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薛自牧

38浏览    5参与
云玩

远大前程2

        星历8890年4月,追龙星区九号救援舰四舱。

        “诶,那个小子还有绰号?”肖子韩八岁大,人嫌狗憎,讨厌得让密宗实验员直接把他丢给救援队好争取时间带实验记录撤走,这会儿对着薛自牧嘀咕两句,还算是乖的时候了。

        “阮应的绰号是白菜,因为他被救那天上面穿的绿色,下面是白裙子,整个人就像一颗大白菜。”周玉白搭话回了他,...

        星历8890年4月,追龙星区九号救援舰四舱。

        “诶,那个小子还有绰号?”肖子韩八岁大,人嫌狗憎,讨厌得让密宗实验员直接把他丢给救援队好争取时间带实验记录撤走,这会儿对着薛自牧嘀咕两句,还算是乖的时候了。

        “阮应的绰号是白菜,因为他被救那天上面穿的绿色,下面是白裙子,整个人就像一颗大白菜。”周玉白搭话回了他,“都是被救援的孩子,你有什么话可以自己问阮应。”

        肖子韩张了下嘴又合上,薛自牧说:“我其实不觉得之前过得有多差呀,怎么我们就要别人救援了呢?”

        上官云峰说:“那是你觉得。定期抽血,测量体征,注射药剂......”

        沈放打断他:“普通孩子也和我们一班,都是这样长的。”

        叶藏气冲冲说:“一个班那才几个人?你怎么知道没有其他的基因实验组的呢?”

        何天瑜把右手举起来:“我们班唐青风应该也是实验来的。”

        肖依然把他的手打下来:“别乱讲!”

        洛怀风摇着小扇子:“我们都这个长相,所以不用讲也知道了。”

        叶凡说:“我们有区别!你别摇扇子了!”

        余一鸿说:“摇!摇了多少凉快点!”

        麦禾说:“之前我有个耐受度实验,有要看能够忍受的最高温和最低温的。”

        吴旭东挨着麦禾:“我也有。但是我们不如他惨。”讲完看着角落里面一个猴儿似的孩子。

        大家都露出同情的神色。这个“毛猴”实验组给他贴的标签是野人,现在搞得真成野人了一样,话都不会讲。

        江心白说:“阮应人呢?谁看到他了?”这时大家才发现,他们从休眠舱出来聚在一起讲话了,阮应却不知道什么时间离开了这个空间。

        谭帏走到四舱休眠室板口,回头眼睛亮晶晶:“开着的。”

        靳非鱼站起来,看着跃跃欲试的样子,说:“我们出去看看?”

        蒙少晖说:“你们先只去几个就可以了。”

        “去的举手。”靳非鱼把手举起来。

        “第一批,我去。”肖子韩也兴奋了。

        “我们是第二批,阮应是急先锋。”江心白纠正。

        薛自牧说:“加上我,先四个人够了。”


        居一龙握住怀里小娃娃伸向他手腕上表带的手,“小白菜。这个不可以碰。”山圣种的白菜成了精,趁着神明不注意溜下了昆仑山。宗门弟子发现个三四岁的娃娃,认不得他又不好探问,恰巧时间之神好像是认得这个孩子,于是娃娃就到了居一龙这里。

        “他叫白菜吗?”阮应半个身子藏在墙壁,还带着他那绿色连帽衫的帽子,问。

        居一龙看到他,停了一下,回答说:“是呀,你要来看看他吗?”

        阮应咬着嘴巴,本来像是期待的模样,却突然掉头跑了。

芸香科的劳斯叽
《血色深宅》我崽又被戴绿帽子了...

《血色深宅》我崽又被戴绿帽子了啊摔Σ_(꒪ཀ꒪」∠)...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血色深宅》我崽又被戴绿帽子了啊摔Σ_(꒪ཀ꒪」∠)...咦?我为什么要说又?

香辣榴莲干

完美情人(五)

“阮先生,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情。但是,你确实是受害者。宫铁心非法禁锢了你长达半年的时间,还有另外两名受害者…”

“不,我不姓阮。我,我是何开心,对,我是何开心。我是何开心…”阮应脸色苍白,他全身都在拒绝周玉白跟他说的那个故事,嘴里一直喃喃着何开心,似乎很抗拒阮应这个身份。


看到阮应的反应,周玉白也只能叹气的摇摇头。因为担心阮应的情况,他们还是把阮应留在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周玉白想了想,还是给何开心打了电话,说了一下情况后,希望何开心能过来帮忙。电话那头的何开心接受了周玉白的请求,并约好第二天去看望宫铁心。


宫...

“阮先生,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这个事情。但是,你确实是受害者。宫铁心非法禁锢了你长达半年的时间,还有另外两名受害者…”

“不,我不姓阮。我,我是何开心,对,我是何开心。我是何开心…”阮应脸色苍白,他全身都在拒绝周玉白跟他说的那个故事,嘴里一直喃喃着何开心,似乎很抗拒阮应这个身份。

 

看到阮应的反应,周玉白也只能叹气的摇摇头。因为担心阮应的情况,他们还是把阮应留在了医院。

 

回去的路上,周玉白想了想,还是给何开心打了电话,说了一下情况后,希望何开心能过来帮忙。电话那头的何开心接受了周玉白的请求,并约好第二天去看望宫铁心。

 

 

宫铁心看到审讯室的门口站着何开心,他愣了一下,然后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头,不敢看何开心。

“铁心,你,还好吗?”何开心坐下后,关切的询问宫铁心。宫铁心听到何开心的声音,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头仍然是低着的,他轻轻的摇了摇头,又点点头,算是回答何开心的话。

 

“你这样,让我很担心你,你知道吗?”宫铁心听到这,缓缓抬起头,眼睛红红的,还蓄着些许泪水,可眼神里却透着一丝淡淡的惊喜。

 

“阮应和蒙少晖,他们是怎么回事?”

宫铁心听到这话,眼神略有闪躲,先是微微红了脸颊,似是害羞的模样、又似是小孩子犯错一般低了低头,“对不起,对不起…”可没过一会,他又抬起头,一脸骄傲的对何开心说“他是最好的作品,最适合的!”那神情异样坚定,似乎是在向何开心邀功一般。

 

何开心微微一愣,又冲宫铁心微微一笑,摸了摸宫铁心的头。宫铁心享受般的眯了一下眼睛“我喜欢看你笑!”喃喃着说了好几遍,便又低下了头,不再理会何开心,也不再说话。

 

“周队长,我能去看看那个阮应吗?”何开心向周玉白申请,周玉白看着何开心,又想到那边那个跟何开心一模一样的阮应,不禁有些尴尬的挠了挠头,“这…”

 

“你也看到了,宫铁心什么都不说,很不配合。你们的突破口也只有阮应了,让我去试试,也比什么都不做的好,不是吗?”何开心说的慢言细语,可听着却让人却有种不容置疑的感觉。

 

终于,周玉白还是点点头,带着何开心去了医院。

 

他俩到医院的时候,叶藏正坐在门口吃泡面,看到周玉白来了,叶藏连忙放下泡面,起身准备迎周玉白,可他马上又看到周玉白旁边的何开心,他瞪着眼睛看看何开心,又看看周玉白。他不知道周玉白这是要唱哪出,按照阮应昨天的反应,今天再看到跟自己一模一样的何开心,那不得当场疯掉吗?

 

何开心见到一脸惊诧的叶藏倒是没太在意,礼貌性的冲着叶藏微笑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阮应的情绪可能会比较激动,你,你,小心一点。”周玉白其实内心也是忐忑的,他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带何开心过来,万一何开心的出现又刺激到阮应,那可怎么办呢?

 

何开心听到周玉白的话,笑了一下“放心吧,周队长,您别忘了我的职业了。”说完,没有任何预兆的推门进了病房。周玉白跟叶藏显然没想到他会这么突然,本能的都伸手准备拉住何开心,却又同时在空中停留住这伸出的手。两人默契的对视了一眼,自嘲般的笑了笑,叶藏拿起泡面继续吃起来,周玉白则走向走廊尽头的饮水机。

 

 

何开心其实内心也是有些忐忑的,他察觉到自己推门的手轻微有些颤抖。他站在门口做了个深呼吸,调整好状态,迈步进了房间。

 

阮应躺在床上,以为又是叶藏,略微有些不耐烦的说“我不饿…”可他抬眼发现进来的是…他下意识的低下头,似乎在躲着何开心。

 

“阮先生?”何开心也看到阮应的反应。

“我,我不是。我不是。”阮应还是拒绝承认自己的身份。而这时,何开心已经坐到床边。

“你好,阮先生。我是何开心。”何开心伸出手,礼貌的和阮应握手。阮应有些激动的推开何开心的手。何开心虽然知道阮应跟自己一模一样,甚至声音也是,可当他亲眼见到阮应的时候,这种感觉还是有些震撼的。他忍不住左右打量起阮应。

 

不得不说宫铁心在这方面确实是个天才,也不知他是怎么做到的,何开心甚至有种在照镜子的感觉。只是,被何开心这么盯着,阮应有些接受不了,他下意识的躲着何开心的目光,可当他发现自己无处可躲时,他索性把自己蒙进被子里。就像鸵鸟把头埋进沙里一样,眼里瞧不见,心里就会踏实很多。

 

“你不诧异自己和我一模一样?

 

从我进门,你只是躲着不看我,说明你其实知道,自己一直是在扮演我。你没有失忆,对吗?你为什么要假装失忆?”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蒙在被子里的阮应大声喊着。

 

“你既然没有失忆,又为什么会排斥阮应的身份?因为,你想变成我!对吗?”何开心并没有因为阮应的不配合而停止言语,反而更进一步的刺激着阮应。而盖在阮应身上的被子有些微微的颤抖。

 

“你想变成我,是因为宫铁心喜欢的是我,所以,你其实已经爱上宫铁心了。怪不得宫铁心说你是他最好的作品。”何开心说到这,阮应终于缓缓的掀开被子露出半张脸,乌溜溜的大眼睛还蓄着泪水,眼神里写满了不可思议。

 

何开心冲着他笑了一下,“你把自己活成了我,可宫铁心心里却清楚得很,你只是个替代品。他对你的那些温柔、那些甜言蜜语,都不是给你的。你一文不值,这样,你还要替他隐瞒吗?”

“不不不!魔鬼,你是魔鬼!”阮应疯一般的要去掐何开心的脖子,周玉白眼疾手快的冲进来制止了阮应。

 

走出医院的何开心有些无奈的看着周玉白和叶藏摇摇头,“很抱歉,阮应很排斥和我沟通。但是,我肯定,阮应没有失忆,你们可以请其他心理专家过来看看。实在不行,你们可以尝试对他进行催眠,相信你们很快就能知道真相。”

 

“啊?哦。好,谢谢你,何医生。”周玉白没想到何开心会说阮应的失忆是装出来的,可是诊断报告确实说过他的海马体受损了。送走何开心,周玉白又探头看了看病房里的阮应,注射了镇静剂的阮应,此刻安安静静的睡在病床上。

 

周玉白听了何开心的建议,请心理专家对阮应做了全面的分析,并成功引导阮应说出了真相。

 

叶藏看着周玉白递给他的报告,惊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阮应半年前车祸确实导致大脑海马体受损失忆了,只是他很快被宫铁心非法禁锢,宫铁心总是说他太胖了,所以很少给他东西吃,大部分时间,只给他打点滴维持生命。不过,在他迅速消瘦下来后,宫铁心对他的态度明显好转。

 

宫铁心很喜欢跟蒙少晖聊天,因为蒙少晖的声音跟何开心非常相似。蒙少晖也是他们三个中最少挨打的一个。可是有一天,宫铁心心情非常差,他冲进地下室二话没说,就把蒙少晖拉走了,再回来的时候,蒙少晖的脸就已经被割花,嗓子也跟薛自牧一样,不能再说话。

 

也是毁掉蒙少晖的那天,宫铁心第一次性侵了阮应。

 

也是从那天起,宫铁心开始把阮应当做泄欲对象。可能是提供了肉体的欢愉,宫铁心不再对阮应动武,阮应身上的伤也渐渐看不见了。宫铁心开始对他越来越好、越来越温柔。他知道宫铁心把他当成心心念念的何开心,因为宫铁心每一次进入他的身体,都会喊着何开心的名字,给自己做完各种手术之后,也会不自觉的冲着自己喊“开心”。

 

期初,他为了不被折磨,刻意迎合宫铁心,希望找到逃跑的机会,只是宫铁心不知道是太谨慎还是真的太关切何开心,身体没好之前,就是不肯让他出门。再后来,他们慢慢相处,自己居然真的爱上了宫铁心,他开始慢慢接受何开心这个身份,也开始慢慢排斥阮应,甚至真的把那段禁锢的日子给忘记了,只记得他是何开心,是宫铁心捧在手心里疼爱的何开心。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跟小说一样!有了这分口供,我们是不是可以起诉宫铁心了?”叶藏拿着报告不停感慨。

 

周玉白无奈的摇摇头“很遗憾,宫铁心被诊断出有严重的心理问题,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治疗而不是制裁。”

“可他一下毁了三个人啊!对了,薛自牧和蒙少晖呢?他们现在怎么样了?”叶藏心里很窝火,可又无可奈何,叹了口气,又突然想起另外两名受害者。

 

“薛自牧的声带是无法修复了。身上多处被虐待的痕迹,脚筋被挑断,以后估计也是走不了路了。蒙少晖,蒙少晖被毁了容,但是声带可以被修复,身上也没什么其他明显的伤痕。只是,这段时间他的精神状态很不好,比起薛自牧,他的创伤后遗症更加明显。”

 

“哎,真是无妄之灾。你说这阮应跟蒙少晖一个长得像何开心、一个声音像,可这薛自牧是倒了什么霉,给盯上了?”叶藏一边叹息这几个受害者,一边好奇薛自牧被盯上的原因。

“我觉得这家伙最倒霉,赶巧在那段时间进的医院,应该是纯粹被宫铁心绑回来练手用的。”周玉白也挺同情薛自牧。

 

“真是为爱痴狂!”


云玩

薛自牧 血色深宅

麦城首富薛自成家里出了桩怪事,二太太做梦天上落了雨水,到了地上全变成了血。薛自成不信邪,随手拿起洒水壶洒到地上,发现地面上居然真的出现了血字"血债血偿"……

在风水先生的指引下,薛自成重金购得辟邪圣物--佛指舍利,并且在自己家里特意修建了精舍来供奉。但薛自成第一次祭拜佛牙就当场毙命,七窍流血而死,留下三位貌美如花的夫人守寡。一时间,麦城上下,无不震动。

薛自牧时隔五年重返故里,却遭遇长兄暴毙。而家里所有人都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包括他的初恋情人,后来变成大嫂的兰芷。似乎向他昭示着薛家这座深宅之中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地警察腐败无能,未经仔细检查就断定是正常死亡。

麦城首富薛自成家里出了桩怪事,二太太做梦天上落了雨水,到了地上全变成了血。薛自成不信邪,随手拿起洒水壶洒到地上,发现地面上居然真的出现了血字"血债血偿"……

在风水先生的指引下,薛自成重金购得辟邪圣物--佛指舍利,并且在自己家里特意修建了精舍来供奉。但薛自成第一次祭拜佛牙就当场毙命,七窍流血而死,留下三位貌美如花的夫人守寡。一时间,麦城上下,无不震动。

薛自牧时隔五年重返故里,却遭遇长兄暴毙。而家里所有人都吞吞吐吐,欲言又止。包括他的初恋情人,后来变成大嫂的兰芷。似乎向他昭示着薛家这座深宅之中藏着一个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地警察腐败无能,未经仔细检查就断定是正常死亡。薛自牧从蛛丝马迹中推断哥哥死于谋杀,他下定决心要查出真相。

薛自成一死,三位太太反应不一。大太太抱着儿子伤心恸哭,二太太马上将藏在梳妆台里黑色药瓶和银针抛进池塘中,三太太柳莺莺则嚷着要分家产回娘家。这一切都被薛自牧看在眼里。

嫌疑最大的是二太太裴芸。因为薛自牧初步判断大哥是中毒而死,而裴芸丢掉的药瓶中装的正是剧毒液体。但裴芸很快也离奇地死在了供奉舍利的精舍中,死状与薛自成一模一样。

经过化验,瓶中的液体并非致薛自成于死地的原因,因此排除了裴芸杀人的嫌疑。薛自成中的是岭南人最为擅长使用的蛇蛛毒。这个结果让家中主仆无不色变。据大太太的仆人菊妈说府里有个丫鬟,名为月眉,老爷要娶她做四太太。去年夏天因产后风而死,而她正是岭南人!

三太太柳莺莺看到薛自牧查出了死因,变得格外慌张。薛自牧发现她和沈裁缝暗中通奸,企图私奔。他施计阻止两个人的计划,但没有想到的是,从不信佛的柳莺莺居然也死在了精舍中,同样她也是在烧香叩拜时暴毙的,同样也是中了蛇蛛毒。可里里外外检查了几遍,都没有发现毒从何来。

大太太兰芷明白了一切,主动提出要祭拜舍利。薛自牧为了确保安全,兰芷触碰到的每一件物品,都要先过他的手,但兰芷仍旧在他面前毒发身亡。

悲愤之中,薛自牧脑子中诸多线索忽然变的清晰起来,他忽然想明白了一切:

月眉与大太太在同一天临盆。二太太多年未孕,她知道月眉生下的是宋管家的种,便要挟他弄死月眉生下的孩子。正好大太太产下死婴,宋管家将计就计调了包,让月眉以为胎儿夭折。而三太太与沈裁缝私通,误被月眉撞破,怀恨在心。借死婴不吉利说服迷信的薛自成,淹死月眉。宋管家没想到自己又成为这一命令的执行者,可最后月眉死于产后大出血。。。

一年后,月眉的姐姐也就是菊妈,以仆人身份进入薛府为妹妹报仇。其实毒被涂在香上,每个祭拜的人都烧香拜佛,香烧尽了,自然就找不到毒的来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