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蓝色天空

624浏览    196参与
鬼魁
应该不会被举报吧,瑟瑟发抖,我...

应该不会被举报吧,瑟瑟发抖,我是老粉🌚🌚🌚🌚🌚🌚🌚

应该不会被举报吧,瑟瑟发抖,我是老粉🌚🌚🌚🌚🌚🌚🌚

你箫今天听相声了吗

“张云雷先生,您要的蓝色天空。”

严重怀疑自己被限流【托腮】
私心九辫tag

woc这什么渣画质,lof你压得也太厉害了

突然发现没画嘴角的痣,问题不大【颤抖】

“张云雷先生,您要的蓝色天空。”

严重怀疑自己被限流【托腮】
私心九辫tag

woc这什么渣画质,lof你压得也太厉害了

突然发现没画嘴角的痣,问题不大【颤抖】

有才有点帅
之前画的哥哥的EP已经买了好几...

之前画的
哥哥的EP已经买了好几张了
爱他!!!

之前画的
哥哥的EP已经买了好几张了
爱他!!!

陈十二

【德云社|张云雷】《蓝色天空》遐想小篇

❤️故事情节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建议搭配歌曲《蓝色天空》食用


❤️后续的《趁着》和《曾经》已在安排当中


        是夜,虫鸣声阵阵,有风拂过窗棱,扑进清冷的室内,漫过一地的白月光,墙上的钟表有一下没一下地走着,一室静谧。

        凌晨一点十一分,床上的人忽的睁开了眼睛,眼里尽是梦醒还没褪去的迷蒙。片刻过后,他手撑着坐起身,顺势靠在床头,似是自嘲地笑了笑。梦里那人该是她吧,他这样想着,望着那扇窗怔怔地出了神……...

❤️故事情节纯属虚构,请勿上升真人。


❤️建议搭配歌曲《蓝色天空》食用


❤️后续的《趁着》和《曾经》已在安排当中



        是夜,虫鸣声阵阵,有风拂过窗棱,扑进清冷的室内,漫过一地的白月光,墙上的钟表有一下没一下地走着,一室静谧。

        凌晨一点十一分,床上的人忽的睁开了眼睛,眼里尽是梦醒还没褪去的迷蒙。片刻过后,他手撑着坐起身,顺势靠在床头,似是自嘲地笑了笑。梦里那人该是她吧,他这样想着,望着那扇窗怔怔地出了神……


        他是天津人,因着学艺,早早的辍了学,跟着师父住在了北京的一个胡同里。那时他也十岁上下,师父对他特别严格,常把他按在墙角里,让他背贯口,错一个字,迎面就是一嘴巴子。而且每天五点半就要起来练功,夏暑冬寒,日日如此。和同龄人生活的不同,再加上他生来又有些孤傲,使得他除了那几个师兄弟以外,就没什么玩伴了,玩不到一块去,也没那个时间。但她是个例外。她住师父家斜对面,好像是因为身体的一些原因吧,也不上学。父母因为工作又整天不着家,她就常来师父家玩。小丫头生的胖乎可爱,又爱笑,师父也乐意让她来玩,一来二去,他就和她熟络了起来。两个孩子凑到一起,总有说不尽的话题,也总有玩不完的游戏,一块石头,一只蝈蝈……他都能和她扒拉半天。

        那时候师父除了让他唱戏,唱曲儿,背贯口以外,还老让他去街角的图书馆里看书,说是图书馆,其实就是一个小书馆,里头都是大家伙儿爱看的故事和戏折子。他那时候看的都是《三国演义》、《白蛇传》之类的。师父说,你得了解这个故事,说出来、唱出来才会有味儿。他小小年纪也不是很懂,只是故事精彩,他也乐的去看罢了。她呢,在家也是无聊,总跟着他一起去,每次都坐一个靠窗的位置。他就坐在她的斜后方,看书看累了,一抬头总能看见她捧着本漫画书看的津津有味儿,尽兴处还能乐出声儿来。


        他数不清楚多少次想在背后抱抱这个可爱软糯的小丫头了,想知道她和师父院里那只半大的小狗比起来,谁更软乎一些。

        北京那时候雾霾还没有这么严重,永远是清澈的透明,他只记得每次抬头看她,她身旁窗户里能看到的永远是一片蓝色的天空,以及她嘴角挂着的笑,温馨纯净,不含一丝杂质。

        师父院里还有一个与他俩年纪相仿的孩子,眼睛贼小,脸也圆,像个烧饼,大家也都这么喊他。烧饼从小好动,鬼点子也多,有一次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说老看书容易长白头发什么的,非拉着他俩和他一起做风筝。也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的纸、竹条和饭糊,就一宗一样的摊在院子里,三个小孩儿就开始捣鼓。

        烧饼这孩子,从小就是“火烧腚”,自然就没那个耐心做这细活,倒腾了一会儿就又撒丫子去别的地方了。他还稳当点,想着把这风筝做完。更关键的是,那小丫头还在一边蹲着看着呢,可不能丢了脸。小丫头也不着急,就静静的陪着,时不时的搭把手。两个孩子从早上忙活到下午两三点,可算是做出了样子。两个人激动的饭也顾不得吃,也没注意头顶上阴沉的天,拿着这做好的风筝就跑去了胡同南边的一个比较开阔的地方。这地方是别人闲置的庄子,只有一排没人住的房子,四周也没有围墙,庄子上面生了一层绒绒的细草,平日里小孩子们也喜欢来这儿打个滚、踢个球什么的,早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

        他俩刚到,正准备放风筝呢,这老天儿也不给面儿,竟稀拉拉的下起了雨。俩人无奈躲进了一旁的檐下,小丫头倒是不怎么失望,可他心里怎么都不是滋味儿,一心想着给她做的风筝,一定要为她飞起来。他一边这样想着,一边祈祷。许是老天爷真听到了这个少年的心里话,这雨约么下了近半个小时,终是停了下来。

        他见雨停了,也不管那庄子上刚下过雨的泥泞。扯着风筝就开始跑,可毕竟年纪小,风筝也只做了个七七八八,最终那小风筝只在天上滑行了一会,就打着旋儿扎了下来,他还狠狠地摔了一跤。他不记得那天是怎么回的家,只知道那天他的小丫头笑的很开心,还哼了一首他没听过的歌儿,天上的彩虹也很好看,彩虹背后的蓝天也让他记忆犹新。


        转过年的春天,他带着自己请教过师父后又重新做的风筝,去找她,还没出门,就看她站在门口,穿着一件鹅黄色的布裙,身后是一辆黑漆漆的汽车,跟他说的,不是平日里的玩笑话。她说,她要搬家了。


卿离姑娘

小巷里的丫头2

钝刀子杀人……真他娘的疼😭


  


  “我们都活在黑暗里,最终也不愿意被这片黑暗吞噬。如果没有人照亮你,那就做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


  ——题记


  


  张磊推着丫头,静静地走在小巷里。夕阳很美,在两双清目里倾满一湾光华。


  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笑,嘴角深深地扬起,一起看着前方,眼里含着泪。


  逆着光走,推着推车的糖人儿老人正收拾摊子,老婆子不知道打哪儿来,手中提着两块肉就揪上了老人的耳朵,大爷疼的“哇哇叫”。


  “死老太爷,今下午让你买的肉呢?放在人家店里忘拿了!啥事儿都让我操心啊……”


  “疼疼!老婆子,你轻点...

钝刀子杀人……真他娘的疼😭


  


  “我们都活在黑暗里,最终也不愿意被这片黑暗吞噬。如果没有人照亮你,那就做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


  ——题记


  


  张磊推着丫头,静静地走在小巷里。夕阳很美,在两双清目里倾满一湾光华。


  他们都没有说话,只是笑,嘴角深深地扬起,一起看着前方,眼里含着泪。


  逆着光走,推着推车的糖人儿老人正收拾摊子,老婆子不知道打哪儿来,手中提着两块肉就揪上了老人的耳朵,大爷疼的“哇哇叫”。


  “死老太爷,今下午让你买的肉呢?放在人家店里忘拿了!啥事儿都让我操心啊……”


  “疼疼!老婆子,你轻点儿!”


  老人挣脱老婆子,从推车旁边儿的小木桶里翻翻找找,拿出来一个糖人儿,金色的糖人在夕阳下泛着好看的光。


  “喏,给你留的。”


  “弄疼你了吧,老头儿……”


  一对老夫妻,互相搀扶着,笑得甜蜜,在小巷的尽头,定格成画面。


  “真好。”张磊由衷道,却没注意到眼角一滴泪滑落。


  “嗯。”丫头依旧只能轻轻答应着。


  他依旧推着她,缓缓走着,一句话不说,他就在她身后,她就在他眼前。


  风很静,吹动墙角的银杏树,落下几方枯枝。树下,有小情侣拍着照。看样子还是大学生,青涩懵懂,又自以为成熟,在疯狂不羁与理性圆滑间拼命找着自己的平衡点。可正是这份寻找,才使这个年龄显得格外美好,格外干净。


  银杏树的对面,不高的阁楼上飘动着碧绿的床单,在风中飞舞波动如同一片初春的烟柳,似乎还带着新洗的洗衣液的清香。


  “英子诶,收床单嘞,天儿要暗了,当心着下雨!”


  “得嘞,妈!”


  ……


  妈——


  ……


  自己多久没联系过妈了?张磊问自己,心里闷闷的难受,却又说不上哪里难受。揣在兜里的手机屏幕碎了一次又一次,换了一次又一次,手机卡换了后,熟悉的铃声便再也没响起过了。


  小学四年级就辍学了,姐姐名气那么大,父母过的也那么好,自己是不是很没用?除了给他们拖后腿,除了成为个累赘,他竟一点儿用处也没有。


  他是多骄傲的一个人啊……


  出来闯,哪怕是遍体鳞伤,哪怕是苦痛挣扎,牙齿打碎了和着血咽下,不认命不服输不低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前厅呆不下去,后厨干不长久,溜冰场也不是个好去处,陶然亭的风还挺凉的……


  老子就不信了,谁他娘的还没个立椎之地了?


  他不止一次对自己这样说,可命运有时候真他娘的就不给人立锥之地,她哂笑着世界,操控着一局名叫人间的局,每个人都是她的棋子,每个人都在拼了命地逃避着命运,又完了蛋地被命运捉弄,最他娘的是,有时候还真的就无能为力。


  好在……


  他遇到了她。


  那一天,他狼狈,他肮脏,他自怨自艾,他卑微到尘埃,可她来了,对他笑了,还给了他白玫瑰。


  可张磊不知道,这些年,她孤独,她无助,她渺小,她忧郁到哀怨这个世界,可他出现了,他看着她,唤她“丫头”,还问她腿疼不疼。


  有时候,爱情没有轰轰烈烈,也没有细水长流,有的只是我的身边全是黑暗,而你恰巧是那束光。


  她家门前,夕阳,晚霞。


  “我看着你,你看着我吗?”


  张磊打开丫头家的门,将她推到门内,自己站在了外边儿。丫头转动着轮椅,回过身看他。


  “我看着你,丫头,你进去吧。”


  丫头摇摇头。


  “我一直看着你,进去吧。”张磊一边笑着哄她,一边倒着走往后退着。


  丫头还是摇摇头。


  “我要回去了,明天还有事儿做呢。”


  他继续往后退着,退到离她不远的地方,之间恰巧隔了一束斜阳。


  丫头垂着眸,沉默了好久,点了点头。


  “那……我数三个数,我们一起转身。”


  丫头依旧点点头。


  “三……”张磊向后倒退,丫头的手扶上了轮椅。


  “二……”张磊身子斜了一半,丫头轮椅微微转动。


  “一……”


  “不要走!”


  丫头喊了出来,声音很好听,很急切,很微柔。


  张磊身子像是僵住了,他背对着她,清楚地听到她的声音,先是怔愣,然后微笑,然后就是疯狂流泪,一直流啊,一直哭啊,没有撕心裂肺,也没有肝肠寸断。他一边哭,一边笑,没有悲伤,也没有狂喜。


  “不要走,陪陪我。”


  丫头也哭,丫头也笑,他背对着她,他看不见她的表情,她也看不见。


  但好像有什么东西,一下子碎掉了,发出清脆的响声。


  张磊狂奔过去,明明几步路,偏偏跑成了百米赛跑。他跑过去,抱住她,将她拥在怀里,在夕阳下转了一圈又一圈,笑声,眼泪,一起释放,一起升华。


  “我的丫头会说话了!我的丫头会说话了!”


  他好开心啊,她看得出来;她也是,他也看得出来。说不清楚多久没这么开心过了,他们抱着彼此,他们温暖着彼此,他们只有彼此。


  “丫头,你为什么不说话啊?”


  “没什么想说的,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现在为什么要说话啊?”


  “因为有说的,有想说的。”


  “丫头,”


  “嗯?”


  “你恨这个世界吗?”


  “不恨,绝望过。”


  “现在呢?”


  ……


  丫头低下头,头顶一片璀璨的星空。


  “阿磊哥哥,我们都活在黑暗里,最终也不愿意被这片黑暗吞噬。如果没有人照亮你,那就做自己的光,照亮自己,也照亮别人。”


  

(完)

  


  


   @是小熙吖*  @冰糖很哇塞  @曦瑶


努力减肥zong
🌸蓝色天空! 争做全网最后一...

🌸蓝色天空!



争做全网最后一位


(咱也不懂格式)



🌸蓝色天空!



争做全网最后一位



(咱也不懂格式)



我是一个九辫儿粉

虽迟必到!

听哭了,听着二爷温柔的声音,真的忍不住,就像在听他讲着他自己过去的故事一样😭😢

二爷,我们永远是你的鸭头,有事可以放心说给我们听!

虽迟必到!




听哭了,听着二爷温柔的声音,真的忍不住,就像在听他讲着他自己过去的故事一样😭😢




二爷,我们永远是你的鸭头,有事可以放心说给我们听!

冰糖很哇塞

蓝色天空



小辫儿x丫头


  根据辫儿的新歌《蓝色天空》改编


  勿上升蒸煮


  (序)


  “丫头。”


  下雪了,她站在门沿下,伸出手,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她手心里。听到有人呼唤她,她扭了扭头,把那片雪花握在手中。


  “辫儿哥。”这个称呼从她那冻得发紫的唇中吐出。话音刚落,她咳了几下。


  他脱下自己那带着许多补丁的外衣,缓缓地给她披上。


  “辫儿哥,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还不能来看看你?”


  丫头娇羞地捂着嘴轻笑,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他抚摸着她的头,道:“这么冷的天,站在外面不怕冻着啊。”随后便拉着她进了屋。...



小辫儿x丫头


  根据辫儿的新歌《蓝色天空》改编


  勿上升蒸煮


  (序)


  “丫头。”


  下雪了,她站在门沿下,伸出手,一片晶莹剔透的雪花落在她手心里。听到有人呼唤她,她扭了扭头,把那片雪花握在手中。


  “辫儿哥。”这个称呼从她那冻得发紫的唇中吐出。话音刚落,她咳了几下。


  他脱下自己那带着许多补丁的外衣,缓缓地给她披上。


  “辫儿哥,你怎么来了?”


  “我想你了,还不能来看看你?”


  丫头娇羞地捂着嘴轻笑,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


  他抚摸着她的头,道:“这么冷的天,站在外面不怕冻着啊。”随后便拉着她进了屋。


  “咳咳,其实我不冷的,咳……”丫头脱下他为他披上的外衣。他又给她披上了。


  “都咳嗽了,还说不冷。”


  “其实我来,是有事情要告诉你。”他顿了顿,看见丫头手心直冒汗,又停下来问,“怎么了丫头?”


  “刚才雪落在我手心了。”她说,“什么事情?”


  “我要走了……”


  这句话像是在重重打击着她,让她不由得咳嗽了几声。


  “我师父,就是我姐夫,他们要带着我去外地演出。”


  丫头静静地望着他,嘴角很吃力地向上扬。良久,她吐出几个字:“那恭喜你了。”


  他像是很失望,但又把他蹙着的眉舒展开来。


  “演出完,我就回来看你。”


  “能再给我唱几句吗?”


  “这个……一会儿就得走了,我回来再唱给你听。”


  丫头微微点头,“我乏了。”




就写了一点……

什么时候发全文我也不知道


🌝🌝🌝


@卿离姑娘  @是小熙吖*  @5zzzzzi


  


  


  


  


焦糖海盐蜜桃乌龙茶🍑

世界如何纷扰,该给你的一点不少.

世界如何纷扰,该给你的一点不少.

卿离姑娘

小巷里的丫头

  北漂的张磊×小巷里的丫头


  根据辫儿哥哥《蓝色天空》改编。


  一个哥哥最苍凉的日子里,略带伤感的小故事,望喜。


  (下个血本:超100赞开《小巷里的丫头》长篇!!!)


  


  “丫头。”


  张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的盒子,小狐狸一般地笑着。那笑那样暖,像一缕风,像一寸阳,撞入小丫头的心中。


  丫头是个哑女,腿脚也有些旧疾,总是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淡淡地笑着,恍如绿化带里毫不起眼的小白花,不起眼却也有兰芷一般的清雅。她的眼睛很亮,很纯净,是历经了红尘沧桑,也依旧如故的不染纤尘。


  ...

  北漂的张磊×小巷里的丫头


  根据辫儿哥哥《蓝色天空》改编。


  一个哥哥最苍凉的日子里,略带伤感的小故事,望喜。


  (下个血本:超100赞开《小巷里的丫头》长篇!!!)


  


  “丫头。”


  张磊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小心翼翼地抱着怀中的盒子,小狐狸一般地笑着。那笑那样暖,像一缕风,像一寸阳,撞入小丫头的心中。


  丫头是个哑女,腿脚也有些旧疾,总是穿着一袭白色的长裙,安安静静地坐在轮椅上,淡淡地笑着,恍如绿化带里毫不起眼的小白花,不起眼却也有兰芷一般的清雅。她的眼睛很亮,很纯净,是历经了红尘沧桑,也依旧如故的不染纤尘。


  这双眼,教张磊沦陷。


  丫头住在陶然亭边的小巷里,不知道为何,家里总是她一个人,不知道这样一个单薄的姑娘,如何照顾的好自己。


  她正在屋里看书,书桌靠着窗,阳光淡淡地洒在书上,洒在她恬静的面容上,撞入张磊的眼中,美成了一幅画。


  张磊正站在她家的窗下,轻轻敲打着窗户,示意让他进来,怀里的盒子,紧紧抱着。


  丫头眼里闪过一道光,嘴角藏不住的笑意。她轻轻点了点头,将钥匙从窗户上递了出去,这是属于他们俩的默契。张磊接过钥匙,指尖碰到她温暖的掌心,心头有些微动。


  熟悉的脚步声踏在木制的地板上,发出“哒哒”的轻响。阳光很好,洒在屋内,好像扬起一层淡淡的木香。


  丫头转动了轮椅,转过身静静等着那个身影出现在她的眼中,每天那个时候,自从第一次,永不缺席。


  张磊快步走来,明明每天都见的两个人,却一片归心似箭得好似多年未见。闯入一片眸光,眸光里是好久不见的期待和盼望,这样的眸光,看得他心好暖好暖。


  他把怀里的东西放到书桌上,脱下染尘的外袍,刚喷了点儿花香味儿的花露水倒是掩去了一天疲劳的味道。他抱住她,像是抱住一件珍宝,好看的唇在丫头的唇上微微一点,像是一缕花瓣落到平静的湖面上。


  “今天过得还好吗?”张磊从身后环住小丫头。


  丫头轻轻点了点头。


  “那……有没有想我?”他的头缓缓搁在她的肩头,温暖的鼻息在她的面颊微微扫过。


  丫头红了脸,依旧点点头。


  看到预想中的反应,张磊极好看地笑了,将脑袋从她的肩头抬起来,绕到跟前,在她的额头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丫头害羞地垂下眸,眸中却是掩不住的笑意。


  “看我给你带了什么好东西!”


  他站起身子,走到书桌旁,右手拿起那个盒子,左手却被一片温暖握住了,死死握住,不肯松手。


  好想哭的感觉……


  嘴角扯出一抹微笑,眼角的泪死死不肯掉下来。张磊深吸了一口气,回头依旧笑望着她。


  盒子被打开了。


  一株白玫瑰,透过玻璃罩,婷婷地开在哪里。那么白,那么圣洁。


  好像穿着白裙子的丫头,那么美,那么纯粹。


  丫头接过那白玫瑰,明明隔着玲珑的玻璃罩,她依旧可以闻到那里面淡淡的花香,像是他身上花露水的味道,廉价却真诚。


  明明是笑着的,为什么会好悲伤?


  她问自己,他也问自己。


  她的手指在他的手心轻轻摩挲着,他没有低头看,但他知道,她写了一个字,那是——“磊”字。


  他们对视着,眼中只有彼此。他们好像在小心翼翼地触碰着对方的内心,却又那般默契地无声无息。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呼吸,他就知道:


  她爱他,他也一样。


  突然,丫头撑着轮椅,挣扎着站了起来。她看着他,靠的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的唇触碰着他的温柔,她的手紧紧环着他的腰。他感受着她全部的重量,全部的炽热,全部的真心,抱的好紧好紧,好像要融进骨血里,融进灵魂里。


  他哭了,这是张磊十九年来第一次流泪。


  他初见她的那一天,她也是这样一身白裙子。她那么美,从阳光中走来,好像天上的仙女,静静地看着他。


  可他是多狼狈的一个人啊!只身北漂,一事无成 一败涂地,那么好的青春,他像个失败者,颓然地坐在陶然亭边,衣服上堆满了风尘,就那样贻笑大方。


  她伸出手,递给他一枝白玫瑰,笑得温柔。


  一个在阳光里,一个在黑暗中。他们的相遇,像是月亮升起在了永远也到不了的黑夜。年少的骄傲,谁也不知道,谁是谁的救赎。


  “丫头,”他看着她,“你想飞吗?”


  丫头看着他,不说话。


  “飞去那蓝天,飞去那麦场,飞去只有我们两个人的,开满白玫瑰的世界。”


  丫头还是看着他,笑了,一滴泪从眼角划落。


  他突然就疯了一样推着她从门口出去,一路狂奔着,尖叫着,飞驰着。他路过卖风筝的小摊,抓起一只风筝,扔下一百块钱就继续往前跑着。


  他跑的很快,丫头感觉到风从耳畔吹过,她的身子很轻很轻,轻得好像要飞起来。可飞的再远,她知道,有个人始终会抓住她,等着她,守护她。


  被人守护的感觉,真的很好。


  “丫头,你想放风筝吗?”


  丫头抬头望着天,眼中隐隐有什么渴望。


  “拉住线,坐稳了,我们一起飞!”


  他推着她的轮椅,小巷尽头的田野里奔跑着,发疯似的跑,不顾一切地跑,他大笑着,眼泪顺着脸颊不要命地往下落,他似乎听到,他怀中的丫头跟他一起在笑,一起在流泪。


  起风了,一只风筝升起在天空上,飞的好远好远。


  那一日,天很蓝,阳光很暖,你很美。


  “丫头,你想死吗?”


  ……


  “我想,好想好想。”


  ……


  “可我又想活,我想活着看这世间的恶意,我想活着,看这世间的狼狈,看我自己,变成最好的自己。”


  “嗯。”


  “我想飞,我想像风筝一样,在这天上飞。”


  “嗯。”


  “丫头,”


  “嗯?”


  “天好蓝啊。”


  


  


  


   @是小熙吖*  @冰糖很哇塞  @言欢。  @曦瑶


柠檬味茉莉花茶

蓝色天空

*第一人称向

       嘿,小巷里的丫头。

       那年,你我尚且稚嫩,听,窗外风儿在游荡,带出沙沙响的树叶声;看,夕阳还未落下山岗,我与你眺望远方,看着天边的红得极为绚烂的晚霞,看着眼前黄澄澄的麦浪翻滚。

       少年的心总是不安分,终于,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你先是着红了脸,手不由自主地绕着自己的麻花辫,你轻咬嘴唇似是在犹豫,我在一边等的焦急又紧张。你点了点头,我立刻抱着你在原地转了个圈  宝旷...

*第一人称向

       嘿,小巷里的丫头。

       那年,你我尚且稚嫩,听,窗外风儿在游荡,带出沙沙响的树叶声;看,夕阳还未落下山岗,我与你眺望远方,看着天边的红得极为绚烂的晚霞,看着眼前黄澄澄的麦浪翻滚。

       少年的心总是不安分,终于,我鼓起勇气向你表白。你先是着红了脸,手不由自主地绕着自己的麻花辫,你轻咬嘴唇似是在犹豫,我在一边等的焦急又紧张。你点了点头,我立刻抱着你在原地转了个圈  宝旷的田地中、麦浪的包围中,只有我们欢悦的笑声在久久回荡,一切都是幸福的模样。

       趁着青春一直在路上, 我觉得我的人生不能只局限于这个小镇,我应该出去走一走。去看看外面的灯红酒绿。于是,我向你提出我想出去闯荡。那天的你很平静地答应了。然而,在我打点行囊准备出发的那一刻,我转过身来却发现你的眼中分明有着晶莹的泪光闪烁。我忍不住再次抱住了你,轻声安慰着你别哭。丫头,等我回来,等我回来娶你。

       嘿,小巷里的丫头。

       我又来到了我们一起走过的路。从前恬静的小镇已不复存在,被拆迁的街道面目全非。看着那个图书馆还矗立在那里,眼前不知为何又浮现出了你的背影,你的面庞我好像已经记得不大清了。我努力地回想着。却只记起那个如三月桃花般的温馨的笑容。

       你知道吗,我看到过一个特别像你的身影从我身边走过我当时便愣住了,我知道,我想你了。

       我有多少次幻想着从背后把你抱紧,我们想着我们还能像小时候一样, 放着风筝恣意地在田野中奔跑,挥洒青春的汗水。那时,天空是透明的,宛若琥珀般,但我的眼中,你的心比天空还要澄净。可终究,你没有再等我。

       丫头,我想再次为你放飞我做给你的风筝,为你兑现曾经的誓言。丫头,我想要一片蓝色的天空,那片天空中,我们一起看过朝阳晚霞,一起数过星星⭐,一 起看过雨后的彩虹。丫头,不知道现在你在哪里......

       嘿,小巷里的丫头。

       明儿是我大喜的日子了,我将与别人结为连理。你知道吗,那个明天将要站在我身边,陪我度过余生的她,长得很像你。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带着你的影子。

      我离开你后,每天晚上都会做着同样的梦,梦里你穿着雪白的婚纱,与我相伴走入婚姻的殿堂。这条路,我们总是走不到尽头......紧接着是一片黑暗,我立到被惊醒了,而梦里的一切都不复存在。

        时间总是无情的,它磨平我的棱角,让我趋于世俗,但我依然记得你,你是我的每一个天明,曾为我温暖受伤的心灵。千言万语埋藏于心,想说却又说不出口。

       丫头,不知道你还会不会记得,你的生命中出现过的我,我曾是你的另一双眼睛,曾让你认清自己的感情。

       丫头,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明天我将走进一个新的生活,而你,永远是我心中最柔软最纯净的美好回忆。

       不能相伴终生,唯有回忆永存。

———————————————————————

作者有话说(强行加戏)

二爷说过蓝色天空三首歌的大概,蓝色天空像是十五六岁,天真单纯,趁着像是再大一点,参加高考,有青春,有理想,曾经就是步入社会,爱情就比较复杂了。但是我理解的,趁着是少年去外闯荡,想念起蓝色天空下的丫头,后来结婚了,但身旁的那个人不是他记忆中的丫头,开始回忆,,差不多这样。二爷说的三首歌是美好的,而我理解中的却是一个比较悲的连续剧。



White

迟到的想法

那天和我妈分享小张老师的新EP,她问我,为什么他要唱的这么低啊,我当时没想出来该怎么回答她,说可能是调子就是这样的(毕竟我对于专业的乐理知识真的一窍不通)


今天我再听的时候,突然知道了

小张老师真的很爱唱歌,这是他的梦想,他不想去怎么炫高音,他只是想用沉稳的声线,去叙述故事,去圆自己的梦。

珍重,诚恳,认真,是我听到的

支持,感受,认真,是我在做的

祝小张老师的梦终实现

那天和我妈分享小张老师的新EP,她问我,为什么他要唱的这么低啊,我当时没想出来该怎么回答她,说可能是调子就是这样的(毕竟我对于专业的乐理知识真的一窍不通)


今天我再听的时候,突然知道了

小张老师真的很爱唱歌,这是他的梦想,他不想去怎么炫高音,他只是想用沉稳的声线,去叙述故事,去圆自己的梦。

珍重,诚恳,认真,是我听到的

支持,感受,认真,是我在做的

祝小张老师的梦终实现


顾希

不信人间有白头11

大婚当日——

       张筱春前几日说,别请太多人,只请些相识的人即可。可大婚当日,杨淏翔几乎把半个京城的人都请来了。

      “你先不够丢人是吗,还请这么多人。”张筱春边给他换衣衫边嘀咕。

       “我杨淏翔娶妻,怎能不气派些。”杨淏翔嘴角一勾,一把揽过眼前人,使他贴近自己,“怎么,不乐意?”

       张筱春见他一脸不在意的样,索性把面子...

大婚当日——

       张筱春前几日说,别请太多人,只请些相识的人即可。可大婚当日,杨淏翔几乎把半个京城的人都请来了。

      “你先不够丢人是吗,还请这么多人。”张筱春边给他换衣衫边嘀咕。

       “我杨淏翔娶妻,怎能不气派些。”杨淏翔嘴角一勾,一把揽过眼前人,使他贴近自己,“怎么,不乐意?”

       张筱春见他一脸不在意的样,索性把面子一抛,两只手搭上他的脖子,笑着,“夫君都不在意,妾身还在意什么呢?”

       杨淏翔耳根子一热:这妖精又勾我。低头盯着他的眼睛,“你叫我什么?”

       “夫君。”张筱春看着他离自己越来越近,刚要推开他,杨淏翔便低头含住了他的嘴。

       一会儿,张筱春推开他,“一会还有仪式呢,你别……”后半句几乎是杨淏翔咬着他的嘴唇说的。他不想等仪式完了,他现在就要做他真正的夫君。

       两人就缠着往床边走去,张筱春被他压在身下,几乎喘不过气。他想推开他,但他爱他,这样好的杨淏翔,怎样都好。

       门外宾客都等着主角,等了半晌,有些人等的不耐烦了,福伯便去寻两位主子。

       “咚咚——”福伯敲两人的房门,“老爷,张老板,时辰到了,宾客都等急了。”

       房内的杨淏翔似乎没有要停下的意思,张筱春的睡袍被他剥了去。白嫩的皮肤上尽是他的痕迹。张筱春回过意识,推开他,“福伯来催了!”说完,张筱春捂住嘴,欢愉过后,他的声音嘶哑得不像样子。脸更加红了,别过脸去不看他。

       杨淏翔见他这副样子,心一软,趴在他肩头,“好,先举行仪式。”说完又在他脖子上吸了一口,起身穿好衣衫,“我先出去瞧瞧,”回身凑近他,“你现在这回味会儿,嗯?”

       张筱春推开他,“快去吧,我过会子就去。”

       杨淏翔吻了吻他的额头,出门了。

       见他走了,张筱春连忙起身,穿着衣衫,见镜子里的自己身上的痕迹,脸又红了,低头一笑,“这小眼八叉的。”

       杨淏翔到了前堂招呼宾客,“各位不好意思,杨某夫人的小狐狸不太听话,耽搁了,杨某自罚三杯。”

       “杨老爷客气了。杨老爷今儿大婚,来,我们一同举杯祝杨老爷与夫人百年好合。”

       “多谢各位,各位尽兴。”

       宴席一直到深夜才结束。杨淏翔晃悠着回到新房,正碰上张筱春正准备更衣。

       见他进来,张筱春连忙穿好衣衫,过去扶他上床,“福伯不是说今儿你睡书房了吗?”扶他躺下,张筱春又端水给他喝下,拿帕子给他擦脸,不想被握住了手,“筱春…你终于成了我名正言顺的夫人了……”

       张筱春一笑,“哥哥,从小啊,你就陪在我身旁,在我那段灰暗的时光里,你就像我生命里的那束光,照亮我那片蓝色的天空。”

       见他酣睡过去,张筱春在他眉间留了一吻,“能嫁给你,是我人生之幸。”

       刚要起身,就被拉了回去,被杨淏翔搂在怀里,“趁我喝醉,占我便宜,嗯?”

      “你…你是装的,你放开我。”张筱春越挣扎杨淏翔搂的越紧,一翻身将人压在身下,“筱春。”

      “嗯?”

      “能遇到你,是我人生最大的乐事。筱春,我爱你。”杨淏翔抚着他的脸说着。

       “哥哥,我也爱你。”张筱春揽过他的脖子在他嘴上啄了一口,“好啦,累了一天,快睡吧。”说着要推开他。

        “累?”杨淏翔嘴角一勾,“今儿可是我们洞房花烛啊,夫人,还不伺候伺候夫君?”说完便堵住了他的嘴。今天他是他名正言顺的夫人了

        再也没人能分开他们了

       “筱春,我爱你”

       “哥哥,我也爱你”

边写这篇儿边听着歌,那句“是我们将结为连理的婚礼”太应景🌝感谢浏览,各位想看啥剧情可以留下,我会编进去😊😊

拙笔不精,多多包涵

       

      

楠九云

我的秀丽笔终于到了,抄歌词开始

我的秀丽笔终于到了,抄歌词开始

姓皮字卡秋
[蓝色天空]小巷里的丫头

[蓝色天空]小巷里的丫头

[蓝色天空]小巷里的丫头

松果米饭

写歪了2333
啊其实我还挺喜欢第一张的染卡的

最近疯狂循环啊

写歪了2333
啊其实我还挺喜欢第一张的染卡的

最近疯狂循环啊

松果米饭
《蓝色天空》太好听了o(╥﹏╥...

《蓝色天空》太好听了o(╥﹏╥)o

想做那个小巷里的丫头呀!

《蓝色天空》太好听了o(╥﹏╥)o

想做那个小巷里的丫头呀!

贰拾屿伍🎶🌱
歌词和以前做的图莫名契合🤔...

歌词和以前做的图莫名契合🤔

“你曾是我的每一个天明”

艹我哭死了

八八抱 @十七梦八

(约图私,禁二改二传)

歌词和以前做的图莫名契合🤔

“你曾是我的每一个天明”

艹我哭死了

八八抱 @十七梦八




(约图私,禁二改二传)

柚子有点甜

蚊子咬了一口zyl 蚊子:张云雷这该死的甜美
我:日常羡慕咬张云雷的那只蚊子

蚊子咬了一口zyl 蚊子:张云雷这该死的甜美
我:日常羡慕咬张云雷的那只蚊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