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薇拉.奈尔

291浏览    49参与
鬼咲姬
上色后并不好看,色废躺下

上色后并不好看,色废躺下

上色后并不好看,色废躺下

鸽者-智子

注视【摄香】

注意:ooc预警。


“有点麻烦呢,啊……麻烦您了,真是太感谢了。”薇拉看着帮她提箱子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地道谢。

“没事。”银色的发丝被微风轻轻吹起,男人回过头,对着薇拉笑笑,“以后就是邻居了,我叫约瑟夫,敢问小姐芳名?”

“薇拉.奈尔。”薇拉轻笑着点点头,“今天真是太麻烦你了,等我收拾完,一定请先生过来喝茶。”

男人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领结,“谢谢奈尔小姐的好意,东西搬齐了,那我就先离开了。”

薇拉抬起头,目送约瑟夫。

阳光正好,温柔的洒在房子前面的小庭院里,还没处理过的庭院露出一股随意的美。约瑟夫的手触碰上了爬满青藤的古朴大门,然后停止了。

他回过头,正好对上薇拉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被那双蓝...

注意:ooc预警。


“有点麻烦呢,啊……麻烦您了,真是太感谢了。”薇拉看着帮她提箱子的男人,有些不好意思,小声地道谢。

“没事。”银色的发丝被微风轻轻吹起,男人回过头,对着薇拉笑笑,“以后就是邻居了,我叫约瑟夫,敢问小姐芳名?”

“薇拉.奈尔。”薇拉轻笑着点点头,“今天真是太麻烦你了,等我收拾完,一定请先生过来喝茶。”

男人伸手抚了抚自己的领结,“谢谢奈尔小姐的好意,东西搬齐了,那我就先离开了。”

薇拉抬起头,目送约瑟夫。

阳光正好,温柔的洒在房子前面的小庭院里,还没处理过的庭院露出一股随意的美。约瑟夫的手触碰上了爬满青藤的古朴大门,然后停止了。

他回过头,正好对上薇拉的目光,不知道为什么,被那双蓝眼睛盯着,会让薇拉心头一紧。隔着一层面纱,约瑟夫也看不到薇拉那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吧。

直到约瑟夫消失在拐角,她都不曾挪动一步。

庭院已经被清理干净了,重新种上了新的植株,然后重新充满生机。

“来取报纸?”约瑟夫微微低头,看着薇拉。

“啊……是的。”接过约瑟夫递来的报纸,薇拉带着微笑,朝约瑟夫点点头,算是道谢。

明明就是邻居啊……每天都在见面,但他们交流的时候很少,大多数相处的日子,总是在安静中度过。

有这样的朋友 不也挺好的吗?

看上去总是那么有默契。

“走吧。”约瑟夫撑开伞,看着香水店门口的薇拉,将伞遮到薇拉头上。

大雨倾盆,屏蔽了一切声音,雾化了一切景物,两人一路无话,只是安静的走着路,各自想着各自的事情。

庭院里的玫瑰花经过雨水的浇灌显得有些脆弱了,但空气中玫瑰的香气,似乎更浓了呢。

薇拉站在家门口,注视着约瑟夫离开的背影,直到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

“我们是,朋友吧?”薇拉皱了皱眉,关上了家门。

那段日子,薇拉很忙碌,几乎闭门不出了,所调制的香水,一直不能让她满意,甚至越调越差。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想要什么样的,一直有一种感觉环绕着她,迫使她不断去尝试新配方。但一直没有合适的……

心情,就如同窗外的景色一般,阴沉低落,还下着雪呢。

门铃响了,薇拉揉了揉疲惫的双眼,从座位上起身去开门。

约瑟夫站在门口,依旧微笑着。“薇拉,我要离开了。”

“去哪?”

“离开这里,我也不知道我想去哪。”约瑟夫摸了摸领结,抿了抿嘴,“我来告诉你一声。”

“我……我送送你。”薇拉扯出了一个微笑,“等我去拿把伞。”

一向优雅的薇拉突然走得有些匆忙,自己来这里的第一个朋友,就要离开了啊!她有点害怕,自己要是慢了,他会不会直接就走了。

以后就见不到了呢。

两把伞,两个人,依旧一路无话。雪轻柔无声的落下,吸收了一切噪音,纯化了周围的景色。

薇拉停住了脚步,注视着约瑟夫的背影。

然后,约瑟夫又停住了脚步,转过身,像他们第一次见面那样注视着薇拉。

这一次,面纱没有遮住薇拉的双眼。

突然间的心痛,薇拉感觉,她似乎没有把约瑟夫当做朋友。如果再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约瑟夫再次转过了身。

伞从手中脱落,薇拉迈开大步往前走,越走越慢,在约瑟夫上车的那一刻,她深吸一口气。

“等等,约瑟夫!”

拉门的手止住了,约瑟夫回头,看着雪花纷纷落在薇拉的身上。

“我还没和你说再见……”薇拉笑了,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饰。

约瑟夫笑了笑,转身上了车。

薇拉注视着车消失在她的眼中……


苍
转调香了,作为新信仰的开始

转调香了,作为新信仰的开始

转调香了,作为新信仰的开始

糯糯恰掉栗子饼
我爽完了。我画画真是乐色。羸弱...

我爽完了。
我画画真是乐色。
羸弱文案羸弱画画
好久之前就想画薇拉的旗袍,这件旗袍是我最爱的风格。
我不会画画,我不会画画,我不会画画。
我太难过了,为什么我不会画画
好好的旗袍被窝搞成这鬼样qwq
大家将就着看看吧

我爽完了。
我画画真是乐色。
羸弱文案羸弱画画
好久之前就想画薇拉的旗袍,这件旗袍是我最爱的风格。
我不会画画,我不会画画,我不会画画。
我太难过了,为什么我不会画画
好好的旗袍被窝搞成这鬼样qwq
大家将就着看看吧

雪16颜粉

【空调】今夜,你愿意和我再跳一支舞吗?(6)

       

            自从奈尔和玛尔塔相爱后,不管是家务还是日常伙食都是由玛尔塔完成的。奈尔突然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便暗自决定自己以后来为玛尔塔减轻负担。

            奈尔发现玛尔塔喜欢做甜食,因此奈尔找到一位当地有名的甜点师,认他做老师,向他学习如何制作甜食。

 ...

       

            自从奈尔和玛尔塔相爱后,不管是家务还是日常伙食都是由玛尔塔完成的。奈尔突然觉得怪不好意思的,便暗自决定自己以后来为玛尔塔减轻负担。


            奈尔发现玛尔塔喜欢做甜食,因此奈尔找到一位当地有名的甜点师,认他做老师,向他学习如何制作甜食。



            奈尔戴上厨师帽,系好围裙后,老师便将一本制作曲奇饼干的“说明书”放在奈尔面前,开始手把手教奈尔。





              一开始学习时,虽然有老师教,但奈尔仍旧一直弄得自己脸上、身上到处都是面粉,像白面魔女一般。奈尔无奈的笑了笑,用手背擦去脸颊上的面粉,虽然越擦越脏,但奈尔心里很开心,想着:真不知道玛尔塔那家伙是怎么做出来的。




            一段时间后,奈尔将和好的面团用擀面杖擀平后,便用各式各样的模具摁在面团上。一个个可爱的图案出现在了奈尔面前,有的是兔子的模样,有的是星星的模样,有的是独角兽模样的……但有两块却跟别的不太一样——是两个小人。



  

          奈尔面带笑意的将它们放在烤盘上,奈尔带好了手套,这才弯身将烤盘放进了烤箱。奈尔将烤箱的时间调至二十格。奈尔站起身,脱掉手套,将手上和脸上白花花的面粉洗掉后,用一旁的毛巾擦了把脸,同时将桌子擦了干净。




          烤制了二十分钟后,随着烤炉发出“叮”的响声,奈尔关掉了烤箱,将烤盘拿出。一阵阵奶油香扑面而来,搞得奈尔自己都馋了。但奈尔最后还是只咽了咽口水,将饼干小心翼翼地装进一旁老师准备好的小装饰袋里。奈尔满含笑意的盯了会饼干袋子,便向老师告别回到家中。




         奈尔左手拿着饼干,并将左手背在身后,右手将门拉开一条缝开门。突然,门里伸出了一个头,奈尔“做贼心虚”四处看了看情况,发现玛尔塔不在,便轻轻推开门,走了进去。突然,一个人在奈尔身后拍了拍奈尔的肩。奈尔吓得忙转过身,双手将饼干拖住,藏在身后。玛尔塔一脸疑惑地看着上下打量了番奈尔,开口道:“你……去哪了?”奈尔不知道怎么开口,只好支支吾吾道:“哈哈,我……那也没去啊。”玛尔塔更加疑惑了,硬生生地将奈尔的手拉到自己面前,将奈尔手中的袋子“抢”了过来。





          奈尔只好眼睁睁地看着饼干被玛尔塔“摧残”。当玛尔塔将袋子拉开,一阵香气扑面而来。玛尔塔愣了愣,颤声道:

 

          “这,这是你做的?”






          “嗯……第一次做,不知道好不好吃……诶呀,你尝尝。”





          玛尔塔拿起一块星星饼干塞到嘴里,咀嚼了番,像是在细细品尝。奈尔紧张地看着,过了会奈尔终于忍不住了,问道:“怎么样,怎么样?味道怎么样?”玛尔塔先是点了点头并没有说什么,最后,当玛尔塔将嘴里的饼干渣咽下去后,才道:“好吃啊,对了,你怎么想着给我做曲奇了?”

“因为……你不是喜欢吃甜食吗,所以我就,想着给你做了。”奈尔红着脸道。玛尔塔眯起眼笑了笑,目光在一块小人饼干上停留,正好是代表着奈尔的饼干。玛尔塔将另一块小人饼干调了出来,摆在桌上。





          “这两个……”玛尔塔似乎发现了什么,抬起头,笑着看着奈尔。




           奈尔顿时羞红了脸,点了点头。玛尔塔一边注视着奈尔,一边拿起代表着自己的那块小人饼干,抬起手牵住奈尔的小手,将饼干放入奈尔口中,道:“吃下去了,就永远要和我在一起。”奈尔愣了愣,嚼了嚼口中的饼干,直到咽下才反应过来刚刚玛尔塔塞到自己嘴里的是……





           玛尔塔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坐下。玛尔塔将代表奈尔的那块饼干拿在手里,把玩了番,才将饼干放在自己嘴唇边,像是在亲奈尔一样,然后慢慢塞到嘴里。




         饼干在玛尔塔口中慢慢化开,而玛尔塔与奈尔的爱情,就像那两块饼干,彼此融入对方的心中。
————————未完待续~~~~2

雪16颜粉

【空调】今夜,你愿意和我再跳一支舞吗?(5)

                 

      中秋贺文(草草赶出来的

                          ...

                 

      中秋贺文(草草赶出来的

                                          -------------------------------------------                

              每逢中秋,月亮都会格外的圆并且明亮。秋风拂面,发丝飘动,同时也拨动着人们甜美的梦乡。



              次日早晨,玛尔塔早早就醒了过来。玛尔塔侧过脸看着仍在熟睡的奈尔的脸上还带着未褪去的红晕,不禁脸上显露出“邪恶”笑容。


              玛尔塔为奈尔将有些凌乱的被单整理好,让奈尔好继续做着自己甜美的梦,并且“肆意”地在奈尔的脸上亲吻着。做完这些,玛尔塔才下了床,将奈尔的衣服放在奈尔的枕边。当然,今天可是中秋节,玛尔塔特地给奈尔准备了一件与众不同的衣服。



              玛尔塔下了楼,开始给奈尔和自己做早餐。此时奈尔从朦胧的睡梦中醒了过来。奈尔迷迷糊糊的看见自己枕边好像有类似衣服一样的东西,便想都不想的拿起来给自己穿上。奈尔换好衣服,洗漱完毕后,玛尔塔也差不多做完了早餐。



             奈尔打了个哈欠,在餐桌前坐下,朝玛尔塔打了个招呼后,便享用起了玛尔塔的爱心早餐。早餐是由微甜的上面撒上了点点蔓越莓干的桂花粥,一杯热牛奶,外加一块块切成扇形的月饼组成的。




             奈尔一边暖滋滋地吃着玛尔塔的早餐,一边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玛尔塔说着自己对当天,也就是中秋节要做些什么的规划。玛尔塔当然听着,但表面上看起来好像是快要笑死的节奏,玛尔塔心里默默想着:原来,奈尔穿这么一身,也......太可爱了吧(我:awsl    我tm怎么乱入了)





            奈尔见面前之人不理自己,便疑惑的用手在玛尔塔面前晃了晃。玛尔塔这才回过神。玛尔塔站起身来,伸出手给奈尔戴好与衣服连为一体的带有兔耳朵的兜帽后,朝奈尔笑了笑,示意她继续吃早饭。奈尔只好带着疑惑继续低下头吃着月饼。奈尔含着一嘴的豆沙和月饼渣,含糊道:“对了,玛尔塔,忘了祝你中秋节快乐了。”本还想笑的玛尔塔愣了愣,眸中出现一抹异样的神色。玛尔塔微微红着脸道:“也祝你中秋节快乐啊。”






            半个时辰过去了,玛尔塔和奈尔终于吃完了早餐。突然奈尔从身后抱住正在洗碗的玛尔塔,用脸蹭了蹭玛尔塔的后背,却不知道自己头上毛茸茸的兔耳朵垂了下来。奈尔少许抱了玛尔塔一会后,便松开了玛尔塔。玛尔塔调整好呼吸,将手上的泡沫冲干净后,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面对奈尔。玛尔塔看着羞羞的奈尔,并且是如此可爱的奈尔,玛尔塔没忍住,上前搂住奈尔,并吻住。







            奈尔当然不会有丝毫反抗,反而也伸手抱住玛尔塔,将吻加深了些。






            不知道为何,玛尔塔能从奈尔的口中尝到豆沙细微的甜蜜。






            今年的月亮格外的明亮,玛尔塔和奈尔能从彼此的眼中看见彼此的倒影,是如此的美丽动人。今年,玛尔塔就是天仙嫦娥,而奈尔则是她怀中一只可爱的月兔。 
————————未完待续~~~~

鬼咲姬
凭鱼一样记忆画出来的致命温柔,...

凭鱼一样记忆画出来的致命温柔,有bug

凭鱼一样记忆画出来的致命温柔,有bug

咕咕怎么可能是鸽子呢

双香我爱,可是莫得手……最后一个是香香私设泳衣,嗯,是在淘宝上看的,我觉得这个泳衣真的很仙,结果画出来,这是什么鬼玩意儿⁽⁽꜀(:3꜂ ꜆)꜄⁾⁾

双香我爱,可是莫得手……最后一个是香香私设泳衣,嗯,是在淘宝上看的,我觉得这个泳衣真的很仙,结果画出来,这是什么鬼玩意儿⁽⁽꜀(:3꜂ ꜆)꜄⁾⁾

看,枫柯又咕了

生日快乐啊——克洛伊
私设der√把头发加长了一点。私心想让她穿一次红衣,于是把红夫人的衣服改了改套上去了【红夫人:???】
这两张只有背景不一样,其他都一样√
通宵糊的,质量不高。

生日快乐啊——克洛伊
私设der√把头发加长了一点。私心想让她穿一次红衣,于是把红夫人的衣服改了改套上去了【红夫人:???】
这两张只有背景不一样,其他都一样√
通宵糊的,质量不高。

冷酷无情萨贝达【开学失踪ing】

摸鱼,这是一个我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依旧是冷清的一天呢~

摸鱼,这是一个我永远得不到的男人
依旧是冷清的一天呢~

雪16颜粉

【空调】想到的梗,记录下。

你知道我心里装的另一个人是谁吗?

除了我还有谁?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装的另一个是你?

啊?

因为……你在我心里。你当然知道我心里装的是谁。

你知道我心里装的另一个人是谁吗?

除了我还有谁?

你怎么知道我心里装的另一个是你?

啊?

因为……你在我心里。你当然知道我心里装的是谁。

雪16颜粉

【空调】今夜,你愿意和我再跳一支舞吗?(4)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

       次日早晨,阳光透过纱帘,照在奈尔和玛尔塔的脸上。阳光温暖着熟睡并且彼此相拥着对方的两人。

       奈尔缩在玛尔塔的怀中,仿佛在梦中被火烤了一般,觉着热了,便皱了皱眉,轻轻推开玛尔塔,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可奈尔一伸展四肢,随着飘动的窗纱,觉着一股寒意,哆哆嗦嗦才发现自己裸露的身子。奈尔一脸红,嘟囔...

  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

——————————————

       次日早晨,阳光透过纱帘,照在奈尔和玛尔塔的脸上。阳光温暖着熟睡并且彼此相拥着对方的两人。


       奈尔缩在玛尔塔的怀中,仿佛在梦中被火烤了一般,觉着热了,便皱了皱眉,轻轻推开玛尔塔,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坐起身伸了个懒腰。


      可奈尔一伸展四肢,随着飘动的窗纱,觉着一股寒意,哆哆嗦嗦才发现自己裸露的身子。奈尔一脸红,嘟囔着责怪着玛尔塔:真是的,不用……这么,这么露吧……。奈尔虽责怪着玛尔塔,但仍旧红着脸在玛尔塔唇上蜻蜓点水般落下一吻。

     

      玛尔塔觉着怀里有什么不对劲,皱了皱眉,缓缓睁开眼。奈尔见玛尔塔醒来,便拉起被单遮住自己的身子,背过身子,羞得不敢看玛尔塔。


      玛尔塔弯眸一笑,拍了拍奈尔的肩膀,将奈尔闷过脸的被子拉下。奈尔秀秀的撇了眼玛尔塔,见玛尔塔一脸“狐狸”般的笑容看着自己,只好侧过脸躲避玛尔塔的目光。



      玛尔塔努了努嘴,拉住奈尔的小手,将奈尔拉入自己的怀里。真不知道玛尔塔哪来的如此之大的力气,只见玛尔塔将奈尔一把抱起,将奈尔抱下床。奈尔愣了愣神,直到玛尔塔连连叹气将衣服塞到自己手中时,这才回过神。




     奈尔将头低的很低,手上将衣物穿上并整理好,便和玛尔塔一同下了楼。




      玛尔塔见奈尔依旧一副害羞的模样,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奈尔的小手握得跟紧了些。



      玛尔塔,没想到我们……真的在一起。奈尔突然开口道。




      傻奈尔,我们在一起难道不好吗?

  

      我,我,我。在一起当然好啦。


      玛尔塔将奈尔紧紧搂在怀里,小声低语着:“那不就好了?”



      玛尔塔俯下身,手扶住奈尔的脸颊,吻住奈尔。奈尔则乖乖的用双手搂住玛尔塔,让玛尔塔更好的接受自己。玛尔塔则奖励般的将奈尔吻得更深了些。


     乖,我的奈尔,你永远都是我的,永远要和我在一起。

———————未完待续~~~~~~~~~

查无此人

香香背景推演,今天打排位才发现已经无意间推演完了hhh

香香背景推演,今天打排位才发现已经无意间推演完了hhh

看,枫柯又咕了

七夕快乐/
狂摸的大头与狂草的涂鸦[认真打牌的薇拉。无聊撑头的玛尔塔]。QAQ本来想再来一个玛尔塔的大头然后发现自己无从下手。
为了找致命高清图狂翻B站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想了想玛尔塔只有一个涂鸦就不加空军tag√

七夕快乐/
狂摸的大头与狂草的涂鸦[认真打牌的薇拉。无聊撑头的玛尔塔]。QAQ本来想再来一个玛尔塔的大头然后发现自己无从下手。
为了找致命高清图狂翻B站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想了想玛尔塔只有一个涂鸦就不加空军tag√

一箱牛奶

『摄香』遗忘恋人

食用指南:

        短篇,一发完。
        年少恋人(?)约瑟夫x失忆症薇拉
        一个标题废的苦苦挣扎

        来自 @残萤酱 的百fo点梗

        🐷食用愉快

————————————————...

食用指南:

        短篇,一发完。
        年少恋人(?)约瑟夫x失忆症薇拉
        一个标题废的苦苦挣扎

        来自 @残萤酱 的百fo点梗

        🐷食用愉快

————————————————

         扶着昏沉沉的脑袋,她从温软的床褥中爬起。她将分开摆放的枕头叠在一起,从双人被中挣脱出来。窗外太阳沉沉的吊在西边,灯火阑珊的城市开始了夜的雏形。


        将双脚埋入毛茸茸的兔耳朵拖鞋,薇拉拖着困乏的身体,走出卧室。她按开客厅吊灯开关。


        男人将药片和温水摆在桌子上,他穿着一身黑白色的家具服,却围着少女般淡紫色的围裙,搭配显得有些滑稽却温暖。厨房里传来一阵咕咚咕咚的声音。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视线交汇的那一刻,薇拉骤然失声。


        “约瑟夫…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


        被称作约瑟夫的男人愣怔一瞬,下一秒,他俊秀的脸庞上漫上淡淡的微笑:“既然醒了,就先把药喝了吧。”


        薇拉走过去,端起水杯,将药片塞入腔中一饮而尽。约瑟夫看着她吞下药片,揉了揉她的脑袋,然后又转身投入厨房。


         他一如既往的亲昵与温柔,让她恍惚的仿佛从来没有失去过一样——他居然还留着那把钥匙。


        她跟着他走入厨房,锅中弥漫出来的香味扑鼻,他卷着袖子,沙拉酱拌入水果中。有那么一瞬间,薇拉甚至觉得他们像是多年的夫妻一样,平淡而温馨。


        “怎么跟着进来了?”


        他在水龙头下冲了冲手,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上,右手无名指的戒指明亮的有些刺眼。


        “你…结婚了?”


        约瑟夫又愣了一下(薇拉注意到他总是走神),继而笑出了声,他弯了弯眼眸:“嗯。”


        “她是个怎么样的女孩儿?”


        薇拉有些不自然,她靠着另一边的灶台,右脚摩擦着地板前后摆动,她感觉有种莫名其妙的情愫在心头徘徊不散。


        这并不是好想法。薇拉强制把这个念头甩开。


        “她有些小任性,却十分独立而强大,但在我眼里,一直是需要保护的姑娘。”



       “她很幸运。”薇拉低声嘟囔。她承认自己十分吃味,同时对眼前这个男人余情未了。她有多羡慕他口中那个女孩儿。


        约瑟夫不再提及他的妻子,将汤端上餐桌后,他钳住薇拉的肩膀,像羽毛一样轻而拨动人心的吻落在她额头上。


        “退烧了,还好。”
        “…你的妻子,我的意思是,她会介意的。”


        约瑟夫大笑出声,薇拉很少看到他这样开心的样子。


        “不,我想,她不会的。”
        “…?”


        约瑟夫用骨节分明而修长的手指勾起她的右手,在她的无名指上,有着与他相同的一枚戒指,静静地置在那里。他捧起她的手,亲吻那枚让人感到无限美好的戒指。


        “我的妻子是一位调香师,她在尝试界内公认无法调制的忘忧之香。”

        “很显然,在又一次的失败尝试中,我的妻子,你,薇拉.奈尔,又一次忘记我。”

       “约瑟夫.德拉索恩斯,你的丈夫。”

雪16颜粉

【空调】今夜,你愿意和我再跳一支舞吗?(3)

车!开车!开爆!

————————————

       玛尔塔见怀里的人如此的乖巧,便给予了奈尔一个吻作为奖励。     

       奈尔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往玛尔塔怀里缩了缩,但当玛尔塔吻住奈尔时,奈尔彻底清醒了。     

       奈尔被吵醒了,不满的皱了皱眉,瞪了眼玛尔塔。玛尔塔反而笑意更深。玛尔塔用手扶了扶奈尔...

车!开车!开爆!

————————————

       玛尔塔见怀里的人如此的乖巧,便给予了奈尔一个吻作为奖励。     

       奈尔在睡梦中迷迷糊糊地往玛尔塔怀里缩了缩,但当玛尔塔吻住奈尔时,奈尔彻底清醒了。     

       奈尔被吵醒了,不满的皱了皱眉,瞪了眼玛尔塔。玛尔塔反而笑意更深。玛尔塔用手扶了扶奈尔的脸颊,道:“亲爱的奈尔,你醒啦,那你是准备好接受惩罚了?”玛尔塔说完在奈尔额间落下一吻。奈尔听了先是愣了愣,随后反应过来是玛尔塔在“调戏”自己,不开心地嘟起嘴,撇过头不理玛尔塔。     

      

       玛尔塔见自己怀里的小人开始闹脾气,心一颤,道:“好啦,我的小可爰,不闹了好吗?”奈尔听了玛尔塔的话后,慢慢转过头面对玛尔塔。     

       玛尔塔见那人转了过来,便露出恶魔般的笑容。玛尔塔反手搂住奈尔,伸手开始慢慢解开奈尔的礼裙。奈尔被玛尔塔的举动吓了一跳,推了推玛尔塔,开始挣扎。玛尔塔见奈尔如此不听话,搂住奈尔的手微微用力,将奈尔的脸靠得离自己又近了一些,玛尔塔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奈尔愣了愣,脸颊微微一红,呆呆地看着玛尔塔。

      玛尔塔趁奈尔愣神之际,脱去奈尔与自己的衣物。

~~~~下面是车哦~~~~

      奈尔“啊”的一声,脸顿时通红,但并没有阻止玛尔塔的举动。

      玛尔塔抱住奈尔,彼此肌肤紧贴。玛尔塔不断感受着奈尔的体温与身体上留有的香水的余香。奈尔双臂搂住玛尔塔的颈脖,让玛尔塔能更好的接受自己。

    

      玛尔塔吻住奈尔,随着时间的慢慢流逝,玛尔塔一点一点夺去奈尔口中的氧气。当然奈尔的脸随着氧气的慢慢缺少,开始一点点变红。当然奈尔也不能就这么让玛尔塔占据主动权。奈尔反过来开始将玛尔塔夺取的氧气夺回来。

     玛尔塔很高兴奈尔能如此“不乖顺”,反而因此将奈尔搂地更紧了些。

     玛尔塔和奈尔两者的呼吸随着心跳变快也逐渐变得剧烈。

     玛尔塔和奈尔彼此紧贴,感受着彼此。

——————未完待续~~~~

南璃茉茶

“薇拉.奈尔”姐姐。

*看了薇拉的推演,泣不成声ing……

指尖上缠绕的余味,可否令你解忧呢?

                                              ————“薇拉·奈尔”

——————————分割线——————————

花田里,站着一对双胞胎,她们的长相几乎是一样的,这可都是天生的美人胚子。正为双胞胎拍照的居民如此说到。

长相...

*看了薇拉的推演,泣不成声ing……

指尖上缠绕的余味,可否令你解忧呢?

                                              ————“薇拉·奈尔”

——————————分割线——————————

花田里,站着一对双胞胎,她们的长相几乎是一样的,这可都是天生的美人胚子。正为双胞胎拍照的居民如此说到。

长相虽一样,性格倒还是有些差别的。看,右边这个看起来温柔又开朗的女孩是薇拉·奈尔,她可真有个大美人的样子。左边这个看起来怯懦的女孩克洛伊·奈尔就显得逊色了。村上的人这么说,她们的父母也是这么想的。只是克洛伊和薇拉却常常会说,我们有别人不懂的默契。这可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姐妹。

二、

随着克洛伊和薇拉的成长,大人们批判的眼神越来越多,相互的比较也越来越多。“薇拉真是位大美人,优雅而又端庄,比她那个古灵精怪的妹妹真是好多了……”

“克洛伊的姐姐竟然是那位大美人薇拉?真是令人感到奇怪。”

“哦,薇拉真是位大美人,她的妹妹?一个疯子罢了。”

…………

源源不断的讽刺声充斥着克洛伊的耳膜。

吵死了。

克洛伊喜欢她的姐姐,非常喜欢。居民们的讽刺影响不了克洛伊对姐姐的喜爱。因为,薇拉是光,克洛伊的光。

三、

气味讲述着大自然的故事,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有幸与之产生共鸣。克洛伊喜欢调香,香水使她的生活变得充实,同时也使她受到了更多本不该有的嘲讽。

克洛伊的父母虽是开香水店的,可历年来都是由男人来接管家业,所以他们对克洛伊也是极其不看好的。

克洛伊在日益增多的嘲讽声中逐渐变得内向,也与她姐姐的性格相差甚远,以至于走上了两个不同的极端。她的姐姐是名副其实的大美人,而她?是个怪人罢了。村民们如此说到。

克洛伊并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也不在意他们怎么诋毁自己。她只要薇拉一个人,就足够了。

克洛伊依旧在进行着自己对香水的尝试,不断的尝试,随之而来的还有家人不断的冷嘲热讽和姐姐的……鼓励。

玫瑰两份,檀香五份,天竺葵,花梨木各一份,加在一起,是姐姐的味道!克洛伊为薇拉调了一份只属于薇拉的香水。那份香水的味道并不是很浓郁,但是极温柔,就像她的姐姐。

薇拉是一家中唯一支持克洛伊调香的,克洛伊有着其他调香梦寐以求的天赋,她不应当被埋没。

四、

过了没多久,薇拉突然爆红,克洛伊一直不知道原因,直到她看到了一张剪报。

“调香师薇拉.奈尔初露锋芒,其作品被业内人士大加赞赏,新开张的香水铺日进斗金”

克洛伊双手颤抖着,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抹了抹眼睛,睁大了双眼紧盯着剪报上的名字,仿佛在祈求着刚刚看到的都只是假象,可事实,就摆在那里。

五、

克洛伊的心中埋下了不甘与怨恨的种子,不断的生根发芽。那些荣誉和成就本该属于我的,属于我克洛伊的!她愤怒的撕碎了那张剪报,她不知道她到底在发泄着什么,连自己最信任,最喜欢的姐姐都欺骗了她,她还能做什么。

六、

当天夜里,克洛伊拿上了一把匕首,还有一些迷香,她的眼睛上布满了鲜红的血丝,像极了地狱来的……死神。她轻轻走进姐姐房门,此时,姐姐埋着头好像在写着什么。

“呵,还真是有大美人的样子呢。”薇拉转过头来,还没来得及做出反应,克洛伊就猛地用沾有迷香的手帕捂住了薇拉的口鼻,薇拉想要挣扎,可没一会就感觉身体飘飘的,晕了过去。

克洛伊拿起锋利的匕首,对准薇拉的心脏,在即将刺下去的一瞬间,她顿了一下。“这些荣誉……本就该属于我。”然后毫不犹豫的刺了下去。鲜红的血液染上了薇拉的胸口,还有克洛伊的脸庞,那个和薇拉几乎一样的……脸庞。

七、

薇拉被刺杀后,克洛伊便成为了“薇拉”。至于克洛伊?她想没人会在意的吧。

作为“薇拉.奈尔”的她此时正站在她的香水店前,被周围的人所簇拥着。

原来成为人群焦点是这样的感觉。

“薇拉”的眼中有嘲讽,亦有享受。

八、

虽然克洛伊有着与薇拉一般的相貌,但长期的相处,也让家里人看出了一点端倪。

无奈之下,克洛伊在薇拉的房间里四处搜寻,找到了一本薇拉的日记。日记上虽然没有名字,但克洛伊知道,那是薇拉的。

翻开薇拉的日记,清秀的字迹让克洛伊重新想起了薇拉平时的温柔,她晃了晃脑袋。克洛伊明白,她不该想起这段回忆。她对薇拉,应当有恨,而且只能有恨。

日记上的第一段话,就是关于克洛伊的。

“克洛伊有着其他调香师梦寐以求的天赋,她应当再自信一点的。”

克洛伊挑了挑眉。

“克洛伊的天赋不应该被这样淹没,那些带着有色眼镜的家伙,我会向他们证明的。但以克洛伊的骄傲一定不想我这样帮她,我该怎么做呢?”

……

克洛伊的瞳孔放大,她又想起了那张剪报。

“什么意思……”

克洛伊喃喃到。

继续往下翻,

“接下来,只要告诉那些人,香水都是克洛”

笔记往下就没有了。克洛伊突然想起刺杀薇拉的那天晚上,她好像就在写笔记。

克洛伊突然感觉双腿发软,她跪坐在地上。

一切都水落石出了。

“姐姐……姐姐……”

克洛伊的脑子中浮现出往日里那个温柔的姐姐。那个和克洛伊一起调香的姐姐。

她不敢相信。







她亲手杀死了世界上唯一一个爱自己的人。

可更令她难过的是她早已习惯了那个人的生活。

她已经是薇拉.奈尔了。

进入庄园后,很多求生者都喜欢“薇拉”,喜欢她的温柔,可只有克洛伊知道,这份温柔不是她的,是“薇拉”的。她活成了薇拉的样子。

忘忧之香喷久了,就会忘记一些东西,对吧。

“薇拉”忘记了姐姐的名字,也忘记了“克洛伊”。她只记得她有一个姐姐,一个很像她的姐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