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蕾蒂梅莉

193浏览    10参与
晴雪是个画渣

手绘一只蕾蒂~塑料姐妹中的姐姐
新人勿喷qwq

手绘一只蕾蒂~塑料姐妹中的姐姐
新人勿喷qwq

婳扇娮酒

【蕾蒂梅莉】枉为姐妹

(蕾蒂个人视角)

      没错,梅莉,我恨你。

      可我也曾爱你。

      你为什么总不明白,我哪怕再讨厌你,也是你最亲近的姐姐。

      也是一个愿意疼你宠你,即使不情不愿也会强迫自己将一切拱手相让的普通的姐姐。

      我总讨厌你与我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材。我不需要另一个我,尤其是你这样的不听话的与我怀有同样憎恨的妹妹。

 ...

(蕾蒂个人视角)

      没错,梅莉,我恨你。

      可我也曾爱你。

      你为什么总不明白,我哪怕再讨厌你,也是你最亲近的姐姐。

      也是一个愿意疼你宠你,即使不情不愿也会强迫自己将一切拱手相让的普通的姐姐。

      我总讨厌你与我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材。我不需要另一个我,尤其是你这样的不听话的与我怀有同样憎恨的妹妹。

      在我眼里,你只是个仿制品。

      可我为什么也会不由自主地高兴,为你的可爱、为你的聪慧呢?

      大概只是因为,你生来就是我的影子吧,我的妹妹。


      凹凸大赛又要开始了,我们两个,必须有一个参赛。但是这场人尽皆知的鸿门宴,从来都有去无回。

      梅莉,你已经同我一样优秀了,优秀得也如同光一样耀眼,蓝白拼色碰撞不出你的讨喜,还有…凛冽。

      所以,这毫无生机的选择,就让姐姐面对吧。

      就让我放任自私一回,用性命换一个证明自己的机会。

      等你懂事了,会感谢姐姐的。我曾以为。

      我是真的希望个你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好的榜样的,不论你相信与否。

      你不信的,你的眼中锋芒毕露,你让我觉得我为你着想我就是个傻子。

      “难道不是吗?我亲爱的姐姐。”你的回答我毫不意外是这样。

      没有谁比我更了解你。从来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我将后背全部留给你。这是我一直以来就想做的事,也曾是我一度以为的理所当然。

      我们是姐妹呀。

      不过,现在,怎么还没动静?再不动手你可就来不及了,我亲爱的梅莉。

      被你拦腰斩断的二重身,都比你适合当妹妹。真的。

      可惜啊妹妹,我到底比你年长啊。

      你这么想与姐姐同生共死,姐姐怎么好意思放你走呢。你一个人在世上,孤零零的多无聊啊,姐姐可舍不得。

      才后悔啊,来不及啦,出尔反尔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呀。

      亲爱的妹妹,咱们可永远地在一起了呢。





婳扇娮酒

【蕾蒂梅莉】枉为姐妹

(梅莉个人视角)

       姐姐,我恨你啊你知道吗?

       知道的吧。毕竟,你也恨我啊。

       我们本是最有默契的姐妹,最让人艳羡的双子,最漂亮的连理花。

       塑料又怎样,无碍于绽放的美好。

       姐姐,和我别无二致的你,独立存在的你,走在我前面的你,一举一动都那样让人反...

(梅莉个人视角)

       姐姐,我恨你啊你知道吗?

       知道的吧。毕竟,你也恨我啊。

       我们本是最有默契的姐妹,最让人艳羡的双子,最漂亮的连理花。

       塑料又怎样,无碍于绽放的美好。

       姐姐,和我别无二致的你,独立存在的你,走在我前面的你,一举一动都那样让人反感,可为什么一颦一笑竟不会叫人生厌,反而让我觉得如此耀眼呢?

       也许只因为我们两人容貌一样吧,我认为。

       没关系的姐姐,如果姐姐只是属于我的,就不会有如今双生的嫉恨与烦恼的。

       姐姐也很会开心的,对吧?


       姐姐,我为什么对你痛下杀手,你难道不知道吗?

       你为什么会参加大赛,来到这个据说无人生还的可怖游戏,我难道会不明白?

       你不过妄想离开,不过是想世人只道蕾蒂果断勇敢而忘却她的可怜的妹妹。为了这个,你不惜孤注一掷。而你厌我至此,我怎会让你遂愿?

       姐姐,你的迫不及待的心甘情愿的赴死,你的阴暗狭隘的冷酷无情的心肠,我可一清二楚呢。

       与其看着你在别人的凌虐下死去,不若妹妹亲手了结,实现你的愿望。

       这样,你的烦恼就解决了哦。我们都是唯一的了。至于我…也罢,就让我背负杀姊的罪名,即使,我也贪恋你背影的温暖。

       放心姐姐,等我赢得大赛,就许愿要一个不同的你回来,你将比现在更加完美,我们也还会好好地活下去,永远不再分开。

     

       姐姐,你只看到我的噬心之恨。

       原来,一向聪明的你,也有糊涂的时候呢。


开学过敏患者夏珞瑶

꧁如果大家失忆后变成旧设꧂

◎主瑞金

◎副cp:丹秋,雷安,帕佩,雷祖,呆毛姐弟,凯柠

◎浓茶味(甜虐适中)

◎几乎都是私设,哈哈哈

◎没问题就开始吧!

━━━━━

  “这比赛都过去一半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小侄子也是6呀”

丹尼尔盯着屏幕正发着愁,得想个办法减少一下人数。

  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事件。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看向屏幕的投影,丹尼尔大爷依旧带着他和蔼可亲的笑容。这笑容,肯定没什么好事。这是所有参赛者不约而同想的第一句话。

  果不其然,丹尼尔大爷开口了

  “各位参赛者们,很抱歉,由于系统的疏忽,小黑洞入侵的系统,接下来发生的是可能很麻烦,请大家注意好安全”

 ...

◎主瑞金

◎副cp:丹秋,雷安,帕佩,雷祖,呆毛姐弟,凯柠

◎浓茶味(甜虐适中)

◎几乎都是私设,哈哈哈

◎没问题就开始吧!

━━━━━

  “这比赛都过去一半了,怎么还有这么多人?”

  “小侄子也是6呀”

丹尼尔盯着屏幕正发着愁,得想个办法减少一下人数。

  于是便有了接下来的事件。

  大厅里的所有人都看向屏幕的投影,丹尼尔大爷依旧带着他和蔼可亲的笑容。这笑容,肯定没什么好事。这是所有参赛者不约而同想的第一句话。

  果不其然,丹尼尔大爷开口了

  “各位参赛者们,很抱歉,由于系统的疏忽,小黑洞入侵的系统,接下来发生的是可能很麻烦,请大家注意好安全”

  我信个大头鬼,你个糟老头子,坏的很。所有的参赛者又想到了这句话。但是瞬间他们都定在了原地。

  不一会儿所有人都活动起来,都很迷茫。

  “哦,太好了成功了,咳咳,我是说真是太糟糕了,系统检测说你们由于小黑洞的入侵,导致失去了记忆,很抱歉,我也无能为力”

  “现在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到记忆以前你最信任的一个同伴,祝大家好运”

  丹尼尔又出现了,他又笑眯眯的将黑锅甩向了小黑洞。丹尼尔的甩锅技术真是越来越进步了。

  很多人都感觉有些诧异,这么蹩脚的谎话,八成就是七神在搞鬼了。这么做的目的究竟是干啥?玩连连看吗?emmm,神的世界我不懂。


  “虽然我们长得一模一样,但不代表我现在会相信你”

  “彼此彼此,我对你的信任度可以说是完全没有,我相信我有记忆前,肯定不会很喜欢你”

  一对双胞胎姐妹互相拔刀,警惕的看着对方。他们并不知道对方是谁,有可能,或许真的是自己的姐妹。但他们显然不相信,他们能感受到对方危险的气息。

  所有的参赛者唯一能记住的就是自己的名字和其他信息还有丹尼尔前面说的几句话。对于其他的人,这是完全没有印象和记忆。在这里互相信任真是个难题。

  对峙的双胞胎姐妹,姐姐叫做蕾蒂,妹妹叫做梅莉。不过他们俩的做法算是大厅中,普普遍遍存在的。


  凯莉有些诧异。因为,听丹尼尔的讲话,大家估计都是失忆了,不,应该是说被植入了某些记忆,导致原来的记忆没了。但是奇怪的是,自己却没有失忆。甚至记得清清楚楚。

  凯莉发现事情有些不妙,开始有些发慌。算了看看还有没有没失忆的。

  凯莉路上看到了许多人,有失了忆不肯跟他走的懦弱的紫堂幻,还有尽管失忆却一直脾气很暴躁的雷狮。

  突然间凯莉在人群中看到了一个身影,一个绿色头发的身影。凯莉大喜,瞬间朝了一个方向奔去。

  “安莉洁,原来你在这呀”

  凯莉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转头过来的果然是安莉洁没错。但是原本天真纯良的脸庞换成了戾气,十分烦躁的看着凯莉

  “你谁呀,没事别碰我”

  凯莉的手渐渐的离开了安莉洁的肩膀,然后停在半空中。瞳孔睁的很大,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安莉洁。

  “柠檬……”


  “你烦不烦?能不能别跟我了”

  “你可以信任我呀,这样不是很好吗?”

  “不好”

  “我可从来没这样追过别人啊,要好好珍惜”

  金现在烦透了,身后有一个一直追着他的人,名字他现在还不知道,反正很讨厌就对了,金又抓了抓自己的头发,一屁股坐在地上。没有再理后面那个人了。

  然而,后面的那个人也跟着坐下来了。简直厚脸皮的不行。

  “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你第一眼还是挺有好感的,或许我们能成为不错的朋友”

  虽然很不肯承认,但是金真的知道,碰到旁边这个人的时候,的确有点亲近感。不过这可是凹凸大赛,残酷的很。除了相信自己,不要相信任何人。这是大赛的忠告。

  “我可以把你列入我朋友的行列,但不代表我会信任你”

  金十分正经的盯着对方,圆圆的眼睛又瞪得更大了,变得十分严肃了呢。才怪,对方差点没笑出声来。

  “噗,你还挺可爱的,对了,我叫格瑞,你呢”

  “我叫金”

  突然间,金和格瑞的信息栏里弹出来了一个带有颜文字的信息:

  “噔噔!ヾ(●´∇`●)ノ,恭喜二位找到失忆前最重要的伙伴,ヾ(❀╹◡╹)ノ~,现在分布下一个任务, ฅ( ̳• ◡ • ̳)ฅ,前往沼泽森林,去挑战沼泽之龙吧!”

  没想到还真是,金还真有点吃惊,自己原来喜欢这种吗?金又认真的盯着格瑞,人长得还不错,就是人有点自恋。虽然不想承认,但对方好像挺厉害的。哼,我也挺厉害的,不接受反驳。

  而格瑞此时心里想的是,好可爱一男的!虽然没有我帅,不接受反驳。

  两人起身,拍了拍压根没有的灰尘。准备上路去南方的沼泽森林。


  很多人都失忆了,雷狮也一样,虽然脾气还是以往的暴躁,但谁也不相信。就连卡米尔也保持着相对的距离,不过除了安迷修之外,即使是失忆了,雷狮也是照样缠着安迷修,还十分骄傲的说:

  “老子爱,你管得着吗”

  帕洛斯为此很烦恼,因为自己没失忆,躲过了一劫。此时呢,我是该反水还是该反水还是该反水呢?真是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那就反水好了。不过……乖狗狗好像也失忆了呢,反水的事情下次再说吧,先逗逗他玩,嘻嘻。

  “你好呀!”

  “你好,有事吗?”

  佩利一脸懵逼的看着眼前这个矮子,自己好像记得他,但偏偏却想不起来,啊啊啊啊!好烦,就这样吧。管tmd。

  “你…你忘了我吗?”

  帕洛斯有些失望,又有些酸痛,要是见过他演戏的人,绝对会忍不住惊叹,啊!一个奥斯卡影帝!只是所有的人都不知道,这份感情里有几分真几分假。有时连帕洛斯都不知道,自己是在演戏还是在假戏真做。

  “啊?那个我,我,我确实忘记了……”

  佩利不好意思的揉揉头,自己确实记不清楚,但是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帕洛斯觉得有些好笑,这条傻狗的心思到底有多单纯?前面不是才说了,会忘记过去吗?唉,没救了。


  “emmm,就是这边呀,应该没错的”

  金有些不好意思的压了压帽子,自己是路痴,我能有什么办法?真的好尴尬。

  “没事,再找找,跟我在一起你应该感到幸运”

  “滚”

  格瑞和金你一句我一句,好不快活(误)。彼此也互相了解了对方的身份,虽然谈不上信任,但却在冥冥之中有一种合作的关系,一种解释不清的关系,藕断丝连。

  沼泽森林被一片白雾笼罩着。里面藏着许多危险,一般只有排名靠前的人才能进到这里。沼泽之龙就是很少见的怪物。这个裁判长究竟想干什么?神烦。

  “进去吗,格瑞”

  “当然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来到这里的”

  格瑞特意把好不容易加重,过程虽然坎坷一点,但总体还是很好的呢。金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走向森林的迷雾中。

  “牵着我,这雾太浓了”

  “好的”

  金想去抓格瑞的手,但却扑了个空,旁边根本看不到格瑞的踪影。金的心脏加速跳了起来。时刻警惕的盯着周围,恐怕有一个人或者是某些奇怪的东西,突然跳到这边来。

  “呜呜呜呜哇!”

  远方传来一种哭声,很清脆,如同八九岁的小孩。金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赶紧顺着声音跑去,渐渐的雾越来越薄,最后浮现出来的,是一个可爱的金发男孩。

  这是我?金感的有些不可思议,自己小时候原来是这种怂样吗?简直不要太丢脸,好不好?

  金走过去,发现旁边的景色焕然一新,变成了一片生机勃勃的绿色,五颜六色的小花开在草原上,溪水重重的声音在伴奏着,登格鲁星?不应该不是。金仔细的揉了揉眼睛,发现真的是这样一片春意盎然的景象,这跟穷苦的登格鲁星完全不一样。

  “呜呜呜嗝”

  小男孩使劲的哭着,哭的声嘶力竭,金越看越不爽,很想给他来一句“怂包”然后再打他一拳。

  可是,挥舞出去的拳头直接穿过了小男孩的身体。这是他的回忆,金马上想到了这句话。可是自己的记忆中明明没有这一段,为什么呢?

  “够了,别哭了”

  同样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响起来,只是刻意的压低了声音,显得有些严肃和冷静。他拿着一把黑白相间的刀。这和前面那个格瑞拿的绿色烈斩一样。金马上想到了,这会不会就是我和他的回忆?

  金坐了下来,就像看舞台剧一样,看着那两个虚拟的幻象。

  “格瑞,凭什么呀,我明明也很努力了,可是他们为什么就是不相信我,哇哇哇”

  “别哭了,很烦”

  “呜呜呜呜呜”

  小男孩的哭声更大了,他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皱巴巴的衣服。显得十分的委屈,为什么连格瑞也不愿意听我讲话?小男孩金深深地皱了一下眉头,果然他不能被爱对吧?

  世界上只剩下格瑞和姐姐了,可是现在姐姐走了,生死未卜。明明就只剩下格瑞一个亲人了。他无法向所有人解释,但是为什么连一个人都不愿意听?

  你的解释微薄无力,胸口涌出一种愤怒感,金抿了抿嘴唇。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再哭了。只是静静的哽咽着。

  “对不起,格瑞,打扰……你了”

  金低下了头,嘴上挂着微笑,眼角的眼泪还未干,泪痕划过的痕迹,遍布全脸。可是却偏偏挂着阳光的笑,如今看来却是苦涩,痛苦,勉强的微笑。

  “以后不会了”

  全部都走吧,只要留下我一个人就够了。金每时每刻都在这么安慰着自己,他时常这么想着。可是就是做不到呀,他想有个朋友。

  仅仅是一个朋友而已。

  可是为什么这么简单的要求就是得不到呢?金真的好恨好恨,双手都在微微发颤。世界为什么就是这么不公平呢?

  “……好了,别耍小孩子脾气了”

  “……嗯”

  即使期待着格瑞不一样的回答,也并没有任何用。他永远也不会知道的……

  “……”

  一阵阵沉默,即使知道格瑞不会再说什么,可金还是带着渺茫的希望,一直没有离开。

  格瑞思前想后半天,轻轻的抱住金:

  “不要管其他人,你就是你”

  “无论如何,我会一直相信着你”

  金不要说有多吃惊了,他甚至都呆住了,眼泪又哗哗的流下来。

  “谢谢你啊,格瑞……谢谢”

  谢谢你啊,在我陷入困境和迷茫中,出现的光呀,谢谢你救了我。

  “谢谢你啊,格……瑞”

  坐在草地上,观看着这场演出的金,也不由自主的说出了那句话,嘴角也勾出了微微的笑,他似乎记起来了那件事,一件很美好很美好的事。甚至定格了这个世界呀。


  金休息了很久很久,一直静静的看着草地上的两个小身影。他记起来了这件事,尽管其他事还很模糊,但是他至少明白了格瑞是他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

  当他起身的时候,腿都有些酸了,他就那么一瘸一拐的走着,唱着童年的歌。

  “星空伴着月辰”

  “春风穿过山流”

  “少年郎许多事还不知晓”

  “满怀着希望与阳光”

   “去往更加遥远的方向”

   “夕阳西下”

  “鲜衣怒马走仗天涯”

  “……”

  沼泽森林的迷雾渐渐散去,所有的场景都变得清晰起来,许许多多人聚集在中心,比起更多的仇恨,很多人引来的都是拥抱和哭泣

  “衰仔,下次不要乱跑了”

  “祖玛,我还以为差点就找不到你了”

  “恶党……”

  “安莉洁,你可气死我了……”

  许许多多人都在拥抱着,金面带着笑容,和以往一样活泼开朗的笑容,他被叫住了。

  “你好呀,格瑞,有没有想我啊”

  回过头来,扑过去就是一个拥抱,格瑞任由他抱着,眼角有一些微微的红

  “谢谢你,格瑞”

  “谢谢你,金”

  两人同时说出了话,相互笑了笑。

  “咱们拉勾说好永远不分离”

━━━━━

emmm,凌晨3:54,我好想发截图给你们看呀。 ฅ( ̳• ◡ • ̳)ฅ

又是一篇本来很好,却被我写烂的题材。

喜欢凯柠的可以看一下下文。

  从很小开始,凯莉一直身处着黑暗,对光明充满着畏惧和不屑。

  力量至上,凯莉来到了凹凸世界玩耍,看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这只是走马观花,可能过一秒钟就会忘了吧。

  坐在星月刃上,俯视着高空,高空上的风很冷,冷得刺骨,可是凯莉依旧静静的看着,吃着他手中的棒棒糖。

  他在看什么?没人知道,也没人敢问。可能只是无聊的消遣吧。凯莉自己都是怎么回答的。

  只是直到有一天,每次都会发生新的可能的一天。发现了奇迹,就像是一个漆黑的木匣,主人突然心血来潮,将它打开。阳光照射下来。险些刺伤人的眼睛,一直待在木匣里的玩具。受不了这么刺眼的光,依然藏匿在黑暗之中。可那道光依然还在,凯莉在不断的警告着自己,千万不要伤了自己!

  就像是夏娃因为蛇的诱惑而吃了果实一样,凯莉也因为光的诱惑接近了他。沐浴着新生的阳光,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眼睛也不是刺痛的,而是很明亮,很美好。

  人就是贪婪的动物,当你拥有着美好,你希望一直保存着这个美好,当你看到那座漆黑的囚牢时,你有些害怕了。那里一点都不好,我还是不回去了吧?

  渴望着这份温暖,并不想回到漆黑的世界,多么可笑,具有真实的事情呀。

  算了,拼一回。凯莉看着那座囚牢,果断的往着光明走去,阳光洒在他的肩膀上,美艳绝伦。

  渐渐的,他开始淡忘了黑暗里其他的东西,这里这么美好,我才不要走。

  我很爱这里,也爱着你,虽然并不是很想承认。但是……我爱你,安莉洁。

  充实中温暖的凯莉,开始了无限的幻想,直到又是一天,光明主动的推开了自己。

  并恶心的对自己说:“你走开”

  这一切都是一个梦,对吧?当你缓缓的站起来,有些诧异的看着对方,想在对方的眼里寻求着答案,快回答我呀!安莉洁,你快回答我呀。

  光明转身走掉,你奋力的向前去追,这又是那么遥不可及。你努力的想去抓回以往的一切,却发现都如云烟般消散。

  当再次望着那片黑暗的时候,你有些抗拒,自己为什么要进去这里?我不要,我也不想!多么希望有一个人来拯救我呀。谁都会有孤独无助的时候,但是应该没人来救我吧。

  当前脚刚跨进黑暗时,手被别人强行的拉走,她有些担忧的说着:

  “你说说你这人,怎么还哭了呢”

  她的指尖在你的脸颊上划过,这事你咋感受到你流泪了,只不过以前比较冰,感受不到。现在反而热乎乎的,滚烫烫的。

  “安莉洁”

  “谢谢你”

  埋藏在心里的话,谁都没敢说出来。但我想你们应该都知道,对吧?

━━━━

  “我靠,所以这些人都没有杀起来?看来又得想点别的法子了,这次一定得想个靠谱的”

  丹尼尔看着满屏的数据表,又面带微笑的砸了一个机器人,满身粗鄙的读着。

  小黑洞:“什么锅都让我背,好的朋友们,小黑洞正式改为小黑锅,嘻嘻”

  记得点赞评论推荐哦。


沉吟至今
柠檬被我吃了qw是之前的占星师...

柠檬被我吃了qw
是之前的占星师pa
总感觉画不出小柠檬的感觉
光把凯佬的成图画出来扔给店家了…
心塞塞

柠檬被我吃了qw
是之前的占星师pa
总感觉画不出小柠檬的感觉
光把凯佬的成图画出来扔给店家了…
心塞塞

长夜无光:预备补夏目

第三弹!
emmm这次七张
「一些原创句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算写一堆hhh
有刀有糖
有骨科有邪教
有现实有幻想」
以及
本次两把艾埃刀子注意√

第三弹!
emmm这次七张
「一些原创句子——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打算写一堆hhh
有刀有糖
有骨科有邪教
有现实有幻想」
以及
本次两把艾埃刀子注意√

黑猫→咸鱼空号
补一下塑料姐妹花的生贺图!

补一下塑料姐妹花的生贺图!

补一下塑料姐妹花的生贺图!

司和TURQUESA☆
塑料姐妹花,蕾蒂梅莉生快。

塑料姐妹花,蕾蒂梅莉生快。

塑料姐妹花,蕾蒂梅莉生快。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