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蓝涣

30594浏览    2453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9-29 11:45
MinoruJoeling

三尊~~在线玩手机 (看下图👉🏻👉🏻)

我真的好喜欢这张照片(´;ω;`)好温馨!所以画了Q版🌸🌸🌸🌸

三尊~~在线玩手机 (看下图👉🏻👉🏻)

我真的好喜欢这张照片(´;ω;`)好温馨!所以画了Q版🌸🌸🌸🌸

MinoruJoeling
瑶妹的苦肉计!封你灵脉把你软禁...

瑶妹的苦肉计!封你灵脉把你软禁起来(胡说!)

感谢曦瑶粉给的指路和脑洞🤣当时瑶妹应该是设计让自己受伤然后蓝大照顾他是把蓝大的灵脉封了?


图给我的印象,把脉:二哥,你怀孕了

瑶:“我们的孩子没了”哭唧唧……(╥﹏╥)


这位朋友的评论我笑抽了:

蓝涣被封灵脉的时候应该伤心透了,之后就和阿瑶割袍断义,最后反目阴阳两隔(´;ω;`)所以瑶啊,趁着你二哥武力值骤降赶紧上他一把吧,之后就没机会了😭 二哥身下死,做鬼也风流啊(´༎ຶོρ༎ຶོ`)

瑶妹的苦肉计!封你灵脉把你软禁起来(胡说!)

感谢曦瑶粉给的指路和脑洞🤣当时瑶妹应该是设计让自己受伤然后蓝大照顾他是把蓝大的灵脉封了?


图给我的印象,把脉:二哥,你怀孕了

瑶:“我们的孩子没了”哭唧唧……(╥﹏╥)


这位朋友的评论我笑抽了:

蓝涣被封灵脉的时候应该伤心透了,之后就和阿瑶割袍断义,最后反目阴阳两隔(´;ω;`)所以瑶啊,趁着你二哥武力值骤降赶紧上他一把吧,之后就没机会了😭 二哥身下死,做鬼也风流啊(´༎ຶོρ༎ຶོ`)

MinoruJoeling
🏮囍🏮 娼妓之子不被人承认...

🏮囍🏮

娼妓之子不被人承认

没有美好的童年

生日那天被守卫踢下金鳞台

之后又被赤峰尊踢下金鳞台

“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帮人家收烂摊子还要给人家凶

唯有你二哥对你一视同仁,瑶妹我爱你​

🏮囍🏮

娼妓之子不被人承认

没有美好的童年

生日那天被守卫踢下金鳞台

之后又被赤峰尊踢下金鳞台

“娼妓之子,无怪乎此”

帮人家收烂摊子还要给人家凶

唯有你二哥对你一视同仁,瑶妹我爱你​

MinoruJoeling
“这只鹿看起来好美味,舔一口”...

“这只鹿看起来好美味,舔一口”

🦌🦊💙💛 

感谢官方的狐狸瑶妹,白鹿蓝大

没有瑶妹可爱多没关系。反正新加坡也不会有ಥ_ಥ

“这只鹿看起来好美味,舔一口”

🦌🦊💙💛 

感谢官方的狐狸瑶妹,白鹿蓝大

没有瑶妹可爱多没关系。反正新加坡也不会有ಥ_ಥ

MinoruJoeling

“不趁现在好好看你,以后没得看了“ 

——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蓝曦臣,直到他离开观音庙。

后面简直是【梁祝】

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坏人

请看下图!赞锦演观音庙时的感想👉🏻😭😭😭😭😭😭

“不趁现在好好看你,以后没得看了“ 

——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蓝曦臣,直到他离开观音庙。

后面简直是【梁祝】

没有纯粹的好人,也没有纯粹的坏人

请看下图!赞锦演观音庙时的感想👉🏻😭😭😭😭😭😭

MinoruJoeling
第一次与你相遇。 孟瑶,生日快...

第一次与你相遇。

孟瑶,生日快乐🌸

蓝大牌撕衣机

瑶妹牌洗衣机+补衣机,只为蓝大拥有( ・∇・)

第一次与你相遇。

孟瑶,生日快乐🌸

蓝大牌撕衣机

瑶妹牌洗衣机+补衣机,只为蓝大拥有( ・∇・)

MinoruJoeling
“蓝警官,我教你…做坏坏的事情...

“蓝警官,我教你…做坏坏的事情...”(・∀・)


情人节快乐❤️么么哒


*他们两个是坐着的( ・∇・)蓝大不抽烟的。香烟是瑶妹硬塞进蓝大嘴里的。


蓝曦臣,金光瑶/孟瑶 现代paro:警官与间谍∠( ᐛ 」∠)_ ​​​

“蓝警官,我教你…做坏坏的事情...”(・∀・)


情人节快乐❤️么么哒


*他们两个是坐着的( ・∇・)蓝大不抽烟的。香烟是瑶妹硬塞进蓝大嘴里的。


蓝曦臣,金光瑶/孟瑶 现代paro:警官与间谍∠( ᐛ 」∠)_ ​​​

MinoruJoeling

二哥!

ಥ_ಥ

谢谢剧组营业!

我很高兴!你们真的太敬业了👍🏻

二哥!

ಥ_ಥ

谢谢剧组营业!

我很高兴!你们真的太敬业了👍🏻

MinoruJoeling
金光瑶生日快乐(^O^☆♪...

金光瑶生日快乐(^O^☆♪


要永远幸福!麻麻爱你!





金光瑶生日快乐(^O^☆♪


要永远幸福!麻麻爱你!



MinoruJoeling

瑶妹…………你好贤惠

扶我起来…我还可以嗑………

瑶妹…………你好贤惠

扶我起来…我还可以嗑………

MinoruJoeling
“你明明近在眼前,却仿佛远在天...

“你明明近在眼前,却仿佛远在天边”

无疆 曦瑶同人文里的一句ಥ_ಥ

(原文已删,请不要再找了)

曦瑶 场合-🦌🦊

我瞒着你我以为你不知道,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但我装着不知道

这种抱抱很温暖我很喜欢⁄(⁄ ⁄ ⁄ω⁄ ⁄ ⁄)⁄




“你明明近在眼前,却仿佛远在天边”

无疆 曦瑶同人文里的一句ಥ_ಥ

(原文已删,请不要再找了)

曦瑶 场合-🦌🦊

我瞒着你我以为你不知道,我知道你有事瞒着我但我装着不知道

这种抱抱很温暖我很喜欢⁄(⁄ ⁄ ⁄ω⁄ ⁄ ⁄)⁄





MinoruJoeling
狐狸精🦊🦌 “我要吸干你的...

狐狸精🦊🦌

“我要吸干你的精气”😋

狐狸精🦊🦌

“我要吸干你的精气”😋

MinoruJoeling
太太 我要安利你一下,看到你写...

太太  我要安利你一下,看到你写打领带。我就想到之前画的曦瑶现代pa(警官蓝曦臣x间谍金光瑶)打领带


这是事后( ͡° ͜ʖ ͡°)🌝

太太  我要安利你一下,看到你写打领带。我就想到之前画的曦瑶现代pa(警官蓝曦臣x间谍金光瑶)打领带


这是事后( ͡° ͜ʖ ͡°)🌝

纯情少女苍术酱
恶龙与公主 恶龙抓走了公主 一...

恶龙与公主


恶龙抓走了公主

一个月后

恶龙怀孕了!


01

小紫龙江澄最近火气有点大。

按照龙族的规矩,小龙成年后便要离开父母出去抢夺地盘,证明自己长大了,是条可以独当一面的大龙了。

他的师兄魏无羡比他大一些,几个月前就离开了莲花坞,最近给家里寄了信:他不但占据了整座夷陵城作为自己的地盘,还在路上掳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公主。

于是信里除了汇报近况,还附了一张“公主”的画像。

画像里的公主清冷淡漠,但确实非常美丽,就连小紫龙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江厌离调笑道:“阿澄也觉得羡羡的公主好看吗?”

小紫龙立刻把眼神收了回来,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哼,我才看不上那种凶巴巴的公主呢...

恶龙与公主


恶龙抓走了公主

一个月后

恶龙怀孕了!


01

小紫龙江澄最近火气有点大。

按照龙族的规矩,小龙成年后便要离开父母出去抢夺地盘,证明自己长大了,是条可以独当一面的大龙了。

他的师兄魏无羡比他大一些,几个月前就离开了莲花坞,最近给家里寄了信:他不但占据了整座夷陵城作为自己的地盘,还在路上掳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公主。

于是信里除了汇报近况,还附了一张“公主”的画像。

画像里的公主清冷淡漠,但确实非常美丽,就连小紫龙也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江厌离调笑道:“阿澄也觉得羡羡的公主好看吗?”

小紫龙立刻把眼神收了回来,装作不在意的样子:“哼,我才看不上那种凶巴巴的公主呢,好像谁都欠她钱似的。”

“哦?”江厌离放下魏无羡寄来的画像,笑着看向小紫龙,“那么我们阿澄喜欢什么样的公主呀?”

“我喜欢什么样的……”小紫龙闭上眼睛想了想,“首先要长得好看,比魏无羡的公主好看是必须的;之后性格还要好,温柔又漂亮才能称得上是公主;而且,公主都是住在城堡里的,路上随便抓一个怎么知道是不是真的公主……”

他还没说完,就被母亲虞紫鸢当头一棒:“想东想西的要求这么多,先抓个公主再说吧,别到时候费了半天力气,还不如从外面捡回来的一条野龙。”

江枫眠打断道,“三娘子。”

虞紫鸢道:“我说错什么了吗?野龙?不乐意听到这个词?

江枫眠道:“三娘子,你累了。回去休息吧。”

小紫龙坐在原地,仰头望她,道:“阿娘。”

虞紫鸢站起身来,讥嘲道:“你叫我干什么?跟你父亲一样,让我少说两句?你是个傻的,我早告诉你了,你这辈子都是比不过外面那条野龙了。修行比不过,能力比不过,人家就连出门走在路上都能抓到公主。再看看你,我怎么生出你这种儿子的!”

她径自走了出去,留小紫龙坐在原位,脸色忽黑忽白。

当天晚上,这条还差一个月才成年的小龙就偷偷从莲花坞里溜了出去,打算证明给母亲看:他不比任何人差。

他要占最好的地盘,抢最美的公主!

02

打定了主意的小紫龙在外面飞啊飞,终于寻到了一块仙气萦绕的宝地:姑苏。

这里的人都长得很好看,想必公主也是最美的。

他在姑苏城外占了个山头,然后绕着圈又是怒吼又是放雷,没几天的功夫就把山上住的村民全都吓跑了。

哈哈,我现在也有自己的地盘了,小紫龙这么想着,得意洋洋,正打算给家里写信,忽又意识到自己还没抓到公主,就算写信回去,在母亲面前也还是差着魏无羡一截,于是又扬了扬手,把那封才写了个开头的信烧了个干净。

他和母亲一样性子有些急,打定主意要抓公主,第二天一早就出了门。

03

姑苏城的国王是个有着温柔性格和完美容貌的年轻人,他的心和他的脸一样美好,听完惊魂未定的村民向他哭诉有恶龙入侵的事情,立刻决定要挺身而出,保护他的子民。

可这条龙虽然听上去很凶,但却没有真的伤人,或许也不一定是一条恶龙,年轻的国王这样想着。

他非常善良,在没有弄清事实之前,并不愿意伤害那条龙,而是打算先去探探这条龙的底细,看看它到底想干什么,再做决断。

他读过许多许多书,知道龙这种生物对美貌和金钱最没有抵抗力。

但要如何才能让龙看到他的美貌和财富呢?

于是年轻的国王想了一个主意,他化妆成女性的模样,然后举办了一场盛大的花车游行。

珠宝和鲜花使得国王的美貌更加夺目,不但吸引了全城人的目光,也吸引了小紫龙的注意:飞在姑苏城上空的江澄一见到那张脸就忍不住心跳加速,再看到那张脸的主人朝着自己温柔一笑,连翅膀该怎么扇都忘了个干净,跌跌撞撞飞进人群,然后把花车上的公主抓到自己的山洞里,关了起来。

04

他高高兴兴地给家里写了一封信,信中还附了好几张美貌公主的画像,喜滋滋地施法把它寄了出去。

然后又一百零一次跑去看他抓回来的公主。

他的公主可真好看啊,比魏婴的公主还要好看,小紫龙心里美极了。

可看着看着,他就觉出不对来了。

龙形时身材差距过大还不觉得,回到洞中为方便活动化成人形,小紫龙忽然发现:这个公主,怎么比自己还要高上几分?

而另一边,年轻的国王早就注意到了有个紫色头发的小小少年在偷看自己。

把他抓来的那条龙也是紫色的,在阳光下如同紫水晶般绚烂夺目。

少年看起来年纪很小,没道理和巨龙共处一室还如此镇定自在,甚至有功夫偷偷来看他这么多次。

而那条龙也在少年出现的同时消失在洞中。

所以答案很明显:这个少年就是把他抓到这洞里来的巨龙。

他只是没想到村民口中凶恶至极的巨龙居然这么可爱。

想到这里,年轻的国王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在少年再次看过来的时候朝他温柔一笑。

接着就看到那白嫩可爱的少年像是触了电一般呆立当场,从耳尖到脚背,红成一片。

然后忽然反应过来似的,朝关着他的木门上劈过来两道闪电,气呼呼地跑走了。

真的好可爱。

05

小紫龙很快收到了家人的回信。

姐姐写了三页纸,夸奖他干得漂亮,担心他风餐露宿,希望他照顾自己。

母亲写了六页纸,嘱咐他认真修行,警告他不可贪玩,要求他赶在魏无羡前面和公主生出龙蛋来。

随信送来的小包裹里装得满满的,小紫龙把它打开,翻了又翻,里面什么都有,却并没有父亲写给他的回信。

他忽然感觉有些失望,把小包裹丢到一旁,自己在洞口坐了下来。

究竟怎样才能让父亲像夸魏无羡那样夸自己一句:阿澄做的不错呢?

小紫龙想了一晚上也没有想到答案,蜷成一团,吹着夜风睡着了。

06

吹了一夜的冷风,不会照顾自己的小紫龙第二天就发起了高烧。

他烧得迷迷糊糊,施加在囚室木门上的法力也减弱了许多,年轻国王轻轻松松便推开门走了出来。

小紫龙一整夜都没有动静,第二天早上也没来偷看他,这让他有些担心。

他在洞中寻了半晌都没找到小紫龙,正打算出门看看,就见到洞口躺着一个浑身发热的小小少年:正是那只把他抓来的小紫龙。

或许是因为生病力量减弱的缘故,少年不再能完全地维持人形,他的身后拖着一条软软的龙尾,毛茸茸的发间也冒出两根短短的龙角。

年轻国王少见地皱了皱眉,然后把小少年抱了起来。

那少年的身量在同龄人中并不算矮小,可抱起来却很轻,软软得没什么肉,长长的睫毛低垂着,细嫩的皮肤上沁出细汗,水润的嘴唇无意识地微微张开,隐隐露出里面粉色的舌尖,像是撒娇又像在索吻。

年轻国王心中一动,立刻浑身僵硬地转过脸去。

07

年轻国王把小少年安置在洞中一处温暖干燥的地方,又脱了衣服为他盖好,然后出门去采药。

他的知识渊博,医理和药剂也不在话下,很快就带着药草和食物回到了洞里。

他甚至还抱回了一大捆干燥的茅草,铺在少年身下,让他能睡得更舒服一些。

在回来之前,他想象过无数场景:小紫龙醒来发现猎物跑掉,会生气还是伤心呢?

但回到洞中,他才发现自己完全没有猜中,小紫龙抱着他的衣服睡得沉沉,根本没有意识到猎物去而复返。

真是一条傻乎乎的小龙,年轻国王忍不住又勾起了嘴角,熬好药后把少年抱进怀里,轻声诱哄道:“张开嘴好不好?我有好吃的要喂给你哦。”

“唔,”少年被烧得迷迷糊糊,意识也不太清醒,被唤了好久才出声回应,然后乖乖张开嘴,露出舌尖舔了一口年轻国王递过来的汤药,接着便皱起眉把自己整个人都缩进年轻国王怀里,咬着他的领口小声愤愤道,“骗…骗子。”

真可爱。

年轻国王爱怜地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又发自内心地担忧:这只小紫龙连自愿上钩的猎物都看不好,对人也没有戒心,如果此刻坐在这里的不是他,而是什么居心叵测之人,这个小家伙说不定早就被吃得骨头渣都不剩了。

08

尽管对苦的东西极端厌恶,但小紫龙还是在年轻国王的耐心哄诱中喝下了大半碗汤药,然后被年轻国王抱在怀里,再次陷入沉沉睡梦之中。

再醒来的时候,他的烧已经退了大半,身上虽然依旧酸痛,但意识却不再昏沉。

他感觉自己正处于一个温柔的怀抱当中,于是便下意识蹭了蹭,随后又教人抱紧,一个好听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你醒了?”

“嗯。”这声音带着十足宠溺,他懒洋洋地应了一声,还想再赖一会儿,却忽然反应过来什么,立刻睁大眼睛,仰头便对上了那个人低垂下来的目光,吓了一大跳,“你,你怎么在这里?!”

“你昨天着凉发烧了,”那人摸了摸他的额头,确定温度正常后耐心解释道,“所以我把你抱回来,给你煮了药,现在有没有好一点?”

小紫龙本来对猎物擅自逃跑这件事很生气,可听到对方是为了照顾自己,还给自己煮了药,脾气就又发不出来了,只甩了甩尾巴,放出几个愤怒的小闪电,打在一旁的岩壁上,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过了好一会儿,才凶巴巴地闷声道,“好…好了。”

09

因为生病时被公主照顾的缘故,小紫龙也不好意思再把人关起来,但他也担心不关着的话,公主会像龙族童话故事里讲得那样偷偷溜走,正在犹豫不决时,忽然看到公主发间束着一条长长的抹额,上面还绣着漂亮的云纹,当即伸手把它扯了下来,趁公主还在愣神,三下五除二地绑住了公主的左腕,然后又将抹额的另一头绑在了自己的右腕上。

做完这一切,他抬头得意洋洋地去看自己的猎物,却意外对上了对方晦涩难明的眼神:那个人明明长了一双人畜无害的眉眼,可小紫龙却不知为何从中读出了捕食者的气息。

他心跳快了一拍,又立刻安慰自己道:就算是吃,也是自己吃公主,公主有什么资格敢吃恶龙,从来就没有恶龙被公主吃掉这种事发生!

哼!

10

山洞里的日子很无聊,在吓跑村民后,山上便没了人烟,只有野兽的嗷呜和虫鸟的啾鸣。

小紫龙无聊得要命,便开始用石头在山壁上刻起画来。

他先刻了一条眉眼温和的大紫龙,又刻了一条比他稍小些,但凌厉美艳的大紫龙。

随后,在两条大紫龙中间,依次刻上了温柔微笑的小紫龙,凶巴巴的小紫龙和笑得痞里痞气的小黑龙。

今天是他的生日,但他已经是一条独立生活的大龙了,不可以再赖到父母身边过生日了。

公主抱着刚刚一起采回来的那束花坐在小紫龙身后夸赞道:“阿澄真厉害,画得好像哦。”

被夸赞的小紫龙得意洋洋,依次跟公主介绍道:“这个是我爸爸,这个是我麻麻,那个是我姐姐,那个是我师兄,中间这个就是我啦!”

“中间的阿澄好帅!”

“那当然!”

小紫龙被夸得云里雾里,好一会儿才发觉自己连名字带家人都告诉了对方,可他对公主却一无所知,顿时又隐隐生出一种被套路的感觉。

实际上,在与公主相处的这段时日里,他时常会有这种感觉,可看见公主那张真诚又坦荡的脸,却又会怀疑这一切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但这一次他决定还是要反问回去:“那你家里都有谁呢?”

“我家里呀,”公主眨眨眼睛想了想,“有叔父,我和弟弟。”

“你没有爹娘吗?”小紫龙刚刚问出这句话就后悔了,正打算补救,就见公主有些遗憾地叹息道,“他们很早就过世了。”

“那个,”小紫龙不知所措,连忙跑到公主身边,想安慰一下他,却又不知该怎么开口,支支吾吾了半天才转移话题道:“那你弟弟呢?”

“他想做一名侠客,一年前背着琴和剑离开姑苏城外出游历去了,到现在都没回来。”

怎么办,小紫龙想,好像越说越糟糕了。

“所以,”他道,“现在你家里只有叔父一个人了是吗?”

“嗯,”公主点点头,“他从小抚养我和弟弟长大,现在我被你抓到山洞里面,弟弟在外游历毫无音讯,他一个人在家,一定很孤独吧。”

说到这里,一向温柔微笑着的公主,表情充满了怅然。

小紫龙有些后悔了。

他是一条龙,从小便受着龙的教育长大,龙族认为证明小龙成年的方式是抓公主,他就去抓公主,可公主也是有感情有家人的,他把公主关在自己的山洞里,有没有考虑过公主的喜怒哀乐呢?

想到这里,小紫龙走过去解开了绑着公主的抹额,仰头看向公主道:“那…那我放你回去看一眼他吧,但是只能看一眼的!看一眼你就得给我回来,知不知道?!”

公主低头去看小紫龙漂亮的眉眼,脸上表情虽然依旧带着些怅然,眼神里却盛满笑意,他摸了摸小龙的角角,那角角才长出来没多久,软软嫩嫩附着一层绒毛,被摸到的时候,小紫龙整个人都会忍不住微微颤抖,是个很敏感的地方。

不出所料,小紫龙在被摸到角角的一瞬立刻炸了毛:“不许摸我的角角!再摸,再摸我就打断你的腿,让你一辈子都没办法回去了!”

“好吧,”公主遗憾地收回手,卷起被解开的抹额放进小紫龙的掌心里,道,“那你跟我一起回去吧。”

“我为什么要跟你一起回去!”小紫龙警惕起来。

“这样你就可以时时刻刻看着我,不用担心我逃跑了呀。”

“哼,就算我不时时刻刻看着你,你也没有那个胆子逃跑!”小紫龙凶恶地回复,但却还是乖乖跟着公主走上了回姑苏城的路。

因为公主告诉他,姑苏城里有许许多多好吃的,还有美酒跟美人,最重要的是,姑苏城的皇室宝库里,有数不清的金银财宝,他只占一座山头还不算是顶尖厉害的龙龙,要占有整个姑苏城,才是最厉害的龙呢。

他的尾巴和角角不知为何暂时还不能恢复,为了防止被发现,公主把自己的裙子和头饰给了小紫龙,自己则穿了从荒废山村里捡来的粗布衣服。

裙子有些松垮,露出少年胸口一大片乳白色的细嫩肌肤,公主的眼神暗了暗,又蹲下身来给少年细细理好,才被他牵着出了门。

12

姑苏城里真的很好。

有许多美味点心、漂亮衣服,杂耍艺人玩火球的技术比他还要熟练,看得小紫龙目瞪口呆,连手里的冰激凌都忘了舔,融化的奶油滴在手背上,被公主于无人注意时轻轻吻掉。

夜色渐深,但姑苏城的热闹却还没停,沿街的摊贩点上漂亮的灯笼,便又是新一轮的人流攒动。

小紫龙被喂得饱饱,早已忘记来姑苏的初衷,只下意识地紧紧牵住公主的手,避免他趁乱跑掉,眼睛却早已飞到远处卖糖人的小贩那里。

“我送你一只小紫龙做生日礼物吧。”公主忽然道。

“嗯?你怎么知道今天是我成年的生日?”小紫龙有些疑惑。

公主没有回答他,只是笑笑,然后牵着他朝卖糖人的小贩那里走去。

发育过快导致的灵流紊乱,以至于无法在龙形与人形间自由切换,是幼龙即将成年的标志。

“我要捏一个小紫龙!”小紫龙没想太多,急匆匆地挤进人群,命令道。

小贩笑着抬起头,见他没有给钱,立刻变了一副面孔又低下头去,“不会!”

“你!”小紫龙正要发火,却被人捉住手心捏了捏,捏他手心的人不知从哪里变出一枚银币,放到小贩面前,温声道,“那这样呢?”

“会会会!”小贩笑颜如花,“您要捏什么样的?”

“就是前些日子抓住公主那只,特别厉害的小紫龙。”

小紫龙被这波马屁夸得心满意足,完全没有听到小贩小小声的疑惑:姑苏城里,哪有什么公主啊?

13

小紫龙一手牵着公主,一手拿着小糖龙,只要一仰头,善解人意的公主就会心领神会地低头喂他甜酒喝,他整个人都被这甜酒灌得熏熏然,连脚步都虚浮起来,好几下差点踩到裙摆,还好被公主及时抱住才不致摔倒。

小紫龙被公主抱在怀里,抬头去看公主身后的夜空,忽然一声尖啸传来,接着是一大串漂亮的花火在夜幕中爆开,他分不清远近,伸手想去摸那花火,没有摸到,只让自己又在公主怀里陷了几分。

公主的声音似乎比平日要沉上许多,呼吸燎在他颈侧的皮肤上也有些烫,小紫龙疑惑地撑着公主的肩膀勉强站好,仰头看向公主道:“你,怎么了?”

公主没有回答

就在这一瞬间,一束巨大的烟花在他身后的天幕炸开,几乎照亮了整个夜空,而比夜空更亮的是公主的眼睛。

公主用那双仿佛装着万千星河的眼睛望着他,然后珍而重之地吻了下来。

这一吻深且重,吻得小紫龙几乎快要喘不过气,眼前烟花、星河跟缺氧造成的炫目感混成一团白光,让他的心跳快到即将爆出胸腔。

他像是快要溺水一般紧紧抱住面前唯一的浮木,意识在花火中漂浮,就自己连什么时候被抱进王宫都不知道。

他被放在那绣满皇室云纹的大床上时,手里还紧紧抓着那支糖做的小紫龙,随着他无力的手臂垂在床边,蹭下一路甜甜的痕迹。

有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蛊惑:“我送了阿澄一只小龙,阿澄也送我一条好不好?”

小紫龙的身体烧得厉害,脑子里也迷迷糊糊,却依然记得要等价回报。

别人送了他一条小紫龙,他也送别人一条小紫龙。

想想似乎没有什么不对。

于是小紫龙乖乖点了头,用那双被吻得湿漉漉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看向压在他身上的公主道:“好呀。”

他被X得一颤一颤,床边垂着的小紫龙也跟着一颤一颤,最后和他一样被融化在了这张大床上面。

14

蓝湛把魏婴安置在王宫外的一处小院子里,安抚地抱了抱他,然后道:“我先去跟叔父和兄长说明情况,再带你进去。”

“如果他们不让我进去呢?”被他抱住的青年笑着道,“毕竟,我可是一条恶龙啊。”

说罢,他甩了甩身后长长的黑色尾巴,凝固血液般暗红色的龙角从黑发里钻出来,又尖又利,他对着蓝湛露出一个充满邪气的微笑:任谁都能一眼看出,这是条非常厉害的恶龙没错了。

世世代代以守护正义为己任的蓝家,怎么可能容许一条恶龙登堂入室呢?

“不会,”蓝湛握住了魏婴的手,顿了顿又道,“那我就带你走。”

“蓝二哥哥,”魏婴笑着蹭了蹭蓝湛的鼻尖,调戏道“这是打算跟一条恶龙私奔吗?”

“嗯。”这下轮到魏婴被调戏了。

15

蓝湛走进王宫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如何说服父兄接受魏婴,根本不曾注意到王宫内的布置已经悄然发生了许多改变:白色的基调上多了深深浅浅的紫,清净的花园里满是小孩子玩的秋千跟滑梯,就连天使捧罐的喷泉都被换成了小紫龙的样子。

蓝湛正想着事情,忽然就被一阵由远及近的哭声打断了思路,他还没反应过来王宫里为什么会有小孩子的哭声,一个小团子便抱住了他的腿,接着非常熟练地抓住他的衣服爬进他怀里,满是泪痕的小脸把他的脖子蹭得湿漉漉:“父王救我!”

父王?

蓝湛感觉自己像是被雷劈了一道。

正打算问清楚,就看见面前的长阶上忽然冲出一个穿紫色长袍凶神恶煞的陌生人,保护弱小的准则让他挺身而出,把小团子抱进怀里,目光冷冷地看向来人。

小紫龙看到蓝湛也愣了一下,这张脸同他的公主长得太像,但气质却完全不同,霜雪一般,清冷淡漠。

他下意识就觉得有人冒充蓝涣要害他们,怒道:“你是谁?!把我儿子放下来!”

遂打作一团。

16

蓝湛后来才知道,面前这个凶巴巴的家伙就是兄长的王后。

他看着那被兄长抱在怀里哄的一大一小,脑补了一出恶龙借肚上位,试图控制朝纲的大戏。

心里更加烦躁了。

为什么兄长不来哄我?

他心里还有没有我这个弟弟?

“忘机,”蓝涣花了好一会儿才把那一大一小安抚下来,转身朝蓝湛道,“你之前好像说过,跟你在一起的那条龙,叫作魏婴?”

“嗯。”蓝湛点了点头,恶龙你看,兄长心里还是有我的。

“把他带进宫来吧,”蓝涣道,“阿澄很想他呢。”

蓝湛:???

蓝湛:!!!

17

总而言之,蓝湛最后还是带着魏婴私奔了。

因为他实在受不了那条紫色的恶龙了:那条恶龙不但控制了兄长,还利用自己生的小龙控制了叔父,就连长老议会都全票通过让那只乱抓乱咬还很吵的小龙仔仔做太子,更重要的是,自己的另一半居然也整天黏在那条恶龙身边和他斗嘴。

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为了王国的明天,作为王室最后一个清醒的人,蓝湛毅然决然选择了离开。

立刻,马上!

远离这个被恶龙控制的世界!

MinoruJoeling

二哥,你吃饱一点,之后才有力气用朔月捅我…

看下图👉🏻👉🏻

—瑶妹真的贤惠,嫁我—

二哥,你吃饱一点,之后才有力气用朔月捅我…

看下图👉🏻👉🏻

—瑶妹真的贤惠,嫁我—

MinoruJoeling
现代paro(间谍与警官) 曦...

现代paro(间谍与警官)

曦瑶的身高差( ・∇・)

小踮脚

对我来说18cm并不会太大差距。我和我弟都差20cm呢…

现代paro(间谍与警官)

曦瑶的身高差( ・∇・)

小踮脚

对我来说18cm并不会太大差距。我和我弟都差20cm呢…

MinoruJoeling
补衣🧺 蓝漂亮洗破的衣服,瑶...

补衣🧺

蓝漂亮洗破的衣服,瑶妹花力气的一件一件的缝起来了( ・∇・)累死_(:3 」∠)_

我爱贤惠的瑶妹

补衣🧺

蓝漂亮洗破的衣服,瑶妹花力气的一件一件的缝起来了( ・∇・)累死_(:3 」∠)_

我爱贤惠的瑶妹

MinoruJoeling
我还记得我是个绘师 这只是我的...

我还记得我是个绘师

这只是我的个人脑洞(´;ω;`)

雪落泽芜空朔月、花尽敛芳徒恨生

—既然都要死了、明明靠的那么近、为何不能来的好兄弟爱的大拥抱? 

意难平

我还记得我是个绘师

这只是我的个人脑洞(´;ω;`)

雪落泽芜空朔月、花尽敛芳徒恨生

—既然都要死了、明明靠的那么近、为何不能来的好兄弟爱的大拥抱? 

意难平

MinoruJoeling
你写字,我帮你研墨 ( ̄∇ ̄)...

你写字,我帮你研墨

( ̄∇ ̄)老夫老妻真好

你写字,我帮你研墨

( ̄∇ ̄)老夫老妻真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