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虹猫蓝兔七侠传拟人

85365浏览    1736参与
_cino_
9102了我好久没搞这对了 ※...

9102了我好久没搞这对了

※禁止无授权搬运转载做视频!!!!禁止!!!百度搜角色时搜到自己几年前早删掉的黑历史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orzzzz

9102了我好久没搞这对了

※禁止无授权搬运转载做视频!!!!禁止!!!百度搜角色时搜到自己几年前早删掉的黑历史时我整个人都不好了orzzzz

偷萝卜de兔子🐰

佛系调印

亚克力全套含:

虹猫x2,蓝兔x2,竹林背景x1,房子背景x1,桌子x1,带图底座x1

p3-4效果预览

p5实物拍摄(部分)

p6调印二维码(或走链接)

调印链接:https://www.wjx.cn/m/50327732.aspx


佛系调印

亚克力全套含:

虹猫x2,蓝兔x2,竹林背景x1,房子背景x1,桌子x1,带图底座x1

p3-4效果预览

p5实物拍摄(部分)

p6调印二维码(或走链接)

调印链接:https://www.wjx.cn/m/50327732.aspx


潇潇沐雨

【虹蓝】萤火之上

又名<虹少侠的面子到底值几斤几两>


 

最近的虹猫少侠有点怪异,不,是很怪异。整日足不出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看书,就连往常喧闹的玉蟾宫也变得安静极了,让不知道的人看了大概以为大名鼎鼎的长虹剑主要去参加科举考试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毕竟,能让我们的虹猫少侠一门心思做某件事的情况只有三种——天下安危,蓝兔和面子。

这其中要是沾了一项,他保准一改嬉皮笑脸和你认真起来,如若占了两项,那更是废寝忘食也定要立刻解决的。认真的双倍就是较真,较真的虹猫谁也拦不住。


 二

“你们说虹猫到底每日都在看什么啊?”

“这要问蓝兔。”跳跳耸...

又名<虹少侠的面子到底值几斤几两>


 

最近的虹猫少侠有点怪异,不,是很怪异。整日足不出户把自己关在书房里看书,就连往常喧闹的玉蟾宫也变得安静极了,让不知道的人看了大概以为大名鼎鼎的长虹剑主要去参加科举考试了。

当然,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毕竟,能让我们的虹猫少侠一门心思做某件事的情况只有三种——天下安危,蓝兔和面子。

这其中要是沾了一项,他保准一改嬉皮笑脸和你认真起来,如若占了两项,那更是废寝忘食也定要立刻解决的。认真的双倍就是较真,较真的虹猫谁也拦不住。

 


 二

“你们说虹猫到底每日都在看什么啊?”

“这要问蓝兔。”跳跳耸了耸肩,抿了一口杯盏里的新茶。

大奔便急转视线望向门口端着糕点的蓝兔,用眼神又问了遍刚刚的问题。

“这个啊,要问逗逗。”话音刚落,只见一个熟悉的脑袋从她身后探出。

“逗逗!?”屋内的几人几乎是异口同声,“你不是去江南游历了嘛?”

“是呀,去完了。”

“那么快?”跳跳难以置信地说道。

达达扳指一算,一,二,三……他这不才去了三天半?

江南那带他去过,地方说大不大但说小也不小,新奇玩意儿倒也挺多,更何况神医是说去那游历的,游历游历,那不得好好了解下当地的文化习俗嘛,不然叫什么游历?这么一算,没个十天半月哪看得完啊。

“这里到江南,快马加鞭也得将近一天,那还是说的我这种不贪吃不贪睡的,你神医逗逗的话,那这个就要打个大大的折扣了……”

跳跳还特意加重了“贪吃”“贪睡”两词,用余光瞟了眼此刻气得直跺脚的某神医,笑道:“我给你留个面子……就算你一天就能到吧!你是在那住了一晚就火急火燎回来了?”

“怎么!不行啊?” 逗逗将头一扭,不理会他的眼神。

“你们就别调侃逗逗啦,他……”蓝兔话未说完,逗逗就急忙将手覆上她的嘴,低声道:“蓝兔蓝兔,给我留点面子”一边对她使劲使着眼色。

“什么什么?”

“哈哈没什么。”

“到底什么啦!蓝兔你就告诉我们嘛!”

蓝兔不说话,笑着摇了摇头,将糕点放在他们面前的桌上。

大家见她这样是确实不会说了,又将目光转向逗逗本人企图探到点什么,但他倒是事不关己似的目视别处,屁股往椅子上散漫一坐。随手拿过一块蓝兔刚放下的糕点,正欲送入嘴中,对上跳跳炙热的眼神,又想起他刚刚那句“贪吃”,尴尬地咳了两声吗,不动声色地将糕点放了回去,推到了跳跳面前,“你们先吃你们先吃……”

“你别转移话题!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才不会告诉你们我连江南的影子都没看到呢!逗逗心中暗道。回想起自己半路在某客栈歇息被盗了所有钱财甚至连住宿费都付不出要飞鸽传书让蓝兔过去帮他结账的经历,逗逗不禁低声咒骂了句,心里的白眼此刻已翻上天,表面也只能强颜欢笑。

 


言归正传,问起虹猫究竟在看什么看得如此聚精会神。

逗逗是这么回答的:“啊,是我借给他的’百科全书’啊……”

“百科全书?那是什么?”

“就是基本什么都有介绍的那种书啦!我的祖传之宝呢!”

“逗逗你的祖传之宝有点多啊?”这次不是跳跳说的,是莎丽真心发问。

“切你们去外面集市还买不到呢!”逗逗不满地努了努嘴,补充道:“不过我猜虹猫应该只是在专心研究虫子的种类。”

“研究虫子?哈哈哈哈哈哈他还记着呢?”

“那可不,谁让你们说他没文化的,他这个人最要面子了。”

“啊蓝兔你什么时候这么狡黠的!你当时就没嘲笑他嘛!”大奔叉腰,嚷嚷道,“再说了,能把萤火虫叫成小飞虫的就属他头一个!我大奔一介莽夫都知道那是萤火虫!”

“咳咳!大奔你怎么说话的!注意!人家虹猫说的明明是……会发光的小飞虫……”这下就连蓝兔都没忍住笑出了声。

有了比自己更低一级可以讽刺的人的感觉就是好啊,终于怎么样都有人帮自己垫背了。以上,又是令逗逗深有感触的一段对话。

所以,这下虹猫这些天怪异的行为就得以解答了。

要说虹猫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突然要面子的话大概是从和蓝兔确定关系以后?虽然并不知道这两者有什么关联,但是的确——面子现在变成了他人生第三重要的东西!

把萤火虫说成小飞虫这样的事情那是真真丢了很大的面子的!



虹猫埋头苦读时,回想起那天的事也对自己有点无语,甚至有点怨念不在世的父亲了。为什么从来没有告诉过自己萤火虫是什么?如果白猫还活着,一定会说那是因为他们的西海峰林也没有萤火虫啊!不止西海峰林,其实他们七侠住的一带萤火虫倒是真的少见,大奔莎丽他们也不是时常能见到的。

其实虹猫后来偷偷问过蓝兔一次她是怎么知道萤火虫的?

蓝兔回忆了半晌,忽而眉头舒展,薄唇轻启:“只是儿时不知在哪见过一次,那夜有好多好多萤火虫,就如盛放的烟花般,好看极了。后来长大了也见过几次,只是数量不多,都是三三两两的几只,再也没有儿时见到的场景那般记忆犹新了……”

“这样的么……这么说就我一个人从来没见过啊……”虹猫还有点闷闷不乐,用眼神朝蓝兔撒了个娇,求安慰的心理活动全部写在了脸上。

“谁让你整天沉迷练剑呢?去年夏夜我们玉蟾宫后山也是有过一些的,你自己没去瞧罢了。”

“好了好了你快出去吧……我要继续看书了!”虹猫一听她丝毫没有安慰自己的倾向,极其不爽地推着蓝兔就往门外走,虽说如此,他那柔得不行的声音和几乎没力气的双手还是出卖了他不倒的爱妻人设。



“怎么样怎么样!跳跳你看到了吗!”

刚刚蹑手蹑脚出了虹猫的书房,跳跳就被达达等人拉去了旁边的偏厅。

“轻点轻点!大奔你轻点会死啊!”莎丽一巴掌就拍上大奔的脑壳,又狠狠瞪了他两眼。

“嘘!你们让跳跳说啊!”

等其他人都安静了下来,跳跳刚刚还跳得七上八下的心也静了几分,这才缓缓开口道:“看是看到了……但是……”

“但是什么!”

“但是虹猫为什么看了这么多天还在看萤火虫的那页?”

“什么?”逗逗听了这话第一个无语,“我辛辛苦苦把我的祖传之宝翻出来借给他虹猫,感情他读了这么多天还是只读了一个萤火虫啊?”

“轻点轻点!逗逗你轻点也会死啊!”莎丽差点没忍住一巴掌又要拍上逗逗的脑袋了,“都说了几次了!轻点!蓝兔都说了这几天虹猫连她都不怎么理,不知是还在生气还是怎么的,她都严禁玉蟾宫上下讲起萤火虫这三个字了,我们这要是被她听到肯定也要不开心。”

“干嘛!他虹猫少侠是缺条胳膊还是缺条腿啊?难道还要蓝兔去哄着么!要我说,蓝兔应该禁止全宫上下说’小飞虫’三个字更对!”

大奔说到这的时候见大家都耷拉着个头,纳闷之余,才觉身后不知何时已多了个人影,心下一凉。

迟疑地转过身,眼前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他们刚刚提了多次的蓝兔。大奔尴尬地扯了扯嘴角,开口道:“蓝……蓝兔……你什么时候来的?”

“不早不晚,从虹猫缺条胳膊的那段来的。”

“大奔!我想起来了!金鞭溪客栈明天可以开张了!快点和我回去准备准备!”

“什么?怎么突然开张了?”大奔疑问,莎丽叹了口气,眼睛都快抽筋了,怎么这个傻子还听不懂人话?

“或者,你可以选择留在这里做虹猫的陪读。”蓝兔一字一句地说道。

“哦不不,还是开张比较重要!蓝兔我们走了,过几天再见!”

 


夏夜的玉蟾宫总是那么让人沉醉,明月皎洁,清风徐来,淡淡的光像轻薄的纱,飘飘洒洒地吹落在屋顶、凉亭、荷花池上,像撒上了一层细细碎碎的银片,闪亮亮的。

正在和紫兔漫步的蓝兔远远就瞧见池边一片明亮,不解地拍了拍身旁紫兔的手背。

“紫兔,你看凌兰亭那里什么东西,怎么那么亮?”

“大概是有小宫女把灯留在亭子里又跑到别处去玩了吧。”

蓝兔点了点头,正欲开口,紫兔却像想起了什么似地猛地一拍脑袋,“完了完了!我怎么忘记了!宫主……我这才想起青儿她们饭前约了我去山下逛夜市……”

蓝兔看了看天色,笑道:“现在也还不晚,应该还来得及,你去吧,正好我想一个人走走。”

紫兔一跑就没影儿了,蓝兔倒有些无聊了,只得一个人沿着小路一路向前,感受着拂面而来带着热气的的微风,那光亮倒是愈来强烈。

待她走近凌兰亭,她才看清,哪里是什么灯啊?这是好多好多的萤火虫啊!

“哪里来的这么多萤火虫?”蓝兔情不自禁地叫出了声。

林间的树木拖着长长的影子投下斑驳的图画在这亭下的地面,或密或稀,合着这漫天的萤火虫,就像回到了很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也是那么美,美得不像这世间该有的画面。

她看着眼前的一切挪不开眼睛,是无限的震撼和连绵不断的回忆。

“我就知道你会喜欢。”熟悉的声音响起,虹猫从那些萤火虫中慢慢走出向她靠近。

“这是你抓的?”

“是呀,你不是说玉蟾宫的后山有吗?”

“哪来的这么多?”

“整座就是后山就是有这么多呀,我只不过把它们聚到了一起罢了。”他挑眉,语气轻松得很。

可蓝兔却知,萤火虫绝不是那么好抓的,更何况要抓这么多活的萤火虫,没个一两个时辰是绝对做不到的。

她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望向他的眸子,突然觉得眼眶湿湿的,竟觉得当年的那幕已经记不太清了,只能看见眼前的这个人和这片萤火。

“傻子,这有什么好哭的?”虹猫一笑,伸出手抹掉了她脸上几滴晶莹的泪珠。

“为什么要为我抓这么多萤火虫?”蓝兔显然还没缓过来,声线中还略带了几分哭腔。

“没什么,就是那天我问你萤火虫的时候,看你笑得特别甜,我就想萤火虫有那么好看吗……”他轻轻揽她入怀,于她耳边低语道:“现在看来,还是你最好看。”

见她在怀里抽泣不止,虹猫竟有些手足无措,“看来真的很喜欢啊……”

她将头从他肩上挪开,与他对视,忽而明媚一笑,“喜欢,但是现在,最喜欢你。”

 


那天她没看到的是凝视着她右边脸颊看着她低头笑了好久的虹猫,和他轻轻嘀咕地那句“真的有那么好看嘛……”

而他没看到的是藏在坚强侠女形象背后的那个偶尔很感性的姑娘,她其实很容易被感动,而她今夜脸上漾起的笑意绝对比幼时那个夏夜还纯真几分。


萤火之上,是我对你的爱意。

 


“逗逗,虹猫那本书拿回来了借我看看……”

“怎么你也要研究怎么捉萤火虫?”

“我要看看书里有没有讲到怎么娶到老婆。”



「完」

横刀立马。

深罪(五)

公主抱公主抱公主抱。嗷嗷嗷嗷尖叫。


虹猫回了府中,半道上却是一言未发,小齐就这样提心吊胆的跟了半道。


虹猫径直走进了书房,来到一架古朴檀木的书架前,上面已经积了不少灰尘,看得出已经很少又被顾及。


虹猫目光沉沉,手指轻轻擦过木板,怀念般低于喃喃,将书架上的一本不起眼的书籍拿了下来。


书架忽然一动,灰尘尽数落下,出现在面前的是间密室,虹猫拿出火折子将油灯点燃。


油灯倏地照亮了整个密室,那些曾经的,过去的,不愿记起的,似乎都在一瞬背光亮照得透彻,虹猫下意识抬袖遮住了双目。


良久,虹猫有缓缓放了下来,往事不可追。虹猫轻轻告诉自己。


“长虹…剑,好久不见。”虹猫...

公主抱公主抱公主抱。嗷嗷嗷嗷尖叫。


虹猫回了府中,半道上却是一言未发,小齐就这样提心吊胆的跟了半道。


虹猫径直走进了书房,来到一架古朴檀木的书架前,上面已经积了不少灰尘,看得出已经很少又被顾及。


虹猫目光沉沉,手指轻轻擦过木板,怀念般低于喃喃,将书架上的一本不起眼的书籍拿了下来。


书架忽然一动,灰尘尽数落下,出现在面前的是间密室,虹猫拿出火折子将油灯点燃。


油灯倏地照亮了整个密室,那些曾经的,过去的,不愿记起的,似乎都在一瞬背光亮照得透彻,虹猫下意识抬袖遮住了双目。


良久,虹猫有缓缓放了下来,往事不可追。虹猫轻轻告诉自己。


“长虹…剑,好久不见。”虹猫缓步走到剑台上,剑台之上,一把长剑静静躺在上面,暗红色的剑鞘上是古朴的花纹,昭示着年代的久远。一手握住剑鞘,一手拔剑出鞘。


“——”一声金属与空气的短暂交错声过后,沉寂了无数年的长剑发出嘶鸣,刃如秋霜,寒芒闪闪。


“长虹,这么久,委屈你了。”虹猫轻轻抚过剑刃,剑刃归鞘,虹猫握着长剑,步履轻缓走了出去。


天边方才还皎洁的月被乌云遮了个干净,星星渐次陨落。


“殿下。”小齐看着虹猫手中的长虹剑,惊得说不出话来。


“怎么,被我的英俊容颜迷住了?”虹猫难得颇为愉悦的揶揄一句,负剑而望天边无边的黑暗。


“你说啊,这天,说变就变。”虹猫颇为可惜的摇头,“看着都让人厌烦,只能,睡觉了。”


虹猫拂袖而去,留下小齐呆呆愣愣,看着自家殿下就这么离开了。最重要的是自家殿下把长虹剑拿出来了,难道是……算了算了,小齐猛地摇头,自己还是怪怪当差吧。


依旧是个安眠的夜晚,可安眠之后呢,许依然是冰冷的冬,亦或黎明暖意。


清晨鸟鸣稀稀,虹猫从卧上起身,束冠更衣,他向来不太习惯别人服饰自己,更多时候,偌大的房内只有他一人。


“——咚咚咚。”穿好衣服的虹猫去了黑小虎所在的偏院里,等了良久门扉才缓缓敞开,黑小虎似乎刚刚起床,言语间还带着惺忪睡意的呢喃。


“这么早,找我跟什么。”黑小虎蹙眉,有点点不太愉悦。


“出发。”虹猫强忍着不快冷然道。


“……?”黑小虎瞪大了眼睛,看向头顶的天空,“这才时,你着什么急。”


“自然是有事,快和我走。 ”虹猫没有做多解释。


“……还没用膳。”黑小虎不满的抗议出声。


“车上有。”


“你少框我。”


“快走。”虹猫懒得与黑小虎再多话,直接上前一步,来到黑小虎身侧,横打直接抱起了那人,勾起一个愉悦的弧度,“你不想走,那我帮你。”


“……。”黑小虎被突如其来的一抱弄得莫名其妙,脸上难得有点可疑的红晕,“快放我下来,混蛋,我走,我和你走,放我下来。”


黑小虎也是佩服虹猫。


“晚了。我劝你小点声,现在府内的人都还没醒呢。”虹猫低头凑到黑小虎旁,热气洒在黑小虎耳畔,让黑小虎整个身子一抖,“乖。到那就放你下来。”


“……”这笔账,我记住了!黑小虎在心里恶狠狠的想着,僵硬的将头别过去,把虹猫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


小齐早已备好马车在府外等着,远远看到虹猫的身影不可置信的揉揉眼睛,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反复看了几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殿,殿殿下……是短袖吗?不对啊,他也没看见过啊。小齐的世界观受到了颠覆。


“……”黑小虎惊觉前面似乎有人说什么也不肯再任由虹猫去了,虹猫也不多逗他,将他放了下来,在一旁强忍着笑意看着浑身僵硬的黑小虎。


挺好,可比先前可爱多了,抱起来挺舒服的。虹猫在心里做了一番评价。


黑小虎大概是不知道虹猫心中所想,不然估计得气得背过去。


两人一块上了马车,马车很宽,容下两人有余,小齐一面准备着一些必备品,一面偷偷抬眼透过缝隙观察着二人。


他们是不是有奸情啊。呸呸呸,殿下洁身自好怎么会呢。要说也得是两情相悦,正大光明,所以殿下真的……小齐神色复杂的离开了。


横刀立马。

深罪(四)

……

正值晌午,虹猫独自靠在假山的岩石,阳光如璀璨的鎏金一般镀在虹猫身上,钝化了他的轮廓。


他不太喜欢这样的勾心斗角,那个二哥不肯透露的女人,三哥心怀鬼胎的举荐,一切都像一张织就的充满阴谋的大网,近乎要将他笼罩吞噬,他讨厌这样的感觉 不能掌控一切的局面,让人不安。


不安却在心中越来越大……虹猫自诩不是一个胡思乱想的人。


黑小虎被小齐带到了后山附近,黑小虎很快注意到了那个阳光中的人影,温柔得不像话,黑小虎一怔,心里像是有什么拨动了一下。


“殿下,人带来了。”小齐走到虹猫身旁耳语。


虹猫颔首,侧身看着在身侧站着的黑小虎,后者拧眉看着虹猫神色不虞,沉默不语的气氛有些尴尬。...

……

正值晌午,虹猫独自靠在假山的岩石,阳光如璀璨的鎏金一般镀在虹猫身上,钝化了他的轮廓。


他不太喜欢这样的勾心斗角,那个二哥不肯透露的女人,三哥心怀鬼胎的举荐,一切都像一张织就的充满阴谋的大网,近乎要将他笼罩吞噬,他讨厌这样的感觉 不能掌控一切的局面,让人不安。


不安却在心中越来越大……虹猫自诩不是一个胡思乱想的人。


黑小虎被小齐带到了后山附近,黑小虎很快注意到了那个阳光中的人影,温柔得不像话,黑小虎一怔,心里像是有什么拨动了一下。


“殿下,人带来了。”小齐走到虹猫身旁耳语。


虹猫颔首,侧身看着在身侧站着的黑小虎,后者拧眉看着虹猫神色不虞,沉默不语的气氛有些尴尬。


“坐,大少爷介意吧?”虹猫靠在山石旁率先出了声。


黑小虎抿唇站了许久,二人目光在空气中相互碰撞,最终,黑小虎还是坐了下来。


“找我什么事。 ”黑小虎声音微微带着生硬的沙哑。


“我要去个地方。”

“与我何干,你去便是,怎么,还想让我跟着给你护法?”


“正有此意,毕竟,我要去趟凤眠山。”虹猫也不多赘述,开门见山直接把话说白了。


黑小虎平静无波的脸上在听到虹猫的话后终于有了变化,猛然望向虹猫,神色冷然:“你想干什么?”


“我想要凤尾莲。”


“不自量力。”黑小虎像是想起什么,嗤笑着上上下下打量了虹猫,“又是个不要命的。”


“怎么,你知道什么?”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你没有选择,你爹还在大牢里。”二人争锋相对,一时有些冷凝的无言。


“你……不过我去你也拿不到凤尾莲。”黑小虎一噎,转而又恶劣的笑出声,“他们都说带上我才能拿道凤尾莲吧,不过我告诉你,我去,也没用,那里面的东西不是你一个凡人之躯能够撼动的。”


“拿不拿得到不知道,不过你和我去定了。”虹猫未恼,含笑反问,“你觉得,我可能会让你留在这吗?”


黑小虎与虹猫对峙良久,空气中好似点着了火药。


“噗嗤,也对……你就不怕,被我算计一道死在那里?”黑小虎不能忍受这样的气氛,还是开口道。


“扑哧。”虹猫倏然而笑,“先前确实有所担心,不过,现在……不太担心了。”


“对自己太自信不是好事。”


“实力是自信的资本。”


“有意思,别怪我没提醒你,你,会死在那里。”黑小虎盯了虹猫良久,缓缓出声。


虹猫虽心中一动,诚然他也好奇那东西到底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一面,却未曾表现出来,不动声色才能更好的掌握局势:“当然,反正还有个垫背的。”


“我尽量活着看着你死。”黑小虎倏地起身,转身拂袖离去。


“真是狠心……”虹猫靠在山石旁,闭目默默,论世间人生杳杳,前路遥遥,谁又敢打赌能一直走下去呢?


“小齐,速备马车,去皇宫,我要见父皇。”虹猫扬声。


“是。”


踏入那走过无数次的皇宫,雕栏玉砌,繁华无尽,背后又不知有着多少人的血泪,虹猫从小就不算太喜欢这里。


“还请苏公公通禀一下,本宫求见父皇。”虹猫来到养心殿前,对着站在门外的太监虚行一礼。


“诶,殿下客气了,请殿下稍等。”苏公公弯腰回了礼转身走进殿内。


少时。


“殿下,请。”苏公公开了殿门。


虹猫踏进门去,白帝正坐在椅上批阅奏折。虹猫来到桌前:“儿臣见过父皇。”


“嗯,是老四啊,起来吧。”白帝抬眼瞧了眼虹猫又继续低头批阅奏折去了。


“父皇政事繁忙,本不该打扰,不过儿臣却是有要事要报。”虹猫看出白帝心有不悦连忙复言掷声道,“儿臣知晓最近凤眠山现 凤尾莲一事,此花功效奇特,臣愿自行请命,去取凤尾莲。”


白帝批写奏折的笔法一顿,终于抬头望向在地上跪着的人,坐上的帝王神情晦暗不明,似乎是不能理解,又亦是讶然,不忍。良久,白帝才徐徐出声:“老四……你可知那地凶险,若是心里不愿,朕,不会强迫你。”


“为父皇分忧乃是儿臣分内之事,请父皇安心。”


“好,你即日便出发,万事小心,不可勉强。”白帝点头,露出欣赏的神色,“若能得到,必有重赏。”


“是,儿臣明白,儿臣告退。”虹猫一揖,在得到坐上帝王应允后转身离去了。


“殿下,你可算出来了,我们要会府吗?”小齐见虹猫从殿内出来,连忙引了上去。


“不…,先去看看母妃吧,此去路途凶险,万不能叫她担忧才是。”虹猫摇头,朝着远处宫围走去。


“殿下,等等我。”小齐屁颠屁颠的跟了上去。


虹猫母妃乃当朝相之女,身份显赫,深得帝王之心。而她所居云霞殿,每每清晨五更或傍晚,便是云霞袅袅,环绕殿上经久不散。


“母妃又在诵读佛经了?”虹猫走进殿内,殿内女子长发环扣,一身靛青宫裙,身着素雅。


“虹儿,你来了,今日怎么腾出时候上这来了?”女人转身浅浅一笑,踩着莲步走到虹猫身旁,柔荑轻轻抚过虹猫脸颊,“几日不见,好像又瘦了。”


“母妃哪里的话。”


“虹儿,可要注意身体,是不是你父皇又难为你了?不然你断不会这个时候来这深宫。”女人柔柔的声音让虹猫一怔。


“母妃您放心吧,父皇不会为难我的。”虹猫轻轻抱住了女人,“儿臣这段时间事务繁忙,腾出时间定会多来看看母妃的。”


“虹儿…”


——

有一段少侠的母亲。

我一直在想,怎样的女子才会养出少侠这样的孩子呢,一定很温柔吧。

也许她了解不多,亦或者知道很多,但她还是会义无反顾的支持自己的孩子,也许才会让少侠一如既往,坚持初心吧。


是老毕还是小黎

【all蓝向】《笔尖墨》 二刷预告

我来炒冷饭。(找打)

二刷大概只打算印个个位数带去场贩凑个数(什么)。所以暂时没有做印调……

这本彩图多,成本高,所以定价高,下次不敢这么搞了。😂

与一刷没有区别。只是特典明信片直接和本子合并,不可拆买。

价格54r(本子加特典)。

一刷本宣戳这里

《笔尖墨》试阅戳这里

一刷捐款回执

二刷没有捐款打算,因为印量少请见谅。Q_Q

里面的几个小故事回过头来看还是挺喜欢的。而且神仙们的画真的超级棒哈哈哈哈。

感谢各位的关注与支持!

艾特主页君 @江湖今犹在 

我来炒冷饭。(找打)

二刷大概只打算印个个位数带去场贩凑个数(什么)。所以暂时没有做印调……

这本彩图多,成本高,所以定价高,下次不敢这么搞了。😂

与一刷没有区别。只是特典明信片直接和本子合并,不可拆买。

价格54r(本子加特典)。

一刷本宣戳这里

《笔尖墨》试阅戳这里

一刷捐款回执

二刷没有捐款打算,因为印量少请见谅。Q_Q

里面的几个小故事回过头来看还是挺喜欢的。而且神仙们的画真的超级棒哈哈哈哈。

感谢各位的关注与支持!

艾特主页君 @江湖今犹在 

是老毕还是小黎

【虹蓝】万梦生 合集

为了本子试阅方便做了一个合集。

又看了一遍还是有挺多地方不成熟的。Q_Q

宫主第一人称预警。

脑洞清奇,玻璃心慎入。

第一章:不见虹(一) (二) (三)

第二章:待春归(一)(二)

第三章:昨夜星(一) (二)

第四章:万木枯 (一) (二)

第五章:无尽夜

第六章:万梦生

番外:归途

敬请期待本宣。鞠躬!(⁄ ⁄•⁄⁄•⁄ ⁄)

为了本子试阅方便做了一个合集。

又看了一遍还是有挺多地方不成熟的。Q_Q

宫主第一人称预警。

脑洞清奇,玻璃心慎入。

第一章:不见虹(一) (二) (三)

第二章:待春归(一)(二)

第三章:昨夜星(一) (二)

第四章:万木枯 (一) (二)

第五章:无尽夜

第六章:万梦生

番外:归途

敬请期待本宣。鞠躬!(⁄ ⁄•⁄⁄•⁄ ⁄)

茗树
睡不着涂涂鸦。 还是遗憾看不见...

睡不着涂涂鸦。

还是遗憾看不见他们成亲。


睡不着涂涂鸦。

还是遗憾看不见他们成亲。


花仪家的木木
少……少侠复健(我怕不是真的有...

少……少侠复健
(我怕不是真的有什么毛病)

少……少侠复健
(我怕不是真的有什么毛病)

美少汪汪星
cp25明信片第二弹 虹蓝cp...

cp25明信片第二弹
                          虹蓝cp明信片
       经过和太太们的商榷,决定10套明信片作为福袋无料参与活动,剩下的将会以小料的形式进行场贩,价格暂时为单张6r,一套20r(一套为四张)
     ...

cp25明信片第二弹
                          虹蓝cp明信片
       经过和太太们的商榷,决定10套明信片作为福袋无料参与活动,剩下的将会以小料的形式进行场贩,价格暂时为单张6r,一套20r(一套为四张)
        价格最终可能会有变动,以最终价格为准,只会更低不会更高,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能够喜欢~🌹🌹🌹
        场贩余量会通贩或作为福利,等和小伙伴商量后再决定,如果喜欢的话请敲1,方便我统计应该印多少套,谢谢大家
       爱你们❤❤❤,爱这个江湖! @江湖今犹在

今天阿桔画画了嘛

最近虹七相关
P1~p2跳鹿
P3幼年蓝
年冷记得多添衣(ooc)

最近虹七相关
P1~p2跳鹿
P3幼年蓝
年冷记得多添衣(ooc)

横刀立马。

深罪(三)



“问心无愧?可笑。”黑小虎细细重复了一遍,神色古怪的瞧着面前的人,“起誓,说好听的,谁都会,你扪心自问,这世间世事,你敢说一句你无错?”


“当然不敢。”

“那不就得了。”

“问心无愧与对错无关,做错了又如何?”虹猫笑着反问。


“……巧舌如簧。”黑小虎一噎,旋即道。

虹猫笑着摇头,不再多言,气氛一时有些凝固的尴尬。黑小虎站在那,也不肯动弹,而虹猫呢,靠在墙柱旁,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可愁坏了黑小虎。


“你怎么不走,还打算在这睡觉吗。”黑小虎面色不善扬声道。


虹猫抬头,打量了一番周围,还颇为正经等我点点头:“我看着此地确实不错,要不你给我留个地?”

“偌大的邸府都是...



“问心无愧?可笑。”黑小虎细细重复了一遍,神色古怪的瞧着面前的人,“起誓,说好听的,谁都会,你扪心自问,这世间世事,你敢说一句你无错?”


“当然不敢。”

“那不就得了。”

“问心无愧与对错无关,做错了又如何?”虹猫笑着反问。


“……巧舌如簧。”黑小虎一噎,旋即道。

虹猫笑着摇头,不再多言,气氛一时有些凝固的尴尬。黑小虎站在那,也不肯动弹,而虹猫呢,靠在墙柱旁,也没有要走的意思。 这可愁坏了黑小虎。


“你怎么不走,还打算在这睡觉吗。”黑小虎面色不善扬声道。


虹猫抬头,打量了一番周围,还颇为正经等我点点头:“我看着此地确实不错,要不你给我留个地?”

“偌大的邸府都是您的,您想怎么来就怎么来。”黑小虎不悦,连话语都带着刺儿。

“那行,给我腾个地吧。”


“……你。”黑小虎干脆不出声了,直觉告诉他,和他说话他就是给自己找不痛快。 这时,门外突然跑进了个侍从,那侍从匆匆忙忙气喘吁吁的,凑到虹猫耳旁说了什么。 虹猫点头,摆手示意让侍从离去了。


“好了,开个玩笑而已,我忙着呢,我走了。”虹猫看着黑小虎那气得说不出话的神色,愉悦的扬唇转身离去了,“回见。” 面前很快又变得空空荡荡,只有一阵风徐徐而过,证明这儿曾有人来过。无关对错吗?黑小虎盯着房梁,一时不知该作何语。 黑小虎的目光落到着那热气氤氲的饭菜,黑小虎一时心绪不宁。本想眼不见心不烦,可不一会那眼神又飘了回去。


“罢了,吃了再找你报仇。”


……

却说虹猫离开了院子,负手朝着府内前厅大步走去,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还没等虹猫走进前厅,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只见那人打着把折扇一身黑色锦袍,脚踏紫金靴走了出来。

“四弟,你终于来了,怎么,金屋藏娇舍不得出来了?”来者是二皇子虹晟,他轻轻一锤虹猫的肩,打趣着。


“二哥又在开玩笑了,我那哪算什么娇儿,我看二哥这生活也挺滋润。”虹猫未曾不悦,只是觉着好笑,金屋藏娇都个柔情似水的美人,他府中那个脾气真是大得很。

“哈哈哈,哪里哪里。说起四弟可要注意节制,切勿忘了时间。”虹晟薄扇轻摇,笑得意味深长。


“二哥这样真是折煞我了。”虹猫头疼揉揉眉心,“二哥还不知道我吗?”


“我说四弟,二哥自然相信你,可外面可传你都传疯了,你不会不知道吧。”


“哦,大哥说说所谓何事。”虹猫一愣旋即笑道,虹猫才回府忙着处理事务,对外界些流言蜚语虽有所耳闻却也不过只言片语。


“外面都传你喜好男风,有龙阳之好,整日荒淫无度,不思进取……”虹晟扳着指头滔滔不绝的说着。


“……这话还真是没依据,人家对我仇恨可大着呢。”虹猫摇头回想起那所谓“娇娇儿”的所作所为,见着他恨不得拼命似的,连身都不让近,还荒淫无度?


“那是肯定,要说他对你有好脸色才奇怪呢。”虹晟一听也了然,“我看啊,你就是爱干这出力不讨好的事。”


“就是个凭心罢了。”虹猫匆匆盖过了这个话题,“不过二哥不觉得这流言来的蹊跷?我这才回府几日,外面就有这等荒谬的谣言。” 虹猫神色隐隐发寒,他向来行得正做得直,这等语言对他实在是空穴来风。虽所谓无风不起浪,但人言可畏,若是刻意为之,死的也能说成活的。


自幼便是深宫中长大的虹晟对这些明里暗里的手段自然了解。要论这样的谣言对谁最有利,拿脚趾头都能想出来。 “四弟,这种形势对你很不利,早作打算。”


“我倒是没什么,只是连累二哥你了,我平素与你亲近,想必不少人也提到你身上了吧。”


“怎么会呢,四弟,你怎么这般见外,我今天来其实也不是找你说这件事的。”虹晟轻泯了口茶,顿了顿续言道,“你听说过凤尾莲吗。”


“有幸听说过,据说这东西生在极寒之地凤眠山,若能找到,有活死人肉白骨之效。”虹猫一愣 “二哥,怎么突然讲起这个?”


“是啊。”虹晟望向远方的目光忽然变得怅然,深远,像是筑起了一道不可撼动的坚冰,“父皇……”


“父皇…怎么了?”虹猫蹙眉,直觉告诉他虹晟知道些什么。


“不是他需要,是他……想要。”虹晟沉沉叹息。


“那便去一趟又有何不可?”虹猫反问。


“四弟你终究还是太小了,先不说父皇要这东西干什么,那凤眠山,你可知道有多凶险?”虹晟正色看向虹猫,定定道,“这也是我最担心你的地方,这个凤眠山,说起来还与黑心虎父子有关,本来父皇还没这个打算,可三弟添油加醋,父皇已经有意让你去了。”


“黑心虎父子,这与他们有什么关系?” “我也不太清楚,具体,我想黑小虎知晓的更多一些。”


“我明白了,二哥。”虹猫点头。


“…四弟你明白什么了。”虹晟眼皮一跳。

“我会向父皇请命去凤眠山的。”


“不,我的意思是……”


“不必,我去。”虹猫打断了虹晟的话,淡然一笑,“二哥不必太担心我,听父皇的意思 这趟我是跑不了的,再危险,也得闯一闯,毕竟事在人为。只是父皇要这凤尾莲?”


虹晟不答,他清楚虹猫的脾性,他既然说了便绝不会改变。 “四弟,我也不知道能告诉你什么。”虹晟悠悠轻叹,神色复杂。


眼前的少年容颜已经长开,如今的虹猫比起而是,似乎变化很大,又想什么也没变,还是儿时那个,用童音信誓旦旦说着志在四方的孩子。


虹猫也不愿强求,有些辛秘,他现在不知晓,不在代表以后不会,虹晟不肯告知他定有什么不能启齿的缘由,他更愿意自己发现真相。


墨夷云

一个厚涂小尝试,虹蓝真好(躺平)

一个厚涂小尝试,虹蓝真好(躺平)

美少汪汪星
🌺我心中的少年🌺 参加年底...

🌺我心中的少年🌺
         参加年底的cp会和另外一个小伙伴—青光 @青光 一起出一组无料的明信片。
这个是我的第一个图,有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评论敲1
         暂时定的一套明信片会有4张,目前刚涂完第一张,第一次用板子,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后续的图,还有获取方式会慢慢公布的~
🌻🌻🌻🌻🌻爱你们,么么哒~

🌺我心中的少年🌺
         参加年底的cp会和另外一个小伙伴—青光 @青光 一起出一组无料的明信片。
这个是我的第一个图,有喜欢的小伙伴可以关注我,评论敲1
         暂时定的一套明信片会有4张,目前刚涂完第一张,第一次用板子,第一次参加这样的活动,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后续的图,还有获取方式会慢慢公布的~
🌻🌻🌻🌻🌻爱你们,么么哒~

Gluttony
在画里你俊逸逍遥 长衣衫飘飘...

在画里你俊逸逍遥

长衣衫飘飘

一挥折扇才气也佼佼

——《忆少年》


生日快乐我的少年🧡

在画里你俊逸逍遥

长衣衫飘飘

一挥折扇才气也佼佼

——《忆少年》


生日快乐我的少年🧡

怀潇
【护法生贺 &middot;...

【护法生贺 · 6岁】跳跳生日快乐

18岁的护法抱着6岁的小阿跳

护法内心  太可爱了吧wwww

【护法生贺 · 6岁】跳跳生日快乐

18岁的护法抱着6岁的小阿跳

护法内心  太可爱了吧wwww

千鹤晚归
给星太画的日历卡片的图终于解禁...

给星太画的日历卡片的图终于解禁了、!黑那什么的历史(。)感谢星太感谢大家感谢cctv感谢动物世界感谢张家界zf,我能够画完(。)
一月二月选手等到大家都出稿才发现自己是唯一一对小情侣。太那个了。
总而言之护法生日快乐。

“总将新桃换旧符。”

给星太画的日历卡片的图终于解禁了、!黑那什么的历史(。)感谢星太感谢大家感谢cctv感谢动物世界感谢张家界zf,我能够画完(。)
一月二月选手等到大家都出稿才发现自己是唯一一对小情侣。太那个了。
总而言之护法生日快乐。

“总将新桃换旧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