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虹林檎

20.8万浏览    1070参与
Sunset

自截

老夫老妻(误)的互相嫌弃模式[笑]

自截

老夫老妻(误)的互相嫌弃模式[笑]

阿利想吃糖想疯了

【林檎彩虹】你图个什么?(下)end

前文在我个人主页

我试试直接放文

往下翻!

↓↓↓

“你一直睡到了下课?” AJ从下课前十分钟就在窗口观察RD了,只是RD的上课状态实在是太无趣了,睡觉——RD上课的永恒的主题。

 

“Uh-huh.” RD回答的过于理直气壮,导致AJ都没反应过来怎么接。

 

AJ陪着RD从教室走到储物柜,两个人的行动都是那么自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认识多久了呢。RD没有一点迟疑的把一堆书顺手塞进了储物柜下层,里面貌似还夹着今天发下来的考试卷和回家要写的作业。

 

“说吧,比什么!” 放完书的RD能量瞬间回满,全身过剩的精力不知道怎么用。

 ...

前文在我个人主页



我试试直接放文


往下翻!












↓↓↓





“你一直睡到了下课?” AJ从下课前十分钟就在窗口观察RD了,只是RD的上课状态实在是太无趣了,睡觉——RD上课的永恒的主题。

 

“Uh-huh.” RD回答的过于理直气壮,导致AJ都没反应过来怎么接。

 

AJ陪着RD从教室走到储物柜,两个人的行动都是那么自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们认识多久了呢。RD没有一点迟疑的把一堆书顺手塞进了储物柜下层,里面貌似还夹着今天发下来的考试卷和回家要写的作业。

 

“说吧,比什么!” 放完书的RD能量瞬间回满,全身过剩的精力不知道怎么用。

 

“扔马蹄铁玩过吗?” AJ说了一个RD在此之前没进行过的活动。

 

RD脸上的表情从兴奋转向了疑惑。

「这也是她可爱的一点,完全藏不住情绪,什么东西都耿直的写在脸上了。」

AJ发现这个女孩子是越相处越有趣。

 

“也有你不懂的运动啊,城里人。大概来说,就是把马蹄铁尽量扔向木桩,离得越近越好。”

AJ对于自己乡村女孩的身份并不自卑,相反地,她引以为豪。不论是穿着打扮还是口音语调,她都保留着淳朴的乡村风。

 

“切,套圈圈呗,简单!你输定了,我准头好得不得了!” RD又恢复了平时得意的小表情。

 

“Well, we'll see, then. ”

(好吧,那我们走着瞧。)

AJ对于RD的莫名自信只能用两个字形容——宠溺。

 

 

“瞧!我跟你说过我准头很好的!” RD在这一轮丢出了她的最好一击。

...

“Shoot! ”

(靠!)

AJ出现了失误,力道轻了点,离木桩差一段距离。很显然,这一轮是RD赢了。

 

“哈哈哈哈AJ!我记得规则是离木桩越近越好,不是越远越好!” RD忍不住嘲讽了对方一波。

 

“别高兴的太早,小妞。还有最后一轮呢。” 说着AJ把马蹄铁丢给了RD,示意让她先投。

 

RD投出了骄傲的一掷,而这个马蹄铁的抛物线也是骄傲的,完美的略过了木桩,落在了不在范围内的草丛中。

 

“Ahhh....!” RD又一次表演了变脸,从骄傲到焦虑无缝衔接。

 

AJ看了一眼满脸写满焦虑的RD,在丈量了一下之后投了出去。正中木桩!

 

大局(橘)已定,是AJ赢了。

 

“Don't worry, Sugar cube. It's just a game.”

(别在意,Sugar cube。这只是个游戏。)

 

虽然只相处了一天,但是AJ了解RD的好胜心,不安慰一下这个小彩虹的话AJ心里也过不去。

 

“...但是还是我赢了哟!” AJ说着还伸手揉揉RD的脸。RD也没有躲闪,只是闭了闭眼。

 

「她的脸真软,闭上眼睛的样子也好可爱。」

 

“我居然输了...” RD根本掩盖不住脸上的失落。

 

“早点回家休息,还是说你想在我家洗个...”

“AJ!我要再比!”

“...行啊,什么时候?”

“现在!”

“你不回家可以吗?额,我是说,你住我家我当然欢迎,只是你家人会担心你...”

“他们住另一个城市。”

“...那你介意跟我睡一起...吗?抱歉我家没有多的空房间了...我的床挺大的”

“好!我和你一起睡!我们接下来比什么?”

 

 

AJ和RD的比赛貌似陷入了一个死循环,两人的比分总是你追我赶的胶着状态,咬得死死的。每个星期的比赛都已经成为了双方的习惯,而RD基本上一周有4天都住AJ房间。刚开始只是换洗衣物,到后来RD直接把银行卡和学生证都放AJ家了。

 

她们的关系也逐渐暧昧,毕竟都接近同居状态了,擦出点火花不是人之常情?

 

RD很好奇AJ的想法,因为自己对AJ的好感RD心里再清楚不过了,毕竟自己又不是傻子。

 

「AJ心里怎么想的?她都让我住了这么久...明明可以拒绝的啊!她到底怎么想的!」

 

终于,RD憋不住了。

 

她们躺在床上,今天晚上刚刚比完超威小马BOSS关,两个人又打平了。RD面朝着AJ,而AJ是背对着RD的。RD尝试着用玩笑的语气问了出来。

 

 

“我在你这也住这么久了,你也不赶我走.....你说你图色吧,我人就睡你旁边;你说你图财吧,我银行卡也在你家....所以你到底图个什么?”

 

 

AJ把身子转了过来,刻意靠近了RD。两个人面对面了几秒。

 

AJ像是积蓄了很久,朝RD贴了过去。

 

两人的嘴唇碰到了一起,AJ终于亲到了她喜欢的女孩。

 

 

“...我图这个。” 结束亲吻后,AJ看着RD的眼睛回答了她的提问。

 

 

RD也终于得到了她心动的答案。

 

 

 

END.

 

 

抱歉来晚了!希望你们看的开心!!我也终于编完8个程了😭!!

 

 

文中图片参考↓

(AJ用尾巴扫RD脸wwww)

 

(AJ在储物柜等RD)


画画的金蛇

虹林檎其实已经是半年前的企划了,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咕咕咕),就鸽到了现在。(然鹅我已经画了三个星期了……原谅菜鸡的进度,每次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半年前的进度就是aj的头和本体(帽子)的线稿。

现在画也很好了,毕竟如果是半年前的我应该不一定能画出来这种效果(指半年的进步)。​

最令人头疼的大概就是rd的头发(鬃毛)……*rd服装是小马国女孩的特别篇~av66597743

背景其实半年前就想好了,但之前大概画不出效果,这次我终于会画背景了~!

p1是带描边。p2是把描边涂成上色的sai~​

虹林檎其实已经是半年前的企划了,不过因为种种原因(咕咕咕),就鸽到了现在。(然鹅我已经画了三个星期了……原谅菜鸡的进度,每次画的时间已经很长了)

半年前的进度就是aj的头和本体(帽子)的线稿。

现在画也很好了,毕竟如果是半年前的我应该不一定能画出来这种效果(指半年的进步)。​

最令人头疼的大概就是rd的头发(鬃毛)……*rd服装是小马国女孩的特别篇~av66597743

背景其实半年前就想好了,但之前大概画不出效果,这次我终于会画背景了~!

p1是带描边。p2是把描边涂成上色的sai~​

kinderosity

【AJRD】Cider失窃前两秒发生了什么



发生了经商牛仔庄园主强撩现役闪电飞马队员事件。


短打,基本都是沙雕对话,写苹果虹度过低谷(ꈍᴗꈍ)


       


        天色阴沉,云压得很低,估计得下雨。

这种昏沉的天气,小苹花自然得是在房间呼呼大睡。


        苹果杰克仍在果园劳作,没了阳光,最健康的苹果看上去都郁郁寡欢。她急忙用手帕轻柔地抚摸她那最大最亮最红润的小心肝,“噢,宝贝,开心点,周...



发生了经商牛仔庄园主强撩现役闪电飞马队员事件。


短打,基本都是沙雕对话,写苹果虹度过低谷(ꈍᴗꈍ)


       


        天色阴沉,云压得很低,估计得下雨。

这种昏沉的天气,小苹花自然得是在房间呼呼大睡。


        苹果杰克仍在果园劳作,没了阳光,最健康的苹果看上去都郁郁寡欢。她急忙用手帕轻柔地抚摸她那最大最亮最红润的小心肝,“噢,宝贝,开心点,周末咱有个水果选美比赛呢,放心小方糖,冠军不是你难道是那隔壁丑陋又阴险的橘子吗?”


        “Gotchaaaaaaa!!”身后狂风呼啸,某个不请自来的客人从天而降阻止了这跨越动物界与植物界的旷世绝恋,顺便把一撮彩虹色杂毛蹭到主角的脸上。


      “别闹,彩虹。我今天活儿还没做完。”


        云宝戴西翻了个白眼,三下爬上那颗老苹果树,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躺下。“苹果杰克,有没有人说过你有时候像克兰奇?”


      “谁跟你比起来都像个古板老头。”


      “哈,那当然,我可正青春无限。”她吹了声口哨,稍稍安静了一刻。


        苹果杰克望着厚重阴沉的云层,皱了皱眉:“你今天又翘班了?”

       “呸,你这块今天不归我管,而且你以为云层可以天天清理吗?”

        阿杰耸肩,一副我又不是你上司我咋知道的样子。


      “那你今天不训练吗?”


      “天气不好没心情。”


      “啧……就不怕别人天天刻苦练习超过你?”


        听到这话,小天马腾的坐起身来,“我可是Equestria最炫最酷的飞行员!没准还是最年轻的闪电飞马,能超过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哦?是吗?”苹果杰克靠着树,勾起一个笑,“那他们为什么管你叫坠机?”


       被戳到痛点,戴西此刻又羞又恼,立马纵身跃下,本想反驳说是那些家伙不长眼,却突然想起自己那脾气火爆的长官也是其中之一。只好忿忿的嘀咕一句“……马有失蹄,你就没套错过苹果吗?”


      “没有。”阿杰想都不想,脱口而出。


      “切,看在你每次套我都能套的准的份上,勉强相信你。”作为在陆地上能和自己匹敌的对手,云宝戴西觉得她这点本事应该有。


     “我看我知道为什么。”阿杰朝她挑了挑眉


     “什么?”


       金发牛仔换了个姿势,招手示意让她靠近。


       “我说,”苹果杰克贴着戴西耳边慢慢吐着字,


       “是你有时候太性急。”


       阿杰低沉的嗓音像一杯醇酒在耳边摇晃,搞的自己有点晕乎乎,反正这家伙的名字不就是一种酒吗?苹果什么来着?好像没有叫杰克的酒……那是苹果马提尼?苹果龙舌兰?不,肯定不是龙舌兰。这种有关酒的讲究问题得去问瑞瑞,上流社会不经常开什么酒会吗?哈,她在这种有关品味和身份的问题上肯定跟暮光对待学术问题一样钻牛角尖。


       不过现在云宝戴西可没时间思考APPLEJACK到底是什么酒了,因为她得在Applejack发现自己脸红得跟喝了一升苹果酒一样前飞速离开,而且别忘了得偷桶上好的苹果汁,不然这一趟就亏大发了。


圻宅.

好久不画了,复健复健╰(*´︶`*)╯

好久不画了,复健复健╰(*´︶`*)╯

被正义制裁的七巷

【RDAJ】发烧

♢趁人之危RD


  一个AJ生病了的故事,我也不知道马会不会发烧所以就人吧。

  算日常吧就当RD日常耍流氓。

  

  现在早过了苹果杰克起床的时间,她却还蜷缩在被窝里。

  意识到自己迟到了的小苹花鼓着颊,敲了敲姐姐的房间门就推门而入:“姐姐,你都没有叫我起床,我迟到了,还有早餐吃吗?”

  “小甜心,”苹果杰克探出头,浓重的鼻音把小苹花吓一跳,“现在几点了?”

  “你还好吧,”小苹花探了探她的额头,“你发烧了!”

  “抱歉小甜心,咳咳咳……”

  “我去找人,你躺下休息吧!”小苹花帮她掖好被子,出门去找史密斯婆婆和大麦,却只见一张他们去集市前留下的便签。

  “那怎么办……”小...

♢趁人之危RD


  一个AJ生病了的故事,我也不知道马会不会发烧所以就人吧。

  算日常吧就当RD日常耍流氓。

  

  现在早过了苹果杰克起床的时间,她却还蜷缩在被窝里。

  意识到自己迟到了的小苹花鼓着颊,敲了敲姐姐的房间门就推门而入:“姐姐,你都没有叫我起床,我迟到了,还有早餐吃吗?”

  “小甜心,”苹果杰克探出头,浓重的鼻音把小苹花吓一跳,“现在几点了?”

  “你还好吧,”小苹花探了探她的额头,“你发烧了!”

  “抱歉小甜心,咳咳咳……”

  “我去找人,你躺下休息吧!”小苹花帮她掖好被子,出门去找史密斯婆婆和大麦,却只见一张他们去集市前留下的便签。

  “那怎么办……”小苹花攥紧衣角,下一秒恍然想到什么,拨通了一个电话。

  “AJ!”

  苹果杰克昏昏沉沉地睡着,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费力地撑开眼皮,看见了她的恋人——云宝黛西。

  “你怎么搞的,小苹花让我来照顾你,她说你发烧了。”

  “我没事……咳咳——”苹果杰克费力地支起身子,“那傻孩子,叫你有什么用,你又不会照顾人。”

  “噢是吗,我的确不会照顾人,但你知道小苹花说什么吗。”云宝黛西嘴角上挑勾起一抹笑,拉开拉链甩下外套欺身而上,把苹果杰克压在身下,手指抚上她睡衣的纽扣,“她告诉我,小说里都说——发烧,出一身汗就好了。”


Assssss
我也玩一下这个 我实际上除了稀...

我也玩一下这个


我实际上除了稀苹和天马组其他的都不怎么雷,特别是aj和rr我都很喜欢,但是她们俩要是放一起真的一言难尽,不过稀有彩虹我倒觉得有点意思,就是那集rr当侦探那一集,看了那一集我总觉得rr是rd妈,rd是rr女儿。


石头姐和书记,记不清哪一集是讲她们的,好像成了挺好的朋友,我蛮喜欢她们在一起的相处方式的。还有就是在马国里面我最喜欢的两对夫妻就是aj她爸妈和雪儿她爸妈,特别是aj她爸妈,那一集真的,特别好。


序暮有点上头不知道为什么。


闪烁组的话就有点可惜,因为我更喜欢马暮多一些,不过是她俩就行(๑ `▽´...

我也玩一下这个

 

我实际上除了稀苹和天马组其他的都不怎么雷,特别是aj和rr我都很喜欢,但是她们俩要是放一起真的一言难尽,不过稀有彩虹我倒觉得有点意思,就是那集rr当侦探那一集,看了那一集我总觉得rr是rd妈,rd是rr女儿。

 

石头姐和书记,记不清哪一集是讲她们的,好像成了挺好的朋友,我蛮喜欢她们在一起的相处方式的。还有就是在马国里面我最喜欢的两对夫妻就是aj她爸妈和雪儿她爸妈,特别是aj她爸妈,那一集真的,特别好。


序暮有点上头不知道为什么。

 

闪烁组的话就有点可惜,因为我更喜欢马暮多一些,不过是她俩就行(๑ `▽´๑)۶ 

 

填到后面才想起师姐和aj这两个不仅肤色瞳色几乎相同还巨tm攻。

 
 

最后说一句虹林檎/暮光派forever!!❤

沙雕冬菱儿日常蹦迪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沙雕过头会不会被打(?)
我太蔡了
p2原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沙雕过头会不会被打(?)
我太蔡了
p2原图

白羽奇遇

【虹林檎】恋爱的竞争胜负未分

原谅我字丑

可能会有后续(?)

【虹林檎】恋爱的竞争胜负未分

原谅我字丑

可能会有后续(?)

头颅_骰子

[虹林檎]反社会人格(2)情欲无罪

*虹林檎向,ky嘴下留情左转谢谢


*经理×酒杰(有私设)


*世界观已重构


        ——“……这样的行为是彻彻底底的反社会,冷漠无情,对于弱者没有丝毫同情心……”

——“我在此倡议,永远关闭彩虹工厂!我们不要看见罪恶而血腥的彩虹!……”

啧,一帮杂碎,吵死了。...

*虹林檎向,ky嘴下留情左转谢谢


*经理×酒杰(有私设)


*世界观已重构


        ——“……这样的行为是彻彻底底的反社会,冷漠无情,对于弱者没有丝毫同情心……”



        ——“我在此倡议,永远关闭彩虹工厂!我们不要看见罪恶而血腥的彩虹!……”



        啧,一帮杂碎,吵死了。



        ——“……你就该下地狱!Rainbow……”



        “Factory!”



        “闭嘴。垃圾,都不配叫这个名字。”



         RD下意识掏手枪上膛,却发现找不到手柄,还没反应过来的她突然又被什么东西往脑袋上狠狠来了一记。



        “RF!你到底怎么了?”



        视线重新聚焦,RD这才发现面前是条河而不是那些义愤填膺的蠢货,而自己正抓着鱼竿,也就是她所谓的“手枪”。



       RD脚边还有一个苹果,表面的一小块被砸得塌了下去,看来就是刚才砸她的东西。



       她转过头看向旁边的罪魁祸首,而AJ也正盯着她一脸惊愕:“你想做什么?崩了我,用你的……啊不,我的鱼竿?”



        气氛凝固几秒,RD恍然发现自己刚刚做的事到底都有多蠢和多尴尬。



        旁边AJ咬下一大口苹果嚼得嘎嘣脆,但RD总觉得她是为了掩住笑声才吃苹果,毕竟现在她眼里的笑意多到能溢出来。



       “难道不是你说钓鱼时可以想想别的,不会那么无聊的吗?”RD为了维护颜面辩驳道。



       AJ想要回答RD于是把苹果咽了下去,估计是因为太大块还咽得颇为艰难,只能一只手拿起身旁的苹果酒昂头直饮试图把苹果块冲下去。



       秋日午后和煦的阳光打在两人身上,打在AJ那头柔顺的金发上,泛出淡淡的光泽。



       水流很慢很慢,RD看着AJ突然也觉得时间很慢很慢,慢到美景在此刻为她驻足。



       AJ今天松松垮垮地绑了一个侧马尾披在肩头,此时金发已随着她昂头的动作缓缓贴着她的背脊滑到了背后,娇软无力地趴在她的身上。



        她小麦色的脸庞在RD面前展露出来,她兴许是倒在了酒香里,陶醉地微阖着眼,脖颈漂亮的曲线一起一伏、一起一伏。



       AJ为了方便已经解开了衬衫的第一颗纽扣,RD即便不看正面也能遐想到她精致的锁骨。



        此时此刻,这个金发酒鬼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尤为……性感,RD险些挪不开眼。



        RD别过脸去,自己竟然也咽了咽口水。



        “振作点Rainbow Dash,佩格斯族里的漂亮姑娘你见过千千万万,哪个不比她强上几千倍几万倍,为什么就非要……”



       被她所吸引呢?



       这个突然蹦出的念头,让本来小声嘟囔着意图安慰自己的RD怔住了。



        RD甩了甩头,想把这个混蛋的、涂满了情欲色彩的念头从脑海里甩出去,但徒劳无功,反而愈加根深蒂固。



        啧……真是莫名其妙的啊,明明、明明就不该有这种想法才对。



        感情史一张白纸的经理RD并不明白什么是爱情,但她厌恶情情爱爱也没有时间浪费于此,以致于她并学不会分辨何为真正的情爱。



       只要心里出现那么一点异样,RD脑中就会警报响彻,哪怕这么星点异样并非如她所想那般不堪,她也绝对要把它彻底碾灭。



        RD采取强硬措施,逼迫自己相信,是脱离工作太久让她出现了心理异常,即便她心上那种古怪的感觉未曾离去,她也趋越坚信是心理过于放松导致的——因为这太违背伦理了。



        AJ可不知道那个虹发通缉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东西,她喝完酒心满意足地放下酒瓶,舔舔嘴角的残余看向RD。



       那个佩格斯姑娘正背对着她,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估计还在懊恼于刚才的囧事。



        真不像她,她即使那天被自己那样耍,也算丢脸了都没有生气,今天她不过就无心做了那么一点微不足道的尴尬事,就恼成这个样是为何。



        难道她在想别的?但AJ猜不出来。



        “呃……这其实没什么的,”AJ放下鱼竿站起身拿起两个干净的苹果打算去安慰一下RD,“尴尬的事谁都会有不是?”



        脑子乱成浆糊的RD只听见了AJ的前半句“这其实没什么的”,不由得生出一丝愤懑来,但很快又被自己浇没了怒火,不过是她自己心理异常罢了,和AJ本来就没有丝毫关系。



        AJ已经走到了RD背后,稍稍俯下身子想要把手放在RD肩头,怎料RD却突然扼住了她的手腕,出手之快让AJ来不及反应。



       “别碰我。”



       RD并不是会显情于色的人,虽然她脑海里的问题分外暧昧,但她的脸是冷着的,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配上那个沉闷的语气让AJ有些愣。



        她怎么了?AJ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多,分明钓鱼前还挺精神的,把鱼竿当枪使以后就不正常了。嘶,两者有什么联系吗?



        RD倏然意识到自己态度不对,放开了AJ的手腕也放缓了语气:“别碰我,真的,拜托了。”



        她现在要尽量避免和AJ有肢体接触,避免那种奇怪的感觉再次出现。



        AJ对RD的反触并不大介意,她在RD身边坐下来,并且自动自觉和RD拉开了半米距离。



       但AJ并没有放弃安慰RD的念头,她伸直了手把苹果递给RD:“没事的RF,我婆婆说过,心情烂透的时候来一个香甜的苹果就好多了。”



       近乎是潜意识中存在的话让AJ不由得想起了婆婆慈祥的面容。婆婆……她现在还好吗?



        RD放下鱼竿,伸出手佯装自然地拿过AJ手里的苹果,心却在不小心碰到AJ指尖的一瞬再度方寸大乱。



        又来了——那种酥麻的感觉,从掌心穿过RD正规律搏动着的血管,一直游移到了RD的心尖上,撩拨得二十七岁女人的心脏一颤一颤,呼吸都开始越发急促了起来。



        “RF,能告诉我你在拿手……咳鱼竿之前想到了什么吗?”



        AJ不是看不到RD呼吸突然急促的异样,但她还是一头雾水只能从基础问起。



       RD现在迫切需要话题转移注意力,而AJ这么做无异于雪中送炭,她深吸一口气努力把杂七杂八的念头压下来,用回了往日里的语气。



        “是一些满嘴大道理的杂碎,不值一提。”



         今天突然回想起的是一次地下演讲,它倒确实让RD印象深刻,为了表达对主讲人的敬意,她亲自用手枪送他去了彼岸净土。



        “哦?说说这些不值一提的杂碎?”



        AJ暗地里舒了口气,RD那副蔑视所有的模样总算回来了。



        “你知道吧Applejack,我能在这儿这么悠闲地度假也要好好谢谢他们。”



        RD放下鱼竿伸了个懒腰,AJ啃着苹果看起来兴致盎然,挑眉示意她继续讲下去。



        “不能再讲了,”RD啃了一口苹果心情舒适了不少,“这可是涉及机密的东西。”



       嚯,吊她胃口?



       “一条烤鱼?”AJ试图开价。



       RD摇头。



       “两条?”AJ继续开价。


       RD仍然摇头,却带着难以察觉的狡黠笑意。


      “我要知道那个酒瓶的故事——是你的对吧?瓶底还刻着你的名字。”


       RD才不会忘记自己来找AJ的目的,就是为了搞清楚她为什么搬进了丛林里,那个报纸上的疯女人和她到底有没有关系。


       毕竟做事,还是要有目的性的。


      “噗哧。”


        空气里炸开AJ的笑声,她把脸旁的碎发撩到耳后,朝着RD抛了个极度意味深长的媚眼。


       “我还以为——你会想要什么别的东西呢?我倒也不是什么都给不出呐~”


        AJ突然把身子往前倾,霎时缩短了与RD的距离,半米现如今只剩下十公分,那一双犹如旖旎春水的碧眼此时水光粼粼,倒映着某个心猿意马的姑娘的影子。


        敌进我退,RD警惕地把身子往后倾,她可不要再有刚才那种糟糕的感觉。


       “这么拘谨啊……等等,你不会还没过二十就成通缉犯了吧?”


        AJ突然有了莫名的罪恶感,自己这么恶趣味地逗一个小女孩是不是不太好。


       “混蛋酒鬼,你可给我听好了,我今年二十七,不多也不少。”


        RD平素最讨厌被人低估,不管是实力还是年龄都一样深恶痛疾。


        ……那岂不是和她一样?AJ对自己的判断失误颇为失望,寻思着是什么导致了偏差。


        AJ挺直腰来上下审视RD全身,目光突然极不礼貌地停在RD的胸上,她还真是……贫瘠啊。


        “你发育不良?”


        AJ有时并不知道性子太耿直是弊端。


       “喂,你说谁发育不良?”


        RD怎么可能会听不出来AJ在指什么,但她才不认为胸部是她发育不良的证明,她的体魄在佩格斯族里连多数男人都比不上。


        “嘶——二十七再补救好像来不及了。”


         AJ啃下一口苹果捏着下巴若有所思,完全忽略了RD的不满。


        “谁、需、要、补、救、了?”


         RD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现在无比想用真真正正的手枪崩了眼前这个正忧心忡忡的混蛋。


        “欸?可是这样我会有罪恶感啊怎么办?”


        AJ眨巴眨巴眼睛一副委屈巴巴的样子,实际上话里的言外之意要多下流有多下流。


        “谁让你做这些下流事了?”


        RD对AJ的不请自来并不见得欢迎。


        “这样的吗?”


       AJ的声音里有点意味不明的失落颓丧。


        “那还能是怎么样的?”


        不管这个金发酒鬼如何装可怜她都不会再动摇了,绝对不会了——


       “可是我喜欢RF啊。”

      

        ??!!!这句话以爆炸级的速度在RD脑中扩散,很快就让RD整个大脑瘫痪,思绪被炸得彻底得四分五裂。



        RD拼命重启大脑挣扎着想要继续思考,却发现面对千万个枪口都未曾畏缩的她,在今天今时今刻,溃不成军。



        而AJ的语气风轻云淡到仿佛在说“我今天吃了午饭”,就好像“喜欢”这样的字眼于她来说不过是日常用语罢了。



        “混蛋。”



        RD低声骂了一句,起身,一言不发地埋头大步向前走去。



       “Sugarcube你要去哪?”



        AJ又这么叫她了,可AJ为什么、为什么就是想不起来她是谁呢?



        不甘使得愤怒升级,RD背对着AJ紧咬下唇巴不得把唇瓣咬出血来,她从未试过情绪失控,但她的下句话就是满腔怒火地喊出来的,即便她克制得仍算不错,也掩盖不了话语的颤抖。



        “Applejack,我的名字是什么?”



        “Rainbow…Factory?”



        AJ能清晰感受到RD的火气,于是连说话都变得小心翼翼。



        “没事了。”



         RD自嘲一笑,自己到底在不甘在期待什么,AJ只不过是一个朋友罢了,她却怀着不该有的心思,她脑中到底还有多少苟且在生根发芽。



        凉爽的秋风把几片落叶吹到了AJ身上,AJ撩开被吹乱的金发看向RD离去的方向。



        她生气了吧,把树枝和枯叶踩得那样响。



        “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



        AJ疑惑着,站起来走向装满鱼的水桶,拎起水桶,收起两把鱼竿往木屋走去。



        夜晚——



        RD自从回来以后,就一直躺在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的树干上,月光从枝叶间的缝隙里透进来,在RD的脸上投下大小不一的光斑。



        RD抬起手,借着月光看左手无名指上的刀疤,一条狰狞的刀疤横亘在她修长纤细的手指上显得极其突兀。



       RD闭上眼睛,思绪仿佛回到了两年前坎特洛特的城堡花园。



        ——“Dash,你有想过找个和你一样英勇无畏的青年步入婚姻殿堂吗?”



        她的公主散步时当时这样问她,而她当即跪下用随身的小刀在左手无名指上划开一条口子。



       没有一滴血溅开,RD用手接着滴下的鲜血,她不会让任何一滴血污染公主花园的白玫瑰。



       ——“殿下,我永远忠诚于您,绝不会向阿佛洛狄忒下跪。”



       “绝不会……”



       RD小声呢喃着,神使鬼差地咬开了伤疤,等她反应过来时,脸上已经有几点温热。



       她暂时不想处理伤口,任由着手自然垂下,伤口被夜风啃啮着,凉意和痛感一并袭来让RD的大脑清醒了不少。



       然而一束白光突如其来地打在RD身上。



       “RF?你在这吗?”



       AJ烤好了鱼想着和RD一起分顺便问清楚她怎么了,但丛林太复杂树又过于茂盛,打着手电筒都不能清晰看见树上有什么,她只能用传统的方式把RD叫出来,即便RD可能不会答应她。



      AJ走过一棵大树,突然感觉有什么液体滴在了头上,正以为是什么缺德的鸟做的好事,却发现一只手垂在自己的上方。



       “是你吗RF?”



       “嗯。”RD的声音还是闷闷的。



       “你的手怎么了?”AJ打着手电能看到无名指上一条蜿蜒的清晰的血迹。



       RD立刻把手收了起来:“只是被树枝划到了而已,不要紧。”



      “我有纱布之类的……”



      “我没事,”RD清楚AJ是出自好意,但她现在没法面对AJ,只能硬搪塞过去,“是真的。”



       AJ即使不明白RD的固执,也仍然选择尊重她的决定:“没事就好,你的身体你比谁都清楚,有事找我就好了。”


        RD不回话AJ当是默认,可她没有忘记自己来找RD的目的,就算RD不答应也得试试。



       “那个、我烤了今天钓的鱼,毕竟你也有一份功劳不是?你要过来吃吗?多烤一份不累的……啊哈哈、哈哈——”



        AJ尬笑到最后发现自己一语成谶,RD真不打算不给予回应。



        “……没事,你吃吧。”RD又补上一句,“我只不过突然发神经而已没必要这样AJ。”



        “抱歉。”



        AJ收起了笑容,压低了牛仔帽靠在树上。



       “如果让你郁闷的是下午的那句话我很抱歉,我没有料到你对那些字眼这么敏感。但有些时候它们并不代表着……嘶——爱情。”



        不代表吗?情感白痴RD陷入了沉思。



        看到RD不说话,AJ认为继续道歉会进入死循环,于是乎选择引开话题,想起了RD下午在河边想要与她做的交易。



       “你想要知道那个酒瓶的故事对吗?看在你今天发神经这么可怜的份上,就免费告诉你吧。”


        AJ靠着树坐下,可惜没有酒给她喝,光顾着找RD酒都不记得随身带。



        “你听过七罪宗吗RF?可我认为只有六罪宗,傲慢、嫉妒、暴怒、懒惰、贪婪、暴食,而阿斯蒙蒂斯无罪。”



        情欲……无罪吗?RD不可置信,AJ居然信奉这样的理论。



       “这和酒瓶有什么关系?”



        RD终于开了口。



       AJ似乎并不打算停止她的理论:“阿斯蒙蒂斯只是太爱莎拉了而已,即便这并不是阿佛罗狄忒所祝福的情感。”



        “这和爱情又有什么关系?”



        RD觉得AJ越讲越歪。



        “有些时候,爱始于阿斯蒙蒂斯,也终于阿斯蒙蒂斯。虽然不论如何阿佛罗狄忒都会叹息,但这并不能成为祂的罪过。”



        “阿斯蒙蒂斯无罪,可是,”AJ看向天上那轮弯弯的新月扯出一抹笑,“我的存在,即为原罪。”



        “晚安。”



        AJ站起身拍拍灰尘,打着手电回家了,她还得想想怎么一个人吃完两人份的烤鱼。



        是的,她说谎了,她已经预先烤好了RD的一份但对RD那么说不过是怕RD觉得难为情,届时被迫着去心情更郁闷。



        AJ回头看向RD所在的那棵大树,回想起她今天种种古怪的行径,越发好奇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通缉犯的过去。



       “Rainbow Factory,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而RD这边正在承载巨大的信息量。



        AJ说情欲无罪而自己有罪,这么安慰她,难道说——“她察觉了?”



        “冷静点Rainbow Dash,也许她在指别的事情呢?她今天也一副疑惑的样子,说不定她就只是在讲和那个酒瓶有关的呢?”


        慌乱终于达到一定阈值,RD的大脑开启了紧急模式,此时此刻情况越糟RD就越冷静,她逐步平复呼吸恢复正常思考。



       “爱始于情欲,终于情欲——莫非AJ有过一段这样的感情史?”



        “可AJ好像并不认为这段感情是爱情,毕竟她一直强调‘阿佛罗狄忒不会祝福’,如果真是这样,那谁给了她这样浅薄的爱?”



        RD突然愣住了,她一个连爱和爱情都不不甚分得清的人,在这里妄图推测些什么?



        是的,RD终于在AJ说那些字眼不一定代表爱情以后开窍,虽然她只能剥离出两个名词而不是清晰的界线,但总归还是比以前进步了一点点。



       “Applejack,你到底还有多少秘密?”





       今夜,苍穹偷藏着两人对彼此的无限好奇。


       『待续』

       『渴望评论1551』


       [文末唠叨]

     

        阿斯蒙蒂斯是七罪宗里代表“色欲”的恶魔,关于它的故事其实还挺有趣的可以自行百度;


        阿佛洛狄忒其实是平时说的维纳斯,是司掌爱情的女神;


        希腊众神不属于任何宗教,在这里把阿佛洛狄忒和天主教里的阿斯蒙蒂斯放在一块纯属乱搞,毕竟背景是在Equestria,所以就乱来了(?


        AJ和RD的故事我大多都从黑六中来,关于她俩的故事在这篇里已经有了暗示,建议先百度了解黑六的故事,雷的话就不要看下去了,避免在我把整个事件揭露出来时双方不愉快;


        在这篇里没有全部M6只有虹林檎她俩,顺便还有一些在动画里的配角;


        (高亮)这篇文是有副cp的!是皇家姐妹组,雷者慎入;


        世界观本来想趁着国庆码篇访谈体出来解释一下结果发现我肝不够就下次吧(咕咕)


        AJ和RD的性格和原作有出入是因为人设我根据黑六衍生出来的,当然谐律精华也有在,只不过我把她俩代表的元素做了激化或者逆向延伸;


        因为我是学生党,所以更新频率基本是一周一篇,一篇维持4k-5k,为了保质保量可能会有延迟,当然如果碰上考试会更慢,见谅;


        感谢你看到这里。


蜂蜜柚子绿茶炒鸡难喝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
.
.
.
AJ错误示范

💎: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
.
.
.
AJ错误示范

控制杆杆

星期二的下午

对话框极速写文,因为QQ犯病了所以来了这里


        云宝黛西被麦秆捂醒了。

        猛地坐起身子,抖掉头上的麦秆,黛西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这才看清眼前景物。

        夏天已经过去了,天不热,天也黑得早。这阵灿金色的阳光已经微微发红了,一抬头,她就看见了阿杰反着阳光的金色尾鬃。

        翻...

对话框极速写文,因为QQ犯病了所以来了这里


        云宝黛西被麦秆捂醒了。

        猛地坐起身子,抖掉头上的麦秆,黛西慢悠悠地打了个哈欠,这才看清眼前景物。

        夏天已经过去了,天不热,天也黑得早。这阵灿金色的阳光已经微微发红了,一抬头,她就看见了阿杰反着阳光的金色尾鬃。

        翻身坐了起来,扇着翅膀腾空起来,云宝黛西狠狠地伸了个懒腰。看着太阳的方向,她知道,自己又睡了整整一个下午。

        落在地上,看着已经收拾妥当的果篮和干草,正准备开口,却让阿杰的声音打断了。

        这声音带着点戏谑:“和昨天一样,吃了就睡,你瞧瞧太阳,现在又到饭点了。”

        云宝黛西甩了甩鬃毛,展开翅膀搭在阿杰背上,笑道:“你要体谅我的工作,清理天空很累的。”说完,腾空起来就要走。

        “一下午什么都没干就打算这么走了?”

        黛西转过头来,鼻尖立马被温暖柔软的触感抵住。

        吻过了她的鼻尖,苹果杰克眯起眼睛:“吃了饭再走吧。”


洛涵涵涵涵涵

是的,是沙雕玩梗

是改梗剧本

我爱虹林檎

小苹花:【翻纸】

萍琪:【喘气】可爱军团!我我我需要帮助啊啊啊!

小苹花:【伸出蹄子】好的萍琪女士,有什么我们能帮到您?

萍琪:【深吸气】我接下来说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害怕!连我自己都害怕了!

甜贝儿:萍琪女士我们是可爱军团不会害怕,您说。

萍琪:我的恶作剧同伙,简直疯了。

小苹花:您说的同伙是哪一位?

萍琪:不是哪一位,她是全小马利亚最酷的小马。

甜贝儿:【画】

萍琪:什么?不是瑞瑞!她没有卷发!

甜贝儿:【画x2】

萍琪:不她不是苹果杰克,她没有帽子!

小苹花:【夺过纸笔,画。】

萍琪:【举起蹄子敲桌面】这是我姐姐灰琪!是全小马利亚最酷的...

是改梗剧本

我爱虹林檎

小苹花:【翻纸】

萍琪:【喘气】可爱军团!我我我需要帮助啊啊啊!

小苹花:【伸出蹄子】好的萍琪女士,有什么我们能帮到您?

萍琪:【深吸气】我接下来说的事情你们千万不要害怕!连我自己都害怕了!

甜贝儿:萍琪女士我们是可爱军团不会害怕,您说。

萍琪:我的恶作剧同伙,简直疯了。

小苹花:您说的同伙是哪一位?

萍琪:不是哪一位,她是全小马利亚最酷的小马。

甜贝儿:【画】

萍琪:什么?不是瑞瑞!她没有卷发!

甜贝儿:【画x2】

萍琪:不她不是苹果杰克,她没有帽子!

小苹花:【夺过纸笔,画。】

萍琪:【举起蹄子敲桌面】这是我姐姐灰琪!是全小马利亚最酷的小马啊!会在天上飞来飞去速度还特别快那个!

小苹花:明白了,您接着说。

萍琪:她居然吃了苹果杰克做的馅饼!

甜贝儿:【偷笑】噗...

萍琪:【抓狂】你为什么在这种时候笑!

甜贝儿:噗...我想到了开心的事情。

萍琪:什么事情?

甜贝儿:飞板璐吃了我做的馅饼...

小苹花:【忍笑】噗...

萍琪:【挥舞蹄子】你又在笑什么?!

小苹花:额...我也做馅饼给飞板璐吃了...

萍琪:【敲桌子】你欺马太甚!我忍你很久了!

小苹花:萍琪女士我们可爱军团经过专业的训练,不管多好笑我们都不会笑。除非飞板璐给云宝黛西喂馅饼...

控制杆杆

我信了 02

         过了没多久,云宝黛西就在阿杰的寝室里发现了那个被子弹打穿的帽子。

        这位新兵开了口:“您就让我留下它吧,这帽子是我婆婆给我的,我今后不再戴就是了。”

        她的声音不细,听起来好像带着厚度一样,加上南方的口音,很怪异。

        黛西把帽子扔还给她,盯着她绿色的虹膜,...

         过了没多久,云宝黛西就在阿杰的寝室里发现了那个被子弹打穿的帽子。

        这位新兵开了口:“您就让我留下它吧,这帽子是我婆婆给我的,我今后不再戴就是了。”

        她的声音不细,听起来好像带着厚度一样,加上南方的口音,很怪异。

        黛西把帽子扔还给她,盯着她绿色的虹膜,说道:“今后不戴。”这才开始打量阿杰。

        金色头发,绿色眼睛,还有脸上星星点点的雀斑,黛西皱着眉头伸出手翻起她的领子,衬衣的领口针脚很粗糙,摸起来厚实得很。

        阿杰立得笔挺,脸上看不出情绪来,只是吸了吸鼻子:“报告,这件衣服也是婆婆亲手做的。”

        放了手,黛西笑着后退了一步,转身出了寝室,留下阿杰一个人站着发愣。

        “她笑什么?”

        云宝黛西也不知道,她一边走着,一边抬起手来放在鼻子下面。出乎意料地,苹果味留在她的指尖,很久都没有散去。

        接下来的日子继续着,战况也越来越不好,也就是说,这帮新兵蛋子很可能不就就要上战场了。

        因为战友的死亡,云宝黛西总有些难过,疲惫也爬上了她的眼底,但对于新兵的训练从来没有松懈过。

        不知从哪天起,她总能在自己房间的地板上找到小小的纸鸟儿。云宝黛西可不懂这个,参军之前,这都是小姑娘家子玩的东西,黛西总是毫不掩饰自己的不屑。

        纸鸟三角形的翅膀上也总是写着鼓励的话,云宝黛西捡到之后就随手扔掉了。

        说不定是哪个仰慕教官的新兵,云宝黛西没放在心上,继续每天干着该干的事情,努力提高每一个战士的存活率和杀伤力。

        她希望在战争结束后,每一个人都能扔掉武器平安回家。

        而这一点,不是磨磨嘴皮子就能做到的。


蜂蜜柚子绿茶炒鸡难喝

两位靓女!!!
黛西低马尾!
【昏倒】
倒地不起
omg💘💘👼😇

两位靓女!!!
黛西低马尾!
【昏倒】
倒地不起
om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