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薰千圣

25059浏览    146参与
💮

「讓我看看妳的笑容吧,千聖」

「讓我看看妳的笑容吧,千聖」

泽渊.
这位兄弟是谁!找到组织了!

这位兄弟是谁!
找到组织了!

这位兄弟是谁!
找到组织了!

烟云绕山

薰哥,你就直说吧,你这骚话到底是跟谁学的?

(啊哈哈哈哈xswl,p2薰哥那个表情和千圣的冷漠形成了鲜明对比🤣看来要想攻陷微笑的铁假面,薰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薰哥,你就直说吧,你这骚话到底是跟谁学的?

(啊哈哈哈哈xswl,p2薰哥那个表情和千圣的冷漠形成了鲜明对比🤣看来要想攻陷微笑的铁假面,薰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啊)

烟云绕山

刚刚在看hhw的圣诞活动剧情,看着看着突然警觉—薰哥哥这里说的友人不会是千圣吧……之后又说了句的“彼女の演技”“素晴らしかった”……能被邀请参加薰哥家庭圣诞派对还演技特别好的友人不就是千圣嘛!没想到悄咪咪被喂了口薰千圣的糖,超嬉しい!


(总是要从各种细微处扣糖吃,这个我就认作是圣诞礼物心怀感激地吃下了)

刚刚在看hhw的圣诞活动剧情,看着看着突然警觉—薰哥哥这里说的友人不会是千圣吧……之后又说了句的“彼女の演技”“素晴らしかった”……能被邀请参加薰哥家庭圣诞派对还演技特别好的友人不就是千圣嘛!没想到悄咪咪被喂了口薰千圣的糖,超嬉しい!


(总是要从各种细微处扣糖吃,这个我就认作是圣诞礼物心怀感激地吃下了)

龙与香辛料

众所周知,薰千圣厨真的是一种很容易满足的生物,别说给点阳光就灿烂了,就算不许摸不给阳光也要寻找阳光以实现自己作为cp厨的价值(留下了心酸的泪水.JPG)
为圣诞薰的帅气卡面和薰千圣的新(也许)地图互动赞美一秒不许摸,然后……然后幼年期活动快给我交出来啊?!!!

众所周知,薰千圣厨真的是一种很容易满足的生物,别说给点阳光就灿烂了,就算不许摸不给阳光也要寻找阳光以实现自己作为cp厨的价值(留下了心酸的泪水.JPG)
为圣诞薰的帅气卡面和薰千圣的新(也许)地图互动赞美一秒不许摸,然后……然后幼年期活动快给我交出来啊?!!!

底里蠍

意義不明的短篇

突然的腦洞 但感覺表達得不是很好

不過想說都畫了 把它畫完吧

然後我發現水手服世界難畫的啦

意義不明的短篇

突然的腦洞 但感覺表達得不是很好

不過想說都畫了 把它畫完吧

然後我發現水手服世界難畫的啦

评书。

壁咚

小场景描写,些许ooc。

觉得这俩太可爱了于是忍不住脑补了她俩壁咚的场景。

第一次发文,不足之处还请见谅。

---------------------------------

薰看着被自己突然按在墙上的千圣,整个人处在一种兴奋紧张不顾一切的亢奋状态。

“我亲爱的公主啊,请让我好好品尝你那如玫瑰般美丽香甜的双唇吧!”

用自认为帅气深情的表情说完骚话后,她缓缓低下头,想要亲吻被自己困在双臂间本来有些懵逼的公主大人。

然而就在这时,公主大人突然挑起唇角,露出了一个略带嘲讽的微笑。

什、什么情况??薰依然维持着她脸上的深情,实则内心慌的一匹。

她的内心涌起了一阵羞耻和些许后悔。

千酱以后不会就因此讨厌我了吧?!她现在是不...

小场景描写,些许ooc。

觉得这俩太可爱了于是忍不住脑补了她俩壁咚的场景。

第一次发文,不足之处还请见谅。

---------------------------------

薰看着被自己突然按在墙上的千圣,整个人处在一种兴奋紧张不顾一切的亢奋状态。

“我亲爱的公主啊,请让我好好品尝你那如玫瑰般美丽香甜的双唇吧!”

用自认为帅气深情的表情说完骚话后,她缓缓低下头,想要亲吻被自己困在双臂间本来有些懵逼的公主大人。

然而就在这时,公主大人突然挑起唇角,露出了一个略带嘲讽的微笑。

什、什么情况??薰依然维持着她脸上的深情,实则内心慌的一匹。

她的内心涌起了一阵羞耻和些许后悔。

千酱以后不会就因此讨厌我了吧?!她现在是不是很生气啊?!我要不还是放弃吧?但我已经壁咚她了,要是就这样放弃,那不是一点都不梦幻,并且不符合我王子殿下的作风吗?而且要是现在放弃了,以后说不定都没现在这么好的机会了啊!!

薰的内心激烈地进行着天人交战。

从最初的懵逼到惊讶再到现在镇定下来的千圣,看着眼神中透露出她自己都没发觉的慌乱的薰,在心底微微叹了口气。

然后她伸出手,一把扯住薰的衣领,看着还没回过神来的薰,踮起脚猛地亲了上去。

薰愣了一下,脸色突然爆红。

一吻结束后。

千圣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憋着坏笑问着已然化身成番茄的薰:“我的双唇够甜吗,薰~酱?”

“……够、够甜。”薰不自然地别过脸,小声地回答道。


村人宇

遊樂園之行

是巧遇前妻的番外


主要是薰跟優的相處。


-+-+-+-+-+-+

在薰第25次失敗的那天,千聖拿出了兩張米歇爾樂園的票交給了薰。


“今天優就交給你了,如果發生什麼意外的話,薰後果你知道的。”


“放心,我絕對會顧好我們的小公主的。”

薰雖然說的很從容,身上的冷汗卻完全的出賣了他。


目送走薰與優後,千聖走回了屋內。


開始準備等等的Pastel*Palettes茶會,絲毫不擔心兩人會發生什麼意外。


畢竟,有弦卷家的黑衣人們在。


-+-+-+-+-

“薰姐姐,米歇爾樂園會有很多米歇爾嗎?”


“嗯,裡面居住著很多米歇爾喔。是說……優ちゃん。”


“嗯?...

是巧遇前妻的番外


主要是薰跟優的相處。


-+-+-+-+-+-+

在薰第25次失敗的那天,千聖拿出了兩張米歇爾樂園的票交給了薰。


“今天優就交給你了,如果發生什麼意外的話,薰後果你知道的。”


“放心,我絕對會顧好我們的小公主的。”

薰雖然說的很從容,身上的冷汗卻完全的出賣了他。


目送走薰與優後,千聖走回了屋內。


開始準備等等的Pastel*Palettes茶會,絲毫不擔心兩人會發生什麼意外。


畢竟,有弦卷家的黑衣人們在。


-+-+-+-+-

“薰姐姐,米歇爾樂園會有很多米歇爾嗎?”


“嗯,裡面居住著很多米歇爾喔。是說……優ちゃん。”


“嗯?”


“你為什麼不叫我媽媽,而是繼續叫我姐姐?”


“因為媽媽還沒認同薰姐姐,如果這時候叫薰姐姐媽咪的話。媽媽會板起笑臉來的。優不喜歡板起笑臉的媽媽。”


說實話,我也不是很擅長面對板起笑臉的千聖。


薰不自覺的想起千聖那「微笑的鐵假面」,總覺得背後又涼了。


-+-+-+-+-

“千聖到現在還在害羞嗎?明明薰都嘗試快30次了。”


“目前才第25次喔,日菜。”對於日菜的問題,千聖沒有承認或反駁,一如往常的帶過。


“千聖さん不會真的要到第30次,才會答應吧……”


“可是不覺得這樣薫さん,太可憐了嗎?”


其實白鷺千聖也不是不打算搬回他們兩人的房子,只是考慮到優的成長,那間房子真的不太適合。


而且……也不曉得優對薰於具體是什麼想法。


所以趁著尋找適合的新家之前,千聖選擇先拒絕薰。


也趁著薰他們去遊樂園玩的空檔好好的休息一下。


這裡面絕對沒有任何整薰的想法,只是單親媽媽奢侈的休息日而已。


-+-+-+-+-+-

“優ちゃん想去玩鬼屋!”

一到了米歇爾樂園,優就吵著想去玩鬼屋。


“優ちゃん為什麼會想去玩鬼屋呢?”薰努力的想在女兒面前維持住自己的形象。


“因為國外的鬼屋媽媽說小孩子不能進去,如果是日本遊樂園的就可以。”


ちーちゃん……


“儚い。”


拒絕不了對鬼屋感到渴望的優,那就硬著頭皮上吧。


希望米歇爾樂園裡面的鬼都是米歇爾扮的……


-+-+-+-+-+

“千聖さん,為何取名優ちゃん呢?”

“對欸!為什麼阿!千聖~~”


話題隨著伊芙的發問,又轉回到千聖身上。


“我希望成為她的支柱讓,她可以無憂無慮的成長,。”


優剛出生的那個月,真的是白鷺千聖最憔悴的時段。


一個人在國外養育孩子,本來就很辛苦。


更別說優的體質又相對虛弱,隔三差五就要去醫院報到,晚上還要定時餵奶。


這些事情都由千聖一手包辦。


一直到某日,她撐不住了。


聯絡了遠在日本的母親,在母親的幫忙下情況好轉了很多。


“這件事你打算瞞著薰那孩子多久。”

“我不知道……可能到孩子成年又或者……一輩子?”


只要看著嬰兒床裡的優,在怎麼不愉快的心情都會消失而去。


“你離開之後,薰變了很多。”

“就算你暫時還沒辦法面對薰,有空帶孩子回日本一趟吧。你爸爸想你也想看看孩子。”


白鷺太太知道女兒的個性,所以選擇不多說什麼。


-+-+-+-+-+-+

可能是考慮到優的年齡,米歇爾樂園的鬼大家都放了水,很溫柔的嚇人。


不過在薰看來依舊很可怕。


“鬼屋逛完了,接下來要去哪?”


“摩天輪!”


“不好意思,可以再說一次嗎?”

(請搭配動畫第二季第四季懼高症發作的薰)


“摩天輪!優想搭摩天輪!”


“優ちゃん……沒有搭過嗎?”


“沒有跟媽媽以外的人搭過。不可以……嗎?”

“怎麼會呢?能跟你這樣可愛的公主一起搭乘摩天輪,是我的榮幸。”

薰蹲下身子,平視眼前的優。

溫柔的牽起她的小手,並踏上做死的路途。


-+-+-+-+-

在米歇爾樂園裡,排隊玩設施是不存在的。


因為,今天的米歇爾樂園在心的幫助下被包場了。


“這還真是……儚い。”


薰抱著優,小心的坐進摩天輪的座艙內。

對於窗外逐漸變得清晰又渺小的風景,薰並沒有多餘的心力可以去享受。


相比薰的不自在,優到時很享受此刻的時光。


“吶……薰姐姐,你愛媽媽嗎?”


“怎麼啦,突然這麼問?”

原先還很緊張的薰,一聽到跟千聖有關的內容絲毫忘了原先的緊張。


“媽媽常常播放以前演出的羅密歐與茱麗葉的光碟,她常說只有在羅密歐面前茱麗葉才是茱麗葉。”


“所以!薰姐姐你愛媽媽。”

優離開了薰腿上的特等席,站到了他的面前。

等待著答覆。


“我愛她,不只是因為她是你的母親、我的太太,更因為她是千聖。”


“那你還不趕快搬過來跟我們住!我還等著向其他小朋友炫耀一番呢!”


“你這孩子還真是……”


我也真是的居然還要孩子來點醒自己。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的很快,隨著摩天輪的座艙離地面越近,也說明了他們該回家了。


-+-+-+-+

“千聖,我們回來了。”

打開門,玩累的優已經在薰的懷裡睡著了。


薰拿出了藏在身後的花束,交給了千聖。


千聖沒有拒絕,收下了。


“進來吧。”


說完,讓出了空間讓薰進來。


“千聖,我搬過來跟你們一起住吧。”


“你不介意睡沙發的話,隨你吧”


村人宇

巧遇前妻(下之二)

“歡迎蒞臨Hello happy world的限定表演,我是本日的mc兼DJ-米歇爾。”

米歇爾悄悄的從簾幕後走了出來。

“米歇爾熊熊!”

就像薰前輩所說的,是個很像白鷺前輩的孩子呢……

看著米歇爾沉重又危險的步伐,千聖內心只有滿滿的擔心。

辛苦你了,奧澤さん。

好不容易客服了狹窄的階梯走了下來的米歇爾。

慢慢的走到了優的面前、試著蹲下來。

“こんにちは,可愛的小客人。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優看了一看千聖,得到肯定之後才回應米歇爾。

“優!我的名字是優。”

“優ちゃん是嗎?接下來HHW的大家將要進行一場充滿歡笑的表演。你期待嗎?”

“很期待!”

米歇爾緩緩站起身時...

“歡迎蒞臨Hello happy world的限定表演,我是本日的mc兼DJ-米歇爾。”

米歇爾悄悄的從簾幕後走了出來。

“米歇爾熊熊!”

就像薰前輩所說的,是個很像白鷺前輩的孩子呢……

看著米歇爾沉重又危險的步伐,千聖內心只有滿滿的擔心。

辛苦你了,奧澤さん。

好不容易客服了狹窄的階梯走了下來的米歇爾。

慢慢的走到了優的面前、試著蹲下來。

“こんにちは,可愛的小客人。可以告訴我你的名字嗎?”

優看了一看千聖,得到肯定之後才回應米歇爾。

“優!我的名字是優。”

“優ちゃん是嗎?接下來HHW的大家將要進行一場充滿歡笑的表演。你期待嗎?”

“很期待!”

米歇爾緩緩站起身時,總覺得在對到眼的瞬間,

奧澤さん似乎說了什麼。

但白鷺千聖沒有接受到訊息。

米歇爾跑回簾幕後,表演開始了。

千聖抱著優坐在椅子上,在如此廣闊的空間內只有她們兩人在欣賞此次的表演。

還真是奢侈,不過跟郵輪那次比倒是簡單多了。

-+-+-+-+-+

這旋律……羅密歐嗎?

雖說走神對舞台上的表演的人是件很沒禮貌的事,但成了母親之後。

白鷺千聖真心覺得體力真的不如從前。

她曾以為他們能翻轉羅密歐與朱麗葉的結局,但實際上她們只是瀨田薰跟白鷺千聖。

“いかがですか?お嬢さん”

(覺得如何呢?這位小姐)

不知何時薰已經從舞台上跑了下來,並抱著吉他單膝跪在千聖的面前。

優也不知何時跑離了自己懷中,正在跟米歇爾玩。

“你是指什麼?”

你在裝什麼?他在說什麼你不是已經有底了嗎?

“因為是你,我願意再說一次。你願意成為我的公主嗎?白鷺小姐。”

“我……”

“痛い!”跌出簾幕後一個個人,都是白鷺千聖不管怎麼樣都不會認錯的,日菜、麻彌、伊芙然後是被壓在最底下的彩。

“好久不見喔~千聖。”

日菜搶先一步掌握了主權。

“大家……?”

“千聖さん有兩個?”

“伊芙ちゃん,千聖さん不可能會有兩個的,舞台上那個不管怎麼看都是……”

剛從伊芙身上爬起來的麻彌有點懷疑自己的度數是不是又加深。

“不管怎麼看都是千聖跟薰的孩子對吧,千聖。”

.

.

.

.

“優……是我跟薰的孩子沒錯。”

“也是你當年選擇離開的原因對吧,ちーちゃん。”

薰從原本的跪姿改為站著,千聖無法直視此刻的瀨田薰。

“千聖,我能問當年為何要離開嗎?”

“如果我不離開,你是否會叫我放棄優。”

果然誤會了嗎……

“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你放棄優的意思,我當時是說:現在的我們並不適合養育孩子,若真的有了。你不覺得是件很夢幻的事嗎?”

“等等……所以你……當時沒打算叫我放棄優嗎?”

“也就是說一切都是千聖前輩誤會了薰前輩是嗎?”

在場唯一智商依舊在線的美咲說道。

一孕傻三年,真沒想到這句話也能用在白鷺千聖身上。

“所以……你願意回來嗎?千聖。”

“我拒絕。”

“欸!”*9

-+-+-+-+-+

“所以說為什麼千聖さん要拒絕呢?”

那次live後,白鷺千聖回到了Pastel*Palettes也回歸了演藝圈。

趁著讓薰帶著優去米歇爾樂園玩的空檔,Pastel*Palettes的幾人時隔四年重聚了。

“所以說彩ちゃん真的太天真了。這都不懂。”

“日菜ちゃん就知道嗎?拜託告訴我啦!”

離開的是白鷺千聖,

但瀨田千聖一直都在不是嗎?

隔了四年再次戴上當年的戒指,絲毫沒有不適。

就好像不曾拿下過一樣。

“千聖さん不打算替優添個妹妹嗎?”

“如果這次是薰來生的話。”

北京神馬個人漢化

画师没找到。。欢迎补充,不合适的话一会删除吧。。。

画师没找到。。欢迎补充,不合适的话一会删除吧。。。

村人宇

巧遇前妻(下之一)

思考良久,千聖終究選擇了離家有點距離但是評價較好的幼兒園。

為了不讓優走上薰的後路,千聖對於這筆教育費只覺得花很值得。

處理好優的事情,接下來該換她了。

在國外因為沒有多少人認識自己,所以可以接支援樂手的工作。

但這裡是日本,還是有不少人記得她。

她不打算因為自己而曝光優的存在,要找到一份不會讓自己被認出來的工作十分困難。

-+-+-+-+

手拿著面試的劇本,但心思卻早已飄至他處的瀨田薰。

依舊想不出可以挽回千聖的好辦法。

手機的鈴聲拉回薰的思緒。

來電人是日菜

“找我有什麼事嗎?小貓咪。”

“薰你果然見到千聖了對吧。”

在天才的面前多說都是無用的。

“是啊,很意外...

思考良久,千聖終究選擇了離家有點距離但是評價較好的幼兒園。

為了不讓優走上薰的後路,千聖對於這筆教育費只覺得花很值得。

處理好優的事情,接下來該換她了。

在國外因為沒有多少人認識自己,所以可以接支援樂手的工作。

但這裡是日本,還是有不少人記得她。

她不打算因為自己而曝光優的存在,要找到一份不會讓自己被認出來的工作十分困難。

-+-+-+-+

手拿著面試的劇本,但心思卻早已飄至他處的瀨田薰。

依舊想不出可以挽回千聖的好辦法。

手機的鈴聲拉回薰的思緒。

來電人是日菜

“找我有什麼事嗎?小貓咪。”

“薰你果然見到千聖了對吧。”

在天才的面前多說都是無用的。

“是啊,很意外的遇見了。”

“薰你不想追回千聖嗎?”

“你有什麼好方法嗎?快告訴我。”

“你如果無法找出當年千聖離開的原因,就算是我也沒辦法幫你的。”

說完,日菜就將電話掛斷了。

“離開的原因嗎……?”

薰將手機放置在旁,開始思考千聖離開的原因。

仔細想想從那晚開始千聖就一直怪怪的。

情緒很不穩、甚至飲食習慣也有些變了。

那時的兩人幾乎每天都能因為各種小事而冷戰。

冷戰到某天,千聖離開了。

只留下戒指跟離婚協議書,其他的東西都帶走了。

包括瀨田薰的心也帶走了。

沒了心的瀨田薰,不在稱呼任何女生小貓咪、也不在將莎士比亞掛在嘴邊、甚至連那句儚い都封印了。

現在他的心回來了,她開始拾回以前的笑容,也開始像以前一樣講起莎士比亞等。

那個大家認識的瀨田薰正在回來的路上。

而白鷺千聖依舊在跟大家玩躲貓貓。

優ちゃん真的很像千聖呢。

等等!優ちゃん!

瀨田薰拿起手機搜索起懷孕初期的資料。

有可能嗎……那孩子是自己與千聖的孩子。

啊……儚い……

多麼美好的事啊!

但……為何如此美好的事,又為什麼會讓千聖選擇離開。

該不會……。

雖然這樣做有點卑鄙,但為了追回千聖……

薰撥通弦卷心的電話。

“心,有件事想請你幫忙。”

-+-+-+-+-+

弦卷家的黑衣人果然沒讓人失望。

很快就找到了優就讀的學校。

還很巧的是弦卷家旗下的幼兒園。

薰將Hello happy world的大家聚集了起來。

“各位,我有個想法希望你們可以幫忙我。”

並開始說起他的計畫。

“薰前輩,太見外了吧。這事我們當然會幫忙。”

“薰くん的想法太棒了!”

“薰さん,加油。”

“大家…我能有你們這群同伴真是何等的榮幸。”

“事不宜遲。大家開始動工吧!”

「“喔!”」

-+-+-+-+-+-+

陽光普照的假日,美味的早餐,剛睡醒的孩子。

多麼美妙的畫面,白鷺千聖心想。

如果那聲電鈴沒有響起破壞這一切的話。

打開門後,白鷺千聖覺得自己說錯了。

破壞這個美好假日的不是電鈴聲,而是門外的那個人。

千聖毫不猶豫的選擇將門關上。

為了不吃閉門羹,瀨田薰硬是趕在千聖關門前將腳擋在門縫間。

雖然很痛,但此刻絕對不能退縮。

“ちーちゃん。一大早你還真有活力呢……”

“一大早就想私闖民宅嗎?瀨田さん。”千聖雖然沒有加重關門的力道但也沒有放輕力道。

“我們中間的關係還沒生疏到有姓氏相稱吧,千聖。”

“我怎麼不記得我們有好到會已名字相稱。”

“媽媽!薰姐姐來玩了嗎?”

優順著聲音,慢慢走向玄關前。

白鷺千聖很自然的將門打開了,深怕女兒看見自己用門死命的擋住瀨田薰。

門外的薰沒了門的支撐,不小心的將白鷺千聖地咚了。

薰硬將兩人中間的距離維持在30公分左右。

“優ちゃん可以去幫我看下爐子的火嗎?”

“好~”

在優快走到玄關前,千聖將她支開了。

“你還不打算從我身上離開嗎?”

“抱歉。”

薰從千聖的身上離開時,不忘記伸出手拉她一把。

千聖還算給她面子,將手搭了上去。

這雙手依舊是記憶中那雙嬌小的手,那雙手彈奏著貝斯、也照顧著孩子。

“對不起……”

“你說了什麼嗎?”

“沒什麼。”薰鬆開了千聖的手。

“薰姐姐!是來找媽媽的嗎?”

“不是喔,我今天是來找你的優公主。”

仔細一看,薰身穿西裝顯得十分正式。

還真有點王子的樣子。

自知鬥不過優的千聖,同意優可以跟著薰,但自己也要跟著。

-+-+-+-+-

薰牽著優走在前面,千聖在他們身後有點距離的跟著。

4年。他逃離了4年,也獨自扶養孩子4年。

結果4年的時間比不過見面不到3個月的人。

作為一個母親,說不嫉妒是騙人的。

“到了。”

抬頭一看,是優就讀的幼兒園。

這人肯定是故意的。

-+-+-+-+

薰將兩人帶到了幼兒園的體育館內。

舞台上擺放著HHW的樂器,看到這千聖大概知道薰想幹嘛了。

不明所以的優,瞪大眼睛的看著舞台上的那些樂器。

期待等等會有什麼意想不到的表演。

說到HELLO HAPPY WORLD除了笑容就是意想不到吧。

露玖
emmmmm1000石的抽了俩...

emmmmm
1000石的抽了俩
第一发五连出了一个初始的重复hmr,然后来了个重复的cst(没错,就是pp活动那一期的)我忘了拍图
然后这是第二发的,可能是薰哥哥感觉到有cst在,所以就来了(?)
而且chisato是第一个,而kaoru正好是最后一个
所以说这是真爱啊真爱!(敲黑板)

(没错,我就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emmmmm
1000石的抽了俩
第一发五连出了一个初始的重复hmr,然后来了个重复的cst(没错,就是pp活动那一期的)我忘了拍图
然后这是第二发的,可能是薰哥哥感觉到有cst在,所以就来了(?)
而且chisato是第一个,而kaoru正好是最后一个
所以说这是真爱啊真爱!(敲黑板)

(没错,我就是在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
「對我來說,或許妳就是我的羅密...

「對我來說,或許妳就是我的羅密歐」

「對我來說,或許妳就是我的羅密歐」

村人宇

巧遇前妻(中)

“你說瀨田さん希望你拿掉孩子?但這事我想大家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紗夜忍不住打斷了千聖。

千聖不介意的繼續說下去。

那晚我將自己關在房間內仔細的思考了一番。

或許就像薰所說的,此時的我們真的不適合養育這個孩子。

只是,一想到一個小生命可能就這樣不見了。

我實在是下不了手。

生命跟工作放在天平上,我就已經無法選擇了。

更別說還要加上薰。

所以我選擇逃跑。

辭去了演藝圈的工作、瀨田薰妻子的身份。

將離婚協議書跟結婚戒指留在家中。

選擇一個人離開。

“孩子呢?”

千聖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優。

優似乎也注意到母親的視線,用盡全力的跑向母親。

“大姊姊也是媽媽的朋友嗎?”...

“你說瀨田さん希望你拿掉孩子?但這事我想大家都知道是不可能的!”

紗夜忍不住打斷了千聖。

千聖不介意的繼續說下去。

那晚我將自己關在房間內仔細的思考了一番。

或許就像薰所說的,此時的我們真的不適合養育這個孩子。

只是,一想到一個小生命可能就這樣不見了。

我實在是下不了手。

生命跟工作放在天平上,我就已經無法選擇了。

更別說還要加上薰。

所以我選擇逃跑。

辭去了演藝圈的工作、瀨田薰妻子的身份。

將離婚協議書跟結婚戒指留在家中。

選擇一個人離開。

“孩子呢?”

千聖手指了指不遠處的優。

優似乎也注意到母親的視線,用盡全力的跑向母親。

“大姊姊也是媽媽的朋友嗎?”

“你好,我叫冰川紗夜。”紗夜小心的向眼前的女孩打招呼。

“姐姐好,我是優。”優回應紗夜一個奶甜的微笑。

“今天的事,還請冰川さん先幫我繼續保密。”

“這樣真的好嗎?白鷺さん。”

千聖沒有說什麼。

紗夜看著千聖與優離去的背影。

為了孩子放棄自己熱愛的工作嗎……

電話打斷了紗夜的思緒,是日菜的電話。

“喂?日菜?”

-+-+--+-+-++

“媽媽不喜歡薰姐姐嗎?”

“怎麼突然這麼問?”

正要替優蓋好被子的手稍微停頓了下,又仔細的將被子摀好。

絲毫不給冷風侵入的機會。

“因為媽媽只要遇到薰姐姐就會演戲。”

“我跟薰….,發生了……很多事,一些連媽媽也不知道怎麼辦的事。”

“不能和好的事嗎?”

“媽媽也不知道。很晚了,好孩子該睡了。”

給優一個晚安吻,巡視好家裡的門窗是否鎖緊。

千聖也回房休息了。

-+-+-+-++

瀨田薰自從白鷺千聖離開後,失去了笑容。

發自內心的笑容。

但這陣子似乎情況變好了。

“薰さん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看著薰那無意識有些上揚的嘴角,花音很替薰感到開心。

“薰くん,發生什麼好事了!”

“想知道,想知道!”

“心,育美。這裡是家庭餐廳,不能打擾到別人。”

“我……前陣子遇到千聖了。”

氣氛一度因為白鷺千聖這名字而安靜,下一秒又因這名字熱烈了起來。

這幾年來,大家都迴避著有關白鷺千聖的話題。

此刻沒想到會是薰本人自己提前。

“薰前輩……”

“我想再次追求千聖。無論多少次。所以各位可以幫忙我嗎?”

“薰,你這話太見外囉!”

“就是就是,我們可是HHW!”

“薫前輩有什麼計畫嗎?

“啊~儚い。”對於美咲的提問,說句是話薰是心虛的。

雖說要再次追求千聖,但她心裡還真沒半點底。

“既然以前的薰回來了,那我們接下來的任務就是讓千聖露出笑容。”

以前的薰回來了,也代表HHW三傻回歸了。

但這次與以往不同,美咲不是嘆氣而是笑了笑。

-+-+-+-++--

不出千聖的預料,沒多久後舊手機收到了一陣猛烈的訊息。

大多是來自Pastel*Palettes的訊息。

趁著優午睡的空檔,他將訊息一一看過。

隨後又放下了手機,繼續陷入沉思。

“千聖さん讀過訊息了!”看到發出去的訊息顯示了已讀Pastel*Palettes的大家都激動不已。

“真的跟日菜說的一樣,千聖回來了。”

不出千聖的預想,紗夜果然被日菜套出自己回來的事。

“千聖ちゃん不會在消失了吧……”原先活絡的氣氛隨著伊芙的發問又冷了下來。

“我覺得不會,千聖會回來肯定是因為很嚕的原因。所以不會那麼簡單的消失。”

日菜對於自己的推測十分堅信。

-+-+-+-+

“媽媽……”從舒服的午睡中醒來的孩子,睡眼惺忪的呼喚著。

“優ちゃん睡醒了嗎?”千聖放下了手上一間間幼兒園的招生手冊。

“媽媽在幹嘛?”

“幫優ちゃん挑適合的幼兒園。”

“幼兒園!優也要去幼兒園了嗎!”

聽到幼兒園三個字,優整個精神都來了。

本想就這樣待在國外的千聖,為了優的教育還是選擇回到了日本。

回來不到半個月,就被薰撞見了。

真是命運的作弄。

-+-+-+-+-+-+

白鷺千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每說就立一個flag。

為了替優辦理入學,白鷺千聖特地跑了一趟民政局申請了出生以及入籍證明。

不申請還好,當工作人員聽到她稱呼她為瀨田太太時。

白鷺千聖的墨鏡下的眼神是死的。

雖然不想承認,但她還是選擇接過辦理好的文件。

並簡單的整理下思緒。

自己目前依舊是瀨田千聖 -》還是瀨田千聖就表示離婚協議書並沒有被送出-》他跟薰的婚姻關係依舊有效

她開始懷疑自己的兒時玩伴是不是將常識的能力值都點到了身高上。

獨長身高不長常識。

想到這點又不自覺的擔心起優了。

村人宇

巧遇前妻(上)

再三猶豫之後,還是註冊了當今熱門且保密度高的論壇會員。

選擇好po文的版區後。

開始猶豫該怎麼敘述自己的困擾。

那個,無法對他人開口的困擾。

將原先打好的內容刪掉,選擇直接將事情簡單的說下。

莎士比亞的從者:

「或許有人會懷疑事情的真假,但無論你信不信就是發生了。

沒有特別安排的休息日,我選擇來一場沒有目的地的旅程。

中間不小心睡著了。

醒來時到了終點站。

我想這或許是命運的指引,就這樣下了車。

沿著車站附近的街道晃著,我看到了有點熟悉的身影。

一個像是兒時玩伴的孩子,他們的髮色跟樣貌十分的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瞳孔顏色。

可能真的是太過相像了,...

再三猶豫之後,還是註冊了當今熱門且保密度高的論壇會員。

選擇好po文的版區後。

開始猶豫該怎麼敘述自己的困擾。

那個,無法對他人開口的困擾。

將原先打好的內容刪掉,選擇直接將事情簡單的說下。

莎士比亞的從者:

「或許有人會懷疑事情的真假,但無論你信不信就是發生了。

沒有特別安排的休息日,我選擇來一場沒有目的地的旅程。

中間不小心睡著了。

醒來時到了終點站。

我想這或許是命運的指引,就這樣下了車。

沿著車站附近的街道晃著,我看到了有點熟悉的身影。

一個像是兒時玩伴的孩子,他們的髮色跟樣貌十分的相似。

唯一不同的是他的瞳孔顏色。

可能真的是太過相像了,我不自覺的看的有些出神。 一直到有人呼喚了那孩子,才回過神來。 順著聲音的方向一看。

那人真的是我的兒時玩伴也是我的前妻。

我本想跑到他的面前,詢問這些年他到底去了何處。與這孩子又是什麼關係。

但被人行道的燈阻礙了。

當我跑到對面時,他們已經不見了。

當年,兩人因為想法不同選擇了分開。

現在的我還能將她追回嗎?」

按下enter鍵,送出。

-+-+-+-+

莎士比亞的從者:

「大家的回覆我都看過了。 當年選擇分開的原因是對於工作的看法不同,所以選擇放開雙方。

在他離開後,我才知道我錯了。

我根本離不開她。 我也想過他或許在離開我之後有遇到更好的人,與那個人有了屬於他們的孩子。

如果真是這樣我也會祝福他。

多年的消失,不只是我,彼此共同的們朋友也很想知道他的情況。

-+-+-+-+-

莎士比亞的從者:

「我又搭上了那班將我帶到未知地的電車。 我順著車站走到了一座兒童公園。

上次的那個孩子哭了。 我問她為什麼哭了。

他說:想要送給媽媽的氣球卡在樹上。

氣球卡在對一個小孩子來說確實很高的位置。

就連我也試了幾次才拿到氣球。

看到氣球沒事,原本哭成小花貓的她,停止了哭泣。

我拿出手帕替他擦拭眼淚,並問媽媽沒有陪你嗎?

他說媽媽在工作,好孩子不能打擾大人工作。

真是成熟的孩子。

天色逐漸變暗,我不放心這麼小的一個孩子自己回去。

我堅持送他回去,她似乎很開心。

一路上,他跟我說了很多有關她媽媽的事。

他說他是個很美的人,有著漂亮的金髮,以後想成為像媽媽一樣優秀的人。

一直到某個路口。

孩子放開牽著我的手,衝向她媽媽的方向。

再次見面,我確定她的目前正是我的前妻。

滿腦子想說的想問的,最終只說出一句:好久不見。

-+-+-+-+-+

白鷺千聖不是沒有想過會再次相見。

只是沒有想到會這麼快。

而且,還是先遇到那個目前最不想見到的人。

“媽媽你認識這個人嗎?”

我沒有回應,抱起優準備回家。

如果可以我不是很想繼續跟薰交談。 至少不是現在。

“優還想跟大姊姊玩……”

遺傳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存在,明知道眼前的孩子是在演戲。

還是心軟了。

她讓瀨田薰進入了她們母女的家。

小傢伙很喜歡瀨田薰的樣子。

拉著她滿屋子繞,又是要她把自己舉高高。

又是要他陪自己演戲。

“遵命,我親愛的公主。”

話音落下,原先被白鷺千聖拿在手上的杯子摔在地上。

“沒事吧!ちーちゃん!。”

“我沒事……” 看著薰抱著優的動作是如此自然,不知為何很讓她感到刺眼。

“媽媽不開心嗎?”

“沒有喔,怎麼會這麼想呢?”

她伸出手想從薰手中接過女兒,卻被女兒的話打斷了。

“因為媽媽在演戲。”

所以說遺傳真是令人又愛又恨的存在。

-+-+-+-+-

好不容易將優哄睡後。

王子瀨田薰也可以下戲了。

千聖小心的關上優的房間門。

“我們能談談嗎?”

“我們還有什麼好談的嗎?”

千聖故意背對著薰,她看不見她的反應,她也看不見她的表情。

“……這幾年你過的很辛苦吧。”

他們離婚的那年,白鷺千聖離開了演藝圈,也離開了大家的身邊。

他不是沒想過拜託心幫忙,只是被拒絕了。

“千聖離開前說過,時間到了她就會回來。”

現在的她回來了,那是不是代表時間到了。

是不是在暗示他有機會再次追回她。

“還可以。”

“優她……”

“很晚了,你該回去了。”

薰沒有在多說什麼,配合的離去了。

-+-+-+-

千聖拿出了塵封已久的手機。

從通訊錄中撥通了一個意想不到的人的電話。

“好久不見,白鷺さん。”

“好久不見。雖然突然,但很謝謝你願意見面,冰川さん。

白鷺千聖的離開,不止是演藝圈的震撼彈。同時也震撼到了少女派對的大家。

冰川紗葉很意外白鷺千聖會選擇聯絡自己。

“突然的消失又突然的回來,我想應該不是單純敘舊吧。”

“我前陣子遇到薰了。”

“只不過現在的我,真的沒辦法面對薰。”

“我能問當年為什麼選擇離開嗎?”

白鷺千聖開始回憶起那年的事。

那年是瀨田薰的上升期,多家劇團邀請瀨田薰去面試,相比之下白鷺千聖的工作倒是很穩定。

某次節目中,被問到了對於孩子有何想法。

當然,這個問題被千聖不留痕跡的帶過了。

其實千聖也不是沒有想過關於孩子的問題。

但兩人皆是演員,若孩子真的出生了。

該怎麼分配出時間照顧孩子,該怎麼顧及自己的工作。

白鷺千聖想來想去終究只有兩個選項:別生、放棄演戲。

前者沒意外不會發生,後者有可能嗎?

一星期後,白鷺千聖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立了flag。

向來不會延遲超過一個禮拜的月事,將近一個禮拜沒來了。

這是在暗示自己將成為一個母親嗎?

一個白鷺千聖與瀨田薰的孩子。

薰對於孩子又是什麼看法呢?

大概會說儚い吧。

希望孩子不會學她這句話。

如果可以死背莎士比亞這習慣也別學會比較好。

白鷺千聖停下正在編輯的訊息,將原本輸入的內容全部刪了。

在確認之前,還是先保密吧。

對薰,對大家。

-+-+-+-+

從婦產科走出來,手握著超音波照。

白鷺千聖此刻孕育著一個小小薰或小小千。

晚上,正在準備明天試鏡的瀨田薰。

對於開心了一整天的白鷺千聖開心的原因感到好奇。

“發生什麼好事了嗎?”

“沒什麼事。薰,假設今天我們有了孩子。你覺得如何?”

瀨田薰的回答出乎意料之外。

“我認為目前的我們還不適合養育孩子。”

白鷺千聖看著眼前的嘴型,似乎還說了什麼。

但此刻的她什麼都聽不進去。

薰的意思是叫我放棄這個小生命……?

“薰,今晚你睡沙發。”

剛說完,白鷺千聖已最快的速度將枕頭、被子丟給沙發上的瀨田薰後。

把自己鎖在房間內。

沙發上的瀨田薰完全無法理解這短短的一瞬間發生了什麼事。

“我做錯什麼了嗎?”

底里蠍

唐突復健 再不畫畫就不會畫畫了

P1有字版 P2無字版

因為太多嗑的CP了 打算把她分開來

以作品來分TOP4 骨架參考有


唐突復健 再不畫畫就不會畫畫了

P1有字版 P2無字版

因為太多嗑的CP了 打算把她分開來

以作品來分TOP4 骨架參考有


龙与香辛料

第二次在主线嗑到薰千圣粮(虽然有滤镜加成),awsl
在花音甚至都开始怀疑千圣是否能准点到场的时候,薰还能非常笃定地信任千圣,说出「她在工作上不会出问题」这样的话,而随后赶来的千圣也一脸自信地(隔空)回应了薰的信赖,我的天这得是多么强大的青梅竹马之力啊5555555(激情落泪)

第二次在主线嗑到薰千圣粮(虽然有滤镜加成),awsl
在花音甚至都开始怀疑千圣是否能准点到场的时候,薰还能非常笃定地信任千圣,说出「她在工作上不会出问题」这样的话,而随后赶来的千圣也一脸自信地(隔空)回应了薰的信赖,我的天这得是多么强大的青梅竹马之力啊5555555(激情落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