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虹猫蓝兔勇者归来

36452浏览    614参与
虹静儿

我之前写的虹蓝同人中秋短篇贺文《月下忆情》有看过的小伙伴可以说说想不想让我继续再写同人文?我在纠结要不要继续,感觉自己文笔太不好了,只适合写分析文,毕竟分析文不太考验文笔,但是同人文小说就暴露了 ​😭😭😭

我之前写的虹蓝同人中秋短篇贺文《月下忆情》有看过的小伙伴可以说说想不想让我继续再写同人文?我在纠结要不要继续,感觉自己文笔太不好了,只适合写分析文,毕竟分析文不太考验文笔,但是同人文小说就暴露了 ​😭😭😭


虹静儿

吉时已到,我要嫁给我的偶像虹猫少侠啦😝先晒一下我和猫猫的结婚照😎好了梦已经醒了,我继续磕我的虹蓝糖😂

吉时已到,我要嫁给我的偶像虹猫少侠啦😝先晒一下我和猫猫的结婚照😎好了梦已经醒了,我继续磕我的虹蓝糖😂

虹静儿

我做的虹蓝壁纸大合集B站视频版,图片做成视频更漂亮😁😁😁

视频链接:http://t.cn/AiDZtPMo ​[/cp]

我做的虹蓝壁纸大合集B站视频版,图片做成视频更漂亮😁😁😁

视频链接:http://t.cn/AiDZtPMo ​[/cp]

虹静儿

昨天更的虹蓝沙雕细节糖分析文,现在抖音视频版的来咯

昨天更的虹蓝沙雕细节糖分析文,现在抖音视频版的来咯

虹静儿

今日午餐吃猪无戒馅儿的大包子,我要吃死他🤪🤪🤪他真的太好吃了,尤其边看虹七边吃,味道更好 ​

今日午餐吃猪无戒馅儿的大包子,我要吃死他🤪🤪🤪他真的太好吃了,尤其边看虹七边吃,味道更好 ​

虹静儿

虹蓝细节糖个人分析盘点(七)

我今天来分析一下虹明的糖糖,说是分析但我觉得倒不如说是解密更为贴切

以下开始我的大解密(我感觉我大虹蓝会打死我,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

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虹明第四集里,有一幕少侠洗澡的时候,居然都没锁门,让觊觎长虹剑的雪儿推开门进去了。。。还好雪儿的注意力在长虹剑上面,并没有看他,即使是这样我也看到了我少侠害羞的亚子(手动滑稽)

辣么问题来了,少侠他为什么洗澡不锁门?咱正常人在自家浴室洗澡也得锁门呐,更何况少侠还是古代猫,古代对这个看的更重要,洗澡一定会反锁门,不然让人家不小心进去那就不好了

我这两天终于想明白了,少侠不锁门就洗澡,其实原因很简单,他是在给他的兔兔留...

我今天来分析一下虹明的糖糖,说是分析但我觉得倒不如说是解密更为贴切

以下开始我的大解密(我感觉我大虹蓝会打死我,因为我知道的太多了。。。)

我最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那就是虹明第四集里,有一幕少侠洗澡的时候,居然都没锁门,让觊觎长虹剑的雪儿推开门进去了。。。还好雪儿的注意力在长虹剑上面,并没有看他,即使是这样我也看到了我少侠害羞的亚子(手动滑稽)

辣么问题来了,少侠他为什么洗澡不锁门?咱正常人在自家浴室洗澡也得锁门呐,更何况少侠还是古代猫,古代对这个看的更重要,洗澡一定会反锁门,不然让人家不小心进去那就不好了

我这两天终于想明白了,少侠不锁门就洗澡,其实原因很简单,他是在给他的兔兔留门(手动滑稽保命,少侠会弄死我的吧)虹明里面我发现他俩是住在一起的,少侠说不定是看宫主出去了不在,想先洗澡吧,然后等宫主。。。(我说不下去了,赶脚自己已经不纯洁了。。。)这才没锁门,因为他想深更半夜的,除了宫主以外也没有别人来找他,七侠兄弟们都知道他们俩的关系,大晚上的也会自觉避开,给他们创造二人世界滴(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他们会避开虹蓝,因为康康剧里五侠都被他们俩虐的体无完肤的,尤其是逗逗和我的美人儿~所以大晚上的就还是不要找虐了)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雪儿进来了。。。

后来逗逗无意间阻止了雪儿向莫仇传递长虹剑,所以惹毛了雪儿,大奔也进来和雪儿打了起来,后面虹蓝和其余人都进来了,才阻止他们继续打

从他们进门的时候观察,少侠第一个跑了进来,紧接着就是宫主从少侠进来的方向也跑了进来,看亚子是不是发现了点什么?他们就是从同一个房间,而且还是在同一时间听到响动后过来的,而且宫主自觉和少侠站在一起,这一点我以前忽略了,是我朋友跟我说后,我又看了一遍原剧才发现的,而我朋友是因为弹幕提醒才知道的,所以弹幕出奇迹啊

还有一段可以证明他们俩确实是住在同一个房间里的,那就是27集,虹蓝和逗奔他们住在一个客栈里面,逗逗和我奔哥住在一起,奔哥把我的小神医差点没吵死。。。半夜的时候灵山门主完成黑龙剑的第二次淬火,导致大地都结了冰冷的不行,强壮如奔哥,他都被冻醒了,虹蓝肯定也被冻醒了,然后宫主急匆匆的跑来叫醒了逗逗,她说:“我跟虹猫商量过了,决定现在就去龙坞镇”(手动滑稽)宫主啊宫主,我就想问问你什么时候和我少侠商量过的?深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商量对策???我怎么这么不相信呐,你们肯定是开了两间房,逗逗和大奔一间,剩下的一间嘛。。。嘻嘻

很多人都说虹明糖太少了,基本上木有糖啊,但是我却发现了很多很多细节糖滴,以后慢慢都写出来

大柠子酱

日常碎碎念

我不行了我果然还是好爱虹七

虹七真的是动漫里我的心头白月光啊

可是虹勇没有结局我真的太意难平了真的太意难平了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自从几年前完完整整看过虹勇就再也不敢看第二遍了,太难受了。

这一部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派,没有大招互怼,没有智商在线的对手给你下阴招毒招,用不着今天破阵明天背锅后天救人。

但是这一部看得人太难受了。

最惨的不是遇到多少坎坷,而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那个曾经名满天下的白衣少侠啊,那是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少年啊,怎么就在一个小岛的武馆里被那些小混蛋欺负。

他真的太难了,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兄弟都成了孩子,爱人不记得他了。

以前那么多大风大雨都扛...

我不行了我果然还是好爱虹七

虹七真的是动漫里我的心头白月光啊

可是虹勇没有结局我真的太意难平了真的太意难平了啊呜呜呜呜呜呜呜

我自从几年前完完整整看过虹勇就再也不敢看第二遍了,太难受了。

这一部没有勾心斗角,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反派,没有大招互怼,没有智商在线的对手给你下阴招毒招,用不着今天破阵明天背锅后天救人。

但是这一部看得人太难受了。

最惨的不是遇到多少坎坷,而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那个曾经名满天下的白衣少侠啊,那是像太阳一样耀眼的少年啊,怎么就在一个小岛的武馆里被那些小混蛋欺负。

他真的太难了,连个说知心话的人都没有。兄弟都成了孩子,爱人不记得他了。

以前那么多大风大雨都扛过来了,但是这一次连蓝兔都无法站在他身边。

我太心疼他了。

我太心疼他们了。

其实虽然虹勇的剧情渣成那样,但是很多人设我还是很喜欢的。就比如叮当和寒天。

虽然在故事里他俩并不讨喜,但是我还是觉得这两个设定真的很妙。

叮当向往着成为女侠,寒天向往着名扬天下。

这不就是他们眼前的那两个人吗?

他们向往着七侠的生活,但其实,七侠也在羡慕着他们的生活吧。

因为凤凰岛太远,远到最大的矛盾不过是习武,最强的敌人不过是几个恶霸。远到叮当还能向往着侠士的
生活,寒天还能向往着名扬四海无人能敌。

凤凰岛太远,远到看不到江湖。

若是他们能窥见一点江湖的影子,不知还有没有勇气有这样的念头。

虹勇的标题叫勇者归来,所以我一直相信他们会回来的。

他们一定会回来的,到那个时候,或许玉蟾宫的桃花开的正盛。意气风发的他们笑着在花间说着以前的故事。

或许他们还会举行一场,或者两场婚礼。

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春风得意,十里红妆。


十年了。

我还在这里。

等着你们勇者归来。

这是我引以为傲的童年。

虹静儿
今晚想起来前段时间这个人在我知...

今晚想起来前段时间这个人在我知乎魔教实力分析的回答帖子里评论,纠正我招式写的不对,他说天魔乱舞应该是黑心煞掌的必杀技,我说了我不知道,我也看了虹七典藏版高手榜,里面也没有记载这俩武功有联系啊,前几天又回复我说黑心虎百度百科里写了,我去看了,果然有写,我去官方群问,当时官方大大不在,没看到我问题,但是好多粉丝都在,也没有说知道这个问题的,所以我想说百度百科真不能轻易相信的啊,有时候会误导人的,如果我不看虹七典藏版的话,我也差点就信了

今晚想起来前段时间这个人在我知乎魔教实力分析的回答帖子里评论,纠正我招式写的不对,他说天魔乱舞应该是黑心煞掌的必杀技,我说了我不知道,我也看了虹七典藏版高手榜,里面也没有记载这俩武功有联系啊,前几天又回复我说黑心虎百度百科里写了,我去看了,果然有写,我去官方群问,当时官方大大不在,没看到我问题,但是好多粉丝都在,也没有说知道这个问题的,所以我想说百度百科真不能轻易相信的啊,有时候会误导人的,如果我不看虹七典藏版的话,我也差点就信了

虹静儿
哎呀,看我找到了啥!!!这是当...

哎呀,看我找到了啥!!!这是当年宏梦工作人员知道了我的生日,特意让当时设计壁纸的姐姐,给我做的生日礼物,也就是在同年的十月份我认识了给我做这个壁纸的设计师,同年十一月份我就做了第一个我的虹蓝壁纸,并且开始学习平面设计滴,只不过后来因为电脑原因丢了,今天就以前的QQ空间才发现,太激动了

哎呀,看我找到了啥!!!这是当年宏梦工作人员知道了我的生日,特意让当时设计壁纸的姐姐,给我做的生日礼物,也就是在同年的十月份我认识了给我做这个壁纸的设计师,同年十一月份我就做了第一个我的虹蓝壁纸,并且开始学习平面设计滴,只不过后来因为电脑原因丢了,今天就以前的QQ空间才发现,太激动了

虹静儿
今天突然想起来我老师也爱看国漫...

今天突然想起来我老师也爱看国漫,我就把我做的这张图发他点评了,刚开始没敢发,怕人家不懂虹蓝,但我忘了他既然喜欢国漫,那也对虹蓝了解的啊,正好借着让他给我点评的机会传播一下虹蓝

今天突然想起来我老师也爱看国漫,我就把我做的这张图发他点评了,刚开始没敢发,怕人家不懂虹蓝,但我忘了他既然喜欢国漫,那也对虹蓝了解的啊,正好借着让他给我点评的机会传播一下虹蓝

虹静儿

我无意间看见一个帖子里的评论,有个人说:《陈情令》他看了到现在好长时间了都没有出坑,我当时就在心里:呵呵了一声,这算什么啊?,当年的我就看了一只猫和一只兔子啊,我十几年了都还没出坑😂😂😂😂😂

我无意间看见一个帖子里的评论,有个人说:《陈情令》他看了到现在好长时间了都没有出坑,我当时就在心里:呵呵了一声,这算什么啊?,当年的我就看了一只猫和一只兔子啊,我十几年了都还没出坑😂😂😂😂😂

羚柒

【非典型虹勇续】决明(六)

是短篇。为什么是非典型咧,因为不是归来呀……

如果接受,那么走起↓

……………………………………………………………………

六、癫

“帮忙?”少年觉得有些好笑,“干你们这一行的承接的业务倒也广泛。怎么个帮法,你倒说说看。”

“小少侠不必疑虑哟,”高手身形一闪,便贴近了虹猫的耳侧,“你现在需要什么,我最清楚不过啦。”

虹猫被高手的速度惊得一怔,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怎么,难不成你要替我参加比赛?莫说你不会有这种好心,就算有,我虹猫也不会答应。”

“我懂我懂,小少侠眼里揉不得沙子,自是瞧不上这等舞弊的行径。”高手仿佛不在意地一笑,任由虹猫暗地拉开了距离。

“你既然明白,就不该动什...

是短篇。为什么是非典型咧,因为不是归来呀……

如果接受,那么走起↓

……………………………………………………………………

六、癫

“帮忙?”少年觉得有些好笑,“干你们这一行的承接的业务倒也广泛。怎么个帮法,你倒说说看。”

“小少侠不必疑虑哟,”高手身形一闪,便贴近了虹猫的耳侧,“你现在需要什么,我最清楚不过啦。”

虹猫被高手的速度惊得一怔,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怎么,难不成你要替我参加比赛?莫说你不会有这种好心,就算有,我虹猫也不会答应。”

“我懂我懂,小少侠眼里揉不得沙子,自是瞧不上这等舞弊的行径。”高手仿佛不在意地一笑,任由虹猫暗地拉开了距离。

“你既然明白,就不该动什么歪心思。”虹猫正色,用掌心安抚了一下躁动不安的婴儿兄弟们,撇下高手举步向小木屋走去。

潮起潮落。初暮的海滩一片静谧祥和。

虹猫心里其实慌得要命。他知道,如果动手,现在的自己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尽管面上波澜不惊,他依旧支棱着耳朵捕捉着高手的一举一动,任何些微的声响都牵动着他敏感的神经簌簌狂跳。

毕竟,他现在还是……

“你现在还是太弱了,小少侠。”身后的高手忽然开口了,漫不经心的语调传到虹猫耳中,却恍如平地惊雷。

虹猫下意识地护住篮子侧身一避,便感到一道锐利的风贴身扫过,紧接着便被狠力撞倒在沙滩上。虹猫狼狈地支起上身,顾不得揉被撞的生疼的肩膀和软绵绵的右臂,急探手去够身前五个大哭的娃娃。谁知头顶忽的一暗,还未等虹猫有所防备,便被当胸踹中,斜斜地飞向半空。

大概是摔在地上了吧,浑身的筋骨仿佛被拆过一般。

“不许伤害我的兄弟!”虹猫试图起身,却被胸口的剧痛冲散了力气,“要杀要剐……你冲我来!”婴儿的哭叫激得他双目赤红,只能勉力地向婴儿的方向爬行,在被潮水打湿的沙滩上留下长长的拖痕。

 

“就凭现在的你么?”高手逆着海光,看不清表情,“看看你狼狈的样子吧小少侠,你真的没有任何资格向我说出‘不许’二字。”

一阵破空声扑面而来,虹猫下意识地闭了眼,努力前伸的颤抖的指尖诉说着主人的不甘。

 

料想中的攻击迟迟没有到来,虹猫疑惑地睁眼,就看见高手顶着一张搞笑的面具贴在面前,献宝似的捧起双手,一颗刺目的赤红药丸在他明灭不定的掌间簌簌跳动,像一团火。

“小少侠,这是你唯一的机会哟。”

 

虹猫定定地盯着那枚药丸,脑子仿佛轰地炸裂开来,眸间少见地露出了恐惧。

是冷热相逼,是肝胆俱裂,是心神不守,是牙关咬不住的崩溃的疯狂,是满目的光怪陆离与弥漫不散的罪恶的血腥,是吞噬光明的黑洞,是生不如死的深渊。

这是——

 

“世所罕见的,可解天下一切奇毒,迅速增长功力,却唯与血魔疯癫难解难分的圣药,生生造化丸哦。”

 

药名卜一出口,虹猫的双唇便一瞬失了全部血色。

“你……你想做什么?我虹猫就算死!也不会——”

 

“干嘛摆出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嘛小少侠,”谁知高手看到虹猫刚烈的样子却笑开了怀,甚至好心地一手把趴在地上的虹猫捞了起来,“没有人会逼你哟,即使你根本没有拒绝的理由。”

 

“你的任务失败了,拿着那个劳什子药丸快滚吧,”虹猫咬住乱抖的双唇,急急地喘了两口气,“回去告诉你的雇主,不管他在计议什么,他都永远不会得逞!”

……………………………………………………………………

慌得一批的少侠会做出怎样的选择呢?

雇主掉马还被“阴魂不散”而不自知

我好啰嗦,还天天想着鸽,更新证明我活着

『掀起—阵回忆』琉璃玥

张岱遇七侠



  张岱传

  既而国灭家亡,披发入山,驱驱为野人,独隐于杭州西湖,往日故友叹散,皆无鸿书相往,视之如毒药猛兽。瓶粟屡罄,不能举火,回顾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竞奢鲜衣轻肥,好逡巡梨园橘虐,始知仇报也,以瓮牖当户,衲苎成衣,粗粝换黄粱,岂难知饥贫困顿矣。

  饥之余,常拭剑拂琴阅金刚经书,弄笔文墨,亦难解心中积殇。恍恍乎如断魂,茕茕乎如绞肠。作自挽之诗,每欲引决,唯恐后世之人再无欣察之士,有如伯牙断琴,夷吾失鲍。徒历世之一遭,竟于草木同腐,与晶雪同消,念此岂不悲疾哉。

   一日晨起,瓮牖飘雪,有北风席卷之势,已有数余日,凋花败叶于庭旷,积雪霜尘...



  张岱传

  既而国灭家亡,披发入山,驱驱为野人,独隐于杭州西湖,往日故友叹散,皆无鸿书相往,视之如毒药猛兽。瓶粟屡罄,不能举火,回顾少为纨绔子弟,极爱繁华,好竞奢鲜衣轻肥,好逡巡梨园橘虐,始知仇报也,以瓮牖当户,衲苎成衣,粗粝换黄粱,岂难知饥贫困顿矣。

  饥之余,常拭剑拂琴阅金刚经书,弄笔文墨,亦难解心中积殇。恍恍乎如断魂,茕茕乎如绞肠。作自挽之诗,每欲引决,唯恐后世之人再无欣察之士,有如伯牙断琴,夷吾失鲍。徒历世之一遭,竟于草木同腐,与晶雪同消,念此岂不悲疾哉。

   一日晨起,瓮牖飘雪,有北风席卷之势,已有数余日,凋花败叶于庭旷,积雪霜尘于枯条,鸟雀人生尽绝,覆白茫新雪,挑担人无隅。于是余拏一小炉火,持一轻剑,拥毳衣单衫前往湖心亭看雪。

   舟子问何往,竟不知往何,乃见上下天光,雾凇沆荡,湖心亭一点,长堤一横,舟中人两三粒而已。及湖中亭,见有五男两女,恍若神人,皆腰佩玉叮当,纳香包容臭,衣之以锦衣,冠之以琰玉,踏之以劲靴,束之以龙虬,背之以九天玄铁之利器。为首之人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阁下何人,欲之何往,可愿共饮?”

   于是有一精壮粗莽之子拉余强饮三大白,方知乃是七侠,至古时之张家界,客此杭州,见雪落数日,人鸟声俱尽,来此湖心亭观雪悟道。

  余问将何往?乃道时空两端,记忆之前,四海为家,枕天穹星露,覆秋风叶簌,仗剑引缰天涯,横刀立马地角。

   今朝余已国破家亡,流离僻壤之地,每欲引决,念及七子之旷达,方悟天地为家,何曾茕茕伶仃?此所谓:“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如有雷同 不胜荣幸。

  自从读了张岱(《湖心亭看雪》的作者 )初二时是不懂的 后来渐渐体会到 “莫说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孤独与不羁,到后来读了他的自作墓志铭,不觉痴倒,于是一直想象他的江湖,属于他的江湖,于是在一节语文课上写了这篇小作文,写了他与七侠相遇情景,七侠给了他莫大的安慰,以及心灵的支持,也许张岱就是我,于人世间痴嗔,于大雪纷飞日游湖心亭,露宿街头时真是头枕天垂星露,身披秋风叶簌了。如此,便真正理解了莫说相公痴,只是哪里还有痴似相公者呢?


雀之灵

暗影无常(番外一)

番外一


我叫水叮当,是凤凰岛公认的凤凰女侠,凤凰大典最强五人组之一,江湖人称‘点翠仙子’,木系功法之大成者,可任意操控草木植株,布下天罗地网.......咳咳,好吧,我承认,之前的介绍有夸张的成分,但是,你们绝对不可以否认我独一无二的天赋!可惜了,本女侠之前因为一些不可抗的因素,起步比同龄人晚了一些,要不然,凭我的资质,定能在凤凰大典之后,登上江湖名人榜前十之位。


为了弥补修为上的不足,这三年来,我一直老老实实呆在武馆里接受着娘亲的正式教导,但是今天,我出关了!


我能提前出关,还是要感谢蓝兔。一个月前我们收到了灵鸽传书,信中说她决定下山游历,询问可否来拜访我们。娘亲收到书...

番外一



我叫水叮当,是凤凰岛公认的凤凰女侠,凤凰大典最强五人组之一,江湖人称‘点翠仙子’,木系功法之大成者,可任意操控草木植株,布下天罗地网.......咳咳,好吧,我承认,之前的介绍有夸张的成分,但是,你们绝对不可以否认我独一无二的天赋!可惜了,本女侠之前因为一些不可抗的因素,起步比同龄人晚了一些,要不然,凭我的资质,定能在凤凰大典之后,登上江湖名人榜前十之位。


为了弥补修为上的不足,这三年来,我一直老老实实呆在武馆里接受着娘亲的正式教导,但是今天,我出关了!


我能提前出关,还是要感谢蓝兔。一个月前我们收到了灵鸽传书,信中说她决定下山游历,询问可否来拜访我们。娘亲收到书信后开心得不得了,日日都在盼着与蓝兔重聚。


当年杭州战后百业待兴,孙恩叛军余焰未消,蓝兔虹猫身上又担着守护麒麟的天职,七侠归位后,没有多在凤凰岛盘桓,而是立即启程回了湘西。因净元珠事关绝密,我们也无法为七侠大摆宴席,庆贺他们勇者归来。现在想想,实在是遗憾。


至于最后一颗净元珠,娘亲按例将它赠给了腾龙武馆的大师兄,在比武中名列第三的骧将军司马休之。之后,朝廷也很给面子地对外宣布,是他们恭请虹猫蓝兔以‘凤凰武馆弟子’的身份乔装参赛,为的就是掩人耳目,从内部瓦解叛军的阴谋,保护净元珠不落入奸人之手。七侠本无意参赛,战后辞去了比武优胜的封赏。


这套说辞半真半假,细节之处压根儿禁不起推敲。凡是军中的将士都知道,“虹猫少侠”是不可能边带兵作战,边乔装比武的。不过,军纪森严,没有闲人乱嚼舌根。比起朝中军中的一致的沉默,江湖武林对这件事的接受度意外的高。参赛的弟子们回忆起凤凰大典的盛世,都激动地说:“能与偶像同台竞技,在他们手下过上一两招,简直是三生有幸!”


哎,感谢虹猫蓝兔的名誉加盟,我们的凤凰武馆,成了江东七侠粉们的朝圣之地,慕名而来的弟子也越来越多。没办法,七剑一脉单传,想要吹嘘‘我和七侠是同门’,也唯有拜入我凤凰武馆了,哈哈哈哈哈!


哦,对了,有传闻说,摄政王司马道子一直觊觎净元珠,想用它续命,腾龙五杰不堪朝廷重压,将净元珠献了出去。不过呢,两年后,司马道子还是死了,想来这个不靠谱的谣言是骗人的。


还有那个人人得而诛之的孙恩,因为天一门的倒霉阵法,外加放火烧山,害得黑小虎身死,魔教众人像疯了一样追杀孙恩的残党。也许是之前受魔教荼毒太深,一年前,走投无路的孙恩在椰果岛投海自尽了。


短短三年而已,当年争夺净元珠的大佬们,多半已不在人世了,可叹世事无常啊!


算着日子,蓝兔这两日也该到了。玉蟾宫宫主来访,本凤凰女侠当然要亲自招待!事不宜迟,出门采购去喽!

虹静儿
临睡前听《惊鸿一面》,当听到“...

临睡前听《惊鸿一面》,当听到“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吗送我的风景”太有感觉了,就好像少侠给蓝蓝写的歌一样,但是我又觉得他唱出来我对少侠的感情了,我对少侠也是年少初遇啊,看虹七的时候我九岁,在看虹七时并不是我第一次看他,但确实我第一次看到他成了江湖上的七剑之首虹猫少侠,我当时看他和麒麟玩闹我就觉得太帅了,一只猫怎么可以这么帅,而我一个九岁的孩子,第一次犯花痴了,后来我对他越来越爱,他就慢慢走进了我的心,一晃我看虹七都十四年了,这么多年我看了虹蓝系列那么多遍,我对少侠的爱还是有增无减,看多少遍都不会腻,我只要看到他,我就觉得有一种踏实的安全感,现在遇到不开心的事,我也...

临睡前听《惊鸿一面》,当听到“年少初遇常在我心,多年不减你深情,江山如画又怎能比拟吗送我的风景”太有感觉了,就好像少侠给蓝蓝写的歌一样,但是我又觉得他唱出来我对少侠的感情了,我对少侠也是年少初遇啊,看虹七的时候我九岁,在看虹七时并不是我第一次看他,但确实我第一次看到他成了江湖上的七剑之首虹猫少侠,我当时看他和麒麟玩闹我就觉得太帅了,一只猫怎么可以这么帅,而我一个九岁的孩子,第一次犯花痴了,后来我对他越来越爱,他就慢慢走进了我的心,一晃我看虹七都十四年了,这么多年我看了虹蓝系列那么多遍,我对少侠的爱还是有增无减,看多少遍都不会腻,我只要看到他,我就觉得有一种踏实的安全感,现在遇到不开心的事,我也会给他和我蓝蓝一起说,甚至是对着手机壳上的他们哭着倾诉,对他们说说话我就心里舒服了,虹猫这个男人,这辈子送给我的又何止是风景啊,别的人和事或者动画,再美好,也不及我的少侠美好

末末不得语

【虹蓝】寒萧对月 天地昭昭 明月为鉴 此心一人

—— 一个关于异地恋 情书  重逢的故事


虹光后 续虹勇线 | 虹蓝CP小甜饼


本文设定:已确定恋爱关系,已订婚


       已是深秋,夜里天子山露更重了,寒意袭人,叫山下集市的摊贩早早收拾了归家,四下里更是静谧。

       玉蟾宫内,蓝大宫主的闺房点着烛灯,忙碌收拾行装的影子映在窗上,显得更加摇曳动人。...


—— 一个关于异地恋 情书  重逢的故事


虹光后 续虹勇线 | 虹蓝CP小甜饼


本文设定:已确定恋爱关系,已订婚


       已是深秋,夜里天子山露更重了,寒意袭人,叫山下集市的摊贩早早收拾了归家,四下里更是静谧。

       玉蟾宫内,蓝大宫主的闺房点着烛灯,忙碌收拾行装的影子映在窗上,显得更加摇曳动人。

       “此行万要当心,到了要托小七同我报平安。平日里无须挂念,我自会照顾好玉蟾事宜,你只管护好自己,可记得要完完整整回来。”

       虹少侠倚在床边,看着蓝宫主一边有条不紊地替他打点着行装,娴熟干练,一边嘴上没停地叮嘱着,他想搭把手,却也不知如何插手,只好一一答应着,心里却不是滋味。

       此行乃武盟所托,北疆有异族作祟,武盟已出一军溃败而归,遂请虹少侠远行相助,平定一方。虹少侠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这是他的职责。蓝宫主原是打算与虹少侠同行,只因恰逢天子山流寇四起,蓝宫主忧心天子山百姓安危,故而决定留守玉蟾,护此一方。对他二人来说,分分离离原是再正常不过,此时虹少侠还是觉得难受,发自内心的难受。深秋了,阿蓝体寒畏冷,没了他,这数数秋夜,怕是难为了。虹少侠只忧心着这事,想着还要去再仔细嘱咐伺候的宫女一番。



       秋月元阔,星光铺满夜布。二人立于宫门前,虹少侠替蓝宫主紧了紧披风,翻身上马,踏着一路月光,疾马而去,不敢顾盼。


       转眼半月已过,北疆偶有书信传来,皆为平安,注意身体云云。


       蓝宫主恩威并施,使得天子山流寇悉数从良,不再闹事。


       批阅完宫件,月已挂梢头。烛泪点点,思念远及。蓝宫主望着月出神,而后取琴轻抚,半晌后竟于纸上利利落落谱出一曲。蓝宫主读着曲谱,莞尔一笑,仔细将曲谱折好,附上寥寥数言,托小六送至北疆。



       而此时身处北疆荒漠的虹少侠正与武盟僚佐于军帐中商议战事。今夜他心里不知为何七上八下的,总觉得会等到什么消息。他不时往窗台边望,却发现小七也站在窗沿眺望,一副焦急等待的样子。虹少侠当下便低下头偷偷笑了,小七与小六为灵兽,互通感应,若非小六将达,小七如何会这般模样。想来自己的猜测,又或者说,也是一种感应,也好似是错不了的。想到这里,得到小七印证的虹少侠像吃了定心丸一样,坚定,自信,也多了不少期待和焦急,望向窗台的频率也不自觉地增加了。


       北疆与湘西相隔甚远,小六虽为神兽,也需费上两天两夜的行程方才到达。看到小七扑打着翅膀飞出窗台,虹少侠丢下一句话,便匆匆离开了军帐。“抱歉,在下有事失陪,诸位请便。”

       虹少侠三步并作两步离了军帐,那些武盟僚佐怕是想都没想到,当今江湖闻名的虹少侠一招踏雪寻梅竟用在收书信上。虹少侠果然在军帐一里开外看见了小六扑腾着翅膀飞来,身边小七愉快地围着它转。

       虹少侠果然守得书信一封,只少焉语附于其上:“尚未拟定曲名,待少侠归来,自行为其提名。” 虹少侠仔细展开乐曲之谱,字迹清秀,见字如面,他大概没意识到,自己从看见小六,嘴角的弧度就没下来过。

       虹少侠强按捺住自己的雀跃之心,加快脚步回到军帐。战事议毕,已至丑时。虹少侠悄悄离了房间,飞快到安静无人的后山,借着烛火看着曲谱,掏出自己一直随身携带的风笛,缓缓吹奏出蓝宫主所谱之乐。他忽然觉得心中一片澄明,清朗开阔,这些日子因战事吃紧而悬着的心都安稳了不少。



       半月后,北疆告捷,异族归顺,战乱平息,回归平静。虹少侠马不停蹄地赶回湘西,跑了三日三夜,终于行至天子山脚下。天色渐暗,冬已至,玉蟾宫门前已积了薄薄一层雪,满地银装素裹。


       “虹少侠回来了!不是说还要一日吗?”听闻有人轻扣玉蟾宫门,探出头的清禾喜出望外。

       “马儿也想家了,跑得快些,提前到了。”虹少侠笑着说,边牵着马往里走,“一切可还好?”

       “好的好的,一切都好。我这就去禀报宫主,宫主还不知道少侠提前一日回来呢!”

       看着清禾脚下抹油般就要跑了,虹少侠赶忙拦住。“无妨,马儿也累了,烦劳清禾姑娘帮我领它去马厩歇息吧!我自己去找你们宫主就好。”

       “诶,好嘞!”清禾朗声应道。



       蓝宫主的闺房还亮着烛灯,想是还在批阅宫件。虹少侠心跳得咚咚快,抬手要推门,突然又狡黠一笑,收回了手。缓缓从怀里拿出蓝宫主送的风笛,吹起他烂熟于心的那首曲子。


       门突然就开了。


       冷风夹着雪,往屋里一灌。带出了一个青衫薄衣的女子,细细的乌发在冬风里飘扬,浅浅地蹭在虹少侠脸上。虹少侠笑得更甜了。


       曲罢。两人对视良久,皆轻笑。

       蓝宫主忍回了眼角一点晶莹,装出一副生气模样:“现下不仅宫女被你收买了,连小六都是你门下了。往时你回来时小六总会先来通报一声,现下好了,连跟羽毛都没见着。”说罢,还佯装生气瞥了小六一眼。

       虹少侠赶忙上前将这个单薄的人儿揽入怀里,将初冬的风雪隔绝开外,细细搀着她进屋:“宫主大人冤枉。小六叛变倒戈可真真与虹某无关,全是小七的主意。小七看上了宫主家的小六,自己使劲浑身解数才抱得佳人归,这份功劳在下可万万不能同小七争抢。”

       蓝宫主抬头看着小七,正正地说:“你瞧你家主人,将你全盘供出,倒是将自己撇得个干干净净了。”

       虹少侠笑笑将小七抚开,暗示它带着小六离开,回过头朝蓝宫主眨眨眼睛:“若是如此,可搏宫主一笑,便也值了。”

       她心里知道他为何提前一天回来了。他扶她进屋时,她看见了他手里因缰绳而生的深深泛红的勒痕,该是披星戴月,夜以继日地催着马儿跑快些,才会这么快回来的。蓝宫主无可奈何地笑了,用微凉的掌心抚着他手里发红的勒痕,还佯装生气模样打趣他:“就你贫。可想好曲名了?没想好个中意的,今晚便宿在书阁里罢。”

       虹少低头侠盯着她的手,又反手轻握住她发凉的手,缓缓道:“自是想好的,否则怎敢来见宫主?宫主看,寒萧对月,可还满意?”

       “寒萧对月,银筝邀酒,唯有斯人,一樽明月。相思何寄,水中月明。天地昭昭,明月为鉴,此心一人。何如?”虹少侠朗朗道,对上蓝宫主的双眸,蓝宫主突然觉得,好像天上清朗明月此刻就在眼前。

       蓝宫主轻声一笑,抽出自己的双手,走到案台边坐下,开始读宫件,好像不曾听见虹少侠说了什么一般,但脸上的笑是藏不住的。

       虹少侠脚步随蓝宫主移至案台边,蹲下,手撑在案沿,托着腮,有些赖皮道:“宫主还未说,虹某今晚宿在何处呢!”

       蓝宫主眼也不抬:“随你。”

       虹少侠嘿嘿一笑,夺走了蓝宫主正阅着的宫件,手袖轻挥,烛火灯灭。




       夏夜江边,萤火点点,流水潺潺。

       虹少侠看着手中的风笛,收回思绪。

       低头看着身侧的蓝宫主,此行为远赴三台阁赢取净元珠,她正忧心着能不能通过明日浣溪沙的考验,辗转难眠。

       虹少侠蹑手蹑脚走上石盘,盘腿而坐,吹奏起他最熟悉也最心爱的曲子。

       蓝宫主本就睡不着,听闻曲声,便轻轻睁开双眼。她只觉曲子熟悉,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听着觉得令人心安,却见他神色悲伤,一时不知如何。竟鬼使神差般地轻轻起身,走到他身旁,安静坐下。

       虹少侠看着她一言不发坐在自己身边,觉得像极了从前在天子山后山,她也常常安静坐在身边,听自己吹奏,兴致来了也会抚琴同奏一二。他恍惚间以为,她回来了。

       “曲子很好听,我听着还有些熟悉,可有名字?”待曲毕,蓝宫主才轻启丹唇柔声问道。

       “你觉得,什么名字好?”虹少侠歪头看着她,轻轻笑着。

       “曲中,似有相思,似有甜暖,又似有苦楚,此番五味杂陈,怕是只天上明月知晓一二。或许,曲名可与明月相关?”蓝宫主看着天上高悬明月,生怕吵醒了叮当寒天,压低了声音说。

       虹少侠心中一惊,而后又笑了,甚至还有些想哭。她是什么都不记得了,却还是那个通晓音律,深知他心的人。他笑了,这样也好。只要她还在,一切就会好起来的。

       “是呢,此曲为一故人所谱,名曰《寒萧对月》。”虹少侠的目光还是没离开她。

       “是何故人?”蓝宫主偏过头,目光正正对上他。

       “待三台阁大比胜,我领你与她认识。她同你一般好。”虹少侠没有回避她的眼光,一字一句道。

       也同天上明月一般好。这句话,虹少侠悄悄在心里说。

       “好。”蓝宫主轻声应。

       这一夜她和眼前少年闲聊一二,而后渐渐撑不住疲惫的双眼,昏睡之间似乎感觉到一双手将自己揽住,使自己轻靠在一肩上,安稳泰然,温暖有力。

       这一夜,蓝宫主睡得格外的好。


       月色温柔地给这两人盖上一层薄薄的轻纱。

       一夜好眠。





关于寒萧对月和宫主送的风笛的一些脑洞。

也是虹勇少侠深夜对往事的回忆。

寒萧对月的由来,是宫主谱曲——写了一首遥远的歌送给遥远的你

觉得如果寒萧对月是这么来的,倒也真的还挺甜的。

两人常需分离两端,各护一方,从蓝宫主娴熟整理少侠的行装便可看出。这两人从来不是对方的拖累,而是可以一己之力撑起安泰一方的英雄。


个人理解:

#恋爱关系应该在虹七之后虹木之前确定辽~因为虹木情话太多甜得掉牙!

#虹光之后应该两人已经定下日子要成亲了,奈何突然来了不老泉这一出,将婚事耽搁了。所以个人理解里,虹勇里少侠很明确知道自己的感情(反正正剧里已经很明显了),宫主虽然失忆了但是有些东西有些情是刻骨铭心的,她会慢慢想起来的,她从心底里就是认定了这个人的。就算忘了你最后还是会重新爱上你,这辈子都逃不掉。

#这段故事就设定它发生在虹光和虹勇之间~

#深夜的脑洞,一股作气写到凌晨2点钟。顺利完结~~撒花~

#感谢看到这里的小伙伴~


再扔两个小甜饼:

虹七线 金鞭溪小甜饼脑洞NO.1:https://jadyxiaojiemo.lofter.com/post/30b6d0a6_1c6ec2f6e

虹七线 金鞭溪小甜饼脑洞NO.2:https://jadyxiaojiemo.lofter.com/post/30b6d0a6_1c70a9e45



——END

【3146字,定稿于2019.11.25】


                                                                            ——末末

                                                                            2019.11.25 己亥年秋

                                                                            写于岭南



虹静儿

这个投票不用再投了,虹蓝官方说19号已经结束了,只是投票系统还未关闭而已

这个投票不用再投了,虹蓝官方说19号已经结束了,只是投票系统还未关闭而已

虹静儿
有人在知乎邀请我回答儿时最喜欢...

有人在知乎邀请我回答儿时最喜欢的动画片或者片头(尾)曲,别人说的是《秦时明月》和《花仙子》之类的,而我嘛必须说说咱大虹蓝啊,这辈子因为有虹蓝我都觉得过得比别人幸福多了,嘿嘿

有人在知乎邀请我回答儿时最喜欢的动画片或者片头(尾)曲,别人说的是《秦时明月》和《花仙子》之类的,而我嘛必须说说咱大虹蓝啊,这辈子因为有虹蓝我都觉得过得比别人幸福多了,嘿嘿

虹静儿
昨晚我做了个美梦,我梦见少侠抱...

昨晚我做了个美梦,我梦见少侠抱着我走路,我还给他撒娇,哈哈哈哈哈,他还说:怎么还撒娇啊?我说:娇就是妹妹对哥哥撒的嘛,说完老脸一红抱紧了我哥,犹豫太开心、太激动了,结果就醒了。。。。。。。我为什么要醒来啊啊啊,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被我哥抱着的睡美人啊,说不定我不醒的话,还可以让我嫂子抱抱啊,我嫂子是武林第一美人,那被她抱抱更幸福

昨晚我做了个美梦,我梦见少侠抱着我走路,我还给他撒娇,哈哈哈哈哈,他还说:怎么还撒娇啊?我说:娇就是妹妹对哥哥撒的嘛,说完老脸一红抱紧了我哥,犹豫太开心、太激动了,结果就醒了。。。。。。。我为什么要醒来啊啊啊,我只想做一个安静的被我哥抱着的睡美人啊,说不定我不醒的话,还可以让我嫂子抱抱啊,我嫂子是武林第一美人,那被她抱抱更幸福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