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蓝紫

1641浏览    44参与
熠

一家人

中秋快乐(与之前所发无关,独立小故事一个)
『OOC请勿上升正主』

『xxj文笔慎入!』

『不喜勿喷』

另,真有其图💜💙

2016年9月15日晚

多云

 

“美岐!”吴宣仪从车上跳下来,朝孟美岐飞奔而去,一晃眼她就到了孟美岐跟前。

吴宣仪双眼掩藏不住的星星光芒,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初秋的风有些微凉,而此时她却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被一个弥漫着淡淡香气的人紧拥在怀中。孟美岐的发丝被风吹得飘起来,抚摸在吴宣仪脸上,这熟悉且温柔的人,连头发也是如此让人心动呢。

“我们回家吧,外面有点凉,你又穿这么少”孟美岐面对自己心爱的小朋友,根本不会有什么责怪。只是心疼,心疼自...

中秋快乐(与之前所发无关,独立小故事一个)
『OOC请勿上升正主』

『xxj文笔慎入!』

『不喜勿喷』

另,真有其图💜💙

2016年9月15日晚

多云

 

“美岐!”吴宣仪从车上跳下来,朝孟美岐飞奔而去,一晃眼她就到了孟美岐跟前。

吴宣仪双眼掩藏不住的星星光芒,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

初秋的风有些微凉,而此时她却陷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被一个弥漫着淡淡香气的人紧拥在怀中。孟美岐的发丝被风吹得飘起来,抚摸在吴宣仪脸上,这熟悉且温柔的人,连头发也是如此让人心动呢。

“我们回家吧,外面有点凉,你又穿这么少”孟美岐面对自己心爱的小朋友,根本不会有什么责怪。只是心疼,心疼自己的女孩,哪怕只是因为吴宣仪穿了短袖,想来在初秋也不会太冷,孟美岐也想给她多穿一件外套。

这个女人,怎么就不会照顾好自己呢。

孟山支又不善言辞,只好撇下这么句话,便拽着吴宣仪的手进了家门。

吴宣仪满脑子还是方才孟美岐拥抱她的场景,她身上的味道,好好闻啊。小孩怎么可以把我抱得那么紧,差点让我喘不过气来。

要是孟美岐知道她这个想法,准会装作要打她的样子,然后带着点小委屈说“太久没见了,想你了啊”

不管三七六十一,家里孟父孟母已经做好菜在等待了。

“宣仪来啦,那我们吃饭吧”孟母笑着对牵着手一同来到面前的两个女孩说。

“阿姨,我好想你啊”吴宣仪不知何时闪现到了孟母面前,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

孟母笑着摸了摸已经比自己高了一个头的吴宣仪,像第一次见到青涩的女孩时一样,转眼女孩已经是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某个人的脸色变得微妙。怎么,连老妈的醋都吃,孟美岐你太小气了吧。她暗暗在心里骂了自己几句,可是这种强烈的占有欲还是不停地挠着她的心。她转过身走向客厅。

“等等。”当吴宣仪和孟父孟母聊得火热正要动筷吃饭时,孟美岐端着一杯热水走过来“她刚忙完,又在外面吹了点风,喝点热水”最后一句是对吴宣仪说的。她把水递给吴宣仪,吴宣仪喝了一口便放在桌上,“好啦美岐,吃饭吃饭”

吃吃吃,就知道吃,也不知道奶茶少喝水多喝。孟美岐当然不敢把这句话说出来。不然指不定要买多少天的奶茶。还是得让她多喝水,嗯。

一家人吃完饭,孟父去厨房洗碗,孟母说着要出去和姐妹们聊天,也不知是否有意而为,家里只剩下她们二人。

云涌动着,盖住了月亮。

“宣仪,我们官宣好不好”孟美岐突然爆出一句,带着点哀求的味道。

“你!……”吴宣仪惊愕地望着她。没等吴宣仪说出下一句,孟美岐就抢着说:

“你知道吗,我想让所有人知道我喜欢你,我爱你,你是我的唯一,想告诉全世界的人只有我拥有你的心”

“什么山支大哥,什么毛毛球,都只能属于你,我只能属于你”

孟美岐的声音变得哽咽,泪珠似乎就要掉下。

这时吴宣仪才有了说话的机会。她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认真。

“孟美岐,首先,我需要你知道,你看我,看着我的眼睛,你说过你喜欢我会笑的眼睛”

“我,喜欢你,这个事实你要铭记在心,什么事情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我,爱你,比爱我自己还要强烈,我也希望你能知道”

“其次,你现在是一个艺人,你必须要有一个艺人最基本的素质素养,我们如果官宣的话……对你的影响太大了…对你未来的路不好”

孟美岐已经止不住泪流,扑进身边人怀里,双手紧紧地抱住她。

吴宣仪抚了抚她的头,继续说道:

“我们之间爱,只有对方知道,这就够了”

“上苍让我们相遇已经耗了太多缘分,剩下的路,我们一定要好好地,一起走下去”

“不管未来有什么,发生什么,也不管旁人知不知道,理解不理解,我们只需要知道,我们有彼此的肩膀可依靠,这已经是很幸福的事”

“所以,不要再纠结,公开这种东西,如果可以,我也想让所有人知道”

“尽力变得更加优秀,一起成长,好吗?我的小王子,哭鼻子可是小孩子才会有做的事情哦”

总归是把小孩哄好了。中秋这种节日可不能哭哭啼啼的。

孟美岐看着吴宣仪,这个小孩,懂得很多道理的小孩,想想也就释怀了。我已经拥有了世界上最美好的人,我还奢求什么呢。

 

吴宣仪没有跟孟美岐说的是

“等我成长到有能力保护你了,我一定要昭告天下,告诉他们所有人,我们在一起,一直是在一起”

也许这句话永远不会说出来,会以行动来证明。

 

晚上,孟美岐琢磨了很久,拍了一张她的自拍,自拍里,她手指着电视,电视上放映着的是她和吴宣仪两秒不到的同框镜头。

“一家人一起吃了团圆饭”

 

是的,一家人。

吴宣仪的小号在下面评论。只有孟美岐知道。

熠

山支日记

不建议食用(等个一两个月长了一起看会比较舒服,现在短短的看着很懵啊哈哈哈)

『前言不搭后语xxj文笔警告』

『日志体裁内容与正文相合』

『OOC,勿上升真人』


2017月10月27日           星期六            雨

今晨起来,发现你房间的门紧锁着,是三个月以来我不曾看到过的。

昨天傍晚开的灯到现在还没关,是什么值得让你如此费心劳神。

和你的关系,处于一种尴尬的...

不建议食用(等个一两个月长了一起看会比较舒服,现在短短的看着很懵啊哈哈哈)

『前言不搭后语xxj文笔警告』

『日志体裁内容与正文相合』

『OOC,勿上升真人』


2017月10月27日           星期六            雨



今晨起来,发现你房间的门紧锁着,是三个月以来我不曾看到过的。



昨天傍晚开的灯到现在还没关,是什么值得让你如此费心劳神。



和你的关系,处于一种尴尬的平衡当中,我不知如何去改变这种现况。



很久之前的喜欢,我是不是应该重拾



在把这些稀里糊涂的想法驱赶后,已经是6:30了。给你做饭?这个冲动把我都给惊愕了。

本着想法就是来付诸于行动的人生理念,我踏进了厨房的门,至此永生再难忘。



第一次做饭,菜是否合你口味?

我也只能在这里问问你了。在生活里说不出的,以后就在日记里问你吧。



我这该死的病,什么时候才能有好转。



吴宣仪啊,请你一定要继续优秀下去。



如果可以,我会在未来喜欢上你。



只是此刻,一切并非容易。





我会努力让自己好起来的。


孟美岐


熠

火凤凰与白凤凰

南方的黄昏总是来得突然,天空一下子就被染得金碧辉煌。残阳的光辉变得柔和,垂暮的火凤凰正走向她的归宿。

风就是此时世界的主宰。他推着几片金灿灿的云,懒洋洋地前行。云像是同天融在了一起,广阔无垠的大地与天交汇,几只不知从哪而来的鸟儿略过云梢,在天边留下一道黄沙红砖砌成的浮桥。火凤凰缓缓地走过浮桥,她走到桥的另一端后,一阵风吹过来,桥散了。原先这儿点朱红那儿点鹅黄的天空像是被烧着了一般,星火燎原,红光顿时吞没了大地。更别说那原本金灿灿而触手可及的云——此时它已然成了那万年红,它的背面是否依旧洁白?恐是只有穿过它的火凤凰才知晓。

在另一边,早有一撇月影探出头来。淡淡的银光一点也不醒目。只有注视上十...

南方的黄昏总是来得突然,天空一下子就被染得金碧辉煌。残阳的光辉变得柔和,垂暮的火凤凰正走向她的归宿。

风就是此时世界的主宰。他推着几片金灿灿的云,懒洋洋地前行。云像是同天融在了一起,广阔无垠的大地与天交汇,几只不知从哪而来的鸟儿略过云梢,在天边留下一道黄沙红砖砌成的浮桥。火凤凰缓缓地走过浮桥,她走到桥的另一端后,一阵风吹过来,桥散了。原先这儿点朱红那儿点鹅黄的天空像是被烧着了一般,星火燎原,红光顿时吞没了大地。更别说那原本金灿灿而触手可及的云——此时它已然成了那万年红,它的背面是否依旧洁白?恐是只有穿过它的火凤凰才知晓。

在另一边,早有一撇月影探出头来。淡淡的银光一点也不醒目。只有注视上十几秒,才能分辨出那究竟是朦胧的月还是浅浅的云。夜的门已经悄悄打开,火凤凰的路也走了一半。

霎时风起,整个天陷入了混乱。云被撕扯着分开,一眨眼就到了数里之外,互相牵扯着消散在逐渐暗淡的苍穹。

较为清冷的蓝和一片濛濛的紫不知在何时已取代了烈焰的红。蓝与紫交汇着,却又不融为一体,只是界限并不分明,仿佛天生就应该共同存在于这世间。如同一大片三色堇种在了天上,蓝和紫一同在水中晕开,由蓝到紫,由紫及蓝,终是蓝生紫还是紫生蓝,谁不知晓。火凤凰穿过花丛,眼前可以看到尽头了。

夜的门越开越大。黑逐渐跑出来,吞噬了光。门所在的这片天已经沉下来了。天的另一边,蓝紫蓝紫的,不一会儿就随风而去了,像它们出现时候的那样,一起来,也一起离开。从头到尾皆是陪伴,也是不可能替代的存在。

火凤凰眼前只是扇幽暗阴寂的门,没有路了。她踏过去,登时就成了只白凤凰。不知何时月亮已经挂在树梢上,成为天地间唯一的光源。白凤凰飞到月亮上,发出一道刺眼的白光,随即消失在遥远的地方。

——————我是分界线————————————————

三色堇,花语:沉思,快乐,请思念我,让我们交往。在这篇里面我想的是蓝色和紫色的。

未完待续。以后还有很多个未完待续。

Skew_

噫噫呜呜,我啥都不会,yy是个渣渣啥都不会

噫噫呜呜,我啥都不会,yy是个渣渣啥都不会

漆匠是天使我要吹爆他

【欺诈时代】脑补的小日常

私设一大堆

自言自语比文长系列

嗯,只是觉得蓝紫是最难的【蓝调:拿枪指头.JPG,我好难啊】然后不知道之前谁跟我说过其他对成了画师才会勉强答应白金,是这样吗?【进圈晚的目光】

主白画,微蓝紫

?其实某方面来说是主蓝紫,hmm…

好的不管那么多,正文开始

——

  之前白金说过的,要是紫石英和蓝调真的成了他就去追画师,画师也是,如果紫石英和蓝调在一起就答应白金,如今…

  …

  紫石英(不知所措):“对不起——”

  蓝调(略安逸轻轻伸手抚摸紫石英的软发):“紫石英,没关系”

  紫石英(被摸头突然不敢动):…

  …

  画师(瞳孔地震):卧槽!

  白金(冒花扑过去):老婆大人——

  画师(一脚过去)滚...

私设一大堆

自言自语比文长系列

嗯,只是觉得蓝紫是最难的【蓝调:拿枪指头.JPG,我好难啊】然后不知道之前谁跟我说过其他对成了画师才会勉强答应白金,是这样吗?【进圈晚的目光】

主白画,微蓝紫

?其实某方面来说是主蓝紫,hmm…

好的不管那么多,正文开始

——

  之前白金说过的,要是紫石英和蓝调真的成了他就去追画师,画师也是,如果紫石英和蓝调在一起就答应白金,如今…

  …

  紫石英(不知所措):“对不起——”

  蓝调(略安逸轻轻伸手抚摸紫石英的软发):“紫石英,没关系”

  紫石英(被摸头突然不敢动):…

  …

  画师(瞳孔地震):卧槽!

  白金(冒花扑过去):老婆大人——

  画师(一脚过去)滚

  白金(内心:啊啊啊老婆踹我了)所以当初那个…

  画师(吐魂):好好好克利切答应你,只不过…

  白金(歪头):…

  画师(撸袖子)你敢亏待克利切你看看

  绿翡翠(拦住画师):画师大哥,算了算了

  画师(撇一眼绿翡翠)有你什么事,滚


玫剑圣在线裁决
是蓝紫画了某个电影里的场景辣鸡...

是蓝紫
画了某个电影里的场景
辣鸡指绘警告⚠️

是蓝紫
画了某个电影里的场景
辣鸡指绘警告⚠️

玫剑圣在线裁决
【注意避雷】【绿紫蓝紫】聚众吸...

【注意避雷】
【绿紫&蓝紫】
聚众吸蛇【?】
辣鸡指绘警告⚠️【袖章被我吃了【?】】

【注意避雷】
【绿紫&蓝紫】
聚众吸蛇【?】
辣鸡指绘警告⚠️【袖章被我吃了【?】】

漆匠是天使我要吹爆他

肝了一上午的蓝紫大头,紫石英海星,蓝调毁了[醒醒,明明都毁了←]我为什么画着画着把紫石英画成了长发?大概这就是爱[ntm]
秘籍·写手画画![被打死←]

肝了一上午的蓝紫大头,紫石英海星,蓝调毁了[醒醒,明明都毁了←]我为什么画着画着把紫石英画成了长发?大概这就是爱[ntm]
秘籍·写手画画![被打死←]

地狱诗人

末日主题【停顿】

He was hesitant.


He paused,


Threw the trumpet off the stage.


There is was,


A little purple thing,


Pale as a phantom,


Who shivered in the cold.


He was hesitant,


The poor fool he was.


So he decided;


Not now,...


He was hesitant.

 

He paused,

 

Threw the trumpet off the stage.

 

There is was,

 

A little purple thing,

 

Pale as a phantom,

 

Who shivered in the cold.

 

He was hesitant,

 

The poor fool he was.

 

So he decided;

 

Not now,

 

Not yet.

 

A funeral should come,

 

With a soft funeral tune.

 

-

 

Flowers be thy mourner,

 

Thou knowest nought.

 

Of thy long endless nights of mour’.

-

 

Though as hesitant as he was,

 

Blades seem to move of their own will.

 

The violet was a violent red,

 

Just another body to bury.

 

Another story sealed,

 

Another no one to be missed.

 

Was this the one,

 

He thought,

 

That the moon had loved,

 

Who now lies in the cold snow?

 

Perhaps our King needs some time away,

 

On this rainy day.

-

 @文沫回忆 

 


魔鬼腐鱼

【蓝紫】兔子的爱恋!(“玻璃糖”)

兽化文注意⚠️微量ooc!!!

PS:注意!此篇为蓝紫单独cp向!!!(欺诈时代)

这是一对兔子的故事。

请各位小可爱们带着愉悦的心情看完这个故事哦(微笑


——————正文开始(´▽`)——————


    在森林中,有一只大兔子和一只小兔子。


   它们每天都生活在一起。


    一起吃饭…睡觉…玩耍……


    吃饭的时候。


   大兔子总将自己的食物分给小兔子些,然后一脸严肃地说:“紫石英你太瘦了!要多吃点长身体!”...



兽化文注意⚠️微量ooc!!!

PS:注意!此篇为蓝紫单独cp向!!!(欺诈时代)

这是一对兔子的故事。

请各位小可爱们带着愉悦的心情看完这个故事哦(微笑


——————正文开始(´▽`)——————



    在森林中,有一只大兔子和一只小兔子。


   它们每天都生活在一起。


    一起吃饭…睡觉…玩耍……


    吃饭的时候。


   大兔子总将自己的食物分给小兔子些,然后一脸严肃地说:“紫石英你太瘦了!要多吃点长身体!”


   小兔子听话地乖乖吃完面前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食物。


虽然吃的很撑……

但是我爱他呀……

我要听话才行……

这样他就不会离开我了。


    睡觉的时候。


   小兔子总是担心地说:“蓝调,快休息吧……你今天忙了一天了!累坏了怎么办……”然后小兔子的眼角边湿润了起来。


   大兔子见小兔子快要哭出来,便利索地蹦到了床上小兔子的旁边:“紫、紫石英!别哭啊…我不忙了,我们一起睡觉!”


    在月光的沐浴下,两只兔子一起相拥而眠。


虽然很累……

但我爱他啊……

我要把他养的白白胖胖的……

这样他就更健康了……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它们会一直这样吗?”

              

                   “不……,他们不会的。”


兔子和人一样。

也要经历一些事情……

新生、生病、爱恋、意外、死亡……


   “紫石英!我今天在森林里面发现了好多漂亮的花!我把它们做成了花环,你带上试试,一定很可爱!”蓝调伏着自己做的小蓝花花环,一脸开心地看着面前的紫石英。


   “好,好的!谢谢蓝调……。”似乎是被突如其来的惊喜惊到,紫石英的脸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像熟的刚好的红苹果一样。


   蓝调温柔地用爪子为紫石英带上自己做的花环。幸福的望着面前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小天使,不禁感叹道:“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最最最幸运的兔子!”然后温柔地注视着面前红透了脸的紫石英。


   “唔……”紫石英被蓝调看的有些害羞“蓝调,别、别看了。”继续脸红起来。


   “呃!抱歉!紫石英,让你感到不舒服了!”意识到了自己刚刚的行为让紫石英有些不适。“我们回家吧!今晚上给我媳妇儿做好吃的!”蓝调用自己毛茸茸的脸蹭了蹭紫石英的耳朵。落日的余晖的暖光洒在两只兔子的身上。


    …………


   “蓝调,你知道吗?紫、紫石英!最喜欢蓝调了!非常非常的喜欢!百分之百的喜欢!紫石英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兔子!紫石英真的很爱很爱蓝调!蓝调先生是非常优秀的兔子!是世界第一温柔的兔子!”


   紫石英流着眼泪大声的倾诉着自己对蓝调的爱,它一直说着蓝调的好。一直说着,一直说着,声音越来越小。紫石英直到嗓子哑着,连力气快要耗尽也没有停止。


   在那一天,森林里的小动物在叹气着:“他们的感情真好。可惜,他真不幸,只留下了那个小兔子。真是可怜的小家伙…。”

     

   清晨,太阳缓缓升起,明亮的光透过树叶洒在那个沉睡的小兔子身上,和它靠着的用蓝色小花铺满了的小墓碑上。

   

                  一切都变得安静起来。




———————————————————

写的水平不高!但是谢谢看到最后的小可爱!

这篇玻璃糖希望你们吃…吃的开、开心??(欠打的咸鱼)感谢支持!!!!!!!!!!


由于学业原因咕咕了那么长时间很抱歉!!!感谢没有取关辣鸡咸鱼腐的天使!(´▽`)放寒假开始一周一更新!(文画不定)


这次是和几位天使联文!!! @鷇筏  @苦海~泛起爱恨.jpg  @是萌蛋儿啊  @伊藤的不良之魂  @一只烤西瓜   @Baliwaddy & Wolf  @清舟年  @鸣远清 




   




魔鬼腐鱼

焚爱

!!!!注意!!!!

#刀子警告#🚨🚨🚨

#人物死亡警告#

#剧情纯属脑洞!#

#微量ooc警告#

#依旧是腐鱼的辣鸡文笔#


咳咳,本篇为刀子哦(请玻璃心的小天使做好心理准备🚨)


是根据文沫太太和冬菇太太的“欺诈时代二设”写的文章哦!(╹◡╹人)♥︎


正文:


         【鲜艳的花遇到了火会怎样?】


         【花会化为灰烬,散落在地上,留下火继续燃烧。】


今日的蓝调依旧和往常一样在努力追求着紫石英。...


!!!!注意!!!!

#刀子警告#🚨🚨🚨

#人物死亡警告#

#剧情纯属脑洞!#

#微量ooc警告#

#依旧是腐鱼的辣鸡文笔#



咳咳,本篇为刀子哦(请玻璃心的小天使做好心理准备🚨)


是根据文沫太太和冬菇太太的“欺诈时代二设”写的文章哦!(╹◡╹人)♥︎



正文:




         【鲜艳的花遇到了火会怎样?】


         【花会化为灰烬,散落在地上,留下火继续燃烧。】



今日的蓝调依旧和往常一样在努力追求着紫石英。


今日的紫石英依旧和往常一样在拒绝蓝调的追求。


每天都做着重复的事情。


不同的是什么呢?


是蓝调送的礼物和表达爱的话语。


是紫石英拒绝时的不同表现和方式。


   

      【“他们两个在某方面还真相配。”克利切和瑟维们有时会这样想。】



为什么蓝调先生会喜欢我?

这是真的吗?喜欢我这样的人?

如此无用的我?

竟被如此优秀的蓝调先生喜欢。


                     「“我,配吗?”」


为什么紫石英要一次又一次地拒绝我呢?

我不好么……?

我很差劲吧,爱的人都追不到。


                    「“我,可以吗?”」 


        天黑了的白沙街很暗。只有那几个路灯忽明忽暗地照着街道。野猫就藏在路灯旁拐角处黑暗的小角落里,舔着自己脏了的毛,警惕地低唤几声,确认没有危险后紧紧地蜷成一团就开始睡觉。


紫石英和野猫有几分相似。

紫石英从不让太阳的光洒落在自己身上。

因为那让他感到温暖。




最初的时候。


他希望能永远留住这片刻的温暖。


但没有人可以留下这片刻的温暖。


紫石英也不例外。


所以他学会了逃避。


逃避这片刻的温暖。


这太奢侈了,我不敢拥有,也不配拥有。

紫石英这样认为。


只要不去触碰,

不去感受,

就不会想要留住吧,

这样,我就很安心了。


          「那,这温暖想要靠近你呢?」 


             「那,我就拒绝这温暖吧。」


这温暖不该属于我的,

即使——我渴望这温暖。


看到那个寒冷阴暗的角落了吗?

那才是应该属于我的。


蓝调和太阳有几分相似。

蓝调是个让人感到温暖又安心的人。

他总带给所有人温暖。


他照料着瑟维家的所有事情,

总给人一种很令人安心的感觉。

他可以满足人对安全感的渴求,

所以人们总是很喜欢蓝调。


蓝调喜欢紫石英。


想把紫石英呵护在手心里。


给他更好的生活,

更安全的环境。

让他可以更安全,

不被那些坏人欺负,

自己就永远护着他,

给他更多的安全感。



最初的时候。


他遇见了紫石英。

看起来有些胆小,

没有安全感吗?

给人一种忍不住想要保护的感觉。


在与紫石英相处一段时间后,

蓝调就喜欢上了紫石英,

也许是保护欲的加持作用,蓝调就只喜欢着紫石英这个小天使。

是真正意义上的——


                 「全世界只爱你一个人」


但是……


蓝调就算坚信着这样的想法,

却也仍然被紫石英一次又一次地拒绝着。


然后呢?

然后……

蓝调的坚定的想法就动摇了。

紫石英也加俞地自责逃避着。


没有人可以永远坚强……

即使蓝调依旧深爱着紫石英,

但他也会被突然的挫败感而打败。


没有人可以永远勇敢……

即使他内心也深爱着蓝调,

但他也会被突然的失落感而打败。


即使如此,

上帝还是让他们“终成眷属”。


蓝调爱并呵护着自己用真心换来的紫石英小天使。

紫石英也慢慢让自己开朗并爱着自己的蓝调先生。





这此刻的幸福会永久不变吗?

这颗爱你的心即使如最初一样剧烈跳动,但彼此的爱,真的不会昙花一现吗?



两两相伴一生到老,

可是一生又有多长?

也许在某一天,

一生的尽头,就到这儿了。




        十指紧紧相扣在一起,彼此深情的目光和甜蜜的话语倾诉出藏在心底的爱。在花店里挑选着告白的花,萦绕在两人周围的香味是彼此的味道。


        因害羞而微微泛红的脸颊,因紧张而结巴的告白。迎来的,是对方微微低头宠爱的一吻。彼此紧紧相拥,捏着衣角的手微微颤抖着,想要将此刻的美好紧紧攥在手中,放在心底的小盒子里。


        看着怀里的人羞红的脸,抱着人的手微微用力,将所有的温柔注入此刻的深吻,想”这一刻永远停留。


甜蜜的爱情,让鲜花都为此而绽放光彩,为此刻的画增添新的色彩。


这此刻的甜蜜令孤独的神也嫉妒起来。


                 “神”毁掉了此刻的幸福。


       花店突然爆炸,燃起了神的嫉妒之火,打破了此刻的甜蜜。

      

       屋外的行人见到如此的动静便惊慌起来,大声呼喊“花店着火了!快救人!”


       “!蓝调先生!快跑!”

        

       屋内的花被火灼烧着,带着火星的花瓣在屋内飘着。先反应过来的紫石英用颤抖着的手紧拉着为未反应过来的蓝调冲向屋外,双目里充满了恐慌。


       也许是意外来的太过突然,蓝调还未反应过来,只是瞪大着棕色的双眼,任紫石英拉向屋外。


       花店内部都为木质品,火焰并没有因为花的美丽而停止它燃烧的火焰。屋顶上的巨大支板被火焰烧断了衔接处,带着火焰砸向奔跑的两人。


       “对不起了,蓝调先生,再见。”

       紫石英用尽全力将蓝调推出屋外,自己抗下了燃烧着的木板。


       蓝调的意识被这一推摔醒,他跪坐在花店门前,张大了眼看着眼前燃烧着的巨大木板。

木板刚好挡住了门口,像是一张燃烧着的木门,地上掉着一顶带着火星的紫色贝雷帽……


       “很抱歉,蓝调先生。伤者的身体大部分被烧伤,并且头部遭到重击,上身多处粉碎性骨折……。我们已经尽力,请您节哀。您可以去见他最后一眼。”


        医生沉重地摇了摇头后便离开了。


       “不……怎么可能……?紫石英……是我害了紫石英……我如果反应过来。那么,他就不会……!紫石英……。”


       蓝调似乎还没能接受如此沉重的打击,颤抖着双腿走向紫石英的病房。


       阳光从病床旁的窗口洒落在他长长的睫毛和脸庞上,好像躺着这里的是一位沉睡的天使。如此安逸,可以让人焦躁的心安静下来。


        蓝调走到紫石英的身旁,坐在旁边的椅子上。颤抖着双手伸向天使的脸庞,轻柔抚摸着他的面容,但这冰冷的触感告诉蓝调:他已经死了。


       蓝调颤抖着将紫石英紧紧地抱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暖着这具冰冷的尸体。“别担心,紫石英。我会一直陪着你的,我永远是你一个人的蓝调先生。”


        次日,蓝调将紫石英安放在一个水晶棺材里,里面铺满了百日菊,就好像一位天使在那里沉睡,只是还没有醒来一样。

那一天,雨下的很大。


       蓝调每天只要有时间,就会去陪着紫石英。给他讲每天发生的好事情,给他买他喜欢的蛋糕,给他唱歌,说甜蜜的情话……


        之后人们再也没有看到那对恩爱的情侣。因为,只是少了一个人而已。




————分割线————

文笔依旧很差的腐鱼<。)#)))≦


至于为什么没写克利切家和瑟维家的人物反应……因为主要是蓝紫嘛!(眼神躲避)


本周由于特殊原因,没有更新《至死不渝》/很抱歉○| ̄|_(下周一定更新!)


百日菊的花语:永失我爱。(来源度娘!)


我依旧大爱蓝紫!!!(^ρ^)/

各位小天使的评论、红心、推荐

就是我继续努力的动力!腐鱼会继续努力的!(●・◡・●)ノ♥

爱你们!(吧唧一口)˶⚈Ɛ⚈˵

呼吸

【欺诈/蓝紫】自卑、温柔,烦恼?

自卑、温柔,烦恼?



✨是欺诈组,神慈✨


🌸蓝紫,是刀刀?🌸


🍀使用冬菇等人的欺诈时代二设🍀


🍃和上次的白画是一个系列请注意🍃


文.柠檬



0



蓝调喜欢紫石英这件事情是不会变的。



1



紫石英最近有个烦恼。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大哥画师,他询问过他怎么了,紫石英不是会撒谎的人,支支吾吾地犹豫了半天才开始一个字一个字,一点一点地讲述。画师看上去也不着急,只是听着。紫石英心安了许多。也许大哥...

自卑、温柔,烦恼?







✨是欺诈组,神慈✨



🌸蓝紫,是刀刀?🌸



🍀使用冬菇等人的欺诈时代二设🍀




🍃和上次的白画是一个系列请注意🍃











文.柠檬








0







蓝调喜欢紫石英这件事情是不会变的。







1







紫石英最近有个烦恼。第一个发现的人是大哥画师,他询问过他怎么了,紫石英不是会撒谎的人,支支吾吾地犹豫了半天才开始一个字一个字,一点一点地讲述。画师看上去也不着急,只是听着。紫石英心安了许多。也许大哥就是这样的存在吧,他明白紫石英接下来的反应。但紫石英的内心本就是这么想的。





他配不上他。





刚开始接触没几天,紫石英就知道蓝调和画师看上去更相配,他便以这个作为每日安慰自我的想法。





就算紫石英明白自己其实就是个胆小鬼,他也拒绝着自己心中那份仰慕。





为什么呢?





因为他是紫石英啊。





他自卑着,弱小着,软弱着。





蓝调却是那么耀眼着,温柔着、真诚着。







多么好的人啊。紫石英暗暗地想。







2







画师好像打算去找蓝调,紫石英当然乐意告诉他地址,但他心里还是惴惴不安。总算问了蓝调先生,紫石英也不会心安,他假装不在意,他迷惑着自己,他幻想着一种可能性,抱着心中那微弱的火光:





蓝调先生不会喜欢我的,不能给他继续添麻烦了,少出现比较好……





我这样的人,怎么能喜欢他呢……





紫石英的自我厌恶伴随着想法越来越深,也不排除作呕的可能性。他喜欢角落,说不怎么出来,只是觉得,那时候只有自己一个人,周围不会有人陪自己一起感受那片黑暗,他都会感到庆幸。太好了,我没有添乱。紫石英知道画师很疼爱自己,家里的每个人都支持自己,但是,我做不到啊?





大哥回来的时候,看到他轻松的脸色,紫石英就已经猜出了结果,不行,我不能在这里…要不然,要不然……看着画师直径走进自己,紫石英其实早就发起了颤。





求求你,求求你,求求你了!





在白金拽住画师的手,把他拖回去的时候,紫石英心里又不是什么滋味了。虽然心里感谢着白金先生,但看着大哥一脸厌恶加上白金调笑的模样,好危险…紫石英第一反应就是往后退一步,画师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果断地快速结束了对话,再次抬起了脚步。不要,不要…拜托了,大哥不要再过来了,这里…这里……





太黑了啊。







3





紫石英听到了那个答案。







4





蓝调来找过紫石英了,他似乎是很不解,问着紫石英为什么不肯接受自己,他是真心喜欢紫石英的。





“对…对不起……对不起!”紫石英听了话反而给的反应则是往后缩,最后跑掉。




太差劲了…





紫石英感受到橄榄枝真的生气了,并且身上的伤口又红肿起来,已经不能再动弹。克利切为什么,要这样做…?紫石英最近喜欢不作声,用大哥的外套好好地裹住自己,到家后也只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紫石英同时也看出来了,画师好像碰上了什么问题。





说起来…







5





紫石英好像有看到过,画师和蓝调交谈的很愉快。两人之间有种说不出的尊重,脸上带着礼貌的微笑。心脏在紧揪着,艰难地跳动着。他们,真的很合适,如果…如果真的在一起了,大哥会很幸福的吧……紫石英又想起白金的几番话,果然…蓝调是喜欢画师的吧。很早之前,紫石英就感受到了白金的敌意,眼神冰冷,似乎随时都可以撕碎些什么。就连那银白也是,又是自己的错啊……我怎么就这么…





他缩成一团躲在被子里,就算再怎么想竭力呐喊却只体会到自己嗓子提到最高发不出声音,从声带中磨出来的,只是一小段一小段的杂音,刺耳的不行,又似小声的嘀咕,啊…啊……克利切怎么,这么狼狈啊?





想成为强大的人啊,但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做到呢……





这样的克利切,这样的自己……还不如…





死了算了。







6





“死”这个念头突然之间蹦出来连紫石英自己都吓了一跳,而他在没多久的时候明白了,原来一直觉得缺少的,是一个念头吗…


这个念头实现了的话,就能轻松了?就能不带来麻烦了吗?





紫石英心中竟升起几分窃喜。可当回忆里闪过哥哥们的面容时,紫石英的微笑突然就僵住了,随后便冷脸下来。此时,则是一份落寞填补住了他所有的感情神经。





所以就在只剩一步的时候,他收回了脚,望着下面川流不息的车辆,谈笑风生的人群,热闹的街道。啊,这个世界多么美好啊……





紫石英感慨着。





转过头,入眼的竟然是画师,紫石英被惊得一缩,不自觉地往后退了一步,重心移到了后面的脚上,耳边的风在窃窃私语,又像是嘶鸣,很悲伤的模样。紫石英闭上了眼睛。谁知左手腕一把被拽住,一股力量重新把自己扯了回来。









紫石英还未睁开眼好好正脸看看画师此时脸上的神色,就黑眼昏了过去。身体轻飘飘的,骨头磕在地上反而震醒了差点睡去的紫石英,他本能地坐起来,捂住骨头,那里尖锐地疼。画师的表情看上去很悲伤,将人扶起来,拍拍紫石英身上的灰尘,便把手伸出来,看上去意思是想拉紫石英起来。紫石英也乖乖听话了。整个过程中,画师一个字也没有说。这样的大哥,很反常。





“内…内个……”紫石英紧张地咽了一下口水,“大哥…你,你怎么知道,呃,克利切在这里…”





画师停下了脚步,只是回头苦笑道:





“我猜到了。”





紫石英愣住了。





那时候的画师,在天空刚入深夜哭笑了,这是不同的感觉传递到了紫石英心里。好可悲,风在告诉我,天空在告诉我。





这个人,好可悲。





紫石英不知道画师经历了什么,只是心里浮现上不详的预感,总感觉画师经历了什么。画师此时是变得那么消瘦,紫石英看不到强大的大哥,似乎风一下子就能够吹倒这么个人,深蓝色的天空,这样的冷色调宣告着一个悲惨的结局,但在画师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又藏在内心了……





画师没有告诉任何人这件事情,半个字都未曾提到过。不,不光是这些,他甚至开始喜欢沉默。





紫石英没有空暇去关心画师,因为他天天都在躲躲藏藏,这个坏习惯还是没有改掉。





真的要这样一直下去吗……





紫石英一时间提不起任何劲来。每天都过得那么浑浑噩噩。再这样下去,他要崩溃了。







7





这是紫石英第一次主动去找蓝调。




蓝调显得十分震惊,当然了,紫石英也知道为什么,自己一般只会跑来跑去,连正眼看的机会都不曾有。今天是因为什么紫石英才会来呢。紫石英不知道。他感觉到,无助。然后呢,他就来找蓝调了。连他都没想到这个时候,他所想到的一个依靠的人,是蓝调。





“是…是紫石英吗……?”蓝调有些不大敢确定地发问。





紫石英点点头,有些不明情况的呆滞。





蓝调看上去也古怪起来了,左顾右盼的。像是在认真观察些什么动静,然后才请紫石英进去。蓝调虽说刚才有不对劲的地方,但现在却像是安下心来了,又变成了以前的模样。用温柔的口吻开始说起话来。





“怎么突然来找我了?”





“呃…就,就是……最近状态不太好”紫石英支支吾吾地说起来,“其实,克,克利切也不知道为什么想来找你…”





克利切都说了什么啊……





紫石英后悔来这儿了,他现在恨不得把自己塞进一个洞里,当然前提是有个洞。但这里只有蓝调,所以唯一的选择,便是将这段话继续下去。蓝调愣了愣。





“啊…没事,累了可以来这儿歇歇的,我相信我能帮到你的,对吗?”蓝调又勾起嘴角,发话道。紫石英又急匆匆地点头。这场景把蓝调也逗笑了。突然之间,玄关处似乎传来开门的声音,蓝调突然之间没了温和的表情,皱着眉头望向那里。紫石英不由得心里发怵,觉得等会儿进来的人很可怕,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是…但是……





紫石英的眼里,大门已然成了黑色,中间弥漫出一团雾气,是什么?不知道。那雾气却像极了毒气,它慢慢地侵入,一双金眸在这其中亮的可怕。紫石英摇了摇脑袋,停住了遐想。





对方,是白金。





紫石英感到疑惑,平时见白金先生,不都是棕色的眼睛…是克利切看错了吗?紫石英小心地抬头再确认着,是,是金眸啊?紫石英不自觉地冒起了冷汗,再看看蓝调的反应。





还是那副样子,冷眼,冷脸。





是两位先生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白金在缓缓走过来,中途拍了拍紫石英的肩,一股寒意很快缠绕住了紫石英,这如同一个警告,紫石英害怕的开始颤抖起来,求救似的看向蓝调。





紫石英在看蓝调,但蓝调,却不在看他。





等白金消失在两人视线中后,气氛也只是稍稍稳和下来,但看上去已经活跃不起来了。紫石英垂下了脑袋,默不作声。蓝调则是一脸复杂的不知道该说什么。“…蓝调,先,先生,克利切还是,走,走吧……”紫石英已经站了起来。





“喔…喔……”蓝调刚才像是发呆,这下子才反应过来,“随时可以过来的。”




“嗯…嗯……谢谢蓝调先生……”





紫石英鞠了个躬,逃窜了出去。







8





好可怕。







9





早晨,大哥不在了,只是留了一封信给克利切们。







10





紫石英已经没有什么情绪波动了。身为哥哥们的克利切都很头疼,每天都在思索应该怎么办。紫石英似乎对于这些都表现的很冷淡。这太奇怪了。







12





蓝调前来跟紫石英说了几句话就走了,紫石英将自己闷在房间整整一个星期,出来之后已经看上去不像个人样。他一字未说,只是坐下来吃饭,他吃的很慢,却很多。每个人都察觉到了,蓝调现在几乎不来找紫石英了。




紫石英,变了。







13






蓝调喜欢紫石英这件事情,不会变吗?












                                                       





                                            END

时旅者

触手不可及

#末班车七夕贺文
#文笔渣
#ooc属于我
#可能是半个修罗场?涉及cp白画白蓝蓝紫,注意避雷
#以上

从早上开始白金就隐约察觉到了今天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街上大面积出现的情侣,路边摊摆上的廉价玫瑰,甚至连监管者的心情都比往常好很多,好几次白金很确信对方看到了自己却没有理会,有时候甚至全局都见不到人,只能在左下角出现的xx已牵制监管者180秒获得牵制大师称号,xx破译进度达到200%,看出对方是个佛系屠夫。

疑惑在白金回家看见蓝调哼着歌整理一束玫瑰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他看着心情颇好的蓝调,装作不在意地问到:“大哥,今天什么日子啊买那么多玫瑰?”

“啊是白金啊,你不知道吗?”蓝调这时才注意到回来的人...

#末班车七夕贺文
#文笔渣
#ooc属于我
#可能是半个修罗场?涉及cp白画白蓝蓝紫,注意避雷
#以上

从早上开始白金就隐约察觉到了今天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街上大面积出现的情侣,路边摊摆上的廉价玫瑰,甚至连监管者的心情都比往常好很多,好几次白金很确信对方看到了自己却没有理会,有时候甚至全局都见不到人,只能在左下角出现的xx已牵制监管者180秒获得牵制大师称号,xx破译进度达到200%,看出对方是个佛系屠夫。

疑惑在白金回家看见蓝调哼着歌整理一束玫瑰的时候达到了顶峰,他看着心情颇好的蓝调,装作不在意地问到:“大哥,今天什么日子啊买那么多玫瑰?”

“啊是白金啊,你不知道吗?”蓝调这时才注意到回来的人,“今天是七夕啊。”“七夕?”“外国的节日啦,类似我们的情人节。”“??为什么我们要过外国的节日?”“你不懂,这叫情怀,那些东方人不也过我们的情人节吗?”

好吧,本来还以为是什么大事,没想到就是这个啊,白金看着蓝调披上大衣准备出门:“所以你现在是要去给紫石英送花?”“对啊,不过白金,99朵玫瑰这种会不会太俗套了点?”蓝调罕见得有些纠结。

怎么可能,你愿意给那个自卑到病态的家伙送点东西他肯定都会觉得受宠若惊了。

“当然不会,毕竟是你的心意啊~”白金笑着对蓝调说到,“快去吧,你和紫石英约好了的吧,别让他等久了。”“谢了,我先走了。”蓝调看上去如释重负,就这么冲出了门。

笑盈盈地看着蓝调离去的身影,白金从身后不知何处抽出了一枝玫瑰,眼底闪过一丝意味不明的眼神。

“那么...要不要去看看呢...”

他最终还是跟了过去,远远地看着蓝调和紫石英交流,紫石英如同他意料之中的那样一脸震惊,看上去还想推辞,蓝调则一如既往心力交瘁地试图让紫石英接受自己。

真是想不通为什么蓝调会看上紫石英那种懦弱的家伙,白金微微眯起了眼,金色的眸子盯着远处的二人。蓝调是那么的优秀,日常举止优雅从容,性格温柔脾气又好,赛场内也是六阶人皇,相比之下紫石英远远比不上蓝调,那个懦弱又不起眼的家伙凭什么就被蓝调看上了呢?白金想不通。

一只手突然捂住了白金的嘴将他拖走,白金条件反射按住了那只手反手将袭击者锁住,试图取得主动权。该死,注意力全在蓝调身上,连这么明显的袭击都没有注意到。

视线偏转,白金被摁到了地上,头狠狠磕到了地面,金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愤怒,他抬头看向袭击者,却意外地对上了一对熟悉的双眸。

“画...”

“别说话!”

画师轻声呵斥到,眼神却已经落到了远处二人身上,白金也特别配合的一动不动,直到二人离去才被画师放开。

自己怎么没有早点想到呢,白金有些痛心疾首,紫石英和蓝调见面这种事情对方的大哥自然是非常上心的,而且不管白金注意力再怎么不集中也很少有人能躲过他的感知,毕竟他也是个六阶人皇啊,而画师同样作为六阶,想要接近注意力分散的他自然是轻而易举。

“所以到底怎...”

“回去再说。”画师表情严肃地瞟了白金一眼,他立刻知趣地闭上了嘴,就这么被画师拽到了他的房间。

“喂老婆~你这么粗鲁干什么。”白金委屈巴巴地说到,“滚,别在这跟我有一套没一套的。”画师完全无动于衷,宛若异色瞳的双眸死死盯着白金的金色眼眸,而对方也带着狡黠地笑容看着他。

“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白金,我也知道你真正的目标到底是谁。”画师眼眸微眯,“你对蓝调有什么想法我管不着,但是我警告你,离我们家的人远一点。”

白金看着面前表情如临大敌的画师,突然笑出了声,整个人的气质突然就变了,之前的轻浮仿佛不曾存在一般。

“所以我才会对你感兴趣啊我的小画师,你们家的其他人都太弱了,只有你,才勉强算得上是对手。”白金依旧笑盈盈地看着画师,画师也依旧严肃地死死盯着白金。他有种错觉,自己看着的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眼镜蛇,向自己露出了毒牙蓄势待发,随时可能给自己致命一击。

“我还以为你多少会感到意外,毕竟连自家人都没看出来吧。”画师挑了挑眉,“如果是其他人我会非常意外的,可是发现的那个人是你,我觉得很正常。”白金的视线飘向窗外,“蓝调什么都好,就是对自家人不设防这一点,太愚蠢了。”

“至于你,我的小画师。”白金突然就下手了,他狠狠将画师推到了墙上,掐住了他的脖子,凭借着力气的绝对优势完全忽视了那人的挣扎,金色的眼眸中仿佛有火在燃烧,“你应该好好管管你们家的人,让他们别惹到我,不然会出现什么'意外'我也不能保证。”

钳制他的手突然松开,画师跌坐到地上,脸色因为缺氧而有些惨白,他咳嗽着调节呼吸,白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恢复了往常人畜无害的样子。

“那么我就先回去啦~记住我和你说过的话哦。”白金一只手按到了门把手上,脚步一顿,“我听蓝调说过,今天是七夕,外国的情人节。”他反手扔出了一朵玫瑰,落在了画师面前的地上。“从蓝调那里顺来的,别嫌弃就好了原谅我吧,我也是才知道啦~明年会有更好的补偿你的~七夕快乐。”

画师坐在地上看着白金关上了门,默默捡起了落在地上的那枝玫瑰,有些发怔地看了几秒,烦躁地将它扔出了窗外。

有时候他真的搞不懂白金在想什么,这个危险分子和他们家牵扯的关系越少越好。

画师这么想着,心烦意乱地坐在了自己的画架前开始涂抹,绘画总是能让他的心情快速恢复平静,他肆意挥舞着画笔,突然停住,最后在画面的角落画上了一枝小小的,毫不起眼的玫瑰,眼神有些茫然,自言自语般说到:

“谢谢。”

风拂过窗口,卷起几片玫瑰花瓣带入了空中,随风而去。

不要看我我很蔡的

懒人上色真好用!!【发出懒癌的欢呼
紫石英笑起来一定是天使…!
p2p3是瞎画的情头,如果想用可以直接抱w
之前看到太太们画小动物梗,于是自己试了一下,紫石英这么软软的一定是小兔子……!【还是垂耳的那种嘤嘤嘤
啊啊啊蓝紫真好吃…!!!

懒人上色真好用!!【发出懒癌的欢呼
紫石英笑起来一定是天使…!
p2p3是瞎画的情头,如果想用可以直接抱w
之前看到太太们画小动物梗,于是自己试了一下,紫石英这么软软的一定是小兔子……!【还是垂耳的那种嘤嘤嘤
啊啊啊蓝紫真好吃…!!!

佛狸BILILI

欢迎来到宏梦学园校庆活动。
我果然只适合画欢快的东西。

欢迎来到宏梦学园校庆活动。
我果然只适合画欢快的东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