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薄暮传说

12493浏览    341参与
軒轅十四
踩一下尾巴,愛抖露下町的poc...

踩一下尾巴,愛抖露下町的pocky day

我過光棍節,我CP過情人節(笑哭)

兩年多了弗連終於出新卡了可喜可賀,雖然男偶這套衣服真的好醜啊_(:з」∠)_


踩一下尾巴,愛抖露下町的pocky day

我過光棍節,我CP過情人節(笑哭)

兩年多了弗連終於出新卡了可喜可賀,雖然男偶這套衣服真的好醜啊_(:з」∠)_


热情亚楠人
题为【只要我想每天都可以过万圣...

题为【只要我想每天都可以过万圣节】(bu

我也想要糖啊TRICK OR TREAAAAT!!!(大声


yrl的马戏团套比想象中的细节更多,感觉大概是他最复杂的一套衣服了(但是也因此有了双马尾(雾

双马尾美少女谁不爱呢?!美少女都是不分性别不分年龄可以hold一切发型的


大家节日快乐哇www

题为【只要我想每天都可以过万圣节】(bu

我也想要糖啊TRICK OR TREAAAAT!!!(大声


yrl的马戏团套比想象中的细节更多,感觉大概是他最复杂的一套衣服了(但是也因此有了双马尾(雾

双马尾美少女谁不爱呢?!美少女都是不分性别不分年龄可以hold一切发型的


大家节日快乐哇www

◆相思相愛◆

不知不觉攒了9图了

最近一直都在V和A两边反复横跳

十分需要把自己分成两份(。

不知不觉攒了9图了

最近一直都在V和A两边反复横跳

十分需要把自己分成两份(。

うまそうだ。

TOV 弗连x尤利 骑士x魔王设定

*看了动画番外我才知道弗连做饭难吃 我ooc了 但我不想改


1

从帝都扎菲亚斯的大门离开,弗连回头望了一眼这座生活了十多年的城邦。他呼了一口气,握紧腰间的剑。


只要有这把剑的话,总能有办法的。


他这么想。


帝都以西的山脉里,是魔力聚集最浓厚的地方,帝都里的魔导士学者们纷纷这么说——“总有一日,那里的魔物会威胁到帝都。”


然而无论派出多少士兵征讨,归来的总是所剩无几,渐渐的,人们对帝都以西的土地上都充满着畏惧和崇敬。


即便几百年过去,那份所谓的威胁也从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弗连此次所行的目的,也是帝都无数次对于那块土地征讨...

TOV 弗连x尤利 骑士x魔王设定

*看了动画番外我才知道弗连做饭难吃 我ooc了 但我不想改


1

从帝都扎菲亚斯的大门离开,弗连回头望了一眼这座生活了十多年的城邦。他呼了一口气,握紧腰间的剑。


只要有这把剑的话,总能有办法的。


他这么想。


帝都以西的山脉里,是魔力聚集最浓厚的地方,帝都里的魔导士学者们纷纷这么说——“总有一日,那里的魔物会威胁到帝都。”


然而无论派出多少士兵征讨,归来的总是所剩无几,渐渐的,人们对帝都以西的土地上都充满着畏惧和崇敬。


即便几百年过去,那份所谓的威胁也从没有一丝一毫的动静。


弗连此次所行的目的,也是帝都无数次对于那块土地征讨的其中一次,他作为骑士团的一名骑士,接受了这个所谓的光荣使命。


其实老实说不过是找个理由把他打发出帝都而已,弗连苦笑一声,垂下眼眸。


“不知道艾丝提利洁殿下是否一切都好……”


他默默自语,在心里作下了尽早归来的决定。如果是那位公主殿下的话,知道了长老院作出的这个决定,一定会把所有的责任怪到自己头上的吧。


虽然随着骑士团常年东奔西走,这样怀着一个极为艰难的任务一个人出行还是人生头一次。他展开地图,边走边规划着路线。


那座山脉里应该有更加强大的魔物才对,他的能力足以统领其他魔物聚集在一起。


他做好了心理准备,缓缓前行。


2

加维特山脉的积雪连绵不断,虽做足了准备,一切还是出乎弗连的意料。


还没能接近目的地所在的那块区域,他就已经被这长久不歇的暴风雪吹得昏头昏脑,一个接着一个的魔物在他身上留下了许多伤痕。


他踏着他们的尸体而过,然而浑浊不堪的视线让他不禁想着——兴许自己就要死在这里了。


如此消极的想法让他自己忍不住自嘲一番。他以为今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了,自他从庶民街被那位公主救起,他便希望他永久守护着她,如他所想,他成为了骑士。


庶民街出身成为骑士有多么艰难,只怕没有经历过的人或许全然不知,即便如此,他也依旧坚持而来,即便他的所有努力都被说成“不过是借住了艾尔提利洁大人的能力罢了。”


那句刺耳的声音忽地在他耳边又响了起,不过是一阵猛风强烈吹过,弗连头晕目眩,忽然直直向前倒去。


虽父母离世尚早,弗连也从不觉得孤身一人,在庶民街度过的那段时光无疑是他人生中最美好的时间。但他也都看在眼里,庶民街的人们是如何被上阶层的人压迫的。


“如果…我能往上爬的话……”


他喃喃道。


3

有什么温暖的东西抚摸过自己的脸庞。


第一眼无比朦胧,弗连强打起精神坐立起来,待他回想起自己的目的时,慌张地捂住腰间,那把咯地令人生疼的锋利长剑依旧完好地处在那里。


他环顾四周,自己似乎正处在一个温暖舒适的木屋里,屋内安静宁和,唯有火堆燃烧的声音,这样的感觉令他一瞬间恍惚回到了庶民街的家里。


但屋外依旧猛烈的暴风雪依旧提醒着他并不是这么回事。


他愣了愣神,看着窗外。


好像有什么人的呼吸声在另一边响起,令弗连回过神来,慢慢地向声音的来源处靠近。昏暗地另一个角落里,正侧躺着一位青年。


他似乎正保持着舒服的睡姿,盖着轻薄的毛毯,安静地躺在一旁,满脸都是惬意。


弗连正苦恼着要不要叫醒这位看上去睡得正香的年轻人时,对方却十分善解人意地唰地睁开了眼睛,仿佛刚刚为止的睡眠都是假的一般。


青年抱着毛毯站了起来,他上下打量了自己一番,不带好意地说道:“穿成这样也敢进到这冰天雪地的山里来,你难道是来找死的吗?”


同那张看上去俊俏的脸不同,说出来的话意外的难听。


弗连一时被噎住,不知作何解释,青年挠了挠脑袋,“啊,如果是因为我不小心救了你导致你的寻死计划没能成功的话,那边门出去自便吧。”


对方带着毫不在意的语调说道,弗连也大致想清了来龙去脉,包括自己被这位说话不饶人的青年救了这一事实。


他只得带上一如既往的笑容诚恳解释道:“不,并不是你想得那样,多谢你救了我。”


“这倒没什么。”青年在柜子上放下毛毯,去检查壁炉中的火势,往里面添加了几根木头,“如果你不是昏倒在我家门口的话,我也不会救你。”


弗连笑了笑,似乎已经有点习惯了这位青年嘴里难听的话语,他道:“我叫弗连,弗连·西弗,你呢?”


“尤利。”


青年回道。


4

虽然不大好意思,但是弗连还是留在了尤利的小屋里又用过了晚饭。这位嘴毒的青年虽然表面上不大好相处,却还是好心地替他准备了晚饭。


屋外的暴风雪一时半会不会停下,此时出去无疑同寻死无异。弗连想起尤利刚开始说得那段话,也不鲁莽地出行。


弗连的伤势虽不算过重,但大大小小的加在一起,在这暴风雪中似和了一团泥一般,让他隐隐刺痛。


尤利拿出急救箱,虽然嘴里说着“没有替男人清理伤口的习惯”,却还是替他缠着自己不大便利的伤口。


长年的锻炼使他的身形还算孔武有力,也造成了他身体上许多已经结痂了的看着颇为吓人的伤疤。


尤利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这些伤口哪里来的?”


“骑士团的锻炼和任务吧。”弗连不假思索开口道。


尤利嘿了一声,这声音拉的老长,弗连似乎都能猜想到他接下来会说什么,果不其然,尤利语气极为轻佻地道:“你还是骑士大人啊?”


“我不过是一个无名小卒罢了。”弗连回道。


他掏出行囊中的部分金币,想作为报酬,谁知尤利一脸白眼地拒绝了金币,揶揄道:“这位骑士大人,您觉得我这种深山里用得到金币?”


弗连想了想,确实如此。


但他并不好意思如此直面地接受别人的好意,只得道:“那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话音未落,尤利扔下了手中的碗勺,直步躺在了沙发上,抬起眼睛盯着弗连道:“有啊,今天开始你来做饭,厨房在那边。”


他毫不客气地指挥着自己,让弗连苦笑一声,只好应声照做。


说不上擅长不擅长,但总归是有做过的,若连如此简单的技能都不会,在庶民街一定会活得更加辛苦。


弗连普通地做了一桌饭菜,这饭菜虽称不上豪华,却也远比尤利做的要丰盛可口了多。弗连觉得接受别人的好意还说这种话不大好,但他确实在此之前从未吃过如此难以下咽的饭菜。


明明食材都算丰盛,到底是怎么做出来的呢。


弗连心想。


尤利似乎颇有点儿高兴,他哼了一声,笑道:

“这不是还挺有一手的嘛。”


如果是和你相比的话。


他没有说出来,两人对立而作,一同用餐。暖色灯光照得饭菜更显美味,但弗连却难以放下心绪好好享用,他的目光直盯着尤利,握紧了碗筷,他出声道:“尤利,你都没有问过我为什么要来这里。”


他自己未提起,对方也从不问,只当他如远方的客人一般招待,但他心绪万千,他一定不会长久停留在这里,只待这暴风雪一停。


尤利嘴里塞的鼓鼓囊囊,说话含糊不清,但弗连还是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他说:“怎样都行。”


很像他会说出的话,弗连轻笑,接着道:“尤利,你为什么只身一人住在这种深山里?你的家人呢?”


尤利动着的手忽地停了下来,他目光微停,随即抬头,直面弗连,说出的话语依旧刺耳不带感情:“和你没关系吧?我不问你的来路,你也不要在乎我,如果你要离开的话,走就是。”


两日来的相处让弗连总产生一种奇妙的错觉,他觉得他同尤利是许久以前认识的朋友,同伴,他说话难听,却与帝都里那些上阶层的人不同。说出来可能会让人觉得自己幼稚,不过他觉得如果是这个人的话,好像能赋予自己的真心。


一定是暴风雪带来的错觉吧,在这温暖又舒适的屋子里,他竟会产生如此想法,实在令人匪夷所思。


对方的一番话让自己重新认识到了这个事实。


不过萍水相逢的过路人。


5

暴风雪逐渐停歇,弗连决定明日一早就离开这里。他同尤利说了自己的打算,对方应了一声,回道:“虽然我建议你下山的好,不过说了你也不会听吧。”


弗连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我就给你一个建议。”尤利说,“别在雪地里睡觉。”


他说得郑重其事,弗连顿了一下,轻轻地笑了一下,尤利见他如此,皱着眉道:“少想你那些苦大仇深的破烂事,很快会被自己的心思卷走的。”


弗连想起自己昏迷前的那些事,点了点头,自己的一切经历都被他一句“苦大仇深的破烂事”给概括了,这让他觉得有点好笑,不知道是觉得自己好笑,还是这句话。


即便自己和尤利没有明说过自己的任何经历,对方似乎早就看透了自己的想法。


“晚安。”


弗连道。尤利的回应只是轻声地“嗯”。


尤利早上睡懒觉都起得很晚,自己明天走的话,就不会再有交流的机会了吧。


夜晚,窗外零散飘落的雪花似乎暗示着好天气即将来临,除去路上的行程以外,他已经离开帝都将近一个月了,然而这离开的一个月里,帝都发生的一切都已经不被他所知晓,在这个小屋里不过仅短短生活了三四天,竟让他觉得好像十分的漫长。


思绪如雪花般飘零,他觉得自己不能再想了,便倒头进在床铺里,沉沉睡去。


房间在“砰——”地訇然作响,弗连惊觉醒来,他下意识地紧紧握住放在床边的佩剑,大喊着尤利的名字。


屋外没有人回应,他放不下心,虽不够谨慎,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他拉开房门冲了出去,壁炉的火早已熄灭,客室里黑乎乎一片,紧靠窗外微弱的月光照出一个轮廓,有人躺在那里。


弗连握着剑缓慢走着,他无法断定那个人是谁,是不是尤利,他不敢让自己做出更危险的举动。但脚边濡湿的一滩粘稠的水和空气中弥漫着的那股不对劲的味道,待他真正看清了月光下那束深色长发,令人一时差点忘记了呼吸。


6


尤利醒来时,弗连正趴在自己的床边,抓着自己的一只手,那只手近乎麻得没有知觉,因由他的醒来又一阵一阵地抽痛过来。


他觉得喉咙干涸,想动脚踹人,却又动弹不得,只好张开嗓子道:“喂,醒醒,喂——”


对方似乎睡得正熟,尤利深呼吸一口气,“弗连——!醒一醒——!”


深睡中的人猛地惊醒,不自觉地又险些紧握腰间的佩剑。他茫然的眼神持续了一段之后,停在了尤利脸上,笑了笑:“啊,尤利,你醒了啊。”


“水。”


对方意简言赅,弗连起身替他倒水,尤利看着窗外晴朗万分的天气,直接问道:“你怎么还在这?”


他这一问话让弗连不禁皱了皱眉,他道:“你还问我?你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尤利哼了一声,瞥过头去,他也是不准备回答了,只接过水,润了润喉咙。


尤利半裸着上身,绷带从脖子处一直缠到了腰部,他近乎是像被撕扯开一般的伤势,弗连不眠地照顾了他一天一夜,这几乎令人难以想象的伤势却好像没有伤及他丝毫一般。


亦或是他刻意伪装?


弗连叹了一口气,开口道:“你这样,我怎么放心走?”


尤利回过头,坏笑着道:“啊啊,骑士大人,我们的立场又调反了啊?”


弗连抿了抿嘴,他道:“尤利,你能不能好好地叫我的名字。”


“我有好好叫哦?”


“你没有。”弗连盯着尤利的眼眸,“你每次不是‘喂’,就是‘骑士大人’。”


“是吗?”尤利似乎有点察觉,悄然移开视线。


“不过刚刚要喝水的时候倒是好好地叫了。”弗连道,“之后也好好地叫我的名字吧,尤利?”


他加重地发音着“尤利”这两个字,格外爽朗地笑着,尤利对着爽朗的笑脸极为没辙。


7

离开房间,弗连看着昨夜客室内的狼狈情形,大门几乎被砸坏了,为了遮挡寒风他将柜子抵挡在那处,血迹从门口一直延伸到尤利倒下的地方。


那伤口,绝对不是人为造成的。


是他再眼熟不过的魔物造成的伤口。


桌上堆放地是一叠又一叠伤口血迹的绷带,红得鲜艳刺人,如此大的出血量,若是就此抢救不过来了也在情理之中。


但是,尤利活了下来。而且在弗连的面前,他的伤口开始自动愈合了。


这本该是令人惊喜的事情,但此时的弗连却很难为此感受到纯粹的喜悦。


“你到底是什么人…”


8


80s

和列表朋友征集的角色,画到最后一点手感也没了dpq后面画的朋友

(图下面是点图姐妹的id

和列表朋友征集的角色,画到最后一点手感也没了dpq后面画的朋友

(图下面是点图姐妹的id

Rinko★
摸摸白月光❤️

摸摸白月光❤️

摸摸白月光❤️

nato
画画小贵妇(本来还想在后面画一...

画画小贵妇
(本来还想在后面画一个帮忙提着大包小包的fr然而头脑不灵光了_(:з)∠)_)

画画小贵妇
(本来还想在后面画一个帮忙提着大包小包的fr然而头脑不灵光了_(:з)∠)_)

SeiyE☆
【弗连X尤利闲聊群。】来捞一...

 【弗连X尤利闲聊群。】
来捞一下群宣ww
基本闲聊吃吹CP。
经常开脑洞互粮,偶尔群主会做点汉化本福利xd
喜欢FY都都来呀————   你懂的→ 168556377


 【弗连X尤利闲聊群。】
来捞一下群宣ww
基本闲聊吃吹CP。
经常开脑洞互粮,偶尔群主会做点汉化本福利xd
喜欢FY都都来呀————   你懂的→ 168556377


軒轅十四

女儿超级无敌可爱!我要给他穿更多小裙裙!

女儿超级无敌可爱!我要给他穿更多小裙裙!

S

TOV

玩到一半因为剧情太无聊转去看攻略视频。

然后就马上看到剧情喂X,女一(应该没错吧,大概)挥刀帮人自尽,是对方叫的,还说了一句“我这双手,终究沾染了不愿沾的血”。

根本两个都有病,自尽那个你想自尽就自己跳海跳崖跳什么都可以,对方不愿意的情况也敢这样叫,而女一竟然还真的听了,切。女一开始本身不是那种很叛逆并且随自己心意的形象的么?

弃,男一女一之间的感情我不管了。

传说系列经常出现这种为了论述人物无法脱离命运而出现中段人设崩坏,人物行动逻辑混乱的现象,非常令我反感。

玩到一半因为剧情太无聊转去看攻略视频。

然后就马上看到剧情喂X,女一(应该没错吧,大概)挥刀帮人自尽,是对方叫的,还说了一句“我这双手,终究沾染了不愿沾的血”。

根本两个都有病,自尽那个你想自尽就自己跳海跳崖跳什么都可以,对方不愿意的情况也敢这样叫,而女一竟然还真的听了,切。女一开始本身不是那种很叛逆并且随自己心意的形象的么?

弃,男一女一之间的感情我不管了。

传说系列经常出现这种为了论述人物无法脱离命运而出现中段人设崩坏,人物行动逻辑混乱的现象,非常令我反感。

名为ナット

艾斯缇尔酱
p2画的时候。。。。然后出来各种崩坏XD
可能画的时候长时间p3角度的问题吧,而且色差杀我

艾斯缇尔酱
p2画的时候。。。。然后出来各种崩坏XD
可能画的时候长时间p3角度的问题吧,而且色差杀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