,他过来了!怎么办,好慌(#゚Д゚)
         不行不行,要冷静,要高冷(๑òᆺó๑)
3。魏无羡说他不喜欢江澄,喜欢蓝忘机时。
内心:羡羡说喜欢我(#゚Д゚)
         这难不成是表白Σ(っ °Д °;)っ
         哇,好开心啊(。ò ∀ ó。)
         我要把羡羡带回去,养起来(*/∇\*)
         你个江澄还敢跟我抢羡羡,没门(ಡωಡ)

Yoink_

自截自调色
叽叽真的是小仙男了希望多点镜头哇啊啊
后5p依旧是壁纸

自截自调色
叽叽真的是小仙男了希望多点镜头哇啊啊
后5p依旧是壁纸

清风婳月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彩色版本)

琴瑟在御,莫不静好。(彩色版本)

涣曦沙

说一说蓝忘机的情

  三十三鞭,是蓝湛身上无法抹灭的印记。但这印记铭刻的,不仅仅是他的“错”,不单单是他的深爱,更是他不违本心的选择。正如他所说,不知对错,只愿与那人一起面对和承担结果。
蓝忘机此人,一如他的取字。忘却机巧之心,淡于世俗名利。无关他人,含光君本身就从未在乎过那些身外之虚无,更从不为旁人眼中的声名所累。他严于律己但并不束缚心中浩义。他有自身公正客观的是非判断,也遵从自己的内心。
不夜天一役,背后有着太多人的私欲利益,又有着无法挽回的失控与无奈。蓝湛,他心细如尘又通透敏锐,自然看得透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下不可告人的丑恶欲望,也自始至终忧心着那人自身的损伤隐患。而当他始终担心的这一切真实发生在眼前...

  三十三鞭,是蓝湛身上无法抹灭的印记。但这印记铭刻的,不仅仅是他的“错”,不单单是他的深爱,更是他不违本心的选择。正如他所说,不知对错,只愿与那人一起面对和承担结果。
蓝忘机此人,一如他的取字。忘却机巧之心,淡于世俗名利。无关他人,含光君本身就从未在乎过那些身外之虚无,更从不为旁人眼中的声名所累。他严于律己但并不束缚心中浩义。他有自身公正客观的是非判断,也遵从自己的内心。
不夜天一役,背后有着太多人的私欲利益,又有着无法挽回的失控与无奈。蓝湛,他心细如尘又通透敏锐,自然看得透那些冠冕堂皇的理由下不可告人的丑恶欲望,也自始至终忧心着那人自身的损伤隐患。而当他始终担心的这一切真实发生在眼前,他的悲痛他的焦灼,就如那声“魏婴”一样,明明痛彻心扉的颤抖,却已被那人听不见。
至此,覆水难收。
而他,信任着那人的本性,也明白这场悲剧背后的错综。所以他会出手相救。就像他会在金麟台上为温氏姐弟说话,在之前劝阻那人催动凶尸,在那人发狂时再也不顾仪态地冲过去一样。他公平地尊重每一个生命,想去努力阻止不该有的惨剧发生。
有人说,这是抹杀了他的深情。难道不是因为爱么?他对魏婴的爱,当然是。但蓝湛的爱,本身就是基于对这个人的认同和了解,基于对这个人的欣赏和信任。他做自己认为该做的事,不单单是因为爱他。但因为是爱他,在明知无法断论对错的事实面前,他义无反顾地选择和他一起去承担后果。就像那一年,他走出去向绵绵郑重地道谢。都源于他,早已把心底命定之人的位置,给了这个人。
如果说为魏婴澄清,出手对他维护,是因为自身品性和对那人相信的话。那这一份庄重谢意和这一份无惧代价的共同承担,则是蓝湛对自己倾心之人毫无保留的担当和爱意。是的,即使明知这份心意被回馈的可能性为零,即使明知那人甚至连知晓都不会知晓。可他认定了,便再无犹豫更无退缩,一颗心全部交付,相倾以待。
有人说,蓝二哥哥前世的爱过于克制。但我理解这克制,不是爱你却别扭得不愿表露,更不是傲娇得不去说出。而是对那人的尊重和不强迫。尊重,是在那人“我不喜欢男人”“我当然亲过人”等种种让他自觉无望的话之后,选择的沉默但从未停止的关心。不强迫,是在“我控制的住”“我不会也不能有事”“是你你也不会丢下他们”等这些回应下,即使无奈也尊重了他的选择。甚至在最后,在自己全然坦白心意,努力想告诉那人他不是独自一个人在走,有自己想陪他一起面对 无论深渊险壑还是血雨腥风的前路 却只得到一个“滚”字答复之时,他仍是遵从了那人的意愿,打伤了因担心他被连累声名甚至性命而寻来的族中长辈,送那人回到了他认为仍安全的乱葬岗,再独身一人黯然回去领罚。
我想那时的蓝二哥哥一定不曾想到,不夜天之后除了他,当真再也没有人去护住他的那个人。难以攻克的乱葬岗,依着夷陵老祖的弱点被制定了计划。在他重伤难行的禁闭期间,生命陨落,尸骨无存。他是怀着怎样的心情拖着重伤的身体怎样去的乱葬岗又在那里找了多久,恐怕就如同这些年的心意一般,不可说 也无法有人能体会知道了。
所以夷陵老祖重归于世,他强势地直接带了人回去。不是因为他后悔前世没能表达出自己的爱意或善意。十三年后的他依然是沉默的,深藏心意的。只是他 在经历了前世遵从那人选择却终至无法挽回的痛苦后,无论如何也要护住他罢了。前世无解之路,依你的,却没能阻止悲剧发生。那么现在,即使你不愿,即使你想逃脱,但为了你的安危,也执意要护你在身旁。
我想,如果最后魏同学没能明白自己的心情,没能知晓不夜天的真相,恐怕到了尘埃落定之日,蓝湛还是会放手让他去选择自己想要的生活。因为他的爱,从来默默无声,无怨更无求,只望那人安好。
而所幸,这样特别好的他,那人终究看到了。
转载自〔含光君兰室小课堂〕(微博)已授权

狸

【甜饼选手今天被盗号了】


有刀请注意


「魏婴,我是真的差点命中无你。」

每个甜饼画手都有画刀的心【滚远】
我本来是要画土情的!!
结果我觉得命里缺你这句话真的很刀的啊!!!加了一点点刀衬托现在的甜!。:゚(。ノω\。)゚・。

【甜饼选手今天被盗号了】


有刀请注意


「魏婴,我是真的差点命中无你。」

每个甜饼画手都有画刀的心【滚远】
我本来是要画土情的!!
结果我觉得命里缺你这句话真的很刀的啊!!!加了一点点刀衬托现在的甜!。:゚(。ノω\。)゚・。

鲵旋之渊

【忘羡】红萤

鬼节快到了,来一个一发完的中元节贺文…(我大概是有病)

大火星西斜的时候,路上就有贩卖香烛纸钱的老人了。黄澄澄的纸盒堆在路边,扎成红粉的荷花灯点缀着。

“纸钱,买一刀吧。”

小河水映着街边楼房的灯光,碎碎的闪。石砌的桥栏上滚动着垂柳枝叶的影子。

有虫的长鸣。

白衣的青年停下了脚步。微风传来湿淋淋的水草气息,纠缠着烟火干燥的味道。

入耳细声细气的乡音,他摇首示意。老婆婆佝偻着背,眼睛眯了眯。

“中元节要到了呢。”

她眼睛昏花看不清楚,然而也的确是会错了意,转身翻找得窸窸窣窣,也没看到蓝忘机凝涩的迟疑。

“家中已有祠堂供奉,无需纸钱。”

“哦?哦。”手里已经捻了一把捆扎的细绳,...

鬼节快到了,来一个一发完的中元节贺文…(我大概是有病)

大火星西斜的时候,路上就有贩卖香烛纸钱的老人了。黄澄澄的纸盒堆在路边,扎成红粉的荷花灯点缀着。

“纸钱,买一刀吧。”

小河水映着街边楼房的灯光,碎碎的闪。石砌的桥栏上滚动着垂柳枝叶的影子。

有虫的长鸣。

白衣的青年停下了脚步。微风传来湿淋淋的水草气息,纠缠着烟火干燥的味道。

入耳细声细气的乡音,他摇首示意。老婆婆佝偻着背,眼睛眯了眯。

“中元节要到了呢。”

她眼睛昏花看不清楚,然而也的确是会错了意,转身翻找得窸窸窣窣,也没看到蓝忘机凝涩的迟疑。

“家中已有祠堂供奉,无需纸钱。”

“哦?哦。”手里已经捻了一把捆扎的细绳,指头哆哆嗖嗖地将绳子绕回去,“瞧你这精精神神的,是哪个大户人家的公子哥儿吧。”

老婆婆大概也不想来人会是仙山里头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见到他即使不买东西也未想离开,便随意起了个话题,有一搭没一搭地絮絮而言。

“就算你不烧吧,也不要这样晚的出来呀。那黄泉鬼门快开了啊,也就我们这些不怕死的老家伙还在外面……倒想我家老头头把我拐走呐。”

“家中没有儿女?”

“没有的呀,早些有个儿子,年轻轻就没了。”

“……抱歉。”

“没事没事,好些年啦。”

夜里水声都是凉凉的。不知哪里又燃起一道灯,照的他脸庞微亮。一双眼睛里的情感克制又深厚,反射出点点火红。

“麻烦帮我拿些纸钱,香……还有花灯。”

“哎,好。”

轻飘飘的,用一根绳捆着。凹凸不平的纸摩挲着衣料,落下些许尘灰。颔首告别婆婆,又转身去酒肆要了两坛天子笑,提在手里。

黑陶的坛子相互碰撞,声音闷闷的,又意外动听
一步一步走到河边。察觉到震动的游鱼甩了甩尾巴,溅起一串涟漪。

一朵河灯飘飘悠悠地绽放在清浅的水里,追逐着下游的同伴。

黄纸的一角蜷曲起来,跃动着它那有些虚幻的火光。被吹到一边的残张边缘炭黑,与没有燃烧的部分间隔着一条亮眼的血红色光彩。当它被彻底消耗掉其中能量,卷起的,宛如一朵花的曲折,摇曳闪烁几下,便无力哀婉地凋谢,碎成一地香灰。

舔舐着他脸颊和额头的热浪,让皮肤有些不适,轻轻的紧皱起来。无意识地,他收紧了眉宇。没有退开,而是将更多的纸钱填入火焰。那灵动的红炎却有些排斥怜惜新来的伙伴,于是粘上一点火星的纸蝴蝶就扬起同色的纱衣,泠然徇风而动,越飞越高,落到小河的另一头去,只留下影影绰绰的暖意。

已经差不多了。火焰从一丈多高缓缓收敛,但仍然呼吸着,毕剥作响。他取来酒坛,细细地围着火堆倾倒。有些触碰火焰,惊起一簇湛蓝的幽光。升腾的酒香混在烟气中,绵长又顽强。

一沓纸像翻书一样沙拉拉地晃动。在一片火色中也分外妖冶的鲜红聚合又分散,化成纷纷扬扬的星萦绕在空中。

他开启了另外一坛酒,忍着辣口割喉的疼痛灌下去。
这是他伤愈出关的第一个年头。而距离魏婴消失在他的世界,已经三年了。

满眼的泪光中,一群绒绒的,暖红色,暗红色,鲜红色,水红色的萤火,悠悠飞向远方。

(时间线接蓝忘机烙下太阳纹的那次醉酒。)

kellyhank

【魔道祖师】那个黑科技开车的自剪视频【封面】

视频:只羡忘羡不羡仙【黑科技开车】魏婴被蓝二哥哥带回去之后,竟然天天。。

本来最开始封面传的是第二张图,竟然没有通过?!!换成第一张就通过了。。什么意思哈哈哈,胸部以下不能露,还是下面不能贴太近??当时看第五集的时候,就觉得俩人离得太远了啊,近一点再近一点嘛~~然后就打开了PS。。

这个视频真的花了很多心思,明明最开始想剪这视频的契机是看完第五集鸳鸯浴之后就炸了,满脑子就想着开车而已。但具体构思的时候发现得有剧情啊!

原著中忘羡的虐是最触动我的,可是已有的前八集动漫资源达不到我想要的虐点。。然后就疯狂地在网络上找我想要的剧情的配音,哪么是一句话,一个词。。音频算是从动漫原作、边杰各种配音...

视频:只羡忘羡不羡仙【黑科技开车】魏婴被蓝二哥哥带回去之后,竟然天天。。

本来最开始封面传的是第二张图,竟然没有通过?!!换成第一张就通过了。。什么意思哈哈哈,胸部以下不能露,还是下面不能贴太近??当时看第五集的时候,就觉得俩人离得太远了啊,近一点再近一点嘛~~然后就打开了PS。。

这个视频真的花了很多心思,明明最开始想剪这视频的契机是看完第五集鸳鸯浴之后就炸了,满脑子就想着开车而已。但具体构思的时候发现得有剧情啊!

原著中忘羡的虐是最触动我的,可是已有的前八集动漫资源达不到我想要的虐点。。然后就疯狂地在网络上找我想要的剧情的配音,哪么是一句话,一个词。。音频算是从动漫原作、边杰各种配音素材、广播剧、各种同人歌里面提出来了。

再看画面也真是官方没发什么糖啊。。剧情是前尘往事,估计第一季都不会播到重生后的事了吧。。那就只好用黑科技强行铜矿,强行开车了啊~~ 说是黑科技,我也是第一次这么密集地大量地这么剪,从原片提出来比需要多出10倍的片段,就是为了找能揉在一起的两个或几个镜头。都是一帧一帧做的。。剪得有瑕疵,不过我觉得把我想表达的都体现出来了。

这个视频是我还算满意的作品,可惜播放量就是上不去,伤心伤心。。弹幕,硬币,评论,打赏 真的能给UP主继续剪视频的动力啊~~




阡陌

视美爸爸的汪叽……嗯,上色毁😂

视美爸爸的汪叽……嗯,上色毁😂

Deep

给大家跪下了ε(┬┬﹏┬┬)3 这几天去玩了,然后见到了八犬,已经发疯发了好几天了,码字的时候就会突然开始发疯,(-ι_- )这个状态还会持续很长时间,更文我会尽量快的。(。•ω•。)ノ♡

给大家跪下了ε(┬┬﹏┬┬)3 这几天去玩了,然后见到了八犬,已经发疯发了好几天了,码字的时候就会突然开始发疯,(-ι_- )这个状态还会持续很长时间,更文我会尽量快的。(。•ω•。)ノ♡

荷塘雨色

【忘羡】不要离开我11

        话说我上章好像没写孩子是男是女,那就设定男孩好了。

         等江澄等人进来后,看到的就是一副蓝忘机把头搁在魏无羡的颈脖上泣不成声的样子,嘴中一直在喃喃自语地说,“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浑身也散发出了一种绝望而悲痛的气息。或许此时此刻的蓝忘机早已不再是一个逢乱避出的含光君,只是一个痛失爱人的悲人罢。

       
   ...

        话说我上章好像没写孩子是男是女,那就设定男孩好了。

         等江澄等人进来后,看到的就是一副蓝忘机把头搁在魏无羡的颈脖上泣不成声的样子,嘴中一直在喃喃自语地说,“你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浑身也散发出了一种绝望而悲痛的气息。或许此时此刻的蓝忘机早已不再是一个逢乱避出的含光君,只是一个痛失爱人的悲人罢。

       
         而床的另外一头,放着一个裹着棉被还在襁褓中的孩子,不像于其他刚出生的孩子一样皱巴巴,反倒看上去水灵灵的,无论是谁,只有看到这个孩子的第一眼,就会立马喜欢上他。

       
         “忘机,魏公子已去,请节哀。”蓝曦臣轻轻拍了拍蓝忘机的后背安抚道。可蓝忘机却像是听不进去一样,依旧无动于衷。“忘机,”蓝曦臣抱起躺在一旁的孩子递在了蓝忘机的身边,“你看看这个孩子,是你和魏公子的,你要替魏公子好好照顾这个孩子。”听到孩子,蓝忘机终于从死寂中有了反应,他抬头看了孩子一眼,而其他人在看到蓝忘机此时的面貌时均被吓了一跳,因为现在的蓝忘机头发散乱,面上全是泪痕,眼眶中的血丝红得像是要出血似的。

         
        蓝忘机有些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孩子,轻轻触碰了下他那细嫩的皮肤,光滑得犹如水晶一般。这就是我和魏婴的延续吗……魏婴……别走……不要离开我……蓝忘机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柔,但除了蓝曦臣谁也没有发现。可最后他的所有柔情都化为了一句冷话,“兄长,把这个孩子带出去吧。”

        
        江澄本来就因为魏无羡死了心情烦躁,听到蓝忘机这么一说,他误以为蓝忘机不要这个孩子,火气更是直上冲,他一把拎起蓝忘机的衣领骂道,“蓝忘机你给我清醒点!魏无羡为什么会给你留这个孩子?不就是因为他知道自己活不了多久才给你生下他陪你的吗?可你现在却不要这个孩子那他岂不是白死了!”然后江澄像发泄似的扔下蓝忘机,继续说道,“如果你不要这个孩子,那就给我们江家照顾好了!反正我们也养得起这个孩子。”

       
        说完江澄作势要抱走孩子。“你敢!”眼看自己和魏婴唯一的孩子要被抱走,蓝忘机难得失控了,犹如一尊杀神般一把拾起避尘向江澄砍去,仿佛无论是谁,只要是把这个孩子带走者,都必杀无疑。“含光君住手!”蓝曦臣等蓝家子弟见状纷纷阻拦道,“忘机,江宗主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你别当真啊。”蓝曦臣简直拦也不是劝也不是,干脆顶在两人中间当个和事佬。

      
         “哼,算蓝二公子还算识相。”江澄也不想闹大,便也放下了手中的孩子,蓝忘机随即抱起,将孩子紧紧地贴在自己胸膛,活像一个小男孩怕自己心爱的东西被抢走似的。“不过你们姑苏蓝氏给我记住,要是你们对我侄子半点不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江澄也不想多待在蓝家半分,威胁道后便离开了。

        
         来,魏婴,看看我们的慕儿,他长得多好看啊。”蓝忘机将孩子递到魏无羡面前,只可惜,床上的人早已无法回应了。“魏婴!”蓝忘机有些急切,“你睁眼看看我,看看慕儿好吗?”魏无羡却仍旧闭着眼睛像木偶一般无动于衷,他也想看自己的夫君一眼,自己的孩子一眼,可他已经冰冷的身体完全醒目地表示着他已经死了。

       
        蓝曦臣叹了口气,忧心忡忡地看着自家弟弟像是疯了一样温柔又不失耐心地呼喊死了多时的魏无羡。最终恨下心向几个蓝家子弟道,“把魏公子的遗体太走吧。”几个蓝家子弟点了点头,他们虽然也一样悲痛,但也明白任由含光君一直这样下去总归是不行的。

       
        结果几个蓝家子弟刚靠近,蓝忘机却又抽出了避尘想到阻止这几个要把他和魏婴给分开的人。蓝曦臣似早已预料一般,在蓝忘机抽出避尘的一刹那,离蓝忘机最近的几个人很快抓住了他。“不要!魏婴!魏婴!”蓝忘机努力挣脱开几个蓝家人的束缚,奈何终归比不过人多,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魏无羡离自己越来越远。

       
         “魏婴!!!……………………………………”

      
       这章的字数好像也比自己想象的要多,没办法,结局只好放下一章写了。再则,为一直期待小编结局的太太感到十分抱歉,这章结局也没写,是小编没守信用,对不起。

        
        不过小编先说好了,结局一共有两个。下一章绝对会写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