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藤鹰

29浏览    2参与
DarkPhoenix_黑凤凰

【同人文】黑森林之春(藤池/鹰霜)

◎时间点设定在群星之战之后

◎藤→鹰,超越爱情或友情或师生情谊的某种深层次的复杂感情,藤池视角


    没有任何一处的新叶季比此处更加寒冷,她想。

    她的脚垫掠过无星之地嶙峋的怪石,干燥粗糙的表面刺痛了她柔软的掌心,她伸出爪子抓紧石头表面。她本不该在这儿。

    那么你该在哪儿?她问自己,银白色的虎斑皮毛起伏着,恐惧和炽热在表皮和坚硬的肌肉之间鼓动。月光在不可触及的现实中流泄不止,淌过她沉睡的躯体,在灰黑地面积成清澈的浅潭。春夜的微风温暖清爽,在湿...

◎时间点设定在群星之战之后

◎藤→鹰,超越爱情或友情或师生情谊的某种深层次的复杂感情,藤池视角




    没有任何一处的新叶季比此处更加寒冷,她想。

    她的脚垫掠过无星之地嶙峋的怪石,干燥粗糙的表面刺痛了她柔软的掌心,她伸出爪子抓紧石头表面。她本不该在这儿。

    那么你该在哪儿?她问自己,银白色的虎斑皮毛起伏着,恐惧和炽热在表皮和坚硬的肌肉之间鼓动。月光在不可触及的现实中流泄不止,淌过她沉睡的躯体,在灰黑地面积成清澈的浅潭。春夜的微风温暖清爽,在湿润的空气里流淌穿行,把一捧又一捧的清光用力摔碎在金雀花通道萌发的新芽上;她蜷缩在同窝手足的身边,绷紧每一根滚烫的神经。草木的气味随时间推移越发丰盈。

    然而她总感到无来由的冰凉。

    每一步都小心翼翼。她穿过一些枯萎的蕨草,沿着黑色的河水前行,脚爪踩在淤泥边缘;直到朦胧的雾气出现在她的面前为止,她不记得自己走了多远。

    比起任何一只族群猫,她都要更加熟悉那种半透明的白色光雾;她转过身,从无星之地与祖先们集群居住的领地的交接线离开,褪色的夜行鸟尖叫着掠过她耸起的肩膀。战斗的伤痕仍然在光滑的毛发下隐隐作痛,然而一切都已经结束。


    你不会见到他的。另一个自己翻起嘴唇亮出尖利的牙齿,朝着她吐出所有猫儿都知道的真相。你不会见到他的。

    他已经死去了。

    我不是为了找寻他,她默默地反驳自己,恶心感在胃部弥漫。就像咽下鸦食那样令人难受地,无数个想法在她的颅壳里回旋——蓝色的眼睛——他与她一样闪烁着如同湖面的蓝色眼睛。因每个夜晚的训练而强健的利爪紧抓着腐烂的泥炭,她艰难地迈步;他已经死了,她一遍遍地告诉自己,反复不断。脊椎被扭断的声音响彻空地,那清脆的噼啪声至今都在她的耳朵里纠缠不休;他已经死了。

    可是你为什么在这里?她只能问自己,暗处仿佛有目光凝视,她说不清那是谁,枫荫、雪绺、蓟掌,或者比他们更加久远,久远到连骨骼都半透明的家伙们。她斜睨着幢幢黑影间闪烁颤抖的眼瞳,没有任何一只无星之地的邪恶之体敢于干预她的路线。

    他们赢得了这场战争。

    勇气流进每一根毛发,她坚定地走过乱石。新的一个季节轮回已经到来,万物在真实的日光下蓬勃生长,呼吸清晰可闻。再也没有什么需要恐惧的。


    你不应该在这里,蓝眼睛说,回去吧。

    她舔起一口冰冷的积水。和流淌的混浊河流一样,高大树木下的水潭倚靠着滑腻的白蘑菇,积水带着凝重的死亡气息;一滩不流动的水,来自雨水或是其它的什么,黏糊糊地滑进她的喉咙。当她俯下身的时候她从黑暗的水里看见蓝而闪亮的眼睛,而银色有斑纹的皮毛在深重暗影里面像极了她所熟知的另一只猫。她猛然退缩了一下。

    鹰霜。她僵硬的关节与滚烫地悲哀着的伤口替她说出那个她甚至不想再听见的名字,她抖了抖耳朵,把它们俯向前方。鹰霜,鹰霜,鹰霜。

    她回过身嗅闻发酸的伤口。蓝眼睛从她的视野里面消失了。虽然松鸦羽已经在残破不堪的巢穴里认真地将刺痛的草浆涂抹在她的血肉之间,但是轻微的感染似乎是无法避免的。鹰霜死了。另一个自我依旧恶意地叫嚣。这是为了抓住生机而付出的代价,族群必将生生不息——她混沌地想着,以及脑内的大量自我斗争——她从来没有为此后悔过。尔后她用力喘气,后半身失去支撑体重的力气,尾巴和后腿一起向下摔落,苍白的新月在目光边缘一晃而过。

    口鼻伏在湿漉漉的泥沼里,她无声地呜咽起来。

    回去吧。一切都结束了。蓝眼睛从虚无里看向她。死过一次的猫儿再死了一 次,彻底地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



┄┄



再睁开双眼的时候新叶季的阳光刺入她急劇收缩的瞳孔。鸽翅从上方担忧地看着她。她艰难地开口,咽喉中仍然残存着黑森林的恶臭。

我做了一个梦。


DarkPhoenix_黑凤凰

【同人文】蓝眼睛(鹰霜/藤池)

鹰霜视角

鹰霜/藤池,非CP向,是某种超越了普通感情的深层感情

角色属于艾琳们,ooc属于我。

---------------------------------------------------------------

        在世界之中、永恒地盘桓着的,黑色。
        在腐朽的落叶间簌簌地抖动着清冷,苔藓和毒蕈在他的指爪间滑动,星星在夜晚鸣响,可是它们从未掠过他的头顶。他长久地凝视苍白的月亮,而有一瞬间在那...

鹰霜视角

鹰霜/藤池,非CP向,是某种超越了普通感情的深层感情

角色属于艾琳们,ooc属于我。

---------------------------------------------------------------



        在世界之中、永恒地盘桓着的,黑色。
        在腐朽的落叶间簌簌地抖动着清冷,苔藓和毒蕈在他的指爪间滑动,星星在夜晚鸣响,可是它们从未掠过他的头顶。他长久地凝视苍白的月亮,而有一瞬间在那诡谲而洁净的一湾方解石色里看见了久未谋面的太阳的影子。
        不过无星之地没有日出。现在没有,可预见的未来里也没有。他从空地边缘离开,腐臭的气味困扰他灵敏的嗅觉;当他走进繁密的森林时,永恒的黑夜犹如生的实体从四面八方飞跃而下汹涌地紧拥他,他的眼睛逐渐重获了初冬霜雪融于池水的色泽。
        在无温度的水潭边缘他倾下干渴的颈项。
        于是蓝眼睛再一次地看向他。

        在世界之中、一瞬地漂掠过的,银色。
        在高耸的黯淡林间蓬勃地生长的是蕨草,无尽的阴湿和幽暗抚摸他不安稳的梦。反复地苏醒,他在寂静中不断地再次睡去,嘶吼、流血、死亡回荡未曾止息。林地由绵延的、厚重的淤泥构成,他侧卧在光滑得令猫恶心的石块表面进入酣眠——可是黑森林的族类会梦见什么呢?
        梦本身就是回环,他迟钝地想。他在无意识与清明之间的灰色地带徘徊,那里一切都失去色与光,没有黑夜没有白昼没有清晨与黄昏,比寞然而阴森的无星之地更死寂;但是心脏仍在虚幻地搏动,血液仍在虚幻地流淌,他走过阳光灿烂的青翠草原的触感仍然留在他的记忆里,然而一切都是梦,一切都是睡乡中闪烁不定的事物,包括那摇曳的银河星群也包括他们沉重的邪恶——他也是梦的一部分,梦的族类会梦见什么呢?
        他在梦里看见了雀跃的蓝眼睛

        在世界之中、闪耀地游弋着的,银色。
        在泥泞的池沼间潜伏着湿滑冷腻的异类,毒牙在他的脚掌边缘嘶嘶作响,每一只飞舞的昆虫都窒息在沉闷郁结的空气中,黑色的森林似乎从未放过攫取生命的任何一丝机会。然而灵魂依旧顽强地在这片被遗弃的土地上扎根生长、遥望远方,幻想他们旧日的辉煌,以哀鸣颂咏未来漫长。
        每一个不为所知的故事都发生在这里。他漫无目的地游荡,穿过广寥的原野、穿过雾状的白芒,他从那窒息的边界上携光而归。
        从此蓝眼睛总是注视他。

        在世界之中、温暖地融熔了的,银色。
        在没有猎物的禁域,在死亡笼罩的腐土,他的体腔第一次饥饿起来,仿佛时间本身正在啃食他潮湿的灵魂,有某种悸动抓住了他空空如也的思维。热烈地、疯狂地,他在遥远的黑灰色的地平线上看见了某些他从未了解过的东西,一种眩晕的狂乱、一种刺痛的兴奋感,深色天空偏红的色彩像是被暴雨洗脱了颜色的三色堇砸进他因光线暗弱而扩张到极致的瞳孔。
        像是被无从想象的庞然巨物击倒伏在泥泞之中,他滚烫的爪垫溅起颜色沉重的浆液,而他的绝望如此鲜艳如此充满生机勃勃的活力地在世界的角落向他张开了所有的利齿,宛如一枚饱满破碎的死亡浆果——他却不知它从何而来。
        蓝眼睛在茂盛的高草丛中窥视着他。

        在世界之中、如日光般跃动的,银色。
        在比以往更加颤抖不安的寒风中,他无梦的、短暂的、碎片式的睡眠被一阵尖叫所结束。乌云在背景光线极端暗弱的苍穹中翻滚积聚,水流舔舐怪石嶙峋的河岸,半明半暗的幽冥之中,他消瘦的身躯似乎失去了最后的控制权。话语带着不祥的恐慌从他震荡的声带中溢出,与之同时狂风在黑色闪电形状的枝桠间弹跃呼啸起来,一片比叹息更轻的落叶擦过他疼痛流血的伤痕。
        当他由梦向现实滑行时,荆豆丛刺痛了他的皮毛,黑莓拉扯他;他摇晃不稳,能感到自己的目光脆弱地四处漂移,但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在熙熙攘攘的皮毛和利爪之间,他冲下遍布石楠花的短坡。
        他茫然若失地寻求蓝眼睛

        在世界之中、永远地弥漫开的,黑色。
        在残破的金雀花洒下的浓重的阴影里,他与月亮的色彩永无止息地纠缠和战斗;血的气味涌入他灵敏的鼻腔,尖牙闪烁寒光。
        于是在月光之下颈椎的折断声响彻空地,他的身躯轰然倒下,而他的灵魂比任何时刻都更加轻盈,他仿佛能够看到一切。
        蓝眼睛没有看向他。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