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虫简

3362浏览    68参与
Linkhell
本来和基友说好要画一张战损虫的...

本来和基友说好要画一张战损虫的色图,结果要动笔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受伤的皮皮偎依在MJ怀里的画面,然后我的cp之魂便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本来和基友说好要画一张战损虫的色图,结果要动笔的时候脑子里突然浮现出受伤的皮皮偎依在MJ怀里的画面,然后我的cp之魂便开始熊熊燃烧了起来!

Arctic Ocean

BGM-浮诛 张杰

xjb摸鱼

铁椒盾佩,老三部虫简,超凡虫温

BGM-浮诛 张杰

xjb摸鱼

铁椒盾佩,老三部虫简,超凡虫温

茶家桂香。
唉,新漫画短篇看得我难受

唉,新漫画短篇看得我难受

唉,新漫画短篇看得我难受

吟啸徐行

【简温】【虫简】给格温·史黛西的一封信

#提及闪电汤普森 哈利奥斯本

#私设pp和gwen是朋友

亲爱的格温:

你好!

距我们上次见,是不是很久了?闪电前不久回来一次,真希望你们能见见,他的确是大变样!

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我和彼得已经订婚了。他一直很爱我,是一位忠诚的好伴侣。而我也认为我需要安定下来,组建一个家庭。

......哦,我知道你一定会说,这可不是“MJ Style”。但我已经决定好了,还

希望你不要介怀。

彼得和哈利也一直惦记着你。哈利给你送去了一大捧的花,不知你收到没有,真是非常好看,鲜香馥郁。我差点就想自己留着了。

关于你走的那个冬天,彼得老是很诗意的对我说,那是一个蓝色的冬天。虽然我没说什么,但...

#提及闪电汤普森 哈利奥斯本

#私设pp和gwen是朋友

亲爱的格温:

你好!

距我们上次见,是不是很久了?闪电前不久回来一次,真希望你们能见见,他的确是大变样!

有一个消息要告诉你,我和彼得已经订婚了。他一直很爱我,是一位忠诚的好伴侣。而我也认为我需要安定下来,组建一个家庭。

......哦,我知道你一定会说,这可不是“MJ Style”。但我已经决定好了,还

希望你不要介怀。

彼得和哈利也一直惦记着你。哈利给你送去了一大捧的花,不知你收到没有,真是非常好看,鲜香馥郁。我差点就想自己留着了。

关于你走的那个冬天,彼得老是很诗意的对我说,那是一个蓝色的冬天。虽然我没说什么,但其实心底非常同意,毕竟这会让我想起你蓝色的眼睛和你衣服上蓝色的花。

那个冬天,他遭遇了很多事——各种各样奇怪的名字的动物人都在攻击他,而他甚至没有喘息的时间。从这一方面来说,那其实是一个血色的冬天。

这不,又到冬天了,看着窗外落下的雪,我忍不住又想起你。这也是我突然给你写信的原因。虽然发生了那么多事,但我还是很喜欢冬天的。

我依旧像以往那样在冬天里用被裹住自己,坐在壁炉旁看书喝热茶。记得以前我们经常一起做这事,甚至一连几个小时沉默着不说话。

有时候你会突然把自己脱离出书的世界——或许根本没有。总之,你会抬头凝望窗外,看着纽约市飘飘扬扬的雪,仍然不说话。

今天晚上的雪,看起来和去年也没有什么分别。

一看到雪,各种各样的片断都在我面前闪过。那是一种不可名状的感觉,就像突然被人拉回某个时间点一样 。虽然不知道到底是哪一时刻,不过我很确信那是我亲身经历过的。

这实在很难用语言描述......

我真的试过了,我试了心理医生的方法,我把我想要对你说的话写下来。但一落到纸上,思绪就都失了颜色。

我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写,我该怎么写呢?全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你离开的时间太长了,我如果把所有思念都写下来,恐怕要写一辈子。

那些不太喜欢我的人都说我一直戴着假面,一切事在我面前就像演戏剧一样,激不起我任何感情。

这有道理,我的感情已经在你身上花光了,没有力气再动用真正的感情,那会杀了我的。为了不让别人难堪,我只好虚情假意。

我真的真的很想你,这句话我早应该说了。

我真的不想佯装乐观了。我真的真的很想你,彼得,哈利,闪电,还有我都在想念你。

我在央求你。“玛丽简从不求人”,但我正在央求你。

我真的很想念你,到了失魂落魄的地步。我求求你,快点回来吧。

                                                     MJ

玛丽简站在彼得身后。

她从包里拿出了那封信,纸面依旧干净整洁。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把信纸抽了出来,缓缓地,迟滞地把信撕成一条一条。

她把碎信纸握成一团,塞回了包里。

彼得把花放在墓前,玛丽简立刻拉着他走了。

彼得还是扭头去看了一眼那墓碑。

“格温·史黛西长眠于此。”

Linkhell
要去巡逻的pp,和亲亲pp送她...

要去巡逻的pp,和亲亲pp送她的大英雄出窗户的MJ(面罩等亲完再戴)

ps:感觉还是不加材质比较好看

要去巡逻的pp,和亲亲pp送她的大英雄出窗户的MJ(面罩等亲完再戴)

ps:感觉还是不加材质比较好看

又力兔

脑洞

非常非常的无脑,鬼知道我整天在想些什么(。

OOC预警!


616的彼得去接MJ下班,遇到托尼冲他喊了声:“许久不见啦Mr.Stark近来可还好啊!”

托尼:“……彼得帕克你什么毛病MissWatson请快把你男朋友带走”

正在整理文件的MJ:???

与MJ一起过电影之夜的彼得:计划通√

非常非常的无脑,鬼知道我整天在想些什么(。

OOC预警!


616的彼得去接MJ下班,遇到托尼冲他喊了声:“许久不见啦Mr.Stark近来可还好啊!”

托尼:“……彼得帕克你什么毛病MissWatson请快把你男朋友带走”

正在整理文件的MJ:???

与MJ一起过电影之夜的彼得:计划通√


往观四荒
虫简向。内含再续誓言梗。   ...

虫简向。内含再续誓言梗。

  
☞正文:

          我脱了外套,踢掉高跟鞋躺在沙发上,原本想倒半杯威士忌,但想想,至少五小时后才能用酒精麻醉自己,现在必须保持清醒,不禁长叹一口气。

  是什么让我如此疲惫?我也不过是刚在新西兰片场的大平原上间歇性狂奔了3,4个小时。

  这一个月来,我已经筋疲力尽。

  女儿安妮在一旁悄悄的坐着,看着妈妈眯着眼睛斜靠在沙发上,默默的把她踢下来的鞋拿回玄关,又提来一双拖鞋。

  这个月彼得面临强敌,考虑到我树大招风的演员身份,为了保护我们母女的安全,打发...

虫简向。内含再续誓言梗。

  
☞正文:

          我脱了外套,踢掉高跟鞋躺在沙发上,原本想倒半杯威士忌,但想想,至少五小时后才能用酒精麻醉自己,现在必须保持清醒,不禁长叹一口气。

  是什么让我如此疲惫?我也不过是刚在新西兰片场的大平原上间歇性狂奔了3,4个小时。

  这一个月来,我已经筋疲力尽。

  女儿安妮在一旁悄悄的坐着,看着妈妈眯着眼睛斜靠在沙发上,默默的把她踢下来的鞋拿回玄关,又提来一双拖鞋。

  这个月彼得面临强敌,考虑到我树大招风的演员身份,为了保护我们母女的安全,打发我带着孩子来到新西兰。

  不说别的,彼得烧的一手好菜。有时推门回家,那饭菜香都让我觉得活着还是好的。

  这次彼得也没说他的对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只是自从我离开他后,我和他的唯一联系就是号角日报的几张蜘蛛侠照片还有电话的问安了。

  我又想起安妮刚出生那会,自己反而是更加忙碌的那个,演员和模特的工作不允许我身材走样,片酬合同隐藏的饮食与睡眠要求令我无法履行一个母亲应有的哺乳职能。

  据说安妮那时候一天要吃八顿奶,尿布报销十多片。

  为什么用“据说”这个词?呵,因为那是我被片酬任务压的最忙的时期,仅凭彼得出售照片赚来的钱仍不足以支撑我们新生的家庭,为了能让他不为一粒米低下头,能更好的维持纽约的治安,我必须得拼上老命:每周至少两次早上七点开始泡健身房挽救我走样的身材,周五雷打不动去往武术教练处练习特技动作,周日再去美容场所处理我的皮肤暗沉妊娠纹等等一系列不允许出现在演员漂亮躯体上的东西。

  我对安妮的婴儿时代记忆十分模糊。那时彼得偶尔会抱怨安妮只肯在大人的臂弯中睡觉,一放下便扯着嗓子哭。我仍能记得彼得的一句金言:“我就差能长出乳房奶孩子了!”

  还有,安妮非常热爱甜食,热爱到了舍生忘死的地步,冰激凌和甜甜圈简直是她的命根,一天见不到就心痒痒,我为了她脆弱的乳牙着想,督促她每天至少刷两次牙。

  彼得觉得终于有了甜食的知己,而且生了个这么讲究吃的小孩,彼得大量的时间花在了做饭上。只要孩子赏脸,彼得乐得下厨。这娃娃两岁左右就长成一个小饕,跟爸爸点评餐厅:性格疙瘩的要命,会挑剔人家的餐具不够光亮,以及嫌弃香料不够新鲜。

  “葡萄果汁酸的只配敷脸,牛肉的提供者似乎走过了中国的两万五千里长征后累死在路上,柴而无味。”安妮同时也擅长辛辣的评价。

  彼得经常听着安妮的金口妙言喜笑颜开:这孩子口味怎么这么刁钻,将来看她自己能给自己做出什么样的食物来。

  奇怪的是,在我印象中,这小小的人儿一直甜蜜可爱:很早就会“呵呵”的笑,还没有牙就会用手抓着一块甘薯慢慢在嘴里抿着吃。稍微长大一点之后,安妮会在我走近家门的那一刻扑上来叫“妈妈”。我从来没觉得安妮是个难带的孩子。

  “妈妈,晚饭我们吃什么?”安妮试探着问。

  我这才回过神来,索性把手机递给安妮:“你看看想吃哪家的外卖直接下单吧。”

  安妮即将要升入小学了,现在已经完全可以看懂菜单,看懂其他食客的评价。这一个月彼得不在,我每天又困于工作,她和我也几乎把四周的外卖吃了两圈。安妮熟练的下单,眼泪忍不住“啪嗒”一声滴在了手机上。

  她把手机在衣角擦了擦,递还给我。

  “我想爸爸。”

  “我也想他。”

  “如果爸爸在的话,我们不至于天天吃外卖。”

  我笑笑,不置可否。

  “爸爸告诉我,如果忙的连自己做顿饭的时间都没有的话,那忙的也就没有意义了。我们俩至少打起精神来吃饭吧。”

  我看着这孩子,眉目和彼得越长越像,甚至说话时候的神态表情都一摸一样:嘴角上翘,自然带笑,眉头舒展,说完一句话就会不自觉的抿一抿嘴。

  我想稍微让气氛活跃一下:“你怎么没把你爸爸的好厨艺学到手呢?有他一成的本事咱俩都不至于吃外卖了。”

  没想到安妮“哇”一声大哭起来。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这一个月来,安妮第一次在我面前大哭。我只能看着瘦瘦的女儿趴在沙发抱枕上抽泣。那对抱枕是剧组特地送来的,有着明亮的姜黄色。

  门铃响了,是外卖小哥。

  简单对付过晚饭后,我赶紧送安妮前往她最近报名的足球赛场地。如果她的团队能拿到一个较好的名次,对于她即将到来的择校也十分有帮助。

  我也是这半年才知道孩子读个小学是那么兴师动众的事情,恨不得配一个后备役来支持。幼教老师动辄布置一些“探索性”的作业,比如最近的这个,向爱迪生学习,自己动手做个小发明。这让彼得这个天才理科男哭笑不得:基本力学电学数学知识都还没有呢,还要搞“小发明”?最后还是当爹的亲自动手,想破脑袋,做出一个简易的手摇发电机,配个小灯泡,一摇手柄灯泡就一闪一闪的。彼得故意把线头接的很粗糙,假装这是孩子做的。安妮看到这个“发明”高兴的眉开眼笑,很诚恳的赞美爸爸:“没想到你还挺聪明的嘛!”

  我看看安妮,觉得现在这孩子的眼睛都失去了神采:双目没有焦点,心神漂浮。也是,跟着妈妈连饭也吃不上,有几个人能振作?

  我也是太糟糕了。

  这次的比赛场地选在室内,安妮老练的和小伙伴们打着招呼。

  “虽然我只来了一个月,但是我现在可是他们的头儿了!”安妮指着她身后的“兵”,仰起头来看我,颇有指点江山的气势。

  我一边给她戴护具,一边夸赞她,“当然,安妮的技术举世无双!”

  “不过我很担心替补队员,你知道吉米最近生病了,我担心我们没法很好的配合在一起。”

  “这么严重吗?”

  “当然,这可是团队合作!”安妮重重的点了点头。

  ……

  “Well,”我脑海里突然开始回放起团队合作四个字,“那……我们约好,你进去场地,你比赛,你获胜,然后你回来,咱们回家。”

  “回家?哪一个家呀!”她不解。

  “纽约的。”

  “哇!这是真的吗,妈妈你不拍电影啦?”

  “当然是真的,”我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我能感受到她潮红的细嫩皮肤之下那生命的雀跃。“记得戴好护具。”我最后叮嘱她,然后看她心满意足的去比赛。

  钱没了可以再赚,但是我们不能总是缺了对方。

  我还是得承认这些年来我没能成为一个多么负责的妈妈,不得不说彼得和我事业的成功是在我们的团队合作下,现在分离,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要不去开一家服装店吧。

往观四荒
漫画虫情节改编 🕷如何见到一...

漫画虫情节改编

🕷如何见到一只Peter Parker

  我搬进来的话,安娜姨妈的这套住房就算满了。

  朝东的那间最大,由史密斯夫妇住着,史密斯太太正怀着孕,史密斯先生老说着要搬出去,他说是为了孩子以后的成长环境,安娜姨妈这里算群租算隔断租,空间太小人太多,孩子在这里长,难免小里小气。可听姨妈说他这样叨叨已半年了,到底没搬。史密斯太太失业,是个专职孕妇,挣那点钱,刨去房租,奶粉钱都够攒的,哪有闲钱再租房子;南面有两小间,我玛丽简华生住一间,一个来纽约打拼的小演员,和往常一样每到新的地方都会投奔亲戚。

  虽然我现在参演的只是一些肥皂剧,但毕竟还是主演。死要面子活受罪,在这座伟...

漫画虫情节改编

🕷如何见到一只Peter Parker

  我搬进来的话,安娜姨妈的这套住房就算满了。

  朝东的那间最大,由史密斯夫妇住着,史密斯太太正怀着孕,史密斯先生老说着要搬出去,他说是为了孩子以后的成长环境,安娜姨妈这里算群租算隔断租,空间太小人太多,孩子在这里长,难免小里小气。可听姨妈说他这样叨叨已半年了,到底没搬。史密斯太太失业,是个专职孕妇,挣那点钱,刨去房租,奶粉钱都够攒的,哪有闲钱再租房子;南面有两小间,我玛丽简华生住一间,一个来纽约打拼的小演员,和往常一样每到新的地方都会投奔亲戚。

  虽然我现在参演的只是一些肥皂剧,但毕竟还是主演。死要面子活受罪,在这座伟大的都市非常重要,谁管你背地里吃了多少苦,人们看到的永远只是表面的光鲜,我总有一天能成为当代最优秀的女演员之一,我要让我的那些亲戚还有我那个禽兽老爹看看——玛丽简华生真不错,事业成功,长得好,人品也好,才不是什么多余的累赘;我隔壁住着一中年妇女,五十上下,是姓道朗的,据说最开始是陪着女儿来纽约读书的,现在女儿嫁给了本地的有钱人,她却无法去和女儿住在一起——男方家是有钱,却吝啬得很,她也不好意思去插手女儿的生活,让女儿难堪。

  北边住的就是我的安娜姨妈了,安娜姨妈倒算是我亲戚里人品不错的一位,早年在政府部门工作,所以认识了不少好闺蜜。她现在就是寻思着看能不能来段夕阳红恋情,要求倒也不高,人正常健康就行。她怕别人看不上她,这一阵努力学化妆呢,时不时就来找我问这问那,比如眼线的画法啦,粉底和蜜粉的区别啦,BB霜涂了之后要不要再涂隔离霜啦等等,尽管我也是个半吊子化妆师,但有长辈虚心求教,我倒乐得传授,并甘之如饴。

  晚上八点半,安娜姨妈又钻进我房间里来了,也不敲门,我正在敷面膜,一脸的绿泥。“嗳,玛丽啊,”安娜阿姨瞬间就坐到我床边了,握住我的手“你知道那个梅婶吗?”

  “嗯,怎么了?就是那个前两天来借你电饼铛的那个吗?”我依旧闭上眼睛,嘴巴张得小小地,我怕皱纹。

  “对啦,就是她,她家有个男孩子,年龄好像和你差不多大,叫什么彼得,要不过两天咱们去梅婶家坐坐?”说到这里安娜姨妈顿了顿,“不过我还不清楚他姓什么,在哪上学,最近有什么兼职……”

  我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她的表情,一定是纵拉着眉毛,狠劲抿着嘴,我真想说,我的老阿姨,你管这么多干嘛?只要遵纪守法,没有致命传染病,不吸毒走私,你管他那么多干什么!也不用查他的户口呀,可是我得照顾她的情绪,“梅婶家的男孩子,肯定还是不错的。”

  安娜阿姨见我睁开了眼,忙朝我身边靠了靠,“明天你可一定得跟我去啊!”

  去便去,不过梅婶是见到了,那个彼得却没见踪影,梅婶的丈夫本带我们去了一家烤肉店,在扫荡掉二三十盘培根牛肉鸡肉的同时,安娜姨妈还不失时机的查清了彼得的户口。彼得·帕克,自幼父母双亡,即将毕业于中城高中,热爱学习,在一家报社做兼职,单身。

  也是酒肉穿肠心花怒放,三个女人坐在一起冷不丁就爆出狂笑声。梅婶十分宽和慈祥,几乎看不到中年女人身上的世俗气,我能看得到她望向我目光里的赞赏。本叔则不太搭进我们的话,而是在一旁静静地给我们烤肉,或是偶尔点点头,本这样的男性是可靠的,人老实,话不多,擅长实际行动。总而言之,他们有幸福的婚姻。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列夫·托尔斯泰的这句名言没来由的闯进我的脑海。

  那次聚会过后,我没打算和彼得有过多接触,这样一个躲着你的男人你会对他产生多大的兴趣呢?我的日子波澜不惊,依旧奔波于各个片场或是接收一些模特的活动,偶尔也会去梅婶她们坐一坐,当然,男主人公也总是缺席。

  史密斯太太的肚子更大了,整天待在家里,足不出户,幻想着以后能指望这个宝宝平步青云——当然得等二十年啦!而我依旧是单身,安娜阿姨更惨,遇到的几个老男人总是奇形怪状。我正在洗手间里修着我那该死的眉毛,安娜姨妈破门而入,口中念念有辞,不好意思受不了了,受不了了,边小跑边脱裤子,屁股刚坐到马桶圈上,我就听到一阵水流声。我对着镜子,皱着眉头,我和安娜姨妈还没好到我要听她撒尿!我从镜子里望着安娜姨妈,她带着妆,红口红,眉毛有些画歪了,她还涂什么鼻影!——都哪个年代的化妆技术了,这么去相亲,一准一个完啊。“玛丽啊,姨妈是过来人,你啊,工作什么的都是次要的,一定要把握机会,找个好人嫁,别像我,一把年纪了还被人挑挑拣拣,想当年,谁我看在眼里!……”安娜姨妈又开始追忆往昔峥嵘岁月稠了,她还不知道我来纽约就是为了事业吗?

  “知道啦!”我忍不住要打断她,“不过这个也是靠运气。”

  安娜姨妈挺来劲,“运气有时候也靠自己制造的,你看人家×××(某外国女星),多幸福啊。”我听得云里雾里,答不下去。安娜姨妈继续,“有机会要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要上,我和梅婶都觉得挺合适的。”我问:“什么合适?”

  “哎呀,彼得不是还没见过你吗?我相信他只要见了你就一定会大有改观的!”

  “……”

  于是这次直接去了梅婶的家,而打开门后看着彼得那张略带错愕的英俊脸庞,我微笑一下:“嘿,傻大个,面对现实吧,你中大奖啦!”

BADPOOL

周末,电影,披萨,放假。

周末,电影,披萨,放假。

Linkhell
我心中的神级官配!他们俩太好了...

我心中的神级官配!他们俩太好了,为虫虫和MJ跪断腿!

我心中的神级官配!他们俩太好了,为虫虫和MJ跪断腿!

梨花糕

一个复联四的伪结局(蜘蛛侠中心)

*cp预警:虫简

*假的,别信


深呼吸。


深呼吸,彼得,你可以搞定这个的。你是蜘蛛侠,你刚和战友们一起拯救了世界。你直面过强大如灭霸的反派,体验过死亡的恐惧,而现在你需要的只是推开这扇门。


推开这扇门,回到属于彼得帕克的生活中去。


“呃,但是你应该怎么和梅婶婶说呢?你和斯塔克先生一起去太空来了趟不算浪漫且长达两年的旅行?还是这样——嘿,梅婶婶,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和复仇者们一起去时空隧道玩了虽然我只在里面待了二十分钟但是现实里都过了两年。不管怎样——”


“彼特!”大门突然打开,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他唯一的亲人,站在门后愣了两秒之后一把扑进他怀里。


“上...

*cp预警:虫简

*假的,别信



深呼吸。


深呼吸,彼得,你可以搞定这个的。你是蜘蛛侠,你刚和战友们一起拯救了世界。你直面过强大如灭霸的反派,体验过死亡的恐惧,而现在你需要的只是推开这扇门。


推开这扇门,回到属于彼得帕克的生活中去。


“呃,但是你应该怎么和梅婶婶说呢?你和斯塔克先生一起去太空来了趟不算浪漫且长达两年的旅行?还是这样——嘿,梅婶婶,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和复仇者们一起去时空隧道玩了虽然我只在里面待了二十分钟但是现实里都过了两年。不管怎样——”


“彼特!”大门突然打开,他日思夜想的那个人,他唯一的亲人,站在门后愣了两秒之后一把扑进他怀里。


“上帝保佑,你终于回来了。”


“我很想你,梅婶婶。”


“还有你的墨西哥肉卷。”肚子因为饥饿不合时宜地发出响声,他尴尬地笑了笑。


“快进来,迷路男孩。”两鬓出现丝丝白发的女人脸上绽放了许久未有的微笑,她带着男孩进了门:“家里有些东西变了,但你的房间还是和以前一样。不过我想我们可以先吃晚饭再去整理东西。”


“梅?我们是有客人了吗?”一个年轻少女的声音从厨房里传来,随着一阵响动,腰间系着碎花围裙的红发少女从厨房里探出半个身子来,她碧绿色的眼睛打量着彼得,一副好奇的样子。


“哦,玛丽,这就是彼得。彼得,这是玛丽,我们的新邻居——在你失踪后没多久搬来的,她经常过来陪我。”


眼前的一切都似乎切换成了慢镜头,少女活泼而可爱的笑容,如红玫瑰般鲜艳的发色,摄人心神的眼睛,在他的眼中无限放大,他甚至可以清晰地听见自己加快的心跳声。


多年后彼得帕克才迟迟意识到当时的那种感觉大概可以称之为一见钟情。


“嗨,彼得,我是玛丽简华生,你可以叫我MJ。”




芝士海盐奶盖鯨☀︎

Cr:Twitter.[원고해라]륖🍕@00tgamt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原图·P2原推#


太美好了555😭

Cr:Twitter.[원고해라]륖🍕@00tgamt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原图·P2原推#


太美好了555😭

芝士海盐奶盖鯨☀︎

Cr:Twitter.[원고해라]륖🍕@00tgamt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原图·P2原推#


🍬

Cr:Twitter.[원고해라]륖🍕@00tgamt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原图·P2原推#


🍬

梨花糕

一个脑洞

*半夜突发奇想

*虫简⚠️


彼得帕克刚进高中,在一次被汤普森欺负的时候被当时的校花玛丽简救了,之后彼得就一直暗恋漂亮性感又聪明大方的MJ。


MJ也注意到这个有趣又帅气的大男孩,但是因为彼得很害羞,所以他们之间一直都没有任何进展,彼得做的最多的事情也只是在远处偷偷看她,还有在当蜘蛛侠的时候默默守护她。也因为这样彼得发现了MJ的一个秘密,就是每次放学后MJ都会化上浓妆背着吉他去酒吧里卖唱。


彼得没有戳穿MJ,但蜘蛛侠经常会躲在角落里听MJ唱歌。


有一天晚上MJ刚结束工作出门就被自己的渣爹拦住要钱,争执之下渣爹甩了MJ一巴掌还把她推倒在地跑了。彼得一时心急跑过去扶起MJ。失...

*半夜突发奇想

*虫简⚠️


彼得帕克刚进高中,在一次被汤普森欺负的时候被当时的校花玛丽简救了,之后彼得就一直暗恋漂亮性感又聪明大方的MJ。


MJ也注意到这个有趣又帅气的大男孩,但是因为彼得很害羞,所以他们之间一直都没有任何进展,彼得做的最多的事情也只是在远处偷偷看她,还有在当蜘蛛侠的时候默默守护她。也因为这样彼得发现了MJ的一个秘密,就是每次放学后MJ都会化上浓妆背着吉他去酒吧里卖唱。


彼得没有戳穿MJ,但蜘蛛侠经常会躲在角落里听MJ唱歌。


有一天晚上MJ刚结束工作出门就被自己的渣爹拦住要钱,争执之下渣爹甩了MJ一巴掌还把她推倒在地跑了。彼得一时心急跑过去扶起MJ。失落的MJ和他说了自己家庭的困境,但是随即又在彼得的安慰下打起精神,问彼得想不想听她唱歌。


两个小年轻就坐在路边花坛上,MJ唱情歌给彼得听。然后他们两个跑去游乐场里玩,彼得抓了一个蜘蛛侠的玩偶送给MJ。这个玩偶成为了他们之间的定情信物。






*我想看帅气又可爱的屠杀女王MJ,实力护虫,对着小虫温柔善良,谁动蜘蛛侠一下在线拔四十米大刀(??)


*毒液出来找茬的时候被MJ看到,被揍到怀疑共生体生(我对不起毒液..)

Akshay
这去年就画完了的图,本来想等到...

这去年就画完了的图,本来想等到英雄远征上映了再发,但是想了想我可能会忘,就先发了。

这去年就画完了的图,本来想等到英雄远征上映了再发,但是想了想我可能会忘,就先发了。

芝士海盐奶盖鯨☀︎

Cr:Twitter.[원고해라]륖🍓@00tgamt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P4原图·P5原推#


甜哭辽

Cr:Twitter.[원고해라]륖🍓@00tgamt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P4原图·P5原推#


甜哭辽

一只废犬

日常安利加碎碎念


无意中发现的03年版小蜘蛛


虽然3d建模有点简陋而且有一点光污染倾向但是依旧不能改变虫帅气的事实!


经典的虫绿简配置,这一版的mj美出天际……目前是我见过的唯一能与终极mj媲美的动画mj了,而且这带点痞气的气场真的好加分


哈利也是金发帅哥,个人感觉代入戴涵涵绿毫无违和感xd,和小虫身高差萌翻


这三个人是天使吗!(疯狂赞美


第一集哈利还和mj打赌小虫会不会去他们的派对最后是mj赢了因为小虫说他最后去了几分钟但是没看到他们(因为你是去打反派不是去玩的啊!)


这一版的虫绿依旧是又甜又虐,诺曼的死是绕不过去了,哈利一直喊蜘蛛侠杀人犯,目前还没...

日常安利加碎碎念


无意中发现的03年版小蜘蛛


虽然3d建模有点简陋而且有一点光污染倾向但是依旧不能改变虫帅气的事实!


经典的虫绿简配置,这一版的mj美出天际……目前是我见过的唯一能与终极mj媲美的动画mj了,而且这带点痞气的气场真的好加分


哈利也是金发帅哥,个人感觉代入戴涵涵绿毫无违和感xd,和小虫身高差萌翻


这三个人是天使吗!(疯狂赞美


第一集哈利还和mj打赌小虫会不会去他们的派对最后是mj赢了因为小虫说他最后去了几分钟但是没看到他们(因为你是去打反派不是去玩的啊!)


这一版的虫绿依旧是又甜又虐,诺曼的死是绕不过去了,哈利一直喊蜘蛛侠杀人犯,目前还没看完但是个人感觉哈利不会黑化,因为有mj在开导他(x


吸虫使我快乐?

芝士海盐奶盖鯨☀︎

Cr:Tumblr.tgoamt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P2原图·P3原Tumblr#


情人节快乐💖

Cr:Tumblr.tgoamt

#已获原作者授权#

#禁二传二改及一切商业用途#

#希望有条件的朋友可以去原帖支持#

#P1P2原图·P3原Tumblr#


情人节快乐💖

misanthropist

All about time(虫简)

彼得帕克和玛丽简真的是心头朱砂痣了,玛丽简在漫画里死的时候(好多年前了)哭得死去活来

所以我吃官配

时空恋旅人au,超能力用于撩妹

Chapter1.

    我叫彼得•本杰明•帕克,几个月前刚满二十一岁,现在在《号角日报》当实习记者。工作上没几件好说的事,我还是个实习员工,没采访过什么大人物,最近刚帮楼下的面包店报道面包滞销的事情。生活上很平淡,每天的日子都差不了多少,吃同样的热狗包,在同样的街道扶白发苍苍的亚裔老太太过街,每周五的晚上和梅婶婶去中国菜馆吃一次晚饭。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有点不耐烦了,但是,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我不平凡的地方了。...


彼得帕克和玛丽简真的是心头朱砂痣了,玛丽简在漫画里死的时候(好多年前了)哭得死去活来

所以我吃官配

时空恋旅人au,超能力用于撩妹

Chapter1.

    我叫彼得•本杰明•帕克,几个月前刚满二十一岁,现在在《号角日报》当实习记者。工作上没几件好说的事,我还是个实习员工,没采访过什么大人物,最近刚帮楼下的面包店报道面包滞销的事情。生活上很平淡,每天的日子都差不了多少,吃同样的热狗包,在同样的街道扶白发苍苍的亚裔老太太过街,每周五的晚上和梅婶婶去中国菜馆吃一次晚饭。好吧好吧,我知道你有点不耐烦了,但是,接下来我要说的就是我不平凡的地方了。

    我能穿越时空。

    嘿,先把你张开的嘴合上,我觉得它能塞下一个橙子。不管这有多难以接受,只要多感受几次就好了,让我再来一次。

    我能穿越时空。

    是不是好接受多了?第一次知道自己的这个能力,我也被吓了一跳。我高中的时候很喜欢物理,学得也不错,知道这个能力后,我的第一反应是这难道不会造成蝴蝶效应吗?幸运的是,到目前为止,我还没发现这个能力带来的副作用。

    什么,你问我为什么这么坦然地尝试?哦,因为本叔叔告诉我我有这个能力,并且引导了我第一次穿越。

    那还是我二十一岁生日的那一天。日子不错,是个阳光明媚的周六,于是我躺在床上睡到了十点一刻。梅婶婶敲了好几下我的门,我睡眼惺忪地开门,发现她和本叔叔捧着个巨大的红丝绒奶油蛋糕站在面前:“彼得,生日快乐!”

    那个巨大的蛋糕让我想到了玛丽•简•沃森的红发。蛋糕的味道不错,当我想吃第二块时,本叔叔朝梅婶婶挤眉弄眼了几下,让她去帮我拿个瓷碟子。我不明就里地放下纸碟,本收起那副滑稽的样子,用力地清清嗓子:“彼得,接下来我要告诉你一件神奇的事情。”

    又来了。我挠了一下褐色短发,每年都有这么个保留节目,本叔叔卖力地支开妻子,接着故作神秘地告诉我一些“神奇”的事情。我十一岁的时候告诉我圣诞老人现在骑着摩托车来给我们送礼物——那个圣诞老人当然是他假扮的。我摆出一副好奇的样子:“叔叔,什么事?”

    “我能穿越时空。”

    我一下说不出话来,接着拍了拍他的肩:“叔叔,我已经二十一岁了。”

    “这是真的,你也能。”本叔叔的表情不像是在开玩笑,他那双蓝色的眼睛认真地看着我:“这有点难以接受,不是吗?我二十一岁时,你爸爸告诉我这件事时我也一样很难接受。”

    叔叔和婶婶很少提起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们就意外过世了。本严肃地看着我:“我们家的男人都有这个能力,你爸爸,我,你爷爷都有这个能力。你爸爸的过世,谁也没法断定究竟是不是意外,因为他是CIA的特工。”

    我又被惊了一下。

    “如果你实在不相信,可以自己试试穿越,那感觉会很棒。”本叔叔微笑了一下,“你需要找一个狭窄阴暗的地方,衣橱就不错。然后放轻松,深呼吸,集中注意力想你要穿越到的时间,接着,你就可以穿越了。”

    “这听着很神奇……”我嘟囔了一下,“穿越的时间有什么限制吗?我是说蝴蝶效应之类的。”

    “只能穿越到你经历过了的时间。蝴蝶效应……”他皱了皱眉,“那是什么?”

    我简单给他解释了一下。他的眉头舒展开来:“目前开来,还没有发现这种事,时空或许具有自我修复能力吧。”

    他的表情实在太认真了,我决定试一试。

    我跑回自己的房间,拉开衣橱,让自己躺在一堆乱七八糟的衣服后,关上门,这里和本叔叔说的一样,狭窄阴暗。那么,我想到哪个时间点去呢?

    我的脑子里闪过了很多画面,那些窘迫的,恨不得重来一遍的丢脸时光一瞬间全涌了过来。最终,我想到了高中毕业的那场舞会。

    那场舞会上的玛丽很美,我后悔没有早点请她跳一支舞。

    就这个时刻吧。我集中精神想那天晚上的事,连歌曲的旋律都回放到耳边,舞会上的曲子是《just called to say I love you》。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